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万州区(万盛经开区) >> 周开兰, 女, 5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5: 多次遭酷刑折磨命危 重庆周开兰控告元凶江泽民

重庆万州区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周开兰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绑架、非法关押,期间被酷刑折磨命危。二零一五年八月,周开兰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

下面是周开兰女士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保似的“610办公室”,同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江泽民必须承担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的罪责。

我修炼前浑身病痛,又无钱医治,苦不堪言。严重的肩周炎,双手抬不起来,端一杯开水就无力,几乎生活不能自理;血热、湿热,满身起红疙瘩,奇痒无比,不能用手抓痒。因为用手一抓痒,它就破皮流出黄水来,沾糊糊的,心情烦躁,坐立不安,很难受;妇科病、肝大、肝痛、肠炎,家里又穷,真是度日如年。我于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所有恶疾不翼而飞,达到无病一身轻,才感到幸福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从此遭到酷刑迫害:被非法关押五次、强制洗脑三次、劳教一年,被迫流离失所三年,遭受的苦罄竹难书,真是天下奇冤!现陈述如下:

一九九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到龙宝太龙乡弘法教功,被太龙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了两天。九九年八月的一天早上四点钟我在和平广场炼功,被龙宝公安局警察李龙泉、付超强行绑架到龙宝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管段民警邓某某和居委会杨委员到我家强行逼迫我到二马路招待所洗脑班,强制精神洗脑一个月,每天看电视上的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强迫放弃修大法。我的亲身经历证明“法轮大法好!”,我要坚修大法到底!一个月后要我的家人担保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一天晚上九点多钟,由龙宝公安局的付超、李龙泉、张勇、赵小平等七、八个警察和居委会的人强行打门,非法入室抄家,抢走手提式录放机一台、喇叭、电线数十米、炼功音乐十余盘。并把我绑架到龙宝公安局。

第一次酷刑:轮流毒打四天四夜,遍体鳞伤

一到公安局,我就遭到逼供讯、被毒打酷刑四天四夜,后背、大腿、小腿全呈青紫色,被打得遍体鳞伤,疼痛难忍。他们要我说出师父新经文的来源。我不答理他们,我想:我把同修说出来,你们马上就要迫害同修,同修会遭到同样的酷刑,我宁愿自己受苦难也要保护同修,因此坚决不配合。付超、张勇、罗某轮流换班折磨,先是罗某用柴块朝后背乱打一阵,用烟头烧脸部,企图用针刺面部。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罗某打累了休息,张勇赤膊上阵,他飞拳像雨点落般在我后背上,他的手打痛了,就飞起腿踢屁股、大腿、小腿。他手打痛了、脚踢疼了,就用电棍打我后背。他打累了,就付超上阵,煽我的耳光。一直轮流打到晚上,就把我关在楼梯间的黑屋,双手铐在铁栏上,被蚊子叮咬。

第二天,他们上班了又开始了对我的酷刑。他们打我时我还慈悲对他们讲:我修炼真善忍,是佛法修炼,没有违法,我是好人,你们这样做是在违法犯罪,是在干坏事,是在造业。我不配合你们,也是为你们好,目的是救你们,我不会恨你们。因为你们是受谎言语毒害。他们都回答过我:你不恨我,我也要打你;你为我好,我也要打你。外面过路的警察说:他们在搞逼供。

这样熬过了四天四夜,第五天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看到我小腿全是青紫的,就说看看大腿,他一看大腿和后背全被打得青紫,他叹着气说:“打得太狠了。”说着他就出去了,我就没再遭打了,被送往拘留所。

在拘留所,一个女警检查我身体时,发现我遍体鳞伤,感到太残忍,建议我去找法医鉴定伤情。我说因为炼法轮功,他们要我放弃法轮功,我修炼前满身病痛,苦不堪言,家里又穷无钱医治,生活不能治理,度日如年,我一炼法轮功所有恶疾不治而飞,法轮大法这样好,他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放弃大法。他们又要我出卖同修,我修炼与同修无关,我不能昧着良心害同修,他们几个男人大汉就用柴块、电棍、拳、脚四天四夜酷刑折磨成这样的。拘留所关押了我一个月,还补交三百元生活费才放回家。

第二次酷刑:下巴打掉、铐在栏杆、百瓦灯泡照在前额、踢得双腿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零年九月付超带人到我家逼我去公安局承认给云阳同修的师父经文。这完全是无中生有,我不认识云阳一个同修,我给谁呢?几天后他们想出新招,在晚上九点多钟,自带相机、资料闯进我家,不问青红皂白,翻箱倒柜没找到他们要的资料,就把自带的资料摆在外屋桌子上拍照,我揭露他们造假陷害,陈皮狠毒煽我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下巴骨打掉下来,嘴合不拢,说不出话。

几个警察围着我打,拳脚象雨点般落在我身上。邻居都指责他们太狠毒。他们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处十四楼迫害,不准上厕所,王处长叫嚣把我从十四楼推下去摔死。后来把我铐在栏杆上,腰直不起来也蹲不下去,百瓦灯泡照在前额,滚烫的,不能睡、不能坐、不能闭眼,半蹲一晚上,脸上的汗水直淌。

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只要一提审就酷刑逼供。我希望他们讲道理,我修炼真善忍,不说假话,你们就是打死我也白搭。但是你们确实犯了迫害死人命的罪。你们俩个大男人打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女人,不觉得可笑吗?你们也有姐妹啊!他们说:你不老实,不配合我们,表示我们无能,说话间就给我一耳光,接着就是拳打脚踢,自称皮鞋钉了铁掌,专踢小腿穷骨。踢倒了拉起来又踢,一踢两个小时,踢累了另一个上场,拿一双新皮鞋说:我这双鞋踢烂了,就换上新皮鞋。说完就把我推到墙角站着,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射门一样,跑十几步,飞起一脚踢在我的小腹部位,踢倒了拉起来又踢上去,直到把我踢得双腿粉碎性骨折,鮮血直流晕倒过去。同修看到了,大哭一场。不少人落泪,好心人看到了主动托人保我回家。不法警察勒索罚款2000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高笋塘办事处管书记绑架到国税局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两个包夹24小时监护,不许炼功、不准学法、不允许同修接近切磋,逼迫看谎言电视,所有同修不配合,一个月洗脑班解体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被警察长期盯梢,预谋绑架迫害,我智慧走脱,从此有家不能归,到处流浪三年整。有时夜深了,多数人进入梦乡了,我还没归宿处,当路过亲朋好友家时,本不想打扰,但无助、无赖、无颜变成了勇气,敲开了亲友的家门,他们见到是我时,惊恐的眼神又使我滞立,我还是被他(她)们请进家门,当吃饱喝足洗漱后就睡沉了。就这样吃东家,睡西家过了一段日子,我觉得太不应该了,让亲友都在惊吓中度日,决定在陌生的地方住下来。这时生活中的缺吃、少喝、寒冷还好过点,孤独、寂寞、思念亲人缠绕着我,有时还泪眼汪汪。我向内找,发现是对参与迫害的警察、对居委会的人有怨恨的心,就是他(她)们逼得我有家不能归,有亲人不能团聚。最后想到修炼人无敌人,对任何人任何事无怨无恨无悔。我就抓紧时间学法、背法,放掉怨恨心。

第三次酷刑:在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七日晚上在周家坝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强制洗脑,逼供资料来源。我炼功是合法的,发资料是在救人,我是做好人,没有错。被非法关押两个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恶警用吸毒犯包夹看管迫害,要求我们写“三书”,我就写:“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善恶有报是天理。”一个女警甲看后没吱声,并放包里了,她不再找我要三书了,看我的眼神也和蔼了。劳教所迫害手段多种多样:太阳曝晒、走鸭步、军蹲、不准睡觉等。当我头朝下、双手伸直时,屁股朝天,称为晒花瓶。一个药夹拿着凉衣杈,一下杈在我右眼眶上。我当时疼痛难忍,眼睁不开,坐在地上,不敢吱声。

我熬过了一年,回家后受当地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的经常骚扰,不得安宁。

第四次酷刑:野蛮灌食命危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我走在回家的公路上,突然十多警察扑上来,将我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即万州洗脑班迫害。我不承认这种非法行为,抵制关押洗脑,故我一进洗脑班就开始绝食反迫害。当绝食第四天时,610办公室的人领人暴力灌食。十多人围在我四周,一齐上把我按在床上,压脚的压脚,压腿的压腿,压手的压手,压头的压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把一米多长的管子从鼻孔拼命往里乱插。

痛苦的我,有气无力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大量的白泡子不断从嘴里直往外涌,灌着灌着,人不动了昏死过去了,灌食医生喊:脱水了,才慌忙把管子扯出来。灌食的医生一走了之,才请来一个专家诊断。专家说:“那是给活跳跳的人野蛮灌食!灌食是给病入膏肓的、自己无法进食,经他本人同意,家属同意才理性灌食的。”有人问是不是可以输液?“内部插伤了,输液死得更快!”专家说,“唯一的办法是喝点猪肝汤”,她的大小便已失禁。灌食医生和专家都无计可施,不管了。610的人看到人可能不行了,便在七月三十日偷偷摸摸把我送回家,溜之大吉。

江泽民所犯罪行: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5/多次遭酷刑折磨命危-重庆周开兰控告元凶江泽民-318083.html

2011-08-03: 重庆市周开兰遭洗脑班暴力灌食几乎致死

七月二十四日,重庆市万州区洗脑班的恶人对绝食反迫害的大法弟子周开兰进行暴力灌食,造成她口吐白沫,昏死过去。虽经医生和专家抢救一天多,却仍未能走出危险,于是医生们便撒手不管了。洗脑班的恶警一看人可能不行了,便在七月三十日偷偷摸摸把周开兰送回家,溜之大吉。

那天周开兰已绝食四天。十多人象恶狼一样,一下扑在周开兰的身上,压脚的压脚,压腿的压腿,压手的压手,压头的压头,压的周开兰喘不过气来。邪恶之徒把近一米长的管子,从她的鼻孔里拼命乱插,痛苦的她,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会儿,大量的白泡子从嘴里直往外涌。医生用帕子擦了一遍又一遍,灌着灌着,人不动了,只听医生喊:脱水了!并慌忙把管子取出来进行抢救。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周开兰,女,四十岁左右,家住王家坡检疫站宿舍。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被恶人绑架六次,其中,两次劫持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就这样,关进去出来,出来又关进去,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周开兰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抓,留置期间被铐在龙宝分局楼梯栏杆上一夜。刑拘期间多次被打,致使她不能正常行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又因与大法真相资料有关的事被抓,关押二十多天,受到不少折磨。

二零零一年,一帮恶警把他们自己带来的材料摆在周开兰房间的桌子上拍照,作为陷害她的所谓“证据”,随后把她绑架到公安局的十四层楼上迫害。一个所谓的处长狂妄地叫喊“把她从十四层楼上推下去摔死”,另一个恶警穿着一双鞋底钉有铁钉的皮鞋上来对着她的两脚就踢,把她踢倒了再拉起来,一连踢两小时,换班后又上来一个恶警继续折磨她。恶警拿来一双新皮鞋,对周开兰说,把脚上穿的这一双踢烂了,就换这双新皮鞋。说完,他就把周开兰推到墙角,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射门一样,跑了十几步,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周开兰的小腹部位,踢倒了又被他拉起来再踢,直到把她踢倒在地晕死过去才罢休。

二零零六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周开兰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周开兰走在公路上,突然十多恶徒扑了上来,将她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即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周开兰不承认这种非法行为,抵制关押,故一进洗脑班就开始绝食。洗脑班人员在周开兰绝食的第四天开始暴力灌食,于是发生了开篇所说的那一幕。目前周开兰仍处于伤痛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重庆市周开兰遭洗脑班暴力灌食几乎致死-244873.html


2011-08-01: 重庆市610将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
(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近几天来,重庆市六一零恶人窜到万州,以检验万州洗脑班工作为名,蹲在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坐镇指挥万州区洗脑班的坏人恶警,秘密绑架王金惠、涂茂勋、文启惠、周开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把她们劫持到万州洗脑班。

七月二十日上午,涂茂勋被绑架到洗脑班。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王金惠被绑架。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文启惠和周开兰被绑架。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遍及各地各级政府,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罪恶累累。

被绑架的这四位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普通百姓,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和迫害。以下是她们遭迫害简况。

文启惠遭迫害经历

文启惠,女,六十岁,家住万州区甘家院水电局宿舍。丈夫早逝,单身过日子,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全靠法轮功救了她的命,使她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因她不放弃修炼,万州公安就不停地迫害她。

二零零一年,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把她绑架到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她遭到“六一零”头目万世全、胡晓中、打手屈静一伙人的蹂躏。

二零零四年,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派出所把文启惠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然后又强行绑架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万州区六一零和万州区公安局的白岩派出所的谢丽、王贤一行十来人,闯进她家,横行霸道,到处乱翻一气,抢走不少东西,并把她强行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今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文启惠又被坏人恶警绑架到位于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的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涂茂勋遭迫害经历

涂茂勋,女 ,六十多岁,家住万州军分区旁居民宿舍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五点多钟,万州区公安局恶警和当地办事处、居委会一伙人撞进涂的家中,抢走了很多东西,并绑架了涂茂勋,非法关进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上午,涂茂勋又被坏人恶警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王金惠遭迫害经历

王金惠,女 ,七十二岁,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王金惠便开始遭到一连串迫害。

二零零零年,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一科警察付超、李龙泉一伙在“六一零”头目的指示下,绑架了王金惠,将她非法劳教两年。由于王金惠被迫害的疾病复发,一个月后回家。回家没多久,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一伙警察又把王金惠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在地税招待所劫持洗脑一年零六个月。王金惠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又被绑架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强行洗脑三个月。在洗腦班,有一次法轮功学员何正秀背法轮大法经文,胡小中指使警察拖出楼道就是一顿打,当时法轮功学员王金惠站出来说不准打人。万世全反说她们“闹事 ”为由把她非法拘留了15天。

二零零四年,万州区龙宝公安分局第四派出所警察又把王金惠绑架到了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王金惠坚决不放弃信仰,警察又对她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劳教所一个月后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万州区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又绑架王金惠,并非法劳教一年,一个月后回家。

二零零七年,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家中绑架王金惠,王金惠被迫离家出走。在此期间,万州区六一零人员敲诈其儿女一万三千元现金,并强行从王金惠工资里扣除。

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王金惠在家操持家务时,被万州区公安局白岩派出所一伙警察非法闯入家中,翻箱倒柜一通后,把王金惠强行绑架到白岩派出所,一阵折磨逼供后,非法所外劳教两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王金惠又被坏人恶警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周开兰遭迫害经历

周开兰,女 ,四十岁左右,家住王家坡检疫站宿舍,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她被绑架六次,其中,两次被关进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多次迫害,给她造成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周开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抓,留置期间被铐在龙宝分局楼梯栏杆上一夜。刑拘期间多次被打,以致不能正常行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周开兰又因与大法真相资料有关的事被抓,关押二十多天。吃了不少苦头。

二零零一年,一帮恶警把她圈在一间屋里,恶警把他们自己带的材料摆在外屋桌子上拍照,作为陷害她的证据,又把她绑架到公安局的十四层楼上迫害。一个处长叫嚣把她从十四层楼上推下去摔死,另一个恶警穿着一双鞋底板钉有铁板的皮鞋上来,用力踢她两脚的脚杆,踢倒了又拉起来,一连踢两小时,换班了又上来一个恶警折磨她。恶警拿来一双新皮鞋,告诉她,说把穿的这一双踢烂了,就换这一双新皮鞋。说完后,恶警把她推到墙角站着,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射门一样,跑了十几步,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她的小腹部位,踢倒了又被他们拉起来再踢,一直把她踢晕过去。

二零零六年, 周开兰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十多人在公路上强行将周开兰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迫害。从二十六日开始周开兰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重庆市610将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244771.html
2007-10-11: 重庆女子劳教所仍在迫害大法学员
现在被重庆女子劳教所(原毛家山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的大法学员有邹华兰、陈远明、王亚、郭传书、代靓、辛大君、彭世群、邓寿兰、胡玉珍、周开兰、李世芳、黄淑华、叶金华、王凤霞(已被迫害的不能说话了)。

对以上大法学员劳教所恶警长期使用不明药物(包括摇头丸等),恶警们指使吸毒劳教人员:陈容、瞿燕容、李静等残酷迫害周虹(已被转化),使用扇子把周虹的脸打肿,嘴都打歪了,身上被打肿、打青,使用高压手段强迫转化。

恶警们对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都要搞所谓的整训──实际就是残酷迫害、高压强行转化,常用的方法是:站军姿、军蹲等,一般从早上五点钟站(或蹲)到晚上十二点钟,还强迫天天写思想汇报,有的大法学员还被通宵达旦的折腾,经常从被关的小号里或关押房子里听到大法学员被折磨的惨叫声。迫害手段之残忍无法想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1/164269.html

2007-05-28: 万州区公安局非法判周开兰劳教一年半
四月十六日,万州区公安局绑架万州大法弟子周开兰到周家坝看守所。被残酷迫害一月之后,未经审判,未出示任何判决手续,偷偷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進行迫害。据看守所的人透露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8/155781.html

2007-04-20: 重庆市万州区公安绑架大法弟子周开兰
四月十六日晚九时左右,周开兰在万州大桥头君宅路段发真相资料时,被万州区公安局和映水坪派出所绑架,现非法关押在万州周家坝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0/153133.html

2000-12-26: 重庆市万州区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周开兰,女,40岁左右,个体户。2000年6月因大法真相资料被抓,留置期间被铐在龙宝分局楼梯栏杆上一夜。刑拘期间多次被打,以至不能正常行走。2000年11月又因与大法真相资料有关的事被抓,关押20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6/5974.html

万州区(万盛经开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06-06:莫某某,万州区区委书记 023-58230566(办)
邓绪学,万州区政法委书记023-58155201(办)13908263188
高宗林,副书记,023-58155301(办)023-58546999(宅)13709459758
陈明,副书记、610办主任023-58155203(办)13896993628
刘平,副书记,023-58155206(办)13908260259
邓荣,副书记,023-58520186(办)13908262167
王功华,副书记023-58155205(办)023-58249820(宅)13609458558
唐艳,副书记,023-58520186(办)13509435266
张平,综治办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121886(宅)13908269820
张详富,610办副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231978(宅)13509435778
龚元建,政治处副主任023-58155205(办)13251122343
闵和龙,办公室主任023-58133080(办)13896219955
二,万州区公安局
李永成,党委书记,023-58293001(办)13908263188
张骏,副书记,023-58293002(办)023-58293888(宅)13908261888
向家洪,副书记,023-58293003(办)023-58129638(宅)1331025889913908261382
吴永全,副局长,023-58293004(办)58227351(宅)13310266688
杨滔,副局长(分管法轮功)023-58293006(办)023-58215189(宅)13709459288
沈立新,副局长,023-58293007(办)023-58135680(宅)13908268161
周君,副政委,023-58293008(办)023-58236692(宅)1350943125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