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 莱芜区(莱芜市) >> 张福香,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莱芜市莱城区安仙村
拘留时间: 2002年10月4日
迫害情况: 非法判3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6-07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张福翠(张福香妹) 张福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6: 绑架六次、劳教三年 山东张福香女士控告江泽民

“我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松开绑时早已经不会爬了。医生把我连拖带拉的拖到床上做心电图,结果心脏严重瘀血。而这些失去人性的警察,还继续残酷的毒打我,让我面部紧紧贴着墙……”

这是山东省莱芜市法轮功学员张福香女士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的情景。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张福香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令其得到法律的制裁。

以下是张福香女士叙述自己遭迫害的经历: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恶疾缠身,患有心肌炎、胃下垂、胆囊炎等多种疾病,常常卧病在床,什么都干不了,常常是上小学的女儿回家后扶起我来,喂我一口水喝,丈夫更是里外兼顾,累到没白天没黑夜的。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两个月,我身上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可以下地干活了,也可以让放学回家的女儿有口热饭吃。全家人为我的身体变化感到高兴,这也是后来全家人支持我去为李洪志师父伸冤的原因。而我更是对大法和师父是坚如磐石,任何人都不可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开始莫名其妙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电视机上不断出现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新闻。那时候的我才刚刚学了四个月,五套功法都还没有学会呢。开始我想,是不是政府搞错了,是不是受了恶人的蛊惑,怎么会对大法产生这么严重的误会呢!法轮功修炼者一直以“真善忍”为标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可能做出政府所说的事情呢!

六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阴历三月二十日,我去北京天安门请愿被绑架。在莱芜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两天后,南冶镇派出所警察和安仙村书记咸宝友来到驻京办事处提人。警察拽住我的头发对我拳打脚踢,打得我鼻口出血,按在铁床上用力撞来撞去,头发都撕下来了一大堆。二十三日下午回到家后,村里派人在我家附近蹲坑监视,不让我出门。二十四日公安局柳青让家人拿出一千元就不对我进行拘留,把我暂时关押在大队办公室。因为我以前的身体状况,家里根本无力支付这次巨额罚款,他们就把我铐在了村子十字路口的电线杆上,后来家人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凑够这笔非法罚款,他们才把我放了。

二零零零年阴历七月九日晚上,我在家看师父讲法的录像,村书记咸宝友带领三个人非法闯入我家,把影碟机和师父讲法的录像带非法抢走。十六日晚上,村书记咸宝友把我、段明新(已故)和任绪翠三个人关押在大队办公室,他拿着刀子比划我们,拿着锯试图刹断我们的脖子,对我们拳打脚踢,嘴里一直辱骂我们。17日把我们送到了拘留所里拘留了十五天。从此以后经常在村广播里辱骂我们是反革命家庭,威胁我们说如果继续修炼,孩子不让上学、当兵,停电停水,说的脏话简直不堪入耳。

二零零零年阴历十月二十七日,我再次去北京请愿上访,再次被绑架关押在莱芜驻京办事处三天,然后又被关押到南冶镇派出所,铐在暖气管上一晚,第二天又把我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十五天后非法向我索要了一百元非法罚款后才将我们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阴历二月初九,警察强行劫持了我、丈夫和二女儿到铁车洗脑班进行人身迫害,导致丈夫不能工作,二女儿不能上幼儿园。对我进行强制洗脑,整天听辱骂师父和大法的录音,不让我睡觉并让我整天打扫厕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天左右后才将我们三人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初十,安仙村村委十几个人闯入我家,将我再次绑架在孝义洗脑班。我走出孝义洗脑班后,家中有人蹲坑监视不能回家,只能开始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九日,我在路途中被张家洼派出所警察绑架,把我铐在了暖气管上,莱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郑波拽住我的头发对我拳打脚踢,打得我鼻口出血,头发撕下了一大绺,并指使一女警察把我身上仅有的438元钱强行搜去。当天我被绑架到了莱芜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对我的绑架和关押。三天后,十几个警察给我铐上手铐脚链,捏住我的鼻子,用竹板撬开我的牙齿进行强行灌食,一天灌一次。

遭非法劳教

没有经过任何正式的法律程序,我被判了三年劳教。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被押送到了济南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我不明白我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为什么要把我关押在劳教所里遭受犯人般的待遇。在这里我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尝到了各种残酷的刑罚。我被关押在了五大队,队长是牛学连,她安排三班倒不让我睡觉,经常是凌晨两点半才让我睡觉,四点就把我叫起来关押在五、六平米的禁闭室里对我进行强行洗脑,让我听辱骂师父辱骂大法的录音。从进去后就对我进行这种折磨,迫害时间长达四个半月,直到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八日才让我上地下室干活。在这里她们不让我给家人打电话、写信、见面,每天逼迫我做超负荷的劳动。

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三日下午,劳教所里的一个警察,无故把一大法弟子铐在暖气管上,并用胶布贴住嘴,法轮功学员们不满这种非人的折磨,拒绝配合开始罢工。十六日劳教所的警察们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迫害,她们把所内最邪恶的警察调到五队。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设计了十五公分高的小板凳,坐板凳时两手紧握膝盖,从早六点到晚十点,不准我离开小板凳。吃喝、大小便都在室内,门窗紧闭,高温天气也不允许打开,风扇也不让开。而且让社会上的刑事犯轮流监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还要强制我听、看污蔑师父、大法的录音、录像,施行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王淑珍怂恿在押的刑事犯,谁想出的招最损、最凶残,谁就可以得到减刑的奖励。她们为了自己早一天出去,狠毒地打我们这些没有“转化”的学员,我们被打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我被强逼着连续罚站十天,从早站到晚上十点,腿脚都肿胀的像暖瓶一般粗,然后再强迫蹲下,疼的受不了。王淑贞见我们仍不妥协又出恶招,每天只让吃一顿饭,还要逼迫劳动。一星期后才允许自己买方便面,刚吃了两顿之后又不让吃了。几天后允许吃饭了又不让大小便了。五月三日,一位学员忍不住拉在了裤子里,屋子里气味太浑浊了,她给我们十五分钟洗衣服、洗澡。衣服洗完必须请示报告才允许晒衣服,我们抗议这种无理的刁难,她气急败坏直接把我们没穿的衣服扔进垃圾桶里。她们每天逼迫我坐小板凳,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不让我睡觉,叫刑事犯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一眯眼就用苍蝇拍打头,把拍子都打烂了。因长时间不让睡觉,我疲惫不堪地困倒在地上,王淑珍叫人做记录,谁困倒一次明天集体罚站一小时。在我们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警察又强迫我们上操练队,我们不妥协,王丽萍用高跟鞋踢的我们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她的高跟鞋都踢烂了,并让我们罚站十天。

残酷的暴力“转化”

二零零四年阴历七月初八,王丽萍以抬东西为由把我骗到学员接见室,马文艳等三人向我灌输劳教所的条例,威胁我让我承认自己有罪,我不畏强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认为做一个好人没有错。她们恼羞成怒,加大了对我的迫害,强逼我罚站,不让我吃饭、睡觉和上厕所,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便拉在裤子里,她们把我的裤子扔到了垃圾堆里。她们又把我铐在暖气管上站着,白天用红绸布绑着,腿肿的受不了的时候再让蹲下,真的是疼痛难忍。她们还把大法书摆在我的脚下,四天后她们还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就又拉在了裤子里。马艳把我的两块大毛巾、床单、背心和裤子擦尿后都扔到了垃圾堆里,并且说再次就把我的被子扔掉。

七月二十日,她们逼迫我坐在地面上,把我的双手反绑在铁椅上,就这样绑了整整十五天。王月瑶、李颖华和马文艳以我胃不好为理由,强行一日三次灌药,马文艳用长霉的菜汤和她们喝剩下的茶叶末进行灌药。我抗议这种非人性的迫害,拒不配合,她们又把我反绑在铁椅子上,戴上耳机,强逼着听骂师父和大法的录音。耳机开的声音很大,耳朵震得简直受不了,里面还伴有嘈杂的、沉重的金属撞击声。她们晚上睡觉盖着被子,可是却给我一直开着风扇,冻得我浑身发抖,就这样折磨了我整整十三个昼夜,她们企图消磨我的意志,让我妥协。王月瑶扬言说:“这方法在全国很有用,有的三天“转化”,很顽固的七天也能“转化”。”她让我坐在尿里,腿还不能变样,一有时间就用高跟鞋踩在我的大腿上,此时我已全身浮肿,我问她为什么踩我的时候她嚣张的说:“我愿意,我还有鞋跟像手指头细的鞋,明天就穿来。”其他几个警察也是一有空就来踢我几脚,夜间我一眯眼,她们就用大法书砸我的头。地面上的尿干了又把我拖到湿处,臀部早已经腐烂,来了月经我请求用卫生纸,王月瑶说:“如果你写“转化”书,我就让你用纸。”从此我不再吱声了。她恼羞成怒的说:“如果你阴道烂了,我发扬人道主义给你去拿消炎药。”接着用大法书砸我的鼻梁,打的我鼻口出血,鼻梁青紫。并且狂妄的说:“你不是很拗吗?我从小得到的东西没有一样得不到的,只要进了这个门,没有一个不“转化”出去的,除非躺着出去。我父亲是省武术教练,我弟弟是巡警,我把你弄残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毛病来,万一把你弄死了,就加在1700例上当你自杀,我也犯不了法,大不了脱下这身警服。”到了八月初一,她说:“三天不让你吃喝,看看你的心脏怎么样?”接着拿来电棍充电,“电棍你不服,我再拿弹簧床来,把你衣服脱光,用胶布把你粘在上面,用这些方法在全国一个月就“转化”了三十多个你这种顽固分子。”八月初三晚上,原五队副队长赵杰的丈夫职位是科长,他威胁我说:“如果你再不“转化”,就把你关在一个黑屋子里,不让和任何人接触,看你这辈子怎么混?”

到了八月初四,我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松开绑时早已经不会爬了。医生把我连拖带拉的拖到床上做心电图,结果心脏严重瘀血。而这些失去人性的警察,还继续残酷的毒打我,让我面部紧紧贴着墙,王月瑶坐在床上用双脚蹬着我的后背,使我不能蹲立。

八月五日,她们才让我出严管室,然后逼迫我跪着打扫两、三个小时卫生。她们又把我弄到所谓的心理咨询室,实际上是一个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继续逼迫我劳动,晚上十点多就把我绑在床上,一宿疼醒数次。在这里折磨我7天后,我右手的三个手指头都没有了知觉,胳膊抬不起来、伸不直,只要稍微动一下就受不了,几乎残废了,大腿上被她们踩得地方都坏死了,脚也都烂了。八月十二日回到班组,还要被逼迫着给警察们打扫厕所,擦玻璃门窗,给全队人员打水,一暖瓶水提着都很吃力,还要给全队人一天三次打饭。

非法劳教三年的期限满了后,她们又以我不“转化”为由,给我加期了一百零五天。在我临出狱时,她们还威胁我说:“你这种不“转化”的,出去了也要再回来的。”

家人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二年十月初六,在我被劳教的期间,父亲因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含冤离世。而我因为被迫害没有做到可以在父亲的病床前尽孝,更没有机会给父亲送终。

从二零零零年遭受迫害开始,我的小女儿只有5岁,大女儿也不过16岁而已,因为迫害,我没有机会照顾女儿们成长,在女儿们的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不可抹灭的伤痕。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则就是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6/绑架六次、劳教三年-山东张福香女士控告江泽民-314180.html

2006-09-26: 山东莱芜市安仙村三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从99年7.20到现在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整整七年了。我们莱芜的大法弟子也和其它地区一样受到了不同成度的残酷迫害: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强行洗脑、劳教、判刑、勒索钱财,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下面就讲一讲莱芜市安仙村三个大法弟子所受到的邪恶迫害。

2000年4月24日安仙村大法弟子张福香、任绪翠踏上了去北京讲清真相、证实大法之路,到北京后,受到北京邪恶警察的绑架,后来由本单位人员把她们接回来。回来后,4月27日上午,莱芜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政保科恶警柳青带着几个手下来到村里,就把二位大法弟子带到村办公室,首先明目张胆的向她们勒索要钱,要每人交上500元,12点前一定交上。任绪翠的家人凑了500元交上了。可张福香的家人因没钱未及时交上,柳青就凶狠狡诈的说:“没钱好办,把她铐在村中间的电线杆上。”恶警们就真的把她铐在了电线杆上。这时村治安主任段登具就开高音嗽叭大喊大叫,诬蔑大法,侮辱大法弟子,把村里在家的人大多数都引来了。这时村里的好心人愿垫上钱,快把人放开。当张福香的家人借来钱交给柳青时,柳青把脸一变,阴沉沉的说:“现在交500元,晚了!还要加倍交1000元才行。”她的家人只好又借来500元交上,恶警才把铐了几小时的张福香放下来。

2000年8月7日,大法弟子段明新、任绪翠在张福香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不明真相的人把这事打电话告诉了书记咸宝友。咸宝友知道后,马上带段登具来张福香家,砸门而入,一进屋,咸宝友就破口大骂,骂了一阵后,把录像机和录像带抢走了。等第二天去和他要,咸宝友说:“给你们可以,但必须答应三个条件:一不准进京上访;二不准你们在一起;三不准炼法轮功。”她们没答应,直到8月15日傍晚她们三人再去段登具家要录像机时(因机子放在他家),他不但不给反而还给咸宝友打电话说:“她们三人在我家闹事。”咸宝友说:“让她们上村办公室吧。”

到了办公室,咸宝友叫去了一个姓王的镇长,又打电话叫去了樊佃海、樊立玉、范世新、张勇等七八个人一到齐,咸宝友就对三个大法弟子一阵大骂,骂着骂着,就从腰里掏出一把刀(大水果刀)对着她们的胸口,就叫道:“好不好,我把你们一个一个都捅了!”

紧接着就是拳打脚踢,咸宝友打一阵骂一阵。正打着,看见屋内有一根杠子(大木棍),抡起来对着段明新说:“我砸死你!”好心的人看到有点怕,把杠子夺下来了。他又看到一条“马字锯”,拿起来就架在了段明新的脖子上说:“我把你的头抹下来!”好心人又把锯夺过来了。他打的累了,身上冒了大汗,他又令他的手下打手狠狠的打,反正上面有指示:打死算白死。又恶狠狠的说:“等等弄几包炸药把她们三家都炸了!”

这时有人告诉了张福香的家人快去看看吧,别叫他们给打坏了。张福香的丈夫前去说理,却被咸宝友一脚踹了个仰面朝天,咸宝友还嘴里污言秽语的骂道:“你给我滚!”

就这样邪党恶徒们把三个大法弟子打了一晚上。咸宝友下令给她们三家停水停电。到了第二天咸宝友又叫来了公安局警察,把三位大法弟子送去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从此以后,村里经常广播里喊,墙上到处贴报纸诬蔑大法,侮辱大法弟子。段登具经常在广播里喊:“炼法轮功是反革命家庭,孩子不准上大学,不准当兵。”大法弟子们面对面说句话都上广播,使他们在乡亲们面前感到压力很大。

2000年12月24日,三个大法弟子再一次进京上访。到北京后,又受到北京恶警的非法绑架,张福香、任绪翠被非法遣返回莱芜,非法拘留了15天。段明新在天安门证实法时,被恶警绑架,分流非法关押在一个派出所里,恶警们把段明新的衣服脱了,只剩下一条内裤,把他铐在一棵树上,提来一桶凉水,往他的身上浇,冷冻了一个夜晚。回到莱芜后,南冶派出所和城区公安分局又把他关进了莱芜市看守所。这时村里派去了段登具、樊佃海等四五个人,前往他家和家人要钱。樊佃海撒谎说:“书记说了,交给派出所1000元钱就不叫他上拘留所了。”家人听了他们的话,东借西凑来了1000元钱,让他们拿走了。家人等着放人,可一打听才知道人早送进拘留所或看守所了。

在看守所,段明新被迫害了20多天,受到残酷的折磨。等回来的时候,公安局要求家人去接,家人想叫村里去个人,好知道怎么办手续。村里派段登具去了,到了公安局,公安局说交罚款,段明新的家人说家里有两个学生家庭困难。公安局的办事员说:那就算了,不罚了,你们去接人吧。当接回段明新时,又路过公安局,段登具执意叫司机再进公安局,当家人说手续都办好了,还进去干啥?段登具说:“叫我来就得听我的,进去!”进了公安局,段登具一人进了办公室,不知又说了些什么,出来对段明新的家人说再交1000元钱。段登具把上头对他的批评、压力,他都发泄在大法弟子身上了,对大法弟子恨之入骨。家人为了叫人快回家只好又交上1000元钱。

2001年3月4日,不法人员又强制三位大法弟子在铁车乡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大法弟子们是修真善忍的人,是做好人甚至更好的人,把她们转化到哪里去?就这样大法弟子段明新、任绪翠、张福香又遭到了半个月的迫害。

2002年春,不法人员再一次在孝义办转化班,对张福香和任绪翠进行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因张福香的娘家父亲重病在身,卧床不起,需人照顾,张福香照顾了她父亲几个月。有一天家里来信说女儿在家生病了,张福香听后回家来看看,没料到被段登具发现了,段登具马上给镇上打电话,镇上来了六七个邪恶之徒,不管张福香怎么解释,恶人们还是把她拖上了车,送进了孝义洗脑班。

由于张福香挂念病重的父亲,挂念幼小的女儿,她终于逃了出来。但后来还是被恶警非法绑架了,并且送进了山东女子劳教所,一关就是三年多,受尽了折磨。回来后,村里和镇派出所还派人夜晚蹲坑监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6/138679.html

2006-07-24: 张福香揭露迫害 莱芜市莱城区恶人报复

莱芜市及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部份恶人、恶警,残酷迫害莱芜大法弟子张福香的事实被曝光后,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人民公仆”在背地里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及蒙骗世人的卑鄙伎俩展现在世人面前,他们心虚胆怯。让人痛惜的是这些人不但不知悔改,反而采取流氓手段,阻止、骚扰受害人披露事实真相。

2006年5月28日上午,莱城区610主任刘敏,带一随从与南冶派出所警察周俊青和安仙村文书樊立玉,找到正在集市做生意的张福香进行威胁、恫吓,原因是张福香遭受迫害的事实在国际上被曝光。

这伙人做贼心虚,不敢在光天化日的集市上说理,逼着张福香回家进行非法审问。张福香和女儿抗议这种蛮横无理的霸道行为。恶警周俊青气急败坏的叫嚣:我叫十来个人来,铐起你们来。在目前的中国就是这样,共产恶党培养出来的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与土匪、暴徒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老百姓只能无条件的配合他们执行所谓的公务,却没有任何申辩或者不配合的权利。在这些人看来,这都是理所当然的,已经习以为常。共产邪灵对中国人几十年的控制,制造出了一批邪性的变异人类,才造成了今天对上亿修心向善的法轮功炼功群体的残酷迫害。周俊青和刘敏的随从逼着张福香走。张福香的女儿小小年纪,已经经历了这些江氏流氓集团的追随者一次又一次对她妈妈无端的非人性的迫害,和给她原本幸福的家庭带来的说不尽的痛苦与悲伤。她忍无可忍,一把抓住刘敏的手腕,正气凛然的说:你们不放开我妈,我决不放开她。这伙人不得不收敛他们的流氓行径。

大法弟子是以行善救人为根本的。讲真相的目的也是为了使遭受蒙骗和毒害的人免遭劫难。可是江氏流氓集团害怕世人知道迫害真相,千方百计的欺骗世人和掩盖迫害真相,对讲真相的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抓打,残酷迫害。我们莱芜有多少大法弟子,因讲真相救度世人,被非法判刑、劳教甚至折磨致死。张福香被迫害的事实仅是其中一例。

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你们祸害这些无辜善良的百姓就那么心安理得吗?你得到的那点职位和奖金,那是用大法弟子的痛苦、鲜血甚至生命换来的,到清算恶势力的那一天,你怎么办?有人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干。共产党给你钱,是买你的命。你的命都保不住了,钱再多有什么用?善恶有报是天理。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邪恶可能得逞于一时,却不会长久。顺天意,呵护善良,维护正道,才是根本。

我们将会把莱芜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全部揭露出来,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全部曝光!七年来大法弟子忍辱负重,以大善大忍的胸怀讲清真相,救度着众生,任何邪恶的迫害都不能使大法弟子屈服。本性复苏、明悟真理的修炼者是任何生命都动不了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就一天不停止揭露!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4/133846.html

2006-05-15: 张福香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三年多的生死劫难
张福香,女,是山东省莱芜市的法轮功学员,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长达三年又一百零五天,几经生死,被施以各种酷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直到2006年1月6日才活着出了这个邪恶的黑窝。下面记述的是她三年多的痛苦经历。

2002 年9月25日早晨,莱芜市张家洼镇派出所的警察在路上把张福香劫持到派出所,先把她铐到暖气管上。莱芜市莱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的郑波企图对她搜身,被张福香严辞制止,郑波凶相毕露撕住她的头发将她摔倒在地上,把她打的鼻孔出血,头发撕下一大绺,并指使一女警察把她身上仅有的四百三十八元钱强行搜去。当天张福香被绑架到莱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5/127817.html

2005-12-21: 山东莱芜张福香被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
最近,家人又打电话询问,他们推说不知道即挂断电话,现在已超期76天还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1/117018.html

2005-10-24: 张福香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超期关押
莱芜大法弟子张福香,被莱芜恶警于2002年10月4日关押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判三年)。张福香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三年多受尽了残酷的折磨。

2004年8月份,济南劳教所又盖了一所房子,专门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张福香也被转到那里去,邪恶之徒用尽残忍手段迫害她,20多根电棍电她,给她灌食,用各种嘈杂的声音骚扰她,迫害了20多天,直到把张福香迫害的休克为止。

今年2005年10月4日到期,张福香的家人去济南接人。恶警王淑贞(五大队大队长)全所最邪恶的一个,说:“张福香不转化现在还不到期,不转化还得给她加期,你们快走吧!”张福香的妹妹说:“不让接人,好几年不见了,我们见见面看看她吧。”这时恶警王淑贞脸一阴邪恶的说:“你不放心,你也進来住两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4/113071.html

2005-10-06: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张福香
莱芜大法弟子张福香被恶警于2002年10月4日非法关押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判3年。2004年8月份左右,济南劳教所又建了一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专门迫害不屈服的大法弟子,由于张福香坚信大法抵制邪恶,被恶警转到了那个黑窝,用尽残忍的手段迫害她,用20多根电棍同时电她,还给她灌食,用嘈杂声音放在她耳朵上吵闹她。直到把张福香迫害的休克才停止。

今年张福香被强加的刑期已满,2005年10月4日张福香的家人去接人。恶警王淑贞(五大队长全所最邪恶的一个警察)说:张福香不转化,现在还不到期,不转化还得给她加期,你们快走吧!

张福香的妹妹说;不让接人好几年不见了,我们见见面看看她吧。这时王贞淑脸色阴险的说:你不放心,你也進来住两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6/111843.html

2005-07-14: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一点权利都没有。因是在室内解大便,大法学员们就尽量忍着以减少次数,时间长了就造成便秘,有的长达半个多月便不出来(杨桂芝、张福香等),多次要求去厕所,均遭恶警拒绝。她们不管法轮功学员的死活。因为便不出来也吃不下饭。这就是中共邪党集团授予的“现代化文明管理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4/106161.html

2005-04-05: 山东省莱芜市钢城区东红埠岭大法弟子张配梅、高玉莲,于2000年秋進京上访,在泰安被莱芜的邪恶610绑架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2002年9月28号早还没起床,又被钢城610的邪恶之徒绑架。

10月5日,高玉莲、张配梅及莱城区安仙村大法弟子张福香被非法判刑,劳教三年。至今她们还被关在济南女子劳教所。

2005-03-13: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恶警王月瑶使用电棍敲打法轮功学员张福香的牙齿。管教科王科长(男)带领五个帮凶手持铝盆,使用金属物敲打铝盆的声音,伴随着恶警诬蔑谩骂大法和帮凶们附和的喊叫声,恶警将这些污浊的声音录成磁带,然后播放这种磁带,把耳机戴在张福香耳朵上,把录音机的音量开到最大,耳机的声音达到震耳欲聋的程度。恶警王月瑶看张福香还是坚定修炼大法,企图再暴施电刑。在三十多天(从8月23日至9月26日)的非人折磨中张福香休克,心脏严重淤血,而且淤血已经把心脏包了起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们因怕出人命而承担责任,才将张福香撤回班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3/97262.html

2003-06-07: 山东莱芜市高庄街办汶阳村一老人,在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被关進了监狱后,不堪打击使病情加重,不久便离世。

2002年5、6月份,老人的二女儿、法轮功学员张福香被莱芜市公安局、610非法绑架,关進了洗脑班,那时,她正在伺候老父亲,和照顾正生病的女儿。老人整天念叨:二闺女咋不来了?家人又开始哄瞒老人:她家里很忙……

后来,张福香逃出洗脑班后,不幸又在9月份被莱芜公安局在路上拦截绑架。后来张福香也被非法劳教,至今关押在济南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在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被关進了监狱后,老人不堪打击使病情加重,不久便离世。

2000年4月,政保科恶警柳青向南冶镇安仙村的段明新索要1000元、任绪翠500元,张福香的家人没钱拿,恶警就把张福香铐在村子里的电线杆上。柳青说:“铐在电线杆上就有钱了。”南冶派出所的警察不敢铐,柳青说铐上出了问题我负责。一铐就是几个小时。有好心人阻止,也有人愿意拿出500元钱把大法弟子放了。柳青把脸一变说:现在交500不放人,交1000才行。最后家人只好交上1000元才把她放下来。

济南 莱芜区(莱芜市)联系资料(区号: 634)

2020-09-27: 钢城公安分局 区号:0634--

单位 姓名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号
局领导 苏国华 5646001 6287261 5913891 13306345081
李传录 5646002 6219696 13906348296
黄诗雷 5646006 6287269 13863468766
张军 5646008 6892666 13306340068
张洪斌 5646007 13306347008
张太山 5646009 5646203 13863458906
于刚 5646005 6270369 13806345505
王庆成 5646011 5646219 13326340069
李善彤 5646010 7927289 13806341166

国保大队 郑子华 5646012 8852898 13616342777
陈壮英 5646112 18963460564 13563436266

颜庄派出所 赵锡忠 5646337 5646197 13326341108
王皓 5646335 6923006 13906348639
李勇 5646338 6118824 13563403388
朱英平 5646339 13561718683
陈文荟 5646334 5963617 18763466697
张宝鑫 13863437856
张震 13863413555

2020-09-20: 邮编 271104
钢城区颜庄镇政府 刘某 13561739668
颜庄镇派出所 王某
村委 吕永胜 13153837651

2020-09-08: 莱芜市莱城区法院副院长孟凡云(此案法官)06346235639 13806344616
邮箱:13806344616@163.com
院长赵景来:0634--6236508 13616347777
许光国:0634--6215539 13806346336
吕华: 0634--6218109 139634640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