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满城县 >> 魏海武(殷凤琴夫),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1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魏海武(殷凤琴夫) 殷凤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31: 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
……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魏海武殷凤琴夫妇

一九九九年十月,殷凤琴和几个功友依法去北京上访,当天下午被赵玉霞、张振岳等人绑架回满城,被投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赵玉霞打她们耳光。把她们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罚款二千元才放回家,没给任何收款凭证。二零零一年殷凤琴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非法劳教期满,赵玉霞伙同白龙乡康新元等人直接把她绑架到涿州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五日,魏海武被劫持到县城一个洗浴中心,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日夜非法轮番审讯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后被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张振岳、赵玉霞伙同县六一零头子梁民给他罗织罪名,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三月,赵玉霞带人从劳教所将魏海武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继续迫害。直到五月份非典爆发,因距北京太近,洗脑班被迫解散。徐会来、康新元与国保大队的人又把他送到满城县东马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他绝食抗议,才让家人接回。他夫妻俩被非法关押时,家中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1/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326026.html

2011-09-01: 河北省保定市魏海武遭受的十二年迫害

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魏海武,与妻子殷凤琴于九七年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良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夫妻俩遭受了种种迫害,几乎没一天安生日子。

殷凤琴被非法劳教两次,非法拘押一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两次,非法罚款两次,非法拘禁、非法骚扰无数次,受到多种酷刑折磨,数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魏海武则是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拘禁、非法强制洗脑、骚扰无一幸免。

现仅将我们知道的十二年间魏海武遭受的非法迫害写出来,让人们认清善恶、识正邪。

炼功做好人 全家受益

一九九七年初魏海武的侄子给他送来一本书,说:这本书挺好,你看看吧。他接过书一看,书名是《转法轮》,他的心不由地动了一下,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翻开书第一感觉是:和以往的感觉都不一样,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吗?几天后侄子来要书,魏海武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太突然,心中好象失去了什么,后悔没抓紧时间看。隔了时间不长,有人来村中传法轮功,妻子先去学,回家后兴奋的说好,并教魏海武动作。过了几天又请回了大法书,魏海武又看书又炼动作,不知不觉中溶入了大法的修炼中,时间稍长,魏海武及其家庭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最明显的是妻子的多种慢性病不知不觉中都好了,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整个人从里到外从未有过的舒畅。

魏海武的父母当时八十多岁,因家中是炼功点,天天和大家一起学《转法轮》,都是红光满面,精神十足,身心健康;魏海武呢,按照书上说的要求自己,生活中与人为善,给自家的杂货店采购货物时,看淡名利,公平交易。说来真巧,自打魏海武炼功后经常有商户多找给他钱、少收了货款、多给了货,魏海武不贪不占,为对方着想如数退还、补款,对方都很感动,说:“也就是你呀,换别人就完了。”当受到不公对待或利益上受到损失时,魏海武就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守住心性,尽量心平气和说明情况,不去争。身体上更是精力充沛,走路生风,感觉身体轻飘飘的;魏海武的两个孩子虽未修炼,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也都知道大法好,父母是好人。在父母的教育引导下,在整个家庭的影响下,纯真善良,从不骂人,学习成绩都很好,大女儿凭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市重点高中--保定一中。全家人都沐浴着大法的恩泽,生活充实,内心光明、富有。

夫妻俩不只自己受益,和大法学员们向周围的人们诉说大法的美好,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仅魏海武的家人、亲友中就有十多人得法修炼。全村有多个炼功点,去炼功点学法炼功的就有一百多人。魏海武当时在村委会任职和乡里各部门的人都熟,很多人都向魏海武了解法轮功,有的乡干部、警察还向魏海武要大法书看,乡里的主要领导都把魏海武请到办公室,向魏海武当面了解法轮功。人们都知道魏海武炼法轮功,都说魏海武是好人。九九年“四•二五”前后,魏海武和大法学员们利用庙会的机会,在乡政府门前的空地上集体炼功洪法,魏海武把师父写的《我的一点感想》让乡政府的人看。很多人都愿意看,想了解真实情况。

坚持修炼 多次遭受骚扰等迫害

1999年7月 20日后,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魏海武及家人宁静的生活被摧毁。首先是乡里的干部找魏海武所谓的“谈话”,而后是白龙乡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高惠坤、李敬东、蔡涛等强迫魏海武到乡政府,单独关在一间屋里,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乡党委副书记高惠坤还强迫魏海武辱骂法轮功师父,魏海武严正地说:“我从来不骂人,我也不会骂人。我想请问辱骂人是一种什么行为?什么样的人才骂人?如果一个政府强迫被其统治的人骂人,这算什么政府?”高惠坤沉默了一会儿,才作罢。

八月的一天,高惠坤等人到村中办事,趁机到魏海武家的小商店,假借休息,在卧室中乱翻(魏海武夫妇在忙生意,不在屋内),翻出一本大法书,不几天,乡派出所的曹朝伟、苟永福到魏海武店中索要大法书未果,要魏海武到派出所说清。在派出所,所长景洪池(已遭恶报车祸死亡)又是哄骗、又是恐吓威逼,被拒绝后,就派人到魏海武商店中抄家,抢走大法书一本,景洪池气急败坏,要魏海武配合,并写所谓的保证,被拒后恶狠狠地说:“我拘留你!”魏海武被非法拘留在满城县拘留所十天,勒索三百元。十月魏海武妻子依法去北京上访,景洪池、苟永福等非法绑架魏海武妻子到派出所,不说任何理由,更没办什么手续,拘留一天一宿。

从99年7月迫害开始,魏海武夫妻的生活起居、言行及商店就受到非法监视,身份证件被非法扣押,每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乡政府、派出所的人不间断的非法严密监视,夜里就在小店门前的车上或地上睡觉,魏海武夫妻的行动受到非法限制,后来他们竟把魏海武夫妻绑架到派出所或饭店非法拘禁,直到他们认为“敏感日”时间已过时,才让回家。非敏感日,乡政府、派出所的人也是几乎每日必到他的小店转一圈,以各种借口非法骚扰、监视。

有一次,晚上魏海武开车出门办事,村口负责非法监视的人因喝酒打牌,没看住,不知他去了哪里,这一下乡政府、派出所全炸了窝,几十号人,好几辆车方圆数十里到处乱找,深夜魏海武回到村中,黑夜里多辆汽车同时打开大灯,对准魏海武的面包车,乡里、派出所的人厉声喝问、呵斥,要他把车开到派出所,扬言把他关起来。派出所所长康永生更是气急败坏,出言凶狠,坚持把他非法带走,把车非法开走,魏海武平静地说明情况,村委会主任为他作证,更有一名乡里工作人员为魏海武说情,康永生训斥了好一阵,耍尽了威风,才算作罢。

魏海武家的小店安有一部公用电话,99年7月20日后,先是派出所窃听,后竟然与电信部门联手,把打入该机的电话由派出所接听,又不给对方说明是派出所接的,而是以他及家人的口吻,套问对方是哪里人?找他有什么事等等,弄得人莫名其妙。因当时家庭按电话的还很稀少,手机更不用说了,更是少的可怜,村里在外面做生意、打工的人和家里通讯联络主要依靠这部电话,派出所这样一搞,耽误了很多事情,造成村里人对他的误解很深。需要指出的是:参与迫害人员对魏海武所做的这一切,是从不说明理由的,也从不出示证件,也不办理手续的。

非法劳教、强制洗脑迫害

2001年10月5日下午,派出所的徐会来、苟永福等,谎骗魏海武到派出所说点事。到派出所后,就由苟永福非法审问,他趁去厕所的机会走脱。苟永福紧追不舍并高喊:“快来人哪,魏海武跑了。”魏海武回头对苟永福说:“别追了,回去吧!”随后派出所的康永生、曹朝伟、刘永超等,在魏海武的临时住所处,将他绑架,他们用电线把他的两手绑上,用铐子铐上双手,连衣服都没让穿就塞到夏利车上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康永生叫曹朝伟搜身,拿走现金五百元左右,交给康永生,康伪善地说:你放心,这是你的,先给你保管着,以后肯定给你(一直没给),并亲自非法审讯。

八点多,秘密拉到县城一个洗浴中心,非法拘禁在二楼一间屋里,由派出所的徐会来、曹朝伟与县国保大队的赵玉霞、张振岳等日夜非法轮番审讯,不让睡觉,张振岳说:“你不说也不要紧,不让你睡觉,超不过三天三宿,那时你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模糊,问你什么你就会说什么。”魏海武不配合,张振岳说:“你什么都不说,我们也不好办,哪怕你说点假的,瞎编点也行,也好让我们交差呀。”过了三四天他被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的人跟他们要手续,徐会来说:“明天补办,今天太晚了,先这么着吧。”

两个多月后,送到保定市劳教所(八里庄)非法迫害两年。非法绑架后,2001年10月25日,白龙乡派出所对魏海武的三位亲戚勒索五百元,三位亲戚除一位有病外,另两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就因为他们给魏海武提供了食宿。

2003年3月,白龙乡的蔡涛、派出所的徐会来、国保大队的赵玉霞等,从劳教所将魏海武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非法迫害,在洗脑班被强迫干活,给印刷厂折叠书页、种地、天天强迫看邪党的造假录像,还叫写体会;有时被罚站、在太阳底下暴晒,直到五月份非典爆发,因距北京太近,洗脑班被迫解散。徐会来、康新元与国保大队的人又把他送到满城县东马洗脑班非法迫害二十多天,他绝食抗议,才让家人接回,他们还企图勒索钱财。

被外地打工 骚扰不断

为了谋生,魏海武在县城打工,每到邪党认为的敏感日,他就被城关派出所骚扰。魏海武又去保定市里打工。2004年大年三十晚上,满城县城关派出所强迫魏海武的家人打通他的手机,问他在哪儿,要他回满城,并说只需见一面就可以了,不会对他怎么样,魏海武不为他们的谎言所动,对他们说:为什么要回去?凭什么?你们这是对我正常生活权利的干涉。他们又叫白龙乡司法所长蔡涛打电话问他在哪儿,魏海武义正词严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还让人生活吗?不要骚扰我的正常生活。”过年后正月初四下午,两个便衣闯入魏海武暂住的亲戚家,没有找到他,非法搜查后抢去一盘炼功带。

绑架、判刑

2005 年夏天,他回县城打工,城关派出所经常有便衣去骚扰、打探。有一次乱翻乱找,把别的打工人枕头下面的真相小册子拿走。8月7日清晨6点左右,魏海武穿着拖鞋、裤衩正给工人交代工作,有两个三四十岁的陌生男子走进厂子,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四处看看,先从魏海武居室经过,凑到魏海武跟前问这问那,突然一人抓住他的一只胳膊,说是警察,这时开进一辆蓝色轿车,他们连拖带拽把他弄到车上,反铐双手,威胁说"别动!我们什么法儿都使出来喽。"

在京石高速入口处停了一下,有很多警车、警察在那里,通过他们之间的交谈,魏海武才知道是保定市安全局的人。然后一直到了石家庄省安全厅看守所,关在一间屋里,由安全厅的古泽华和一个从山西调过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四十多岁的胖矮男子,还有保定安全局几个人非法轮番审问,后来保定公安局的人也加入审问,并让一个叫张小强的盗窃犯(石家庄人)住进魏海武的房间,名为照顾他,实则监视。

近一个月时间,魏海武被迫害的吃不下饭,喝不下水,睡不了觉,解不下大小便,极度虚弱,瘦成了皮包骨头,晕倒了几次。他们仍不放过,保定市公安局把他又关进了保定市看守所,看守所拒收,他们就到处联系,硬把他送进去非法关押,体检时血管硬的针都难扎进去,勉强扎进针去却抽不动针管,抽不出血,过了一天把他送到省第一监狱医院医治,这时自他被关进安全厅看守所以来第一次解下了大便,时间为48天。治疗约两个星期,身体稍有起色,恶人又把他非法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市公安局多次非法提审、威胁、恐吓、谎骗。

2006 年4月保定市新市区中级法院非法开庭,所谓的“律师”为他辩护,置若罔闻亵渎法律,硬是按610及邪党上级的安排,以犯人张小强的书面伪证为据,枉判四年徒刑。在上诉期就把魏海武送冀东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在冀东监狱遭受迫害

先被送进严管队洗脑转化,一进去就脱衣搜身,连被褥都用刀子割开彻底检查,被关进一间没有窗户的刚能容下一个褥子的小黑屋里,蚊子多的乱碰脸,浑身被蚊子叮的象筛底一样,不让睡觉,整夜非法提审,他绝食抗议,他们就天天到医院强迫灌食,开始从鼻子插管,后来从嘴里插粗管子,三四个人把他摁在椅子上。一次灌食魏海武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贪污犯李敬波用拳头把嘴打破,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科副科长陈开气急败坏,连搧魏海武后脑。每天都是白天非法灌食,晚上非法审讯,只叫站立不让坐,不叫睡觉,有六个犯人三班倒看着,有时站着就睡着了,就被弄醒拳打脚踢(这些犯人都是凭关系送礼才能干这活儿,就可以多减期,还不用干重活去,所以非常卖力),偶尔让坐会儿、睡会儿。这几个犯人是:李敬波,东北人,贪污犯;赵俊辉,唐山人,抢劫犯;贾卓风,唐山人,抢劫犯;何凯,承德人,抢劫犯;还有两个年岁大点的。

这样非法强行转化一个月,不让家人探视,两个月后到了二支队十六中队,过了不长时间,尽管他身体虚弱,仍要每天走出八里地到盐滩干活,不去盐滩时及晚上睡觉前,就强迫坐小凳子(被迫自己买的),不许说话,不许活动。一次,抢劫犯侯国光因狱警非法搜出大法经文,就对他破口大骂。

监狱里还强迫买东西,都是当官的弄进去赚钱的,一个中队分摊多少,不要不行,价格比市场价高很多。水果不管好坏、大小、都得按好的买,不过秤,按包或袋交钱,有时一个小苹果就买到2-3元。有一次一个当官的弄来一批小塑料凳,要十六中队每人必须买一个(其实原先每人都有),每人交了3元钱,凳子还没发到手中;这时又有一个更大的官又弄来一批小凳子,要中队人买,就又让每人买了一个,这种事非常多。

非法关押到期的前一天,魏海武的侄子开车与家人一起到冀东监狱接人,狱警对家人说可以先见一面,后又说,明天就回家了,今天就别见了,并让明天早上7点半来接。当晚,村干部和被恐吓的家人却从老家打来电话,说魏海武的侄子不能接人,必须马上回去(满城)否则,满城公安局就把他侄子抓起来,侄子深知邪党之邪,经不住恐吓,连夜回家。第二天8点多,狱警叫他收拾东西,把他带到大门口处,过了一会儿,又带回中队,没说原因,对在外面的等着的家人说,要等当地政府来接,才能放人。将近中午还不放人,家人对陈开说:不放人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有红头文件也行,陈开都拿不出,家人说:十二点以前不放人,我们就不接了,告你去,才放人出来。监狱的车拉着他一直送到来接的政府车上。

结语

魏海武被迫害十二年,身心遭严重摧残,回家半年尚未复原,直接经济损失最低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父母虽然年迈,身体硬朗,因邪党迫害法轮功,失去了修炼环境,面对儿子、儿媳、孙子被无辜迫害,和一对尚未成年的孙子、孙女,老人的心理承受到了极限,相继含冤离世。他的两个孩子,面对突如其来的精神打击、经济压力,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学业受阻,上学费用靠亲友及好心人接济,假期中一个做家教,一个打工。他妻子数次被非法劳教、非法洗脑、非法关押、非法罚款,就是到外打工都受到非法骚扰迫害。2008年3月12日,妻子在满城县北平旅馆打工时,公安局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的警察二三十人到旅馆骚扰搜查,掠走给孩子辛苦准备的上学费用三千二百元现金,找他们要,却互相推诿,至今没有结果。

因为 “真善忍”好,才学法轮功,却被迫害十多年了。参与者恶报频频,善劝那些仍在以各种方式迫害大法及学员的人,赶快收手,为自己留条命吧,善恶有报的天理更不会因你身份特殊就会改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河北省保定市魏海武遭受的十二年迫害-246059.html

2009-08-10: 河北保定市满城县大法弟子魏海武已回家

满城县大法弟子魏海武已从唐山冀东监狱回到家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0/206257.html#0989235227-2

2008-07-07: 冀东监狱利用地理隐蔽猖獗迫害河北大法弟子
河北省冀东监狱位于唐山东南丰南区的海滩盐场,方圆约百里内分布九个支队,总队设在岸边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队离总队较近,一、二十里;四支队最远,位于离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离渤海只有十来里。道路和各支队的监舍都是斜向的,就是晴天也很难辨别方向。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是一、二、四、五几个支队。二零零二年时,冀东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来人,现在仅四支队就非法关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区劫持来的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冀东监狱又从广东、北京转来很多。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一眼望去几十里都是盐滩,而且消息封锁非常严密。这里的恶党人员倚仗着地理位置特殊和消息的闭塞等诸多因素,继续猖獗的迫害大法弟子。

据不完全统计,被冀东监狱迫害致死的有: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大法弟子陈爱立、河北省冀州市小寨乡辛庄村大法弟子李会民。被迫害致残的有:廊坊市杨建坡、北京市刘永旺,被迫害的唐山大法弟子有:市区:孟凡全、张云平、李国才;丰润区:孙建忠、韩学禹、安振杰、李相杰;玉田:边长学;滦南:刘宗勇丰南:曹顺亭;迁安:宋耐文、刘伍权;迁西:陈百合;唐海:吴俊士。

被迫害的河北大法弟子有:保定市大法弟子魏海武、王刚、鞠志恭、张秀忠;秦皇岛市山海关大法弟子吴文章、陈奇江、秦皇岛市昌黎马坨店乡后马坨村周向党;石家庄市王新中、段荣欣、谢军校、焦梅山、刘记廷;沧州东光县戴建功、李志法、刘泽升、蔡国增;河北定州张强;河北南部农村赵长余;河北雄县崔志强;正定县范宝森;涞水县王村乡祖各庄村石文水;衡水地区武强县豆村乡李马村韩国锋、衡水彭景涛;河间市顾幸昌;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乡大法弟子丁玉明、张家口市温宽;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杜缚苍、张连存、周再田、狄文柱、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任丘市陈凤雷;高碑店张德明;辛集市陈西健;涿州董汉杰。还有武士虎、张瑞峰、郑志成等大法弟子。

因消息闭塞,对冀东监狱的迫害手段知之甚少,以下只是凤毛麟角。

一、关禁闭

所有的学员被非法关进监狱后,恶警不间断的找学员“谈话”、施压、和洗脑,给学员灌输中共流氓集团蓄意编造的种种谎言。过一段时间后,一看达不到她们的企图,就撕下伪装,露出狰狞的面目,强行将学员关进禁闭室。夏天遭受闷热、潮湿、蚊虫的叮咬;冬天遭受凛冽寒风的侵袭,无任何取暖设备。在禁闭室,它们强迫大法学员学念诬陷、诽谤大法的黑材料,稍有不从,恶警就指使罪犯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如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二支队的大法学员张强,就被二支队狱侦科副科长陈开强行关进禁闭室,因张强不放弃信仰,陈开就指使罪犯马俊等对张强拳打脚踢。

二、不让睡觉

恶警们几天几夜都不让学员睡觉,有四天四夜不让学员睡觉,还有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而所有的这一切卑鄙行径,最终目的就是要摧毁学员的修炼意志,放弃修炼,背离大法。

三、身体上折磨大法学员

恶警对于坚信大法、不配合恶人要求的学员,就安排他们干最重最累的奴役活,从身体上折磨大法学员,借此发泄自己的私愤。

四、限制大法学员交谈

在冀东监狱,恶警不让大法学员和其他人交谈,就是一些家常话也不允许说。当问及这样做的理由时,回答是:“这是上边规定的。”

五、接见、通讯、通信受到严格限制

恶警为了达到他们毁掉大法学员的目地,不让学员接收到任何外界信息,尤其是关于大法修炼方面的信息。为此,他们就采取了对坚持信仰的学员不让接见亲属,或缩短接见时间,限制谈话内容等无理手段。同时,他们也非法剥夺了学员与亲属电话交谈的权利,那些真正的罪犯们随时都可以打电话与亲属交谈,而对于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它们却常常以各种借口不让学员给亲属打电话。另外,更为恶劣的是,他们经常无辜扣压大法学员给家属的信或家属写来的信,而且扣压了信件也不承认。

六、从外边找来犹大误导、欺骗学员

七、用橡胶的三角棒毒打

这种三角棒外面是橡胶,里面是铁。打人皮肤表面看不见伤,却能伤到骨肉。被打的大法弟子有被非法关押在四支队的杨建坡。

八、野蛮灌食

九、死人床

十、老虎凳

十一、趟脚镣、戴手铐

十二、长期不给热水,包括冬天只能用凉水洗澡。

请知情人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姓名、照片及详细情况发到明慧网。让我们共同解体冀东监狱的邪恶,营救在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604.html

2007-11-24: 曝光河北满城县“六一零”犯下的恶行
以上这些人员,听信邪党的谎言煽动,无人性的折磨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棍棒打,用手狠劲儿抽嘴巴,用铁铐子铐等想方设法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六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任金慧,不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竟被李敬东、刘燕、苟国占等人用木棒暴打,二寸粗的木棒被打折了,恶徒又抄起拖把狠命毒打任金慧。这时有一位心地善良的村干部看不下去了,急忙从恶人手中夺下拖把,并指责说:是让你们来看着的,不是让你们来打人的,人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还打她。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我得赶快回家。说完,就借故离开了东马洗脑班。

当时任金慧老人被打得青紫硬块遍布全身,浑身疼痛难忍,动弹不得。即使这样,因她不“转化”,被610人员梁民、张雪冰、国保大队赵玉霞,张振岳关进满城县看守所。在老人身体还未好转的情况下,又被赵洪祥(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用棍棒毒打一顿,打得老人撕心裂肺的惨叫,赵洪祥才放下棍棒。因为任金慧老人始终不转化,“610”人员完不成江泽民交给他们的任务,拿不到奖金或影响提升,他们就把任金慧老人送保定进八里庄劳教所。

在东马洗脑班还有许多大法弟子遭受严重迫害。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殷秀琴被王义斌打倒在地,王义斌又揪住她的头发在走廊里来回拖着走,另一个恶人用脚踩住殷秀琴的头,在头上碾来碾去使劲踩。然后又有十几个人一拥而上打的打、踢的踢、踩的踩、踹的踹、拖的拖、对殷秀琴一阵乱打,打的殷秀琴鼻青脸肿,面目皆非,顺嘴流血,衣服被打烂,全身疼的不能动。再这期间兰小平还向她的家属勒索1000元钱,而且不给任何手续。这些让人难以相信的事实,在满城县不知发生过多少次。

白龙乡大坎下村魏海武在2001年被非法劳教两年,2005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还有众所周知的燕赵幼儿园园长张玉梅,自办两所幼儿园。在办园期间,深受广大孩子,家长赞扬。也因修炼法轮功被“610”非法判刑四年,好端端的幼儿园被迫解散。还有几名大法弟子被“610”迫害的流离失所,还有几名大法弟子被邪恶“610”指使国保大队,送到臭名昭著的全国最邪恶的涿州洗脑班,遭惨无人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4/167116.html

2007-10-22: 河北满城县大坎下村支书殷志强参与迫害
殷志强,30多岁,河北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村委书记,在他担任村委书记以来,在利益的诱惑下,紧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致使本村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本村大法弟子魏海武与魏义斌已两次被非法关押。近日,又雇用本村的小学教师撕毁大法标语,跟踪大法弟子行踪,现已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从家中只找到一本《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2/165036.html

2007-03-06: 魏海武家人再次要探视 遭冀东监狱恶警粗暴伤害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魏海武,被保定市新市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唐山冀东监狱二支队十六中队,在关押期间魏海武一度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对他采取熬夜、罚站并打脸等手段进行强制洗脑,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在冀东监狱非法关押的半年中,魏海武的家人几次要求探视,恶警都以家属炼功为由不许探视。

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魏海武的妻子再次在二支队会见室进行登记要求探视,等到上午十一点多,教育科科长武佩东出来后,魏海武的妻子问:“为什么不允许见魏海武?”武佩东蛮横的说:“就是不让见!”“为什么?”

武佩东边说边进了监狱的大门。魏海武的妻子追着再问时被武警拦截。这时已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由于不知道找谁,魏海武的妻子只好凭着警衔判断截住了两个去食堂吃饭级别较高的人。经过解释,他们给武佩东打了电话,过了一会儿,武佩东再次出来后,家属问为什么不让见时,武佩东说“有规定”,当魏海武的妻子问: “有什么规定?”武佩东说:“是监狱的规定,省里的规定。”家属说:“既然是省里的规定,我们可否看看。”武佩东说:“什么文件都给你看看吗?”

就在这时,一辆没有牌照,但车身上写着“司法”字样的警车停在了会见室不远处,从车里下来三个人,武佩东就指挥这三个人说:“把她(用手指着魏海武的妻子)拉走!”这时一个没有穿着警服开车的人就去拉她,当被告知:别用力拉她,她以前有很多病,炼了法轮功好了,可是一着急,她就会犯病。这人就不拽了。

之后,一个年龄在四十岁左右,身材强壮,没有穿警服的人,用力去拽魏海武的妻子,武佩东这时亲自上前又推又拉,二人一起把魏海武的妻子强行推进警车里。进了车子之后,魏海武的妻子病情发作,身体开始抖动,恶警不顾这些,一直将她拉到临时居住的旅馆里,就开始要往下抬,旅店老板看到人病得很厉害,不敢收留她,建议去医院,可是二支队保卫科李长民等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把身体不断抖动、处于心脏病状态的魏海武的妻子抬下车,扔在冰凉的地上,并以一副无赖的嘴脸强行说“这事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然后扬长而去。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旅店老板拿出了一床被子给魏海武的妻子盖上,并端了一杯热水给她喝,过了好一会儿,魏海武的妻子才慢慢好起来。

魏海武的妻子就冀东监狱二支队恶警对她的无理伤害、对生命漠视不管,于第二天下午找到冀东监狱总队狱政处,一姓何的处长就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态度生硬的说:“不让你见是对的,你见后对魏海武的改造不利,让你见了就违反了监狱的规定。” 魏海武的妻子说:“难道把我用车拉走,又在我犯病的时候把我扔到大街上,也是对的?姓何的说“对!”魏海武的妻子听了这些后更是气愤,于是说:“监狱本身关押好人就是迫害。”姓何的说:“谁迫害你了,谁迫害你了,你再说××。”态度极其恶劣,后找来两个人就把魏海武的妻子往楼梯口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6/150252.html

2006-07-10: 唐山冀东监狱无理拒绝家属接见,刘永旺、魏海武情况不明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刘永旺、魏海武自2005年8月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2006年5月11日被恶党不法人员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于6月16日送往唐山冀东监狱,刘永旺的身体一直处于危险状态。唐山冀东监狱一直无理拒绝家属接见,刘永旺、魏海武目前的情况不明。

大法弟子刘永旺的家属经过几次打探,才知道刘永旺被非法关押在一支队。7月7日刘永旺的妻子和女儿去后,一支队教育科科长张福良、马长征接见并谈了一个多小时后,不管家属怎么说,不管7岁的孩子怎么哭着要见爸爸,马长征只说监狱的规定,这段期间刘永旺不适合接见。

直到7月2日,监狱才电话通知魏海武的哥哥可以去看魏海武。7月6日,魏海武的妻子、哥哥等四位家属去监狱看望他,上午8点多到那里后,就跟二支队教育科打电话,等了大约半小时后,一姓吴的科长出面接见并与家属谈了大约半小时的话,答应除魏海武的妻子外,其他人可以接见,办完手续后,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让家属進入会见室,可是当看到魏海武的妻子也在其中时,没有说任何理由就停止接见,家人也没有见到魏海武,再跟里面打电话,先是不接,后来就是关机。等过了中午,下午在登记时就说他们下午休息,不让接见。

魏海武的妻子只有等到第二天,再去登记时,先是让等着,再后来就是没人理会,问接见室的干警,只说“法轮功”特殊,必须经过科长批准才能接见。无奈,魏海武的妻子只得回家。

现在魏海武已绝食20多天,刘永旺绝食40多天,监狱每天给他们强行灌食并输液,魏海武在保定看守所绝食时,就因为身体状况而在保定市监狱新生医院一个多月。刘永旺因保定劳教所的迫害而导致的双下肢神经损坏,双腿险些瘫痪。这次自2005年8月24日被绑架后,曾绝食73天,现在为了抵制恶党的進一步迫害,不得不又一次绝食。由于监狱不让接见,现在二位大法弟子身体的具体状况不得而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63.html

2006-07-06: 保定中级法院无理维持对支占民等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
2006年5月11日,保定市安全局、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新市区检察院、保定市新市区法院联合诬陷、栽赃,对保定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决:支占民、张荣杰12年,刘永旺8年、魏海武4年。四位大法弟子均上诉到保定市中级法院。2006年6月13日,中级法院刑事庭庭长蒋海清下达刑事裁定书,以邪理歪说和可笑的理由维持原判。

保定市中级法院刑事庭庭长蒋海清2006年5月21日接到他们四人的上诉书后,曾明确告知律师,就是按着恶党的法律,也不至于把四位大法弟子判如此重刑,可是,他又以上面压力为理由,于2006年6月13日下达刑事裁定书,以邪理歪说和可笑的理由维持原判。

2006年6月16日,保定市看守所把四位大法弟子分别送到监狱:张荣杰被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支占民被送到保定监狱;刘永旺、魏海武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

刘永旺在上诉期间,抵制无理关押与迫害,从5月24日开始绝食至今,到现在已四十多天。没有一个单位正式通知刘永旺的家属把刘永旺送到何地,现在情况如何?

自6月16日,魏海武被送到监狱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7月2日,狱方才通知家属让到监狱去看他。保定监狱给家属的回信中,只说收到此人,并告知家属三个月以后才允许接见。

近期得知,保定监狱关押着大法弟子有七、八十人,恶警对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用各种方法迫害,有的大法弟子四年多都没有见过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291.html

2006-05-14: 保定四位大法弟子分别被恶党非法判重刑
保定四位大法弟子分别被恶党非法判刑如下:支占民、张荣杰是12年、刘永旺8年、魏海武4年。这个结果是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直接做出的,河北省高院又受河北省政法委操控,而罗干亲手过问了此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4/127657.html

2006-05-12: 保定新市区法院对张荣杰等四名大法弟子第二次“开庭”
河北保定市新市区法院于5月11日(周四)上午,在新市区法院四楼对大法弟子支占民、张荣杰、刘永旺、魏海武就天津市电视插播事件進行第二次非法开庭。整个过程共计不到二十分钟,進行所谓“公开宣判”,然而大部份家属被阻挠,拒之门外。

5月11日上午8点40分,到法院门口时,法院门口两侧已经站满了警察,中间的伸缩门只留下一人能進去,并且入口处里面已经有大量的警察、国安特务、法院人员、610等几十人。大法弟子的家属要求進去,他们其中一人说:家属只能進去一人。当被问这是谁的规定?拿出相关文件,为什么说是公开宣判,却不让進去?他们说是法院规定,又说地方小,人多占不下等進行推辞。

当支占民的七十多岁的父母要求進去时,经过再三要求,才勉强让他们進去,经过一番检查,最后把两位老人挡在宣判现场外面,直到宣判结束也没让两位老人见儿子一面。魏海武的家属進去后,他们用监测器从上到下检查完,甚至让解开上衣扣子及脱掉鞋,故意拖延时间,等检查完后,让進去时却看到大法弟子被警察架着出来,当家属想跟自己的亲人说句话时,却被两个恶警推搡开,其他的家属也只是一人進去,并且都没听到全部过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2/127543.html

2006-05-10: 河北保定市新市区法院5月11日(周四)上午,在新市区法院四楼预谋对大法弟子支占民、张荣杰、刘永旺、魏海武就天津市电视插播進行第二次非法开庭。现得知张荣杰、刘永旺身体状况很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0/127321.html

2006-04-12: 张荣杰等四名保定大法弟子仍面临被迫害
据确切消息,因涉嫌电视插播而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刘永旺、魏海武的案卷已被上交石家庄高等法院。

在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开庭之后,保定大法弟子积极行动,收集相关人员信息,同时和世界大法弟子一道打电话、寄信等方式制止迫害、营救同修,使相关人员受到很大震动。再加上律师的有力辩护,因此保定中院没有判案,而是把案卷推到了高院,同时关押再延期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4999.html

2006-03-19: 张荣杰与刘永旺生命危险 保定新市区法院上交“案卷”
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法院自2月17日对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刘永旺、魏海武進行非法庭审后,依照法庭的辩护结果及相关证据,无法做出宣判结果。现得知他们已把“案卷”的相关内容报送上一级的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然后由“审判委员会”做出结果。这个审判委员会由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和各个庭的庭长组成。

现在,大法弟子张荣杰与刘永旺的身体非常虚弱,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内部有良知的人士说:“如果不是上面压的紧,他们二人早已不够关押的条件。”在2月17日非法开庭时,四位大法弟子是分别由两警察架着,当时张荣杰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刘永旺不能正常行走,两人完全是由警察拖着上楼的。

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魏海武及刘永旺,自2005年8月被非法抓捕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受迫害。2006年2月17日非法审讯四位大法弟子时,张荣杰瘦的只剩皮包骨,站不住,坐不稳,整个非法审讯过程由法警把持才進行完。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9/123186.html

2006-03-06: 保定大法弟子张荣杰在看守所身体情况危急

据可靠消息,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张荣杰身体状况相当严重。3月1日,张荣杰要求会见律师,当律师到后,张荣杰又没有能力行走到会见室与律师见面,而看守所又不允许律师到监室去见她。据知情人士近日透露,张荣杰目前可能在医院,情况危急。

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魏海武及北京市大法弟子刘永旺,自2005年8月7日被邪恶非法抓捕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张荣杰一直断断续续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曾一度出现危险,在保定市法医院一个月左右。

2006年2月17日保定市法院借用天津电视插播事件非法开庭审讯四位大法弟子时,张荣杰瘦的只剩皮包骨,不能行走,邪恶之徒一直是拖着她走,站不住,坐不稳。整个非法审讯过程都是靠法警的扶持才進行完。

据法律人士讲,如果依照法律,法院就不能给大法弟子定罪,而保定市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610就插手此事。保定市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610六年多来,一直配合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保定市新市区610,不断阴谋干坏事,在大法弟子不断给讲真相的情况下,依然行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208.html

2006-02-18: 2006年1月17日,保定市新市区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刘永旺、魏海武進行非法庭审。从上午9点30分到下午1点10分,四位大法弟子分别由两警察架着,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张荣杰,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完全是由警察拖着地上的楼,大法弟子刘永旺由于双下肢麻木,不能正常行走被拖到四楼,三位男大法弟子的头发几乎都是灰白。整个过程中由保定市新市区检察院恶人张月龙作为公诉人,念的证词语无伦次,所举的证据与证词无推理关系,只是空喊着“合理”“合法”,却又拿不出真凭实据。

在最后的陈述过程中,律师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沉着而冷静,用大量事实说明恶党给大法弟子起诉的罪名不成立。例1:公诉人开始说到天津插播事件,开始说插播的内容是“法轮功真相”,但又反复的说插播的内容是《九评共产党》,那么法庭不在当庭播放插播内容,怎么说是反动言论呢?又有哪一级别的法定机关证明《九评共产党》是危害社会的?又有哪一机关有资格作出这样的鉴定?退一步讲《九评共产党》是有危害,那危害的客体是什么?“政党”,那危害到什么程度?如果没有法定的鉴定,就不存在危害的客体,有害的行为就不存在。再退一步讲,即使《九评共产党》危害到共产党,那是对一个政党的危害,与本案公诉人对被告人所指控的没有关系。

例2 :从当庭律师问及支占民:“你搞电视插播是个人行为还是有什么组织让你这么做?”回答说“是个人行为。”律师针对此事向法官陈述:既然是个人行为,那么就谈不上利用什么组织,对支占民的指控就不成立。最后律师依据法律有力的证词说明刘永旺与魏海武与插播事件无关。

大法弟子在陈述时,张荣杰使出最大的力气(听起来也是很微弱的声音):“法轮功在任何时候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修炼的最高宗旨就是真、善、忍”……(被恶人打断)。大法弟子支占民在法庭上几次都想为大法做辩护,都被恶党的法官蛮横的制止,在他自己做最后的陈述中说:“我的辩护词是:揭穿谎言,讲清真相”刚念了几句,被恶人打断。大法弟子刘永旺为自己做辩护时说:“通过法庭的当庭调查,张荣杰、支占民也说前两次插播与我无关,而我本人也没有参与,那么又有谁能证明我做过这种事,显然,是有人想害我,对大法弟子下黑手是有罪的……”(被恶人打断)

最后恶党审判长宣布:经过以上庭审,经合议庭合议,判决另行通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8/121103.html

2006-02-13: 保定市恶党人员借天津电视插播事件迫害大法弟子
河北省保定市恶党不法人员阴谋在2月17日(星期五)上午8点30分,在保定市新市区恶党法院对大法弟子魏海武、刘永旺、张荣杰、支占民進行非法审判。这些大法弟子是去年8月份被恶党人员以天津电视插播事件为名绑架的。其中刘永旺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2005年8月初,恶党不法人员怀疑有保定大法弟子参与插播天津电视,在保定市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8月7日上午9点左右,保定市东郊大法弟子杨金英在蹬着三轮去菜市场送货的路上,光天化日之下被保定市国安局邪恶之徒绑架;8月8日深夜1点左右,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等在保定市区与满城中间某地又被保定市国安局邪恶之徒绑架;8月24日又绑架了大法弟子刘永旺。

目前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到邪恶残酷刑讯逼供迫害,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大法弟子魏海武身体一直呈高血压等症状;杨金英于不久前从医院正念走脱。大法弟子刘永旺对邪恶的非法指控一直坚决否认,自绑架后绝食抗议迫害70 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双下肢由于以前在劳教所受的迫害一直没有恢复,持续疼痛与麻木。在家属的要求下,看守所给他在保定市二医院诊断与X光拍片,结果被北京301医院专家下结论:尾椎部位有一肿瘤,随时有使下肢瘫痪的危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683.html

2006-02-13: 请保定市大法弟子注意
邪恶定于2006年2月17日上午8点30分在保定市新市区法院(在五四西路)对张荣杰、支占民、魏海武、刘永旺進行非法审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715.html

2006-02-10: 河北保定不法之徒企图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张荣杰等
保定公、检、法、司邪恶之徒在下周要对大法弟子张荣杰、刘永旺、支占民、威海武“开厅”审判迫害,具体哪一天邪恶另行通知。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相互转告,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参与审判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邪恶之徒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恶党邪教组织,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正告那些为江氏流氓集团效力的邪恶之徒决没有好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524.html

2006-01-11:  保定公安局欲对四大法弟子非法起诉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支占民、张荣杰、魏海武及北京市大法弟子刘永旺,自2005年8月7日被警察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受迫害。现得知案子已移交到了保定市新市区检察院起诉科,邪恶之徒打算在农历新年前后向法院非法起诉四名大法弟子,欲对他们非法判刑。

目前了解的情况,大法弟子刘永旺身体状况相当不好,他自绑架后绝食抗议7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双下肢由于以前在劳教所受的迫害一直没有恢复,持续疼痛与麻木。在家属的要求下,看守所给他在保定市二医院诊断与X光拍片,结果被北京301医院专家下结论:尾椎部位有一肿瘤,随时有使下肢瘫痪的危险。即使这样,保定市公安局在没有任何证据、零口供的情况下,仍拒不放人,并且搜罗材料把案子推到新市区检察院。

大法弟子魏海武身体身体一直呈高血压等症状,在新生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又被关押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8447.html

2005-11-10: 邪恶之徒企图对五名被绑架的保定大法弟子判刑
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张荣杰、杨金英、刘永旺5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11月2日,保定市公安局对他们下发了逮捕令,已移交保定市检察院,妄图对他们五人判刑。自发稿之日起,刘永旺已绝食74天。现刘永旺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57.html

2005-10-18: 河北满城县魏海武一家的悲惨遭遇
河北省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魏海武殷凤琴夫妇因修炼法轮功,经历了非法抄家、电话被窃听、拘留、罚款、到非法劳教、抄家、超期羁押、送洗脑班到跟踪、恐吓、绑架。2002年7月,魏海武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妻子殷凤琴曾2001年4月与2003年5月两次被非法劳教于保定八里庄劳教所。2005年8月7日早晨,魏海武在打工单位再次遭到保定市国安局的绑架。

以下是魏海武被绑架的过程以及妻子为找丈夫所经历的艰辛与他们一家的现状。

魏海武被绑架的过程

8月7日早晨六点多钟,殷凤琴正在做饭,孩子们刚起床,听到有喧哗声。突然院子里来了几个自称来谈生意的人,等奔出门时,魏海武已不见踪影。魏海武被绑架了!

原来几个自称来谈生意的人是警察!殷凤琴后来经查他们开的车牌照都是假的,没说任何话,既不知道他们是哪个部门,也不知道人被抓到哪里。家里不知如何是好。一天,两天,十来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任何人通知殷凤琴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是保定国家安全局抓走的。

为寻找丈夫,殷凤琴遭遇到的非人经历

魏海武没有干任何坏事,他为什么会被抓?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要靠他,他一被抓,家里的支柱没了。殷凤琴两年前在劳教所被迫害得一身病。没办法,只好去安全局问问清楚,问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有什么证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给通知?没有证据,又为什么不放人?

殷凤琴第一次去的时候,家里人不放心,陪着一起去。到了保定国家安全局门口,被值班民警拦住。一姓胡的人出来答复,说魏海武因涉嫌法轮功被抓。当殷凤琴问到“难道炼法轮功那就抓人吗?”又回答说“魏海武搞电视插播。”

另一姓张的国安人员马上大声的呵斥:你们来了多少人?你们来这么多人是聚众闹事,是犯法。接着马上打手机“来几辆警车,把人抓起来。”殷凤琴一听这话又气又怕哭起来,犯病躺在地上痛苦的喘不过气来。两个孩子吓得大哭,那些国安人员却在一边有说有笑,说风凉话。那天下着大雨,殷凤琴在地上躺了几个小时,最后通知县公安局刘贵栓把人接了回来,但始终没给一个合理的答复。

过了两天,无奈家里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殷凤琴与孩子们又去找爸爸。不幸殷凤琴在劳教所里留下的毛病又犯了(她曾被迫害的双腿瘫痪,尿毒症,不能走路,每天躺在床上,双目接近失明,小便失禁)。就是这样,国安人员一会儿威胁要抓走他们母子,一会儿又说给孩子的学校打电话让其开除。下午六点左右,母子三人在烈日下晒了整天后,又由县里接走。

两天之后,母子第三次到了国家安全局。早晨九点钟,女儿搀着妈妈慢慢走進安全局的院子,突然大厅里出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大喊:抬出去,抬出去!门卫不由分说就把殷凤琴强行抬出大门,扔在大街上。孩子哭着坐在妈妈身边,扶起她还要往里走。门卫已经把门锁了。无奈,孩子和妈妈坐在门口。妈妈身体太难受,已承受不住,就躺在了地上。好多过路人都热心的询问需不需要帮助,母子是很需要帮助,但谁又能帮的上忙?!

殷凤琴后来连续去了40多次,每次接近大门口往里走时,门卫每次都没让進去,每次都是连拖带拉把其扔到离大门口几米远的地方。殷凤琴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在保定国家安全局大门口坐下来,就这样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人们看到这样一幕: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每天从下午4点左右到深夜,不管天气是否下雨,是否寒冷,坚定的坐着,向来来往往的好心人诉说着他的不幸与遭遇。

殷凤琴每天忍饥挨饿,有一次竟有两天没有吃东西。安全局怕出人命,就雇佣韩村派出所的人与车,每天晚上趁夜深人静时把她送回满城。由于这几年在经济上的迫害,原本殷实的家现在已一贫如洗,家里的房子由于这几年没有人住,年久失修,茅草丛生,屋内漏雨。又加上怕村里的人知道此事,派出所的人先是把殷凤琴送到魏海武的哥哥家。哥哥家不收留后,又送到打工单位,单位不收留后,再送到旅馆,后又威胁哥哥嫂嫂让其强留,否则开除哥哥的公职。

一家人的现状

魏海武现在依然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无论是公安还是国安没有给过家里人任何信息,辗转听来的消息,前一阶段魏海武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很多天,身体状况很不好。近况不得而知。殷凤琴自发稿之日起现暂居哥哥家。县公安局副局长及相关人员常威胁她,若再去要人就劳教她。同时给哥哥施压,如果看不好她,让她再跑出去,就开除哥哥的工职。由于精神上的压力,身体也不像以前那样好。

两个孩子都在上学,学习优秀,每逢学校放假孩子们就没有去处,只能在亲戚家暂住。孩子们都很懂事,女儿靠家教维持自己的生活费用,儿子也很知道节俭。可是由于爸爸的又一次被绑架,今年的学费大部份是借的。一家人的处境相当艰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8/112620.html

2005-10-10: 关于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的進一步报道
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张荣杰、杨金英、刘永旺5人,仍被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刘永旺、魏海武等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并得知魏海武、刘永旺身体状况比较严重。刘永旺自发稿之日起已绝食44天,双下肢又出现持续疼痛与麻木,走路须用人搀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126.html

2005-09-26: 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张荣杰、小杜等四人,由河北省安全厅转移到保定市看守所;大法弟子刘永旺,现在保定市法医医院。刘永旺、支占民等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魏海武身体状况比较严重,有糖尿病症状出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6/111257.html

2005-08-24: 保定市国安局绑架宋文君等大法弟子
2005年8月7日早上8:30左右,河北保定满城县大法弟子宋文君出门买早点,刚一开门,就被早守在家门口的一群便衣恶人推了回去,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進门后把室内的玻璃打碎,把住在她家的小法轮功学员逼迫的从三楼跳了出去(没有任何损伤),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光盘和资料若干,并把宋文君和小同修小杜一起带到了保定市国安局進行迫害。同一天早上6点多,满城县大法弟子魏海武,被以张长林为首的邪恶之徒绑架,详情不明。

现在三同修下落不明,恶警也不让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4/109068.html

2005-08-18: 2005年8月7日早晨,河北保定市国安伙同满城县邪恶之徒绑架了三名大法弟子。他们是:魏海武、文君、小杜(化名)。据消息称:可能恶人早就跟踪了,又在楼门口安装了摄像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46.html

2005-08-18: 2005年8月8日凌晨1点左右,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小杜在保定市区与满城中间某地又被保定市国安局邪恶之徒绑架,现他们也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省国安厅看守所。怀疑可能是手机被窃听、定位造成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46.html

2002-07-29: 河北满城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大坎下村魏海武殷凤琴夫妇因修炼法轮功,被白龙乡政府和白龙乡派出所歹徒非法从家中抓走,殷风琴被乡派出所恶警徐会来打得脸部严重浮肿,后被强行送進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这位大法弟子一直十分坚定,坚持自己的信仰。目前被非法严管,劳教所不让家人接见。魏海武被白龙乡派出所伙同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及看守所恶警多次打昏过去,后被非法劳教于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就连亲戚都受到乡政府恶人、恶警的敲诈勒索,家中只剩一双儿女由亲戚照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9/33898.html

保定 满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1-10: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

副所长:易小航 警号:038134(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 警号:038662
指导员:高远 警号:038742
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
吴洪涛:15103129970
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单永匣 高远 、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

2018-08-22:附:相关责任单位和个人:
相关单位和责任人(电话区号0311)
1、河北女子监狱:
河北省女子监狱通信信箱: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每个监区按其监区号排列,就是几分箱,如女子监狱三监区的信箱就是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3分箱) 邮编050222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永壁村南500米处。从石家庄火车站乘44路转乘117路,或从纪念碑乘117路汽车到永壁村下车。
女子监狱办公室电话:0311-83939625
狱政科电话:0311-83939712
监狱监察电话: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教育科电话:0311-839393726
正狱长:郑晓英
监狱政治部主任刘永魁
副监狱长:于福歧、刘义臣、马文章、李彦芳、郑伟森、胡熙群
教育改造科科长 王丽静
教育改造科干警 曹瑞、
刑罚执行科科长 康伟
副监区长李慧、陈姗姗、警察姚新彤、王钦
狱政科长付玉惠(女)13731123369
葛曙光,女,教育科科长,原满城监狱女子中队教导员,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

2016-02-15: 相关责任人信息:
神星镇邮编 072152
满城县神星镇曹庄村:
村主任张大春15803322229(女,恶告者)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06-02-10: 保定市外办
电  话:3088736(秘书处)3088383(涉外新闻处)
电  话:3088735(侨务处)3088733(礼宾友城处)
电  话:3088501(出国管理处)
传  真:86-312-3088735,3088733
电子邮箱:q@bdwaiban.net
Add:No1. West Dongfeng Road, Baoding, Hebei Province, China
P.C:071052

2005-11-10: 保定市公安局 相关负责人: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董元(第一负责人)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冯永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干警:侯瑞伟: 7560258、孙立
保定市公安局 地址: 071000 保定市东风中路10号
保定市公安局 总机: 0312-3071100 办公室 3026139 纪检委 3062256
政治部 3056687  三处 3027039   国保大队电话:由总机转
计算机管理监察处 3095102  打黑除恶办公室 3018185  技防办 2014681
保定市看守所 5027634 5015804 5028774

相关人员的电话:(0312)
保定市安全局:地址:河北保定市天鹅中路385号 邮编 071000
局长丁亚平 3135050(办) 3115958(宅) 手机13903225266
办公室 3137076
政治部 3138003 酒振国13011907721
值班室 3138001

保定市公安局:地址:河北保定市东风中路10号保定市公安局 邮编 071000
总机:3071000转
国保支队队长:董元
国保大队队长:冯勇
保定市看守所 5027634 5015804 5028774
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 手机1380327982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