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蓟县 渔山劳教所(于山劳教所;屿山劳教所,采石场,男) >> 大法弟子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18
案例分类: 劳教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5-07-17: 渔山劳教所,又称采石场,那里的恐怖环境和繁重的劳动使曾经来过这儿的犯人谈虎色变。

2001年,我因为讲真象、发传单而被绑架到渔山劳教所。一年后,在2002年末,该所有目地的把四个队约20名大法学员都调到了一大队,成立了所谓的“专管大队”。

2003年的春节刚过完,他们就根据所谓“十六大”的“精神”,荒唐的上纲上线认定法轮大法为“敌我矛盾”。以此为借口,由王贵福副所长、张科、陆科带头,一大队恶警李占(教导员)和王宝东(大队长),开始对15名仍坚持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进行有预谋的迫害 。他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是令人发指的“文化大革命”中迫害老干部、“老革命”的形式。

首先,那些恶警印制了许多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大字报和标语,贴得满楼道、班房、厕所、会议室等地方都是,然后逼迫大法学员和一大队所有的劳教人员集中到会议室,必须狂呼辱骂师父和大法,一天数次,实行人人过关,极力制造邪恶的“文革”时期的恐怖气氛,大有天塌之势,搞的乌烟瘴气。每天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强迫本队劳教人员参加“法制课”,每天上午,大法学员还要增加3个小时。“学习”内容是诽谤大法的文章,恶警们想通过这种手段对大法学员进行长期精神洗脑,同时毒害其他的劳教人员,威逼、诱骗这些劳教人员,达到仇视大法、孤立大法学员的目地,使大法学员变成被打击的“5%”的行列之中。

其二,对大法学员的肉体与精神迫害,是随着不断制造出的文革式的恐怖气氛而不断升级。恶警打着关心身体为由,对大法学员长期、惩罚性的队列训练,对抵制的弟子(每个弟子身后都跟着一、二名包夹)包夹就在恶警的指使下连拉带扯或拳打脚踢。

其三,练队回来后,包夹强迫按照他们的要求“三挺一凳”的坐在小板凳或把马扎立起来坐,要坐正、坐直、坐齐,坐不好就要遭到辱骂或拳脚相加;同时,周围围着数名包夹,面对面的不停的读诽谤大法的文章强行精神迫害和可笑的做“转化”。其中,有几个牢头狱霸做了几个“文革”时期被批斗的时候戴的纸糊的尖帽子和牌子,写上污辱大法的标语,硬是扣到一名大法学员头上,牌子挂在脖子上,被拉到楼道,一边喊口号,进行游街示众。那帮恶警看见之后,根本不制止,说白了,如果不是恶警指使干的,这几个恶人绝对不敢如此行恶。对所有的大法学员,不准独自做任何事情,必须得到包夹的同意和包夹的如影随形,人身自由受到种种无理的限制和剥夺。

其四,接下来,就是强行剥夺大法学员休息的权利:黑白的不准睡觉(最少的5天5夜,长的数个星期)。恶警把其他劳教人员应值的夜班(8个小时)全部推给大法学员来值。这期间,包夹对大法学员采用谩骂、针扎(把针插入手指甲中或其他部位)、冲冷水、恐吓、用烟头烫手指甲等;再有,恶警开会诽谤大法,有两名大法学员因站起来喊“大法好!”,被包夹和牢头狱霸脱下他们的脏袜子强行塞进大法学员嘴里,然后用胶带粘了个结结实实。这些牢头狱霸和包夹在恶警的指使、纵容下随意施以下流的酷刑迫害大法学员,却可以不承担任何后果。相反,因为表现“好”,从而得到减刑的奖励。由于不能动摇大法学员对大法的信念,在恶警的授意下,恶徙从食堂拿来十来斤粗玉来面,然后往里掺大盐粒子、辣椒面,再把这些东西装入大雪碧瓶中,倒进整整一瓶生水,然后全部灌进大法学员嘴里。由于盐水浓度大,被灌的大法学员没过半小时嗓子就哑了,还不断的腹泻,而且不准喝水。

其五,以上所有的迫害手段对大法学员无效的情况下,恶警们终于撕下他们仅有的伪善的面具。恶警与包夹在利益的驱动下(恶警只要转化一名大法学员就可得到数千元的奖金;包夹可得到减刑的奖励),对大法学员不择手段。恶警李占和王宝东指使牢头狱霸手拿几根十六万伏电棍电击大法学员。积极参与电棍电击大法学员的都是牢头狱霸,主要有:杨少林〔天津市人〕、魏恩杰〔天津市人〕、高金华〔吉林延边人〕、冯双利〔河北省人〕、郝川〔天津宝坻人〕、孟繁光〔吉林延边人〕、高双俭〔天津人〕等7人。这些人先是把大法学员诱骗或强拉到私物房(实为行刑室,因为此处位置偏僻,不容易传出电击声),几个恶人围住大法学员问还炼不炼,如果说炼,他们就把大法学员的衣服、鞋扒掉后按倒在地,不能动弹,用棉被盖住头(目地是不让发出声音)全身电击。这种超高压电击是非常痛苦的,由于承受不了高压电击,学员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其中,被电得最严重的是韩英与马则轩。一次,由于被长时间电击,韩英的脑后到整个后背都是密密麻麻的水泡;王传武被电得满嘴水泡,并且因为长期被剥夺睡觉,突然摔倒在楼道中。

再有,2004年3月,由双口劳教所转到该所一大队的大法学员李石头(硕士),因拒绝李占无理体罚、被李占拳打脚踢(李石头的近视镜被打碎),而后又被李占和恶人周海英(李石头的号长)电击,进行强制转化。

恶警为了巩固所谓的“转化”成果,仍然长期对大法学员精神迫害:一、恶警指使包夹更加严密(内紧外松)监视他们的言行,特别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包夹有刘保安、侯快华、李青云、刘明义、马国领、刘尹健;二、强迫大法学员每天大量的观看诽谤大法的光盘和书、报,看后必须得写一篇观后感;三、每周还要写新“三书”;四、找来三名冒充学员的骗子(实为610分子)拿着假经文进行多次欺骗;踩师父的像等。不转化就加期、加期,然后判刑。

每次劳教局来该所检查工作,要找大法学员谈话时,恶警李占和王宝东以及另两名恶警张绪勇与李立新(以上四人是一大队主要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但他们很少亲自动手;其它还有三大队的恶警王大夫;二大队的流氓恶警魏威),担心他们的恶行暴露。每次劳教局的人来到之前,他们都是提前给大法学员打“预防针”:就是恶警怎么“转化”大法学员的,那些实际情况一概不准提,只能说是自愿的或被他们用真情、教育、感化而不炼了等谎话来掩盖迫害的事实真象,以达到欺骗上级检查,每次检查都是如此。

该劳教所奴工现象以及非法用警棍、胶皮棍、镐把等各种形式,针对劳教人员的打、骂等施暴现象极其严重。该劳教所为了赚取廉价的一点钱,让劳教人员超时、超负荷的干那些社会人员不想干的活:到山上炸石、开石、扛石头、装石灰、缝球、缝制布玩具〔出口〕,干活时间经常是15~22小时,甚至活干不完,几天都不能睡觉;上山装石灰的劳教人员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因此无一例外、程度不同出现全身不同部位烧伤、流脓现象,可是还得上山,而且劳动强度是很大的。

渔山劳教所是天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其它劳教所还有女子板桥劳教所、双口劳教所、建新劳教所、青泊洼劳教所。到2005年初,被绑架到该劳教所的大法学员都因“转化”、到期而释放。这其中绝大多数的大法学员都又从新回到大法中做着三件事。其中,一名大法学员常天祥,是天津市津南区人,40岁(妻子同他离婚)。2004年从渔山劳教所释放出来后,积极学法、讲清真象。他几次在公交车讲真象效果都很好,从而忽视了安全。2004年8月左右,再次在公交车上讲真象,然后发真象光盘,被恶人举报而再次被绑架。第二天,恶警从常天祥居住的出租房中抄走价值三千多元的新电脑和三百多元的爱普生打印机一台和少量真象材料,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再次绑架到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双口镇的双口劳教所,现在对该同修的情况不明。

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真象,一直没被详细的揭露出来。(注:我在2004年2月17日的明慧日刊上有一篇揭露该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真象文章,不详实;而且有两名恶警和一名恶人名字有误:把恶警李占和王宝东分别写成了李古和王宝升,恶人杨少林写成杨少华,特此纠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7/106360.html

蓟县 渔山劳教所(于山劳教所;屿山劳教所,采石场,男)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1-03-03: 天津渔山劳教所(天津市渔山路2号)邮编301900
所长:陈光辉    政委:穆春志 张祥龙
政治处主任:刘勇
天津渔山劳教所电话 022-29149197

于山劳教所29149197; 四大队二中队36251823
渔山劳教所副科长 王桂福(先进工作者)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