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湘潭市(五家花园法制教育基地) >> 赵湘海, 男, 35


出生时间: 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三日
个人情况: 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浏阳人,湖南湘潭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27
家庭成员: 儿女: 赵湘海
夫妻/父母: 李爱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1-22: 湖南湘潭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补充

被市精神病院(湘潭市五医院)非法关押七年多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底又被送至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迫害。当时在洗脑班被迫害的还有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王庆生、吴翠英及另外三名目前还不知名字的法轮功学员。

赵湘海在洗脑班被迫害的时间是一个月,于十月十日被接回湘潭钢铁公司,目前与母亲一同生活。表面被安排在湘钢公安处,事实被严密的监控。

六十多岁的吴翠英曾经被邪党判缓刑。此次在洗脑班迫害的时间不详。

王庆生是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被失踪。回家才几天。他在洗脑班被迫害四十多天。王庆生是从洗脑班最后一个回家的法轮功学员。

曝光湘潭犹大:湘潭犹大罗应(映)平此次在伍家花园邪恶洗脑班充当邪恶帮凶。他还把师父的法像当着同修的面扔到地下用脚踩。湘潭市区许多的巨型led灯广告牌中滚动播报过罗应平与湘乡的另一名犹大的毁谤大法毁谤师父的言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2/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00583.html

2014-11-19: ◇被非法关押七年多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已从湘潭市精神病院出院。赵湘海现状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00318.html

2014-9-25: 好人被警察打死 健康人被关入精神病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5/好人被警察打死-健康人被关入精神病院-298149.html

2014-05-19: 湖南法轮功学员赵湘海长期被关在湘潭市五医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9/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1261.html

2014-04-01: 湖南湘潭市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二零一四年元月中旬,湖南省湘潭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抄家关押。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有:

关押在湘潭市看守所:扶先华、颜三艳、鲁孟君、王桂林、唐沛林。
关押在湘潭县看守所:邓烨、(刘立炎)。

湘潭市目前被关押在其它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常德武陵监狱:谢望明。
长沙女子监狱:姚建平、胡艳、黄朵红。
深圳监狱:王翔宇。
广东监狱:张伟。
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的:赵湘海
宁乡看守所:杨时怡。

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1.杨适怡: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杨适怡乘刘立炎的三轮车到邻近湘潭的长沙市宁乡县道林镇农村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宁乡县公安绑架,该县国保大队负责审讯,扬言已经上报到长沙市、省“六一零”,会要判他好几年。最近详情不明。

目前他仍被关入宁乡县看守所,遭受饥寒交迫与牢头狱霸的折磨。中共所有县级看守所普遍吃不饱、弱者睡水泥地面,牢头狱霸在警察纵容下非常猖獗。许多法轮功学员都曾深受其害。杨适怡被绑架后,家中剩下一个犯精神病的儿子和生活不能自理的九十岁老母亲。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杨适怡因为讲法轮功真相曾被非法关入恶牢八年,遭受种种折磨,九死一生。他老母亲现已九十多岁了、身体又不好,儿子曾患有精神病。他修炼大法前因为特殊原因与妻子离婚了,一直未再婚。杨适怡被绑架后,卧床不起的老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又无人照顾,况且以前老人有尿床的毛病,极为孝顺的杨适怡常常要为老母亲换纸尿片。他儿子没有工作,再度受刺激会不会使他焦虑而复发精神病?本来他的家庭主要靠杨适怡干苦力维持生计,有时还要给儿子治精神病,一家三代相依为命。现在杨适怡遭到绑架,他这样的家庭怎么样维持下去?又如何度过眼下的苦难?

2、姚建平,五十七岁,湘潭人。因做真相资料,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被湘潭市岳塘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处七年徒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二审没有公开开庭,姚建平被非法关押到湖南长沙女子监狱。

3、胡艳,湘潭法轮功学员,今年五十岁,家住湘潭市岳塘区霞城乡和平村,因出租房屋做真相资料,被中共法院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左右秘密非法判三年徒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被非法关押到湖南女子监狱。

4、谢望明,男,五十岁左右,湖南省湘潭市大法学员,曾是空军军官,二零零二年转业。他先是在预备役部队任军官,后调入湘潭市江东公安分局,成为巡警大队(一说为防暴大队)的一名副中队长。谢望明的工作属“三班倒”,经常要上夜班,但他仍克服了种种困难讲真相。二零零五年三、四月左右,湘潭市资料点被破坏,谢望明被迫流离失所,其后一直被湘潭市恶警秘密追查。六月三十日晚,谢望明在资料点被国安绑架。当时,资料点的机器设备、现金全部被恶警洗劫一空,损失很大,谢望明被当场绑走,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劳教期满回家。

据悉,当年湘潭市公安局局长杨建杰(后遭恶报)对在公安内部出了谢望明这样的人感到既恼火又害怕,怕谢望明的情况被湖南省公安厅知晓后不好交待。不仅在局系统内部大搞“连坐”——扣发“相关人员”奖金,而且还说要把谢望明“往死里搞”。

谢望明两次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的傍晚被抓,第二次在所谓的“大案要案”中,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现在非法关押在湖南武陵监狱。

5、赵湘海,湘潭法轮功学员,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湘潭市“六一零”直接送到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湘潭市精神病院)迫害已近七年。家中老母可能受到恐吓迟迟不敢露面。上次报道:单位湘钢同意放人,因为地方“六一零”不同意接受,我们认为是单位耍滑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湖南湘潭市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情况-289383.html

2013-11-27: 湖南赵湘海被囚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长达六年多

被公认的好人湖南湘钢焦化厂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长达六年多。经过多方努力,十一月中旬,赵湘海的亲人终于见到了被囚禁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的赵湘海

赵湘海亲人强烈要求释放他回家,据说湘钢领导和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同意了赵湘海回家,可是,唯独赵湘海家乡所在地,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市柏加乡六一零负责人刘信存不同意,理由是说赵湘海回去后会影响他母亲,因为赵湘海的母亲李爱华也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曾被两次非法劳教,被强迫放弃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7/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3192.html

2013-11-02: 湘钢焦化厂赵湘海被非法关押 医护人员拒绝亲人看望

湘钢焦化厂法轮功学员赵湘海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长达六年多,亲人去看望,被那里的医护人员拒绝,说甚么:要湘钢保卫处处长徐志勇(电话 13807325256)来人,才能看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2059.html

2013-10-24: 迫害湘潭市赵湘海的有关人员信息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281657.html

2013-09-11: 精神病院中孤独的反抗

湘潭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从湖南长沙新开铺男子劳教所被绑架到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已经六年,至今仍被加戴手铐脚镣关押在精神病院。原本一个身心健康的无罪之人被劫持在精神病院,在没有外界知情和干预的孤独反抗中,随时都有可能被中共恶人折磨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上访说真话被劳教 开除公职

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今年四十三岁,是湖南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一九九八年,赵湘海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修心向善,成为一个善良、真诚、宽容而且健康的好人。在单位工作尽职尽责,乐于助人,人称是一个不计报酬的好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赵湘海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善意的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不料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上被绑架,关押在湘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以绝食反抗迫害,几天后昏迷过去,被送往医院抢救,醒来后自行走脱。在外辗转一段时间,再次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同时被单位开除。

再次劳教 尔后被送精神病医院

被关入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

二零零六年他去广州打工,在火车上看大法书,被乘警发现,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十个月,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身体虚弱,瘦得一身皮包骨。

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湘潭市“六一零”人员指使湘钢公安分局和湘钢焦化厂为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当时赵湘海的母亲李爱华因病正在住院,他们就以无人接纳为由,直接将赵湘海送到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

不堪迫害 逃离魔窟未成 从此加戴手铐脚镣六年

湘潭市610指使不法医护人员给赵湘海注射、灌食不明药物、电击神经,使他从肉体上到精神上再度受到双重迫害,使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更是不堪一击。赵湘海竭力反抗这种无人性的迫害:他曾从医院二楼跳到院外,离开这个魔窟,不幸摔伤了腿。赵湘海忍着剧痛慢慢挪到公路旁时,刚要爬上公共汽车时,被后面追赶他的人挟持,再次将他绑架到精神病医院。邪恶的医护人员怕他再次逃离魔窟,给他铐上手铐脚镣,一关就是六年。

赵湘海被关在精神病院,加戴手铐脚镣六年

二零一零年湘钢工会来人探视他说:你想回厂工作,有两个条件,一是不准信仰法轮功;二是身体要健康。当时赵湘海就明确指出:“我本来就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而你们把我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在这里,注射一些不明药物才造成这身体虚弱的状态,这能怪我吗?这叫保外就医吗?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按照真善忍修炼,有错吗?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无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个身体健康、神智清醒的正常人,你们必须放我出去,还我清白,你们把我关到这里,使我失去自由、不让申诉、威逼我的母亲,让我在这种环境下消磨我的意志,在极度的痛苦中毁灭我的生命,你们这是犯罪、杀人!”

写在香烟盒子上的《上诉书》

赵湘海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期间,精神病院医护人员不准赵湘海有笔有信纸,不准他写信,不准与外界联系。赵湘海克服重重困难,在香烟盒子上写好求救信和上诉书,成功的托人,带出他写在香烟盒子上的《上诉书》、求救信。求救信的内容,叫家人马上找律师,特别提到要找到当年的律师和要好的朋友通过正当的途径将他救出来。他的《上诉书》是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写的。

原文如下:

检察院及相关部门:

你们好。

我是赵湘海,原湘钢焦化厂职工。自2007年8月7日由湘钢领导派人将我从(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接送到湘潭市第五医院至今,已经四年多了。因为认为自己不是精神病人,不应关在精神病院,不应被吊在铁床上,不应被锁脚链,因此上诉,请有关部门核查,進行司法监定,还我自由之身。按《精神卫生法》规定:当事人可以自己要求出院,特要求出院!特期望予以重视,维护司法公正,达成我愿为盼。……

致谢

上诉人;赵湘海

赵湘海的家人和同修将赵湘海写的《上诉书》和无条件释放无罪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的呼吁信,寄给了湘潭市610、湘潭市政府、湘潭市公检法司、湘潭钢铁公司、湘潭市第五医院等,可是石沉大海。

六旬老母多次奔走,营救无门

赵湘海的母亲李爱华今年六十五岁,为营救、为看望无罪被非法关押在湘潭精神病院残酷折磨的戴着手铐脚镣的儿子,几次长途跋涉从浏阳赶到湘潭,向精神病院干部和湘潭钢铁公司领导要人,要求接儿子回家、回厂。湘潭市610指使湘潭钢铁公司和精神病院的领导,不但不让她接见儿子,还欺骗她,绑架、关押她,威胁、恐吓她。

二零零八年初,赵湘海的母亲李爱华病愈出院,闻知儿子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心急如焚,拖着病后虚弱的身体,长途跋涉,急匆匆赶到湘潭精神病院要求接儿子回家。湘潭精神病院领导说,今天太晚了,你明天上午来接赵湘海回去。当第二天上午赵母李爱华来到精神病院门口时,就被早已等在那里的十几个恶狠狠的浏阳市各级610人员及恶警绑架上警车,返回浏阳被关押期间,被610人员威胁、恐吓、欺骗、强制洗脑,回家后二十四小时监控。

2011年12月19日,省“六一零”头子陈树林跑到湘潭来的这天,赵母李爱华正好从浏阳赶来湘潭精神病院探望儿子,又被医院拒绝。一医护人员吼着:赵湘海是特殊人,不准接见,谁叫他炼法轮功……。他们将赵母带去给儿子吃的东西往地下一扔。这时李爱华乘医护人员开门时,强行钻了進去,看到关押儿子的病房被锁着,儿子戴着手铐脚镣在离窗较远的床上,她呼喊着儿子,儿子赵湘海挣脱手铐朝她走来,却被医护人员推走,并将李爱华往外拖。

赵母李爱华失声痛哭,凄惨的呼喊着:天啊!你们都是有儿女的人哪,为甚么不让我看儿子啊!为甚么不让我和儿子说说话啊!为甚么不让我接儿子回家啊!?你们会遭天报的!……李爱华的心都碎了,喝了几瓶自来水也解不了心中的渴望,心中的忧愁,口里直吐白沫。回家的路上时刻都在担忧儿子会被医生折磨。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李爱华又去探望儿子,反遭第二病室的医务人员违法的强行搜身,野蛮围攻,口袋的零钱也不见踪影。

邪恶的阴谋策划、恐吓,使赵母营救无望

母亲李爱华曾多次向儿子单位领导提出接回自己的儿子,恢复工作,到医院去接儿子时,医院的人说:要接人可以,先付医药费三万八千元。这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平时她们母子的生活都靠儿子微薄的收入,自儿子被无理开除公职,又不断的遭迫害,家里早就一贫如洗,哪里还有钱付医药费?这个情况当地公安及单位都了如指掌。其实这就是湘潭市六一零、湘钢和精神病院精心策划的一个邪恶的圈套,使得一个不懂法律的农村老人绝望了,只得放弃营救,回家至今一年半有馀,杳无音讯,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达到了当局继续残酷迫害赵湘海的目的。

邪恶的释放条件,就是犯罪的铁证

其实,大家都明白,谁把赵湘海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谁就应该承担所有的医药费,这是把一个头脑清醒的健康的无罪之人绑架到精神病院進行残酷折磨的违法犯罪行为。这件事、这笔钱已成为湘潭市六一零与湘潭钢铁公司和精神病院共同迫害法轮功学员赵湘海的铁证!

再说精神病属特殊检查或特殊治疗的范围。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徵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将赵湘海送入精神病院,李爱华作为直系亲属不但未被告知,连接见也屡受阻挠,接其出院更似登天。

目前,在国际上,精神障碍者的住院、治疗自决权得到普遍的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中规定:“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即便是监狱的犯人,也都有个刑期,而湘潭市六一零、湘潭钢铁公司和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院)对无罪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却以“交医疗费,不炼法轮功”为释放条件。湘钢公安处、湘潭钢铁公司及湘钢焦化厂,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罪、绑架罪、虐待罪,敲诈勒索罪、滥用职权罪。

河北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法轮功学员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铁集团
河北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法轮功学员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铁集团

河北邯郸钢铁集团职工刘勇,因坚修法轮大法被中共邪党人员劫持到河北保定第六医院(精神病医院)被迫害长达十二年,保定精神病院医护人员经过十二年的观察,终于及时醒悟,说:“刘勇根本没有精神病,身体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炼功,还帮助别的病人,是一个很好的人,是得到全医院公认的好人。”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河北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法轮功学员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铁集团。可是邯钢炼铁部负责人还不愿意、不高兴,说刘勇不是该厂的人。保定精神病医院人员回答:“不是你单位的人,交医院费用时怎么就是?你们得赔偿人家损失费,赔一百万都不多,最少四、五十万。”保定精神病院人员的几句话令邯郸钢铁集团人员无言以对。

赵湘海在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中,在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中,在没有外界知情和干预的孤独反抗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折磨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我们不能再无声的忍受下去,绝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下去。中共暴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就是这样的邪恶。殊不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负责任的。无论谁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是策划者还是实施者,谁作恶谁偿还,这是天理,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为此,我们特向湘潭的全体同胞呼吁:请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发出正义之声,严惩迫害凶手,营救我们湘潭市无罪而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大家正义的一念,就会决定自己美好的未来。同时我们希望:湘潭市“六一零”、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湘潭钢铁公司有关人员能够良知复苏,及时醒悟,及早赎罪,主动释放赵湘海,礼送回家,赔偿一切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1/精神病院中孤独的反抗-279353.html

2013-04-22: 湖南湘潭市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赵湘海残酷迫害

湖南湘潭市恶警将法轮功学员赵湘海非法送進湖南省湘潭市精神病院。湘潭市精神病院使用有毒药物对赵湘海進行残酷迫害,导致赵湘海神志不清。据说,为达到迫害目的,湘潭市精神病院还怂恿医院的精神病人对赵湘海進行迫害,惨不忍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2360.html

2013-04-21: 湖南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仍被囚在精神病院

湖南省湘潭市第五医院是湘潭市精神卫生中心,长期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强行药物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很多被绑架法轮功学员曾关押在此被药物洗脑。

《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中提到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现仍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第五医院五楼,有警察看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1/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2287.html

2013-04-20: 湖南大法弟子赵湘海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五楼

《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中提到的大法弟子赵湘海,现仍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五楼,由恶警绑架看守。

潭市第五人民医院 院 长:刘军 党委书记:黄学杰
副院长:李淑春、王为德、潘福安、欧阳国华 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罗文轩
单位地址:湘潭市雨湖区北二环路10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9/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2271.html

2013-03-21: 《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中赵湘海近况

《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中提到的大法弟子赵湘海,现仍非法手镣脚铐关押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只不过是由原来的三楼转押到五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1/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1176.html

2013-01-12: 山东昌邑市610和国保大队绑架12人

近一段时间,山东昌邑六一零和国保大队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十二月下旬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二人,他们是郭文善、范秀芳、周芹、尹姓学员、赵玉美、杨献祥、郭常兰、张美金、郝兰、郭姓学员、陈素芳、郭连军。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山东省潍坊市昌邑市北孟镇塔尔堡郭家上疃村法轮功学员正在召开小型修炼心得交流会时,遭本村的书记郭增兴诬告,被昌邑市六一零恶徒和昌邑国保大队、北孟派出所一起绑架至北孟派出所。同时抢走了大法书数本、炼功带和身上所带的钱、钥匙。在北孟派出所,张美金大喊“法轮大法好”遭派出所恶警的毒打。傍晚,郭文善等九人回家,陈素芳、张美金和郭连军被昌邑六一零绑架至昌邑市拘留所。

十二月二十七日,昌邑市六一零邪恶之徒把他们三位法轮功学员送至昌邑市看守所,在医院体检不合格被拒收,转至潍坊看守所。在去看守所前去医院体检时,张美金和陈素芳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昌邑六一零邪恶头目曹述文揪住头发猛烈击打头部,医院无法做体检,潍坊市看守所拒收。迫于无奈,他们把三位法轮功学员又送到昌邑市行政拘留所,并扣押十五天。

非法关押期间,张美金和陈素芳喊“法轮大法好”被拘留所的医生(名字不详,瘦长脸,高个,戴眼镜,脸色发黑)扇耳光,并用抹布堵上嘴巴。并在零下十六度的室温下开空调冷风故意冻她们两位。后经再三抗议,恶警才给开热风。张美金和陈素芳连续绝食绝水抗议五天,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被家属接回,被要求交伙食费四百五十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山东昌邑市610和国保大队绑架12人-267699.html

2012-11-15: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三)
.......
六、数年非法关押 至今仍遭迫害

◇镣铐加身 药物摧残五年多

赵湘海,男,湖南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职工,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湖南湘潭市610伙同单位人员劫持入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被戴手铐脚镣、用不明药物摧残五年多,身体非常虚弱。

其母多次从浏阳赶来探望不得相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探望,被医院驱赶,一医护人员吼道:“赵湘海是特殊人,不准接见,谁叫他炼法轮功……”,不顾一个母亲心碎的哭喊,强行往外拖。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探望,反遭医务人员野蛮围攻、强行搜身。

赵湘海希望结束这种非法关押,还其自由之身。他的母亲也曾多次向单位提出,放出自己的儿子,恢复工作。单位却无理的要求其先放弃法轮功信仰。据悉,赵湘海现已被转长沙湘雅医院数月。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5/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三)-265383.html

2012-09-18: 湖南湘潭赵湘海已被转长沙湘雅医院

据说:赵湘海已被转长沙湘雅医院已两个月。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赵湘海,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湘潭市“六一零”原主任许服民伙同其工作单位保卫处徐志勇非法将他从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回来后,再次关入精神病医院,遭戴手铐脚镣的迫害五年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8/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2951.html

2012-09-03: 湘潭市法轮功修炼者“被精神病” 七旬老母求救

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赵湘海,年轻、健康,任劳任怨,却因他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湘潭市“六一零”伙同其工作单位人员非法关入精神病医院迫害五年,本来身体健康的赵湘海非常虚弱。赵湘海的老母亲探望儿子,反遭医务人员野蛮围攻、强行搜身。赵母请各界正义人士申诉、求救。

一、健康儿关疯人院

我叫李爱华,今天有奇冤申诉,向大家求救。我儿赵湘海,一九七零年出生在浏阳市柏加镇一个农村家,是湖南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一九九八年,赵湘海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修心向善,成为一个善良、真诚、宽容健康的好人。在单位工作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乐于助人,人称是一个不计报酬的好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赵湘海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善意的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不料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上被绑架,关押在湘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以绝食反抗迫害,几天后昏迷过去,被送往医院抢救,醒来后自行走脱。在外辗转一段时间,再次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同时被单位开除公职。

二零零六年他去广州打工,在火车上看大法书,被乘警发现,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十个月,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身体虚弱,瘦得一身皮包骨。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湘潭市“六一零”人员指使湘钢公安分局和湘钢焦化厂为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因当时我住院,他们就以无人接纳为由,直接将他送到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又称精神病医院)。不法医护人员给他注射、灌食不明药物、电击神经,使他从肉体上到精神上再度受到双重迫害,使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更是不堪一击。他竭力反抗这种无人性的迫害:他曾从医院二楼跳到院外,准备离开这个魔窟,不幸摔伤了腿,等他忍着剧痛慢慢挪到公路旁时,被后面追赶他的人挟持,再次将他送到精神病医院,医生怕他逃跑给他手铐脚镣,一关就是四年。

去年湘钢工会来人探视他说:你想回厂工作,有两个条件,一是不准信仰法轮功;二是身体要健康。当时赵湘海就明确指出:“我本来就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而你们把我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在这里,注射一些不明药物才造成这身体虚弱的状态,这能怪我吗?这叫保外就医吗?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按照真善忍修炼,有错吗?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无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个身体健康、神智清醒的正常人,你们必须放我出去,还我清白,你们把我关到这里,使我失去自由、不让申诉、威逼我的母亲,让我在这种环境下消磨我的意志,在极度的痛苦中毁灭我的生命,你们这是犯罪、杀人!”

二、古稀老母奔波伸冤无门

我已古稀,垂垂老矣,几次千里迢迢去看望儿子时,医务人员不准接见。2011年12月19日,省“六一零”头子陈树林跑到湘潭来的这天,我从浏阳赶来探望儿子,又被医院拒绝。一医护人员吼着:赵湘海是特殊人,不准接见,谁叫他修炼法轮功……。他们将我带去的吃的东西往地下一扔,。我乘医护人员开门时,强行钻了進去,看到关押儿子的病房被锁着,儿子手铐脚镣在离窗较远的床上,我呼喊着儿子,儿子挣脱手铐朝我走来,却被医护人员赶走,并将我往外拖。

我哭喊着:天啊!你们都是有儿女的人,为甚么不让我看儿子,和儿子说说话啊!你们会要遭天报的……!我心都碎了,在外捡来一个矿泉水瓶子喝了几瓶自来水也解不了心愁,口里直吐白沫。回来时直唠咕:儿子会被医生严惩。

今年三月三十日我又去探望儿子,反遭医务人员野蛮围攻、被第二病室的医务人员强行搜身。我口袋的几张一元的人民币也不见踪影。

我曾多次向儿子单位提出放回自己的儿子,恢复工作,到医院去接儿子时,医院的人说:要接人可以,先付医药费三万八千元。这对我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平时我们母子的生活都靠儿子微薄的收入,自儿子被无理开除公职,又不断的遭迫害,家里早就一贫如洗,哪里还有钱付医药费?这个情况当地公安及单位都了如指掌。

虽然,谁送医院谁垫钱,以后向家属讨要是惯例。但那是指正常求医,维护患者健康的助人为乐义举。相反,本案例中坏人绑架我儿,与医院勾结将其长期非法拘禁。我儿在医院的生存开支是坏人的犯罪经济成本,精神病药物费用更是坏人恶劣情节的额外成本,这些不但不能由我出,反而是我儿被迫害的铁证,需要对我儿加倍补偿和赔偿。

三、向父老乡亲呼吁、求救

在社会现实中,正常人“被精神病”绝大多数不是近亲属所为,而是“送治人”的意思,这些“送治人”,既不是“患者”的近亲属,也不是个体的自然人,而是某个政府或部门。精神病医院正在成为维稳系统的一部份,承担着法外收押上访者的“重要”任务。医院的政治化,正在威胁着公民的健康和自由,破坏着法治,也败坏着医生职业的专业素质和道德操守。

精神病属特殊检查或特殊治疗的范围。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徵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将我儿送人精神病院,我作为直系亲属不但未被告知,接见也屡受阻挠,接其出院更似登天。

目前,在国际上,精神障碍者的住院、治疗自决权得到普遍的承认。联合国《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也明确规定了精神障碍者的住院权、治疗权。禁止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公认的人权基本原则。我国承诺加入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之一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规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中规定:“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即便是监狱的犯人,也都有个刑期,而对我儿却以“交医疗费,不炼法轮功”为释放条件。湘钢公安分局、湘钢焦化厂,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罪、绑架罪。

赵湘海在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中,在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中,在没有外界知情和干预的孤独反抗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折磨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我不能再懦弱的忍受下去,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下去,为此,我特向讲人权的法律工作者及湘潭的父老乡亲呼吁:出于社会公益和人道主义,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营救我这无罪而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儿子吧!

同时我也希望:湘潭市“六一零”、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湘潭钢铁公司有关人员能够良知复苏,放下屠刀,主动放我儿子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3/湘潭市法轮功修炼者“被精神病”-七旬老母求救-262328.html

2012-06-24: 请帮助营救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姚建平、胡艳

请湖南同修整点发正念帮助湘潭同修营救已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精神病院已五年的赵湘海、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的已被判刑的同修姚建平、胡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4/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9303.html

2012-04-02: 正常人被长期关精神病院 母亲探望遭围攻
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赵湘海,年轻、健康,任劳任怨,却因他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湘潭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其工作单位人员非法关入精神病医院迫害。因长期被不法医护人员注射不明药物,本来身体健康的赵湘海已非常虚弱,赵湘海的老母亲三月三十日去探望儿子,反遭医务人员野蛮围攻、强行搜身。请各界紧急关注。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上午,赵湘海的母亲前往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探望关押在这里四年多的儿子,被这里第二病室的医务人员围攻强行搜身。赵母外口袋的几张一元的人民币也不见踪影。

明慧网已对赵湘海被迫害情况進行了多次报导,详情请见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发表的《镣铐禁锢 注射药物 湘潭精神病院残害赵湘海》和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发表的《赵湘海被精神病院劫持四年 母亲探视被驱赶》等。

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人员:

院长刘军、王维德、李淑春、及二病室的欧阳国华、刘德春、龙泉生、李平生、黄亚春、李凯杰、林洁、胡双、贺涛、颜芳芳、符美艳、马晓丽、罗玉兰、黄柳、李珊、曾甜、胡洪波等等医护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正常人被长期关精神病院-母亲探望遭围攻-255078.html

2012-01-14: 镣铐禁锢 注射药物 湘潭精神病院残害赵湘海

早已沦为中共邪党迫害好人工具的臭名昭著的湘潭市精神病院,为掩人耳目,现改名为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于二零零七年被劫持关入此院,至今已经四年多了。他长年累月被不法医护人员注射不明药物,身体被迫害得非常虚弱。目前主管监控他的护士叫贺涛,约二十多岁;主管迫害他的医生叫龙泉生,外人要看赵湘海,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家人多年来很难探视赵湘海。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赵湘海的母亲从浏阳赶来看自己的儿子,被医院驱赶,一医护人员吼道:“赵湘海是特殊人,不准接见,谁叫他修炼法轮功……”赵母趁医护人员开门时,强行钻了進去,看到关押儿子的病房被锁着,儿子手铐脚镣加身,在离窗较远的床上,母亲呼喊着儿子,儿子挣脱手铐朝母亲走来,母亲却被医护人员强行往外拖,母亲哭喊着:“天啊!你们都是有儿女的人,为甚么不让我看儿子,和儿子说说话啊!你们会要遭天报的!”母亲的心碎了,回来时喃喃自语,说儿子当时挣脱了手铐,儿子会被医生严惩……

据悉,赵湘海的母亲回浏阳老家后,准备叫人来湘潭要回儿子,却被当地中共恶徒控制,不准她来湘潭。

赵湘海是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职工,他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六年被中共警察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湖南湘潭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专门机构)伙同湘钢焦化厂人员劫持入湘潭市精神病院迫害。

在严密的监控中,赵湘海曾想办法递出亲笔写的条子,其中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写给检察院等相关部门的上诉书中,他写到:“自己不是精神病人,不应被关在精神病医院,不应被吊在铁床上,不应被锁脚链,因此上诉,请有关部门核查。進行司法监定,还我自由之身。按《精神卫生法》规定:当事人可以自己要求出院,特要求出院!”

他的母亲曾多次向单位提出,放自己的儿子出精神病院,恢复工作。她到医院去接儿子时,医院的人说:要接人可以,先付医药费三万八千元。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因为赵湘海被无理开除工作又长期遭迫害,家里早已一贫如洗。医院的人明知如此,故意刁难。其实二零一零年湘钢工会的人曾到医院对赵湘海说:你想回厂工作有两个条件,一是不准信仰法轮功;二是身体要健康。当时赵湘海就明确指出:“我本来就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而你们把我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在这里,注射一些不明药物才造成这身体虚弱的状态,这能怪我吗?这叫保外就医吗?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按照真善忍修炼,有错吗?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无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个身体健康、神智清醒的正常人,你们必须放我出去,还我清白,你们把我关到这里,使我失去自由、不让申诉、威逼我的母亲,让我在这种环境下消磨我的意志,在极度的痛苦中毁灭我的生命,你们这是犯罪、杀人!”

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配合邪党,用精神药物残害赵湘海,随时都可能将他折磨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呼吁外界高度关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4/镣铐禁锢-注射药物-湘潭精神病院残害赵湘海-251814.html

2011-12-23: 赵湘海被精神病院劫持四年 母亲探视被驱赶

湖南湘潭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于二零零七年被劫持入精神病院,至今在湖南湘潭市精神病院被迫害已经四年多了。赵湘海长年累月被关在精神病院,被注射不明药物,身体被迫害的已经非常虚弱。近日,赵湘海的母亲前去探视,遭到医院人员的粗暴对待。

母亲探视遭粗暴对待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也就是省“六一零”头子陈树林流窜到湘潭来的这天,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精神病医院的赵湘海的母亲从浏阳赶来探望自己的儿子,被医院拒绝。

一医护人员吼着:赵湘海是特殊人,不准接见,谁叫他修炼法轮功……随即将她带去的吃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母亲急忙捡起,告诉他们说这是吃的。当母亲乘医护人员开门时,强行钻了進去,看到关押儿子的病房被锁着,儿子手铐脚镣在离窗较远的床上,母亲呼喊着儿子,儿子挣脱手铐朝母亲走来,却被医护人员赶走,并将母亲往外拖。

母亲哭喊着:天啊!你们都是有儿女的人,为甚么不让我看儿子,和儿子说说话啊!你们会要遭天报的!母亲的心都碎了,口里直吐白沫。回来时直唠咕:儿子会被医生严惩,问她为甚么,她说儿子当时挣脱了手铐。
上诉书

赵湘海递出的条子,都是捡的烟盒子,都是写的如何要善心讲道理,叫家人找律师,特别提出要找当年的律师和要好的朋友将他救出去。同时他递出的条子中有他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写的《上诉书》。原文如下:

检察院及相关部门:

你们好。

我是赵湘海,原湘钢焦化厂职工。自2007年8月7日由湘钢领导派人将我从(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接送到湘潭市第五医院至今,已是四年多了。因为认为自己不是精神病人,不应被关在精神病医院,不应被吊在铁床上,不应被锁脚链,因此上诉,请有关部门核查。進行司法监定,还我自由之身。按《精神卫生法》规定:当事人可以自己要求出院,特要求出院!特期望予以重视,维护司法公正,达成我愿为盼。使我能尽一份微力,为单位为社会多一点活力,为文化生活奉献自己的原创作品。

致谢

上诉人:赵湘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3/赵湘海被精神病院劫持四年-母亲探视被驱赶-250914.html

2011-11-24: 湖南湘潭赵湘海被精神病院劫持四年多——医院以医药费为由拒绝放人

湖南湘潭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于二零零七年被劫持入精神病院,至今在湖南湘潭市精神病院被迫害已经四年多了。赵湘海长年累月被关在精神病院,被注射不明药物,身体被迫害的已经非常虚弱。

赵湘海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六年被中共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湖南湘潭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专门机构)伙同其工作单位人员将赵湘海关入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该精神病院以巨额医药费为藉口一直将赵湘海关押至今。

法轮功学员赵湘海是湘潭早期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之一,是湘潭钢铁厂职工。一个同修十一年前看见过他一次,是个年轻人,很健康,根本没有精神病。赵湘海是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一九九八年,赵湘海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修心向善,成为一个善良、真、宽容健康的好人。在单位工作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乐于助人,人称是一个不计报酬的好职工。

進京上访被关押,被单位非法开除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遭中共诬陷,赵湘海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想善意的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上被绑架,关押在湘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以绝食反抗迫害,几天后昏迷过去,被送往医院抢救,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意识清楚的拔出针头走脱。在外辗转一段时间,再次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同时被单位开除公职。为了免遭迫害,后来一直在外打工。

二零零五年七月赵湘海被天河派出所秘密抓捕,先后被关拘留所、看守所两个月,后在公安审讯时表示坚修大法和继续上访,又被强行关進看守所,后绝食十多天,被强行灌食后,造成内出血。看守所怕出人命,把赵送往医院打吊针。赵乘公安不备,逃出魔爪,流落他乡。

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遭非人迫害

二零零六年他去广州打工,在火车上看法轮功书,被车警发现,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在劳教所里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身体虚弱,瘦得一身皮包骨。非法劳教两年,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据从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回来的大法弟子说:赵湘海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只能用手扶着墙才能走动,精神时有恍惚,生活很难自理。二零零七年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非法关押时迫害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严重时摔倒地上呼吸困难,在劳教所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坐的臀部血肉模糊,还随时受到恶心人的打骂和侮辱。赵湘海遭受着各种各样非人道迫害。

被送入精神病院摧残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湘潭市“六一零”恶人指使湘钢公安分局和湘钢焦化厂为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因当时他的母亲住院,他们就以无人接纳为名,直接将他送到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又称精神病医院)非法关押,至今已近四年。

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非法关押期间,他竭力反抗这种无人性的迫害:在医院医生给他注射、灌食不明药物、电击神经,使他从肉体上到精神上再度受到双重迫害,使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更是不堪一击。他曾从医院二楼跳到院外,准备离开这个魔窟,不幸摔伤了腿,等他忍着剧痛慢慢挪到公路旁时,被后面追赶他的人挟持,再次将他送到精神病医院,从此戴手铐脚镣。

精神病院以医药费为由继续劫持

母亲李爱华曾多次向单位提出放回自己的儿子,恢复工作,到医院去接回儿子时,医院的人说:要接人可以,先付医药费三万八千元。这对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平时母子的生活都靠儿子微薄的收入,自儿子被无理开除公职,又不断的遭迫害,家里早就一贫如洗,哪里还有钱付医药费?这个情况当地恶人了如指掌,其实这就是湖南湘潭“六一零”和湘钢领导精心策划的一个圈套,使得一个不懂法律的农村老人绝望了,只得放弃,恶人则达到了继续残酷迫害赵湘海的目的。

其实,大家都明白,谁把赵湘海绑架到精神病院,谁就应该承担所有的医药费,这件事、这笔钱就成为湘潭市政府与企业有意迫害赵湘海的铁证!

去年湘钢工会来人探视他说:你想回厂工作,有两个条件,一是不准信仰法轮功;二是身体要健康。当时赵湘海就明确指出:我本来就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而你们把我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在这里,注射一些不明药物才造成这身体虚弱的状态,这能怪我吗?这叫保外就医吗?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按照真善忍修炼,有错吗?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无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个身体健康、神智清醒的正常人,你们必须放我出去,还我清白,你们把我关到这里,使我失去自由、不让申诉、威逼我的母亲,让我在这种环境下消磨我的意志,在极度的痛苦中毁灭我的生命,你们这是犯罪、杀人!

赵湘海在这种环境中,在痛苦折磨中,在反抗这种没有人权,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折磨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我们不能再无声的忍受,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下去,“六一零”与有关部门必须无条件的释放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为此,我们特向国际社会、讲人权的法律工作者及其他各界呼吁: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营救无罪无病而长期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

湘潭市精神病院臭名昭著,现已沦为邪党迫害好人的工具,为掩人耳目,已改名为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原来的戒毒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4/湖南湘潭赵湘海被精神病院劫持四年多-249781.html

2011-10-13: 赵湘海仍关押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 王朵被关押到湘潭市看守所

非法关押四年多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仍关押在湖南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里面,不准人接见。

法轮功学员王朵红曾被关押在这里三楼,现在又关押到湘潭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3/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7825.html

2011-07-23: 湖南湘潭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在精神病院被迫害已近四年
湖南湘潭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他至今被绑架于湖南湘潭市精神病院,被迫害已近四年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4286.html

2011-06-19: 赵湘海被湘潭精神病院关押已近四年
(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导)赵湘海是湖南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备煤车间龙门吊车司机。赵湘海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六年被中共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湘潭市“六一零”(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伙同其工作单位人员关入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一直关押至今。

一九九八年,赵湘海开始修炼法轮功,心身受益,修心向上,成为一个善良、真诚、宽容健康的好人。在单位工作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乐于助人,人称是一个不计报酬的好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遭中共诬陷,赵湘海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想善意的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不料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上被绑架,关押在湘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以绝食反抗迫害,几天后昏迷过去,被送往医院抢救,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意识清楚的拔出针头走脱。在外辗转一段时间,再次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同时被单位开除公职。

二零零六年他去广州打工,在火车上看大法书,被车警发现,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十个月,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身体虚弱,瘦得一身皮包骨。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湘潭市“六一零”恶人指使湘钢公安分局和湘钢焦化厂为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因当时他的母亲住院,他们就以无人接纳为名,直接将他送到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又称精神病医院)非法关押,至今已近四年。

在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非法关押期间,他竭力反抗这种无人性的迫害:在医院医生给他注射、灌食不明药物、电击神经,使他从肉体上到精神上再度受到双重迫害,使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更是不堪一击。他曾从医院二楼跳到院外,准备离开这个魔窟,不幸摔伤了腿,等他忍着剧痛慢慢挪到公路旁时,被后面追赶他的人挟持,再次将他送到精神病医院,从此手铐脚镣,一关就是四年。

母亲李爱华曾多次向单位提出放回自己的儿子,恢复工作,到医院去接回儿子时,医院的人说:要接人可以,先付医药费三万八千元。这对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平时母子的生活都靠儿子微薄的收入,自儿子被无理开除公职,又不断的遭迫害,家里早就一贫如洗,哪里还有钱付医药费?这个情况当地恶人了如指掌,其实这就是湘潭“六一零”和湘钢领导精心策划的一个圈套,使得一个不懂法律的农村老人绝望了,只得放弃,当局则达到了继续残酷迫害赵湘海的目的。

其实,大家都明白,谁把赵湘海绑架到精神病院,谁就应该承担所有的医药费,这件事、这笔钱就成为湘潭市政府与企业有意迫害赵湘海的铁证!

去年湘钢工会来人探视他说:你想回厂工作,有两个条件,一是不准信仰法轮功;二是身体要健康。当时赵湘海就明确指出:我本来就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而你们把我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在这里,注射一些不明药物才造成这身体虚弱的状态,这能怪我吗?这叫保外就医吗?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按照真善忍修炼,有错吗?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无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个身体健康、神智清醒的正常人,你们必须放我出去,还我清白,你们把我关到这里,使我失去自由、不让申诉、威逼我的母亲,让我在这种环境下消磨我的意志,在极度的痛苦中毁灭我的生命,你们这是犯罪、杀人!

赵湘海在这种环境中,在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中,在反抗这种没有人权,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折磨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我们不能再无声的忍受,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下去,为此,我们特向国际社会、讲人权的法律工作者及其它各界呼吁: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营救无罪而长期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赵湘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9/赵湘海被湘潭精神病院关押已近四年-242704.html

2009-05-14: 大法弟子赵湘海仍被铐在湘潭市精神病医院

湖南湘潭大法学员赵湘海于2007年9月被邪党恶徒非法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一年多来,他62岁的母亲李爱华,为了要回无病的儿子,一直奔波在浏阳和湘潭的路上。

赵湘海,男,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三日出生,浏阳人,1989年顶替父亲来湘钢工作,在湘钢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公开迫害大法,赵湘海坚持自己的信仰,2005年至2007年被非法关押长沙新开铺看守所两年。非法关押期结束时,正逢赵湘海的母亲李爱华动手术,湘钢恶人借故无家人接为名,于2007年9月将赵湘海劫持到湘潭市精神病医院(又叫湘潭市五医院)非法关押,直到现在。

在非法关押期间,赵湘海一度因难以承受在神经病员中煎熬,曾从医院的楼上往下跳,不幸脚被扭伤。母亲李爱华再次要求接回儿子,湘钢610恶徒不但逼赵湘海写保证书,还要其母亲代交五万元药费。身为湘钢的职工,这里的负责人还百般刁难要浏阳那边的610打证明,方才放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李爱华再次去湘钢要求放儿子回家时,老家浏阳那边来了十来个恶人,强行要带走李爱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4/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00843.html#0951405146-1

2007-10-21: 湖南省湘潭市赵湘海被劫持入精神病院
湖南省湘潭市大法弟子赵湘海现正被湘潭市“六一零”恶人非法关押在湘潭市精神病院迫害,他的亲属去该精神病院探视时,被该院的医生诡秘拒绝,在亲属据理力争后,最后医生说要有赵湘海所在单位领导出具探视证明才能看到他,否则不让看。

大法弟子赵湘海是湘潭钢铁公司职工,2001年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2005年8月又被市“六一零”恶人非法判劳教二年,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据从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回来的大法弟子说:赵湘海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只能用手扶着墙才能走动,精神时有恍惚,生活很难自理。2007年8月,又被湘潭市“六一零”恶人从劳教所直接接出来送進湘潭市精神病院继续迫害。目前,大法弟子赵湘海的具体情况不明,他的处境让人担忧。

现一同被非法关押在此遭受迫害的还有一名大法弟子徐爱莲,她是湘潭县“六一零”非法送進的,处境和情况也不清楚,请知情人及大法弟子继续彻查,曝光邪恶!

湖南省湘潭市东坪镇石子巷社区大法学员李孟君遭恶人威逼迫害

湖南省湘潭市东坪镇石子巷社区主任易菊元(女),于2006年8月10日上午,伙同湘潭市东坪镇街道书记赵某(男)及跟随罗小红,带领该区片警陈某等一伙闯進社区大法学员李孟君(女)家,强行威逼她交出大法书籍,否则就不离开,到最后这伙人以借书看为名骗走了她的大法书,并且还威逼她说出书籍的来源和在哪里学的法轮功,否则,就将李孟君送拘留所,大法学员劝善讲真相都不听。天灭中共在即,这正是邪党最后垂死前的挣扎而己,让我们正念立即终止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1/164938.html

2007-08-24: 大法弟子赵湘海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身体虚弱
湖南省湘潭市大法弟子赵湘海是湘潭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之一,湘潭钢铁厂职工。1999年7月20日大法、大法弟子遭到恶人攻击,他一直坚持洪杨大法,为了免遭迫害,后来一直长期在外打工。

他母亲2001年非法关押在白马垄劳教所一年。赵一直在外打工。2005年7月赵湘海被天河派出所秘密抓捕,现在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严重时摔倒地上呼吸困难,在劳教所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坐的臀部血肉模糊,还随时受到恶心人的打骂和侮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4/161404.html


2007-08-23: 揭露湖南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湖南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直到零七年七月底,仍非法关押着十七位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分别是:黄启华、赵湘海、卢永良、周保贵、唐嗣宝、肖重建、黄勇辉、罗家宾、宋佩玉、李周生、许兵、郭昌才、李华立、许国翠及几个尚不知姓名,他们还在遭受着各种各样非人道迫害。

七大队恶警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分为几个区域:

B区

B区为相对宽松区,一般恶警认为能配合它们的工作的都在B区,在这里,较少发生大法弟子被殴打的情况,但是信仰和言论自由是被剥夺的。

A区

A区为严管区,不配合恶警无理要求的大法弟子就被关到A区,在这里,中午没有休息,除吃喝拉撒睡外,基本都逼着坐小板凳,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有时一动不能动,动就可能要受到恶徒们的打骂和侮辱,有时被随意剥夺睡眠时间甚至到半夜三、四点。

目前被关押在A区的湖南湘潭籍大法弟子赵湘海已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严重时摔倒在地,呼吸困难,呈虚脱状态。但“夹控”有时仍逼着他整天坐小板凳。

湖南绍阳隆回籍黄启华被迫整天坐小板凳,并经常受到邪恶夹控的故意刁难,如逼其搞厕所卫生,大小便池很久没有清除的污垢本可以用现成的盐酸清除,但夹控硬要黄启华用钢丝刷去刷,又慢又累,还臭气熏天。

岳阳钱粮湖的卢永良在刚被劫持到劳教所时,左脚被“夹控”用钢凳脚捣伤几个月后发作疼痛,卢用手去揉时破了一点皮,恶徒以此为藉口硬逼卢吃药,否则就灌。

C区

C区表面上是新开铺劳教所劳教人员娱乐场所,有图书室、影视室、健身房等,但除有外来参观和检查或重要节日可能开放外,一般很少开放,实际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更加隐晦更加残酷的见不得人的地方。

刚進新开铺的大法弟子和炼功、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弟子就被转到C区進行残酷迫害,这里的地面、墙壁、窗簾上经常是斑斑血迹,大法弟子黄启华刚進劳教所时就被打得吐血;赵湘海刚進劳教所时被逼着坐得臀部血肉模糊,裤子外面都透着血,坐哪条凳子哪条凳子上就留下血迹;卢海在冬天被将手绑在铁窗上吹北风,两只耳朵都被冻坏,很长时间才恢复。

仍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就被恶警关到禁闭室。禁闭室则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被禁闭的人热天只能穿一条内裤,冷天只给穿一身长袖内衣裤,吃饭只能用手抓,没有筷子。禁闭时间一般有七天、九天、十五天、二十天不等,据说最长一个月。大法弟子被禁闭由四个夹控守着(白天两个,晚上两个),还有摄像头监控。

仍不妥协的关禁闭二十天或一个月后就转到十大队(严管大队),这里与禁闭室相邻,实际只是吃饭有筷子、能穿衣服,其它迫害程度与禁闭室没甚么两样,被关两、三个月是常事。

大法弟子李华立、周文宣于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在恶警迫害法轮功的会上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强行拖到C区,分别暴打然后禁闭。周文宣被禁闭九天后转到A区十几天后突然出现严重胃出血现象,后通知家?接回。估计胃出血是由于重度打击造成。李华立被禁闭二十天,禁闭期间多次被暴打、电击,最严重一次电击时间长达十来分钟,后转严管大队,至今情况不明。

七大队是新开铺的入教大队同时也是所谓专项教育大队,也是共产邪党假恶斗特性高度体现的场所。例如:湖南省司法厅劳教局十个严禁明文规定不能用劳教人员管理劳教人员,更不能有打骂虐待被看管人员现象,可在这里,一切几乎都是由劳教人员组成的值班组直接管理,并有几个固定的和流动值班岗点,平时他们负责对队内日常事务的管理、违纪纠查甚至处置、新入所劳教人员的登记、食宿安排,行为规范养成、对于法轮功人员则由值班组和夹控班人员共同進行管理或处置。一旦有重要的外来参观或上级检查等活动,值班人员便马上被撤掉,取而代之的是警察值班,而对那些可能对他们管理方式有影响的如法轮功人员则将其转移到其它不可能有人去的楼层。

而劳教所标榜的所谓人性化管理的背后,掩盖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七队原教导员邹石雄就经常讲的一句:“法律?你们不要跟我谈法律,你叫我烦,我就不会让你舒服。”零五年教育科科长史甍(音)就恶狠狠的对法轮功学员说:“共产党叫我把你活埋了,我就挖个坑把你活埋了。”恶警还以减期教唆犯人对法轮功修炼者施以残暴折磨。

零七年二月底,有九个法轮功修炼者为了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不写百分制表,劳教所竟出动了全部特警个个手持警棍如临大敌围着七队全体被看管人员强行开会,恶警胡奇峰在会上高叫:“我们要与法轮功奉陪到底”,并且非法给黄启华延期十九天,周保贵延期九天,朱木松延期九天,后来又给罗湘江延期十六天,给赵湘海延期十九天,彭安林被延期一个月;零六年三月,大法弟子罗湘江喊“法轮大法好”,在C区被“夹控”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3/161381.html

2005-07-27: 湘潭钢铁总公司职工赵湘海被天河派出所秘密抓捕
湘潭钢铁总公司职工、大法弟子赵湘海[化名金亮],外出打工,被天河派出所秘密抓捕,他的电话未关机,是一个湘潭口音的人接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122.html

2001-01-05: 法轮大法在湖南
揭露邪恶篇
湖南湘潭钢铁公司大法弟子赵湘海三次上京上访,先后被关拘留所、看守所二个月,后在公安讯问时表示坚修大法和继续上访,又被强行关進看守所,后绝食十多天,被强行灌食后造成内出血。看守所怕出人命,把赵送往医院打吊针,赵乘公安不备,逃出魔爪,现流落他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5/6463.html

湘潭市(五家花园法制教育基地)联系资料(区号: 732)

2019-02-25: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公检法机构信息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公安分局:0732-58626009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检察院:0732-58529279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法院:0732-55571145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交警大队:0732-58534316

2018-08-05:
610科长:范勇 肖伟
610副科长:王瑜(女)
书记:刘旭
副书记:许某

湘潭市公安局:
地址: 湘潭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吉利东路16号,邮编411202
电话: 0731-55297052、0731-55297051、0731-58513475
传真: 0731-55297055
湘潭市国保大队赵岳峰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
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唐铁湘 邮编:411202,电话号码:0731-58553222
湘潭市岳塘区法院热线:0731-58286110 :审判长 罗吉湘
陪审员 马飞媛、
陪审员 张定强
代理书记员:彭淑君

江金18973296668
谢勇13907327007
徐霞清13367328809

岳塘区检察院:邮编411202
戴季华 18007328232
周钢明 18107326886
欧阳林 18007328687
高晓波 18007328463

岳塘区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洪辉0731-58616228

下摄司街道铁园社区:(王庆生所居住的社区)
地址:湖南湘潭市岳塘区下摄司街道铁牛埠
下摄司派出所值班室报警电话:0731-58595110
铁园社区QQ群:226751991

下摄司街道铁园社区工作人员:
姓名 职务 电话 职责
刘丹 x党总支书 13307321817
严颖 社区主任 13365821957
田宁 副书记 13875238034潘海波 社区警察 17607328861何如 纪检委员 18975205287
罗恩辉 城管副主任 13017329659
杨意纯 综治副主任 13973264638
伍姣 卫计副主任 1397327051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2)

2013-04-21:
湘潭市第五医院
单位地址:湘潭市雨湖区北二环路10号 邮政编码:411102
电话:0732-2875000
院 长:刘军
邪党书记:黄学杰
副院长:李淑春、王为德、潘福安、欧阳国华 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罗文轩
精神专科
联系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详细地址:湘潭市石潭镇正街24号
精神专科医生名单:
欧阳国华 赖文胜 刘明华 易伟 奉平生 成如松 旷继 黄佑钦 彭晓玲 刘军
寻民赖 万金华 王英忠 龙泉生 刘长礼 黄九生 付朝辉 杨贤志

湘潭市第五医院
24小时总值班电话:15107325150
(0731)52875000
门诊预约电话:0731-52875017
心理健康咨询热线:0731-58212415
电话:0731-57325120(院办)
医院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湘潭市第五医院各科室电话
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联系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中西医结合科联系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失眠科联系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综合科联系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妇女儿童心理咨询中心联系电话:0732-8235564,0732-8271085
体检中心0732-8235564,0732-8271085
检验科0732-8235564,0732-8271085
医技科0732-8235564,0732-8271085
电话号码:0732-8235564 827108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11-02: 迫害赵湘海的有关人员信息补充:

湘钢保卫处处长徐志勇 电话 13807325256
湘钢车间主任杨金华 办公室电话 0731-58653288
湘钢维稳办电话 0731-58652016
湘潭市第五医院:
颜主任(现负责赵湘海的主治医师)电话 13975276263
湘潭市第五医院办公室赖主任 办公室电话 0731-52875021
湘潭市第五医院五病室主任 何琼 办公室电话 0731-52875005 手机 13607323323
湘潭市第五医院院长刘军 电话 13786208122
湘潭市第五医院业务院长李淑春 电话 13873264005
湘潭市第五医院原主治医师龙泉生办公室电话 0731-52875002 手机 13973270637

2013-04-20:
湖南省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的情况补充

湖南省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是湘潭市精神卫生中心,长期从事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强行药物给大法弟子洗脑,很多被绑架大法弟子曾关押在此被药物洗脑。

24小时总值班电话:15107325150 门诊预约电话:0731-52875017 心理健康咨询热线:0731-5821241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