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 历下区 >> 王厚生(王厚升), 男, 44

个人情况: 济南市大众日报社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禹城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6-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10: ◇济南王厚升、张杰非法拘留7天后于7月4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0/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30912.html#16710088-1

2016-07-01:济南大众日报社两位法轮功学员因诉江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在济南大众日报社工作的两位法轮功学员王厚升和张杰因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被科院路派出所非法拘留七日,现被非法关押在仲宫拘留所。

据悉,几个科院路派出所的警察就在王厚生每天考勤打卡的地方等着,绑架了他。
王厚升五十九岁,自一九七六年起,一直在大众日报社工作。一九九六年曾因骑摩托车不慎撞了一位法轮功学员,亲身经历了法轮功学员不但没有讹他怨他、而且在短时间内迅速康复的奇迹后走进了大法修炼。修炼以后,他象变了个人,没有报销过一分钱药费,他的脾气也变好了,成了一个诚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好人,这是所有认识和了解他的人的共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王厚生因坚持信仰、讲事实真相,在二零零零年六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济南市劳教所五大队遭受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被单位停止工作八年,精神上和经济上受到很大的伤害。

王厚升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是在单位上班时被外地公安绑架走的。当时报社职工纷纷指责配合外地公安迫害王厚升的党委书记管义杰:“管义杰,咱们的职工怎么能让禹城公安说带走就带走呢?”管义杰哑口无言,他无法对自己的授意和指使的罪行开脱。王厚升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是报社的领导和职工有目共睹的,当时非法劳教他的借口竟然是“长期拒绝劳动,破坏劳动纪律,而又不断无理取闹,扰乱生产秩序、工作秩序、……”等莫须有的指控。

二零一五年十月王厚升向中国最高法院邮寄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他在控告状中指出:江泽民,以其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之上,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致使数以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致使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都受到株连,全中国人民受到谎言诬陷的“洗脑”。江泽民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用金钱、权力、生存胁迫无数本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国人(上至政府官员、工作人员,下至街头百姓)抛弃良心,协同诬蔑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群众,使他们在自己的良心和生命中留下难以洗刷的道义污点。

科院路派出所从去年就开始监视这两位实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强迫王厚升出宿舍门要在传达室签字。但他们给家属的拘留证不敢提诉江的事,还是惯用的“利用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这种陈词滥调。可见他们知道公民利用法律手段起诉江泽民是完全合法的,而利用强权迫害诉江民众才是彻底的违法犯罪。

另外,大众日报社不仅没有承担起保护优秀员工免受非法侵害的责任,反而助纣为虐,同样逃脱不了相关罪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济南大众日报社两位法轮功学员因诉江被非法拘留-330769.html

2007-07-01: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延长王厚生的劳教期

山东省济南市大法弟子、大众日报社职工王厚生二零零五年底被山东省禹城公安局绑架后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六月三十日劳教期满。但近日王厚生家人却得知,王村劳教所擅自决定延长王厚生的非法劳教期,其理由是王厚生拒绝“转化”。

王厚生二零零五年底被山东省禹城公安局绑架后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据了解,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厚生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邪恶的强制洗脑“转化”,为此受到残酷折磨。六月三十日,王厚生的非法劳教期满。王厚生的家人两天前给王村劳教所打电话询问何时可以放人,接电话恶警无理推诿。

六月二十九日,王厚生家人再次给王村劳教所打电话询问时,接电话的恶警称王厚生不“转化”,不配合,要给予延期。王的家人向恶警指出这样做是不合法的,恶警竟恶狠狠的说:什么不合法,劳教所是你家开的吗?你说怎样就怎样吗?随即摔了电话。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王村劳教所长期以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对于拒绝向邪恶低头的大法弟子,采取各种方式、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拒绝放人。这种黔驴技穷的卑鄙伎俩只能让世人更加看清了共产恶党所谓“法制社会”的虚伪,同时无法掩盖它们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真、善、忍”宇宙法理坚定信仰的现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53.html

2007-05-09: 曝光山东省二劳教所七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3.对大法弟子進行身心摧残迫害。

逼迫大法弟子每天要干10个小时的活,每个星期干6 天,基本上处于整天的劳动作业当中,没有适当的室外活动,再加上饭菜单一,缺油少肉,身体素质都比较差。为参加五月份的所谓运动会,在试跑中一些人都不由自主的摔倒了。而不准下楼、整天闷在楼上被加重迫害的大法弟子(现在有16人)身体更虚弱。特别是强制转化中的体罚虐待和有意制造的恐怖的“转化改造”环境给大法学员造成的心理压抑与精神郁闷摧残着大法学员的身心健康。

3月底4月初,李甘霖和姜永钦(青岛平度人53岁)被熬夜到凌晨3:00强制转化, 其中李甘霖被连续熬了5天; 姜永钦连续熬了2天, 并且白天罚站体罚。现在在走廊面壁体罚的还有3人, 杨健孙德被坐到晚上10:00睡觉,向德怀(临沂郯城人)坐到晚上11:00睡觉。2006年底至2007年初纪世進(青岛平度人50岁)和孙景阳(枣庄人37岁)两人白天出工劳动,晚上还要在走廊面壁到11:00.王厚升(济南人44岁)查出肺部有肿瘤,梁树信(潍坊人 29岁)左脚受伤不能负重, 需人搀扶行走,但两人仍被关在严管班加重迫害。而梁树信的脚就是2006年5月,连续18天,每天只让睡1小时的觉,熬夜罚站累伤的,至今没有恢复。许多人还出现了高血压等症状:刘元杰:低压110毫柱,高压170毫柱;曹玉国:低压110毫柱,高压175毫柱;X祥君(淄博淄川人 55岁)被迫害成高血压、糖尿病,但他们仍被逼迫参加强体力劳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9/154394.html

2006-10-20: 大众日报社、王村劳教所恶人泯灭基本人性

大众日报社职工王厚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修炼法轮功使他身心受益,成为了一个重德向善的好人。二零零五年底,禹城公安局和大众日报社的恶人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王厚生,后又以编造的荒唐的理由将王厚生非法劳教,虽经家人多方申诉、维权,王厚生至今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王厚生的母亲在儿子被非法劳教后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于今年十月九日病重去世,王厚生的家人马上与劳教所联系,要求允许王厚生回家为母亲办丧事,劳教所声称必须由大众日报社派人派车来接,后来再联系时,劳教所卑鄙的拒接电话。

第二天,王厚生的家人找报社领导要求单位到劳教所接人,报社的书记管义杰蛮横不讲理,经再三交涉,最后说等到下午再给答覆,到了下午他们又在电话中声称这事归劳教所管,一推了之,王厚生的家人只好再次前去交涉,结果他们还是推诿、躲避,置之不理。

做人得有最起码的良心和良知啊,王厚生本来就是被迫害者,在亲生母亲去世的关头竟然连为母亲尽孝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人都有父母子女,大众日报社和王村劳教所的行恶者们,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做人的最起码的人性何在?!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彻底清算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的恶人的日子已为期不远了,行恶者如果还不悬崖勒马,痛改前非,将功补过,那么面临的将是可悲可怕的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0/140602.html

2006-07-31: 山东禹城公安局与大众日报社相互勾结陷害王厚升

大法弟子王厚升自1976年一直在大众日报社上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是报社的领导和职工有目共睹的。王厚升的老家是禹城,禹城的一个犹大得知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就如获至宝,告发王厚升在老家讲迫害真相。而禹城公安局的恶警们就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闻风而动,立即去济南绑架大法弟子王厚升。威逼利诱也无法落实犹大告发的“证据”,就勾结大众日报社,明目张胆“造假”,以“长期拒绝劳动,破坏劳动纪律,而又不断无理取闹,扰乱生产秩序、工作秩序、…… ”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把王厚升强行绑架到劳教所。

据我们了解,大法弟子王厚升回老家时去过同修韩树江家,又同韩树江去过同修赵振水家。后来韩树江的妻子高轻举(50多岁)听说王厚升回老家的事,就去公安局“汇报情况”。高轻举的作为不但使禹城的恶警窜至济南绑架了正在上班的大法弟子王厚升,同时也抓走了赵振水,逼迫交出了一万多元才放回家。高轻举还恬不知耻的窜到王厚升家,向王厚升的妻子李春芬诱供,王厚升的妻子为了启发她的良知,向她述说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所经受的痛苦,并拿出禹城非法对王厚升的“劳动教养决定书”时,高轻举看到了上面所述是她告发的内容,竟然不由自主的喜出望外的说:“啊,我得找他们警察要奖金去。”令李春芬大吃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她为了这点小利达到这样没有人性的程度。

高轻举在劳教所受邪党洗脑成为邪悟的犹大,配合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回禹城后不但继续行恶,甚至连去劝说她回覆良心的人,她也告发了好几个,使这些好心人因为帮她受到了恶警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上的迫害,同时也给他们的家庭造成了大量的经济损失。

禹城公安局恶警到济南后未经任何程序,私自从单位骗走正在上班的大法弟子王厚升,并非法闯入王厚升的家,妄想抄家,被王厚升妻子义正辞严的驳斥后,仓皇逃走,抄家未能得逞。但是禹城公安局的四个恶警疯狗似的将王厚升摁倒狠狠地戴上铐子,手铐紧得把王厚升的手腕都扎出了血,王厚升在“法轮大法好”的高亢喊声中被推上了警车……这些恶党走卒的流氓行为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无馀。然而,把王厚升绑架到禹城后,禹城看守所的迫害、诱供都无济于事,无法获得高轻举告发的证据,只好又找到了大众日报社。于是得到了上面所述的将王厚升在大众日报社的表现颠倒黑白定结论的劳教理由!

大众日报社自1999年初就最早的担当了江××迫害法轮功的吹鼓手。从处理大法弟子王厚升这一事件上清楚的看到,以管义杰为首的大众报业集团领导的流氓大骗子手段何等毒辣,为迫害本单位职工王厚升竟无耻到与无证据的禹城公安局相互勾结,進行威逼利诱,甚至对王厚升妻子的表现而恼羞成怒,大骂不止。在禹城邪恶取不到证据,无法定案难以下台之时,让人难以费解的是大众日报社领导却乖乖地公开充当了流氓骗子,竟然以“长期拒绝劳动,破坏劳动纪律,而又不断无理取闹,扰乱生产秩序、工作秩序、教学科研秩序和生活秩序,妨碍公务,不听劝告和制止”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决定王厚升劳教一年六个月。如此行径,天理难容。

大众报业集团领导们:事实和法律问题不言自明,现已天下大白。谁是正义,谁是邪恶?人间不是恶人行恶的乐园,非法和霸道的得意只是暂时的,在最后的审判台上你是无法推卸任何组织与个人的责任的,这个“劳动教养决定书”就是无可辩驳的证据。是该清醒的时候了,公然的践踏法律准则的邪恶表现,是赤裸裸的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恶劣行为。善恶有报的时刻已为期不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134387.html

2006-07-16: 济南大法弟子王厚生妻子劝大众报社不要助纣为虐  

山东禹城公安局警察2005年12月30日到济南,非法拘捕正在上班的大众报社职工、大法弟子王厚生,并于农历新年前非法判王厚生劳教一年半。

大众报社某些领导在此迫害件事上,助纣为虐,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常言道:三尺头上有神灵。自1999年7.20以来,从政府官员到平民百姓,因善待大法弟子而得福报的人无数;麻木不仁或落井下石而遭恶报者也数不清。我们真诚希望报社领导能真心听一听大法真相,帮助自己的职工王厚生摆脱危难,还他们一家平静、和祥的生活。

在此我们正告禹城的公安人员,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为了你们和你们的亲人能有美好的未来,千万不要再助纣为虐了,迫害佛法的人不久的将来下场多么悲惨,是你们现在无法想像的。

下面是王厚生的妻子李春芬给大众报社领导的公开信。

报社各位领导:

2005 年12月30日,我丈夫王厚生在上班期间,被禹城公安非法强行带走。之后,我们母子曾多次找到保卫科宋守德、机关党委书记管义杰寻求帮助。但很不幸的是,报社领导没有伸出援手,而在家家都团圆的农历新年即将到来时,我们母子俩更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坏消息:我丈夫王厚生要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当我拿到“决定书”时,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难道做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坚持自己的信仰是错的吗?

1、所谓定罪依据无中生有

在发出疑问的同时,我们仔细阅读了“决定书”,上面这样写着: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之决定:现决定对王厚生劳动教养一年六个月,送所执行。随后我们查阅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的内容,是这样写的:“有工作岗位而长期拒绝劳动,破坏劳动纪律而又不断无理取闹,扰乱生产秩序,工作秩序,科研秩序,妨碍公务,不听劝告和制止的”。这就是对王厚生進行所谓判决的法律依据。

一个信仰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的人,怎么能当作罪犯关押呢?我们通过查阅有关法律方面的书,越来越明确了王厚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是无罪的,对他的强行拘捕、强行劳教是非法的。

2、大众报社某些人助纣为虐

是那些以权代法的某些人在犯罪,在助纣为虐。一个号称某个政府机关的个别人公然践踏法律、践踏人权,丧失人性和良知。

我找大众报社机关党委书记管义杰问为甚么判王厚生劳教,他说:“你过去不是很能忍吗,这回为甚么不能忍了?”这是甚么逻辑!我们每次找管义杰谈话,他都对我们不屑一顾。我们至少有两次到20楼找社长,而他却给门卫事先说好,要是王厚生家属去了,就通知张宪新,结果我们两次都被张宪新叫走。

大众报报社机关党委书记管义杰今年1月9日跑到禹城公安局去诱供王厚生的录音里说,王厚生12月份两次回禹城,有录音作证。而2月6日管义杰给我们的决定书是复印件,复印件上说王厚生夏天以来多次到禹城。王厚生回不回老家,这根本就不是甚么犯罪,而我们娘俩知道,王厚生一直正常上着班,有考勤的。王厚生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这些都是报社的领导和职工有目共睹的。

2 月6日下午,我们去向管义杰要“决定书”原件,而管义杰说复印件和原件一样,要是给原件就必须签字。管义杰还在出卖自己的良知,按法律规定原件必须送达家属。对于要求我们签字,因为作为妻子,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3、王村第二劳教所为何拒亲属探视

2月7日,我们母子到王村第二劳教所去看王厚生,可劳教所不让见,就是送东西也得先骂法轮功创始人。我对他们说,要是别人让我骂你,我也不会骂。

王厚生现在在里面甚么样,我们不知道。但据我知道,王村劳教所很邪恶,曾打死或折磨死很多炼法轮功的人。现在王厚生是死是活,我们娘俩很担心,我们必须见到王厚生,希望有关领导协助。

4、王厚生修炼法轮功身心巨变

回想过去,我和王厚生曾一度因为性格差异导致彼此之间经常发生矛盾和摩擦。为了改他的坏脾气,我还曾经让他信基督,希望以此来使他的脾气变好些,但也没能如愿。

直到97年,王厚生骑摩托车撞伤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王厚生当时把对方的脚撞歪,可是让对方上医院他不去,给钱也不要,送东西也不收,我们一家人都被感动了。王厚生对伤者说:“你的脚要是好不了,我一辈子也不骑摩托车了;要是好了,我就修炼法轮功。”

一个月后,这个法轮功修炼者完全康复。王厚生开始修炼法轮功,他的身心也才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王厚生有胃溃疡、神经性头痛、白色氏综合症,前列腺炎。修炼以后,他像变了个人,九年没有报销过一分钱药费,他的脾气也变好了。

99 年7月迫害法轮功运动开始后,我为了不让王厚生再炼法轮功,和他吵、闹、打,都动了剪子和刀,想和他离婚,他却一直对我很平和耐心。王厚生说:“我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健康的人,脾气也变好了。你过去让我信基督,就是因为我脾气不好,现在为甚么要和我离婚?”他的善心让我明白我是不理智的,同时也感动了我的心。

王厚生修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何罪之有?强行把他送到劳教所進行强迫“转化”,我不知道把他一个好人“转化”到哪里去,“转化” 成一个为自己眼前利益宁愿昧着良心说假话的坏人吗?他只是信仰“真善忍”,做个道德高尚健康的人。如果连这样的人都要去迫害的话,还有人的最基本的良知吗!

5、望报社领导放眼将来

王厚生是个耿直实在的人,为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过3年,在里面受了很多苦。但就是对王厚生实行甚么样的酷刑和折磨,也改变不了他的信仰。王厚生不和任何人争斗,从不伤害别人,为甚么这样狠毒的对待他。作为报社领导能坐视不管吗,他是个有血有肉的生命啊!

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如果他是你的亲人,你也这样漠视对待他吗?我们都是为人父母的人啊,我们还要有子孙后代,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参与迫害的人是否能问心无愧的面对自己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所作所为?是否能光明磊落地告诉你的家人,你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呢?你的家人、后人是以你而自豪,还是以有你这样的家人而无地自容呢?

报社各位领导,千万不要说王厚生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他是你们的职工啊。在不远的将来,历史会作出公正的审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希望报社所有的领导能伸出正义援手,复苏正义、良知,在尽快撤销对王厚生的非法劳动教养一事上,作出你们应该而且能够的努力,尽快恢复王厚生的人身自由,还人性的尊严。我和我孩子都希望能尽快拥有一个完整、美满的家。

我们恳切希望报社领导在王厚生这件事情上作出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们真诚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幸福、美好的未来,也祝福你们能家兴业旺。

李春芬
2006年6月

2006-07-15: 济南王厚升被迫害,更多人看清中共流氓本质(图)
济南大法弟子王厚升自2006年被禹城市公安勾结大众日报社的恶人绑架后,在莫须有的栽赃陷害下被判劳教一年六个月,现被关押在臭名昭着的淄博王村劳教所。由于他坚定正念,决不向邪恶妥协,一直被关小号迫害。当家人多次前往劳教所要求看望王厚升时,遭到恶警的野蛮阻挠。恶警强制要求王厚升家人先骂大法师父才能接见。家人亲身体会到王厚升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慈悲、祥和和善良,对比这些所谓执法人员、党务人员的流氓、无耻和卑鄙,认定了王厚升的坚信大法决对没有错,宁肯暂时见不到亲人也不能做不应该做的事。

据好心人辗转传出来的消息,王厚升因拒绝转化,在王村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一直被关小号,并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的症状。当家人去电话询问劳教所,劳教所对此支支吾吾,假惺惺的告诉家人给王厚升做了检查,心脏没事。试问,没事做甚么检查?你们对待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几时这样慇勤过?王厚升修心向善做好人,9年的医疗费是0,这在单位里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可为甚么到劳教所不到半年就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呢?他到底经受了甚么样的折磨?

一、非法炮制的《劳教通知书》原件至今不敢给家人

王厚升被疯狂绑架到禁止家人见面到非法判劳教,禹城市公安局、大众日报社的相关恶人、省劳教局、王村劳教所沆瀣一气,不断用谎言罗织罪名,致使《劳教通知书》漏洞百出。大众日报社邪党党委书记管义杰至今不敢给家人《劳教通知书》原件,不知其中搞了甚么鬼。为了罗织非法劳教的理由,管义杰2006年1月19日曾跑到禹城看守所去诱供,回来说王厚升在12月份回禹城二次;而在2006年2月6日,在家人强烈要求下,管义杰才把《劳教通知书》复印件给了家人。

劳教通知书
复印件上却又说王厚升“夏天多次窜到禹城”。在2月6日下午当家人索要劳教决定书原件时,保卫处的张宪新说:“要是给你原件,你就不能申请复议了。”2月8日家人又去要劳教决定书原件,管义杰则改口说:“复印件和原件是一样的,你要是要原件,那就必须签字。”家人表示拿到原件是我们受迫害家属的正当权利,凭甚么扣押?管义杰拒绝了家人索要原件的请求。大众日报社(山东省委机关报)如此蛮横无理真是咄咄怪事!

《劳教通知书》里构陷的王厚升的“罪名”不外是:1、王厚升坚定修炼大法;2、王厚升给他人法轮功资料;3、王厚升劝他人退党。这三条“罪名”哪一条也站不住脚。难道做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错了吗?难道帮助别人修心向善错了吗?难道向不明真相的人揭露恶党的凶残本质,远离邪恶,选择光明的未来错了吗?这是大善大忍的慈悲之举,从正常的法律角度上来看也没有危害。只有那种极度变态、卑鄙的流氓政府及其豢养的走狗打手们才又恨又怕,从而不顾良知,蔑视法律,捏造所谓的证据。更荒唐的是,《通知书》中说依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的规定判王厚升一年又六个月的劳教。《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的规定如下:“在工作岗位长期拒绝劳动,破坏劳动纪律而又不断武力取闹、扰乱生产秩序、工作秩序、科研秩序、妨碍公务、不听劝告和制止的”。王厚升在单位是公认的好人,工作兢兢业业、本本分分。将这样的帽子扣给王厚升,更加说明了禹城市公安局、大众日报社的相关恶人、省劳教局的理屈词穷、穷途末路。

今年4月底,陷害王厚升的一名告密者——禹城市的一名犹大高青举突然出现在王厚升妻子的面前。它已经没有人像了,两只手又黑又枯,像鬼爪子一样。它表面上假惺惺的来探望,其实是来探听王妻的口气。当王厚升的妻子戳穿它的无耻表演时,高青举不得不承认了是它去举报的,而且它还从禹城公安那里得到了好处费。王妻义正词严的告诫它不许再为虎作伥了,犹大跳上了禹城公安的车匆忙逃窜。这说明禹城公安心虚,但还不死心将要灭亡的命运,还在寻找机会迫害良善。

王厚升曾因坚持信仰受过三年的非法关押迫害,现在又一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受到当局残酷迫害。有冤无处伸,妻子只好一次次去找单位领导,但是那些助纣为虐的管义杰之流,每次都不屑一顾;他们早已给门卫说好,只要是王厚升家属来,就通知那个叫张宪新的人弄出去,所以每次都被张宪新叫了出去。

二、家人在承受中为至爱争取权利,更多的世人在觉醒

王厚升的妻子已经下岗多年,靠做缝纫维持家用。在王厚升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2000年到2003年)时,他们几乎用光了全部的积蓄。王厚升的儿子艺术天赋非常好,为了培养儿子学习古典吉他和小提琴,王厚升的妻子每周用木兰轻骑带着儿子去学琴,后来儿子的个子越长越高,一直到小木兰带不动了,她们娘俩好几次骑车摔倒在路上。

王厚升回家后被降职到绿化队工作,经济刚刚好了没多久,家中又一次失去了经济支柱。他们的儿子本应该去年参加艺术类高考,但在他准备考专业课的关键时刻,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穷凶极恶的禹城公安像对待犯人一样的绑架,随之他又艰难的和母亲为营救父亲而日夜奔走。无论从心理和感情上对孩子的伤害都很大,所以考学受到了影响。

王厚升的妻子认定自己的亲人没有犯罪,一切罪名都是强加的。大众日报社不但不应当操纵、默许这场犯罪,还应当积极向劳教所把自己的好职工要回来。她曾多次向报社领导反映情况,提出应当给以王厚升一定生活费的要求,但遭到了报社人事处处长曲江的阻挠。常人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恶党造就的干部真的连一点悲悯之心都没了。

王厚升被非法绑架后,雪片似的劝善信飞向了大众日报社各级领导的案头,尤其邪恶阴险的党委书记管义杰几乎每天都能收一大摞。尽管他看也不看就气急败坏的撕掉,但内心的惶恐难以掩饰,最令他难以面对的是得知真相的大众日报社的职工越来越多,纷纷来问他事情的原委。有的直接问他:“管义杰,咱们的职工怎么能让禹城公安说带走就带走呢?”他真的哑口无言,他无法对自己的授意和指使的罪行开脱。有许多在报社工作多年的老同事都说,王厚升在大众日报社工作将近30年了,没学法轮功以前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现在真是公认的老实人了,报社怎么揪着人家整起来了呢?许多好心的职工纷纷安慰王厚升的家人,表示有甚么困难尽管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3069.html

2006-05-09: 大法弟子王厚生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遭受迫害
2005年12月30日大法弟子王厚生在上班时被禹城公安非法带走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至今不让家人探视,就是送东西也得先骂法轮功才可允许。劳教所真实公开的践踏宪法和人权!

最近劳教所的其他大法弟子传出:大法弟子王厚生被迫害的心脏很不好,但劳教所仍然不放人,更使人气愤的是至今也不告诉家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9/127264.html

2006-02-13: 济南大众日报社大法弟子王厚生被非法劳教
济南大法弟子王厚生于12月30日下午在单位被禹城公安强行绑架后,其妻与儿子進行了艰难的讲真相、要人的努力。但大众日报社的现任主要领导与禹城公安沆瀣一气,对王厚生及其家人進行了没有人性的诱供、折磨、欺骗和侮辱。在接近2个月不允许见面的农历年前,一个当时参与了绑架的禹城公安来到报社,草草口头通知了王厚生的家人王厚生已经被劳教,已经被送到王村劳教所了。但直到年后报社上班后,其妻儿才从报社领导那里看到了编号为“德劳决字< 2006>第74号”的劳教通知书,凶狠的报社领导甚至不允许他们娘俩拿走劳教通知书原件,只给了他们一张复印件。

王厚生的妻子与儿子赶到位于淄博王村的山东第二劳教所,得到的却是恶警的“不转化就不允许接见”的呵斥。劳教所戒备森严,恶警们完全没有了人的表现,甚至邪恶到经过一个通道都必须骂大法师父才允许通过的程度。它们不允许家人见王厚生,只是叫出了两个给王厚生做“转化”的邪悟的犹大,犹大形容猥琐,鬼鬼祟祟,满口胡言乱语,根本不是正常人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715.html

2006-01-02: 济南大法弟子王厚生再被绑架
大法弟子王厚生是济南市大众日报社的正式职工。2001至2003年期间因讲大法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回大众日报社上班后,被降职安排到绿化队工作。

人如其名,王厚生为人厚道、诚实、善良,一看就是个老实人。王厚生老家是德州市禹城房寺镇。由于经常帮助邻里乡亲,家乡人经常来看望他。2005年12月 30日下午3点半左右,禹城市公安局,一行三人(其中包括一杨姓副局长)来到王厚生所在单位,以老乡身份骗取了王厚生的信任。当来到王厚生家中后,这三人便凶相毕露。并扬言要强行進行搜查。后在王厚生家人的坚决抵制下,邪恶说不搜查了,但要立即把王厚生带走。在王厚生和家人的奋力抗争下,三人无法将王厚生绑架下楼。杨姓局长就给报社领导打电话,但报社领导以正在开会为藉口不接电话。后王厚生挣脱他们跑出宿舍大门,但被守候在门口的禹城警车里的人拦住,接着被两个彪形大汉打翻在地,并被其中一人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的踏在脸上,然后紧紧的戴上手铐,几乎要勒到肉里。推上警车,扬长而去。据说王厚生现被非法关押在禹城公安局。

“大众日报社”的大小官员们以不知道为藉口来推脱责任。但是凡有分析能力的人都可以想到,如果没有单位的配合,禹城公安局的人能那么容易找到还正在上班的王厚生吗?!要没有他们的默许,公安局的人能把他们的职工绑架走吗?!退一万步讲,如果他们事先真不知道,当禹城的杨姓局长给报社打电话(电话号码哪来的)时,单位为甚么不主持正义抵制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后,再次敬告禹城公安局的恶人及大众日报社的官员们,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面前,不要追随江氏集团继续行恶,直至走到最终的毁灭。否则在历史的将来,你们所有的恶行都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7840.html

2005-12-31: 济南大法弟子王厚生被绑架
12月30日下午,济南大法弟子王厚生被绑架,绑架他的是从老家禹城市公安局和该市房寺镇(可能不准确)派出所来的警察,来的警察企图抄家,被家人抵制,现在王厚生已被绑架到禹城,具体情况不详。希望见到此消息的济南和禹城的大法弟子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对王厚生的迫害。望禹城的同修抓紧了解情况,将详细情况曝光,共同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31/117671.html

2000-11-21: 济南市历下区劳教学员名单:
毕自敏 女 原山东省电子工业学校副校长,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被劳教三年,
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

王军 男 24岁,因印刷法轮功书籍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济南劳教所。
常晨晨 女 22岁,因印刷法轮功书籍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
宗玲 女 因北京上访途中被抓,非法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
周继红 女 50多岁,因北京上访途中被抓,非法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
劳教所。
荆桂霞 女 58岁,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
所。
王金香 女 60多岁,因北京和平请愿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
薛子清 女 55岁,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
所。
毕无敌 女 40岁左右,劳教三年。
梁XX,女 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被劳教三年。
邱兵 男 56岁,济南齐鲁晚报美术编辑,“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劳教三年。
邱木 男 25岁,邱兵之子,劳教三年。
汤福美 女 40多岁,母女二人,北京广场和平请愿劳教三年。
苗苗(汤福美之女)18岁,北京广场和平请愿劳教三年。
王厚生 男 40岁左右,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劳教三年。
蒋卫东 男 30岁,10。1北京广场和平请愿,劳教三年。
左学红 29岁,劳教三年。
马军 男 31岁,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抄家,非法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王村劳教
所。
甄X 男 24岁,因北京上访,被劳教,后因头部大量出血,被保外就医,后被送
往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1/747.html

济南 历下区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09-08: 济南市历下区政法委:
书记李乐军053188150806
“610”主任林思泉13606374358、053188153836

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局:
局长郑宏0531-85084001
姚家派出所所长杨志伟0531-62330700
姚家派出所副所长王春华17853178817、15505314555

2019-05-23: 济南历下区政法委:
济南市解放东路99号(历下大厦8层)
尹红梅, 区常委、政法委书记  ,13964067006,办公室88150806
胡延年,副书记、综治办主任,13964067508,办公室88150808
林思泉,“610”主任,13606374358 ,办公室88153836
王辉勇 ,副书记,13011728918, 办公室88150810

济南历下区公安局:
济南市解放东路35号
贾延昭,书记局长,17853189389,   办公室,85084001
初吉兵,副书记政委,15505318806,办公室,85084002
田建克,副局长,15505318809,办公室,85084003
石蜀东,副局长,15505310100,办公室,85084005
韩少鹏,副局长,15505311511,办公室,85084006
宋心河,副局长,15505318810,办公室,85084007
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龙洞派出所
济南市旅游路21110 办公电话  
赵庆龙 所长 17853189087 88510576 15505318957
李东涛 民警 15505317801
董岩 教导员 18553189178 88516856 15505310578
江永峰 副所长 18553189875 85084373 18660144566
孙肇水 副所长 85084375 13012996777
段姜伟 民警 15269170799 85084451 155053126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06-01-25: 大众报业集团相关电话
区号:0531 (无特殊说明,办公电话前加8519)
部门 姓名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小灵通 手机
总机 82968989
《大众日报》社保卫科主任宋守德、机关党委书记管义杰。张宪新。

集团负责人
傅绍万 3434 85196650
许衍刚 3236 85196759
张瑞云 3168 85196180
李壮利 3799 86903412
吕德一 3518 82913986
梁国典 3322 82625880
王海清 3472 85196896
魏武 3483 82625027 13954121886

总编室
赵念民 3256 82625728 13905312580
张天卫 3562 82625358 13505315632
齐淮东 3222 82625321 13869168777
王福亮 3432 82625115 13954165001
于伟 3512 86562026 13969109295
张鸣雁 3223 82984866 13705311256
王洪涛 3533 82625110 13969152036
王冰 3602 82625381 13869107208
赵卫平 3261 82625788 13506407357
李忠运 3441
马章安 3535 82625029 13964185298
郭茂英 3454 82625901 13506417771
张西可 3604 82625692 13964097659
赵孟君 3315 86562052 13573109118
刁鳌云 3249 86562269
韩  冰 3229 86562280 13969073162
徐建兴 3245 86562163
王方文 3227 86562743
李   伟 3227 85652363
任   迪 3502 82625778 13006572872
张進联 3229 82625771 13869116404
张传芬 3229 82625222 13075338266
丁   萍 3500 86562883 13969153882
值班电话 3225、3229; 总编值班室 3228
传真 86424205

时事对外部
王远宏 3503 82625611 13505315655
张宇鸿 3541 82625527 13606375708
徐玉芬 3446 82625919
崔俊杰 3239 88927615
王建国 3247 13964113976
王文珏 3229 13011778012

办公室
姜克俭 3540 82625157 13806402725
单蕴箐 3482 86203482 13505411301
刘   文 3481 82625769
乔立群 3479; 孙小蓓 3471; 王红军 3589; 孙力 3284

19、20层门卫 3019、3020
员工通道门卫 3016; 经管大厦门卫 6427

理论评论部
郑立波 3563 88155896 13705406101
张德青 3537 82625072 13589096519
盛  刚 3453 82951969 13505417962
孙秀岭 3534 82625187 13791081787
王晓方 3607 82738190 13969005112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1-25: 济南大众报业集团勾结公安迫害王厚生及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5/11939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