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4-05-2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刘淑平(刘树平,刘树萍,刘淑萍),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
个人近况: 2023年6月14日 迫害致死 (2023-06-2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7-2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淑平(刘树平,刘树萍,刘淑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3-06-27: 六年劳教迫害、五年流离失所 天津妇女含冤离世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树平女士,曾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六年,受尽各种折磨,二零一八年被迫离家,二零二三年六月十四日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终年67岁。期间,老娘去世她没能在其身边;女儿生孩子她也没能照料。

刘树平,天津武清区杨村镇人,娘家是武清区黄花店镇崔胡营村。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顽疾: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肾病及类风湿等,走路膝不能弯曲,疼得厉害,行动困难。由于疾病缠身,她情绪低落、脾气暴躁、整日在痛苦中挣扎,曾一度失去活下去的勇气。直至一九九八年底有缘修炼了法轮功,分文没花,多年的顽疾一扫而光。她丈夫张广富及亲友们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都走入了修炼中。张广富患的多种疾病也皆得根除,全家及所有修炼的人都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做好人。

进京上访遭绑架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江泽民的直接操纵下开始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刘树平一家遭受了种种迫害。刘树平夫妻在“四·二五”以后,为了给师父和法轮大法讨回公道,三次去北京信访办,用自己一家修炼后的神奇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之后他们被北京西单恶警绑架,恶警用皮带狠劲抽打张广富,前胸后背均有青紫伤痕。后来刘树平和张广富被武清区黄花店镇派出所劫持回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用高压电棍电击刘树平的手、腰、背;恶警石海滨用电棍打,协勤杨士华跳起来抽刘淑平嘴巴子无数,脸被打肿,嘴角流血。(杨士华后遭恶报患癌症死亡)

刘树平夫妻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刘树平不畏强暴,坚定修炼,在看守所背诵大法经文。恶警张狱警用警棍狠命抽打,并给刘树平戴上手铐脚镣,逼迫在大院跑步,脚踝都磨破了,鲜血直流,仍不叫停下来,就这样持续迫害一个月才让回家。

黄花店和武清区泉州路(先为泉兴路)派出所仍不放过刘树平一家,连续四次把刘树平夫妻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丈夫张广富非法关押在黄花店派出所。张鹏、石海滨、杨士华逼张广富撕大法书,张坚决不撕,恶警们用带刺的警棍抽打,还用电棍电击,几个恶警轮番抽打三四个小时。直到打累了为止。张广富被打得浑身青紫,没一点好地方。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泉州路派出所恶警刘树祥带三个恶警再次闯进刘树平家,妄图强行绑架刘树平刘树平告诉恶警:“我没犯法,就不跟你们去!”恶警就象土匪似的把刘家的门给卸掉了。

刘树平当年十一岁的女儿也饱受摧残,恶警们三番五次深更半夜破门而入搜查抢掠,父母不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昼夜啼哭。更可恶的是恶警通知学校,校领导唆使学生不理孩子,孤立她。致使刘树平的女儿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家。

遭殴打逼供后被非法劳教

泉州路派出所经常叫恶警骚扰刘树平的家,无奈刘树平只能离家出走在外漂泊四十多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刘树平回到家中,二十七号准备上街,骑自行车出家门刚骑到马路上就被埋伏在附近的四个便衣截住,他们粗暴地别倒自行车,刘树平被重重摔到了马路上,腿被摔伤,脚也扭了,四个便衣全都不管,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扔,连推带摁把刘树平抓住,不由分说就塞到他们预先准备的汽车里面,而且还抢走家门钥匙,然后直接押到泉州路派出所。

武清区公安分局的两个人早在泉州路派出所等候,四个恶警把刘树平拉扯进屋就开始非法庭审,逼问:“你有多少同修?在哪儿?你的资料哪来的?”刘树平绝不出卖同修。恶警狗急跳墙,抽刘树平的嘴巴子,脸被打肿,顺嘴角淌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告诉“劳教一年”。叫刘树平在劳教书上签字。刘树平断然拒绝。第二天早上就强行把刘树平扭送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二十七号当天刘树平被非法抓走后,泉州路派出所所长恶警耿××,刘树祥等又非法闯入刘树平家中,翻箱倒柜,搜走大法书籍。十一岁的女儿被吓得抖个不停,哭泣不止。丈夫张广富被迫离家出走,后被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恶警石海滨绑架迫害。张广富抵制迫害,趁张鹏等不在,挣脱后从二楼后窗跳下试图走脱。经医院检查,大腿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而泉州路派出所恶警三番五次到刘树平家搜查,不管白天黑夜,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女儿整天提心吊胆,不知如何是好,从此落下毛病,就是现在大白天家里有人也得进屋插门。

坚持信仰,被劳教所关押折磨六年

刘树平被扭送板桥女子劳教所后,恶警李晓玲就强迫刘树平悔过写“三书”,指使吸毒犯人把刘树平拖进一间黑屋子,用穿皮鞋的臭脚狠踹,又揪住头发狠命往墙上撞头,造成刘树平头晕目眩,神志不清,站立不稳仍不停手。接下来又恶毒的体罚,让刘树平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许睡觉。

为了抵制非人的酷刑,刘树平开始绝食抗议。从二零零零年底至二零零一年五月初,板桥女子劳教所仍不停止迫害。给刘树平多次野蛮灌食。反复重复多次灌,使气管严重受损,肿胀,根本不能再插管。恶警李晓玲和其他犯人死命抓住头发硬从鼻孔往胃里插管。而且每灌食一次就要从刘树平的存钱扣除30元,刘树平坚决抵制野蛮灌食,李晓玲就命令其他犯人把刘树平铐在床上输液,注射不明药物加重迫害,造成刘树平身体严重不适,记忆力减退(这是恶警创收的手段)。

刘树平坚定修炼绝不妥协,累计被加期迫害一年之久后,武清区公安分局,泉州路派出所去人把刘树平秘密押回武清区,但他们却没有放人,而是把刘树平劫持到武清区洗脑班迫害,又劳教三年。致使刘树平的老父亲突发心脏病过世。

二零零三年在板桥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夏春丽、恶警李晓红、马××等经常教唆吸毒犯对刘树平毒打、体罚、燕飞、整宿不让睡觉、坐板凳,甚至曾把刘树平的眼皮用小棍子支起来,不写三书就把她往死里整。对积极配合迫害、毒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奖励、减刑。更不能容忍的是: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用头撞墙、自杀、自残、断绝亲属关系等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放弃信仰。

板桥女子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无代价劳动:捡豆子、扛大包、豆子每袋120斤,装卸车,每天干14-15个小时。刘树平1.50米的身高,每天要扛大包的豆子。超负荷的奴役劳动造成她身心疲惫,四肢无力,每天在痛苦中煎熬,过着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直到二零零五年悟到不能配合邪恶,也开始拒绝干活,恶警大队长夏春丽,刘小红,郭玲等就不让刘树平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由吸毒人看着。

原本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法轮功学员刘树平,由于坚定不放弃信仰,拒绝写“三书”,整整在板桥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六年,她受尽了残酷的折磨,才得以释放回家。

被迫流离失所五年 含冤离世

二零零七年刘树平在泉州路讲真相被人举报,泉州路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把刘树平绑架到派出所。刘树平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对刘树平拳打脚踢,持续了四个小时。刘树平不恼不恨,态度平和善良的给警察们讲法轮功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才放了人。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晚上十点钟,黄花店乡派出所片警刘立军等人,闯入刘树平娘家进到院里大喊大叫;三日上午十点,刘立军带片警李树林等人又去,拿着照相机以给照相为名,进行骚扰,被家人上前阻止才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天津武清区杨村镇泉兴路派出所两名警察已核实诉江为由,闯到张广富、刘树平家骚扰,使他们的女儿受到惊吓,邻居深受干扰。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左右,黄花店镇派出所三名片警来到张广富的老宅敲门骚扰,张广富没让他们进门。他们还到了刘树平娘家,对伺候瘫痪在炕上不能自理的母亲的刘树平进行了骚扰。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午,武清公安分局刑警和黄花店派出所多个警察和便衣,来到张广富、刘树平夫妇家,跳墙进院,绑架了张广富,并非法抄家,抄走上百本大法书籍和电脑等,刘树平血压高220,后来叫来救护车停在门口,家里还有一个88岁的“植物人”老娘,已经多年瘫痪在床,全靠刘树平伺候。

起因是大约在十天前,刘树平在集市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绑架到黄花店派出所,因为血压高才被放回家,二十三号这天,警察再一次闯入家中实施绑架,张广富不配合,当时他连鞋都没穿,直接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

当天傍晚,警察带刘树平去武清中医院检查,因血压高武清看守所拒收,黄花店派出所勒索家里人交5000元,才放回家。

后来黄花店派出所多次骚扰,欲实施迫害,刘树平被迫流离失所。她已经伺候八年的植物人母亲,只好由其他亲属伺候,老娘去世她也没能在身边。女儿生孩子也没能照料,小外孙也没能照看。

因为长年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刘树平于二零二三年六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3/6/27/六年劳教迫害、五年流离失所-天津妇女含冤离世-462394.html

2019-10-22: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书平被迫离家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书平自从上次被绑架,后因身体原因被放回家后,就不断的遭到黄花店派出所警察的骚扰。

8月17日和10月15日,黄花店派出所警察崔艳丽两次上门骚扰刘书平。10月16日,黄花店派出所三个警察到刘书平家进行所谓传唤,威胁说如果传唤刘书平两次都不去派出所报到的话就采取措施。刘书平现已被迫离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2/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4884.html

2019-09-03: 天津市刘树萍、高艳红、徐秋芬遭迫害情况补充
2019年8月26日上午,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树萍、高艳红及静海区法轮功学员徐秋芬被武清黄庄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是因为讲真相被跟踪,黄庄派出所去了七、八个警察,在住处抄走了大法书籍两套、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几十份、真相币一千多元,还有七百多元整百的钱也一并被掠走。刘树萍绝食抗议迫害,高压270,27日下午派出所通知家属接回家,静海县的徐秋芬刚从大病中闯过了生死关,也遭遇此劫难,现已通知家属被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3/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2237.html#1992214756-1

2019-09-01: 天津武清法轮功学员刘树平是8月26日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迫害,两天后出现严重病态,28日被家人接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2213.html

2019-08-29: 天津法轮功学员刘树萍、高艳红、静海被绑架
2019年8月27日,武清法轮功学员刘树萍、高艳红,及静海法轮功学员徐秋芬在武清被绑架,听说是讲真相被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9/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92043.html

2015-11-08: 天津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张广富、刘树平遭骚扰
11月6日,天津武清区杨村镇泉兴路派出所两名警察已核实诉江为由,闯到法轮功学员张广富、刘树平家骚扰,使其女儿受到惊吓,邻居深受干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8872.html#15117235239-22

2014-08-29: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淑萍和贾连荣被绑架
8月28日上午,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淑萍和贾连荣在一所学校门口发真相时,被武清区豆张庄派出所绑架,家里人一直在抓紧要人。晚上7点多钟,刘淑萍和贾连荣被派出所警察强行带到武清中医院抽血,抽完血后,又被带回豆张庄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9/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6638.html#14828231812-27

2014-08-29: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树萍被绑架
8月28日,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刘树萍在讲真相时,被武清区豆张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9/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6638.html#14828231812-27

2010-09-29: 刘树平被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劫持六年
天津武清县法轮功学员刘树平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得以祛除多年的顽疾。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后,她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零年底刘树平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的她,由于拒绝放弃信仰,拒绝写所谓的“三书”(转化书、决裂书、揭批书之类的东西),整整的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六年,受尽折磨。

修炼法轮功,多年顽疾一扫而光

天津武清县杨村的法轮功学员刘树平,现年五十四岁,娘家是武清区黄花店镇崔胡营村。刘树平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顽疾: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肾病及类风湿等。走路膝不能弯曲,疼得厉害,行动困难。由于疾病缠身,情绪低落、脾气暴躁、整日在痛苦中挣扎,曾一度失去活下去的勇气。直至一九九八年底有缘修炼了法轮功,分文没花,粒药未进,多年的顽疾一扫而光。丈夫张广富及亲友们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都走入了修炼中。张广富患的多种疾病也皆得根除,全家及所有修炼的人都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做好人。

进京上访遭绑架毒打

一九九九年中共在江泽民的直接操纵下,开始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刘树平一家也同样遭受了种种迫害。刘树平夫妻在“4.25”以后,为了给师父和法轮大法讨回公道,三次去北京信访办,用自己一家修炼后的神奇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由于江的妒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警察对进京的道路、车辆、人员盘查非常严格。刘树平夫妻为了维护大法,花钱购买了三辆自行车,带了足够的路费(人民币一万)再次进京上访,共在京呆了八天。每天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晚上露宿在车站、山坡、旅店等处。后被北京西单恶警绑架,三辆新自行车、身上剩的六千元钱被抢劫一空。

在北京西单派出所,恶警用皮带狠劲抽打张广富,前胸后背均有青紫伤痕。后刘树平和张广富被武清区黄花店镇派出所劫持回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用高压电棍电击刘树平的手、腰、背;恶警石海滨用电棍打,协勤杨士华(黄花店甄营村,后遭恶报患癌症死亡)跳起来抽刘淑平嘴巴子无数,脸被打肿,嘴角流血。

转天恶警又把刘树平夫妻送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刘树平不畏强暴,坚定修炼,在看守所背诵大法经文。恶警张管教用警棍狠命抽打,并给刘树平戴上手铐脚镣,逼迫在大院跑步,脚踝都磨破了,鲜血直流,仍不叫停下来,就这样持续迫害一个月才让回家。

黄花店和武清区泉州路(先为泉兴路)派出所仍不放过刘树平一家,连续四次把刘树平夫妻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丈夫张广富非法关押在黄花店派出所。张鹏、石海滨、杨士华逼张广富撕大法书,张坚决不撕,恶警们用带刺的警棍抽打,还用电棍电击,几个恶警轮番抽打三四个小时。直到打累了为止。张广富被打得浑身青紫,没一点好地方。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泉州路派出所恶警刘树祥带三个恶警再次闯进刘树平家,妄图强行绑架刘树平刘树平告诉恶警:“我没犯法,就不跟你们去!”恶警就象土匪似的把刘家的门给卸掉了。

十一岁女儿遭株连迫害

刘树平十一岁的女儿也饱受摧残,恶警们三番五次深更半夜破门而入搜查抢掠,父母不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昼夜啼哭。更可恶的是恶警通知学校,校领导唆使学生不理孩子,孤立她。致使刘树平的女儿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家。泉州路派出所经常叫恶警骚扰刘树平的家,无奈刘树平只能离家出走在外漂泊四十多天。

遭殴打逼供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刘树平回到家中,二十七号准备上街,骑自行车出家门刚骑到马路上就被埋伏在附近的四个便衣截住,他们粗暴地驳倒自行车,刘树平被重重摔到了马路上,腿被摔伤,脚也扭了,四个便衣全都不管,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扔,连推带捺把刘树平抓住,不由分说就塞到他们预先准备的汽车里面,而且还抢走家门钥匙,然后直接押到泉州路派出所,简直就是土匪强盗。后来知道这几个人就是泉州路派出所的警察。

武清区公安分局的两个人早在泉州路派出所等候,四个恶警把刘树平拉扯进屋就开始非法庭审,逼问:“你有多少同修?在哪儿?你的资料哪来的?”刘树平绝不出卖同修。恶警狗急跳墙,抽刘树平的嘴巴子,脸被打肿,顺嘴角淌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告诉“劳教一年”。叫刘树平在劳教书上签字。刘树平断然拒绝。第二天早上就强行把刘树平扭送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丈夫也惨遭迫害

二十七号当天刘树平被非法抓走后,泉州路派出所长恶警耿××,刘树祥等又非法闯入刘树平家中,翻箱倒柜,搜走大法书籍。十一岁的女儿被吓得抖个不停,哭泣不止。丈夫张广富被迫离家出走。耿××伙同黄花店派出所到处抓捕张广富,后被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恶警石海滨绑架迫害。

他们把张广富铐起来不让动。张广富抵制迫害,趁张鹏等不在,挣脱后从二楼后窗跳下试图走脱。经医院检查,大腿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医生断定张广富后半辈子不能起床走路了。协勤杨士华幸灾乐祸地说:“这回行了,你下半辈子就在床上躺着吧,再也甭想下地啦。”回家以后,张广富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暂时不能站就坐在床上炼,盘腿时骨头咯吱咯吱的响,断骨头扎的肉生疼,豆大的汗珠滚个不停仍不放弃,二十几天就能下地走路。一个月后恢复正常,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而泉州路派出所恶警三番五次到刘树平家搜查,不管白天黑夜,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11岁的女儿整天提心吊胆,不知如何是好,从此落下毛病,就是现在大白天家里有人也得进屋插门。

坚持信仰,被劳教所关押折磨六年

刘树平被扭送板桥女子劳教所后,恶警李晓玲就强迫刘树平悔过写“三书”。刘树平坚决不干并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正法正道,就是失去生命也绝不答应。”李晓玲唆使吸毒犯人毒打刘树平,而后叫刘树平做“燕飞”。恶警李晓玲又指使吸毒犯人把刘树平拖进一间黑屋子,用穿皮鞋的臭脚狠踹,又揪住头发狠命往墙上撞头,造成刘树平头晕目眩,神志不清,站立不稳仍不停手。接下来又恶毒的体罚,让刘树平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许睡觉。

为了抵制非人的酷刑,刘树平开始绝食抗议。从2000年底至2001年的5月初,板桥女子劳教所仍不停止非法迫害。给刘树平多次野蛮灌食。反复重复多次灌,使气管严重受损,肿胀,根本不能再插管。恶警李晓玲和其他犯人死命抓住头发硬从鼻孔往胃里插管。而且每灌食一次就要从刘树平的存钱扣除30元,刘树平坚决抵制野蛮灌食,李晓玲就命令其他犯人把刘树平铐在床上输液,注射不明药物加重迫害,造成刘树平身体严重不适,记忆力减退(这是恶警创收的手段)。

刘树平坚定修炼绝不妥协,就非法无端加长刑期,每月加期7天,累计加期一年之久,凡不配合不写三书的不但加期迫害,而且不准会见亲人。

加期至二年,武清区公安分局,泉州路派出所去人把刘树平秘密押回武清区,但他们却没有放人,而是把刘树平劫持到武清区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分白昼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一个月后刘树平坚修大法绝不妥协,武清公安分局告之:你不写三书不悔过判你三年。并逼着刘树平在劳教书上签字,刘树平又一次断然拒绝。与此同时武清公安分局派人去刘树平的娘家(黄花店镇冀营村)告诉刘树平父母,刘树平放回来啦,欺骗两位老人及乡亲们。可没隔几天又告诉:刘树平不悔过,又判三年。致使刘树平的老父亲突发心脏病过世,在家人与亲友的一再要求下,板桥女子劳教所才派恶警李晓玲“押解”刘树平回家奔丧。途中李晓玲威胁刘树平,你要答应不炼法轮功,我让你在家为你父亲守孝三天。不然当天就返回!刘树平再次毅然回绝!“绝不背弃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板桥女子劳教所的暴力和苦役

二零零三年正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时候。特别是臭名昭著的板桥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夏春丽、恶警李晓红、马××等经常教唆吸毒犯对刘树平毒打、体罚、燕飞、整宿不让睡觉、坐板凳,甚至曾把刘树平的眼皮用小棍子支起来,不写三书就把她往死里整。对积极配合迫害、毒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奖励、减刑。更不能容忍的是: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用头撞墙、自杀、自残、断绝亲属关系等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放弃信仰。

板桥女子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无代价劳动:捡豆子、扛大包、豆子每袋120斤,装卸车,每天干14-15个小时。刘树平1.50米的身高,每天要扛大包的豆子。超负荷的奴役劳动造成她身心疲惫,四肢无力,每天在痛苦中煎熬,过着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直到2005年悟到不能配合邪恶,也开始拒绝干活,恶警大队长夏春丽,刘小红,郭玲等就不让刘树平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由吸毒人看着。

二零零五年八月,夏春丽,刘小红等唆使犯人把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祝力敏绑在死人床上,拉屎尿尿都不放。刘树平和其他学员就绝食抗议对学员的迫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力敏。恶警迫于压力,在绝食的第五天将朱力敏放了下来。而劳教所把绝食的责任全扣在刘树平的头上,无端给刘树平加期四个月。板桥对法轮功学员的加期太多太多,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丝毫的公正,更不讲人权。

原本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法轮功学员刘树平,由于坚定不放弃信仰,拒绝写“三书”,整整在板桥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六年,她受尽了残酷的折磨,才得以释放回家。

就在刘树平被非法劳教,遭受非人折磨的同时,武清区公安分局行文派人四处抓捕刘树平的丈夫张广富,泉州路派出所,黄花店派出所不分昼夜到处抓捕。刘树平夫妻的所有亲属无一例外都遭到了多次搜查,就连山西省太原市的四妹家都未能幸免。法轮功学员家更不必说了。法轮功学员张广富为抵制迫害,不连累亲人同修,竟然在初冬的寒夜里睡在农家的柴草堆里,而且一住就一个月。年幼的女儿在家无人照顾,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原本聪明活泼的小姑娘,性格变的孤僻,冷漠,学会吸烟,这些就是中共鼓吹的和谐社会。

二零零七年刘树平在泉州路讲真相被人举报,泉州路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把刘树平绑架到派出所。刘树平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对刘树平拳打脚踢,持续了四个小时。刘树平不恼不恨,态度平和善良给干警们讲法轮功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才放了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9/230314.html

2007-08-03: 天津市泉兴路派出所野蛮绑架大法弟子
2007年7月30日上午11:30左右,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弟子刘树平在杨村泉州路菜市场讲真相时,泉兴路几个便衣恶警对他绑架未遂。当时围观的人,特别是明白真相的人,纷纷指责恶警的野蛮行径。后来便衣叫来一群恶警将刘树平连推带搡,把他的嘴打出血,身上多处青紫,带到泉兴路派出所,反铐双手几个小时。

刘树平始终抵制迫害,一直喊“法轮大法好”,讲真相。下午5点钟,双手和胳膊被铐得肿得厉害,没有知觉,并出现心律过速症状,不法人员非常害怕,马上通知家人,接回家。

同时还有一个大法女弟子(不知姓名)在市场讲真相时,也被绑架到泉兴路派出所。估计现在这名大法弟子已被非法关押到武清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60082.html

2006-12-30: 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刘淑萍近六年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接连四次加期迫害大法弟子刘淑萍。2006年1月1日是第二次加期半年后释放日,此时她已被板桥女子劳教所羁押长达五年半之久。当家属从200里以外到劳教所接人时,不法之徒却说再加期4个月,现今早已超过四个月加期,刘淑萍仍被超期羁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

刘淑萍,今年50岁,天津市武清县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上的疾病彻底好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她既没有反对当今政府,更没有给社会和个人造成伤害,只是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却在2001年初被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刘淑萍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摧残。由于刘淑萍长期坚持不放弃修炼,拒不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等,管教让几个吸毒和卖淫的犯人把她关进小黑屋,扒光衣服进行毒打,给她施行“坐飞机”的刑法,见她还不屈服,就白天毒打和用刑完,晚上又派二个吸毒或卖淫的案犯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大声把她喊醒、推醒或发出恐怖的声音恐吓她。在这样轮番酷刑的折磨下,刘淑萍以绝食抗争,管教们就对她强行灌食摧残。经过几个月的绝食、灌食,刘淑萍心身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一度出现分裂症状,不认识人,经常受惊吓地喊叫,甚至连大小便都不知道。当把她折磨成这样时,恶警管教们却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她是因炼法轮功而致走火入魔。当刘淑萍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恶警管教们把她放到“杂案班”,与吸毒、卖淫、偷盗等年轻案犯干一般多的体力活,每个装豆子的麻袋包100-120斤,刘淑萍不到150厘米的个头,又那么大的年龄,都要一趟不少的扛。

刘淑萍二次被加期半年。到第二次加期的日子快满时,管教们连续几十天不让她睡觉,见她仍不妥协,2003年初原办案单位把她带走,送进当地看守所,重新又非法定劳教三年,不到半个月,再次送回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

刘淑萍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着迫害和摧残。请社会正义人士和有正义感的执法人员查处此事。在此强烈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看守所中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0/145774.html

2006-01-06: 天津市大法弟子惨遭迫害的案例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刘淑平已被非法关押5年多。在2000年5月下旬,当地派出所在一天傍晚打电话说有事让她去一趟,结果半路将她的自行车绊倒,几个恶警将她绑架,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下,直接送到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板桥女子劳教所,恶人白天对她进行各种酷刑,如毒打、坐飞机等等,晚上指使吸毒和卖淫的劳教人员监视她,不让她睡觉。在这种情况下,刘淑平以绝食抗议,恶警们就多次灌食,造成了她一度神志不清。就这样刘大姐仍不放弃信仰,刑期满了又被加刑半年,加刑满了送回看守所,重新非法劳教三年。刘大姐现已被非法关押迫害5年半,受尽折磨。

2006年1月1日,是第二次加期半年后释放日,可是当家属从200里以外到劳教所接人时,不法之徒却说再加期4个月,理由是因为刘淑平绝食,刘大姐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6/1/6/118153.html

2006-01-02: 天津大法弟子刘树平被板桥迫害5年半后再被加期
天津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真是邪恶至极,大法弟子刘树平已被非法关押迫害5年半,受尽折磨,期间曾两次加期。2006年1月1日,是第二次加期半年后释放日,可是当家属从200里以外到劳教所接人时,不法之徒却说再加期4个月,理由是因为刘树平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7840.html

2005-07-27: 肉体折磨 精神摧残 超期羁押─ 揭露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的邪恶内幕
宋云岭,关禁闭,3个多月。
兆士兰,关禁闭,受迫害。
祝立敏,关禁闭好几个月受尽折磨。
高天花,加期一年,就又重判2年,到期又加期一年。
崔砚青,到期又重判3年。
安琦,也被关禁闭,而且恶警还经常指使犯人打她。
刘树萍,到期,加了二回期,又判了3年。
何勤英,加期2次,到期又重判。她曾经被所为的攻坚队恶警毒打过,三个多月不让睡觉。

被非法关押在一队的大法学员张俊在食堂吃饭时,有好几个犯人把她按倒在桌子上,从此关独居。大法学员黄维岭、张志红也曾被关独居2个月。张兴云2002年至2005年一直非法关押,被迫害得腰疼的直不起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9.html

2005-05-22:刘淑萍,女,今年50岁,是天津市武清县人,主要从事个体裁剪做服装的生意,原本家庭幸福、生活富裕。

99年7.20之后,因为刘淑萍坚信“真、善、忍”,坚持修炼法轮功,2001年初的一天傍晚,当地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说有事让她去一趟,她正骑自行车走在半路上,被警察拦截住,把自行车绊倒,趁她摔在地上之时,强行给她戴上手铐并绑架。然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由于她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二次被加期,每次半年。到第二次加期的日子快满时,管教们连续几十天不让刘淑萍睡觉,见她仍不妥协,2003年初原办案单位把她带走,送進当地看守所,重新又非法判刑劳教三年,不到半个月,再次送回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现在她仍被非法羁押在那里。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刘淑萍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摧残。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由几个强制被迫所谓悔过的人,对她轮番强行灌输放弃修炼的谬论,整宿整宿的罚站,有时恶警管教人员找她谈话,一谈就是大半宿或一宿,言语中充满了谩骂、讥讽。

之后,恶警管教让几个吸毒和卖淫的犯人把刘淑萍关進小黑屋,扒光衣服進行毒打,施行“坐飞机”的刑法,见她不屈服,就白天毒打和用刑完,晚上又派二个吸毒或卖淫的案犯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大声把她喊醒、推醒或出恐怖的声音恐吓她。在这样轮番酷刑的折磨下,她以绝食抗争,恶警管教们就对她强行灌食。经过几个月的绝食、灌食,她心身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一度出现分裂症状,不认识人,经常受惊吓地喊叫,甚至连大小便都不知道。当把她折磨成这样时,恶警管教们却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她是因炼法轮功而致走火入魔,并做为典型的材料讲给后来一批批進来的不知真像的人,藉此進行蒙骗。

刘淑萍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恶警管教们一看所有的招法都使尽了,她仍不放弃修炼,最后没办法,为了防止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把她放到“杂案班”。因为强行转化一个,中队每个恶警管教都得许多奖金,还做为中队嘉奖政绩的指标。

这样她一个50岁的人,被迫与吸毒、卖淫、偷盗等年轻案犯干一般多的体力活,而且每次扛包她都必须得去,每个装豆子的麻袋包100-120斤,她不到150厘米的个头,又那么大的年龄,都要一趟不少的扛。有时出工的时候,碰上其他同修,哪怕互相之间笑笑、交换一下眼神,都要遭到罚站、谩骂。平时刘淑萍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许家人接见,缺少卫生纸、生活用品其他人不许给她。负责专门看管她的杂案犯,如果不这么做,恶警管教们就把她们撤掉或加期。不干活的时候,就强迫她坐马扎,一坐一天,强行给她读诽谤大法的文章。每次念完诽谤大法的文章后,都让她写读后感。刘淑萍写到:“在没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成为家庭、社会的负担,修炼后不仅身体上的疾病彻底好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懂得了法轮佛法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标准提升的高德大法,对国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是按‘真、善、忍’大法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奉公守法的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对家庭有益的人;怎么能说是与政府作对、与国家作对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来自诽谤、造谣与栽赃。这么好的大法,人人都能遵守,那我们的国家不就出现安定团结、国泰民安的景象了吗?”

目前刘淑萍仍在继续遭受着上述的迫害和摧残,凡与她接触过的人,无论是甚么案件的,不管是为了减期,还是为了完成恶警管教们交代的任务打过骂过她的人,从内心里都知道她是个正直刚毅、为了真理宁折不弯的人,就是有良知的管教有时也说:刘淑萍是个好人,当今社会交人还得交这样的人,靠得住。

正告那些仍在迫害刘淑萍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恶警们,难道你们真的要做共产邪灵和中共的殉葬品吗?善恶有报,如果你们仍继续作恶,一意孤行,等待你们的是到地狱中彻底的销毁。请社会正义人士和有正义感的执法人员查处此事,尽快恢复刘淑萍的自由。

2004-11-29:两度被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羁押 刘淑萍上诉最高检
申述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9/90261.html

2004-10-16: 我叫刘淑萍,今年49岁,是天津市武清县人,主要从事个体裁做服装的生意,原本家庭幸福、生活富裕。我既没有反对当今政府,也没刑事犯罪,更没有给社会和个人造成人身伤害,只是严格按“真、善、忍”宇宙大法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奉公守法的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对家庭有益的人;却被非法劳教一年,受尽了人身和精神上的折磨。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由于我长期坚持不放弃修炼,拒不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等,二次被加期,每次半年。到第二次加期的日子快满时,管教们连续几十天不让我睡觉,见我仍不妥协,2003年初原办案单位把我带走,送進当地看守所,重新又非法判刑劳教三年,不到半个月,再次送回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

我只是坚持修炼法轮功,坚信大法“真、善、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办案单位及执行单位这样非法判刑、超期羁押、重新重判,严重违反宪法规定。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么错?我有甚么罪被非法劳教?强烈要求释放全国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看守所等中的大法弟子。

在没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成为家庭、社会的负担,修炼后不仅身体上的疾病彻底好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懂得了“法轮大法”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标准提升的高德大法,对任何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2001年初的一天,当地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说有事让我去一趟,我正骑自行车走在半路上,被警察拦截住,把自行车绊倒,趁我摔在地上之时,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并绑架,然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非法劳教一年。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一中队,我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摧残。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由几个强制被迫所谓“悔过”的人,对我轮番强行灌输放弃修炼的谬论。我由于据理力争,遭到的是整夜整夜的罚站,有时管教人员找我谈话,一谈就是大半宿或一宿,言语中充满了谩骂、讥讽,甚么执迷不悟、自私自利、抛夫弃子、无情无义等等。请问是我自愿离开家庭、進劳教所的吗?按“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甚么错?

之后,管教让几个吸毒和卖淫的犯人把我关進小黑屋,扒光衣服進行毒打,给我施行“坐飞机”的刑法,见我还不屈服,就白天毒打和用刑完,晚上又派二个吸毒或卖淫的案犯轮流看着我,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闭上眼睛,就大声把我喊醒、推醒或出恐怖的声音恐吓我。在这样轮番酷刑的折磨下,我以绝食抗争,管教们就对我强行灌食。经过几个月的绝食、灌食,我心身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一度出现分裂症状,不认识人,经常受惊吓地喊叫,甚至连大小便都不知道。

当把我折磨成这样时,管教们却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我是因炼法轮功而导致的走火入魔,并做为典型的材料,讲给后来一批批進来的不知真像的人,藉此進行蒙骗。

当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管教们一看所有的招法都使尽了,我仍不写“悔过书”,最后没办法,为了防止我与其她法轮功学员接触,怕我影响其他人的所谓“转化”,把我放到“杂案班”。因为强行“转化”一个,中队每个管教都得许多奖金,还做为中队嘉奖政绩的指标。

这样我一个快50岁的人,被迫与吸毒、卖淫、偷盗等年轻案犯干一般多的体力活,而且每次扛包我都必须得去,每个装豆子的麻袋包100-120斤。我才不到150厘米的个头,又那么大的年龄,都要一趟不少的扛。

有时出工的时候,碰上其她同修,哪怕互相之间笑笑、交换一下眼神,都要遭到罚站、谩骂。不干活的时候,就强迫我坐马扎,一坐一天,强行给我读诽谤大法的文章。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许家人接见,我缺少卫生纸、生活用品其她人不许给我。负责专门看管我的杂案犯,如果不这么做,管教们就把她们撤掉或加期。每次恶徒念完诽谤大法的文章后,都让我写读后感......

2004-05-04: 刘术萍 武清区人,女,48岁。99年7.20以来因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3次(1999年9月、11月和2000年2月)。

2000年12月一天,刘术萍刚出家门就被恶警非法绑架,并遭毒打,非法劳教一年,延期一年。

2002年12月5日,她又被强行送到杨村镇河西街道办的“法制教育学习班”進行邪恶洗脑。由于刘术萍坚持信仰,2003年1月3日又被强行送到武清区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三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板桥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曾绝食抗议,遭受到恶警强行灌食的非人折磨。

2003年1月,刘术萍年近八旬的老父亲知道了对女儿的非法判决,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老人受不了这种打击,不久,带着对女儿沉重的思念离开了人世。

刘术萍的丈夫张广富1999年7.20以来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拘留4次。2001年1月,张广富在黄花店乡派出所遭恶警毒打,从二楼摔下造成重伤(胯骨摔断)。2002年8月,张广富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刘术萍16岁的女儿张馨文孤苦一人在家,常常流下思念母亲的泪水。

附:刘术萍劳教地点详细地址: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队一大队一中队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23-07-08: 天津市武清区高村乡派出所警察梁川电话:13612123452
天津市武清区公安分局电话:02282167101
高村乡派出所电话:022222217102023-07-08:

2023-07-20: 武清检察院公用电话:022-22934167 检察长:任庆明
检察院干部:高进

武清法院公用电话:022-29341071 院长:李雪春 审判长:殷健、王雪立

2023-05-21: 天津武清区法院:
地址:天津市武清区杨村街雍阳西道64号,邮编301700
办公室 022-29341071
值班室 29341117
立案庭29338544
刑事庭29334970
审判长殷健

崔黄口派出所:
地址:天津市武清区杨宝公路2号,邮编301702
电话:022-29571330
某警察,警号431502

2023-04-27: 参与迫害主要负责人汊港派出所队长刘虹阳(此人,徐贵连给他写了两封真相信,亲自递给他一封。)
武清区督察队电话:82167123(这是大王古乡派出所片警耿俊说的)
汊沽港派出所电话:座机 022——29491268
大王古庄乡派出所片警 耿俊 电话:13164036178
天津市武清区检察院 电话:022——29321742
汊沽港部份警察电话:15822026528(电话号是真的,但不知是谁的,因他们对电话很保密)。
另一警察电话:15522370281(可能是警车司机的,也可能是刘虹阳的)
还知一电话:17622768437(说是叫童德,警号:431247,不知真假)

迫害徐贵连的负责人刘虹阳,人名确保无误,刘虹阳负责抄家和审讯的。电话号码的主人只知道是汊沽港的警察,但不知道号码后面的具体人名,电话号码是真的。

2022-01-08:天津市武清区汊沽港镇派出所电话:022-29491268
天津市武清区陈嘴镇派出所电话:022-22146425

2021-12-25:黄花店镇政府
电话:2948126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1-18:  刘淑萍再次被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超期羁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1889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3-12-05, 9:57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