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罗向旭(罗向学), 男, 38

个人情况: 原重庆市江北区通用厂职工(现重庆市通用集团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市江北区通用新村185-9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8-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罗向旭(罗向学) 向中瑶(向中谣)
祖辈亲人: 张元珍 唐国蓉 罗春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18: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重庆罗向旭父子已回家。
◇吉林省农安县张华被非法拘留15天后于11月2日回家。
◇黑龙江宁安市周秀慧结束10个月冤刑于11月17日回家。
◇吉林省白山市孙正兰被非法刑拘20多天后取保候审回家。
◇10月4日被绑架的河北省秦皇岛张春芬被非法拘留15天后回家。
◇吉林市车平平结束四年冤狱于10月17日从吉林省女监出狱狱回家。
◇10月26日被绑架的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纪毓亮于11月10日回家。
◇2016年11月被绑架的河北省武强县李士广已从唐山冀东监狱出狱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8/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6694.html

2017-11-17: 重庆罗向旭和父亲罗春吉被劫持迫害
11月15日上午,罗向旭姐姐又去综治办要人,综治办一名工作人员推说主任不在,没给家人任何答复。家人非常担心,对那位工作人员说:自己父亲已经八十岁的老人了,凭什么弄去非法关押,连法律都规定70岁以上的老人免于拘留,综治办有什么法律资格关押他?如果他有个什么不测,你们综治办能否担的起这个责任吗?那位工作人员还在强调:“谁叫他们这么顽固,写个保证就可以回家了。”

罗向旭姐姐回家后,接到罗向旭父亲打来的电话(用的不是他自己的手机,说明他自己的手机和随身物品是不许他使用的,说明他是没有人身自由的),说:“我今天就可以回家,但是我等一两天,要等着弟弟(罗向旭)一起回来。”

现在罗向旭的家人接到电话后更担心。为什么不马上放罗向旭。是当时非法抓捕他时受伤了?还是在那里面受了酷刑折磨?难道就因为他不转化,不写保证,就无限期关押?是什么样的威胁导致罗向旭风烛残年的老父亲,不顾自己老弱的,牙已掉完,只能喝流质的身体,放弃自己可以颐养天年的自由,自愿甘为人质?是什么样的背景让综治办在这么强调依法办案的今天,有这么大的底气,敢于知法犯法,强行绑架人,拘禁人,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7/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6811.html

2017-11-15: 重庆罗向旭和老父被洗脑班劫持
十一月七日中午一点多,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向旭家里来了几个人,进屋说检查安全,然后就走了。罗向旭过了一会儿后出门,在楼下被绑架。据目击者称,罗向旭抵制,七八个便衣对他又打又踢,把他硬塞入车中时,还故意踢打他的伤腿,对他的高声痛呼根本不理睬。

当天下午五点多,罗向旭七十九岁的父亲罗春吉在楼下也被非法抓捕。七八个警察晚上打着给罗向旭转送换洗衣服的名义想进屋,当时罗向旭的母亲和二姐及五岁的小儿子在家。罗向旭二姐隔着门问那些人弟弟在哪里。那些警察说他们也不知道,但可以转送换洗衣服,说罗向旭两三天就可以回家。罗向旭的二姐担心他们要抓母亲,没开门。

罗向旭七十九岁的母亲,近一两年来不时头昏目眩,目睹她儿子被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便衣拳打脚踢抓走后,深受打击,几天起不了床。

十一月九日下午,罗向旭岳父到石马河派出所询问罗向旭被绑架事件,说:“众目睽睽之下,被七八个穿便服的人绑架走,当天下午,我到派出所问,你们说相关人员没回来。现在三天了,人没有下落,怎么回事呢?”派出所办事人员在电脑上查后,说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没抓人,是街道综治办干的。

罗向旭岳父到综治办后,综治办推说是街道司法所管,司法所又推说是综治办管。后来罗向旭的岳父对综治办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综治办才说他听错了,是该他们管,把他们父子俩关在洗脑班,在“学习”,关在一起的。

十一月十三日,罗向旭妻子向中瑶去江北区石马河街道综治办,向综治办索要抓捕罗向旭和罗春吉的法律文书,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该出示给家属的抓捕他们的相关法律通知和文书。先一个综治办办事人员说不是拘留,是所谓“学习”。

向中瑶问:“什么‘学习’?”问为什么当时不给家属告知?为什么不给本人告知?为什么不穿警服?为什么在罗向旭不断高喊“土匪抓人了”?为什么把他塞进的车不是警车?向中瑶向那位工作人员诉说《宪法》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受法律保护的具体内容,等等。但那位工作人员一直在发微信。

下午二点工作时间到后,那位工作人员说综治办副主任周珣醒了,叫向中瑶到另一个办公室。向中瑶对周珣说,你们在星期四下午说,罗向旭和罗春吉被你们弄去“学习班”了,是吗?他说你要干什么?向中瑶说我来要你们关押他们父子的法律文书。特别是罗春吉,已满七十九岁,法律规定对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免于拘留。

周珣非常嚣张地说,没有法律通知文书,你要告就去司法局告;然后威胁说,向中瑶,你不要给我说这些,走,走派出所去。周珣这时给一直在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你去叫某某某,把向中瑶押到派出所去”。向中瑶说我本来就要去,但不是被你押去,然后离开街道综治办办公室。

向中瑶把她在综治办的遭遇告诉了很多路人,他们都非常愤慨:就这么强行的被失踪,连个最起码的法律程序都没有!还谈什么依法治国!连本着维护法律公正公平公开的精神去索要法律告知文书的家人都想要一起绑架,公然违法!

自从罗向旭和他的父亲被绑架后,罗向旭的母亲和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五岁),老老小小三人都需要向中瑶照顾。向中瑶本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人,身心疲惫。

罗向旭遭迫害致走路明显残疾

罗向旭,现年四十六岁,原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总装车间钳工。自从炼了法轮功,年年被评为公司的先进,也当过市里的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九年十月却因修炼法轮功,被厂方强行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钟,罗向旭在家被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绑架,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罗向旭进行毒打,过后几名法警又把罗向旭押到办公室,进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罗向旭被送往永川监狱迫害,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出狱时下肢已残废,行步艰难。

二零零六年元月四日晚八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十余警察闯入家中,强行抄家,遭到抵制,公安大打出手,致使罗向旭滑下五楼,摔成重伤,被公安送往重庆市骑士医院医治,左大腿骨折,脚掌趾骨折,肩胛骨伤,脱臼,住院月余。

二零零七年初,在江北区国保违法闯入罗向旭和妻子的租住房,把他妻子非法收监时,罗向旭从四楼阳台跌下,双腿重伤。两年后,去拆大腿钢板时,被诊断为右腿股骨头坏死,后来为了生计,他忍痛工作,但下班后,只能躺着床上,在床上翻身和起床或在走路时,经常痛的呻吟:好痛啊,好痛!因为股骨头坏死,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至少五厘米,走路明显残疾。

罗向旭的妻子向中瑶,系原重庆市江北城一百二十四中学化学教师,也曾经遭受残忍折磨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在广西北海市被非法判刑七年,受尽残酷的迫害导致“拘禁性精神障碍”,两下肢(废用性)肌肉萎缩,完全失去生活能力,二零零三年由广西监狱局送回重庆家就医。二零零七年元月四日晚,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强行抄家并再次绑架送往重庆永川监狱。当时向中瑶身边还有刚断奶的孩子。

二零一七年年初,罗向旭去办护照,在办护照处,当工作人员输入他的名字后,立即到后台,给国保打电话,说有网上追逃人员。后来罗向旭想起二零零七年初江北区国保叫房东敲开门后,把妻子向中瑶非法抓走收监。他自己被逼从四楼逃生。跌下楼后,因伤势严重,取保候审,后来一直就处于流离失所状态。当时罗向旭要回身份证未果,就离开办证大厅。

这半年来,罗向旭的大姐曾被户籍进屋询问是否有海外亲戚和是否出国旅游。他的岳母和岳父家曾被警察进屋查户口。他的父亲被石门派出所叫去归还罗向旭的身份证时被询查,在罗向旭的父亲到石门派出所去给快五岁的罗向旭的儿子罗双龙办户口时,派出所在所有手续齐全情况下,不给办理,说叫罗向旭和向中瑶本人去派出所。这些都是罗向旭及其家人在今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这些只是二十多年来罗向旭一家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关于罗家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报道《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四川永川监狱恶警教唆犯人对我进行毒打和凌辱》和《向中瑶被劫持回重庆女子监狱 身体十分虚弱》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5/重庆罗向旭和老父被洗脑班劫持-356724.html

2017-11-10: 重庆法轮功学员罗向旭被绑架到洗脑班

据目击者称,法轮功学员罗向旭11月7日在小区花园被绑架时,罗向旭抵制,七八个便衣对他又打又踢,把他硬塞入车中时,还故意踢打他的伤腿,对他的高声痛呼听根本不理睬。

罗向旭2007年初在江北区国保违法闯入他和妻子的租住房,把他妻子非法收监时,罗向旭从四楼阳台跌下,双腿重伤。两年后,去拆大腿钢板时,被诊断为右腿股骨头坏死,后来为了生计,他忍痛工作,但下班后,只能躺着床上,在床上翻身和起床或在走路时,经常痛的呻吟:好痛啊,好痛!因为股骨头坏死,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至少五厘米,走路明显残疾。

目前,在罗向旭79岁患有严重肺病的岳父的再三过问下,罗向旭的下落经石马河派出所和石马河街道综治办证明,现在罗向旭人在洗脑班。

事情经过如下:罗向旭岳父11月9日下午到石马河派出所询问罗向旭被绑架事件,说:“众目睽睽之下,被七八个穿便服的人绑架走,当天下午,我到派出所问,你们说相关人员没回来。现在三天了,人没有下落,怎么回事呢?”派出所办事人员在电脑上查后,说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没抓人。是街道综治办干的。

罗向旭岳父到综治办后。综治办推说是街道司法所管,司法所又推说是综治办管。后来罗向旭的岳父对综治办的说,到底是这么回事,综治办才说他听错了,是该他们管,把他们父子俩关在洗脑班,在“学习”,关在一起的。

罗向旭的家人向石马河街道综治办说明,综治办洗脑班没有任何抓人和关押人的法律资格。"综治办610"本身就是一个类似文革革委会的非法组织。在法制健全的将来,综治办必将受到法律制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0/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6502.html

2017-11-09: 重庆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向旭被非法抓捕

罗向旭在11月7日中午在父母家楼下被非法抓捕后,其79岁的父亲下午五点多在楼下也被非法抓捕到洗脑班。七八个警察晚上打着给罗向旭转送换洗衣服的名义想進屋,当时罗向旭的母亲和二姐及五岁的小儿子在家。罗向旭二姐隔着门问那些人弟弟在哪里。那些警察说他们也不知道,但可以转送换洗衣服。说罗向旭两三天就可以回家。罗向旭的二姐担心要抓母亲,没开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9/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6490.html

2017-11-08: 重庆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向旭被非法抓走

11月7日中午1点多,罗向旭家里来了几个警察,进屋说检查安全,然后就走了。罗向旭过了一会儿后出门,在楼下被绑架。

罗向旭今年年初去办护照,在办护照处,当工作人员输入他的名字后,立即到后台,给国保打电话,说有网上追逃人员。后来罗向旭想起2007年初江北区国保叫房东敲开门后,把妻子向中瑶非法抓走收监。他自己被逼从四楼逃生。跌下楼后,因伤势严重,取保候审,后来一直就处于流离失所状态。当时罗向旭要回身份证未果,就离开办证大厅。

这半年来,他的大姐曾被户籍进屋询问是否有海外亲戚和是否出国旅游。他的岳母和岳父家曾被警察进屋查户口。他的父亲被石门派出所叫去归还罗向旭的身份证时被询查,在罗向旭的父亲到石门派出所去给快五岁的罗向旭的儿子罗双龙办户口时,派出所在所有手续齐全情况下,不给办理。说叫罗向旭和向中瑶本人去派出所。这些都是罗向旭及其家人在今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这些只是二十多年来罗向旭一家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8/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6452.html#17117222145-1

2017-03-11:重庆法轮功学员罗向旭险被绑架

3月10日下午二点罗向旭给他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我现在被'款'起来了”(注:重庆话被拘押的意思),父亲问:“什么事?”罗向旭回答:“为办护照”。一个小时后,罗向旭又给他父亲打电话说明他已经走脱,叫家人不用打他电话了,他已经手机关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4111.html

2011-08-07: 重庆江北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元珍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元珍被绑架至铁山坪洗脑班迫害。

张元珍一家均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四二五张元珍的儿子罗向旭在回家时,两名便衣企图绑架,罗向旭大声呼叫,在家中的罗向旭的父母听到呼救声下楼奋力保护儿子,罗向旭得以走脱。事后,恶警在五、六月间右两次到张元珍家中骚扰。七月张元珍与丈夫罗春吉被迫离家出走。七月十八日张元珍与罗春吉回家拿换洗衣服时,六名恶警闯入家中,把张元珍按倒在地,罗春吉被按在另一房间里。张元珍被四名恶警强行从五楼家中拖走,先被关押在铁山坪洗脑班迫害。罗春吉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7/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5021.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10-04-05: 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春吉一家,十年来遭受中共人员种种迫害。现年73岁的罗春吉与妻子多次遭受非法关押,儿子媳妇双双被迫害致残。下面主要讲述当地派出所--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

罗春吉,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退休中干。因长期多病,于 1992年底提前申请病退。95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多种疾病不治而愈。1999年7月20日后,为了得到一个修炼环境,2000年1月去北京上访,被信访办非法扣押,遣送回重庆,由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劫持至江北区看守所非法扣押30天。

2000年6月13日,石门派出所骗老人到派出所后非法扣押,当天上午10点钟,由四川南充市顺庆公安分局绑架到南充顺庆公安分局关押于顺庆看守所,非法拘留15日。2000年底到2001年初,重庆通用集团公司厂保卫科与石门派出所联合办洗脑班非法限止人身自由,而被迫流离失所,于2003年才返回家中。罗春吉流离失所期间,厂保卫科及派出所还派专人去他老家骚扰其亲戚。

罗春吉妻子张元珍,现年73岁,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退休工人。1999年11月因去北京向中央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关押后送回重庆,被重庆石门派出所非法关押,后转至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2000年底被通用厂保卫科、石门派出所关进洗脑班迫害,前后两次长达月余。

罗春吉儿子罗向旭,现年39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通用新村 185-9号,原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总装车间钳工。自从炼了法轮功,年年被评为公司的先进,也当过市里的先进工作者。1999年却因修炼法轮功,被厂方强行单方解除劳动合同(99年10月15日),1999年11月因去北京上访,被信访办构陷绑架非法关押,后非法遣送重庆,由石门派出所拘押至重庆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一月。2000年6月12日,被石门派出所骗去非法关押,然后当天上午被四川南充市公安顺庆分局强行绑架去南充,非法关押半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钟,罗向旭在家被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绑架。江北区法院在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对罗向旭非法开庭,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又秘密开庭,最后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对罗向旭进行所谓的“公开宣判”,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罗向旭进行毒打,过后几名法警又把罗向旭押到办公室,进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罗向旭被送往永川监狱集训队迫害。在永川监狱期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出狱时下肢已残废,行步艰难。

2006年元月4日晚8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十余警察闯入家中,强行抄家,遭到抵制,公安大打出手,致使罗向旭滑下五楼,摔成重伤,被公安送往重庆市骑士医院医治,左大腿骨折,脚掌趾骨折,肩胛骨伤,脱臼,住院月余出院,目前下肢行走困难。

儿媳妇,大法弟子向中瑶,现年36岁,系原重庆市江北城124中学化学教师,1999年因上访被江北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12月16 日被非法劳教(原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大湾的重庆女子劳教所,现已搬迁至重庆市江北区沙堡),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曾被恶警关进了三中队四楼,隔绝和舍房以外的任何接触,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近一个月被吊铐,有五天和两天是连续不分昼夜的吊铐、不准睡觉;其余时间为白天吊铐,晚上十二点到早晨六点左右铐在床上。

2001 年6月闯出劳教所,后来再次被江北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月在广西北海市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广西合浦县看守所一年多,受尽折磨,2003年5月12日被北海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拘押期间受尽了最残酷的迫害导致“拘禁性精神障碍”,两下肢(废用性)肌肉萎缩,完全失去生活能力,2003年由广西监狱局送回重庆家就医。2007年元月4日晚,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强行抄家并再次非法绑架,次日非法送往重庆永川监狱。当时向中瑶身边还有刚断奶的孩子。
邮编:4000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0993.html

2009-11-24: 重庆市江北区司法部门构陷法轮功学员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检察院作为江北区司法部门,知法犯法,非法构陷辖区内法轮功学员。检察院作为公诉人,向法院提供虚假材料,作为起诉证据,法院明知法轮功学员没有违反刑法,依然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罗向旭

罗向旭,男,三十八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通用新村185-9号,是重庆江北区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原为重庆市江北区通用机械厂职工。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钟,罗向旭在家被绑架。江北区法院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对罗向旭非法开庭,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又秘密开庭,最后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对罗向旭进行所谓的“公开宣判”,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罗向旭四年有期徒刑。

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罗向旭进行毒打,过后几名法警又把罗向旭押到办公室,进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罗向旭被送往永川监狱集训队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4/213157.html

2007-12-08: 向中瑶被劫持回重庆女子监狱 身体十分虚弱

重庆大法弟子向中瑶2007年1月17日被重庆恶警绑架后,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半年内被迫害的4次送进医院抢救。狱方还厚颜无耻的勒索向中瑶家属勒索2万元医药费,说如果不给,以后出现什么问题都不给抢救了。向中瑶于2007年10月被转回重庆江北区看守所,于2007年11月被劫持回重庆永川监狱。

11月底,向中瑶家属去重庆永川监狱探望时看见向中瑶戴着手铐和脚镣,身体十分虚弱。两岁的女儿看见妈妈的样子哭着说:“不要害妈妈,妈妈是好人。”

向中瑶,女,33岁,重庆江北城124中学化学教师,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夫妻双双先后被非法劳教、劳改。向中瑶于1999年—2001年被非法劳教,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被酷刑折磨,曾经被恶警关进了三中队四楼,隔绝和舍房以外的任何接触,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近一个月被吊铐,有五天和两天是连续不分昼夜的吊铐、不准睡觉;其余时间为白天吊铐,晚上十二点到早晨六点左右铐在床上。

向中瑶从劳教所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月在广西讲真相,再次被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广西合蒲县看守所。向中瑶被非法判刑7年,向中瑶在广西女子监狱被迫害的腿萎缩和精神有障碍。期间丈夫罗向旭被非法判4年。

2004年向中瑶和罗向旭二人,才先后从广西女子监狱和重庆市永川男子监狱(到期释放)回到家中团聚。

2007年1月17日(星期三)晚上8点多钟左右,多部警车团团围住大法弟子向中瑶的家(出租屋),十几个警察象土匪、恶霸一样挟持房东开门硬闯進去,非法抓人、非法抄家。情急之下,罗向旭被逼从四楼跳下,当时人被摔得昏迷不醒,左手骨折,右大腿骨折,满脸是血。向中瑶则被十几个警察关在屋内,周围的人只听见向中瑶在屋内的挣扎声。

当天晚上12点多钟,向中瑶被警察反绑着出屋,恶警从屋内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和真相资料,把向中瑶和她一岁多的女儿都劫持上了警车。罗向旭被送往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的骑士医院,从17日晚11点至18日凌晨4点30分左右,罗向旭才从骑士医院手术室被推出来,右大腿已上了钢针。上午10点钟左右,刑警队的就开始非法审问罗向旭

向中瑶被劫持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半年内被迫害的4次送进医院抢救。向中瑶被迫害的胃出血,于2007年1月24日动了手术。因向中瑶被多次非法关押,被迫害得几次胃出血而动了几次手术,现在已经不能再动任何手术了。这次手术是强行实施的,警察要求向中瑶的父母支付1万8千元的手术费。

在家人多次要求见人后,3月6日向中瑶的父母和姐姐才在重庆永川监狱见到了她。警察叫来了向中瑶的主治医生讲述了向中瑶的病情。当时向中瑶的身体十分虚弱。向中瑶于2007年10月被转回重庆江北区看守所,于07年11月被劫持回重庆永川监狱。

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原为重庆永川监狱的一个中队,于二零零二年正式挂牌成立重庆女子监狱。此后约有二百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此,至今尚有约七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恶警长期以来掠夺了大法弟子相互之间说话的权利,强迫大法弟子相互之间不准说一句话。

大法弟子向中瑶目前被非法关押于重庆永川女子监狱的互监队,由于坚修大法,不“转化”,她白天、晚上都被上铐,很痛苦。向中瑶的丈夫罗向旭生活不能自理,无法照顾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8/167938.html

2007-01-27: 重庆江北大法弟子武华贞等最新迫害近况
目前大法弟子武华贞被邪恶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据悉邪恶想利用恶党的司法程序:公、检、法对大法弟子武华贞进行迫害。另一名和武华贞被同时迫害的大法弟子赵成荣目前被邪恶转移关押在重庆一碗水看守所。

另外,重庆江北通用大法弟子罗向旭因为抵制邪恶从自己家中四楼跳下摔伤,目前住在江北区大石坝骑士医院12楼,其妻向中瑶被邪恶强行绑架到永川劳改所,非法执行劳改七年的决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7/147729.html

2007-01-20: 重庆大法弟子罗向旭、向中瑶夫妇遭绑架迫害
据多名目击者讲:2007年1月17日(星期三)晚上8点多钟左右,多部警车团团围住大法弟子罗向旭和向中瑶夫妇的家(出租屋)。十几个警察象土匪、恶霸一样挟持房东开门硬闯進去,非法抓人,非法抄家。情急之下,大法弟子罗向旭被逼从四楼跳下,当时人被摔得昏迷不醒,左手骨折,右大腿骨折,满脸是血。大法弟子向中瑶则被十几个警察关在屋内,周围的人只听见向中瑶在屋内的挣扎声,当天晚上12点多钟看见向中瑶被警察反绑着出屋,恶警从屋内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和真相资料,向中瑶和她一岁多的女儿都被带上了警车。大法弟子罗向旭被送往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的骑士医院。从17日晚11点至18日凌晨4点30分左右,罗向旭才从骑士医院手术室被推出来,右大腿已上了钢针。上午10点钟左右,刑警队的就开始非法审问罗向旭

围观的人群都议论纷纷:说恶党太坏了!把这一家整得太惨了!看到要过年了,还这样整人家炼法轮功的。大家都知道罗向旭自从炼了法轮功,年年是重庆通用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先進,也当过市里的先進。向中瑶是重庆市江北城124中学年轻有为的化学教师。只因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江氏邪恶政治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大法弟子罗向旭和向中瑶上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夫妻双双先后被非法劳教、劳改,被原单位开除工职。2004年向中瑶和罗向旭二人,才先后从广西女子监狱(非法判7年,被迫害的腿萎缩和精神有障碍)和重庆市永川男子监狱(非法判4年到期释放)回到家中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0/147259.html

2007-01-19: 重庆市大法弟子武华贞等被非法关押、迫害
一、2007年1月15日下午6点10分,邪恶之徒绑架了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大法弟子武华贞和赵泽容,现他们被非法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

二、2007年1月17日下午,邪恶非法闯入重庆市江北区通用厂大法弟子罗向学和向中瑶家中,将两人绑架,其中罗向学从自家四楼跳下被摔成重伤,夫妻二人一岁多的小孩也被带上警车拉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9/147145.html

2006-01-03: 重庆市不法之徒骚扰大法学员向中瑶、罗向旭
2005年12月27日,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的朱子力(曾修过大法,但实际情况不清楚)与才从监狱出来的石桥铺的杜汉文一道去江北区通用厂大法弟子向中瑶家,其间打听过向的丈夫(大法弟子罗向旭)的一切近况。

第三天(29号),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将向家门打烂,强行闯入,到处乱翻,同时问:哪个是罗向旭,哪个是向中瑶。欲当场绑架,后得知二人不在家,才离去。

罗向旭从永川监狱被非法关押4年后被打残放回,向中瑶被非法关押2年多被打残,保外就医。现在他们的小孩才5个月。邪恶又要妄图对他们一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3/117913.html

2005-04-04: 要求四川永川监狱及相关单位停止迫害
四川永川监狱四监区六分监区内,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正在被人使用比法西斯还甚的酷刑折磨,如今腿已被迫害致残(编注:请知情者帮助提供该学员姓名)。此事的幕后指使人--分监区监区长龚世全,直接施暴者--犯人刘政维、霍祥兵等四人,还在行暴!法轮功修炼者亢洪、罗向旭,魏侠都曾被犯人们严重伤害致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4/98703.html

2003-08-26: 大法弟子唐国蓉,女,57岁,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通用机械厂退休教师。她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向中渝安家在成都,在成都某律师事务所任律师,大女婿在成都市人民法院工作,现在英国深造学习;二女儿向中谣,因坚修大法在广西合浦县被非法判刑7年,二女婿罗向旭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4年,现关押在重庆永川劳改农场;

重庆市市长、劳动教养管理所、公安局电话:
http://foflg.net/unproj/china/text.jsp?did=1754

2002-10-30: 四川永川监狱恶警教唆犯人对我进行毒打和凌辱
文/大法弟子:罗向旭

我叫罗向旭,男,31岁,家住重庆江北通用新村185-9,是重庆江北区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于2000年7月23日早晨2点钟在家被绑架。江北区法院在2000年12月22日开庭,2001年1月18日又秘密开庭,2001年1月20日对我进行所谓的公开宣判,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我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我进行毒打;过后又把我押到办公室,几名法警对我进行毒打。2001年4月28日,我被送往永川监狱集训队。
法轮大法教导修炼者同化真善忍,作为一个修炼者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到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然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却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和流氓的折磨。

我把在永川监狱遭受迫害的真实过程写出来告知世人,希望善良的人民帮助制止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大师清白。

* * * * * * * * * * * * *
在集训队里,由6个干警、6个犯人组成的小组对我进行洗脑。这些犯人是:刘勇、罗大明、廖建、任建军、杨骏祥、周浩田。在这期间,这6个犯人都不准和其它犯人讲强迫我屈服的经过。其它干部不得过问。连早上检查清洁的干警都不能进我的这间牢房。我白天由4个犯人和一个干警押着出去劳动,挑煤、挑粪、挖土、锄草等;晚上由两个犯人看管着,不准我睡觉。

有一次晚上犯人折磨我时,带班的干部听到我的哭声,叫犯人让我休息。犯人却说,带班干部无权过问此事,继续折磨我。有时候晚上用一种“老虎凳”的体罚,二点多钟我昏过去了,倒在地上。第二天副中队长对我说:“你死了,集训队最多出80元火葬钱。”

由于遭受毒打、强体力劳动等,我的背肿起来了。有一次它们叫我写几句骂师父的坏话,我不写,罗大明、廖建就把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撇,又拧手腕、拧胳臂。同时,刘勇打我的脸。过后这些犯人又对我进行毒打,强行撇手指按手印(它们以我的名义写的“揭批书”)。交上去说不行,又由周浩田写,干警黄飞看后强迫我抄,我不抄,它们就又对我进行毒打。毒打后三个犯人:罗大明、廖建、刘勇把我的衣服裤子脱了,把我按在床上进行鸡奸。

又有一次,它们叫我给家里写被“转化”了的信,叫我到其它中队去“转化”其他功友,我不答应,它们几个打了我一下午,用十指压头、用大拇指压太阳穴,撇手指、拧手臂、和各种毒打等。过后还强迫叫我笑(但我一直没笑过)、强迫叫我唱歌,带我到操场去打羽毛球,这样好象是我自己很乐意“转化”一样。

和我一起劳动的4个犯人可以轮流休息,恶警却要我一直劳动。在外劳动时,有些武警家属和犯人家属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说:“XX党把这么老实的人拿来这样折磨。”等等……

任建军私下告诉我,中队对它们说:监狱管理局下了命令要求必须转化,对我的转化可以使用一切手段。

为了封锁它们采用的流氓手段,中队长赵XX在全所大会上说:“组建互监小组是经过上面同意了的。其它任何人听到舍房里有什么响动去看、去听、包括执班人员去管都是违法行为,任何人乱说都要受禁闭处理。”曾经有一个犯人说了几句被禁闭七天。

今年4月20日,监狱还象强盗一样无耻地组织所谓的“转化”心得交流会。在会上,许多功友站起来反抗,喊口号、揭露邪恶的迫害。我也站起来喊口号,当场揭露它们为了叫我抄“揭批书”,叫变态的犯人对我进行鸡奸、毒打的罪行。我被带出了会场。在会场外,我一上午都不时的听到里面的口号声。

表面上,监狱处的领导唐处长当着许多人的面答应我:要把强迫我抄写的一切当着我的面烧掉。过后中队长黄飞也说把强迫我所写的全部当着我的面烧掉,声明那些流氓所做的一切与它们无关,并保证以后决不可能再发生此事,一定要处理肇事者,给我一个交代。但实际上,它们在准备另外的阴谋。

5月10日,我突然被从集训队转到四区七中队进行重新洗脑。永川监狱使用犯人张永红、周成兵、江山、王等人来折磨我。这些犯人强迫我认罪并对我进行毒打,不准我上厕所、不准睡觉、进行各种体罚等。

有一次这些犯人强迫我承认有罪,从晚上9点折磨、毒打一直到早上2点钟。

有一次,这些犯人就强迫我写认罪书、悔罪书等。我不写,张永红、江山、王、周成兵、彭先勇、石小伟等罪犯对我进行毒打,从早上8点钟一直打到中午12点多。

这些犯人用篮竹块砍我的踝骨、膝盖、小腿、身上,又用小凳子打等。平常这些犯人对我进行体罚。有一次下午跑步,因天气炎热,我呕吐不止,它们看我中暑了才让我休息。

这些犯人还经常毒打我,把凳子倒过来叫我跪四个小角,跪凳子的棱角等。

有一次它们叫我把裤子提起来看我的伤,这些犯人看到我双脚都被跪烂了,问我哪边最痛,我说右腿最烂、最痛,它们就用竹块打我最痛的地方。事后,罪犯周成兵私下告诉我:“刘中队长说的,对你的转化打断两块骨头都没有什么。”

它们为了通过上级的检查,制造我是“自愿转化”的假象,强迫我学笑。有一次它们拿着镜子要我学了一下午的笑,不学笑就毒打我。只有被迫抄写了它们的诽谤的话后,中队长刘XX才来表示“关心”,其实我的脸被打青了、腿被打烂,脚都站肿了不能走动等,这些中队长刘XX都是看见了的。

* * * * * * * * * * * * *
我在此严正声明:永川监狱集训队与永川监狱四监区七中队强迫我所写的、所说的一切作废。我要坚定地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在任何环境下我都要坚修大法、证实大法。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16/2879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31/38924.html

2001-12-26: 重庆市江北区通用地区大法弟子罗向旭最近在永川监狱集训队遭受非人的摧残。

大法弟子罗向旭今年30岁,他原来是重庆市江北区通用厂职工(现重庆市通用集团公司)。修炼后他是一个生龙活虎、性格开朗、身体健壮的小伙子,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团干部”、“青年标兵”,是个公认的好人。

罗向旭因坚修大法被劳教后,他的亲人在2001年12月23日见到他时,发现他行动缓慢,步履艰难,目光呆滞,表情木讷。对亲人的呼唤许久竟未反应,眼睛视物不见,这样一个虎背熊腰的小伙子被折磨得人已完全脱形。在如此寒冷的冬天他只穿了件薄薄的内衣和囚衣。家人问他毛衣和羽绒衣怎么没穿?一旁的恶警李XX狠狠地盯住他说:“今天有太阳,晒一晒。”罗向旭什么也不敢说,家人忍不住拉着他抱头痛哭。

据悉,永川监狱非常邪恶,对大法弟子动用了残酷的手段。他们想使大法弟子屈服,对罗向旭采取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晚上不让其睡觉,单独关一个房间与世隔绝,几个邪恶之徒同时使反方向拧他的手,一个个地反方向地扳他的手指叫其写“转化书”。更恶毒的是禽兽不如的邪恶之徒采用最下流无耻的方法对他進行性侵犯……

2001年9月26日,家人去探望罗向旭时,人虽然被折磨得黑瘦但精神状态还好,家人送去的东西自己拎。短短三个月内,劳教所就把一个好小伙子折磨得生命危在旦夕,连送去的东西都只能由其他人拎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6/22046.html

2000-06-18: 6月1日左右,江北区的通用机器厂的罗向旭和他父亲,在家中被警方带走。之后,随便安一个罪名,说罗向旭回老家(南充)“串联”,“把南充的功友都发动起来了”。其实,因他家中亲人生病,回老家去探望了一下。目前,罗的爱人向中瑶、岳母唐XX因去年进京上访,至今也仍在关押之中。罗的母亲因去年进京上访,也曾被抓关押、期满放回。这种全家都曾被抓、被关押的事例在重庆还不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8/1656.html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9-18:
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
电话:023-63940030
国保支队某警警号101798.其余几人穿便衣。

江北区大兴村派出所:023-67852406
江北区观音桥派出所:
电话:023-67857218、67850030
警察何昊19823313887,警号302107,当天配合国保出警并用执法仪全程录音录像。
重庆市江北区塔坪居委会:
书记韦晓君13308310061出面配合抄家、拍照
副书记曾金

渝中区石油路派出所
地址 重庆市渝中区大坪正街金石巷3号附5号,邮编400042
电话:02363941521
重庆市渝中区分局电话:02363849902
所长 黄勇 手机 13883056869
警察 经办人 代力

渝中区公安分局警风警纪投诉电话 02363756570

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 邮编 400010 电话 02363905040
检察长 夏阳 检察长 夏阳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检法大厦 邮政编码:400010
电话:023-63905101 63905999
检察长 夏阳 手机1390830592602363905168 宅02367863558
副检察长 陆晓平 02363905114
副检察长 熊文新 02363905112
副检察长 汤茜茜 02361848250
政治部主任 钟鹏飞 02363905117
纪检组长 谢侃 02363905116
职侦局局长 顾龙 0236390599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邓冲 02363905120
专职检委会委员 郑庆伟 0236390512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魏小良 02363905121

侦查监督科(批捕科)
副科长 卞朝勇 02361848251
副科长 陈洁 02361848271

公诉科
科长 潘峰 02363905072
副科长 苏祖川 02363905070
副科长 林志强 02363905070
2019-09-1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