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西固区 >> 关子平(关自平), 男, 32

个人情况: 兰州市西固区河口南镇维尼纶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16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洗脑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11-25: 兰州市大法弟子关自平遭七年冤狱迫害

关自平,男,30多岁,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河口南镇维尼纶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邪党恶警绑架,自2000年至2007年遭到七年冤狱迫害,曾经被吊铐折磨十多天。

2000年11月7日,关自平在向世人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员非法构陷,遭兰州市新城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兰州市西固区寺儿沟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牢头恶霸把他身上穿的外套、毛衣、衬衣等衣物据为己有,给换上破破烂烂的一件大棉衣和一件衬衣。他被戴上手铐、脚镣等刑具,强迫每天趴在床上分拣好坏两种西瓜籽,他常常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一直要干到晚上十一二点,由于长期俯视,本就600度的近视(不让戴眼镜)一到天黑就看不清西瓜籽,狱警才同意只在白天干活。

关自平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甘肃天祝县监狱非法关押。监狱侦察科狱警张学武用电棍电击头部、脖子等处,不准炼功。一周后他被转到兰州大沙坪监狱一监区,狱警们为了“立功”,整天不吃饭、不回家,留在办公室做强迫“转化”,没有得逞。为强迫干活,参加监狱的所谓各项活动,几天几夜坐在小凳子上不让睡觉,眼前还用几千瓦的大灯泡烘烤,头上浇冷水,两天后因为不吃不喝,不准睡觉,被用灯泡烘烤,那张脸又黑又瘦又苍老,眼睛布满血丝,嘴唇也干裂,恶警还无耻的笑话关自平象个鬼。

兰州监狱各监区还不定期的向全监区犯人播放诬陷大法的录像,给所谓“转化有功”的狱警发奖金一千元或几千元不等,并由省上组织,免费到各地旅游。各监区还把做“转化”落实到刑事犯人的减刑积分上,如果被指定的犯人配合狱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就会奖励或减刑等。

关自平后来又被强迫参加所谓的技术学习,他拒绝参加考试,恶警就把他拉出去,一顿拳打脚踢,踏倒在地,然后又命令站起来,不理睬之后,他们又把他拉起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让他蹲下,如此反复几次,后又遭本监区狱警又一顿拳打脚踢,有一拳打在胃部,半天出不了一口气,把他两只手铐在了办公楼下面的树上好几天,关自平一直绝食,直到被松铐。

一年多后,监狱又一轮迫害开始了。关自平被强行关入禁闭室,恶警将他铐着的两只手往里面拖,一百多米远的水泥地面,当被拖进去时,裤子都磨破了,手腕也勒破了皮。很快恶警又将关自平上全刑:戴了一副大脚镣,和手铐串在一起,名为“串心镣”,人直不起腰,只能蹲着走路。

2005年11月6日是关自平的所谓非法刑满日。但恶警因关自平不“转化”,在这天将他直接劫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邪恶洗脑破产后,恶徒把他关进了禁闭室,这里的残酷迫害更远远超过监狱,几十间禁闭室,一间囚禁一名大法学员,正值寒冬,又没暖气,冷的象冰窖,关自平穿着薄薄的一件羊毛衫和外套,腿上套了条薄裤,就这样背贴着冰冷的铁门,双手举过头顶吊在铁门上,吃饭时,冷的浑身打颤。禁闭室一关就是两三个月,而且连续二十四小时吊铐七八天,或十几天,几月、甚至更长,根本没法睡觉,困了就这样吊铐着睡着了;夏天炎热,蚊虫叮咬。

关自平被吊铐了十多天后放下,只给了一个床垫子,在严寒的冬天在禁闭室过了近一个月,才和王金平一起解除禁闭,回到洗脑班的二楼房间。2006年3月,关自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不上操、不站队、不跑步,又被在楼下(一楼房间中铁床上)断断续续铐了一个月。

2007年春天,洗脑班的恶人要求关自平出去晒太阳,遭到关自平拒绝,恶徒气急败坏的把关自平从坐的床上架到了办公室,一阵拳脚相加,边打边骂:“怎么对待你都不行,你害的我们的工作搞不下去。”关自平说:“你们这是迫害我,我已经被非法关押六年多了,我要出去,我要回家。”他们说:“要走得办个手续,写“四书 ”、签字。”关自平反问:“凭什么写?我犯罪了吗?就算犯罪的话,我也被判过刑了,而且连社会都没进入,就又关在这里,这算什么,这算监狱吗?既然是学校,世界上有这样剥夺人生命自由的学校吗?你们这简直是集中营,你们这是迫害我们。”他们说:“我们就是要迫害你们,不写就迫害死,你去告我们去,不出去参加活动,那就在这站着。”

关自平被兰州监狱非法关押五年,被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年七个月,直至2007年7月,关自平才脱离龚家湾洗脑班黑窝。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5/190398.html

2008-09-24: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 校”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地方(下称“龚家湾洗脑班”),对外的幌子是: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早期称教育基地、教育中心,位置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 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2001年12月开办,是甘肃省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场所,是黑社会私设的刑 堂。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自己的现实利益,置法律道德于不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视法轮功学员生命如草芥,七年多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多人。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以祁瑞军(邪党书记)为首,杨东晨、孙强、杨文泰、全润、王东等为头目,刘鑫、穆俊、鲁亮等十几名为打手,魏依川、杨继刚、乔厚全、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保安、陪员为帮凶。由于恶徒对外封锁消息,以下曝光的罪恶也仅是冰山一角。

一、邪恶迫害手段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从精神、经济及肉体迫害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1、 精神迫害:洗脑班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陪教”人员24小时监视陪伴,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制造 压抑恐怖气氛。“帮教”干部、保安、“陪教”因其所谓的“工作”性质的阴暗性,从来不为社会创造任何财富,常年无所事事,经常白天黑夜大呼小叫的以打扑克 打发日子,甚至用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来取乐,夜间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洗脑班对于坚定不“转化”者,不准家属探视,甚至610国安队和公安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到这里后,连家属都不通知。洗脑班恶徒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或说教,不许睡觉,轮番轰炸。

2、 经济迫害:实行连坐制,有单位的从法轮功学员的工资中扣除(包括陪教人员的生活费,每天每人50员)这样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每月就要承担3000以上甚至五 六千元的经济负担,没有工作单位的则有恶警用抄家、索要或威胁家属的卑鄙手段获取钱财。更有甚者强行从家属工资中扣除。

3、 酷刑迫害:洗 脑班恶徒用辱骂、殴打、野蛮灌食、绳绑、背铐、吊铐、不给水喝、不许睡觉、不让大小便、关地下室等手段,七年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迫害 的达三百多人。法轮功学员被背铐、吊铐在单人床、高低床床头或禁闭室、地下室铁门上,三、四天后手脚、小腿、大腿开始浮肿,有的全身浮肿,手腕铐烂流血, 手脚胳膊腿伤残,人精神恍惚,身体虚垮。很多女法轮功学员例假,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持续几天、十几天、几十天甚至几个月。中共邪恶之徒真的丧尽天良毫无 人性。

二、部份被迫害案例
……
关自平,男,32岁,兰州维尼龙厂职工,在大沙坪监狱被非法关押五年,坚决不“转化”。从监狱直接被绑架到该洗脑班。2005年冬天,关自平也被关在禁闭室,吊铐了十多天后放下,只给了一个床垫子,在严寒的冬天在禁闭室过了近一个月,才和王金平一起解除禁闭,回到洗脑班的二楼房间。2006年3月,关自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不上操、不站队、不跑步,又被在楼下(一楼房间中铁床上)断断续续铐了一个月。至2007年7月才脱离龚家湾洗脑班黑窝。
……
以上仅是部份迫害案例,希望知情者和有正义的善良人提供更多的详实材料。

三、勒索、“贩卖”法轮功学员

中共恶党从上到下,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腐败霉烂。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人质,敲诈勒索,大发横财。凡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每月给洗脑班三千元的“转化”管理费,洗脑班派专人催要这笔赃款。邪党人员酷刑威逼“转化”,赚所谓的“转化奖励费”。洗脑班每 “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面奖5000-10000元。

洗脑班虚报陪员名册,冒领工资。有陪员领工资时,偶然发现工资名册上竟然有离开一年多陪员的名字。洗脑班人员私收现金,中饱私囊。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家属为使亲人少受痛苦,不得不违心的给恶徒祁瑞军送钱,如张涛的哥私下给祁七至八千元,女法轮功学员王水利、徐某的家人也给祁七至八千;2007年芦的家人给1600元;2008年侯的家人两次给4000元。这是现在暂时知道的,不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

历史上黑人曾被利欲熏心者当作奴隶贩卖赚钱,人们绝想不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恶徒,在对不“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属搜刮不上钱财后,就将法轮功学员高价“卖”给劳教所。2006年5月中旬,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董国红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出价2万元并盖有该所印章的“红头手续”就在祁瑞军的文件夹里。同年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李玉霞、刘秀萍“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将罗永德、包剑锋“卖”给平安台劳教所。 2008年,又将女法轮功学员吴胜和“卖”给了山崖劳教所。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成立以来,最少也向劳教所“贩卖”了20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85.html

2008-07-24: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所谓的甘肃省“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成立于2001年12月,对外打着“法制教育培训”的旗号,实际上是甘肃省邪党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残酷迫害。这个以祁瑞军(邪党书记)为首,以杨东晨、孙强、杨文泰、全润、王东为头目,以刘鑫、穆俊、鲁亮等十几名为打手骨干,魏依川、杨继刚、乔厚全、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保安、陪员为帮凶,采用辱骂、殴打、野蛮灌食、绳绑、背铐、吊铐、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关地下室等手段,六年来迫害了近四百名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迫害的达三百多人。法轮功学员被背铐、吊铐在单人床、高低床床头或禁闭室、地下室铁门上,三四天、四五天后手脚、小腿、大腿开始浮肿,有的全身浮肿,手腕铐烂流血,手脚胳膊腿伤残,人精神恍惚,身体虚垮。很多女学员例假,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持续几天、十几天、几十天甚至几个月。中共邪恶之徒真的丧尽天良 毫无人性。

因迫害有力,镇压有“功”,2007年11月底,“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下称洗脑班)庆祝成立六周年,上面下拨20万,洗脑班拿出1.8万,在办公楼楼道内铺上红地毯,把上面的头头脑脑请来摆酒宴庆祝。该洗脑班也从全国洗脑班原来排名第六十位上升到了十六位,甘肃省里邪党头目们给了两个名额出席邪党十七大(祁瑞军、穆俊)。现将洗脑班黑窝内的恶人恶行曝光如下:

大法弟子韩仲翠,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四年多。邪党人员为逼她“转化”,先后关她十几次禁闭,每次都非法关押十几天。 2004年12月10日左右,恶警们将拒写“三书”的韩仲翠投入禁闭室吊铐,吊了又放下,这样反复多次。韩仲翠就在没有取暖设备的禁闭室的水泥地上和衣睡了整整一个冬天,至2005年6月初还未出禁闭室。

2005年9月到2006年元月,邪党人员再次把大法弟子韩仲翠、大法弟子钱世光(六十几岁,西地所退休工程师,清华毕业) 劫持在无暖气的劳教所禁闭室整整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强制韩仲翠背铐十三天,一条胳膊脱臼;钱世光背铐九天后脱肛,大小便失禁,胳膊铐伤,左手至今握不住拿不住东西。2006年3月份祁瑞军把韩仲翠、牛万江(兰州铁路局职工,在大沙坪监狱非法关押三年后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背铐在院子里的铁栏杆上,冰天雪地的冻饿近十个小时。

2006 年7月到9月中旬,韩仲翠被劫持在车队值班室床头背铐达45天。2006年她绝食抗议对她的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祁瑞军指示恶人把她绑铐在铁床上强行灌食一个多月。2007年元月某一天,祁瑞军带领洗脑班恶徒倾巢出动,把韩仲翠吊铐在高低床前,恶警刘鑫捏腮帮子,孙强撬嘴,强行喂食。韩仲翠两腮被捏了两个青紫的坑。

大法弟子白福贵(货场职工)2004年被绑架到洗脑班,他绝食抗议,被关进禁闭室绑铐在铁床上,插上胃管后负责禁闭室的陪员想给灌就灌,不想灌就不灌,随心所欲,持续迫害两个星期。

大法弟子关自平(兰州维尼龙厂职工),在大沙坪监狱关押迫害五年后,于2005年底被劫持到洗脑班,他多次绝食抗议迫害,不签字,不出操,不配合邪恶,多次被禁闭迫害。

2006年4月,大法弟子张涛(白银市)因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洗脑班恶人铐绑在车队值班室(小禁闭室)二十三天,绳子将张涛两脚腕勒伤。

2006年6月,大法弟子王治军(酒钢工人)、张荣(会宁县中学教师)、张涛、柴强(兰州大学研究生)被邪党人员关进小禁闭室打背铐迫害4天,王治军膝盖跪伤,手腕铐伤。

2007年元月,大法弟子孙建锋(宁夏银川供电段职工),因抗议祁瑞军对钱世光的殴打,被关进小禁闭室背铐迫害达53天,两手腕多次铐烂出血,孙建锋始终坚定不屈。

2007年10月,邪党人员又将六名大法弟子牛万江、孙建锋、苏锦锈、汪彩霞、宋兰萍、张春莲关进禁闭室残酷迫害。牛万江被背铐吊铐81天,吃饭时晕摔在地,眼角磕伤,缝了五针;脚上冻裂了一寸多长一公分深的两条血口子;两胳膊两手腕铐伤,双手抓不住东西,家人留下买生活用品的钱被全部掠去做医药费。

孙建锋被背铐吊铐72天,脚膝盖肿胀疼痛,举步困难,两脚掌皮肤完全角质化。宋兰萍被铐57天,人浮肿,血色素降为2克,送到医院抢救,每天医院费500多元,洗脑班致人伤残,连医药费都不付,逼迫宋的家人自己支付。

女大法弟子张春莲被铐25天,两肘弯处溃烂,手腕手指伤残,两小腿内侧开了两个大洞,往出流黄水,湿透了裤子鞋,两手腕被铐的伤痕,深深的刻在了肉里。汪彩霞、苏锦绣被铐二十多天,手腕被铐伤。

所有被铐的大法弟子,脚腿全部浮肿,站着不能蹲下,蹲下不能起来,胳膊手脚腿均有不同成度的伤残。恶徒甚至于不让喝水,不让洗脸,不让上厕所,致使有些同修例假小便解在裤子里。为掩盖罪恶,封锁消息,祁瑞军指派杨文泰带领二恶警把守劳教所大门,严格控制洗脑班人员的外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504.html

2008-02-22: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2/172894.html

2005-07-15: 这几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的男大法弟子约有一百多人,一大部份分散到其它监狱,兰州监狱目前约有30名左右的男大法弟子在遭受漫长的迫害。女大法弟子全部在女子监狱关押。下面是在此受迫害的男大法弟子的一部份情况。

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例:

关子平:20多岁,5年刑,在一监区遭恶警毒打,长时间挂铐在铁门上,绝食抗议。后因不配合参加劳动,被恶警杨东强行拖拉到禁闭室,衣服、背、四肢都擦破。被戴手铐、脚镣和穿刑,被强迫铐在铁老虎椅上灌食20多天。被逼写参加劳动的保证才放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5/106224.html

2002-01-02: 关自平,男,26岁,兰州市维尼仑厂技工,因参与散发传单,被非法判刑5年,多次绝食抗议,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22480.html

2000-12-01: 近期被迫害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关自平等两人,兰州市西固区的大法弟子,被关到西固区看守所,准备判劳教。
张福堂,兰州市西固区的大法弟子,11月24日被判劳教。
朱惠兰等八人,兰州市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在家里交流时被邪恶带走,现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
安际蘅,兰石研究所大法弟子,在兰州大学散发真象材料时被抓,现关押在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1/2916.html

兰州 西固区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6-05-29: 参与迫害直接责任人信息:
西固分局地址:西固区西固巷136号 邮编730060
西固分局国保大队长:蔺海琰
西固城派出所所长:何正刚,教导员王京来,副所长姚海峰,副所长孙正安,副所长杨辉。
西固城派出所民警:刘学军,马彬,刘杨,李新亮,方立恒,王刚,火彩寿,管信健,王海龙,马曙光,张应年,张杰,张俭勇,何长玫(户籍内勤),李学成,杨嘉伟,达宝臣,周义梅(身份证内勤),付栓柱(治安内勤),华永国,梁军辉,王鑫,屈金鹏,崔宏刚,贾振,张振华,
临洮街派出所所长姚海俊,教导员赵增刚,副所长王京来,副所长:李新雪
临洮街派出所民警:霍晓军,师郑兰(户籍内勤),石莉(身份证内勤),张博,程磊,邱燕平,薛志强,刘志军,窦积荣,刘亮,宋玲,姜彬,吴文朝,辛万源,杨清喆,王鹏山,马真成,路伟,康启强。

2014-03-29: 城关区公安分局的通知电话0931-8346217

2011-06-28:
党工委书记杨世苍 7554684、宅7560348、手机13993165716
主任冉一翔 7585889 手机13893101322
副主任张梅 7555892、宅7568813、手机13399316355
兰铝社区书记倪力萍 7549667、宅7969823、手机13919309920
社区片警刘海生 手机13399315695
社区综治:田玉梅 手机13099128538

福利路派出所
所长李万成 7555522、宅7550311、手机13399315610
副所长靳某某 手机13399315621
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刘超 7549314、手机13993133866
西固去政法委书记魏秀龙 7542012、手机13909482632
副书记王立山 7542552、手机13993166806
副书记姜和忠 7542076、手机13893489768

“六一零”办
主任陈绍清 7542622、手机1389346917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