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七台河 勃利县 >> 刘贵臣, 男, 60

刘贵臣
黑龙江七台河市大法学员刘贵臣,被非法关至绥化劳教所進行迫害,极尽折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七台河市勃利县抢垦乡三兴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7-06
案例分类: 农民  劳教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1: 59岁的控告人刘贵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一身病:有关节炎、神经衰弱、耳鸣、胃也不好,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就强壮了。拿帮别人割小麦为例,以前他是落后,还累得够呛;现在他是在最前面第一个,还不觉得累。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刘贵臣与老伴多次遭绑架。他说,“我小外孙女命很苦:五岁没妈,六岁没爸,是个孤儿,我老俩口养着她。二零零零年夏天,姥姥被关在监狱,没想到又把姥爷抓走。六岁的小外孙女吓得直哭。警察不管这个,把我推上车开车就走。我在车里回头看,小外孙女光着小脚,撵着警车哭喊着,直到我看不见她的影……我的心都揪出来了,她一个小孩在家咋办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1/黑龙江勃利县142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311208.html

2014-07-07: 黑龙江勃利县七旬刘贵臣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刘贵臣,是抢垦乡三兴村(八家子)村民,曾三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并被敲诈勒索现金近一万元。非法关押期间,家里只剩下老伴和小外孙女,艰难度日。
下面是刘贵臣自述受迫害经历:

我叫刘贵臣,家住抢垦乡八家子村。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我一身病:有关节炎神经衰弱、耳鸣、胃也不好。一回吃四、五种药都吃不过来,也不见效。我就想有一个好身体,听说这个(法轮)功法好,炼上病就没了。我就开始炼了,炼了后身体就强壮了。拿帮别人割小麦为例,以前我是落后,还累得够呛;现在我是在最前面第一个,还不觉得累。上楼也不累,走路一身轻。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邪党魔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抢垦派出所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抢了我的大法书和炼功磁带。所长姜东春带人下到各户收大法资料,挨家收书,凡是炼功的人家都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们想上北京上访说明情况,在勃利火车站查的很严,警察在火车站门口截着没去成。

要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

紧接着电视没完没了的污蔑师父诽谤大法,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还要去北京反映情况,八月十四日,我走到佳木斯被截住,被抢垦乡派出所的邓宝银、姜东春、宋同友绑架,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我半个月给洗脑,让看电视学习,强迫不让炼后于八月二十九日放回。拘留所勒索高价低廉不够吃的伙食费一百五十元。

无缘无故,再遭绑架,扔下孤儿幼女一人在家

二零零零年夏天,大约六、七月份,八家子村一批人又上北京说明大法好。有黄小子、我老伴、岳喜荣、胡少华等,后来在北京被警察抓住,从北京被遣送回来,大队(村负责人)和乡派出所的人去取的,回来把他(她)们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和拘留所。紧接着派出所的人邓宝银等到我家就问我:他们上北京你咋不报告呢?说完不由分说就带我走。我小外孙女命很苦:五岁没妈,六岁没爸,是个孤儿,我老俩口养着她。现在姥姥被关在监狱,没想到又把姥爷抓走。六岁的小外孙女吓得直哭。警察不管这个,把我推上车开车就走。我在车里回头看,小外孙女光着小脚,撵着警车哭喊着,直到我看不见她的影……我的心都揪出来了,她一个小孩在家咋办呀。就这样我被绑架到勃利县拘留所,十多天后又送到看守所,要非法(劳教)教养我一年,经亲属说合,拿了五千元钱给公安局政保科,没送走,把我放回,二十九天又勒索了伙食费二百九十元钱。

我不想让老伴在看守所受迫害让她早出来,但是不拿钱不行。我又托人凑钱,又找派出所,我凑了一千元钱到大队(村)治保主任黄贵仁家。他问我:钱凑齐了?我交给他一千元。他说你这一千元得给派出所,你还得凑一千元给县里(公安局),要不派出所不能去取人。这是在黄贵仁家,我只好从他媳妇手里又借了一千元。派出所领我上县公安局政保科交了钱,盖了章才同意让我老伴回家,这时我老伴已在里面(拘留所)非法关押二个月多了,又交了六百多元的伙食费。回来大队(村)又勒索我一千五百元,为要回老伴一共又勒索我四千一百元。

参加交流会被绑架、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我上太升村开法会,没想到被勃利县警察姜东春、白玉刚等十多个人绑架带走,光拉法轮功学员的就是两个大客车。将我们绑架到拘留所。不怎么出名的,写保证每人交二百元钱就回家,不写保证没交钱的(有的交钱也不放)被拘留。到了晚上就把这些人分开、分散到县城内各个派出所非法提审。晚上用小车将我们三个人(时间长了记不清是谁了)拉到县城西派出所非法审问。到城西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好,那人听后没反驳,笑了笑,啥也没说,给我们做记录,问哪的人?哪年炼的功。非法审问完之后又把我们拉到拘留所,第二天就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六监室我被犯人打得很重。打我的犯人叫张涛,二十多岁,还有一个姓李的,还有一个姓于的是后进去的。三个人打我一个星期,给我“安电门”,就是在我两个腰眼处用后脚跟刨,这种酷刑能让人疼得不能动弹,被刨的部位呈现黑紫色,四个多月紫色才褪没。

他们把我安排在板铺外边靠便池的地方睡。有一天晚上张涛和姓李的打赌,他俩拿着我的线衣打赌。张涛说我,如果我要诽谤大法和师父,张涛就赢,线衣归他;我要不诽谤,姓李的就赢。我跟张涛说,你别打赌了,你肯定得输。就这样因为我不诽谤师父和大法,张涛就收拾我。收拾我,我也不说。张涛就急眼,狠劲打我,我也不说。张涛就用手揪我大腿肉,收拾我到晚上九点多钟。实在没招,他就用钵舀桶里的水往我板铺上浇,板铺上水漉漉的,他们就让我只穿一个背心和裤衩在上面睡觉。这个时节,晚上是很凉了。

同监室有一个人是信基督教的,三十多岁,他看到这个情景后佩服地说:你们修大法的都了不起,这么坚定大法,信师父。他竖起大拇指佩服。

这还不算,姓李的还发明了一种办法折磨我:让我坐那两只手臂向前平伸,不能动,手臂放下来就用脚刨我腰两侧,有时他用拳头击打我。他还用小皮筋制成一个小弹弓,用纸捻成有小豆粒那么大的弹丸,离我有两米远射我耳唇,把我耳唇都射出血了,往下滴。这时我看到他们太可怜了,心想,你对修佛的人犯罪下场不好啊。我为他难过的掉下了眼泪。

还有一次,张涛、姓李的和姓于的要打我,怕室内摄像头看到,张涛和姓李的两人手扯褥单遮挡,姓于的长的膀大腰圆,二十多岁,他在下面用拳脚狠打我腰两侧。一个星期后狱警把我调到四号监室。

在勃利县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零六天,我们六个男法轮功学员每人被非法判三年劳教,送到绥化劳教所。到绥化劳教所后,去的那天晚上我被打的很厉害,打到晚上十一点。五、六个警察换班打,让我转化,都是值班警察。打我的有刁雪松、石剑、王伟、毕飞等人。刁雪松看我不说话,拽我衣领将我头往墙上撞,给他累的一身汗还暴跳如雷;石剑打人不轻易伸手,打人就是狠的。他打人手段是:一撇子打在我耳朵上,就把我耳朵打聋了。从此耳朵周围发木、发胀、流黄水,一直到从绥化劳教所回来还淌三个月左右的水。且经常发胀有轰鸣声,二、三十米外有人招呼(喊)我,我确定不了方向,我不知道人在哪招呼,我得转圈找,没被打之前我可不这样。石剑还把我摁在椅子上,不让我动,用打火机烧我眼眉毛,我急忙躲不让他烧。第二天逼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洗脑好几天。然后就让下车间干活,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左右。

因缪树军事件被打。穆棱县法轮功学员缪树军,在二零零六年的一天,被石剑打得很厉害,不能吃饭,吃了就吐。我们是一个监号的,我问他都谁打的,怎么打的?他说石剑打的。他用手比量怎么打的,就是石剑用两个拳头在缪树军脑袋的两侧左右同时猛击数下。有一次缪树军的家属来看他,他就告诉家属石剑给他打成这样,吃不了饭,一吃就吐,你们赶紧上省劳教局告他。这样警察就立即停止他们的接见,撵家属她们走。

省劳教局知道后,准备来绥化劳教所调查。当时我被迫害所在的队的狱警中队长廉兴把我叫出去。问我:缪树军怎么回事?我说,石剑打的。他说,不能这么说啊,你说我岁数大了,稀里糊涂,没看见,啥也不知道。我没答应,我说我不能撒谎,我得照实说。廉兴一看我没答应他,就对我拳打脚踢,揍了我一顿,让我回寝室。我回寝室告诉同修李春莹,如省来调查有啥说啥(意思是实话实说)。这句话被犯人王树山听见汇报给中队长廉兴了。廉兴又把我叫出去,问我,你回寝室说什么了,又把我打了一顿。说,我告诉你撒没撒谎?你回去吧,不调查你了。后来廉兴又把我叫去(这是第三次了)。他说:省劳教局指名要调查你,不让你去不行。并威胁我:我告诉你你要瞎说,别说我以后整你。劳教局来人问我时,我就把缪树军的事和中队长廉兴的事都与他们如实说了。

我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了两年零六个月,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号回家的。在我回家的前一天,廉兴把我绑架到前楼让我签释放票子,我不签。狱警廉兴就把我弄到小屋收拾(毒打)我一顿。说,不签就在里呆着不放你。第二天还是把我释放了。

在我被劳教三年中,家里只剩下老伴和小外孙女,可苦了她们。她俩相依为命,艰难度日,老伴还总惦记着我的安危。我老伴经常哭,有些活也干不了,都要找别人帮着干,非常艰难,精神上、身体上受到严重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7/黑龙江勃利县七旬刘贵臣遭迫害经历-294390.html

2007-04-23: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黑龙江省绥化劳教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廉兴、恶警石剑、教导员龙旭彬三人在值班室喝酒,三人喝够酒了就把60多岁的大法学员廉涛一顿毒打。

大家听到劈劈啪啪的打声和廉涛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都开门向外看,只见中队长廉兴手里拿着电棍在走廊里追打廉涛。有几个大法学员喊:不许打人!恶警廉兴打开走廊的铁门,带领一帮普教一个监室一个监室的对大法学员進行殴打。据不完全统计,那天被打的大法学员有:廉涛、李昌新、关长安、刘佩玉、李绍铁、赵得志、胜庭勤、曹井栋等。参与打人的普教有:林玉国、(高教导员的外甥)、韩福江、侯世臣、还有为邪恶呐喊助威的有:李洪哲、叶乔生、王建民等人。

第二天早晨洗漱时,大家看到廉涛上半身被打得皮肤都成了黑紫色的,还有几个同修的脸都被打得变形了。七点二十开饭,有的大法学员没有打饭就坐到了座位上;有的打了饭没有吃。饭后到牙签车间干活时,有的大法学员坐着不动。

狱警交接班后,上班的是副大队长刘伟,他冲着众大法学员破口大骂,然后大喊道:都谁参加绝食、罢工?都给我站出来。当时有十人站起来。刘伟让站成一排,并唆使那些普教殴打大法学员。几个普教冲出来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打完后就一个个带到车间办公室训话。后来狱警就把十人带回监室空屋,还跟着两个普教侯世臣和林玉国,到监室内两个普教又一次殴打。

过了一段时间,恶警们安排普教多次对大法学员打骂。一天晚上,廉涛又被恶警廉兴殴打,大法学员们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这次抗议恶警迫害大法学员事件发生后,廉涛被关小号坐铁椅子七天;胜庭勤被关小号坐铁椅子八天;白树林和赵得志被押进小号用刑。

二大队一中队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事例:

2005 年的一天,大法学员李绍铁被二大队二中队刁队长把牙打掉了。2005年的一天,二大队一中队大法学员刘贵臣被恶警石剑把一个耳朵打穿孔了,流脓一年之久。 2006年正月初三大法学员廉涛要喝水被普教王建民殴打,这时大法学员冷传玉上前制止却被恶警李成春一顿毒打,嘴被打肿了,牙齿被打活动了,三天没能吃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9.html

2005-08-02: 大法学员刘贵臣,男,今年60岁,家住在黑龙江七台河市勃利县抢垦乡三兴村,得法后处处按照大法的真、善、忍去做,在村里得到好评。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由于嫉妒而迫害法轮功,他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对他们讲法轮功真象。却被非法关押,还被勒索300元后才被放回。回来后继续与大法学员共同抵制对大法的迫害,于2004年9月6日被邪恶绑架,同年11月被非法关至绥化劳教所進行迫害,恶警石剑等人为了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对他拳打脚踢,极尽折磨。使刘贵臣被打得很长时间喘气就胸疼,走路不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82.html

2005-07-05: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绥化劳教所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使用电棍、向眼睛里抹辣椒水、肛门中塞辣椒、灌食、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等迫害手段。下面是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

大庆大法弟子战音阁(60岁),张斌(38岁),安森彪(38岁)于3月15日被送進绥化劳教所,他们坚定正念,不向邪恶妥协,邪恶对他们施行“攻坚战”,持续三、四天,每天晚上九点多劳教人员都睡觉以后,将他们提出去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战音阁、张斌、安森彪被恶警们拳打脚踢,战音阁的皮肤被电棍烧焦。但他们对大法的正信丝毫没有动摇。

安森彪在進绥化劳教所之前就一直绝食反迫害,绥化劳教所对安森彪插胃管灌食,一直不拔,又几乎24小时把安森彪的手铐在铁床上不得动弹,安森彪被折磨得皮包骨、极度虚弱躺在床上。6月1日开始,恶警们暗中授意包夹普教人员对安森彪進行摧残、折磨,阴谋将其虐杀致死。劳教人员李云龙心狠手辣,对大法弟子迫害从不手软。李云龙对安森彪用力踢打、用脚后跟猛刨安森彪胸口,致使安森彪吐血,又往安森彪的眼睛上抹辣椒水,安森彪被辣得睁不开眼睛,李还极其邪恶的往安森彪的肛门里塞辣椒。安森彪至今已绝食一百多天,情况十分紧急。

七台河大法弟子刘贵臣,60岁,2004年月11月被送至绥化劳教所,为了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石剑等人对他拳打脚踢,极尽折磨,刘贵臣被打得很长时间胸痛得不敢喘气,至今仍胸疼,走路不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5/105473.html

七台河 勃利县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8-03-27: 小五站派出所(区号:0464)
电话:8441616
张兵 13946541100
张力 13945581529
李崇 14704648821

勃利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黄松18904640023、8548118
黄松妻子伊淑梅13846408118、8548118勃利高中数学组
张文生13114643119
白玉刚13104600622
董野13251646234

政法委:
杨志杰8261070宅8268332、13104645555
李绪广 政法委 8269505、13019793505
李晓峰 政法委 8296665宅8693456、13351246655
周家有 政法委 8251320宅8697668、15904645557
张春雷 政法委 8278709、13846415709
610办:8533725
郝永波15184601657
付强 8535599 8537668 13946522097
胡涛 8524257 8546977 13304674977
赵鹏飞8586868 8580777 13945582055
石培河 8524257 13846489019
张福国8297259、13946577733
武海波8297259、13946572580

勃利县公安局
局领导
权威 13946596666 8535001 8665336
滕云 13903672524 8521836
高云军 13903674908 8535908 8529908
王东波 13904674978 8536717 8546957
滕玉波 15946403333 8571333 8580333
毕宏海 13359790700 8419777
孙玉 13945591857 8523697 8521798
马旭东 15246401000 8529783 8538663
办公室
王继忠 13945571918 8581797 8533205
姜斌 151456206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