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广元 苍溪县 >> 罗长华,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苍溪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3-16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08:四川省苍溪县法轮功学员罗长华遭迫害事实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至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在四川省广元市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关洗脑班、单位除名、罚款、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罗长华就是其中的一位。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罗长华遭迫害经历:

四年中多次遭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公安局东城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罗长华家,强行把她绑架到东城派出所逼供: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罗长华坚决不答应。警察就不让她回家吃饭,逼供至傍晚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罗长华两次去北京上访都是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警察绑架,两次都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一间小屋子里,当时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挤在那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更不许上厕所,到晚上十一点被四川省广元市驻京办劫持走。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早上六点,广元市苍溪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副队长李平,伙同四个警察闯进罗长华家,强行把罗长华绑架到县公安局五楼,用手铐把她的双手反铐在厕所边的扶手上,直到中午一警察将她带进刑讯逼供室,三个警察轮番对罗长华进行长时间逼供,到晚上八点半,一辆黑色轿车又把她劫持到苍溪县公安局看守所继续进行迫害。看守所的警察孙树林、郑得全,对罗长华和当时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又骂、又打,还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背监规,强迫给她们抽血,强行剪掉罗长华的长发。国安人员杨聪等警察三天两天提审罗长华,强行对罗长华逼供迫害。在看守所遭受四个月的迫害后,四川省公安厅又非法判罗长华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凌晨三点,由苍溪县公安局看守所三个警察陈队长、刘指导、马队长(女)把罗长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押送到了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进行迫害。在劳教所受尽了凌辱和折磨:女流氓、打手们强迫罗长华等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搜身,打、骂是经常的事。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凌晨三点,罗长华所在监室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炼功,罗长华刚坐好就被几个守夜的吸毒犯发现了。她们开门进来发现只有罗长华还没躺下,把罗长华抓起来就是一阵乱打,又叫来了(队长)张晓芳, (干事)李军。张晓芳先冲上来用电棒猛击罗长华的头部和身体,接着(干事)李军就用手掌打罗长华的脸,吸毒犯又拿来一把晾衣架,狠狠打罗长华的头部和脸部及全身。当时罗长华就觉得眼前一团黑什么也看不见,整个脑袋和脸全是麻木的,没有知觉。只有一点意识觉到自己还站在地上,但不能动。罗长华在心里就求师父帮,同时她在心里背《经文》,背《洪吟》,就一直在心里不停的背,很快罗长华的眼睛就能看见了,吸毒犯们嘴里一直骂脏话骂个不停,她们又问:还有谁起来炼功了。法轮功学员王洪霞说:我也炼了(王洪霞现正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监狱黑窝里遭迫害),她其实是不忍心见罗长华同修一个人受罪,所以她站出来说她也炼了。吸毒犯就用绳子先把法轮功学员罗长华和王洪霞绑在上床的床边(呈大字形),随后又把她们分别关进了小黑间。她们用铐子把罗长华双手铐在小黑间屋的铁门上。地板很冷也不准穿鞋,赤着脚在小黑间的铁门上铐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罗长华出来。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早上九点,罗长华的丈夫正要启动三轮车上班时,突然冒出一男、一女两便衣警察强行坐上他的三轮车。又强迫他把三轮车开到商业局门口停下,威逼他说出罗长华在哪里。然后又逼着他把三轮车开进县政府大院,将他的三轮车非法扣押在政府大院里。随后又把他绑架到了一辆黑色轿车上,直接开到他们家门外马路边停下,罗长华的丈夫下车后,才发现还有两辆车停在他家楼梯下的马路边,共有三辆轿车。车子里面塞满了便衣警察共有十几个人,他们十几个便衣警察直冲罗长华家,逼迫她丈夫拿出钥匙开门,并说他们是广元市国家安全局的。他们用脚踢烂了罗长华家两个卧室门。十几个便衣警察闯进罗长华家后,象土匪一样将罗长华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大法书二十几本、《转法轮》三本,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两套、录像带两套,师父教功带一套,还抢走师父法像大小各一张,法轮图形一大张,五套功法动作图解一大张,还抢走菩提香五盒,香炉一个,还抢走小录放机两个,大法炼功音乐带两套等私人物品,他们从进家抢劫、非法抄家的整个过程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下午,便衣警察们强行把罗长华和她丈夫绑架到了广元市国家安全局。强行逼供迫害了一天一夜。警察又把他俩从广元市国家安全局,劫持到了苍溪县公安局继续进行强行逼供。第二天早上逼迫她丈夫写下保证书后才放她丈夫回家。罗长华被非法扣留在公安局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对罗长华看管逼供迫害的有国安人员杨聪、张荣、龚泽学、岳刚、黄荣等。国安大队队长孔荣对罗长华说:只有两天就过新年了,看你这几年也都没在家过个年,放你回去跟家人好好过个年,他们逼着罗长华的丈夫写下担保书后才放罗长华回家。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这四年,罗长华没有一个年在家跟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孩子一起过个年。不是在派出所蹲黑屋,就是在看守所受体罚。不是在公安局被逼供,就是在劳教所受酷刑折磨。因为罗长华多次被江泽民迫害,父母和家人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们没有哪一天是轻松的,每时每刻都在惊惧与惶恐中度过。罗长华被绑架去劳教所一年半期间,父亲天天想自己的女儿回家,时常在一旁偷偷流泪。眼睛哭瞎了,身体也垮了。就在二零零二年二月,这次父亲见女儿又遭国安人员绑架,被非法关进公安局迫害,不能回家。在这种不间断的、强烈的打击下,一病不起,再也没好起来,于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五,罗长华的父亲含恨离开人世。

第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早上八点左右,苍溪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县“610”、县陵江镇政府、县陵江派出所、东城社区居委会,一共有二、三十个人来到罗长华家门外院子里、楼梯上待着,有十多个人员踢门非法闯进了罗长华家屋里。要绑架罗长华到苍溪县党校洗脑班进行迫害,还叫了两个流氓打手。没等罗长华穿好衣服和鞋子及洗漱,一群人把罗长华连拖带拉拉出家门,两个流氓打手反架起罗长华的胳膊,从四楼楼梯往一楼拖,造成身体多处伤痕。

参与迫害的有:苍溪县“610”主任柯大吉、“610”副主任李荣,国安警察人员杨聪、张荣、岳刚等,陵江镇派来给罗长华一人两名包夹:张某某,罗某某。罗长华问警察为什么要绑架她们,警察说:上面有指示,中央开十六大,怕罗长华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所以就把罗长华绑架关押起来进行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天后,陵江镇镇长李某某和各部门的领导来查看,罗长华和其他学员就给来查看的人讲真相,罗长华和其他大法弟子要求放她们回家。他们不答应,大法学员就开始集体绝食抗议,绝食到第八天,他们怕出人命担责任,才放罗长华回家,罗长华被非法关押了11天。

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早上八点左右,罗长华同她丈夫去菜市场买菜,他们刚走出家门不远就被县公安、“610”、陵江镇、东城社区、派出所。一路安插盯梢的国安人员跟上,大约前前后后有十几个人一路跟着他们。一直跟到离菜市场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车子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陵江镇办公室主任李某某,一个是“610”副主任李荣,罗长华与她丈夫走到车旁,这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将罗长华强行架起从车门外往里塞,“610”副主任李荣在车里拉着罗长华的腿往车里拖,外边的人按住罗长华的头硬往车里塞,罗长华用尽全身力气,双手双脚把住车门,罗长华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为什么要绑架好人,你们和土匪有什么区别,菜市场也都有人在指责他们的不法行为。

车子从城中央经过,罗长华就打开玻璃门,一路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又在绑架好人啦!”车里两个姓李的人叫罗长华不要喊,罗长华不听一直喊。他们原本还要准备在城东再绑架另一名大法弟子,听罗长华不停的喊,他们害怕了。将车飞快的开出了城,出了城又将罗长华换进一辆白色面包车,直接将罗长华绑架到了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进行强行洗脑迫害。洗脑班给罗长华安排了四个包夹人:何某某 (男),某法院;顾某某 (男),市建设局;张某某 (女) ,广元市人民医院医生;强海英(女),青川县妇女主任。轮流对罗长华强行洗脑。每天都读诽谤法轮大法的书叫罗长华听, 罗长华根本就不听, 罗长华一直在心里背《经文》、背《洪吟》。他们又放诽谤师父的录像给罗长华看,罗长华也不看。他们在那里读什么、讲什么、说什么、罗长华根本不听,也不回答任何人的提问,一直有二十多天都这样。直到有一天,罗长华发现何某某身体有病,患尿结石,罗长华看他那么痛苦。就开始给他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是政府自编的,骗老百姓的。有一天晚上罗长华在床上炼静功,发正念,被强海英发现,第二天罗长华从他们谈话中,听出他们晚上要采取什么行动,罗长华也察觉是针对自己炼功来的。到了晚上整个洗脑班院子里乱哄哄的,好像还有人在抬什么刑具,还有铁链条的声音。晚上包夹罗长华的强海英在她对面床上躺着没睡,一直躲在被窝里监视着她。几天过去后他们才讲出来说,那天晚上院子里的那些刑具就是为罗长华准备的。又说:只要她那天晚上炼功,就要把莲花山庄所有逼供的刑具都要用上。他们还说:这些刑具比重庆渣滓洞的刑具还要凶残,是现代新型刑具,要什么样的刑具他们洗脑班都有。苍溪县国安人员杨聪、四个包夹人员、还有个姓黄的,天天逼着罗长华写五书,都快把罗长华逼疯了。罗长华在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遭受迫害了47天后,才放罗长华回家。

第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十一点从东城派出所,把罗长华又劫持到了苍溪县药材公司二楼,九曲溪宾馆洗脑班迫害一个月。苍溪县公安局国安警察人员杨聪每天对罗长华强行迫害逼供,苍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还从各区、乡抽调来了几十个警察配合国安大队、县“610”一并来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罗长华身边就安插了四、五个警察 (男)包夹迫害罗长华。冉朝波、孙立,还有几个不知姓名。到了晚上他们留下了警察孙立(男)一人和罗长华同屋住并监视罗长华,警察孙立又把门窗都上了反锁,到了凌晨1点,罗长华实在不甘忍受这种侮辱,要找他们上级抗议,罗长华几次叫警察孙立把门打开,他不听也不开。罗长华说你不把反锁的门打开,我就站在窗台上向大街喊,而且要告你们耍流氓,罗长华又喊又闹,国安大队队长侯祥宇、县“610”副主任李荣俩个人来了。罗长华向他们提出抗议,要求晚上把包夹罗长华的人换成女的。第二天就派来了俩个女的,一个是“610”副主任张光兰,另一个是陵江镇的张某某,共六人包夹罗长华强行逼供。国安警察杨聪天天逼着罗长华说出同修和资料点的事,罗长华不说,有一警察就拳击罗长华的头。罗长华在九曲溪宾馆遭迫害逼供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了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广元市公安局又非法判罗长华劳教1年零九个月。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受尽了凌辱和折磨,强迫罗长华等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早上五点半起床做奴工到晚上十一点半收工,强迫她们钩花、粘珠珠、给衣服刺绣等。多数时间还要加班到晚上十二点或凌晨一两点,晚间休息时间很少,三伏天还强迫集体在强烈的太阳下走正步,中午也不准休息。还专门从杂案中队调来吸毒犯管她们,只要哪个吸毒犯对法轮功学员打得狠,骂得凶的,劳教所就给吸毒犯提前解教。吸毒犯李晓林是最残暴的一个,随时对她们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时常还用她自己的鞋底抽打 法轮功学员的脸。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九日下午二点罗长华与丈夫正在家里做包子、馒头,准备在街头去卖。因为二零零零年罗长华被国安人员绑架,并被四川省公安厅非法判罗长华劳教,因此罗长华失去了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开销,只能在家做点小生意,在街头卖包子、馒头。苍溪县公安局国安人员杨聪、张荣、龚泽学等,还有刑警队十几个警察非法闯进了罗长华家后。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真相资料、大法炼功音乐带等物品。有的还拿着摄像机对着他们摄像,强迫不准他们做包子、馒头,因此损失了几十斤发酵面,做成的成品包子、馒头也不准上街头卖,损失了现金一百多元。强行把罗长华绑架到了东城派出所,两名国安人员将罗长华逼供了一天两晚,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罗长华被苍溪县公安局二次非法押送到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女流氓打手们先强迫罗长华脱光衣服搜身。到了晚上包夹又打来一小桶水,给罗长华几分钟时间在厕所间洗澡。罗长华用水先洗头,头一接触水,罗长华脑袋立刻昏晕、疼痛,她感觉不对,马上意识到水里加了不明药物。包夹罗长华的俩个犯人又凶、又恶。每天强迫罗长华早上五点半起床,坐小板凳、面壁脚尖抵墙,双手放在大腿上。坐要腰打直,不准闭眼 ,不准说话,更不准动。只要一动马上就要挨打, 随时可能被踢,经常遭受犯人辱骂。一直要坐到深夜二点半才准上床,二十四小时只准许两次上厕所,后来一天二十四小时就只准上一次厕所,饭也不给吃饱,水就更不准喝。罗长华在限制人身自由的劳教所里,遭受各种残酷迫害,迫害有两个多月。之后又威胁逼迫罗长华做无工资的强制劳动。长期做布偶玩具、夹猪毛等,二零零七年在劳教所又强迫罗长华等每个法轮功学员照相,抽血,按手印。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二月罗长华被上述相关部门抄家、绑架七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强制到洗脑班三次。遭到各种残酷迫害,至此今日这些年无论罗长华是在家,还是在外地儿子家带孙儿,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还串通外地公安局、派出所,对罗长华的儿子及家人进行打电话骚扰,随时的、持续不断的询问罗长华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8/四川省苍溪县法轮功学员罗长华遭迫害事实-395203.html

2018-06-27: 四川省苍溪县大法弟子罗长华被打电话骚扰
2018年6月25日下午四点零六分,苍溪县东城派出所一警察,打电话骚扰大法弟子罗长华罗长华现在四川省自贡带孙子。

东城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追问罗长华,现在是自贡市还是在苍溪县居住。罗长华回答:现如今正在带孙子,有时候在自贡市居住,有时候在苍溪县居住。罗长华又反问东城派出所警察,找我有什么事情,东城派出所警察回答,主要是核实一下你在什么地方居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7/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0304.html

2014-05-03: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二.部份法轮功学员被610人员迫害的事实

邹君:苍溪县人民医院退休职工。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三日夜,苍溪县610人员、国安、水陆派出所一群人闯入邹君家,翻箱倒柜,又将抢来的大法真相资料散布在邹君家各间屋子里,进行“构陷”。邹君被劫持到苍溪县水陆派出所,连续两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刑讯逼供,恶警岳刚将邹君绑架到九曲溪宾馆,迫害二十五天。

之后,邹君在被绑架至苍溪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此期间,邹君所遭受的酷刑有:强迫罚站,每天半夜三点后才准睡觉,极尽肮脏的谩骂围攻,谎言欺骗洗脑,殴打,恶警虞湘宇和董波穿着皮鞋分别狠劲地踩邹君的光脚等等。

早年,邹君曾被公安局黄云逼迫在一些“材料”上按指印,羞辱、酷刑折磨。邹君被逼疯多次,她的养老金也被苍溪县人民医院非法扣了一年多,至今未归还。

杨仕宣:一位三十岁的小店老板娘,小店在苍溪信用合作社旁。二零零六年,杨仕宣被当地中共恶警非法抄家后,也被绑架到九曲溪宾馆,遭遇刑讯逼供,比如鼻子里被灌茶水、暴打、罚站、罚跪(跪在一个被抽了木板的凳子上)。后来,杨仕宣的家人被恶警敲诈了一大笔钱后,杨仕宣才被放回家。二零一零年,杨仕宣再次被恶警非法抄家,又被绑架到广元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绑架到资中女子劳动教养院非法关押。

王仕凡:青年教师,与同是法轮功学员的妻子严为升、妹妹王瑶,都被中共恶警绑架到苍溪县九曲溪县刑讯逼供过。王仕凡被中共法院诬判十年冤狱,王瑶被诬判四年,严为升被诬判四年。

何学全:被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非法关押在苍溪看守所,后被绑架到绵阳新华劳动教养院。

王小红:女,四十多岁,是阆中人。因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报警,被绑架到九曲溪,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在苍溪看守所,在苍溪610的指示下,苍溪法院诬判王小红四年冤狱,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四年半。

黄琼:苍溪东青场法轮功学员,多次被中共恶警非法抄家,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后被苍溪610直接绑架到广元莲花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黄琼被恶徒们轰炸式灌输污蔑大法的东西,这样迫害了四十天后,才放回家。二零零六年,黄琼又被中共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到苍溪看守所,苍溪法院故伎重演,诬批黄琼一年又三个月劳教。在资中劳教所里,被迫害期满后,黄琼才被释放回家。

一王姓法轮功学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同样,被苍溪恶警抄家劫财,再被绑架到苍溪610,被刑讯逼供,并被用剃须刀片割腕,恶警竟嚣张叫道:把她整死了,甩到江里去喂鱼!就这样,迫害的她气息奄奄,才关进苍溪看守所。当时的王姓法轮功学员,满身是血,一身恶臭,已神志不清(迫害前身体十分健康)。当时,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严为升及其他明真相的犯人伸出援手,帮她洗脸、擦身、洗衣服,慢慢缓过来。但就这样,还是被魔鬼般的中共邪党用其魔爪——苍溪劳教部门诬批了一年多劳教。据消息,这位王姓法轮功学员后来在资中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又被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据悉,她现已回家。

何秀珍:女,快七十岁了,是苍溪县人,被苍溪610构陷,被劳教部门诬批了二年劳教,被绑架到资中女子劳教所。

严中芳:六十多岁,苍溪县食品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严中芳因想向国家讲法轮功真相而上访,被610指示苍溪法院非法劳教二年。期满回家后不到半年,严中芳又在龙山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而被恶警构陷绑架了,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被送至资中女子劳教所的途中,严中芳瞅着一个机会走掉了,她来到丈夫处。苍溪马玉春用二万元赏金将严中芳再次绑架,在看守所里,严中芳被狱医郑泽全上了五十九天刑床,想迫使她放弃信仰,但这一点都没有动摇严中芳那颗坚定修炼的心。恶人将严中芳又绑架到苍溪看守所,这次,苍溪法院在610的授意下,诬判了严中芳四年徒刑。在四川省养马河监狱被迫害四年期满后,严中芳回到了家。

二零零六年,严中芳又被恶警非法抄家,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和书籍被抢走,而后被绑架到九曲溪宾馆洗脑班刑讯逼供,被施刑二十多天,恶徒们没从严中芳那得到想要的,就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里,而后又被非法劳教。

劳教期满后,二零零九年过年期间,严中芳再次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苍溪610的李云等劫持到广元看守所,又是刑讯逼供,又是无果。这期间,苍溪县610搞了一场闹剧,在苍溪县同心广场当众读对严中芳的“判决书”。因为拒绝“转化”,邪恶的狱警指示犯人打她,使得严中芳锁骨等处长了些包,狱医就胡乱开刀割开那些包。至今那些伤口还在流血流脓。

长年累月的严重迫害,使严中芳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当时她已生命垂危。在被绑架到资中劳教所时,因为严中芳的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拒收。最后,严中芳被放回家,然而,苍溪610还是不放过她,他们挑拨、唆使严中芳的家人,让家人虐待严中芳,企图以此迫使她放弃修炼。但这些都动摇不了严中芳,她始终坚定对大法的信仰。

罗长华:女,五十多岁。十年内曾遭中共苍溪610三次构陷,被三次绑架到资中劳教所迫害,也曾被苍溪九曲溪宾馆洗脑班刑讯逼供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3/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290848.html

2012-09-02: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262291.html

2007-02-05: 四川苍溪县恶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罪行
1999年7月20日以来,四川省苍溪县政府恶人、公安恶警紧追江泽民流氓集团,极力充当其打手。前任县委书记罗先平(此人已遭报入狱)、 现任县委书记周瑾、副书记刘文龙、刘荣孝、杨宗礼、前任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胥云宗(此人已遭恶报)、现任610头目柯大杰、政法委书记张勇、公安局长彭广林、政委张启维、副局长罗长茂、国安大队特务候祥宇、岳刚、杨聪、苟东升等一伙邪恶之徒,残酷的迫害修炼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从99年7月20日至2007年1月,先后对近200名大法学员通过非法抄家、罚款、没收财物、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等方式迫害,更有近30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

2000年2月,这帮邪恶之徒将六名依法到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闫宗芳、寇志秀、 罗长华、李光青、杨仕宣、何秀珍等人非法劫持到县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判劳教1年至1年半。

2001年对向世人发真相资料的闫宗劳、何秀珍、黄群、刘正清、贺永立、曾玉贤等大法学员非法绑架、罚款、判刑、劳教。

2002 年县政府610和公安恶人恶警,企图在县党校办洗脑班的阴谋失败后,于2004年7月先后绑架28名大法学员到广元洗脑班迫害,每人强迫交5000元至 8000元的所谓“学习费”,同时国安特务对在家的100多名大法学员大肆抄家、恐吓、威逼、罚款,罚款金额高达3000元至10000元,并强迫每人写所谓“保证书”,否则就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05年县610、公安恶人恶警又非法强迫全县大法学员在他们的所谓“转化”调查登记表上签字,不签字者就罚款或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06年1月,公安恶警又将向世人发真相资料的寇志秀、罗长华、黄群、刘正清、邓绍君、王仕凡、闫为升、王瑶、张启顺、冯春华、张子会、邹君、何学全、曾玉贤等大法学员非法抄家、绑架至看守所迫害,并被非法罚款、判刑、劳教。

2006年8月恶警又将大法学员闫宗芳再次绑架(其原因是她揭露了邪恶的迫害),竟被非法判劳教2年。

2006年9月,县610恶人、公安恶警又非法对全县大法学员分期分批绑架到县招待所办所谓的“洗脑学习班”,强迫每人交2000元的所谓“学习费”。

2007 年1月8日,公安恶警和回水乡恶人将发真相资料的阆中市大法学员王晓红、杨正明绑架到县看守所迫害。1月9日苍溪恶警窜到阆中市对王晓红家非法抄家,在未抄到任何东西时将其家里的一台vcd机抄走;1月10日恶警又窜到阆中,在杨正明家属不在家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未抄到任何东西,又于1月13日又窜到阆中将杨正明70多岁的母亲、妹妹、兄弟等人绑架到杨正明家,恐吓、威逼其亲人交出电脑、打印机。

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和从大法学员身上得到所要的信息,苍溪县公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手段残暴、下流、狠毒的手段,欺骗、暴力毒打、罚站、罚跪、往鼻子里灌水、不准大小便、戴脚链手铐、捆绑在死囚床上、打女学员乳房、阴部等;对大法学员家属强行罚款,金额高达从3000元至10000元。

2001年8月,闫宗芳在苍溪龙山镇发真相资料,被龙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恶警把她铐在死囚床上成大字形,长达57天,吃喝拉都在床上,不准洗澡,酷暑8月天,浑身发臭、痒,好几天大便解不出,手脚发肿、手指麻木,十分痛苦。闫宗芳强烈要求将其从死囚床上放下来,恶警所长何永富邪恶的说:跑个杀人犯可以,你就不行,要一直铐你到判决书下来,送你到劳改队时才放下。恶警所长郑某某毫无人性的说:不但不能放你下来,还要把你捆紧,就是要把你往死里整。闫宗芳被非法判刑4年。

大法学员杨仕宣被恶警绑架后,五、六个恶警将其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不准睡觉,不准解手,往鼻子里灌水,跪板凳;大法学员李光青被绑架到洗脑班,为了强迫她转化,把她全身衣服脱光,绑在死囚床上,头、手、脚不能动,10多个恶人对其拳打脚踢,并给她戴上头盔、面罩;大法学员王仕凡,文昌中学教师,在家办了个资料点,被恶警发现,绑架到县看守所由国安恶警对其拳打脚踢,6天6夜不准睡觉,被非法判刑10年;王仕凡的丈夫闫为升没炼功,也因此被非法判刑4年;王仕凡的妹妹王瑶、妹夫张启顺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分别判刑4年、劳教3年,两人各丢下一个小孩,大的6岁、小的3岁,无人扶养,只好跟着70多岁的祖父母过活;大法学员曾玉贤,因发真相资料,被国安恶警绑架后遭拳打脚踢,被电烙铁烧肚子,后被非法判刑5年。

纵观苍溪县恶人恶警对大法学员迫害手段之残忍、范围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在全国是少见的。那么苍溪恶人恶警为什么要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如此残酷呢?特别是在当今全国、全世界的人民都已经觉醒,也都清醒的认识到:迫害“法轮功”只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一小撮坏人所为,明白真相的人们已不再助纣为虐。而苍溪县一伙邪恶之徒,却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无忌惮的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究其原因有二:一是为了敛财。据不完全统计,从99年7.20以来,恶警已从大法学员身上榨取现金高达数十万元,他们榨取现金从不开收据;二是这伙邪恶之徒已人性丧尽,理智全无,已失去正常人的思维了,完全是疯狂的、不计后果的在干着坏事。

在此,我们奉劝苍溪县政府恶人和公安恶警:悬崖勒马,立即停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你们应清醒认识到,迫害法轮功只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一小撮坏人所为,他们违反宪法,侵犯人权,滥杀无辜,全世界人民都在声讨这一邪恶行径;你们也应清醒认识到,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做好人,他们没有违犯国家任何法律法规,他们发真相资料,向世人讲真相,只是想告诉世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让老百姓不再受骗上当;你们更应该清醒认识到,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是要遭报应的。前任县委书记罗先平在苍溪任职时紧追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学员不是遭报入狱了吗?前任610头目胥云宗不是遭恶报身首异处吗?如今你们现还在如此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无疑是自掘坟墓,只是时间未到而已。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任何借口也无法掩盖迫害正信所犯的罪行。几千年来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人的下场应该引以为戒了。希望已经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们能真正认识其问题的严重性,诚心忏悔自己的罪过,归还没收的大法著作与财物,立即释放被绑架关押的阆中市大法弟子王晓红、杨正明,用复苏的良知保护大法弟子,抓紧时间快看 “九评”,化名 “三退”保平安。你们也看到了世人觉醒后已有1800万人退出恶党,你们也应该在仅剩不多的正法时间内用行动换回自己的生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290.html

2006-08-17:  四川苍溪县恶人绑架18名大法弟子 6人被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7/135757.html

2006-08-12: 因坚持信仰 六年被停发工资
我们被关在道子里,黑不见天日,刚進去把我们单个分开,我、李光清、罗长华三人被劳教一年半,寇志秀被判一年,结果寇志秀在劳教所多坐了半年。判决下来我也不签字,因我没有罪,还把我绑上大卡车挂个牌子,游街示众,我们是在做好人,强身健体,他们强行给我们定罪,上诉不起作用,还是送劳教,其他功友被罚款7千至1万元才放回家。

2000年6月10号左右我被送资中劳教所,進去就是搜身,几个民管会的强行搜身,当时我带有《转法轮》的手抄本,是我在看守所抄的,我拿着《转法轮》不放,几个人强行抢,衣服也被扯破了,书也被他们抢走了,功友李光清为了保护这本书,被他们一顿拳打脚踢,还用绳子捆在树上。

我记得是6月17号成立的所谓“法轮功中队”,七中队,大概有100多人,每天早上6点集合报数,我们全体就打坐炼功。她们就派来民管人员(吸毒的)和男警察把我们包围在当中,男警察带头,手拿警棍,我们一炼功他们就冲進来拉的拉,打的打,铐的铐 ,拖的拖,有的抓進办公室用电棍打,有的用电警棍烧脸,有的就拖進一间房间里铐在窗子上悬起。

我的衣服被拖烂了,李凤其被打的血肉模糊,多处伤痕,是用钢筋和一把竹块打的,是脱了裤子打的,大家看了都难过,中午很多功友饭都没吃。我们又晚上炼功,民管会发现后又把我们拖出来面壁几个小时到天亮,有的被罚做下蹲,我被罚了一百次,毛坤被罚了一千次,田功友被罚了一千五百次,要接连不断的做,双手抱头,一上一下接连不断的做。毛坤的裤子蹲烂了碗大一个洞,我看见她几天走路都很困难。

有一次因炼功,罗小玉他们整个监室被罚面壁,坐军姿。为了强行转化,把我们不转化的关在监室外坐军姿,不准动,不准洗澡,不准喝水,解手都在监室,民管会轮班守着,给我们读白皮书,我们不听就背经文。由于几天不洗澡,又是大热天,有的功友身上又长了疮,身上也臭,结果好不容易给了一次机会叫洗澡,只给五分钟,澡没洗完,手没解成,衣服也没洗,又被关回监室。

关了二十多天后,又强迫我们在下面操场坐军姿,相互不准说话,两手平放大腿上,两眼平视前方,腰直额正,不准晃动,不准闭眼,每天早上6点坐到晚上11点,臀部象针扎一样,都不敢动一下,不然招来的是毒打。就这样春夏秋冬坐着,天气热,加上很多功友又长疮,满身都有是密密麻麻一片一片的,痒的难受,无法形容,晚上痒的睡不着,这个疮就长了一年多,有的看了都害怕,饭都不想吃。

我洗澡衣服一脱满身是疮,民管会的李某某看了都哭,加之身体里面那个难受是难以言表,就这样艰难的过着。上厕所民管会要搜身,厕所在二楼,一路上民管会站满了的,解手都看着,手纸是统一发,把我们每个人的纸收去,解手再发,解完手又搜身。

开会上课,有个姓张的功友,他不配合不参加会,每天被铐在树上。她说我只听师父的,我主意识要强,我不听你们诽谤大法的话。她被铐了几个月,我走时她又被转入8中队。8中队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才成立的,当时抓了很多学员。我想不管你们怎么迫害,我就坚定背师父的经文。

走正步,跑步,稍微走不好,就被打,就被罚,罗支玉跑不动被罚跑20圈,跑不动民管会拖着跑。有一次罗支玉头被李小林打了一个洞,鲜血直流,把罗支玉拖出去包扎好了,仍不放过,过了两天罗支玉就被“转化”了。因为天热时间又长而且每天规定只能解两次手,每次三分钟,臀部不断蹲的难受,就这样还是有功友被他们拖出去不是打就是铐,他们残酷的折磨着,我们就这样分分秒秒被煎熬着。然而这一切的折磨动不了我们的心,我们平静祥和静静的坐着,默默的背着经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2/135389.html

2006-06-20: 四川苍溪县恶警恶行
今年三月份以来,苍溪县610份子伙同县国安大队和各派出所以及居委会等恶警恶人,先后将大法弟子冯春华、邵君、何学全、寇治秀、黄琼、刘正清、罗长华、王瑶、张子慧、李光清、何秀珍、邓绍琼、扬仕宣、刘菊德、李庭芳、王仕凡、严为升、张启顺等18人绑架迫害。

恶警将大法弟子关押在县拘留所,严刑拷打,连续几天轮番审问,拳打脚踢,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强迫跪板凳,几个恶警将大法弟子按住往鼻子里灌茶水,打女学员乳房胸部,恶警扬言:“打死甩在大街上,你们家里的人也不敢上告。”

恶人还强行勒索大法弟子家里的钱财,最高2万多元,少则1万多元,收钱不出任何收据。

恶人将7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劳教后,强行对大法弟子实施洗脑“转化”。

这次直接坐阵指挥迫害的恶人有广元市610岳武山和成都市610恶徒。直接参与迫害的恶人有县610恶徒柯大吉、李荣、张光兰,县国安大队恶警侯祥宇、恭泽学、杨聪、岳刚、向龙飞、冉朝波、扬才旭、侯清松,派出所恶警有赵军(东青派出所)、钟德贤(五龙镇派出所)、钟波(城郊派出所)、陈斌(东城派出所) 恶人有:王丽民(女,陵江镇610) 、刘光秀( 女,陵江镇居委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0/130922.html

广元 苍溪县联系资料(区号: 839)

2019-09-09: 嘉陵派出所:
办案人员岳汉山13981200086


2016-09-29: 相关人员名单:
苍溪县公安局:
局长吴长伟0839-5203001(亦苍溪县副县长)
政委张启雄8395203002宅8395227488
副局长侯翔宇13908126562(原国保大队长)
纪委8395203012
苍溪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8395203035
大队长杨佐平13908126351
副大队长岳刚13808125555宅8395223595
国保杨聪宅8395220537
国保孔泽学13981256119
伍宗君13981267608
母永红13183564165
杨天旭13981267389
陈洪先13981216909
张云13908126110
张双13808125550
赵寅18781265611
苟东升、张元、赵云、董德贤、张荣

苍溪县检察院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解放路东段94号
邮编:628400
电话:0839-5222361
检察长杨志宏
副检察长田波
副检察长杨涛
副检察长何鹏德
机关党委书记兼办公室主任何国强
政治处主任苟明亮
反贪局长赵林成
纪检组长张光宇

苍溪县法院: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北门沟路
邮编:628400
电话:0839-5203170 0839-5203192
工作单位 姓名 职务 法官/警衔级别 联系电话(区号:0839)
院领导 舒 强 院 长 四高 5203198
阳光洲 四高 5203164
马 霞 党组副书记 四高 5203173
白柳泉 副院长 一级 5203163
刘大军 副院长 一级 5203099
寇永贵 副院长 四高 5203162
政治处 舒少陵 主 任 一级 5203899
王荣富 审判员 四高 5203188
赵小兰 助理审判员 5203161
赵 鹏 法官助理
审委会专委 陈文俭 专职委员 四高
机关党委 邵 红 机关党委书记 四高 5203180
向河山 审判员 四高
纪检组 徐 成 纪检组长 一级 52032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