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徐汇区 上海师范大学 >> 刘進(刘进,刘静), 女

刘進(刘进,刘静)
11月3日中午13点,非法押送刘进的法院警车从奉贤看守所出来,共二辆警车,依维柯警车车身上写“闵行0185”,另有一辆“奉0270”跟在依维柯后面
个人情况: 上海师范大学教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奉贤区上海师范大学家属区58号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7-2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進(刘进,刘静) 张占杰
交叉列在: 上海 > 奉贤区

奉贤区邪党法院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6-01: 同修,你还好吗?
又是一个棕叶飘香的季节,又到了吃粽子的时候,不禁使我又想起了你——刘进

记得几年前,经历了那场生死的牢狱劫难之后,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望着你那开心的笑容,仿佛一切愁云都已被化解,天地是那样的宽广。在你的世界里仿佛已没有了愁恨、痛苦和一切不快,你是那样开心。我也真希望从此以后所有的灾难和不幸都远离你。

你一直问我们,要不要吃你亲手包的粽子。你还说,要是想吃,过几天,你包好后,再给我们送过来。你已经给邻居们包了好多,他们都说喜欢吃你包的粽子。象你这样的人,实诚!我们说,算了,我们要吃就自己买,就不要你再那么辛苦了。你会心的笑着说,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

事过境迁,我的同修,今天你还好吗?我们都很惦念你!不知你的身体怎样,是否还象当时非法开庭时那样糟糕?你那瘦弱的身体几乎已无力去承受那一切,但是就在你为自己辩护的那一刻,从你的体内爆发出的那种为正义而呐喊的力量,令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之震撼。我相信,那一刻如果是还有良知的生命,都是会被感动的。

你的女儿也去了法院,多么想在那一刻能再给妈妈多一些力量,但是却被挡在了门外。十七、八岁的年纪已经历过几多与父母的离合,她比同龄的孩子要坚强、成熟许多。连我们都难以忘记,当父母第一次突然被抓后,在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孩子不得不被送回了老家。在那个陌生而又偏远的地方,却依旧有孩子告诉她,我们不和你玩,你的爸妈都是关在监狱的。

我心中从那时起就埋下了一个愿望,如果再见到孩子时,我一定要加倍呵护她。孩子,你承受了太多根本就不属于你的灾难,阿姨心痛!可是这样的灾难今天又一次发生了。孩子我要告诉你,千万不要责怪你的爸妈,这一切不是他们造成的,你应该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骄傲,因为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不是为了自己。

刘进,多保重吧,我们的好同修。我们时刻都在牵挂着你,盼望你早日归来。

(背景:刘进,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女学员,2009年2月6日被劫持往上海松江泗泾女子监狱迫害。刘进原为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图书馆员,2007年11月25日被上海奉贤区公安分局国保处绑架,被邪党公检法非法判刑3年6个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2016.html

2009-02-13: 刘进被劫持到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迫害
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女学员刘进2009年2月6日被劫持往上海松江泗泾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刘进原为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图书馆员,2007年11月25日被上海奉贤区公安分局国保处绑架,被邪党公检法非法判刑3年6个月。

这是她第二次入狱。刘进和她丈夫张占杰,原先都是上海师范大学的优秀教职工,张在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刘在学校图书馆工作。二人同修炼,待人和善,工作敬业。由于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一年张占杰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迫害;刘进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上海女子监狱受到关禁闭,打骂羞辱,精神恐吓,强制洗脑等各种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刘进遭上海奉贤区国保处伙同海湾派出所顾雷绑架、抄家抢劫,被非法关押在奉贤区看守所,她遭受到以奉贤国保处处长姚建权为首恶警的刑讯逼供,曾四天四夜被轮班连续违法提审,一刻不容睡觉,稍有瞌睡就踢打。提审员蔡某威胁:如果你不说,就抓你的朋友,你朋友不说,就抓你的女儿。刘进先后数次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

在2008年11月3日上海奉贤区邪党法院对刘进的非法庭审迫害中,来自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莫少平、尚宝军律师做了理据俱全的无罪辩护。中共邪党人员藐视并肆意践踏它自己制定的所谓法律,却还要试图把对修炼者的迫害掩盖在法律幌子的遮羞布下。辩护律师无可辩驳的法理分析揭穿了邪党虚伪真面,让法庭上下所有人认清了究竟谁是法律的破坏者,究竟是谁一直在犯罪。

当庭审结束后,刘进亲人质问公诉人:对无辜修炼者,明知其无辜却还要一意构陷,有没有考虑过如何面对和经得起历史评判和良知的拷问时,公诉人蔡巍巍回应说:张先生,我也没办法。

在非法审判前,公安、国保、国保610的人有意无意的重复着一句:请律师有用吗?还有当庭审结束只有15分钟后就宣判当事人徒刑的做法,都说明了其实对刘进的非法判决结果已经内定了。这其中直接作恶的是奉贤区的某些公检法人员等,更有幕后的奉贤区委610办、上海市委610办等的黑手直接的操纵。

善恶到头终有报。对法轮功学员的每一次迫害,都是对自己的罪行的加重,每一张所谓的“判决书”都是未来审判自己时的罪证,也是把自己朝着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推进。

刘进的再次被非法关押,给其亲人施加了及其巨大的痛苦,其女儿、丈夫及其娘家和婆家的亲人们都倍加思念、牵挂她。新年期间,刘进的老父亲,在对女儿的思念担忧恐惧中去世。吁请国际国内社会能够对刘进的安危给予一份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3/195376.html

2008-11-20: 目击上海大法弟子刘进被非法审判
2008 年11月3日的上海,天空阴沉,就象那时人们的悲愤心境一样。当日下午一时,上海邪党人员操控奉贤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刘进(女)的所谓“审判”开始。最初法院说允许十人旁听,当许多正义的人们为见证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见证黑白颠倒、公然而行的罪恶而要求旁听时,却被挡在法庭外,被告知说没有空位,而庭内部旁听席却空荡荡。法院为了掩饰谎言,就叫来许多公检法、610等人员充斥其中。法庭上下氛围阴森,法警们眼球外凸,虎视眈眈地看着旁听席上三名旁听的当事人亲友,不明身份者也对着他们拍照。

消瘦的刘进被推搡进法庭,刘进摆脱法警夹持。

审判长何哲问刘进职业,刘平静的说“被你们迫害的没有了。”

何又问:因何理由被刑拘并逮捕。刘慨然答:“因为信仰真、善、忍。”

何再问:以前是否曾被刑事处罚过(指刘夫妇2001年被判刑)。刘回答:那是一场强加于我们的冤假错案,以莫须有的罪名。

因遭受长期关押,刘进的身体看起来比较虚弱,她平静而又普通的话语,震撼在场人们的心,连法庭内的空气都为之波动。

刑讯逼供与逻辑混乱的证据指控

在法庭调查过程中,公诉人蔡巍巍在检察院副院长褚明君等人助阵下对刘进进行所谓指控,而六项指控中,其中五项是在刑讯逼供下的无中生有。刘进追述说:2007年11月25日被绑架后,冬天的气温骤然下降,而她又没有穿什么衣服,提审员蔡某为人非常歹毒,声称上级将此案交付给他,他一定要交差,四天四夜轮班连续违法提审,一刻不容睡觉,稍有瞌睡就踢打,并且威胁:如果你不说,就抓你的朋友,你朋友不说,就抓你的女儿。

在公诉人的证言证词中充斥着“55岁的女人”、“讲普通话、身高160”等与刘进39 岁、山东口音浓重等细节不符的地方。公诉人一项一项指控,刘一次一次否定。针对指控说一男一女发资料,认定该女即为刘,刘断然答:我们的师父要求我们做个好人,男的不吃喝嫖赌、腐化堕落;女人洁身自持。因为我老公出门在外,我一向很谨慎,不与别的男人一起出门,更不可能让其他男人进我家来。

为刘辩护的是“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委派的著名法学家、人权律师莫少平律师、尚宝军律师。莫少平律师的语言抑扬顿挫,清晰明确,层次感很强,他用精炼的语言剖析时间点、人物年龄、面貌、事实逻辑等多角度的相互矛盾,一一质证这五项指控的事实,均证明不是当事人刘进所为或者是另有其人。公诉人几乎每一项指控都被两位律师质证不成立,在律师逻辑清晰的表述中,对刘的指控之荒谬,变得一目了然,令公诉人发窘,连法官都有点替他着急。

莫少平律师说:让判决经得起时间与历史的考验,应依法判决我的当事人刘进无罪

在法庭辩论过程中,莫少平律师、尚宝军律师从事实、法律适用、法理等层面全面论证大法弟子刘进无罪,做了有力的阐释。莫少平律师辩护说:事实层面,公诉方指控刘进六次散发资料,但前五次事实都不清楚,证据不充份。莫少平律师接着从法律适用的角度为刘进辩护:

第一,指控她利用邪教组织,然后破坏法律、法规的实施。这种指控是笼统、不明确的。她破坏法律的实施,那具体破坏了全国人大或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哪一部法律?哪一部法律的实施?或者是破坏了国务院颁布的哪一部法规?你应该明确指出刘进破坏了哪一部法律或法规的实施?所以我们叫“侵犯的客体”不明确。

第二,还原刘进本身的行为,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简单事实:她看到网上认为好的文章,把它下载下来,然后拿给别人看。这个行为没有任何社会危害。那个行为恰恰是她自己的一个信仰或者言论表达自由的一个表现,所以没有社会危害性。如果因此认定当事人有罪的话,那么,全国的图书馆的管理员都有罪了:在图书馆内存储着各种各样内容的书籍,甚至是极其“反动的”,连希特勒的《我的奋斗》都存在。而这些书都是图书馆提供给人们公开阅读的。

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以及全国人大的解释和两高的司法解释,都没有明确说法轮功是×教。认定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否对它进行刑罚,根据立法的规定必需经过全国人大或者人大常委会来进行规定,而不能以两高的一个司法解释的通知的形式来确定,这本身就不符合立法规定。

第三,刘进的行为是符合中国宪法关于言论、信仰自由的规定,也符合中国签署的关于公民这种权利国际公约的规定,以及世界人权宣言的规定,人人都有信仰的自由和言论表达的自由,可以通过任何形式来进行这个资讯交流,只要她没有危害到其他人和社会。法律只能规范人的行为,是不能规范人的思想或信仰的,这是一个公认的原则。

既然签订了《国际人权联合公约》,那是要遵守的。公约规定人人有信仰与言论的自由,人人有怀有自己的主张的自由。当事人刘进的行为正适合这种自由所适用的范围。

所以,综上三个方面,我们当然认为,不能认定刘进的行为是构成犯罪,我们请求法庭秉持公正,让判决经得起时间与历史的考验,应依法判决我的当事人刘进无罪。

莫少平律师当庭指出,该案的审理程式存在瑕疵,今年3月24日公诉机关已对刘进提起公诉,起诉到法院了,那按照法律的规定,法院应该在一个半月之内开庭,并做出一审判决,如果案情复杂,你可以延期一个月,最迟应该两个月之内开庭审判,等了九个月才开庭,已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时间。

“超过审件没有审案,按照最高法院和相关的法律规定,它应该变更强制措施,就应该放人。如果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审结,又不变更强制措施,也不给她拘保或者变成居住,就属于超期羁押。”

莫少平、尚宝军两位律师相互配合默契,整个辩护过程非常流畅,事实与法理论辩清晰,充满正义与理性,让人们看到了律师的正义感及其为当事人尽其所能、据理力争的责任心。对于法庭上下的人们,这是第一次听到法律专业人士如此系统全面地论述有关法轮功人员无罪的法理,揭穿了九年来对大法弟子利用“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迫害的非法、违法,明确了真正犯罪的是他们。整个过程,法庭上下没有任何声息,人们都静静聆听。

刘进:“我们修的是正法,不是什么邪教!”

大法弟子刘进说:“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及旁听的朋友们,我在近一年关押中,身体多次出现危险,三次被送往位于南汇的监狱总医院抢救,甚至一次休克,时间加起来长达数月;我的女儿尚未成年,我们的老人需要照顾,我想出去照顾我的亲人、我的丈夫与女儿。”她接着说:“我们修的是正法,不是什么邪教!我们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只是把真相告诉给受蒙蔽的人们,没有别的目地!”

她问审判长“我发的内容中有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君写给温家宝、胡锦涛的公开信,信中有经济、时政内容,最后他提到,给法轮功平反刻不容缓。我想让人们看看这些知识,这封信连温家宝、胡锦涛都知道,为什么我发给别人看看就有罪?”

刘进最后说“我无罪。如果用这个罪名(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因为这判我有罪,那是莫须有的,我一定会上诉。”

法院在休庭15分钟后,宣判大法弟子刘进三年六个月徒刑,刘进当庭表示上诉。罪恶没有停止。但大法弟子的抗辩、律师的有力辩护,必将给予听者强烈良知震撼,给他们留下深深印象。很多虎视眈眈的人们都改变了态度。

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进和她丈夫张占杰,原先都是上海师范大学的优秀教职工,张在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刘在学校图书馆工作。二人同修炼,待人和善,工作敬业。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时,刘进和张占杰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并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于是,二零零一年邪党对张占杰非法判刑四年半,对刘进非法判刑四年。当时他们的女儿才十岁左右。张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刘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受到关禁闭、打骂羞辱、精神恐吓、强制洗脑、强制灌食等各种迫害。刘进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再次遭邪党恶警绑架、抄家抢劫。

在对待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上,生命都在摆放他们的位置。罪恶必然把罪恶者自己焚毁,历史也即将翻过这一页,罪恶者的可怕下场、良知者的反思与得救,将见证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慈悲与伟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9/190013.html

2008-10-31: 上海奉贤区法院将于11月3日非法开庭迫害刘进
上海奉贤区邪党法院定于11月3日下午一点半,将对大法弟子刘进进行所谓开庭。届时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人权律师莫少平律师、尚宝军律师将出庭为刘进作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1/188926.html

2008-10-18: 上海奉贤区刘进被迫害近况
上海奉贤区大法学员刘进,自去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至今一直被关在上海奉贤区看守所,据悉,期间多次被送往位于南汇的监狱医院迫害,身心受到伤害。家属多次要人,至今未果。刘进丈夫张占杰为此在上海找到工作以等待妻子归来,近期因“六一零”系统人员的干扰,刚刚开始不久的工作失去了。

邪党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也同时胁迫着公检法人员犯罪,想使他们走向不归路。奉贤区不法之徒还在行恶,前段时间有奉贤区法轮功学员朱慧芳、刘继英、庄美华等被抓被迫害。为邪党效命的公检法人员常常以他们迫害修炼者是执行命令的行为,不做不行做辩解。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18/187990.html

2008-04-21: 原上海师范大学教师刘进面临非法开庭
原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教师刘进可能在近期被非法开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1/176894.html

2008-01-19: 法轮功学员刘进家属请律师,遭北京国保警察恫吓
2008元旦伊始,上海被恶警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刘进家属,由于在北京请律师,遭北京国保警察骚扰威胁。家属被“警告”不要和“那些律师”联系在一起,否则会有很多“麻烦”。

刘进被上海奉贤恶警绑架后,家属到北京请中国著名维权律师莫少平做刘进的辩护律师。莫律师和其他两位中国律师刚刚获得了2007法国人权奖,而且先前莫律师曾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刘进的家属也请莫律师为刘作无罪辩护。不久后,刘在北京的亲属即被当地警察骚扰威胁。与此同时,北京国保警察和上海奉贤警察都向刘进家属推荐他们所称的“免费律师”。

刘进和她丈夫张占杰因信仰法轮功曾分别遭四年和四年半牢狱迫害,他们深知那些“免费律师”的辩护方式,中国大陆的绝大部份律师慑于中共邪党的淫威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性,根本不敢为法轮功学员作公正辩护,个别甚至被恶党法庭利用,反过来助恶为虐。

刘进家属赴北京请到莫律师后,北京的国保警察随即前来威胁。北京恶警的话再次证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从来没有讲过法律,北京的警察都可以替上海法院决定:或判二年,或“后果严重”。可见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决结果完全是那些邪恶之徒随心所欲决定的,毫无法律可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70651.html

2008-01-11: 刘进被上海奉贤区看守所劫持 女儿无人照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170089.html

2007-12-29: 上海奉贤检察院迫害一家好人(图)
2007年12月14日,家住上海奉贤区的法轮功学员刘进家属收到了奉贤检察院对刘进逮捕的通知书,这是上海奉贤区法院对这一家人发出的第三张逮捕证。

刘进、张占杰夫妻都曾是上海师范大学的教工,因为向人们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真相,于2000年8月遭奉贤公安恶警绑架。奉贤区检察院追随邪党迫害好人,对他们夫妻发出过两张逮捕证,之后他二人分别被非法审判、非法判刑。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张占杰被关在死刑犯中队,受尽非人折磨。刘进被上海女子监狱长期关在“狱中狱”(禁闭间)里迫害。

几年过去了,法轮功在世界上80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得人心,先后获得各种褒奖2000多项;而另一方面,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在国际国内四面楚歌,不断被正义人士起诉和谴责,人们纷纷退出中共恶党的各种组织,退出“党、团、队”的“三退”大潮迅猛突破3000万,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解体在即。

然而遗憾的是,此时此刻上海奉贤区检察院逆天理反人心,不能公正行使部门职能,听从邪恶的“610”黑恶组织,再次公然违反国家宪法法律,迫害信仰自由,曲解枉用法律法规(至今中国大陆所有法律中没有任何一条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依法无据),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刘进再次发出逮捕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9/169253.html

2007-12-23: 上海师范大学张占杰、刘进夫妇的遭遇  
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进自11月25日晚被奉贤区国保处伙同奉贤海湾派出所恶人顾雷绑架后,一直被关押在奉贤看守所,大约12月15日被非法所谓逮捕,羁押在奉贤看守所。

刘进,女,40岁左右,原在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图书馆工作,1999年7月20日以后即因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单位剥夺工作,2000年被奉贤区国保处抓捕,在上海女子监狱被关押、迫害4年。她丈夫张占杰原是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教师,同时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 4年半。9岁女儿,孤独无靠,两个月后被遣送到外婆家。出狱后,刘进一家生计无着落,一直没有固定工作,又不断受到奉贤610系统、国保处监视、骚扰,她丈夫张占杰被迫去北京工作,刘进看护上高三的女儿,夫妻分离两地,生活艰难且动荡不安。

刘进一家由此遭受到的痛楚,是置身于外者所难以想象的。那些迫害者无知与盲从邪党指令,甚至以抓人求功为荣,却并不知道自己为此造下弥天大罪,把自己置身在万劫不复之境,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可能不会再有。为了救度众生(包括这些行恶者在内),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苦难已经太过深重了。

我们善意忠告上海奉贤区公安、国保处、检察院、法院的有关人员真正了解一下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究竟是怎么回事,大法不仅与法轮功学员有关,大法的救度、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与你们每个人的生死存留息息相关,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迫害你们自己。法轮功学员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包括你们在内的世人能够拥有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3/168867.html

2007-12-13: 江鬼的外甥吴志明是上海的恶首,上海市对大法弟子的重大迫害中很多都是其直接操控的。在近日对奉贤同修刘進的邪恶迫害中,我们又见其鬼影。

11月21日,他到奉贤区公安和司法部门“调研”后,奉贤的恶人恶警随即布置对刘進跟踪盯梢,11月25日在刘讲真相时恶警将她绑架,并在星期天这样的日子迅速以两辆警车多名恶警的邪恶阵势对刘家劫掠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3/168271.html

2007-12-08: 曾遭四年冤狱,上海刘進再被绑架
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進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被上海奉贤区恶警绑架。这是她继四年被牢狱迫害后,再次遭到绑架迫害。现在她被非法关押在奉贤区看守所。当天,以奉贤公安国保处恶警为首,海湾派出所一起参与出动两辆警车绑架刘進并对她家進行抢劫式的野蛮抄家,当场抢走现金2万元,还有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包括证件、银行卡也被抄去,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家的电瓶车也被抢走。有群众说:这些警察简直是疯了。

刘進和她丈夫张占杰现在都四十岁出头,原先都是上海师范大学的优秀教职工,张在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刘在学校图书馆工作。二人同在法轮功中修炼,不断以“真、善、忍”标准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待人和善,工作敬业。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勾结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刘進和张占杰仍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并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于是,在“六一零”黑恶组织胁迫之下,奉贤区公安恶警绑架了他们夫妻,奉贤的检察院、法院一起也参与对他们夫妻的迫害。对张占杰非法判刑四年半,对刘進非法判刑四年。张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期间,恶警为逼其放弃正信,把他和死刑犯关在一起,倍加折磨。刘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受到关禁闭,辱骂羞辱,精神恐吓,强制洗脑等各种迫害。之前她还遭受过强制灌食等等迫害。他们的女儿当时只有十一岁,孤身一人在上海,后来她又被上海遣送到张占杰的山东老家。

在受尽邪恶的炼狱折磨后,刘和张先后于零四年底和零五年初出狱回到家中,上海师范大学屈从于“六一零”的邪恶淫威,不敢接受他们夫妻回校工作。在知道他们的被迫害经历后,一些好的公司和单位也在同情之馀,因惧怕中共恶警骚扰而婉拒他们的求职申请。张被迫远到北京工作,刘進则经受了各种求职魔难,受过大学教育的她,为生活不得不在饭店、洗衣房等处打工,夫妻分离中,对女儿的照顾也受到很大影响。即使这样,奉贤地区的“六一零”、国保大队、奉新派出所的恶警还不断骚扰他们的生活,亲自上门骚扰的同时,还通过多种形势跟踪盯梢他们。有时更是明打明的监视盘查。

如今正值女儿参加高考的关键一年,刘進只因告诉人们一些被中共恶党隐瞒的事实真相,再次突遭绑架,女儿的精神受到很大打击,生活也无人照料。本来想多赚点钱供养女儿上大学用的张占杰也被迫放弃工作从北京赶回,张的父母也不顾年高体弱赶到上海,一家人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8/168017.html

2007-12-02:上海市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進被邪恶之徒绑架
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進23日左右被邪恶之徒绑架,具体情况不明。刘進和她的丈夫张占杰(法轮功学员)曾于2000年6月被邪恶之徒非法劳改迫害四年及四年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67584.html

2007-11-27: 上海奉贤区大法弟子刘進遭绑架
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上海奉贤区大法弟子刘進遭绑架。她家住上海师范大学在奉贤校区的家属区58号。请知情者补充更多情况。

大法弟子刘進和她丈夫张占杰原来都曾是上海师范大学职工,张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她是学校图书馆一名工作人员。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夫妻俩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同时被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和四年,无人照顾的幼女被遣送回山东老家。出狱后至今,二人仍不断遭受当地“六一零”和派出所恶警恶人骚扰,没有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来源。如今在女儿面临高考时期,邪恶再次绑架刘進,给这个家庭造成了巨大灾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7/167262.html

2007-11-26: 上海奉贤区刘進被奉贤国安绑架
上海奉贤区上师大新村张占杰的妻子刘進2007年11月25日下午被奉贤国安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6/167248.html

2006-10-12: 被上海伪法院非法判刑迫害的大法弟子
上海伪法院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判刑,据不完全统计,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入狱的女学员就有一百多人,她们很多人因身体不好走入法轮功的,通过修炼她们身心健康,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不翼而飞,政府非法取缔法轮功大家本着善意向政府、向市民讲真相、救众生是对社会负责的表现,上海虽然是国际大都市,有的七、八十岁在松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

据不完全统计:她们是王烨、沈志芳、刘成英、刘文英、邓爱云、蒋岷、李洪珍、李锋、蔺莹、张福妹、郭廉亲、项健、石义玲、吴小锋、宋翠娥、陈惠群、熊玲、宋金花、林宝珍、顾丰英、郭颂红、顾宝群、戴志颖、鲍学珍、鲍文珍、廖丹凤、黄英、邵美仙、蒋丽英、奚蛟、顾继红、黄志萍、张秀英、李慧玲、瞿玲娟、袁肖兰、王雪飞、汪菊芳、陈月秀、张毅、董健、陈慧晶、吴顺芳、邓嵘、傅美云、高琴妹、高林娣、杨曼玉、刘静、尤秀云、曹倍琴、韩春燕、张彩萍、吴福英、李玲琳、钱倍珍、李丹、陆晶、张元幸、须莉敏、胡钟天、刘贵珍、李丽茅、李上芬、黄品芳、孙竹英、秦凤仙、黄洁、杨洁、金闻鸣、袁毓敏、戴珍雪、张秋莎、殷桂花、王亿屹、张迎春、苏玲芝、陈洪珍、葛文新、张燕、刘雪英、姚五妹、沈溢之、汪霖、潘德庆、王银玲、贺美云、戴子珍、胡富珍、章迎枝、张迎春、夏海珍、张筱英、王宝坤、余佩英、许凤宝、许美晋、张春燕、樊咏、陈毓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2/139959.html

2005-07-24: 上海女子监狱(也叫松江女子监狱)在松江区泗泾镇,有两幢东南型的五层楼房。女子监狱有五个大队。一大队是后勤大队主要关押老残和经济犯。二大队是新手大队,所有新到犯人在此整训3个月后分流。三大队和四大队为劳役大队,年纪轻的全部被分到此大队,被关押的犯人几乎没有睡觉,称自己和床没有关系,因为女子监狱的狱警的收入是直接与犯人挂勾的。

五大队专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那里的待遇比死刑犯还低,大法弟子就被全部关押在第一幢楼的4楼。东部为严管区,南部为宽松区,东南部各有11个监室,每个监室为18平方左右有12个床位,为了防止东南部的流通就把东南部给隔开,大法弟子所有的一切全部在这一层楼面。

五大队主要的负责人:正大队长侯瑞勤,副大队长颜世萍,两位中队长都来自上海提篮桥监狱,张永梅和仇敏颖,还有舒雷、陈遥渊、小长队陈谣(音)、徐英。他们对大法弟子的管理办法就是不断的虐待和折磨。明文规定只要被分到五大队,就要开始军训,整天在太阳下做队列操,直至精疲力竭,还有就是抄写行为规范到深夜不让睡觉,全监室人员整天陪同新来弟子一起看诽谤资料和录像逼“转化”。“文明”的折磨使人感到时间的煎熬和漫长。

在里面最多运用了捆绑制,挑起仇恨来逼迫坚定弟子“转化”。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坚持那就单个关押,一个监室就关一个,围攻的打手有4、5个,每天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逼迫抄写到清晨才放睡觉,哪怕就是在睡觉时的一个翻身也要记录,一个眼神给不会放过再加骂,在这样的精神压制下还坚定那就是关禁闭。

禁闭室朝西所有一切的生活全部在小小的不足3平方的笼子里,无论再冷或者再热,不给洗澡密不透风。还有就是不让坚定的大法弟子出监室,不让她们洗澡,在36度的高温也不给她们喝水,每天给小半盆的水来擦拭身体,在监室中规定小便的量,这个管理还只是在宽松的南部。

在严管的东部就是每天5点多起床,一直罚静坐和静立到深夜11点半,这是规定的时间,其实多数的邪恶打手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尽量不给大法弟子睡觉,大法弟子整天生活在辱骂和打骂中,如果这样还不能使大法弟子“转化”,那就要拉到3大队或者4大队去進行超强的劳役生活。有的大法弟子在3大队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

在女子监狱中有监狱法,但是里面的狱警从来就不遵守,她们想怎样整人就怎样整人,一切就来自于心情。大队超强的劳役使得人无法在里面正常生活,狱警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管他人的死活,有一次在与家人接见时,就听到旁边的犯人讲:“妈妈也许我不能等到出去的那一天了,你就在这附近帮我买坐坟墓吧”!可想而知松江女子监狱对待犯人的情况到了何种地步?

下面是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部份名单:

杨洁、李锋、杨曼玉、沈足英、秦红仙、戴之颖、李玮玲、宋金花、刘向书、吴小锋、俞培英、刘文英、高林娣、贺美云、刘進、楼成英、蒋林英、熊玲、张秋沙、鲍文珍、杨金娥、王志萍、李历茂、李上芬、项健、顾继红、樊咏、王雪飞、宋X娥。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的警察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非法的,因为公民信仰的权利是受到宪法保护的,你们现在的行为不是在公正执法而是在违法、在迫害,借用法律为工具来迫害善良的人。

大法弟子只想跟你们讲:不要再继续为邪恶卖命了,为了自己的将来为了家庭为了不被淘汰请慎重选择道路,因为留给你们的路和时间太有限了,请珍惜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4/10678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