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常州市 >> 吴殿辉, 男, 33

吴殿辉
吴殿辉,在经历了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疯狂迫害的6年多时间里,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去世。
个人情况: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毕业后在常州技术师范学院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省常州市
个人近况: 2006年2月11日 迫害致死 (2006-03-0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78(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吴容(吴融)
夫妻/父母: 吴殿辉 张武英(夫吴殿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23: 江苏常州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图)
4.法轮功学员吴殿辉,男,34岁,江苏省常州师范学校青年教师。吴殿辉因修炼法轮功,被常州610及恶警非法关入精神病医院及结核病医院进行迫害,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医院检查出患肺结核,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离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3/江苏常州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图)-241322.html

2007-06-07: 江苏省常州教师张武英被绑架
江苏省常州工学院人文社科学院教师张武英,于2007年5月31日被绑架,其丈夫吴殿辉已于2006年被迫害致死,目前家中只有6岁的儿子吴容和吴殿辉年老的父母相依为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7/156393.html

2007-05-10: 上海大法弟子王兵科被邪党非法抓捕
大法弟子王兵科,1976年出生,原华东师范炼功点上大法弟子,1999年7月毕业后就职于上海普陀区宜川中学。1999年7月20日,共产邪教迫害大法以后,王兵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曾因为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拘留过;后来因为发放真相资料,于2001-2003年期间被邪党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受到残酷折磨。

2007年3月14日晚8时左右,王兵科因为发放真相光碟被闸北区派出所非法抓捕,3月15日凌晨一点钟左右,邪党不法人员闯入王兵科夫妻租住的房屋,進行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的非法抄家。所抄去的资料成为邪党给王兵科定罪的所谓依据。

作为大法弟子,王兵科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从不与人争名逐利。宜川中学王姓校长积极追随共产邪教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因为王兵科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学校里每学期只给他安排一个班级数学课,这样就使王兵科的经济收入和其他教师相比大打折扣。但是,即便是成绩再差的学生,经过王兵科悉心教导,数学成绩很快就有明显的起色。在学校普通师生心目中,王兵科是个人品很好的教师。

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再加上被非法劳教的经历招致的世俗之人的诋毁,王兵科一直没有条件谈恋爱结婚。直到2005年,家乡的一位女孩子韩霞不顾世俗的飞短流长,决心嫁给王兵科,王兵科从此才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温馨的家。随着对大法真相的了解,韩霞慢慢的已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王兵科没有被非法抓捕之前,小夫妻俩过着虽然清贫但依然和谐的日子,这种幸福源自得法后明白人生意义的喜悦。王兵科被非法抓捕后,韩霞也因此失业,每个月要交纳800多元的房租。目前,韩霞已经发现自己怀孕,妊娠期反应剧烈,不但得不到丈夫的照顾,反而要面对邪党不法人员的声色俱厉,还得时刻为丈夫的安危担忧。仅仅因为坚持了“真、善、忍”的做人原则,最终落到完全失去经济来源的悲惨境地。

目前,原华东师大炼功点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已确认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李白帆、李元广、吴殿辉、董欣楠,被非法劳教退学的大法弟子至少有姜云、袁舜华、朱奎花、王兵科、张红英、李霞、蔺翠霞、张宇霞、张许枚、刘鹏(两次被非法劳教)、赖晓辉、姜德胜(目前已逃到美国)、陈福(目前仍被关押)等。因为大法弟子华东师大毕业后分散全国各地工作,没有条件完全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64.html

2006-11-07: 江苏常州受恶党迫害的孩子吴容
江苏省常州市的吴容(曾用名吴融),男,二零零零年八月出生,今年六岁,目前和母亲大法弟子张武英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父亲大法弟子吴殿辉,一九七二年九月出生,长期遭受共产邪党的迫害,于二零零六二月十一日,不幸含冤去世。

吴容的父亲吴殿辉和母亲张武英均是华东师范大学一九九九届毕业研究生,毕业后,又双双作为高学历人才被引進原常州师范(二零零三年并入常州工学院)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后,夫妻俩因坚修大法受到中共邪党惨无人道的迫害。

原常州师范校长李敏敏为了利用迫害大法弟子捞取政治资本,伙同常州市国家安全局、“610办公室”、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教委人事处,积极充当迫害吴殿辉夫妇的打手。吴容还是腹中胎儿时,李敏敏就将其父母双双赶下讲台,吴殿辉被允许在总务处砍树、扫厕所、捡垃圾,张武英则被强制到复印室从事复印工作,同事扬言要令其在孕期呼吸有毒气体,生个白痴。包括孕期、哺乳期在内,张武英在复印岗位上工作了四年之久。

人才引進协议里签署的10万元买房补贴,学校拒不到位,吴殿辉的人事关系迟迟不予上报,每月要通过打借条的方式,向学校领取“暂借预付生活费”600元。为了行监视和软禁之实,李敏敏伙同常州市公安局非法剥夺了夫妻俩在校外租房的权利,而强制其住学校宿舍。

张武英在怀孕期间被派出所警察整夜整夜罚站。因为上访,张武英在中办国办信访办胡同口被便衣恶警扭打。吴容怀在母腹中四个多月时,父母亲被单位校长和常州市市教委的领导劫持到常州市解放军“一零二”精神病医院迫害,期间没有人性的医生和护士将张武英四肢绑在床上,强制打针,并从鼻子插管子灌药。

吴容在母腹中时,父母经常被常州市执法部门非法关押,就在其出生前两个月,母亲非常需要照顾的时候,父亲吴殿辉又被常州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小吴容出生时,家里被迫害的只有十元人民币,幸亏周围的同修出手相救,才艰难的挺过了这几年的岁月。

吴容出生住妇产医院,李敏敏派本校同事盯梢到病房,出院后不许任何人進入校门半步来看望这个新生的婴儿及其产后的母亲,包括预约理发师到宿舍为孩子理发,都不能获准。在吴容出生后五十六天随父母往返山东老家及半岁后返回常州途中,随同父母一起分别遭遇常州市和山东恶警的无理绑架,每次都遭到严重惊吓。半岁时的那次不幸遭遇,使小吴容的头部、腿部两个部位被警车的车门挤破。恶警们毫不反省自己的罪恶行径,反而因吴殿辉夫妇当众揭露了其罪行而为这对蒙冤的夫妇捏造了又一条罪名。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吴殿辉在看望同学回家的路上,被常州市恶警无端秘密劫持到江苏省大丰市方强农场,冤判劳教二年。期间,吴殿辉受尽电警棍、关小号、罚站、超负荷劳动、毒打种种折磨,劳教所的恶警不允许张武英母子前往看望亲人。常州市公安局授意原常州师范学校继续对其母子实行非法软禁和经济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吴容一岁半多,母亲张武英又在工作岗位上被恶警非法劫持到开设在河海宾馆的迫害班长达四十多天之久,可怜的孩子整天夜里哭闹,却得不到双亲的监护。

二零零三年元旦,饱受折磨和摧残的吴殿辉从劳教期满获释,没过多久就因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而不得不卧病在家,直到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不幸含冤去世。

父亲去世时,小吴容只有五岁半,可怜的孩子从小目睹、经历了太多的迫害和不幸,父亲被迫害生病、去世更是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永远难以愈合的创痛。

吴容目前就读于常州市三井小学一年级一班,和母亲张武英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张武英除了每月担负昂贵的买房还贷外,还得偿付丈夫在世住院期间的医疗债务和孩子的教育费用。除此之外,母亲因为仍然坚修法轮大法,而招致的那种随处可以感觉到的来自执法部门和单位的迫害和压力,无疑更是让孩子幼小的心灵痛彻心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7/141963.html

2006-08-28: 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四)
“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

秦艳秋,现年45岁,前太仓市邮政局职员,秦艳秋的丈夫石泽惠,原为太仓健雄学院教师。1997年10月,为祛病健身夫妻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从此充满阳光幸福。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迫害法轮功后,夫妻被非法关押,均被开除公职。

2000年3月秦艳秋被关進精神病院,2001年1月4日又被非法劳教;后来丈夫石泽惠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关在大丰方强农场,家中一幼子无人照看。太仓有关部门人员还到处诬蔑散布说他们夫妻二人因“痴迷法轮功”不工作、不管孩子。

秦艳秋是2005年8月19日早晨去买菜的中途,被城中派出所副所长沈文彪带两个联防人员秘密绑架。家属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无任何一位执法人员到家中来。然而,判决书中的证据证实第四条,却是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造假的本事也非同一般!难怪迟迟不敢交到家属手中。


再看所谓“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学打印“真善忍好”,就有罪?!

是谁造就了如此畸形的法院?是谁造就了不伸张正义的法律?又是谁用“假、恶、斗”打压“真、善、忍”的群体?!显然非共产恶党而莫属。

耿大娘一家的悲惨遭遇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有位街坊邻居都夸的耿大娘。

1999年7月20日之前,耿家大小十几口三代人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先人后己,一家老少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精神愉快。

1999年7月20日之后,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实施了疯狂的迫害。耿大娘的小儿子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今年年初,在35天之内,耿家三人被残酷迫害中相继离世;百天不到,又有两人被当地“610”非法关押洗脑班。

耿怀普被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

1999年12月,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贾汪区“610”人员强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后经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但邪恶的“610”凌驾于法律之上,公然违反司法、藐视法律,把本该无罪释放的耿怀普,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盐城方强劳教所。

一年的监狱折磨,没有使耿怀普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后,耿怀普又被“610”再次直接绑架到睢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恶徒们丧失理智的把耿怀普的双手铐上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但是耿怀普没有动摇。最后耿怀普从洗脑班走脱。这群恶徒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后来,耿怀普在合肥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现关押在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儿子、儿媳、女儿被610绑架洗脑班迫害

耿怀普走脱后,恶徒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一年多后又被绑架到睢宁洗脑班。耿大娘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

耿家三人在迫害中离世

老人家的二儿子耿怀浩,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是610派人监视,还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恐吓,使耿怀浩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终于今年二月底去世。耿怀浩弥留之际,家人要求放耿怀普回来见最后一面,“610”头子范书友以各种藉口加以拒绝。

耿大娘更是被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区“610”、派出所,一批又一批的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孤独的老人承受着亲人被无辜迫害的痛苦,又随时都面临着抄家、骚扰和恐吓,抵挡着中共政权的国家恐怖行为。老人家终于在三月份含冤离开了人世。家人要求容许耿怀普奔丧,尽最后一点孝道。但被“610”头子范书友再次拒绝。

2005年3月22日,耿大娘的大儿媳施忠玲也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因惨遭非人迫害致死。在临终前,医院确诊:施忠玲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瘀血肿块。

35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在迫害中离世。耿大娘三个年幼的孙儿孙女成了孤儿。

“610”又重施暴行

亲人的眼泪尚未擦干,新的迫害又来了。亲人去世不到一百天,以范书友为首的贾汪区“610”在江苏“610”的授意下,又重施暴行,把老人家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绑架到江苏省610办的洗脑班加以迫害。

善恶终有报。奉劝那些迫害好人的人,不要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道义,从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自己种下甚么,将来一定就会得到甚么。

已有25名江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自1999 年7月20日以来,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据目前已经证实的消息,截至2006年7月17日,江苏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25人,其中南京市6人,他们是:周素珍、陈英、陈家芳、王福心、徐苔彬、宁培华;徐州市4人,他们是:施忠玲、朱向和、耿大娘、耿怀浩;常州市4人,他们是:周凤林、廖琴英、王玉琴、吴殿辉;南通市2人,他们是:黄汉冲、陈汉昌;淮安市2人,他们是:张正刚、葛秀兰;苏州市2人,他们是:俞惠男、江炳生;盐城市1人,他是:张万年;镇江市1人,她是:董桂英;无锡市1人:顾雪娟;还有2人地区不明,她们是:杨美贞、孙秀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389.html

2006-03-06: 常州和上海市恶警阻止吴殿辉生前好友看望妻儿(图)
江苏省常州市大法弟子吴殿辉,在经历了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疯狂迫害的6年多时间里,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去世。常州市公安局对吴殿辉的死亡心怀鬼胎,为了封锁消息,和上海市恶警共同联手,非法阻止吴殿辉生前的同学好友到常州去看望安慰其极度伤心的妻儿老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192.html

2006-03-04: 江苏省常州师范青年教师吴殿辉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及公安不法人员关入精神病医院、结核病医院迫害,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医院检查出患肺结核,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离世。

吴殿辉,男,34岁,硕士生,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前任职于常州师范专科学校(已经并入常州工学院)。1999年10月30日和妻子在天安门广场休息时被抓,在警车上遭到毒打,回到常州后被关進旅馆班洗脑班迫害10天。吴殿辉被常州市公安局文保处姚政委罚站了三天三夜。之后,常州师范违背人才引進协议,强制夫妻从事体力劳动,并收回了本来答应给他们10万元补贴准备买下的房子。

2000年4月初,吴殿辉和妻子進京上访,被常州市公安局拘留。释放后,常州师范伙同市教委人事处撬门入室,非法剥夺了其在校外租房的权利,强行将其东西拉入学校宿舍强令其住下。4月底,吴殿辉和当时已怀孕4个多月的妻子被校领导骗入解放军102精神病医院,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妻子被绑在床上打针、灌药。6月底,吴殿辉在公园门口被抓,市公安局和学校造谣其有肺结核,强行将其送入市结核病医院关押一周。

2001年5月1日,吴殿辉从上海探望其导师以及同学后返回,在回家的路上被当地公安秘密绑架,十多天后家属才收到一份劳教通知书,吴殿辉被非法劳教2年。当时吴殿辉儿子才8个月,常州师范再一次接“上面”命令严密限制并监控其妻子的人身自由,不许和校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也不许外面的人来看望其妻子。

吴殿辉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在那里,吴殿辉受到多种方式的折磨,包括用电棍电,连续一星期甚至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被恶警唆使的劳教人员打,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

2003年元旦解教,由于在劳教所身体、心灵受到严重摧残,吴殿辉回家后身体一直不好,而且越来越消瘦,医院检查出是肺结核,曾2次住院治疗,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离世,身后留下不满6岁的孩子和年近60的双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4/122047.html

2006-01-07: 吴殿辉,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与其妻张武英(大法弟子)都在常州技术师范学院工作。99 年7月后去北京上访,后被学校和公安严密监视行踪,因坚修大法被学校开除,但却不准其离校。2001年5月1日去上海看望同学后失踪,其妻去派出所询问消息,但公安却暗示学校控制张的行动。后确认吴殿辉已被非法劳教,命令是4月4日签发的,可人却是5月1日抓的,估计是途中被绑架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122.html

2001-11-20:江苏常州教育局对教师的迫害
有一姓蔡的处长非常邪恶,已直接或间接迫害了丽华中学、常州师范学校的大法学员。其中有3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他们是吴殿辉、语文教师张XX(女),音乐教师李XX(女)。

2001-07-13: 明慧网于7月7日和7月9日分别报导了常州师范学校一对修炼法轮功的夫妻吴殿辉和张武英遭到迫害的情况。6月13日,常州师范校长李敏敏对坚修大法的张武英说:“你再炼功就开除你!”然而,6月14日校长李敏敏本人突然被撤职。

2001-07-09: 常州师范专科学校吴殿辉夫妇被迫害经历(详细补充)
吴殿辉,男,29岁,江苏省常州师范教师。1999年10月30日和同单位的妻子及另一同事在天安门广场休息时被抓,在警车上遭到便衣毒打(便衣怕曝光拉住了窗帘)。回到常州后,三人被公安关進旅馆班洗脑班(食宿全部自费),吴殿辉没有床,只能在单人沙发上休息。因为拒绝写“保证”,被常州市公安局文保处姚政委罚站了三天三夜。10天后才从洗脑班获释,眼睛、脸部因遭受折磨肿了二十多天。之后,常州师范违背人才引進协议,把其夫妻赶下讲台从事体力劳动,并收回了本来答应给他们10万元补贴准备买下的房子。他们的工资、奖金遭到拖欠和克扣,每月只能领取校领导所说的少量“暂借预付生活费”维持生计。2000年2月,校领导没有任何书面文件,口头剥夺了其夫妻俩的劳动权利,生活来源依靠孕期妻子的基本工资。

4月初,吴殿辉和妻子進京上访,被常州市公安局拘留。释放后,常州师范伙同市教委人事处撬门入室,非法剥夺了其在校外租房的权利,强行将其东西拉入学校宿舍强令其住下。在校门口长期安排值班同事监视,限制其夫妻人身自由。4月底,吴殿辉和当时已怀孕4个多月的妻子被校领导骗入解放军一0二精神病医院,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妻子被绑在床上打针、灌药。6月底,吴殿辉在公园门口被抓,市公安局和学校造谣其有肺结核,强行将其送入市结核病医院,一千三百多元住院、检查费用全部从妻子工资中扣除。一周后出院,市公安局又扣以“串联”罪名将其拘留,并让单位严密监控其妻子人身自由。

临近妻子产期,在没有任何家属担保的前提下,市公安局将其取保候审释放。之后,吴殿辉夫妻人身自由经常受到限制。孩子出生、妻子住院,产后检查、产后回老家休养,都有单位同事跟踪、监视。2001年4月29日,吴殿辉到上海去看望老师、同学,因为未向公安、学校报告,于5月1日从上海回常州途中被市公安绑架。妻子到翠竹派出所查问,派出所含糊其辞让其报警。10天后,派出所送给其妻子一张劳教决定书。劳教决定书颠倒黑白,把今年“两会”期间吴殿辉夫妻从山东老家回常州在磁窖火车站遭当地公安绑架留置(常州市公安局一处让其所为),怀中6个月婴儿受惊吓被羁押的事件,捏造成吴殿辉夫妻严重违法的黑材料。为了掩盖5月1日非法抓人的事实,决定书上签署劳教吴殿辉的日期是4月4日。

目前,吴殿辉已被送往江苏大丰方强农场严管队。常州师范再一次接“上面”命令严密限制并监控其妻子的人身自由,不许和校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也不许外面的人来看望其妻子。吴殿辉妻子带着8个多月的孩子艰难度日,校外同修因给她吃过一顿饭而遭传讯。单位同修到宿舍看过她一次校领导也要训话。公安扬言:孩子满周岁后,也要将吴殿辉妻子抓去劳教。

吴殿辉和妻子在常州师范师生中是学识、为人口碑很好的青年教师。常州师范校长李敏敏、俞霆益,主任徐介新、卞学军把单位同事的奖金和盯梢吴殿辉夫妻的任务挂钩,充当了迫害他们一家三口的可耻打手。

2001-05-15: 常州技术师范学院吴殿辉夫妇被迫害经历
吴殿辉,男,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毕业后在常州技术师范学院工作,他与其妻张武英都是坚定的大法修炼者。1999年曾去北京上访,此后就被学校、公安严密监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夫妻俩虽已被学校开除,却不准离开学校。今年5月1日吴殿辉去上海看望同学就下落不明,其妻张武英多次去派出所要人无果,公安却暗示学校要限制张武英的人身自由。事后知道吴殿辉已被劳教,命令是4月4日签发的,人却是5月1日才抓的,而且还不敢公开抓人,很可能是在去上海途中被绑架的。

张武英因坚持修炼曾被学校校长一伙强行押往精神病院注射药物(当时张已怀孕5个多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5/11086.html

常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9)

2018-09-24:奔牛镇综治办:
电话:0519-83127513
沈云霞13585306663
周燕萍13961223588
郑邦卿13961411288
奔牛镇派出所:
电话:0519-83127832、0519-83216628、0519-83139139

2017-07-19: 江苏常州  武進区公安分局南夏墅派出所 派出所电话:0519-86483003

2017-06-29: 常州市国保队长:王维栋 手机:13775285313
常州市新北区610办:
电话:0519-85127627主任刘虹
新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519-85152232、0519-85157609
大队长陈建伟
常州西林看守所电话:0519-83884253 83880833
所长:葛松年 霍所长 手机:13775281453
新北区检察院:
邱颖娴85118337、13776849956
符冰言85118320、13815015966
刘雪枫85118351、13961191982
李洪凯85118335、15961193112
张彦婷85118337、13775086000
周衍兵85172359、13506121308
刘民85118337、13506126658
将丹85118335、13961150678

2017-05-09: 迫害江苏省常州市孔建芬、曹洪娣等三人责任单位信息:
新北区法院:
地址:常州市新北区太湖中路28号,邮编213022
电话0519-85193187、85193110
刑庭副庭长邹玥13921085288、85193041
陪审员:汪克良、谈志平
书记员史璞頔
院长张宏伟
宋伯欣85193012、13813651878
何建明85193015、13813652078
朱志道85193013、13506149095
万小刚85193042、13606118367
王某83510726、 13506116166
陈洪85193092、13775121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19)

张武英的电话为86-519-5317879(该电话受公安监听)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