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沈子力(沈子利,沈子丽), 女, 49

沈子力(沈子利,沈子丽)
2007年2月17日除夕之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女大法弟子沈子力、被脚戴镣铐铐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现沈子力于2007年2月27日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
个人情况: 齐齐哈尔市第四医院护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拘留时间: 2007年1月13日
有关恶人: 青云街派出所
个人近况: 2007年2月27日 迫害致死 (2007-03-0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5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11: 齐齐哈尔至少6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风雨历程(2)
……
二、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等绑架刑讯逼供五天五夜后咳血、不能进食、身体水肿、抽搐、重度昏迷,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被脚戴镣铐送入第二医院内科病房。齐齐哈尔市及龙沙区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分局的人员频繁往来,曾要挟家属交二万元放人,家属无力交钱,中共人员们竟说死也不能放人。

徐宏梅、沈子力分别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十六时三十分和二十时五十分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徐宏梅年仅三十七岁,沈子力四十九岁。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四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侯雅倩三人到侯雅倩住处时,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警察衣湛晖等破门而入,将她们绑架至青云街派出所。恶警们对她进行酷刑迫害:上大刑、上一字刑、四次反挂、一次正挂,又变换各种刑具把徐宏梅折磨致昏迷不醒,恶警衣湛晖又用冷水将她浇醒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里。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当清醒过来后继续毒打,刑讯逼供。

一月十八日,恶警们将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沈子力、徐宏梅转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下午,生命垂危的徐宏梅、沈子力被脚戴镣铐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内科病房四二三、四二四室。因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周环宇对她们刑讯逼供导致身体内伤严重,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可是,齐齐哈尔市六一零,公安局、政法委、龙沙区六一零、龙沙区公安分局、龙沙区政法委、青云街派出所非但不及时放人,竟向受迫害者家属索要两万元钱才肯放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1/齐齐哈尔至少6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338704.html

2010-11-14: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232508.html

2010-09-25: 齐市公安局副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截瘫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航,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任期间,龙沙分局所属各派出所绑架、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被迫害致死。

2007年1月13日下午四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侯雅倩三人到侯雅倩住处时,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警察衣湛晖等破门而入,将她们绑架至青云街派出所。衣湛晖、周环宇等恶警对徐宏梅、沈子力施行了极为残酷的刑讯逼供,用尽各种酷刑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沈子力、徐宏梅始终坚持信仰,不向恶人妥协。

2007年2月13日下午,生命垂危的徐宏梅、沈子力被脚戴镣铐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内科病房423、424室。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口腔流血水、咳血、抽搐、全身水肿、五脏衰竭、电解质紊乱、低压四十、不能进食、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她们的家人四处求助,到齐市“六一零”办公室、青云街派出所、龙沙分局等处要求释放亲人。这些邪党人员竟向受迫害者家属索要两万元钱。期间,龙沙分局副局长张航等天天去二院探查情况。家属无力交钱,邪党人员们竟说宁可她们死,也不放人。

徐宏梅、沈子力分别于2007年2月27日16时30分和20时50分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徐宏梅年仅37岁,沈子力49岁。

3月1日晨,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航一手操控,众多便衣、警车蜂拥跟至火葬场。恶警们为防止受害者家属对遗体拍照,在亲人与遗体告别等仪式时,都时刻有层层警察监视。直到遗体焚化后,恶警们才扬长而去。

善恶有报是天理,张航于一年前遭到恶报,因车祸导致颈椎以下截瘫,将在病榻上痛苦的度过余生。

奉劝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停止一切迫害行为,回头是岸,不要做邪党的陪葬品,自毁前程,给自己和家人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5/230139.html

2007-03-08: 齐齐哈尔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近期将以下大法弟子非法判刑:武元龙14年、安敬涛9年、齐大伟9年、张继秋9年、杨春玲7年、崔小苹7年、郑华春7年、杨静7年、赵文山10年、王岩7年、李奇7年、吴瑞芳4年、邢延良、刘敬明、慈海三人刑期不确定。

现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王桂荣、姜媛、姜云秋、侯亚倩、陈英、张雪梅、赵英华、王春香、刘辉。

第一看守所的恶警彭丽、李丽杰、任玉霞、张勇,于1月22日给沈子力灌食沈都吐出。还有一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在齐市公安医院被迫害。(注:沈与徐宏梅已被迫害致死)。

目前孙树生坐在轮椅上了,已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380.html

2007-03-03:  沈子力、徐宏梅遗体在警察监视下被匆匆火化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沈子力,被恶警绑架酷刑逼供,遭受5天5夜摧残、重度昏迷,于2007年2月27日含冤离世,遗体于3月1日早8时~9时在警察监视下被匆匆火化。

3月1日晨,齐齐哈尔市区龙沙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航一手操控,众多便衣、警车蜂拥跟至火葬场。徐宏梅年仅9岁的女儿恬恬两眼迷茫、臂戴黑纱、手捧妈妈照片,令在场的人为之揪心落泪。恶警们为防止受害者家属对遗体拍照,在亲人与遗体告别等仪式时,都时刻有层层警察监视。直到遗体焚化后,恶警们才扬长而去。

自2007年2月13日徐宏梅、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等绑架迫害,脚戴镣铐入第二医院内科病房院以来,家人一直在病床前护理。当家人望着她们被打的浑身青紫的身体问及是怎么回事时,警察竟回答是自己磕的。奄奄一息的沈子力、徐宏梅告知家人是青云街派出所衣湛晖等警察打的,5天5夜连续逼供,徐宏梅被上正挂、反挂、一字刑、关铁笼子等酷刑,昏死后被浇凉水清醒后继续上刑;沈子力被身体缠胶带绑在椅子上,抓其头撞墙至昏迷,醒来继续毒打。沈子力、徐宏梅曾被送往公安医院救治后又投入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由于内伤严重于2007年2月17日又将她们送到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内科病房。二人均口流血水、咳血,后期身体抽搐、水肿、重度昏迷。昏迷中的徐宏梅仍不断抽泣、眼角流泪。

2007年2月27日下午,沈子力、徐宏梅的家人围着濒临死亡的亲人默默流泪,可是一人性全无的警察竟等不及的高声吓问:“还没嚥气儿呢?”被悲愤的家人斥责后灰溜溜的退出病房。2月27日16时30分和20时50分,徐宏梅、沈子力相继含冤辞世。

大法弟子徐宏梅生于1971年,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与在齐齐哈尔市第二机械厂的孙维民在炼功点相识并组成幸福家庭,1999年生女儿恬恬。自中共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灾难便降临这幸福的三口之家。徐宏梅曾五次被非法绑架、软禁、非法劳教三年,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备受各种酷刑摧残,双脚不能走路,三年中不许与亲人相见;丈夫孙维民被非法判重刑13年,至今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女儿恬恬一岁时便与爸爸妈妈一同被软禁在齿轮厂废弃的无取暖设施的宿舍内,在恐怖、惊吓、没有双亲的爱抚中长大。

大法弟子沈子力,曾被非法劳教,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2006年4月2日被蹲坑的铁峰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曙光派出所遭受了老虎凳、“五马分尸”、竹板子、铁管子、铁锤敲大腿等各种刑具,恶警盛涛用一根两寸宽的竹板抽打她的脚掌,直到把她打的昏死过去。沈子力被折磨的伤痕纍纍,多次昏死过去,恶警用冷水泼,用烟头烫,极尽邪恶之能事。沈子力的亲人共计被铁锋分局及曙光派出所先后勒索23000多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3/150073.html

2007-03-01: 齐齐哈尔大法女弟子徐宏梅、沈子力被迫害死亡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等绑架刑讯逼供5天5夜后咳血、不能進食、身体水肿、抽搐、重度昏迷,于2007年2月17日被脚戴镣铐送入第二医院内科病房。齐齐哈尔市及龙沙区610、政法委、公安分局的人员频繁往来,曾要挟家属交2万元放人,家属无力交钱,恶党人员们竟说死也不能放人。徐宏梅、沈子力分别于2007年2月27日16时30分和20时50分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徐宏梅年仅37岁,沈子力49岁。

2007年1月13日下午四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徐宏梅、沈子力、侯雅倩三人到侯雅倩住处时,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警察衣湛晖等破门而入将她们非法绑架至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毫无人性的将徐宏梅从4楼拖至1楼,徐宏梅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们拳打脚踢。恶警们对她進行酷刑迫害:上大刑、上一字刑、4次反挂、1次正挂,又变换各种刑具把徐宏梅折磨致昏迷不醒,恶警衣湛晖又用冷水将她浇醒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里。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当清醒过来后继续毒打,刑讯逼供。

无论这些邪党恶徒怎样变换手法逼供、企图得到更多用来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始终坚持信仰,不向恶人妥协。1月18日恶警们将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沈子力、徐宏梅转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非法拘押、继续迫害。

这些邪党所谓的政法人员们绑架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后,不通知家属,也不履行任何的法律程序。心急如焚的家人到处找人,当家人到青云街派出所打听亲人下落时,不法警察竟逼问:“她们关在这里是谁告诉你的?!”沈子力、徐宏梅的家人四处求助,到齐市610办公室、青云街派出所、龙沙分局等处要求释放亲人。可是恶警们态度十分生硬,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还说:马上要开庭判了,且以各种藉口躲避、拖延、刁难,无视百姓生死拒不放人。

2007年2月17日下午,生命垂危的徐宏梅、沈子力被脚戴镣铐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内科病房423、424室。因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周环宇对她们刑讯逼供导致身体内伤严重: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口腔流血水、咳血、抽搐、全身水肿、五脏衰竭、电解质紊乱、低压四十、吃啥吐啥、骨瘦如柴,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可是齐齐哈尔市610,公安局、政法委、龙沙区610、龙沙区公安分局、龙沙区政法委、青云街派出所灭绝人性,无视无辜百姓的生死,非但不及时放人,竟向受迫害者家属索要两万元钱才肯放人。期间,龙沙分局副局长张航(音)等天天去二院探查情况。家属无力交钱,邪党人员们竟说宁可她们死也不放人。

在邪党人员们给徐宏梅、沈子力注射“白蛋白”之后,她们二人双目呆滞、张嘴倒气儿、不省人事、濒临死亡。

当徐宏梅9岁的女儿恬恬到医院哭着喊妈妈时,妈妈已不认得她了,这个自小就与她聚少离多、苦难深重的妈妈永远的离开了她。可怜的孩子在缺少母爱和父爱、备受歧视中长大,爸爸至今还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唯有年迈的姥姥姥爷与她相伴。她不明白妈妈爸爸做好人为甚么要被关押?!为甚么非要害死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31.html

2007-02-25: 多名齐齐哈尔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齐市铁锋区法院近期将以下大法弟子非法判刑:武元龙14年,安敬涛9年,齐大伟9年,张继秋9年,杨春玲7年,崔小苹7年,郑华春7年,杨静7年,赵文山 10年,王岩7年,李奇7年,吴瑞芳4年,邢延良,刘敬明,慈海三人刑期不确知。现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王桂荣,姜媛,姜云秋,沈子力,侯亚倩,陈英,张雪梅,赵英华,王春香,徐宏梅,刘辉。

其中徐宏梅、沈子力于1月14日开始绝食,被迫害很严重,徐一言不发,沈扎点滴也進不去。第一看守所恶警:彭丽、李丽杰、任玉霞、张勇于1月22日给沈子力灌食,沈都吐出。

还用一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在齐市公安医院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6/149766.html

2007-02-21: 齐齐哈尔市沈子力、徐宏梅生命垂危,家属被勒索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除夕之日是阖家团圆喜庆新年的日子,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两名女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却被脚戴镣铐铐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奄奄一息。不法人员企图向其家属索要两万元才肯放人。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到侯雅倩的住所时,突然冲進一伙警察,不由分说强行将她们绑架至龙沙区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毫无人性的将徐宏梅从四楼拖至一楼,给她上大刑、上一字刑、又变换各种刑具毒打致昏迷不醒。衣湛晖又用冷水将她浇醒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里。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当清醒过来后继续毒打。

因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周环宇对她们刑讯逼供导致身体内伤严重: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口腔流血水、咳血、抽搐、全身水肿、五脏衰竭、大小便失禁、电解质紊乱、低压四十、吃啥吐啥、骨瘦如柴,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可是齐齐哈尔市六一零,公安局、政法委,龙沙区六一零,龙沙区公安分局、龙沙区政法委、青云街派出所毫无人性,无视无辜百姓的生死,非但不及时放人,竟向受迫害者家属索要两万元钱才肯放人。上次沈子力被曙光派出所绑架时家人已被勒索去两万元,至今未还。家人已没有能力再支付两万元的现金,只有望着濒临死亡的亲人默默流泪。

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为争取做好人的权利,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已三十七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1/149426.html

2007-02-16: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重度昏迷、生命垂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沈子力、徐宏梅,绝食绝水要求无罪释放已33天,自2007年2月13日下午二人被恶警强制戴着脚镣送入市内医院以来,状况十分危急。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大小便失禁、电解质紊乱、低压40、吃啥吐啥、咳血、骨瘦如柴,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沈子力、徐宏梅的家人四处求助,到青云街派出所、龙沙分局等要求释放亲人。可是恶警们态度十分生硬,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目无宪法,竟说:马上要开庭判了。

2007 年1月13日下午,流离失所的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到侯雅倩的住所时,突然冲進一伙警察,不由分说强行将她们绑架至龙沙区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毫无人性的将徐宏梅从4楼拖至1楼,给她上大刑、上一字刑、又变换各种刑具毒打致昏迷不醒。衣湛晖又用冷水将她浇醒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里。

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当清醒过来后继续毒打。

无论恶徒怎样刑讯逼供、企图得到更多用来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沈子力、徐宏梅始终坚持信仰,不向恶人妥协。沈子力、徐宏梅于10天前因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曾被送到公安医院。期间,不法人员们竟然把徐宏梅女儿的班主任和一不明身份的似乎领导的人物找来,所谓的“做工作”,使孩子幼小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16/149149.html

2007-02-14: 齐齐哈尔沈子力、徐红梅在医院抢救、生命告急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沈子力、徐红梅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已三十二天,身体极度衰竭、不能自理,多次被送入市大医院抢救,因骨瘦如柴、血管干瘪,无法输液、用药,又被送回齐市看守所。

目前,沈子力、徐红梅境况十分危急。看守所的医务人员和狱警告知家属:她们只剩那口气儿了,情况非常不好,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人就完了。

二月十二日沈、徐的家人再度到青云街派出所要求释放无辜的亲人,可是派出所的所长宫延辉已开会为由躲避不予答覆。

紧急求助世界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一切正义人士,帮助无辜的沈子力、徐红梅、侯雅倩等法轮功学员摆脱危难处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4/148950.html

2007-02-10: 齐齐哈尔沈子力、徐红梅绝食抗议迫害,现奄奄一息

黑龙江齐齐哈尔沈子力、徐红梅要求无罪释放绝食28天,现已血管干瘪、奄奄一息,情况紧急。

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于2007年1月13日下午4时将沈子力、徐红梅、侯雅倩及一年逾六旬的女大法弟子绑架后,衣湛晖等不法警察对她们非法提审、用种种卑鄙手段对她们刑讯逼供。现将她们转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非法拘押。

沈子力、徐红梅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如今已绝食抗议28天。目前,她俩被摧残的已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血管干瘪、奄奄一息。家人多次到龙沙分局和青云街派出所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无辜的亲人,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以各种藉口躲避、拖延、刁难,无视百姓生死拒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9/148601.html

2007-02-03: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沈子力、徐红梅已绝食反迫害20天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沈子力、徐红梅现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看守所,她们已绝食反迫害20天了。家属正在每天到龙沙分局和青云街派出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3/148197.html

2007-02-01: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沈子力、徐红梅、侯亚倩绝食反迫害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恶警于2007年1月13日绑架了大法弟子沈子力、徐红梅、侯亚倩及一年逾六旬的女大法弟子,非法没收了她们的手机等物品。将她们非法关押于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青云街派出所恶警对她们施用种种酷刑折磨、刑讯逼供。

心急如焚的家人到处找人,当家人到青云街派出所打听亲人下落时,不法警察竟逼问:“她们关在这里是谁告诉你的?!”

目前沈子力、徐红梅、侯亚倩等大法弟子正在绝食反迫害,要求无罪释放。期间一姓伊警察非法提审她们,她们都不予配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08.html

2007-01-25: 获悉齐齐哈尔市近日绑架六位法轮功学员

获悉齐齐哈尔市近日绑架六位法轮功学员。青云街派出所于2007年1月13日将沈子力、徐红梅、侯亚倩及一年逾六旬女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将她们的手机等物品非法没收,现将她们非法关押于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且对其刑讯逼供。

正阳派出所近日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是齐市富拉尔基区叫白某的女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47545.html

2007-01-23: 齐齐哈尔青云派出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沈子力、徐红梅、侯亚倩

齐齐哈尔青云派出所于2007年1月13日将沈子力、徐红梅、侯亚倩等大法弟子非法抓捕,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47462.html

2007-01-22: 齐齐哈尔市几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红梅、沈子力、侯亚倩和另外一名同修共四人于2007年1月13日被齐市龙沙公安分局青云街派出所蹲坑恶警在家中秘密抓走。当徐红梅的母亲四处寻找女儿,找到青云街派出所时,恶警甚么也不告诉只是一遍又一遍追问:谁告诉你的?并强行给老人录了像。四名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

齐齐哈尔市安居火电小区千层馒头店的大法弟子于2007年1月15日被齐市龙沙公安分局正阳派出所恶警无辜绑架。家中只剩82岁的老爹和70岁的婆母,丈夫在外地工作,孩子在小学读书无人照料。现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47397.html

2006-08-19: 齐齐哈尔市曙光派出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沈子力

2006年4月2日上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沈子力在去同修家的途中,被蹲坑的铁峰区公安分局的两个恶警绑架,他们不说明原因、不表明身份、不出示任何手续,完全是黑社会的流氓式的绑架手段,把她劫持到铁锋区曙光派出所酷刑折磨。

在恶警非法审讯中,沈子力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恶警气急败坏,把她弄到曙光派出所所长初春的办公室,弄来了老虎凳、电线、竹板子、铁管子等各种刑具,对大法弟子沈子力進行了灭绝人性的折磨。所长初春、副所长徐忠和,恶警盛涛、樊凯、王斌等恶警均参与了对沈子力的酷刑迫害。

1、坐老虎凳。恶警把沈子力铐在老虎凳上,手脚都被铐上,动弹不得,一会就腿脚酸麻。他们又把沈子力的鞋袜、外衣全部扒下。在老虎凳上往上搬她的一只脚、往下按她的头,一齐往身体上靠,然后用电线绑上。这只脚整完了再弄另一只,致使沈子力的腿筋像抻断了一样剧烈疼痛,撕心裂肺。

2、“五马分尸” 。 恶警见沈子力不屈服,又变化更阴毒的手法:把她的双手扭到后面去,分别用手铐子铐上,双脚也分别铐上,然后用两根铁管子把铐左右的手脚分别串上,再用电线把腿和头往一起捆。然后把铁管子架在两个铁椅子(铁椅子较高)上,沈子力被来回悠着。没一会,双手双脚鲜血直流,疼的沈子力死去活来。恶警说:“这个刑好,她有点承受不了,就用这个刑。”

3、打竹板。恶警盛涛用一根两寸宽的竹板抽打她的脚掌,直到把她打的昏死过去,她的双脚都不会动了。

4、手指夹铁棍。恶警把铁棍子放在沈子力两指之间,然后用力往一起捏,疼的沈子力连呻吟的气都没有了。

5、手指叉肋巴。恶警用手指在沈子力的肋巴骨之间不断的猛叉。

6、铁锤敲大腿。恶警把沈子力固定在老虎凳上,双手背铐在后面的铁椅子上,由于铁椅子宽,两手背铐在一起固定在铁椅子上,胳膊像要抻断了似的疼。这样恶警用还拳头猛击沈子力头部,还拿铁锤子敲她的大腿,直至失去了知觉。她的大腿至今还没有知觉,像木板似的僵硬。

沈子力被折磨的伤痕纍纍,多次昏死过去,人都变了形。恶警用冷水泼,用烟头烫,极尽邪恶之能事。当沈子力气息奄奄之际,恶警怕她死了承担责任,把她送到医院急救。

6天后,恶警把沈子力送往齐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怕她死在里面拒收。恶警把她送進了甘南县看守所,在那里呆了10天,后被检查出肾脏不好、胆囊炎等病,住院12天。4月30日又被送到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但不管在哪里,沈子力都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第38天时,恶警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将她释放。

恶警一方面不断的对沈子力進行升级迫害,另一方面,不断的敲诈勒索她的亲人。她的亲人共计被铁锋分局及曙光派出所先后勒索23000多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9/135881.html

2006-03-11: 12月回大组没几天又关小号,戴背铐,整夜坐在地上,后来迫害升级,让半蹲式铐,脚尖点地,一只手在床上一只手在床下,俗称“秦琼背剑”,是酷刑。被迫害的还有沈子丽、付振英等,参与迫害的有队长王梅、犯人何杰,十月初,因炼功加期三个月,十月十一日被哈尔滨戒毒所强制转化,進行精神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74.html

2003-06-08: 大法弟子沈子利原齐市第四医院护士,女30岁左右,三次被强行绑架,现在齐齐哈尔双河劳教所被迫害。劳教所电话:0452-2451139

2002-01-25: 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恶警的犯罪事实

“人权恶棍”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到警察的毒打和体罚,这种对追求“真、善、忍”的善良百姓的摧残和虐杀,不仅是丧尽天良的行为,而且是对人基本生存权利的迫害,是对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迫害,是对“真、善、忍”的迫害。以下是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所长白XX,副所长洪XX,队长张志杰、王岩、李维杰、郭丽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齐市双合劳教所主抓迫害的洪副所长经常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人员说:你们不转化,我有的是镇压办法。在他的授意下,恶警有恃无恐,残酷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一、 酷刑虐杀

2000年初,法轮功修炼者于真杰、李春华、时淑芳、张淑哲、王秀英、侯亚倩、李爱英等十六人炼功,队长李维杰等恶警将她们背扣到铁床头,折磨她们,让其蹲不下,站不起,24小时不准闭眼,关到又冷又脏的小黑屋半月之久,使她们被折磨得胳膊、腿痛,肚子疼,尿失禁;李维杰等恶警还利用坏人打好人,如唆使刑事犯骑到大法弟子头上打,用螺丝刀子撬嘴灌食,大法弟子的口腔都被撬破溃烂,疼痛不堪;有的恶警拿警绳勒,杨淑兰被勒晕过去;年近60岁的老人吴桂静等炼功被队长李维杰、王岩等指使男恶警将其扣上手铐悬挂到接近房顶的暖气片上,惨不忍睹。

二、 非法逮捕

今年6、7月间,劳教所召开所谓的政策兑现会上,大法弟子刘守荣、时淑芳、徐宏梅、沈子力善意地给叛徒指出决裂是错误的,却被该劳教所指控为“扰乱会场秩序”非法逮捕,押到齐市公安局看守所和二所,身心被严重摧残。

三、 超期非法关押

暴徒们对抵制邪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超期非法关押,扬言说只要一天不决裂,就一天不放,同时剥夺会见亲属的权利,致使一批未经法律程序被非法关押一年的大法弟子又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10—11个月之久,最后黔驴技穷,将这一批学员释放,有李春华、杨淑兰、王建芳、李明英、侯亚倩、王秀英、李爱英等。

四、 强制洗脑

暴徒们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软硬兼施,强行转化,经常将大法弟子从大班调到小号,由恶警伙同决裂人员轮流洗脑、迫害,坐小凳不让睡觉,坐水泥地等手段。对坚定不从者,队长张志杰、王岩、王梅、赵丽娟等伙同叛徒由谩骂、电棍电到5、6人围着按倒一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致使大法弟子本来通过修炼法轮功已经康复的身体,又因被折磨犯了心脏病和高血压……

五、 非法禁闭

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动不动就加期、关禁闭。只要站出来说一句抵制诽谤大法的话就加期1—3个月,坚持学法炼功就关禁闭,法律不允许女教背扣,暴徒们却知法犯法,法律规定关禁闭最多不得超过七天,暴徒们却关李爱英十天禁闭。

六、 超强度奴役

该所除了对法轮功学员施用了一系列的非人道的体罚,而且还强迫她们超负荷劳动,更严重的是与不法经营商人沆瀣一气,生产经营掺假伪劣产品,坑害消费者。大法弟子被迫到该所附近的齐齐哈尔市北方四友化工公司的农药厂罐装农药,干的是超体力劳动,一天劳动长达12——18小时,从出工到收工整个都是从紧张劳动和喊、骂声中度过,由于过度疲劳,有的人累得不知甚么时候倒在了案子底下……然而在这极度劳累中吃的却是发霉的两合面且有砂子的发糕,喝的是盐水白菜邦子汤。特别是有很多农药是过期废品,而暴徒们强迫大法弟子扒装换成新包装,冒充好产品,为此大法弟子罢工并写信至劳教所白、张所长和齐齐哈尔市消费者协会。而劳教所洪所长在会上非但不接受我们的正确建议,反而指责说:你们是干啥的?从此以后使假活不让大法弟子干了,让男刑事犯干,继续为非作歹。

七、 掠夺钱物

今年5月份该劳教所恶警黄晶伙同直属队副队长赵丽娟将大法弟子李明英家中捎去的5斤大枣和8斤苹果掠夺为己有;2001年5月19日该所直属队恶警搜抢大法弟子的大法书和经文,将大法弟子捆绑背扣在床上,恶警队长王岩,管理科长郭丽等乘机将王花荣床头下面的25元钱掠走;李明英右裤袋里155元钱掠走,后要回69元,实际掠走86元,其旅行袋里的新袜子、松紧带一捆也均被掠走;李春华家中捎去的记者穿的背心被直属队赵丽娟扣留。

给邪恶之徒曝光,以惩恶扬善,维护法律和社会道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5/23802.html

2001-09-24: 双合劳教所在今年六月份开释放邪悟人员大会,当有邪悟人员的发言严重违背大法时,有很多坚修大法的弟子站起来告诉她们“错了"。当即就有五名大法弟子被带出会议室,然后又用所长找其谈话为由骗出被送到齐市看守所進行迫害,声称要判刑。这五名大法弟子是刘守荣(99年12月7日進所,一年期,早已到期)、石淑芳(99年12月7日進所已到期)、沈子力、许红梅(2000年7月進所,已到期)还有一名弟子不知姓名。直到现在她们还在齐市看守所受迫害,而双合劳教所竟然连行李都不给拿,家属也不知道内情。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8-15:

2019-07-28:
参与人员:
王心海15545202955(案件队)
曲玉梅13206509325
冷洪斌13945221027
张伟13089753217
王蒙(音)
2019-06-29: 黑龙江齐齐哈尔监狱
齐齐哈尔市监狱副狱长:李 明
齐齐哈尔市监狱教导员:侯彦斌、二监区狱警:王 力、李艳伟、岳晓威
齐齐哈尔市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
齐齐哈尔市铁锋法院法官冯际宏(办公电话:8919075 8919022)
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法官 宋芝
齐市铁锋区法院地址:铁锋区南马路88号。
铁锋区法院院长 :杨兴义8919001
院长李效林
院长 :曲爱科 8919002(主抓迫害法轮功)
副院长:王连波899004
卢振良8919006李向忠8919009李笑夫、丘天增
铁锋区法院刑庭庭长:白云海
铁锋区法院刑庭副庭长:冯际红
王玉霞8919075(庭长主抓迫害法轮功)
郑丽8919008
王雅明8919029
邱天财8919020
施宝忠8919038
李德庆8919144
尹国栋8919033
王静8919029
于洪江8919033
王昆8919005
李琳8919076
赵金良8919033
刘伟东8919039
铁锋区法院纪检组长:绍华13504523303
铁锋区法院 赵双玲:13136636565
铁锋区法院办公室主任:李俊阁:13604823686
张颖:13945234928
铁锋区检察院:
检察长:艾勇 2228765(办)手机13836253388
副检察长:韩建东13945276667 梁明生13079660111 赵阿水
公诉科科长:王少义13945206566
其他人员:大春13354520789
衣祺、段研、王林、强微、王宝成、初伟明、武惠明、邵宏娣、董秋菊、张秀艳、张丽丽、赵玉玲、赵红娟、徐雅男、山麓、刘岩、袁世宝、张 洪波、朱跃进、张帆、郝雪冬、李国富、杨树宽、陈树群、王绍义、董景福、张景全、姚超、李炳政、朱克琼、刘振春、王晓南、韩海燕、邵宏伟、杨崇、程金光、王海旭、陶欣欣、王宝成、杨伟明、史殿科、庞万双、张喆(公诉科科长)和赵丹(主抓迫害法轮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15: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一家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09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