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甘肃矿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四零四厂(核军事基地) >> 李玉海, 男

个人情况: 甘肃省嘉峪关市甘肃矿区四零四厂工业学校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
有关恶人: 恶警韩全利、方向、马文相、赵福英、杨浩军、于学明、马占明、王东风、胡荣华
迫害情况: 非法被判刑14年(被非法枉判19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7-11
交叉列在: 甘肃 > 嘉峪关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3-09: 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
……
嘉峪关市一人

甘肃省嘉峪关市甘肃矿区四零四厂工业学校教师李玉海,男,一九七一年出生,因插播电视真相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枉判十四年,被非法关押在酒泉市监狱,受尽折磨,他曾被狱警打昏死过去四次,曾被注射不明药物,中枢神经受到严重损害,精神曾一度失去控制。

李玉海的母亲因思念儿子重病在床,临死也未见到儿子一面。精神严重损伤的李玉海出狱后回老家,孤身一人生活,无人照顾。二零一六年九月初,李玉海在老家被当地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9/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344031.html

2016-09-27: 甘肃法轮功学员李玉海在河南老家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玉海,男,1971年出生,甘肃省嘉峪关市甘肃矿区四零四厂工业学校教师,老家在河南省郑州市古荥镇黄河桥附近。

2002年8月17日,甘肃省第一次出现有线电视法轮功真相插播。当局在全省大肆搜捕,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无一例外遭到酷刑迫害。李玉海因参与电视插播真相,2002年9月遭非法判刑十四年,被非法关押在酒泉市监狱,受尽折磨,他曾被狱警打昏死过去四次,曾被注射不明药物,中枢神经受到严重损害,精神有时不能控制。

李玉海的母亲因思念儿子重病在床,临死也未见到儿子一面。精神严重损伤的李玉海出狱后回老家,孤身一人生活,无人照顾。2016年9月初,李玉海在老家被当地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7/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570.html#1692701927-1

2014-02-10: 发生在甘肃矿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四零四厂的迫害

甘肃矿区,即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四零四厂,建立于五八年,原对外名称西北矿山机械厂,因保密需要对外称为甘肃矿区,实为中国的核军事基地,区级单位,驻有多个兵种部队,一九六四年建立的省政府派出机构(注:与国营四〇四厂一套机构两个名称),行使专(地)区级行政权力,辖区总面积一千二百二十五平方公里。

地处丝绸之路河西走廊腹地的甘肃矿区办事处,辖区有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大唐八〇三发电厂、中核华原钛白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及部份省直单位,常住人口三万余人。矿区办事处机关原驻在玉门市玉门镇底窝铺(毗邻兰新铁路,设有“底窝铺站”),二零零七年二月将生活区整体搬迁到嘉峪关市区。高峰期总人口约有四万人,通信地址是兰州市七里河甘肃矿区兰州508信箱。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黑云压城城欲摧。一夜之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没有道理,不讲法律。这个平素被人们称之为世外桃源的戈壁小城——甘肃矿区再也没能象以往一样静静的生活在安逸之中。

七月二十三日清晨,当法轮功学员们依旧走到那个熟悉的炼功场所时,却发现许多不熟悉的面孔,就是这些不速之客接受了指令,一大早就来到这里,驱赶来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的扛着摄像机,偷偷拍摄那些静静炼功的学员,把这些正在炼功的学员摄入镜头,好象这些学员随时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似的。

此后,迫害公开化了。街道上,单位里,贴满了告示。公然宣布迫害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修炼法轮大法的不许考大学、就业、参军等等;凡是炼法轮功的,统统受到调查和骚扰,被勒令交书及相关资料。更有甚者,矿区内部指示,父母炼大法的,儿子下岗劝说父母放弃修炼;孩子炼大法的,父母下岗劝说孩子放弃修炼。一家都修炼的,统统下岗。正应验了江泽民 “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公安也早已接到命令,到处搜书抓人。迫使法轮功学员划清界限,到摄影机前现身说法,污蔑诋毁大法。报纸上、电视上充满了各种虚妄之辞,混淆视听,蛊惑人心。恰恰又印证了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的伎俩。

这是为什么?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陷入了迷惑。不是中央政府早已明确表态允许群众修炼法轮大法吗?为何又出现这种状态?突如其来的邪恶表演让众多修炼者深思: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该不该修炼大法?是政府弄错了还是真如政府所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痛苦中抉择着,他们切身的感受告诉他们,修炼大法于人于己于社会于国家均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何要取缔呢?一定是政府弄错了。在经过初期的迷茫不解和后期的冷静思索后,他们做出了抉择。他们觉得有义务也有责任告诉政府真相,不让这场错误延续下去。

于是在二零零零的春天,一个又一个的法轮功学员从这个细沙弥漫的小城自发走向北京,怀着一个目的,就是想把法轮功真相告诉政府,告诉中央:法轮大法好,只是叫人修心养性做好人的,没有什么组织,也没有什么危害社会的行为。可是他们怎样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善良换来的却是恶意的绑架、拘留和殴打。宪法不是赋予公民有言论自由吗?怎么会是这样?他们这样做不正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吗?

他们是王金平、张晓兰、张晓霞、杨云、黄汝府、曹庆国、李玉海、唐平虎﹍﹍几乎每个被从北京带回的学员都受到殴打、虐待,强迫劳动、警棍、背铐等等。其中张晓兰是恶警们迫害的重点,警察们将张晓兰双手长时间吊铐,企图迫使张晓兰屈服,张晓兰任凭汗水从身上溢出,把地面打湿,依旧没有向恶人妥协。就这样,学员们坚持着。他们的执着感动了一些还有人性的警察,使得他们佩服。用他们的话说:“干警察这么些年,还没见过这样的”。

铐在铁网上
吊铐

然而,当拘留期结束,迫害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当地政法委发出恶令,要求各单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单位派人跟踪,有的被经济上控制,还有被非法关押,如王金平、杨云、张晓霞。其中王金平被五厂保卫科非法关押;杨云、张晓霞被钛白厂政工部关押。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钛白厂党委书记杨晓辉,此人治厂无能,害人有方。他以在官场混迹多年的经验,知道这又是一个捞取政治资本的机会。因此除了对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外,对那些没有上访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威胁恐吓。

他手下两个帮凶。分别叫纪一浪,政工部部长;郭志军,政工部科员。此二人专事迫害,出卖法轮功学员,迫害好人,经常忙得不亦乐乎。比起公安来毫不逊色。终于,杨晓辉捞到了政治资本。他当上二零零零年度“反×教先进个人”,为自己造下了极大的罪业。

风雨依旧,严酷的迫害还在继续着。法轮功学员坚守着真善忍的信念,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那天,法轮功学员黄汝府毅然走上街头,向经过此处的人们分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在这个戈壁小城,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一时竟成了街头巷尾的惊人议题。

但这个举动触动了恶人,他们开始了大规模的抓捕,把与黄汝府有过来往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抓起来,不管是否与此事有无关系,抓完再说。然后开办洗脑班。他们的洗脑班的内容是啥?造谣、污蔑、强迫劳动、殴打辱骂。直到他们弄清此事件只是黄汝府一人所为时,就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看,黄汝府把你们都害了。”

事后知道,此事由六厂一车间主任当内鬼告密所致,其人姓徐,外号徐独眼。他的家人也修炼法轮功,但他却向恶党告发法轮功学员。以至于连自己的亲戚也被抓进去。法轮功学员黄汝府随后被公安提请逮捕,检察院不采纳后,公安们只好将黄汝府非法劳教一年半。黄汝府成为矿区第一个因讲真相被非法关入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当黄汝府在平安台劳教所被迫害得患上重病保外就医时,这些公安依然不放过。在医院检查不能送的情况下,仍然毫无人性的将黄汝府送上平安台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一些被强迫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找到公安恶人声明强迫写下的保证书作废时,风暴又一次来临,又一次开始大规模抓捕,再次举办洗脑班。可是当他们讲理讲不过法轮功学员时,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专门举办“转化班”,由各个单位往里送。这里面四零四厂工业学校的迫害最为疯狂,校长王成福,保卫科长侯凤江将校内的法轮功学员悉数往那送,一个不留。但是在抓法轮功学员李玉海去转化班时,李玉海坚决抵制,愤而跑脱,逃出魔爪。一月后当他返回上班时,单位却告诉他,他已经被开除。李玉海据理力争,最后校方理亏,做了妥协,只能以临时工任用。

迫害从来不曾摧毁真修者的意志,为了讲清真相,学员们走了出来。尽管被迫害了一批又一批,传单依旧在各个街头车站大量出现,让不了解真相的人们去知道真相。在这个只有两万多人的小城,除了公安,各单位政保人员,统统白天黑夜四处巡查,撕毁传单。还让当地武警穿上便服夜里出来,跟踪盯梢,抓捕张贴传单的学员。二零零二年初,钛白厂机修车间李继宇由于张贴传单被蹲守的警察绑架,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工业学校的法轮功学员唐平虎也被拘留。

二零零二年初,矿区有了影像资料,法轮功学员利用自己的电脑和一些最简单的工具制作出真相光盘。迅速的,由矿区制作的真相光盘出现在河西走廊各地。甘肃矿区的不少群众在看完之后明白了真相。早上公园里人们的谈话内容往往都是这些。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甘肃省第一次出现有线电视真相插播,于是,当局在全省大搜捕。由庆阳、天水、兰州、白银、青海、甘肃矿区、瓜州,掀起了从来未有的迫害。大批学员被抓,被抓的学员无一例外被酷刑迫害。

田占军,系矿区公安局恶警,心狠手辣,坏事干绝,几乎每个被抓的学员都被他严刑拷打,背铐,吊铐,大字铐,抱树铐,棍棒。此外警察还煽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警匪一家在这里成了真实的写照。在这帮恶警的疯狂迫害下,法轮功学员唐平虎臀部打烂,只能趴着睡觉,法轮功学员曹庆国双手铐烂,法轮功学员何格军浑身上下形同斑马。

身子朝下铐在树上
抱树铐

田占军打人都到了变态的程度。据亲历者回忆,田占军打起法轮功学员来,脸上的肌肉都抽搐着,扭曲着,拧成麻花,目露凶光,当他在逮捕法轮功学员时,满脸浮现得意之色。那么这些警察们为所欲为,他们不怕被法律制裁吗?他们的确不怕。因为他们得到了公安部指示,用恶警苏军武的原话:“早就知道你们法轮功不怕打,为了撬开你们的嘴,公安部下了秘密文件,对付法轮功,可以采取任何手段。”

当甘肃省矿区法院审判长季如华宣读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李玉海十四年刑时,只听旁听席人群中轰的一声,说法院判决不公的声音随即响起。当法轮功学员黄汝忠被非法判处十三年时,旁听的百姓发出嘘声。整个大厅乱开了,叫骂声此起彼伏。邪恶势力本想再次表演恐吓。结果却自讨没趣。最后因参与有线电视真相插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玉海被非法诬判十四年;黄汝忠,被非法诬判十三年;唐平虎,被非法诬判十一年;黄汝府,被非法诬判九年;周秀英,被非法诬判八年;赵文成,被非法诬判四年;王文辉,被非法诬判三年。其余法轮功,全部被非法劳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0/发生在甘肃矿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四零四厂的迫害-287532.html

2011-03-20: 甘肃省嘉峪关市梁静媛、李玉海等仍在被迫害

梁静媛,女,约68岁。甘肃省嘉峪关市甘肃矿区(又叫四零四厂)八零三电厂职工家属。2010年8月曾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摄像头拍下,市公安局罚款5000元放回。2010年12月又欲借此对其施行劳教迫害,后来放回家。(2010年底曾就此事在网上曝光)

2011年2月底,嘉峪关市政法委授意公安局,把梁静媛从家中带走,送到兰州女子劳教所,欲关押3年,详情待查。

目前,甘肃省嘉峪关市甘肃矿区(又叫四零四厂)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梁静媛外,还有四零四厂工业学校教师李玉海,男,39岁。因插播电视真相于2002年9月被非法枉判19年,至今仍非法关押在甘肃省酒泉市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7817.html#11319231833-7


2011-01-31: 甘肃省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图)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酒泉监狱恶警凶残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这个监狱有一个折磨人的狠毒手段――绷,令受害者痛不欲生。监狱恶警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对他们进行野蛮的迫害。

甘肃省酒泉市曾发生一次举世震惊的惨案,酒泉夹边沟劳改农场在一九六零年至一九六三年三千多人只有一百多人活了下来,这些人都是被饿死斗死折磨死的。绝大多数是右派──因言获罪的知识份子。这些史实在近期出版的几本书中都有详细记载。而夹边沟劳改农场正是酒泉监狱的前身,酒泉监狱的第一批警察大多数来自夹边沟劳改农场。

被迫害致死的张延荣
被迫害致死的张延荣 被迫害致死的刘永春
被迫害致死的刘永春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酒泉监狱重演邪恶,针对一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摧残和灵魂虐杀。刘永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张延荣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王则兴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石敬祥曾被关押在牛圈、齐加祥被关押在牲畜圈毒打,石敬祥在房间二被吊铐三天三夜,王文忠、齐加祥在房间一被恶警折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强迫转化。

令人痛不欲生的酷刑:绷

甘肃省酒泉监狱有一个折磨人的狠毒手段――绷。这种酷刑是把人两手铐上手铐,再用铁丝把手铐拉紧,拧在两边的暖气片上,这样人的两条胳膊往左右两个方向拉扯,绷得紧紧的,像是要把人的胳膊从身体上扯掉,非常疼,时间越长越疼,凌晨四、五点是最疼的时候,简直痛不欲生。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内看队的宣传栏里张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文章,法轮功学员王效东绝食抗议,在他绝食绝水八天、生命危在旦夕之际,恶警宁唯馨、向科长将王效东在内看队文化室绷起来一天一夜,三天后,又将其绷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三年七月,八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从兰州监狱转到酒泉监狱,关进生活区西楼四层所谓隔离区。法轮功学员吕全义、李玉海拒不背诵所谓“罪犯行为规范”,恶警宁唯馨、向科长将吕全义在内看队文化室绷起来,在禁闭室将李玉海绷起来,酷刑折磨。吕全义在第二天中午被折磨得昏迷过去,内看队的四个犯人抬胳膊抬腿,把他送到卫生队,大约半小时吕苏醒后,又将其绷起来。凌晨四、五点钟,吕全义撕心裂肺的痛苦惨叫响彻整个监狱。

王效东找到宁唯馨,抗议对法轮功学员吕全义、李玉海的酷刑摧残与迫害。半小时后,恶警宁唯馨就将他关进禁闭室绷了三天两夜。

二零零四年九月底,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马勇、王文忠背诵“罪犯行为规范”,王文忠、马勇拒不服从,恶警宁唯馨将王文忠关进禁闭室绷起来。痛不欲生的王文忠利用放开手铐与恶警谈话的机会,从二楼楼道窗口跳下(注:在残酷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要以理性的方式反迫害),抵制迫害,摔断一只胳膊,被送到监狱卫生队住院,马勇绝食抗议对王文忠的酷刑折磨,恶警宁唯馨当即将他也绷了起来。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申世勇找恶警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并绝食抗议、抵制迫害,也被恶警关进禁闭室用绷酷刑折磨。

残暴的“转化”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 张延荣、刘永春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从武威监狱转到酒泉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甘肃省将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残酷迫害,酒泉监狱成为四大黑窝之一,韩全利,马占明多次开会动员布置,层层承包落实,转化一个多少奖金,酒泉市恶党政法委书记张克勤多次到监狱召开大会,为恶警打气撑腰制造恐怖气氛,马占明疯狂叫嚣欺骗,“别的地方转化率百分之八十,我这里要百分之百。”有的恶警把行李搬进监舍,叫嚣不转化决不回家,恐吓利诱不择手段。

张延荣被关押在二监区十八天不让睡觉,其间一直被打骂侮辱,强逼看污蔑大法的资料和录像。

王效东被四个恶人包夹在小库房的铁床上二十六天,不许睡觉,四个包夹厉声叫骂,按住打,掐脖子,指鼻子骂,往脸上吐口水。

樊永成被逼迫坐硬塑料凳,说是监规,要求挺直腰板,每天坐十四五个小时一动不动,连续一个月左右,致使他坐骨神经伤残,疼得无法坐下。二零零五年六月,郝俊在肉体和精神的长期迫害下,经常坐骨神经痛,蹲下站不起来。

酒泉监狱六监区是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监区,监区长方向、监区教导员马文相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其它监区坚定不转化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转移到六监区实行迫害。六监区是一个农业监区,地点在城郊酒泉至金塔公路三公里处。六监区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郝俊、王文忠、任玉年、齐加祥、申世勇、石敬祥。指使操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是恶警方向、马文相,参与迫害的还有赵福英、杨浩军、于学明等恶警。六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是,不写“五书”的不准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反省”,有的甚至被秘密关押到牲畜圈“反省”,所谓的“反省”就是采取任意邪恶手段进行迫害。 恶警指使犯人任意辱骂、任意拳打脚踢、多人围攻暴打、“倒挂”、挖眼睛、烟头烫、打火机烧、开水烫、炉钩子烫、炉钩子打、棍子打、绳子勒、捂鼻子捂嘴巴不让喘气、嘴里塞袜子塞鞋垫不让出声音喊口号、兔子塞到怀里裤裆里让兔子抓等等。

石敬祥,五十多岁的小学校长,包夹将他关进牲口圈几天几夜,用烧红的炉钩子烫他胸口。将兔子放到裤裆里,裤腿扎紧,狠抽兔子,兔子在他身上疯狂抓挠。

法轮功学员不仅失去人身自由、妻离子散,还在监狱中遭受长时间超负荷奴工折磨、酷刑折磨,身心受极大摧残。刘永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张延荣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王则兴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见警察就战战兢兢。

更卑鄙的是,当明慧网把酒泉监狱的罪恶行径曝光在互联网之后,恶警没有自责,稍作收敛,反而反诬明慧网造谣诽谤,马占明在监狱几千人的大会上叫嚣,“对明慧网非常气愤”,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七种手段纯属捏造,当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在台下。恶警刘建明当着十几个恶包夹的面刚打完法轮功学员几天,就在大会上说:“谁看见我打人了,我没打过人。”

最擅长背地里害人的是王东风,自己不动手指使恶警恶人去打,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库房,小屋里门窗糊严,只住法轮功学员和恶包夹,还要贴“非本组人员不得入内 ”,迫害时外人看不见,公开场面给法轮功学员买来水果小吃,过节过生日,让众多人参加,作秀给人看,一面关到黑屋肉体折磨,打骂侮辱,王东风会上说温情感化、春风化雨,单独面对法轮功学员揭露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时,面目狰狞地说:“你还知道什么酷刑,这个我擅长。”胡荣华说“比这更厉害的酷刑我都用过,为了管理就得这么干”。

既当婊子又立牌坊,这是马占明 王东风一伙的真实写照,二零零六年一监区逼迫王建民三人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上两层楼的屋顶电焊作业,屋顶突然塌下,两人摔成重伤,王建民当时昏迷口鼻出血,摔断肋骨,事故本应追究恶警责任,王东风却哄骗王家人,让家人送了两面锦旗给一监区。

《我的一千九百五十七》 书中作者一针见血提出:今天让右派平地挖个深坑堆成山,明天再把坑填平,用这种繁重超负荷的无谓劳动,消磨人的生命和意志。对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功学员,酒泉监狱恶警用各种手段来摧毁他们的信仰,正如 《九评共产党》 所说先杀灵魂后杀肉体,而杀灵魂,摧毁信仰,洗脑是共产党出现以来一直做的。酒泉监狱时时处处都在施展虐杀灵魂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陷大法的录像资料和所谓的道德教育,每周 写一份思想汇报,大会,小会,揭批会,逼迫写批判稿,逼迫唱邪党歌曲所谓“红歌”,收看邪党电视节目和专题片,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监视,随时汇报思想,不让与包夹以外的人说话,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坐小板凳,用几批人轮流谈话不让睡觉,牢中牢等手段。

这些手段特别是写“四书”(即悔过书、认罪书、决裂书、揭批书)用酷刑、暴力等邪恶方式逼迫说假话,自己打自己嘴巴,恶警还专门一个一个找所谓“转化”者,要每个人在自己的四书上写上“我自愿在媒体上公开揭批”。这是灵魂的自杀、人格的自残、精神的自虐。使自己感到自己丧失人格、尊严、人性,从而摧毁人的信仰、灵魂。

以上只是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部份,更多的还没有揭露出来,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罄竹难书。提请国际社会关注酒泉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追查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制止一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酒泉监狱生产区大门
酒泉监狱生产区大门 酒泉监狱办公区大门
酒泉监狱办公区大门

GOOGLE卫星地图上酒泉监狱监舍,右方框曾是内看队文化室,曾迫害过吕全义、王效东,左方框是禁闭室。
GOOGLE卫星地图上酒泉监狱监舍,右方框曾是内看队文化室,曾迫害过吕全义、王效东,左方框是禁闭室。

GOOGLE卫星地图上城郊农场,也就是六监区。
GOOGLE卫星地图上城郊农场,也就是六监区。

恶警宁唯馨
恶警宁唯馨 恶警赵戈壁
恶警赵戈壁 恶警姜队长
恶警姜队长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1/甘肃省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图)-235464.html
2005-07-22: 酒泉城东一公里处的甘肃省酒泉电机厂监狱关押了非法被判刑的大法弟子近20名左右,李玉海14年,王文忠10年,王效东8年,马勇3年(再加上网上已公布的,有的暂时统计不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7/22/106622.html

2005-07-09: 2002年9月初,恶警非法抓捕了十三位大法弟子,执行上面命令“打死算自杀”,对同修们严刑拷打。李玉海、唐平虎的手被用刑拉脱,拉去医院接骨(被认识的人看到)。据内部传出的消息说,黄汝忠被吊到房梁上,几天以后,裤子还在用刑的房间里。周秀英六十多岁了,在公安局用刑后,在看守所又被吊了一天一夜。其他大法弟子在公安局被用刑11~12小时。大法弟子的家人请了律师,但并没有被无罪释放。李玉海、唐平虎、黄汝忠、黄汝府、赵文成、王文辉分别被非法判处14、13、12、8、4、3年,被关押在酒泉电力厂。希周边地区的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救出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周秀英被非法判处9年,听家人说其血压高压180,兰州监狱也不放人,还骗去3万元钱。近来不让本人接听电话。

被非法送去劳教的同修们,劳教所不收,看守所所长就请平安台管理科的人吃饭,才走后门把人送进去。同修李兆英至今未归,听说她犯了心脏病、高血压,还要出工,在兰州省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9/105792.html

甘肃矿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四零四厂(核军事基地)联系资料(区号: 937)

2014-02-10: 甘肃矿区办事处,辖区有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大唐八〇三发电厂、中核华原钛白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及部份省直单位,常住人口三万余人。矿区办事处机关原驻在玉门市玉门镇底窝铺(毗邻兰新铁路,设有“底窝铺站”),二零零七年二月将生活区整体搬迁到嘉峪关市区。高峰期总人口约有四万人,通信地址是兰州市七里河甘肃矿区兰州508信箱

迫害责任部门和人员
矿区电话区号0937
甘肃矿区工业学校(已经解体)
姓名         住宅电话 手 机 办公室电话
王成福(校长兼书记) 6764806 13993790802 6764293
徐陆兵(保卫科) 6766492 3658801 6764101
高清华(支书) 6766569 13195911229
白 朴(支书) 6766246 13993797161
矿区党委办公室:6763115 矿区宣传部:6763133
矿区工会:6764115 矿区团委:6764514
矿区公安局:6765462
矿区政法委:周万录(主任) 刘建权(副主任、610主要负责人之一)
朱富平(干事)
总厂书记:冯士勇 6764399(办)
现总厂厂长兼书记:宋学斌 6764642 6764248
路林行管处书记:6764216(办) 6764208(宅)
钛白粉有限公司书记: 杨晓辉 6765343 (办) 6765800(宅)
三分厂书记:许俊明 6762587 (办) 6765180(宅)
二分厂书记:王 珍 6762162 (办) 6765336(宅)
公安局局长:刘国强 6764454(办) 6764304(宅)
治安队队长:王炳岩 6764234 (办) 6765518(宅)
公安局有关人员:孙毅林 6763182(宅)
周 斌 6764789(宅)
赵玉林 6765793(宅)
吴克忠,嘉华公司(原名中核四零四厂第五分厂)家住甘肃嘉峪关和诚路别墅区,电话15009475316
现分厂总经理:陈永杰,住在甘肃嘉峪关和诚路别墅区,电话0937—678515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