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 丰润区 >> 冯海娟 (夫安振杰), 女, 34

个人情况: 原在丰润区粮食局直属库工作,现已买断(就是失业)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唐山市丰润区谷庄子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6-11
家庭成员: 儿女: 安振杰
儿媳: 冯海娟 (夫安振杰)
夫妻/父母: 安振杰的母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15: 多次被绑架折磨 唐山市安振杰夫妇控告江泽民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安振杰、冯海娟夫妇,几年来遭到丰润区610、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人员的无数次半夜翻墙入室、抄家绑架,夫妻二人多次被劫持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一家人控告迫害恶首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尽快将被控告人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主要成员抓捕归案。

安振杰、冯海娟只是普通老百姓,夫妻二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一家人身体健康,婆媳关系融洽。安振杰是村里公认的好人,他的妻子冯海娟也非常孝顺。安振杰的母亲逢人就说:我儿媳妇是炼法轮功的,对我特别孝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安振杰夫妻二人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劫持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迫害。

一、公安入室绑架 夫妻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多,冯海娟和女儿准备入睡,外面有人敲门,安振杰去开门,被不法人员铐上手铐强行塞进警车里,十几人突然闯入,非法抄家,院子、屋里乱翻一通,所有家具都翻遍了,满目狼藉,抄走物品价值五千元,还有手机一只,并将冯海娟大衣兜里的一万八千元现金翻去(后来部分退回),不开任何收据,由新区公安局副局长董瑞合搜走,只给孩子留下三百五十元生活费。他们这群强盗甚至连新买的五号电池都拿走。

当时抄家的有新区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国庆,丰润区政保科科长梁福新、曾祥海等十几人,没出示任何证件,其中一名恶警问冯海娟还炼不炼,她说炼,恶警要将她和孩子一并带走,被冯海娟当场拒绝,将孩子留下来托付给亲人照看。当晚十点多钟,冯海娟夫妻二人被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局政保科,刑讯逼供。安振杰当晚被政保科几个人用布袋蒙住脑袋毒打,冯海娟被关在铁笼子里。

第二天(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开始,公安不法人员将冯海娟叫到政保科刑讯逼供,曾祥海和一戴眼镜的恶警给冯海娟上绳,将她的两个胳膊背过去,用绳子从脖子后绕到肩膀上,连同胳膊捆绑起来,把她按跪在地上,并用脚踩在小腿肚子上,用劲往上抬冯海娟的胳膊,并勒紧绳子,冯海娟的胳膊当时仿佛折了一般,疼痛难忍,汗水顺着脸流下来,但他们仍不罢手,一绳紧一绳,直到冯海娟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他们才将绳子松开。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

待冯海娟刚缓过气来,邪恶科长梁福新又找来拖把,狠狠地抽打冯海娟的大腿,一边打一边说:“我把你浇上汽油,烧死你算自焚。我把你勒死算你自杀(并将绳子绕在冯海娟的脖子上),我把你扔进男牢里……”,一边打一边说着流氓无耻的话,直到他打累了,又将冯海娟的鞋脱下,找来小竹棍子,在她的两个脚背、脚掌、脚趾头上猛抽。

冯海娟又一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两脚当时不能走路(一个月后诊断片子为软组织挫伤)。一直折磨到下午六点钟,安振杰夫妻二人被非法关押进丰润区看守所。看守所当时检查身体,冯海娟的两腿、肩膀、两脚全呈青紫色,双脚不能行走,就这样还是把冯海娟关进牢房里。

冯海娟身体被折磨得非常虚弱,心跳缓慢,到第十四天,610、公安局、政保科怕承担死亡责任,逼着家人交两千元罚款把冯海娟背回家。当时从家抄走的一万八千元现金,冯海娟只拿回了一万三千五百元,四千五百元钱不知去向,冯海娟要求他们出示收据,他们说找610去,他们不管,就这样四千五百元钱被他们黑掉。安振杰被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勒索三千元,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回家,说是取保候审。仅半年多时间丰润区610、公安局就勒索了安振杰家一万元。

二、被迫流离失所

就在安振杰回家二十天,政保科曾祥海就带人闯入他家,美其名曰“到家中看看”,实际是抓安振杰非法批劳教三年(当时安振杰不在家),随后又几次夜间闯入安振杰家抓人、骚扰,安振杰被迫流离在外。

待冯海娟身体恢复一段时间以后,冯海娟去单位要求上班,书记范秀君说冯海娟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让她回家休息,等领导们商量再打电话通知。冯海娟只好回家等电话,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也没等到电话,后来告诉冯海娟是610不让回去上班,冯海娟被迫停止工作,从此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就在冯海娟身体还没恢复的情况下,燕山路办事处又几次到家中,让冯海娟进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每月交八百元的生活费),并派人开车抓她。

冯海娟也被迫离开家。家里只剩下年迈的婆婆和不满十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度日如年(年迈的公公在外打工)。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他们逼的妻离子散。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冯海娟被丰润区政保科绑架,恶警曾祥海当时用尼龙绳将冯海娟两个胳膊背过去捆绑,并将冯海娟的两个大拇指用鞋带紧紧勒在一起,另一名恶警将冯海娟的嘴用毛巾堵上,并用被子蒙上冯海娟的头怕她出声,冯海娟险些窒息。晚上又将冯海娟绑架到团结路派出所刑讯逼供,坐铁椅子,把冯海娟十个手指缠上铜线,铐在铁椅子上用手摇电话电击。折磨后的第二天下午将冯海娟非法关押进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安振杰于二零零三年一月遭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半年后被秘密判重刑(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中监狱一支队。

二零零三年七月八日,丰润区政保科国保大队曾祥海和村委会把冯海娟从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接回家,曾祥海对她说:“在家好好过日子,别出去了。”冯海娟说:“我是被你们逼迫得家破人散,是你们对我又抓、又打、又罚。”恶警一声不吭。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团结路派出所副所长史风福闯进冯海娟家,当时冯海娟不在家,他们让家人告诉冯海娟写保证,亲自交到派出所去,冯海娟不理会他们。到了中秋节前一天,史风福又带人闯进冯海娟的家中抓人,并派人监视,只要冯海娟一回家就举报。冯海娟再次被迫离家。但丰润区610、团结路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仍不让家里的老人和幼小的孩子过安稳日子,一次次威胁、骚扰,使他们每天在惶恐中度日。

三、国保大队的土匪黑帮行径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腊月二十三日(小年))晚上,夜深人静,丰润区国保大队再次闯入冯海娟家中,他们将冯海娟家西院墙拆塌,跳进院内,家中只有老婆婆一人,他们敲窗户让老人开门,老婆婆问:“你们从哪来的?”外面回答是公安局的。

老婆婆让他们有事天亮后来,但他们随后就将堂屋门闩踢断,手提木棍闯进屋去,乱翻一通,并恐吓冯海娟的婆婆,说冯海娟婆婆“态度不好”,告诉她是抓她儿媳妇的。他们还将冯海娟家的大门锁用锤子砸坏,扬长而去。老人被“国保”们的土匪黑帮行为吓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天亮才发现,在家屋里的窗台上还放了一把菜刀。路过的人看到冯海娟家的破损情况,都说恶警们是流氓土匪。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单位买断,冯海娟家人去签字领钱,单位局长说:“冯海娟的钱不能给,是610说的,如果来签字就举报。如不举报就免我们的官。”家人几次找他们评理,一个月,才将冯海娟的钱给回,这几年的工资也没有补发。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下午,居委会,区委副书记孟××和燕山路办事处六人又到冯海娟家中找她,一会团结路派出所所长史风福又闯进去,见她不在,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十二月八日晚九点多,丰润区国保大队大队长董福存亲自带领手下五人闯入冯海娟家中,其中二人翻墙入院,乱搜一通,将冯海娟丈夫寄往家中的信件全部抄走。董福存对冯海娟的老公公说:“如果冯海娟回来,我可以担保免去她的劳教。”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晚十点多,丰润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曾祥海又带领三人闯入冯海娟的家中,其中二人还是跳墙而入,在屋中乱搜,并扬言找不到冯海娟就让她一家过不好年。随后又有几次,他们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使劲敲冯海娟家北窗户骚扰。

二零零六年的元旦刚过,河北省唐山丰润区610、国保大队的四名警察就于一月十二日晚上六点又一次非法闯入冯海娟家中,当时家中仅有冯海娟年长的婆婆和年幼的女儿。

恶警进屋便逼问老太太:你家儿媳上哪儿去了?上边让抓她来了。老太太被他们野蛮的言行吓得心脏病复发,恶警说完后又闯到冯海娟的大姑姐家,被她大姑姐堵在院子里并质问:你们第一次把她抓进去打个半死,是我们背她回的家,第二次你们又关了她几个月,你们还有完没完?这几个人凶神恶煞的说:如果在你这抓到冯海娟,连你一块儿抓走,……说罢扬长而去。冯海娟的大姑姐夫正在家中养病,也被他们吓的心脏病发作,几天吃不下去饭。之后他们又安排便衣、警车在道口监视,伺机抓捕冯海娟,并将亲属电话监控。

老太太被这一惊吓,几天吃不好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丰润区公安局迫害冯海娟及其家人的恶行被曝光后,这群人又找到家人,恬不知耻的说:我们这些事你都跟谁说了?老太太说:来一个人说一个人。之后他们便无趣的走了。

从那以后,不法警察们又多次上门骚扰,致使年迈的老人本已破碎的心更加是雪上加霜,本已虚弱的身体又遭重创,几次心脏病发作;致使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的关爱,令幼小的心灵失去童年的欢乐。

综上所述,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创始人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罪魁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5/多次被绑架折磨-唐山市安振杰夫妇控告江泽民-312359.html


2006-01-24: 大法弟子冯海娟流离失所 家人被无理迫害

2006年的元旦刚过,河北省唐山丰润区610、国保大队的4名警察就于1月12日晚上六点又一次非法闯入家住丰润区谷庄子居委会的冯海娟家中,当时家中仅有冯海娟年长的婆婆和年幼的女儿。

恶警进屋便逼问老太太:你家儿媳上哪儿去了?上边让抓她来了。老太太被他们野蛮的言行吓得心脏病复发,恶警说完后又闯到冯海娟的大姑姐家,被她大姑姐堵在院子里并质问:你们第一次把她抓进去打个半死,是我们背她回的家,第二次你们又关了她几个月,你们还有完没完?这几个人凶神恶煞的说:如果在你这抓到冯海娟,连你一块儿抓走,……说罢扬长而去。冯海娟的大姑姐夫正在家中养病,也被他们吓的心脏病发作,几天吃不下去饭。之后他们又安排便衣、警车在道口监视,伺机抓捕冯海娟,并将亲属电话监控。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自丛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早在2002年就开始了。他们于12月底强行绑架安振杰、冯海娟夫妇。非法抄家,掳走价值5000元财产和现金4500元,并将夫妻二人毒打,杀绳,用竹棍抽打腿部,致使冯海娟的脚至今留下残疾。安振杰后被非法判刑,现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第一监狱一支队,勤杂中队受迫害。冯海娟绝食半个月,被勒索2000元。回到家中,又多次到家中骚扰,并企图送洗脑班“转化”,(原来它们秘密非法定冯海娟三年劳教),无奈冯海娟被迫流离失所。

最甚者在2003年的农历小年,晚上九点多钟,夜深人静,丰润区公安局恶匪十人左右,将冯海娟院墙扒塌,跳入院内,敲窗户,砸门,将堂屋门闩踹断,手提拖布把闯进屋中,屋里只有冯海娟的老婆婆一人,它们还强词夺理说:老太太你不给开门,态度不好,我们是公安局的抓冯海娟,然后乱翻一通。走时又用铁锤将大门锁砸开,扬长而去。恶警的流氓行径引起村里人的愤怒,说:他们就是土匪,告他们去!(请见:唐山丰润区六恶警夜闯民宅、拆墙、砸门、撬锁)

老太太被这一惊吓,几天吃不好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丰润区公安局迫害冯海娟及其家人的恶行被曝光后,这群人又找到家人,恬不知耻的说:我们这些事你都跟谁说了?老太太说:来一个人说一个人。之后他们便无趣的走了。

从那以后,它们又多次上门骚扰,到2006年1月为止,它们十几次的对家人的无理迫害,致使年迈的老人本已破碎的心更加是雪上加霜,本已虚弱的身体又遭重创,几次心脏病发作;致使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的关爱,令幼小的心灵失去童年的欢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4/119306.html

2005-04-12: 唐山丰润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董福存,男,40岁左右,丰润区国持营村人,现住21小区203楼3门302室,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其人奸诈狡猾,伪善阴险,它亲自参与并指使它的手下恶徒们对大法弟子行凶、酷刑折磨、非法抄家、绑架、夜闯民宅、罚款、非法判劳教、判重刑、公报私仇、迫害大法弟子家属……罪恶滔天。

2003年腊月23(小年晚上),董福存命国保大队的恶徒们非法闯進丰润区小谷庄子村大法弟子安振杰、冯海娟家中,将他们家的院墙拆塌,跳進院内敲窗户,将安振杰厨房的菜刀放到安振杰的屋子窗台上,威逼老人开门,并将堂屋门门闩踹断,手提木棍闯進屋里恐吓安振杰的老母:我们是公安局的,你儿媳妇冯海娟哪去了,我们抓她来了,老太太你态度不好我们还会来的。走时将大门锁用铁锤砸坏,扬长而去。它们的恶行使村子人愤怒,说它们是土匪。

2004年董福存亲自带领恶徒们于一天晚上10点多钟再次闯進安振杰家中(有二人跳墙而入)非法抄家,乱搜一通,抄走安振杰给家写来的信,并伪善的哄骗老人让冯海娟回来,他们担保免去她的劳教。没过几日,曾祥海又带领国保大队的这一伙恶徒于晚上9点多钟跳墙闯入安振杰家中抓冯海娟,并威逼老人提供冯海娟的线索,扬言不找到冯海娟,年都不让你们过好。时至今日,还不停的在晚上跳墙恐吓老人和孩子,企图在家里抓住冯海娟。

2005-03-20: 河北唐山市安振杰、冯海娟一家,几年来遭到丰润区610、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人员的无数次半夜翻墙入室、抄家绑架。安振杰于2003年1月遭绑架,被秘密判重刑关押在河北省冀中监狱。2001年12月23日,冯海娟被丰润区公安局政保科“上绳”折磨后,科长梁福新又找来拖把,狠狠地抽打冯海娟的大腿,一边打一边说:“我把你浇上汽油,烧死你算自焚。我把你勒死算你自杀(并将绳子绕在冯海娟的脖子上),我把你扔進男牢里……”

安振杰,家住唐山市丰润区谷庄子村。其妻冯海娟原在丰润区粮食局直属库工作,现已买断(就是失业)。夫妻二人于1998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99年7.20以来,江氏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紧接着全国由城市到农村、由上级的到下级成立了“610”恐怖组织,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丰润区也不例外,新区燕山路办事处多次派人到安振杰家骚扰,无故将安振杰扣留在村居委会过夜,逼他写“保证书”,还没收他们的身份证,不许進京,限制人身自由。1999年底,在丰润区610的命令下,粮食局局长曹兆林,书记王守国指使单位逼冯海娟写“保证书”,送洗脑班。冯海娟不写,单位领导利用各种办法对她施加压力。书记范秀君召开职代会,让她选择是要工作还是要法轮功,如果要法轮功就开除工职,让冯海娟买断(多给钱),来威胁利诱她。冯海娟没有答应它们提出的任何条件,它们就将冯海娟由开票员调到劳务组,干又脏又累的体力活,并将冯海娟1999年至2000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先進生产者的名额免去。这一切都没有动摇冯海娟的信念,她相信信仰真善忍没错,做好人没错。

一、公安入室绑架  夫妻遭受酷刑折磨

2001年12月22日晚8点多,冯海娟和女儿准备入睡,外面有人敲门,安振杰去开门,被不法人员铐上手铐强行塞進警车里,十几人突然闯入,非法抄家,院子、屋里乱翻一通,所有家具都翻遍了,满目狼藉,抄走物品价值五千元,还有手机一只,并将冯海娟大衣兜里的一万八千元现金翻去(后来部分退回),不开任何收据,由新区公安局副局长董瑞合拿走,只给孩子留下三百五十元生活费。它们这群强盗甚至连新买的五号电池都拿走。当时抄家的有新区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国庆,丰润区政保科科长梁福新、曾祥海等十几人。没出示任何证件,其中一名恶警问冯海娟还炼不炼,她说炼,邪恶要将她和孩子一并带走,被冯海娟当场拒绝,将孩子留下来托付给亲人照看。当晚十点多钟,冯海娟夫妻二人被非法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局政保科,刑讯逼供。安振杰当晚被政保科几个人用布袋蒙住脑袋毒打,他妻子冯海娟被关在铁笼子里。

第二天(12月23日)下午一点开始,公安不法人员将冯海娟叫到政保科刑讯逼供,曾祥海和一戴眼镜的恶警给冯海娟上绳,将她的两个胳膊背过去,用绳子从脖子后绕到肩膀上,连同胳膊捆绑起来,把她按跪在地上,并用脚踩在小腿肚子上,用劲往上抬冯海娟的胳膊,并勒紧绳子,冯海娟的胳膊当时仿佛折了一般,疼痛难忍,汗水顺着脸流下来,但它们仍不罢手,一绳紧一绳,直到冯海娟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它们才将绳子松开。

待冯海娟刚缓过气来,邪恶科长梁福新又找来拖把,狠狠地抽打冯海娟的大腿,一边打一边说:“我把你浇上汽油,烧死你算自焚。我把你勒死算你自杀(并将绳子绕在冯海娟的脖子上),我把你扔進男牢里……。。”一边打一边说着流氓无耻的话,直到它打累了,又将冯海娟的鞋脱下,找来小竹棍子,在她的两个脚背、脚掌、脚趾头上猛抽,冯海娟又一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两脚当时不能走路(一个月后诊断片子为软组织挫伤),一直折磨到下午六点钟,将安振杰夫妻二人非法关押進丰润区看守所。看守所当时检查身体,冯海娟的两腿、肩膀、两脚全呈青紫色,双脚不能行走,就这样还是把冯海娟关進牢房里。

在看守所,冯海娟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不法人员们强行给冯海娟灌食,冯海娟不配合,吴所长一下把冯海娟扔到地上,头撞到炕沿上。冯海娟当时就昏过去,被送進医院。回来之后,不法人员仍给她灌食,下胃管,捏着她的鼻子灌,冯海娟身体被折磨得非常虚弱,心跳缓慢,到第14天,610、公安局、政保科怕承担死亡责任,逼着家人交两千元罚款把冯海娟背回家。回家后,过一段时间,公安局政保科曾祥海打电话让冯海娟去取钱(从我家抄走的一万八千元现金),冯海娟只拿回了一万三千五百元,四千五百元钱不知去向,冯海娟要求它们出示收据,它们说找610去,它们不管,就这样四千五百元钱被它们黑掉。安振杰被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勒索三千元,于2002年5月回家,说是取保候审。仅半年多时间丰润区610、公安局就勒索了安振杰家一万元。

二、被迫流离失所

就在安振杰回家20天,政保科曾祥海就带人闯入他家,美其名曰,到家中看看,实际是抓安振杰非法判劳教三年(当时安振杰不在家),随后它们又几次夜间闯入安振杰家抓人、骚扰,安振杰被迫流离在外。

待冯海娟身体恢复一段时间以后,冯海娟去单位要求上班,书记范秀君说冯海娟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让她回家休息,等领导们商量再打电话通知。冯海娟只好回家等电话,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也没等到电话,后来告诉冯海娟是610不让回去上班,冯海娟被迫停止工作,从此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就在冯海娟身体还没恢复的情况下,燕山路办事处又几次到家中,让冯海娟進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每月交八百元的生活费),并派人开车抓她,冯海娟也被迫离开家。家里只剩下年迈的婆婆和不满十八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度日如年(年迈的公公在外打工),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它们逼的妻离子散。

2002年12月,冯海娟在外被丰润区政保科绑架,恶警曾祥海当时用尼龙绳将冯海娟两个胳膊背过去捆绑,并将冯海娟的两个大拇指用鞋带紧紧勒在一起,另一名恶警将冯海娟的嘴用毛巾堵上,并用被子蒙上冯海娟的头怕她出声,冯海娟险些窒息。晚上又将冯海娟绑架到团结路派出所刑讯逼供,坐铁椅子,把冯海娟十个手指缠上铜线,铐在铁椅子上用手摇电话电击。折磨后的第二天下午将冯海娟非法关押進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安振杰于2003年1月遭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半年后被秘密判重刑(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中监狱一支队。

2003年7月8日,丰润区政保科国保大队曾祥海和村委会把冯海娟从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接回家,曾祥海对她说:“在家好好过日子,别出去了。”冯海娟说:“我是被你们逼迫得家破人散,是你们对我又抓、又打、又罚。”恶警一声不吭。2003年7月29日上午,团结路派出所副所长史风福闯進冯海娟家,当时冯海娟不在家,它们让家人告诉冯海娟写保证,亲自交到派出所去,冯海娟不理会它们。到了中秋节前一天,史风福又带人闯進冯海娟的家中抓人,并派人监视,只要冯海娟一回家就举报。

冯海娟再次被迫离家。但丰润区610、团结路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仍不让家里的老人和孩子过安稳日子,一次次威胁、骚扰,使他们每天在惶恐中度日。

三、国保大队的土匪黑帮行径
2004年1月14日(腊月23日(小年))晚上,夜深人静,丰润区国保大队再次闯入冯海娟家中,它们将冯海娟家西院墙拆塌,跳進院内,家中只有老婆婆一人,它们敲窗户让老人开门,老婆婆问:“你们从哪来的?”外面回答是公安局的,老婆婆让它们有事天亮后来,但它们随后就将堂屋门闩踢断,手提木棍闯進屋去,乱翻一通,并恐吓冯海娟婆婆,说冯海娟婆婆“态度不好”,告诉她是抓她儿媳妇的。它们还将冯海娟家的大门锁用锤子砸坏,扬长而去。老人被“国保”们的土匪黑帮行为吓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天亮才发现,它们在家屋里的窗台上还放了一把菜刀,路过的人看到冯海娟家的破损情况都说它们是流氓土匪。

2004年9月分单位买断,冯海娟家人去签字领钱,单位局长说:“冯海娟的钱不能给,是610说的,如果来签字就举报。如不举报就免我们的官。”家人几次找他们评理,一个月,才将冯海娟的钱给回,这几年的工资也没有补发。

2004年9月17日下午,居委会,区委副书记孟××和燕山路办事处六人又到冯海娟家中找她,一会团结路派出所所长史风福又闯進去,见她不在,什么也没说就走了。12月8日晚9点多,丰润区国保大队大队长董福存亲自带领手下五人闯入冯海娟家中,其中二人翻墙入院,乱搜一通,将冯海娟丈夫寄往家中的信件全部抄走。董福存对冯海娟的老公公说:“如果冯海娟回来,我可以担保免去她的劳教。”

2005年1月13日晚10点多,丰润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曾祥海又带领三人闯入冯海娟的家中,其中二人还是跳墙而入,在屋中乱搜,并扬言找不到冯海娟就让她一家过不好年。随后又有几次,它们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使劲敲冯海娟家北窗户骚扰。

2004-01-08: 2001年11月8日丰润县看守所监室的门打开了,進来四名妇女,她们就是法轮功学员:王桂英、张慕莹、郭淑云、杨玉萍。她们都是从丰润县小八里洗脑班转来的。也都是在小八里与看守所几经周折,直至小八里洗脑班解散,再次被送到看守所。在押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陈立娟、王玉兰、李明艳、钱淑香、张凤荣、王明红、刘艳香、冯钱英、冯海娟、杨淑霞、许淑兰等人。

2001年12月22日晚,大法弟子冯海娟(34岁、丰润西大街人)被两个男人架進14号监室,她被抓后在公安局被打得遍体是伤,腿和脚被木棍打得肿得老高不能走路。她吃力地给我们讲着她被抓被打的过程,她被绳子捆绑双臂,还有人用力拉绳子,在被打时公安人员还说:“打死你就圆满了!不然就往你身上倒汽油点燃就说你自杀了。”

2003-06-11: 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安振杰、冯海娟夫妇于前一段时间被抓后,仍被非法关押。安振杰被非法劳教,冯海娟被非法关押在唐山看守所。他们家中只剩下一个孩子和一位老人。

2003-01-09: 2002年12月20日丰润新区公安局非法绑架送资料的大法弟子孙建忠并对其施行酷刑折磨达三天三宿,随后破坏了唐山地区的大法资料点,在查抄资料点时,大法弟子韩雪宇和冯海娟因不配合邪恶的恶行当场遭到恶警的暴打,现在此三位大法弟子仍在被非法关押之中。

唐山 丰润区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8-04-12: 丰润分局电话
姓名 职务 公安专电 手机
杨振东 副局长 34999 13832981956
高长正 副局长 34989 18832980021
王建国 副局长 34606 13832987656
么亚民 副局长 34668 18832989598
韦雨 副局长 34666 13832985116
齐连富 副局长 34696 13832987628
杨朝亮 副局长 34868 13832986605
单永生 副局长 34690 18832988113
许国良 副局长 34988 18832984343
包思远 纪委书记 34997 13832984028
刑国起 指挥中心主任 34900 13832986621

丰润分局国内安保大队:
蔺文军 大队长 34653 13832982044
么焕库 教导员 34667 13832982290
赵连国 反恐中队长 13832987689
曾祥海 副大队长 34672 18832980405
王树敬 副大队长 13832989971
张跃松 警察 34672 18832980409
杨涛 警察 3985587
杨安 警察 18832984910

2018-04-01:
遵化市法院参与迫害的法官是 周渊博(电话13832592444),助理是段旭峰(电话18103252286)

2018-03-03: 黄三平—唐山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
张泽兴—唐山市国保大队 13832981512 地址:唐山市路北区长宁道956号
蔺文军—丰润区国保大队 大队长 13832982044
曾祥海—副大队长 18832980405 其妻许俊玲 丰润区西黄各庄望华寺小学工作
张 斌—丰润区永济街派出所 所长 5113110 13832985865
孟庆刚—办案责任人 18832989883

2018-01-10: 太平路派出所:0315-3241199

唐山市政法委书记 刘建国:1383151898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