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 东山区 >> 梁婷婷, 女

个人情况: 原广州保利集团公司财务经理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东山区(江苏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7-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冯潢(冯璜) 梁婷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2-01: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二)
...9. 梁婷婷(女,冯璜之妻,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入迫害)

...(三)梁婷婷自诉被广州市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
梁 婷婷,女,江苏人,一九六二年生,一九九五年广州军区转业。曾被中国保利集团保利南方总公司任命为广东保南能源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二零零一年底, 梁婷婷被广州东山区达道路派出所绑架,强行送到东山区所谓的“法制学习班”洗脑迫害。梁婷婷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的各种要求,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长期绝 食(约三个月)抵制邪恶的迫害,被转送到广州市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遭受更残酷的折磨,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出洗脑魔窟时体重从六十多公斤下降到只有三 十多公斤,气若游丝、生命垂危。以下为其自诉中关于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部份。

二零零二年十月,东山区政法委副书记、东山区六一零负责 人张书记表态:开完十六大就恢复我自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十六大开完两天了,我被非法关押、折磨近十二个月,这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我要求立即 恢复自由。这时来了一辆面包车,我上了车,里面坐着东湖街道办事处袁主任、东山区“六一零”人员许科长、达道路派出所女民警和居委一女士,面包车开到了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广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我指问车为什么开到这儿?袁主任说吃中饭,我说哪儿不能吃,非要跑到这儿吃,许科长说有人要 找我谈谈,我说我不想和谁谈话。他们就强行把我架到二楼,“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的公安和保安非法搜查我的衣物,指派了女保安姜红盯着我,姜红是迫害法轮 功学员最凶的恶人之一,这样我又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东山区政法委这个邪党的机构,怎么能对我采取如此欺骗、绑架的手段呢?

我在“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遭受的迫害更残酷。该校校长潘锦华(男)对我叫嚣,我们就是采取一切高压手段强制你“转化”,政委李雪珍(女)是残酷迫害法轮功 学员的急先锋。具体指挥保安行恶的是管教部部长赖鉴峰(男)和警官杨永成(男)。他们不让我睡觉,把我关在一个特制的小房子里:四周墙上都装上了厚厚的海 绵,挂满了污辱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尊的大标语。他们强摁住我坐在地上,强行把我的双腿弯起来上下交叉盘住,用绳把双腿捆起来,再用一根绳把两手捆在背后, 脖子上捆上绳子然后绑在腿上,强行弯腰,面前放着诬陷法轮功的东西和宪法、刑法。我当时吃什么都会呕吐,身体已经不行了,他们就这样通宵捆着我,女保安麦 冠燕(音)和男保安张显浩还用雪茄烟贴着鼻孔熏我不许闭眼……,赖鉴峰(男)和杨永成(男)通宵在房子外面守候着,等着我被所谓的“转化”。
不 法人员们连续折磨了我七十多个小时,发现我就是被折磨死了,也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便假惺惺地给我身体加强营养。继续加剧精神迫害,通宵不停地播放造 谣的电视节目,恶警、保安不停地用“车轮战术”围攻我(二个人一班,八个小时,六个人轮流,值一个通宵),辱骂大法和师尊,使用侮辱人格等等方式,企图达 到所谓“转化”目的。

他们强迫我认可民政部和公安部的通告是法律,我要他们找来《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此条例明确规定,社会团体登记的 条件是有十万元资产,有固定的办公场所,有领取工资的专职人员……法轮大法研究会完全不具备上述任何条件,不能适用《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以民政部 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来认定法轮大法研究会是非法的,本身就立不住脚,公安部的通告是根据民政部的通告制定的,民政部的立不住,公安部就更立不住 了,所以我从法律上论证了江××镇压法轮功的所有“法律依据”都是站不住脚的,是非法的。另外“人大”制定的是法律,国务院制定的是法规,国务院下属的民 政部、公安部制定的只是通告。通过玩弄骗术,以不能成立的“通告”凌驾于宪法之上,剥夺宪法规定的公民信仰自由、上访权利和所有的人权,更是荒谬。

我正告他们,他们对我的种种恶行,按照刑法已构成刑事犯罪。他们气急败坏,用尽人间最恶毒的语言辱骂我,杨永成(男)有一次在三楼的一个大房子里连续咒骂我几个小时……。连续几天不让睡,通宵罚站不让动那是最轻的迫害了。当时我的全身都站肿了。

恶干警和保安觉得我“特别能站”,站不垮,就又进行更疯狂的迫害:强制我向前弯腰九十度,绳子打一个圈套在脖子上,绳子的另一端被女恶保安姜红踩在脚下,不 让我头抬起来,绳子越踩越短,我的头几乎触地,这时他们就把绳子猛的提起来,绳子吊着我的脖子使整个人差点悬空扔出去,人几乎断气,接着放下来再重复弯腰 迫害。
我的脸被恶徒姜红打肿了,脖子被绳子磨破了。在最冷的冬天,姜红往我脸上泼凉水,不让穿鞋……,通宵折磨着,一天,两天,……我的身体迅速恶化,吃什么吐什么,完全失控,滴水都不能进了。

残酷迫害使我的身体恶化,呈现医学上的“厌食症”病症,无法医治,最后体重下降到三十多公斤,剩下一把骨头,(我的正常体重是六十多公斤),气若游丝。二零 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我被抬到了广州市东山区人民医院,医院医生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没救了”。在这种必死无疑、我母亲又来广州要人的情况下,广州市东 山区“六一零”和“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怕承担责任,才让我回江苏父母家,并且派了三个人非法押送我回去,还要求当地有关部门不断的登门查看、骚扰我。
在我回家的第二天,当地一起来了九个人,强迫我写什么东西,不然就不允许我父母收留生命垂危的女儿。我不能认可这种邪恶的要求,他们还不死心,又去逼迫我年迈多病的父亲。
我信仰真善忍,信仰法轮功,一心做一个好人,何错何罪之有呢?这样通过欺骗、绑架、非法关押、精神和肉体双重残酷折磨的恶劣行为又符合了法律的哪一条呢?所谓的“东山区法制学习班”和“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恰恰是破坏、践踏宪法和法律最严重的地方。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232942.html

2010-06-12: 原广州东山区“法制教育学习班”迫害纪实
...有一段时间,法轮功学员王惠敏、余玮明、林颖怡、梁婷婷和邓芳等五个学员被关在一个房间,阳台门始终锁著,学员们多次要求开都不让。六、七月天气很闷热,余玮明有时站在门口走廊的窗口处乘凉,一天早上,姓杜的保安值班,他很凶恶地不准余玮明出门口,余玮明就走進房,在里面来回踱步,踱到门口往回转时,杜保安马上走过来,嘴里骂著,眼露凶光,一手拿起放在门口的四脚铁架圆凳,高高举起,狠毒地说“看我不打死你”!几个学员走过来讲了几句,他才放下凳子骂骂咧咧地走了。...

...例如梁婷婷。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十六大”开完两天了,梁被非法关押、折磨近十二个月,这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她要求立即恢复自由(之前东山区“610办公室”主任张文胜说开完“十六大”就放她))。这时来了一辆面包车,她上了车,谁知车开到了“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她指问车为甚么开到这儿?东湖街办事处姓袁的主任说吃中饭,我说哪儿不能吃,非要跑到这儿吃,许炬波说有人要找她谈谈,她说她不想和谁谈话。他们就强行把她强行架到二楼。梁婷婷在广州市洗脑班遭到了惨烈迫害。...

...例如广州外语学院毕业的梁展鹏,小伙子非常坚定,在东山区洗脑班被关了一年多也不“转化”,后被转到黄埔洗脑班。此外,陈瑞昌、王惠敏、梁婷婷、冯璜、林颖榆等等都曾被转到广州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六、梁婷婷自述被东山区洗脑班残酷迫害事实

梁婷婷,女,江苏人,1962年生,1995年广州军区转业。曾被中国保利集团保利南方总公司任命为广东保南能源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95年年底开始学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升华。梁婷婷自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东山区洗脑班、广州市洗脑班,直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遭受了精神和肉体双重残酷折磨。下面是梁婷婷自述中关于东山区洗脑班部份的摘选。

2001年12月31日,我到广州市东山区达道路派出所找女民警刘建丽办新户口本,罗所长说要找我谈话,我坐在那儿等,大约半个小时后,来了三位女士(后来知道是街道办事处和居委的),她们要我去看一个片子,一个小时就回来。我说我有事,不去。这几位女士和公安、保安就粗暴的强行把我抬上警车,劫持至所谓的“东山区法制学习班”。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起来。这种通过欺骗、绑架的方式非法剥夺我的自由,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容啊。

那么这个“东山区法制学习班”是甚么样的情况呢?房间里安装了摄象头、高音喇叭,男保安、男公安24小时监视、進出、巡视女士房间,厕所插销被故意搞坏了,女同修在厕所时,男保安都会随时推厕所门,同修跨出房门一步,恶保安大喝“我打死你”。

2002 年8月份,男保安陈镜生、黄男保安把我和同修的床上东西都扔在地上,我坐在床上,黄男保安把我提起来扔在地上,穿著黑皮鞋踢我,保安陈镜生、黄男保安、陈志男公安围著我辱骂四十多分钟。不法人员强迫我们看、听污辱法轮功的东西。有一间房子,里面的东西都搬走了,窗户和阳台用板挡著,看不到外面,人在这样封闭的房间里立即感到很压抑。不法人员们把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关在里面,整夜放高音喇叭,不让睡、不让坐,不让洗澡,進行罚站,还在房间的地上倒上水,同修坐在地上,男公安刘少伟就气急败坏的拎起一桶水倒在同修身上,用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

这儿一切都是非法的,我对“东山区法制学习班”的头目崔德星说,政府应该讲法律和道理,他不屑一顾的讥笑我:“你要求政府讲法律?法律是政府制定的。”

2002 年8月、9月,我两次绝食抵制种种非人的折磨,昏死过去一次。我同时向广州市东山区人民政府和东山区政法委写信申诉: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我为了国家和老百姓的利益,一直在揭露保南公司涉嫌腐败犯罪的问题,多少年来都是在死亡线上生存,多少次死里逃生。最难的一次,我一个人在深山里呆了十多天,饿得昏了过去,在死亡的前夕,被善良的农民背下了山,才保住了性命。我的思想和行为都是高尚的,我敢说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女儿,无愧于天地。

2002 年10月,东山区政法委副书记、东山区610负责人张书记表态:开完十六大就恢复我自由。2002年11月18日,十六大开完两天了,我被非法关押、折磨近十二个月,这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我要求立即恢复自由。……却被劫持到了广州市洗脑班。(【明慧网2005年4月3日】《曾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广州梁婷婷再被“610”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2/225281.html

2007-07-05: 广州“六?一零”骚扰恐吓八旬老人
广东省广州市大法弟子冯璜于2001年至2003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遭受迫害。冯璜的父亲年近八旬,每天都生活在惊恐之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一天,老人又接到派出所和居委会的恐吓电话: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儿子在干甚么!老人吓得平时一个人不敢在家里呆着。由于精神上的极大压力,老人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一到甚么敏感日、节假日,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就强行上门,对冯璜的父母施加压力。

2001年至2003年3月,冯璜的妻子梁婷婷被广州市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正念闯了出来。2005年3-6月,梁婷婷又被绑架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闯出洗脑班。

2006年4-6月,冯璜又被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又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回到了家中。但610的邪恶之徒对冯璜和冯璜的家人扬言:随叫随到。

在冯璜和梁婷婷被邪恶迫害期间,老人因为极度担忧儿子和儿媳妇,精神出现恍惚,冯璜的母亲患上了心脏病和高血压,一直依靠药物维持。

更令人发指的是,今年七月一日前夕,恶警强迫冯璜的母亲录口供,还逼老人签字、画押;接着610系统派人强盗般闯入冯璜父母的住宅,逼问老人:儿子和儿媳妇在何处?连续一星期整天赖在老人的住宅不走。老人形同被软禁起来。

不但冯璜的父母被610系统恶人骚扰迫害,派出所的警察还连续二天将冯璜的妹妹劫持到派出所,逼问冯璜和梁婷婷的去向。

儿子和儿媳妇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女儿又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持续多日赖在家里不走,年近八旬老人的身心再次遭受巨大的打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40.html

2006-04-22: 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工程师冯璜,约30多岁,在06年4月19日上班期间被601绑架,具体情况不详,望知情者提供更多的消息。

冯璜的妻子因修大法被中共绑架洗脑后,现生活还不能自理,家中还有70多岁的老人需要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2/125767.html

2005-03-19: 广东省广州市东山区大法学员梁婷婷,昨天上午9:30分左右,去东山区乐景居委会办事(办理失业证、计生证时),刚到5分钟,东山区610和派出所八、九个人一起涌進来,逼着梁婷婷写所谓的“三书”,还提出来你反贪是甚么目地,你如果不写就别想走。梁婷婷去乐景居委办事是居委会通知她去的,看来他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去还不到5分钟邪恶就到场。梁婷婷从昨天上午9:30分后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人被带到何处。

据了解,梁婷婷很长时间一直用反贪来反迫害(因为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是些贪污犯罪份子)。但这种认识和做法是不是在法上呢?如果此次她被迫害与此事有关,希望大家在积极营救的同时,共同从法理上尽快澄清认识——放下人心、提高心性也是在清除邪恶。

2003-06-04: 广州大法弟子梁婷婷,原广州保利集团公司财务经理,江苏人,于2001年12月底无故被派出所绑架,强行送到广州市东山区天簏湖洗脑班迫害。她始终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的各种要求,并以大法指导自己,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以理智、智慧和大忍之心对待邪恶的迫害。在2002年11月因长期绝食(约3个月)抵制邪恶的迫害,被转送到广州市西周北路广州洗脑学校。

2003-01-24: 广州大法弟子梁婷婷,原广州保利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于2001年底被绑架到洗脑班,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西洲北路的“广州法制教育学校”( 实为法西斯洗脑班),现在已绝食近100天,情况危急

广州 东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2-11-21: 广州市法制学校(潭岗洗脑班)地址:

广州庆槎路183号大院;,广州市谭岗强制戒毒所内的广州市谭岗劳教所内。乘车路线:乘坐839;521;228;563;705;830;17路车到“凰岗路口”站下车,走几米就可通过天桥过到对面,很近就可看到“广州彭加木纪念中学”,在“广州彭加木纪念中学”的旁边就是广州潭岗劳教所。

电话:020--86442948

越秀区政法委电话
区长武延军热线(020-83268122)和区长信箱(WWW.yuexiu.gov.cn)
政法委头目:
书记:刘 梅 路瓯020-83268388 020-83268838
副书记:李杰才020-83560098 020- 83117862
副书记:陈大跃020-83268989
副书记610头目:张孝贵 13332889788 020-83268386
副书记:高绍? 13802909262 020- 83268161
主任:赵铁英 13602809848 020-83268373
610主任:崔德星 13902296478 020-83268051
610主任:郭建章 13825094509 020-83268165
610主任:胡松俭 13302233881 020-83268168
610主任:郭联 13802942473 020-83268162
610主任:郝树亮 13802780225 020-83268007
610主任:李 芬 13902211813 020-83268230
办公室:020-83268157 020-83268163
禁毒科:83268012
610办:邹小丽020-83268227 020-83268052
综治办:020-83268168 020-83268255 020-83268164
维稳办:020-83268068 020-83268053 020-83268083
出租屋管理办:020-83268005 020-8326840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