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市安康医院(第五医院,精神病医院) >> 倪英琴, 女, 61

倪英琴
倪英琴被电击及野蛮灌食、后被抬到安康医院强迫打毒针。被迫害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
个人近况: 2009年12月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7-2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31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0-14: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毒针迫害案例(图)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一年来,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使尽各种手段,其中最恶毒的手段之一,就是用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唐山市恶警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安康医院注射损害神经的毒剂。
......
(一)唐山市个体经营者倪英琴被迫害离世
倪英琴女士,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倪英琴到北京上访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绑架并被送回看山第一看守所,期间遭受各种迫害,如被戴上大脚镣,逼着跑步、被长期关在小号、二十四小时坐特制铁椅子无法动弹且连续几次被抬起来往地上摔、被电击及野蛮灌食、后被抬到安康医院强迫打毒针。自被打针后,倪英琴走路都需要搀扶,脚站不稳抖动、心揪的难受。

倪英琴在看守所被折磨近一年后,又被送到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后倪英琴从劳教所回家,又不断受到开平派出所和开平街道办事处等的骚扰。后来,倪英琴被迫害致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最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六十一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0998.html

2009-12-26: 唐山市个体经营者倪英琴被迫害致死经过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大法弟子倪英琴在当地长期的骚扰、残酷迫害下,含冤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一岁。这样一个善良的妇女,只因坚信使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遭到中共当局强制送安康医院打毒针、电击、毒打、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最终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而离世。
倪英琴,女,一九四八年生,河北唐山人,从事个体经营,做过服装、陶瓷生意,开过工厂,是当时有名的女强人。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走路头昏得不能转动,走几步就得歇一会儿,去市里做生意得打车去。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高血压等都痊愈,在亲朋及同行中是个公认的大好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以来,倪英琴多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坚持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发真相资料、挂条幅、到派出所讲真相、去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一九九九年刚开始迫害时,倪英琴去开平街道办事处要书,当时就被办事处人员扣押二十天。二零零零年夏天在办事处非法关押时被强迫在太阳底下锄草。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倪英琴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警察拽她时就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之后被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天,晚上九点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半夜一点多钟送到看山第一看守所,因她不报姓名被看守所人员殴打,同时因她进京,家属被勒索所谓“保证金”四千元。

十月一日那天,开平街道办事处的邪党人员到看守所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又问她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共产党,她说要法轮功。看守所也因此开始迫害她,给她戴上大脚镣子,逼着她在风场上跑步,脚脖子都磨出了血。

看守所对坚定不放弃信仰的采用长期关在小号,不让放风,两个人被锁在一个脚镣子上,晚上睡觉也锁着,上厕所都不给打开,得两人一块去。倪英琴和梁志芹被锁在一起,还与尚士莹锁在一起十来天。有一次看守所内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徐所长(个不太高)亲自动手打倪英琴。有个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开始电人,问谁还炼,倪英琴说她还炼,也遭到电棍电击。

恶警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欺骗她们说表现好的能早出去,看着大法弟子不许她们学法炼功。当时的打手有刘杰(在承德监狱服刑)、王秀玉(一天也没早出去)对大法弟子特别狠毒,逼迫倪英琴写保证书时,用手和鞋底子打了她一百多个嘴巴子,打的她鼻口流血,头发都揪下来了,衣服被撕成一条一条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学法炼功多次被打而绝食反迫害,绝食期间看守所还强迫她们在风场上跑步,搞卫生、擦地、刷厕所,夜间还要值二个小时的班,还继续绝食的就送安康医院加重迫害。

那天倪英琴因为绝食,被几个武警抬出去送到安康医院,她看到有大法弟子被铐在床上打毒针就去制止,结果恶医说她闹事也给她打了一针。打完针后就感到全身发冷,天旋地转,转的头昏的不行,冷的盖上被子也不行,全身哆嗦,四肢无力,走不了路,手连拿棉花的力气都没有,还被强迫干活,干不动也得干,从肉体和精神上进行双重折磨。

倪英琴从所谓的“安康医院”被劫持回到看守所后,仍然继续绝食,有一次连续绝食二十一天,每次被强行灌食的管子上都带血,没有人性的恶医却侮辱性的叫她们“大象”。她的亲人怕她在里面受苦就给她买来好吃的,都被开平派出所片警韩智敏给拿走了。开平街道办事处李文席(与韩智敏是夫妻)家装修用的地板砖也是她家的,至今没给钱,她家人还托他请六一零的吃饭,家属请客送礼外加被勒索花了一万多元,结果钱没少花,人也没少受罪,最后还是被迫害死了。

看守所当时是把十几个人关在一间又潮又湿的小屋里,除去厕所、洗手间、橱子、大板铺,地上窄的三、四个人就转不开身,十六个人头对脚交叉着睡,两人盖一床被子,翻身都翻不过来,有的人在地上睡下面铺上塑料,第二天早起被褥都是湿的。伙食也是极差,早上是稀面粥;中午是烂菜汤,烂小白菜里还有大虫子,主食是玉米皮子蒸的糕,玉米先经过制药厂加工,把有营养的成份提出去后剩下的皮子做成糕给看守所人员吃,又酸又粘,简直比酸梨还酸,根本无法下咽,还常吃出苍蝇、耗子屎来。因为吃住不卫生,环境恶劣,一屋就有五、六个人同时拉痢疾,便脓、便血持续一个多月。还让大法弟子做奴工剥豆,从早上六点开始一直剥到夜间十二点钟,有的指甲里都剥出了血泡,最后整个指甲盖都脱掉了。

看守所在只有一米的小屋内,特制了一种铁椅子,是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用的,椅子面就是一个铁圈,中间有一竖条窄三角铁,人坐在上面,脚脖子被固定住,腰也围住用螺丝拧上,胳膊用卡子卡住,人坐在上面就无法动弹了,头戴上象钢盔一样的帽子,二十四小时坐在上面,有的连续坐十几天,血液无法循环,就从脚开始往上浮肿,时间长了全身都浮肿了,大小便都得便在裤子里,直到放弃修炼或人要不行了才放下来。倪英琴在这种邪恶环境下被折磨迫害了近一年,血压一直高达二百六十,看守所仍不放人,还把没转化的都送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送她的人亲眼看见她被几个人抬起来往地上摔,再抬起来再摔,连续几次。

从劳教所回家后,倪英琴不断受到开平派出所和开平街道办事处的骚扰,走在路上片警韩智敏突然抱住她的腰抢夺她的书包,还让围观的人打电话报警,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帮恶警打电话,反而让倪英琴快跑,她乘机走脱。韩智敏就带着办事处的人到她家去抓她,她不配合,五、六个大小伙子就上来一起抬她,把她衣服都拽下来了,也没抬动。

恶警最后威胁她家人说:是你们自己送,还是我们送,反正得送走,不能在家。倪英琴丈夫和儿子都是老实人,被单位、街道和派出所逼得没办法,精神压力太大,就把倪英琴又送进安康医院。家属想把人接回来就不容易了,安康医院说必须得有派出所开的证明,派出所不给开证明,安康医院就不放人,一切费用还都得自负。

从所谓的“安康医院”出来后,她家人怕她出去惹恶警迫害一家人,就限制她外出,不让她与同修来往。后来,倪英琴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最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离世。

倪英琴被迫害期间相关责任人:看守所所长张新,开平街道办事处书记赵文,开平公安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副局长李国君、政保科科长陈永文,开平六一零主任杨金山、武利德,开平区委书记陈学军。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开平地区至少有三十一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五人被非法判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6/215090.html

2001-01-25: 唐山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
安康医院为几名大法弟子强行注射一种针剂。注射后人被折磨得痛苦难忍。医院以各种借口给他们注射了这种为戒毒人员及精神病患者才用的针剂后,几个人反应迟钝、语言障碍、口干舌燥、嗜睡……(其痛苦程度远远超过6—13天不进食,不进水的状况)持续几天走路东倒西歪,行为失控,四肢无力等,但种种持发性反映又因人而不同:

倪英琴:53岁。在床上坐着就被怀疑在炼功,被铐在医院大厅几个小时。大夫连打了她几个耳光。另一大夫还威胁她:“你再炼功看我怎么治你,你再不吃饭看我怎么治你。”由于被注射了这种针剂,产生了严重的神经抽搐,心里揪心得难受。持续几天昏昏欲睡,走路失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5/722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