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易县 >> 张金凤,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易县塘湖镇南淇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8-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29: 河北省易县塘湖镇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秦志林夫妇
六月22日上午12点左右,河北省易县塘湖镇派出所几个警察骚扰北河北村法轮功学员秦志林夫妇,抢走小播放器一台。

6月26日11点左右,由韩姓带头的3个警察在南淇村村干部杨三合带领,闯入南淇村法轮功学员张金凤、魏金玲、李秀婷等学员家中,撕毁多张大法真相图画,抢走张金凤家中保存20多年的大法师父法像及法轮图。就连99年以后不修炼的都没放过。

河北省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十几天来,几乎每天出动3个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马玉兰、郭春玲、李淑英、周金英、郭金、周金荣等,在马玉兰家四处拍照和录像,学员大多是讲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9/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0355.html

2014-02-21:河北普通农村妇女张金凤的遭遇

保定市易县塘湖镇南淇村女法轮功学员张金凤,修炼法轮大法后浑身的病都好了,可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后,张金凤遭到塘湖镇政府、塘湖镇派出所、和村干部等不法人员的非法骚扰、关押、绑架、罚款、拘留、强迫洗脑、强行灌食等迫害。

张金凤是易县塘湖镇南淇村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患有胃病、附件炎、头疼病等。由于病痛的折磨,使她非常爱发脾气,导致家庭矛盾也很多,她四处求医,经常去的地方是易县县城的一零三医院和村里的诊所,花了很多钱,也不见任何效果。家人为她的病也很苦恼。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位法轮功学员对张金凤说:“你炼法轮功吧,祛病健身特别好,你识字买一本书就行,不要学费。”就这样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本村的一个炼功点,跟着她们每天学法、炼功。自己还请来一本《转法轮》,按照《转法轮》里要求的做人,修“真、善、忍”。遇事先考虑别人,找自己的不好。就这样,不到两个月,张金凤身上的病都不翼而飞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家人也从她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都很支持她炼功,她更是从心底里感谢大法师父。

说大法好遭中共迫害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张金凤听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中共要迫害法轮功,过了两天,电视上连篇报道诬蔑和诽谤李洪志师父和大法的言词,一个法轮功学员来找她,对她说:“法轮功受到这么大的冤枉,你去上访吗?”她毫不犹豫的说:“去!”就这样她们又找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

可不知为什么当地县城的公共汽车一辆也不停下来让她们上车,她们很纳闷,索性就商量打的去北京,因为她们当时什么也不想,就是一个念头,去北京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师父是被冤枉的,大法是被冤枉的。就这样她们打车去了北京,车开到高碑店,就被那里的警察拦住了,一个警察说:“都下车。”下车后(司机也被扣下了),她们被警察们强行拽到了一辆带有铁栏杆的警车上。当晚就把她们用警车拉回易县的一个职业中学,下车一看,那里已有好多的法轮功学员,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易县的便衣警察把她和好多法轮功学员锁在一间屋子里,就连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就这样她们被非法关押了一夜。

第二天,天气象要蒸发似的热,好多的警察和武警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走来走去的,也有的警察和学员们聊几句,学员们都有序的坐在教室的地板上,有的背法,有的给警察讲述大法的美好,可外面的警笛声却鸣个不停,到了中午,学员们说去买饭,因为她们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警察们不叫她们去买饭,不叫她们出门,大概下午二点钟左右,一群气势汹汹的手端着带有刺刀的武警,他们俩个武警分别押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大概有二十几个学员,就这样被武警们强行带走了,后来才知道她们是涞源县的法轮功学员。

下午四点左右,一个警察进屋对她说:“你跟我出去。”当时她正坐在地上。一个高个子便衣警察就拽着她的衣服强行把她带到另一间屋子里。一个五十多岁的一个男人坐着,瞪大眼睛盯着她,一个不知干什么的男青年拿着笔和纸对她非法审讯,男青年问:“是谁让你去的北京?”张金凤回答说:“我自己要去的。”男青年又问:“是谁通知的你?”张金凤回答说:“我听说的,因为中央要取缔法轮功,我学法轮功,身心都受益,所以我才去的。”男青年又问了一遍,她还是回答自己要去的,那男青年就象疯了一样,大吼道:“是某某让你去的,她都承认了,你还嘴硬。”然后就对她破口大骂,等他不骂了,张金凤平静的说:“她让我去我就去吗?还是我自己想去,和她无关。”然后他们就把她一个人关在屋里。

晚上九点钟左右,塘湖镇派出所来了五、六个人,其中一个人大嚷大骂着叫着她的名字说:“张金凤,你们讲忍、忍,要是强奸你们你们还忍不?”(后来知道他是塘湖镇派出所所长叫张大成)她被他们戴上手铐,连推带搡的把她强行塞进警车的后座上面,坐不下也躺不下,她只好蜷缩在上面,一路上他们轮换着骂她。

到了派出所,一下车,他们就象疯了一样对张金凤连骂带打,用脚踢,扇耳光,就张大成打的狠,有三、四个人围着打,还有好多人围着看。张大成丧心病狂的对她连打了几个耳光,她被打的只听见耳旁嗡嗡直响,脸火辣辣的发胀,然后张大成又使劲踢她的后身,随后还羞辱她说:“你给我洗澡去,洗澡去,洗完澡陪我睡觉!”过了一会儿,就又把她带到镇政府的一间屋子里,被非法戴着手铐关押了一夜,也没让吃饭,而且还被铐在桌子腿上让抱着桌子。

第二天,镇政府的一个姓李的副书记带着一帮人,逼着让张金凤看诽谤师父的电视,她流着泪大声告诉他们:“这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我们师父根本就不是电视中说的那样。”他们就向她拍桌子,还罚她站着不让动,他们还瞪着眼睛诽谤大法。当时的天气太热了,她被关进一间小屋子,连替换衣服也没有,也不让出门,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二十二日下午,他们召开批斗大会,张金凤和另外一些学员被反铐着,强行被警察带到大会上批斗,有一个人念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稿子,还说全塘湖镇出了一个反动分子。就这样被批斗完后就又把她们拉回。

从高碑店回来的第四天,在镇政府,镇政府的邪党人员逼着张金凤写所谓的保证书,不写就不叫回家,她心潮起伏,不让回家,家里有两个无人照顾的孩子、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公公,丈夫打工也没在家,可是如果写了所谓的保证,不就是承认了师父是错的了吗?为了照顾孩子和老人就背叛师父吗?就同流合污吗?可师父是被冤枉的她心里知道。

第五天下午,形势象天快塌了似的,张金凤的丈夫吓得从北京回来了,塘湖镇的书记就威胁、恐吓她丈夫说:“我们去接她,不能让我们白接,你得拿油钱和出车费。”派出所副所长米林叫她丈夫交五百元钱,她的丈夫想让妻子赶紧回家,就给他们交了五百元钱,说是接他妻子的油费,可他们只给开了一张二百元的票。就这样她才被放回了家。

回到家后,县、镇、村的邪党人员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天天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村会计付春生、村书记赵学民还每天叫去大队部,镇上来人让骂师父,说谁骂了谁走,她坚持不骂,最后他们告诉她不许随便出门,出门打报告,还被无理的罚了款,也没有开票。

二零零零年农历九月底,张金凤正在家里准备做午饭,塘湖镇派出所的四个人闯入她家,要她跟他们走,她不去,他们就用脚踢她正在洗菜的桶,然后强行把她拽到车上,和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行绑架。到了派出所,恶警对她们说:“你还炼,炼就抓你们!”在派出所她被铐在桌子腿上,抱着桌子,坐在凳子上,整整被铐了一夜。所长米林恶狠狠的对她说:“不‘转化’别想回家。”说完就摔门走了。

第二天,米林打电话把公安局长叫来,局长姓张,姓张的局长威胁她们俩说:“不写‘转化书’会被判刑的。”张金凤毫不犹豫的说:“就是坐牢也得炼!”他们在那小声嘀咕的说了一会儿,她也没听清。就这样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就把她们俩绑架到易县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时才给了一个条子。在拘留所她们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都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还被监视,每天都叫报数,让穿囚服,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一条法律。

在被非法关押两个月的时候,为了抗议邪党人员的非法关押,张金凤和其她法轮功学员决定不再吃饭,大概绝食到第五天,拘留所所长找来五个刑事犯,都是彪形大汉,在所长的命令下,他们按住她,用小擀面杖撬她的嘴,进行野蛮灌食,往嘴里灌小米汤,当时她的脸的上部疼痛至极,脑门前的骨头被他们使劲按的感觉快要碎了,在两眉之间就被他们用手掐的顺着脸直往下流血,他们还恶狠狠的说:“叫你们不吃,我们有的是法子治你们!”这时,局长来了,看见她脸上直流血,就问:“她的脸怎么了?”拘留所的所长赶紧撒谎说:“她自己不小心碰的。”然后就又把她关回屋里,时间不长家里来人就把她接回了家。

回家的第二天,拘留所的副所长就让家人去交钱,也没有开任何票据。

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五,张金凤和同修决定继续去北京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也没有了去天安门的公交车,她俩就在大街上过的夜,在大街上冻了一宿,因为每个旅店都写着诽谤师父的话,还得出示身份证,她们的身份证都被邪党人员扣着,一同去的同修对她说:“这一夜咱们可怎么过呀?”她说:“人家要饭的在外冻着都没事,咱们是法轮功学员,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看护,没事。”就这样在大街上一会儿睡着,一会儿冻醒,冻醒时她俩就背法。

挨到了第二天早上,俩个人才坐上去天安门的公交车。到了天安门广场俩人正碰上升血旗,等血旗升完她俩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喊完就被便衣警察强行带到前门派出所,问她是哪里人,她不说,就把她双手铐上又带到唐山驻京办事处,到那里就把她铐在只能蹲着的暖气片上,大概铐了半个多小时,他们就非法审讯她,她不配合,他们就要对她动刑,她没有动念,心里只是背法,背师父《洪吟》中的《无存》、《威德》、《大觉》。一个高个子警察问她:“你为什么炼法轮功?”她回答:“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人重德向善。”他又问:“你是唐山人吗?”她说:“不是。”这警察又说:“你如果真的不是,你向你师父发誓说不是唐山人。”她说:“没必要发誓,因为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不愿说的话可以不说,但说出来的话就得是真话。”这警察听她说完,只好把她放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北京证实了法,第二天安全回了家。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天,张金凤正在家洗衣服,两个人来到她家,其中一个是米林,另一个不认识,他们进门就让她收拾东西,抱被子跟他们走,她不配合,就被硬拉到了车上。和她一起被绑架的还有本村的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直接把她俩绑架到塘湖镇派出所,所长米林把她和另一名学员各铐在一张桌子腿上,就走了。

米林喝酒回来喷着满嘴的酒气使劲打了张金凤她们俩耳光。第二天直接把她俩绑架到易县公安局附近的一个驾校。在那里“六一零”的邪党人员们天天逼着让她们看诽谤师父的电视,一个叫李国华(已遭恶报双目失明)的和一个姓靳的轮班看着她们。他们给她们念诽谤师父的书。因为她不配合,那里的十八个人轮班监视她,当时她披着棉袄被拽下,还有人拿着木棒比划着要打她,有一个人还把她拉到外面挨冻。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她被放回了家。

当时洗脑班的大门墙上挂着“法制教育中心”的谎言牌子,却在里面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回到家后,当地派出所每隔几天就去张金凤家骚扰,不让她出门,家人都吓得不能正常生活。

二零零七年农历九月十四上午,张金凤刚一到家,就被县国保队田国军、张海燕等几人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国保大队的一个人还抢走了她的手机(回家以后,去要过两次到现在也没给)。

第二天,公安局的人什么都不说,给张金凤戴上铐子就让上车,直接把她劫持到拘留所。在被关押到第七天的时候,公安局来了好多人,他们象疯了似的把她往外拽,说让她走,她使劲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女的和好几个男的把她拖进办公室,一个拘留所的人拉着她的手强行按手印,她挣扎着不配合,大声严厉的对着拉她手的人说:“你如果逼着我按,你可是在犯罪。”那人听后立刻把手松开了,紧接着,好几个恶警和田国军什么也没说就把她硬塞进警车,他们还强行给她照了相,然后就直接把她送去了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车里,她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劳教所,检查身体医生说她身体不行,血压太高,做心电图时说她心脏也不好,一个恶警就说:“她身体好着呢,没事。”医生说这样的人他们不敢留,他们不死心非要把她留下,僵持了半天,劳教所还是不收,就又被拉回拘留所。他们还不死心,傍晚让家人来接时国保大队的又勒索了家人二千五百元钱(没有开票)才让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一天,张金凤在家正准备做午饭,国保大队的人来到家里,先是控制她不让动,随后就乱翻,为首的是队长田国军,他们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炼。”就将她和一位同修又一次被国保大队抓去送往拘留所。恶人们让她们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还让她们站队,出去放风,她俩什么都不配合。他们恼羞成怒地把她和同修各种折腾,家人送去的衣服直到走的时候都不给,同修来例假也不给纸,还被多次提审。最后,他们开车以“去接你妈”为由把他们的孩子骗到拘留所,等她和家人上了车,车却不往她家方向走,半路让家人下车,又强行把她俩分别带到两辆警车上,每辆警车上都有四个警察跟着,她们就这样被骗着到了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路上她的手被公安局的人反铐着,她就喊“法轮大法好”,镇派出所的一个小青年一听她喊就打她耳光,打的打,骂的骂,还说:“我们不怕下地狱,叫你跟党作对!”

在洗脑班,县“六一零”和市“六一零”天天施加压力迫害张金凤和同修,她们就是不看电视,不散步,自己也不去打饭,就是坐在屋子里背法发正念。“六一零”利用亲情等各种手法哄骗她们写“五书”,他们说:“你孩子考上大学要走了,你赶快写了好放你回家和孩子团聚,送送孩子,要不我们给你写好,你就按个手印,你就是闭着眼,我们拿你手按一个也行。”她们根本不听不写不看,就是心里想着师父和法。因为她们不写“五书”,恶人们就在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偷着把家人诱骗到塘湖派出所,让家人写保证书,家人说不会写,派出所的人就写好,让家人按手印,才把她们放回。她们被整整迫害了四十天后,洗脑班解体了。

以上这些迫害经历只是张金凤记得的,还有好多次她记不清的,都没有写,信仰自由是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真不知道她触犯了中国的哪一条法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只是想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却遭到如此的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1/河北普通农村妇女张金凤的遭遇-287872.html

2010-06-18: 2010年6月12日下午5-6点,易县西山北乡沙江村周金荣,还有南齐村法轮功学员张金凤在自己家中被恶人绑架,参与绑架的有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西山北乡、塘湖乡政府、派出所警察等人。

当晚10-12点,以李金诚、黄建良为首的10多名警察又闯入裴山镇裴山村法轮功学员马登江家,绑架了马登江。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塘湖乡北河北村秦志林之妻。现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8/225573.html

2006-10-29:河北易县南淇村大法弟子张金风被绑架
2006年10月25日,河北省易县塘湖镇南淇村大法弟子张金风在家中被易县国保大队伙同塘湖镇派出所邪恶之徒绑架。

当天张金风赶集回来,上午十一点半正要做饭,邪恶之徒三男一女闯进她家,非法抄家,翻出几本新经文,然后将其绑架到易县拘留所迫害。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能提供易县国保大队及相关单位电话和详细情况,全力营救。

易县国保大队队长   田国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9/141279.html

2005-08-05: 2005年7月28日上午,塘湖镇派出所恶警锅金良领着易县公安局恶警、恶人3人到大法弟子张金凤家非法搜捕,搜出一点资料,并命令大法弟子明天9点到易县公安局报到,大法弟子没有配合他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5/107777.html

保定 易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8-20: 北街村村干部:
马建坡、马坤江
史占勇15533257156 妻子马晓玲13290423083
马大鹏,父亲马增田15033748622

保定市易县裴山镇兴旺村现任村支书付立建15830896196
上任村支书付文江13400262589
上任村主任钟玉海15933760315
胁从人员:尹政海、赵福、冯振福、高连海、胡二明、顾建启

2019-06-16: 河北易县国保大队长田国钧
田国钧(Tian,Guojun,又田国军),男,出生日期:待查。出生地:待查。工作单位: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公安局。职务:国保大队大队长。家庭住址:河北保定易县金台东路景安幼儿园内。个人履历:待查。家庭成员:待查。电话:13832205568(13532205568)办公室0312-8212918,警号:045857,车牌号:冀FD17789。

2019-06-02: 责任人:易县城区派出所所长 靖明忠
其他参与警察:四男一女
2019-03-06:河北保定易县警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9年2月27日下午,易县北桥头派出所警察在不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非法闯进东山北(不知名)法轮功学员家里,抢走正在一起学法的7名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还威胁学员并索要电话号码。详情待查。

易县邮编:074299 区号0312
易县国保大队:办公室 0312-8212918
大队长:田国均:1383220556813532205568(现已调入看守所)
副大队长:张海燕
易县公安局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开元南大街31号
局长:王丙武
易县公安局政委:齐永安
易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振生、李金承、王修成、刘志成、张大成
易县公安局:电话:0312-822511 值班电话:0312-8212110
国保大队:办公室 0312-8212918 易县看守所:0312---4700162
易县拘留所:
电话:0312-4700161
所长崔克生 13831227670 杨姓所长13933212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