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市 >> 赵丙奎, 男,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周口市川汇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8-0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赵丙奎 郭兰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0-18: 河南周口市恶警汪勇犯罪记录
......
二 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半,汪勇带几个恶警闯入年过古稀的大法弟子赵丙奎家查抄,翻了个底朝天,把其女儿的电视机、影碟机、三轮车都搬走了,又把他和 女儿一起绑架,说他女儿是担保人,威胁他女儿说:“找不到你妈就不放你。”吓得他女儿精神失常,他老伴被迫流离失所。在同一天,汪勇又领人抄了三家,将大 法弟子陈大荣等三人劫持一天。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8/210602.html

2009-03-02: 河南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高峰恶贯满盈
河南省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高峰,是个恶贯满盈的人。公安内部因其尖酸刻薄,擅耍阴谋,且又经常变脸,背地都称他为“半吊子”;所交黑道朋友,因其刁钻歹毒,也都惧他三分,人送绰号“笑面虎”。在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十年当中,高峰的恶劣本性更是得到了最全面而彻底的展示。

一、喜怒无常,凶恶残暴

高峰的伪装术和善变的嘴脸是一致的,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正和大法弟子有说有笑的,让人觉得此人挺家常,突然间就能翻脸,又打又骂。他的瞬间“变脸”常让人无所适从,流氓至此,无法形容。

高峰打人时多采取劈脸扇耳光,一巴掌下来五个指印。一次,他和大法学员李思英(水利设计院退休女工程师)谈话,笑着说:“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高峰看到李思英坐在那里盘着腿,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撅那去。 ”说着照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中共对大法迫害以来,高峰几乎参与了所有的对川汇区及市直等单位大法弟子的劫持和毒打。特别是对被迫害致死的原周口地区土产公司失业女职工、年近五十的大法弟子杨秀芹、疏散乡农民李俊臣,和周口市阀门厂下岗职工张四营等人的酷刑折磨,高峰都有逃脱不掉的责任。

二、抛却师生情,耍起豺狼性

高峰在周口市体校上过学。体校有一位高级讲师任学英,正是高峰的老师。任老师也是多次被绑架,每次遭绑架,高峰都是一个老师长一个老师短的叫,显见其表面对老师的尊敬。

二零零七年八月,任学英到市委家属院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事后不久,高峰调出监控器上的影像,一眼就认出了任老师。高峰立功心切,哪还顾得上一点师生的情谊,带着人马就去抄任老师的家去了。

三、诡计百出,迫害好人不遗余力

高峰非法审讯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时,诡计百出。他在暴跳如雷时咆哮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间地狱。我叫你活你就活,我叫你死你就得死!”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人找到他求情放人,高峰更是油腔滑调,耀武扬威,丑态毕露。

二零零二年初,大法学员毛启的丈夫正在周口市交通局上班,高峰打电话通知他到政保大队去一下。假惺惺的说,毛启关押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叫他去商量如何劝说并释放毛启。当他一到政保大队,高峰却说:“你不是也炼法轮功吗?先搜搜家再说。”就劫持着毛启的丈夫到他的办公室及家进行 “搜查”。最后把毛启的丈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才无罪释放。

二零零五年,高峰对女大法弟子顾学敏长时间盯梢,于九月下旬将其绑架,投入看守所迫害,然后构陷黑材料报川汇区检察院批捕。周口市六一零头目叫嚣:“对顾学敏、杨秀灵(另一名被抓捕的大法弟子)不重判,周口法轮功的势头就压不下去。”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判三缓五”。顾学敏出狱后一直在家,有一天,她偶尔到街上走走,被高峰发现,气呼呼的找到六一零责问:“我们费多大劲才把顾学敏抓住,为啥把她放了?”六一零遂再一次施压,川汇区法院发传票对顾学敏“重新审判”,逼得年近古稀的顾学敏与老伴漂泊流离。

二零零七年中秋节刚过,年近古稀的顾学敏突然失踪。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是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局长赵建设、国保大队长高峰与周口市、川汇区“六一零”勾结,周口川汇区法院直接作案,将顾学敏秘密抓捕,投进周口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恶人们就把她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加重迫害。

四、大肆敛财,恬不知耻

高峰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一是创造所谓“政绩”往上爬,一个是捞钱。其实,高峰精明的很,他所有的表演都是围绕一个中心:逼你多多送钱买平安。高的种种卑鄙行径被广泛曝光,高峰也知道自己的恶行广为人知,怎奈他被恶党的欺世谎言迷住了心窍,被钱欲、权欲、表现欲冲昏了头脑,更仗着共产邪党的迫害政策作后盾,还在继续与善良为敌,践踏法律,攫取不义之财。

高峰捞钱有“三部曲”:一是开门收礼,大法弟子被他绑架之后,家人买礼品或带现金到高峰家通融,他一概“笑纳”。二是非法罚款,一罚就是几千元,直接交到他手里;至于他交给单位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一次对粮食局王某和电业局史某某两个大法弟子各罚五千二百元,开始答应开两张二百元的收据,后来高峰鬼眼珠一转,连二百元的白条也免了。三是对家庭条件较好的大法弟子反复敲诈。礼也接了,款也罚了,放人的时候还要勒索一把:“再给我拿一千”。

一九九九年,高峰闯入大法弟子赵丙奎家,强行把他们老俩口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审讯、威逼说出谁在他家开会,赵丙奎没有配合,就勒索赵丙奎老伴三千元钱,交了二千元后叫回家了;把赵丙奎关押进看守所,又勒索了二千元。

大法弟子何金亮家的房子不错,还有一个宽绰的独院。高峰扬言:“别看老何的房子那么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带领七、八个恶警到何金亮家抄家,七手八脚一阵折腾,何的妻子王爱芝到院外大喊:“公安私闯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来评评理!”众恶徒做贼心虚,赶快溜走。

奥运前夕,高峰带领一帮恶警闯到中石化周口分公司退休汽车司机、六旬法轮功学员江有财家中非法抄家,把江有财劫持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敲诈数千元现金后才放人回家。

接着,高峰又带人绑架了在工农路开理发店的法轮功学员吴金山。其实抓人毫无理由,高峰却装模作样的非法审问一番。吴的家人心急如焚,明知金山是个好人,什么错也没有,也得忍气吞声的送钱救人。

五、众叛亲离,必遭恶报

高峰对大法弟子不择手段的迫害,赢得了中共的好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中共欣赏的、需要的就是象高峰这样的见钱眼开、良知泯灭、脸厚心黑、不怕遭报应的下三烂。

尽管高峰作恶多端,但是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抱着慈悲,不计旧怨,经常以电话、传单、面谈等形式劝他弃恶从善,选择光明,免遭恶报。高峰不以为然,他还曾得意洋洋的对人说:“说恶有恶报,净是吓人的,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此话出口不久,高峰那六十多岁、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突然得急病亡故。高的一位至亲看过真相材料,相信因果报应,知道老爷子的死跟高峰残害善良直接有关。看看屡劝不听,一气之下多年不与他来往。

大法弟子找到高峰的一个长辈,让他劝劝高峰,别那么不计后果的迫害大法弟子。老人说:“那孩子就是个二半吊子,他早就不听我的了。当上了官,得了点势,就那么的双眼朝天了。咋不死他个×孙?!”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一直在奉劝着高峰,为他的未来着想,希望他能尽早悬崖勒马,不要再继续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了。在此,我们再一次的向高峰奉劝:不要再做恶事了,高峰,所有的罪恶都是要在自己身上得到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等到遭恶报时,后悔就晚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96343.html
2007-06-08: 古稀老人赵丙奎、郭兰英夫妇又遭骚扰
河南周口川汇区赵丙奎夫妇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夫妻俩以前身体都很差,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不药而愈。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迫害的这八年中,由于夫妇俩坚持不渝修炼大法,可以说受尽了各种魔难。直到今天,俩位老人依然遭受恶党爪牙的不断骚扰和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多钟,河南周口川汇区沙北分局国保韩勇等二恶警闯到赵丙奎、郭兰英夫妇家里,口称找郭兰英解除她的“取保候审”。当时郭兰英不在,恶警一抬头看见墙上大法师父的法像,恶狠狠的取下来,口里说着:“现在你还放着这。”又非法抄家,在屋里翻了一阵子,把师父法像和几本资料拿走了。韩勇走时丢下话:“叫郭兰英等着,明天还来找她。”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韩勇俩恶警又窜到赵丙奎家,威逼郭兰英在什么“书”上签字,郭不签,反问恶警:“你是谁?见面就叫我签字,签啥字?”韩说:“你不认识我吗?”另一恶警说:“别管我是谁,就不对你说。”郭兰英坚决不配合邪恶,恶警无奈。最后韩勇恐吓她:“好,不签,你等着吧,明天就来把你收监。”

九九年七二零后,俩位老人被恶党迫害已经多次坐监、被用各种方式洗脑十几次,更被非法抄家五次。国保大队和市、区检察院曾对二老非法罚款八千元;恶人李育政、高峰、王天义等无耻敲诈老人一千多元。因害怕,儿媳和儿子离了婚。老俩口坐牢期间,儿子有病无人照看,小孙女在外流离,好端端的家被迫害的七零八落。

九九年十一月份,政保头目高峰闯入赵丙奎家,强行把老俩口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非法审讯、威逼,俩老人不配合。恶警勒索钱财后放郭兰英回家,把赵丙奎投进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零年底,经贸委恶人王天义找到赵丙奎,问他“还炼不炼”?赵说“炼”。就这一个字,把他绑架到拘留所关押十多天。

零五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半,沙北国保副队长汪勇等恶警闯进他家非法抄家,翻个底朝天,抢走了大法著作《转法轮》和真相资料,还把他女儿的电视机、影碟机等也抢走了,绑架了赵丙奎。因没抓到郭兰英,就把其未修炼的女儿劫持了,说她是她妈的“担保人”,威胁她说:“找不到你妈就不放你”。他们的女儿被吓得精神失常,不敢回家。郭兰英被迫流离失所。

周口沙北国保几个恶警头目因迫害善良,作恶多端,这几年有的遭了恶报,有的大大收敛,有的调出,有的被贬谪。而韩勇却不知悔悟,仍在被中共当枪使,迫害大法弟子。零五年五月四日,韩伙同李辉、阎然生等四名恶警绑架了开发区大法弟子杨秀玲,并构陷罪名非法批捕,最后判杨秀玲七年徒刑。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6/8/156471.html

2007-04-08: 河南周口公安分局迫害大法的恶人言行录
5、“得志便猖狂”的汪勇
汪勇原在周口建设路派出所,因迫害大法特别卖力,上调到国保大队。汪物色“内线”,蹲坑跟踪,绞尽脑汁创“政绩”上爬。

汪勇初到国保时,想领着出去干坏事但不动风,为了捞钱、立功,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汪竟从原单位──建设路派出所纠集了三个臭味相投的恶警,开一部警车(司机酒气熏天),偷偷窜到大法弟子家行恶,一个晚上抄了吴桂芳、胡克英、宋霞、张敏、贾秀等六个大法弟子的家,将几个家人没当场给钱的大法弟子投进监狱,有的关了几个月,最长的关了一年多。大法弟子贾秀的家人当时给他六百元现金,让他先拿着,天明找来钱了再给他送去,他接了钱以后嫌太少,说“明天必须早早送钱,否则就带人”。贾秀的家人一商量,连夜送她到医院办手续住院。第二天汪又去了,听说贾秀有病住院了,不相信,当即跑到医院察看虚实。一看人确实在医院,悻悻的对她恫吓:“出了院咱再说,你这个事不算完。”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半,汪带几个恶警闯入年过古稀的大法弟子赵丙奎家非法查抄,翻了个底朝天,把其女儿的电视机、影碟机、三轮车都搬走了,又把他和女儿一起绑架,说他女儿是 “担保人”。威胁他女儿说:“找不到你妈就不放你。”吓得他女儿精神失常,他老伴(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在同一天,汪勇又领人抄了三家,将大法弟子陈大荣等三人劫持一天。

汪勇多次当着大法弟子家人的面炫耀:“只要拿钱我就放人,别看我是个副职,说了话可算数呀”。其小人得志的嘴脸和无耻榨钱的丑态暴露无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62.html

2005-08-04: 我叫赵丙奎,男,70多岁,河南周口市人。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的六年中,我们老俩口受尽了各种苦难,坐监狱、進洗脑班、抄家、勒索达万元以上,弄得家无宁日。媳妇和儿子离了婚,孙女无人照管,流离在外,儿子有病无人照看,一个好端端的家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我1996年得法,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

1999年7.20后,周口沙北、沙南公安分局,以高峰、黄金启、汪勇等恶警没少对大法学员行恶。11月份,政保恶警高峰闯入我家,强行把我们老俩口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审讯、威逼,让我说出谁在我家开会了,审这审那,我们没有配合他,他们就勒索我老伴3000元钱,交了2000元后叫回家了;把我关押北大监狱,又勒索2000元。他们还不罢休,经常闯入我家干扰迫害,不让炼功。

2000年底,经贸委主任王天义问我还炼不炼?又把我关押在拘留所十多天。看守所、洗脑班、各种转化方式十多次。

2005年5月20日上午8点半,政保恶警汪勇等几人闯入我家,把我全家翻个底朝天,拿走师父画像、《转法轮》、真象资料等;还把我女儿的电视机、影碟机、三轮车也搬到了公安大队政保科。又把我和女儿一起绑架,说我女儿是担保人,并威胁我女儿说:找不到你妈就不放你。吓得我女儿精神失常,不敢進家;老伴被迫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后,整体发正念清除周口沙北公安分局另外空间的所有黑手、烂鬼,第二天我回来了。家中只剩下我和外孙,一老一小,生活困难。恶警还采取最卑鄙、残忍的手段,把我6岁的外孙从学校接走,问孩子的姥姥都和谁联系?还让孩子挨家找。这还不算,汪勇等人到了其他大法弟子家,又把大法弟子陈大荣绑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项城市市长、副市长,宣传部长、充当迫害大法的先锋,三人相继在京珠公路上出车祸身亡;前年,原淮阳县县委书记陈新庄,在周口地区工作会议上扬言与法轮功斗争到底,不到两个月暴病身亡;原淮阳县豆门乡派出所所长张阎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一次与独生子横过马路时,其子被车轧死……

奉劝汪勇等人,快点停止对善良的迫害,也为你和你的家人留条后路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4/107699.html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