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 >> 陈凌梅(陈玲美,陈玲梅,陈灵梅,陈珍梅),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涿州市
迫害情况: 被枉判三年
个人近况: 2017年12月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6-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7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曹召会(曹昭会) 陈凌梅(陈玲美,陈玲梅,陈灵梅,陈珍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1-17: 经三年冤狱折磨 河北陈凌梅出狱三月含冤离世
陈凌梅,河北省涿州市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自一九九九年,多次遭长时间酷刑迫害,以她坚强的意志挺过一轮一轮的吊打。二零一四年起,陈凌梅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遭三年冤狱,出狱时双眼失明,不能自理,仅三个多月,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陈凌梅不堪狱中迫害,含冤离世。

陈凌梅,六十七岁,一个普通的农民,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在个人生活上非常节俭,为了让更多的百姓能明白法轮大法真相和有一个好的未来,她把省下来的钱几乎都用在讲真相救人上。每次从集市上讲真相回来,她买的水果蔬菜都是长虫儿或带伤的,这样的水果蔬菜比较便宜,但是对于讲真相救人上,陈凌梅却从不吝啬,只要讲真相需要钱,五千、一万,她都毫不吝啬,这些钱对于一个农妇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只要能救人,自己生活苦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陈凌梅,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后身心受益,她的丈夫曹召会也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倾一国之力发动起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陈凌梅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曾数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陈凌梅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当地公安局抓回码头镇,关在码头中学,晚上被逼跑步,跑不动,警察就用柳条抽打,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打嘴巴打的脸部变形。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陈凌梅再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臭名昭著的南马洗脑班。在南马洗脑班,因坚持信仰,陈凌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天天被逼着写“保证”,念攻击大法的报纸,如不服从,就逐一地被送到隔壁一间房子里,毒打、用电棍从后背一圈一圈地缩小着电,一直到头顶、头部。恶人看此方式不行,就大嘴巴子抡圆了打,他们的手疼了累了,用脚踢、用棍子浑身乱打,更残忍的用一尺多长的木板往脸上打,不让睡觉,就这样折磨到半夜。事后,时年五十岁的陈凌梅说:一个警察用电棍电击她的软组织,她紧握双拳,忍受着。该警察见不奏效,就用电棍电击陈凌梅的腋下,长时间不移动,陈凌梅痛苦得用手抓住自己的棉裤,感觉就象烟头灼烧皮肤一样。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陈凌梅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执勤警察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陈凌梅拉回义合庄乡政府,把她双脚离地铐在车棚上,很多恶徒围着打,有用木板打的,任炳辉用书打,并用带针的刑具抽打背部,任炳辉还往陈凌梅背上撒盐,打的陈凌梅浑身青紫。陈凌梅被打时,都始终咬牙忍着,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严刑拷打。后来把她打昏了,再用凉水泼,后让陈凌梅在脏水池里坐着,十月的天气,陈凌梅仅穿一身秋衣,被铐了一夜。

二零零二年,陈凌梅写真相条幅张贴,被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发现,把她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把陈凌梅绑架到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后,关入保定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小白楼洗脑班),政府不法人员逼陈凌梅站了一夜,用胶皮棒打她,一个多月后,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六年,陈凌梅和丈夫曹召会,以及多名法轮功学员相继从家中被绑架至涿州市拘留所。涿州市国保大队杨玉刚等他们采取不让睡觉、殴打、电击等方式残酷迫害。

二零一四年八月,陈凌梅和丈夫曹召会在固安县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固安县法院非法判刑,俩人都被非法判刑三年。夫妻二人上诉后,被廊坊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在陈凌梅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第十七监区。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家属去探视,发现陈凌梅已被迫害的视力严重下降,看不清人,走路需要别人搀扶,并被迫“转化”。见到亲人,陈凌梅痛悔不已。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刑事犯被狱警指使对陈凌梅进行毒打(抽耳光),体罚,在原本生活不能自理无法站立的情况下,被犯人强迫扶着墙强行站立。

陈凌梅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刑满出狱,回家后,已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出狱后不久,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七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7/经三年冤狱折磨-河北陈凌梅出狱三月含冤离世-359715.html

2017-09-08: 河北省涿州市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曹召会和妻子陈玲梅,于2017年8月22日,结束了三年的冤狱生活获释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8/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3488.html

2016-04-17: 河北省涿州市部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近况

自2015年,涿州法轮功学员卢凤兰、曹召慧、陈玲梅、高春莲、张海洋、葛志军分别被非法判刑,现在仍被关押迫害。

董汉杰被判刑后,仅仅被关押两个多月就被迫害致死,家人不愿叫董汉杰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伤心过度,连儿子的死讯都没告诉他们俩位老人家,儿子在他心目中是个好儿子,法院开庭时老父亲在孙子的陪同下,含着心中的泪与冤屈到庭旁听,当儿子被非法判刑后,他痛心的写下了我再等你四年的字画每天挂在自己的床头墙壁上。当事后老人知道自己的儿子被迫害离世后,住进了医院,险些失去生命,老人悲痛欲绝。然而涿州恶警并没收敛,一有机会就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刘爱娟,40多岁,2015年12月9日,在涿州码头镇刁窝乡发真相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被涿州市国保大队杨玉刚等绑架并抄家,现在被关押在保定清苑看守所迫害,家人多次看望,刘爱娟一句话也不说,对所有人保持沉默,现在警察想把刘爱娟判刑迫害。在此之前刘爱娟曾经被保定劳教所劳教,家庭被破坏。

2016年3月18日,十来个法轮功学员商定想去旅游,当同修刚上好车准备出发时,一群恶警把车团团围住,特警端着枪。杨玉刚等中共败类制造的恐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7/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6762.html

2015-08-16: 河北曹召会、陈玲梅被枉判三年 已送监狱 家属继续申诉

2014年七、八月份左右,曹召会、陈玲梅夫妇去固安乡镇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固安派出所绑架。后在固安县法院非法开庭,主审法官肖东波、陪审员分别是刘佳园和张娜,公诉人是固安县检察院刘宁,一审判后,曹召会、陈玲梅分别被枉判三年。二人不服,提起上诉。刘连贺律师于2015年6月16日去廊坊市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陈玲梅,后又去廊坊市法院去找负责此案的陈姓法官递手续。陈姓法官不在,等了一天,没有回来,陈姓法官的一个同事帮忙收下了手续,代我们转交给他。

刘律师第二天给陈法官打电话,陈法官说他同事把手续转给他了,但是这个案子他已经判了。律师问那怎么没有判决书呢?陈法官说,你去一审法官那儿要判决书吧。刘律师先给一审法官肖东波打电话,肖法官说没有判决书,还没到他这儿。再以后,肖法官便不再接电话。刘律师没办法,6月30日亲自去固安找肖法官。等到早上上班以后,用法院内部电话联系肖法官,法官才接。刘律师说已经到了法院了,想见一见肖法官,肖法官说你先在那等会儿我,我忙完下去找你。结果一直没有信儿,再打,又不接了。律师借助上厕所的机会,进到法院内部走廊里,想见到肖法官。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肖法官从走廊里路过,被律师叫住。肖法官又说没时间,要开庭。刘律师说只占用您两三分钟时间,说清楚情况后,跟法官要判决书,说要办理申诉。肖法官说他还没整理出来,需要时间,并说你的委托书上委托的是上诉,要重新签一张委托申诉的才行,要不你去中院问结果吧。

律师又去中院,中院说已经结案了,不属中院管了。家属委托律师见见当事人,律师又去看守所想会见当事人一面。看守所也不让见人,说人已经判了,想见到监狱再见吧。

现在已经把陈玲梅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把曹召会送到河北省衡水市深州市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6/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4190.html

2015-01-18: 河北涿州曹召会夫妇被非法庭审

家居河北涿州市码头镇的法轮功学员曹召会、陈玲梅夫妇,2014年8月25日在河北廊坊市固安县集市上向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抓捕。曹召会现被非法关押在固安县看守所,妻子陈玲梅被廊坊看守所关押。

2015年1月14日,固安法院对曹召会夫妇进行了非法庭审,在法庭上,律师对法官阐述修炼法轮功是一种信仰,国家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发资料出于善意,并未伤害到任何人,也没有破坏任何法律的实施。

曹召会和陈玲梅也用质朴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他们想让更多人知道受益,特殊的历史时刻,只有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才能在天灭中共的劫难中保平安,他们讲述这些是为了大灾难到来时人能够得救平安。

他们在压力下磨难中仍坚持自己的信仰,不畏强权,告诉人们信仰无罪,讲清真相无罪。质朴的语言、善良的心意,也打动了在场善良人的心。庭审最后,法官宣布择日公开宣判。

陈玲梅是一位淳朴善良的农村妇女,修炼前浑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此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曹召会是在早年外出到部队上打工时,一个部队上高官告诉他法轮功的,他至今记忆犹新。从此,信仰真善忍就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自从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曹召会曾经三次被劳教,多次被骚扰,被涿州公安局多次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610的打手们对他进行了残酷迫害,逼他一只脚站在水盆里,四根电棍时电他,用胶皮棍毒打他,恶人狂笑说:这叫金鸡独立。恶警还用多根电棍同时电他,还让他脑袋扎在厕所里两手翘到后背很长时间(叫“开飞机”)。

在保定劳教所曹召会受到了残酷迫害。

妻子陈玲梅于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抓回码头镇,关在码头中学,晚上被逼跑步,跑不动恶警就用柳条抽打,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打嘴巴打的脸部变形。

99年11月19日,陈玲梅去北京上访,被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抓回当地,恶警李保平等两人殴打陈玲梅,用木板打她的脸,用粗木棍浑身乱打,用电棍电。

2000年10月1日,陈玲梅再次去北京上访,被执勤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陈玲梅拉回义合庄乡政府,把她双脚离地铐在车棚上,很多恶徒围着打,有用木板打的,任炳辉用书打,并用带针的刑具抽打背部。任炳辉还往陈玲梅背上撒盐,打的陈玲梅浑身青紫。恶人把她打昏后,用凉水泼,后让陈玲梅在脏水池里坐着,十月的天气,陈玲梅仅穿一身秋衣,被铐了一夜。

2002年,陈玲梅写真相条幅张贴,被码头镇政府人员发现,把她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陈玲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

2003年非典期间,码头镇政府人员把陈玲梅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3个多月后关入保定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小白楼洗脑班),恶徒们逼陈玲梅站了一夜,用胶皮棒打她,一个多月后才放她回家。

曹召会夫妇无儿无女,曾抱养一个女孩,养大到十几岁时,因夫妇俩被劳教,家中只有80多岁老父亲无力养活孙女,被迫送还人家。家中被迫害的一无所有,老人靠捡白菜,捡别人不要的东西维持生活;现老人已离世。

正如北京律师谢燕益在法庭上对法官说的:“你们现在不被追究,不代表你们将来不被追究”。法律是应该维护公平正义的,可是在当今的中国,却被利用来以法律名义行非法之实,当公平正义回到人间,这是将被清算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河北涿州曹召会夫妇被非法庭审-303319.html

2015-01-16: 涿州市码头镇北西郭村曹朝会、陈伶梅被固安市法院非法开庭

2015年1月14号星期三下午三点,涿州市码头镇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曹朝会、陈伶梅在固安市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肖东波,陪审员刘佳圆、张娜,公诉人刘宁。

在法庭上,两位法轮功学员用自己最朴实的语言告诉人们发真相资料讲述法轮功真相是在救人,告诉人们退党团队保平安也是在救人,做的是有意义的好事,自己没有犯罪。律师也就公诉人起诉的刑法300条适用错误问题论证,提供无罪辩护的意见。庭审过程中,曹朝会说在看守所有人暴力强迫他在各项法律条款上签字,不是出自本意。陈伶梅年迈体弱,法官有恻隐之心,提出缓行,涿州司法拒绝接收,要求实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3245.html

2015-01-14: 对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曹召会、陈玲梅非法庭审时间更改

对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曹召会,陈玲梅的非法开庭,又改在1月14日下午2点,在河北省固安县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3164.html

2015-01-11: 河北涿州市码头镇法轮功学员曹召会、陈玲梅夫妇面临非法庭审
河北廊坊法院欲于1月14日对涿州市码头镇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曹召会、陈玲梅夫妇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3034.html#15110235158-1

2014-12-17: 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法轮功学员曹昭慧、陈珍梅被绑架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曹昭慧、陈珍梅在固安讲真相被当地警察绑架,现在被关押在固安公安局,律师已经见过一次面,请当地同修支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1616.html

2014-12-16: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曹昭慧、陈珍梅被绑架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曹昭慧、陈珍梅在固安讲真相被当地警察绑架,现在被关押在固安公安局,律师已经见过一次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6/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1557.html

2007-08-13: 河北涿州政法委、义和庄乡党委的残暴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河北涿州义和庄乡政府当时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关到了乡政府会议室。这五个人是王刚,三十多岁,张莫,近三十岁,张莫的母亲六十多岁,臧翠青,近四十岁,陈玲梅,五十来岁。 十月份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就这样被冻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上午,电话响了,得到指示是: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所有的有关人员基本参加了,分成几拨折磨这些法轮功学员,把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十月十二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首先是在乡政府开会,开完会后,韩占山挨个问这五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任炳辉、马树海等所有的到场人员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了。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他是一个退伍军人。不法人员人多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回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几个人围成一圈,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但这些打手却不肯罢手。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政法书记任炳辉早就准备好了,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也不知道注射的是什么药水。

第二个被迫害的是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里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在扒老太太的裤子时,其实已经在给“处理”臧翠青做铺垫了。他在同类面前表现积极,说话中带着一股邪劲:穿着衣服打不疼!他边说边亲手扒臧翠青的上衣,往上扒到肩部,然后又扒裤子,一直扒到脚后跟的部位。只给臧翠青留下了一个很旧的、洗的很薄、又很透明的内裤。现场的人都象看热闹一样看着。乡恶党党委书记马树海好象很赞成任炳辉的行径,又不能被任炳辉这个政法书记夺走了他的风头,就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他们用打张莫的凶器同时毒打,打了一会,任炳辉又出主意说:(这条“鞭子”)打的不疼,把它拆开吧,越细打得才越疼!就这样一直把臧翠青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过来,就又把她用手铐吊了起来。

吊起来时,也没有给她提上裤子,这一吊起来,透明的内裤就更明显了,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长时间,大乡里上班的人都看到了,任炳辉觉的这个流氓行为达到了效果,就给臧翠青把裤子提上。这时乡长白景华制止政法书记说:别给她提!说完就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部位狠狠地踢上去,踢的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乡长的这一举动,又让政法书记的邪劲更足了,他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他就叫人端来几杯冷水,灌到臧翠青嘴里。任恶狠狠地说,那你就拉、尿在裤子里吧!他又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政法书记拎起衣领,一脸盆冷水就倒了进去……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
第四个被打的是七十多岁的苏国华……
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目击者说:眼前一幕幕暴力事件,是涿州市来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亲自带头下,发生的罪恶。眼前的一幕幕,是被称作“共产党人”的人干出来的事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3/160763.html

2006-02-04: 2000年10月1日,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北京抓回后,关在义和庄乡政府会议室。这五个人是30多岁的王刚、约30岁的张莫及其60多岁的母亲、近40岁的臧翠青和50来岁的陈玲梅

乡干部在会议室里安装了高音喇叭,用震耳欲聋的声音折磨这五个人,想用不让他们睡觉,来摧垮他们的意志。就这样,这些人被冻、被用噪音剥夺了睡眠七天。10月8日上午,乡里得到指示: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死。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等有关人员参与了行恶。他们把学员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车棚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10月12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4/120074.html

2006-02-03: 涿州曹召慧被非法送往保定劳教所迫害
六年来曹召慧,陈灵梅夫妇受尽了涿州市拘留所、看守所、610、涿州南马洗脑班、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和保定劳教所各种酷刑折磨。曹召慧家中八十多岁的老母经受不住含冤离世,妻子流离失所,十几岁的女儿送给别人家,八十多岁的老父无人赡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3/120018.html

2006-01-26: 河北涿州大法弟子曹召慧、陈玲梅夫妇被绑架迫害
现在曹召慧和陈玲梅夫妇仍被关押在河北涿州拘留所迫害,身体状况很不好,家中只有一个80多岁的老父亲无人照顾。

自从99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曹召慧被涿州公安局多次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两次送往保定劳教所非法迫害。在看守所期间610的打手们对他進行了残酷迫害,逼他一只脚站在水盆里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用胶皮棍毒打他,还邪恶的狂笑说:这叫金鸡独立。恶警还用多根电棍同时电他,还让他脑袋扎在厕所里两手翘到后背很长时间(叫“开飞机”)……,在保定劳教所受尽了残酷迫害。

陈玲梅六年来多次被涿州市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打靶场、涿州南马洗脑班、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迫害;被非法送往保定劳教所迫害一年。多年来受尽了各种刑具的迫害。

曹召慧夫妇曾抱养一个女孩,养大到十几岁时,因夫妇俩被劳教,家中80多岁老父亲无力养活孙女,被迫送给别人家。现在家中被迫害的一无所有,靠捡白菜,捡别人不要的东西维持生活;现夫妇俩再次被绑架,家中老人不知怎么生活。年关已到,凄苦的老人整天在家期盼着儿子媳妇回家过年……

在这本是阖家团圆的传统节日里,在中国大陆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不能得以阖家团圆。

我们呼吁善良的人伸出援手:关注被迫害的河北涿州大法弟子曹召慧、陈玲梅夫妇,关注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执行者为掩盖何雪健强暴案,在涿州掀起的疯狂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6/119521.html

2006-01-24: 涿州四名大法弟子正念闯出迫害集中营
涿州被绑架的四名大法弟子(李刚、李强、老李、刘文)在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下已正念闯出邪恶的迫害。被涿州国保大队张伟强、杨玉刚等邪恶之徒劫走现金 23000多元,两台笔记本电脑,两台喷墨打印机;从一个资料点抄走一台摄像机,一台台式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等、合计损失50000多元。另外还向老李和小李的家属勒索6000元。

1月10日左右,一名法轮功学员崔兰婷刚买的复印机被抄走,1月15日左右,又从法轮功大法学员赵旭抄走一台复印机,并向其家属勒索了5000元。

曹召会、陈玲美、王淑敏、宋德华还在涿州拘留所被迫害,这是继涿州东城坊镇恶警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学员一案被曝光后中共的再次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4/119298.html

2006-01-22: 河北涿州强暴案让我不能再沉默
我是一名河北涿州的公民,前段时间听到了发生在东城坊派出所强奸案,也接到过越洋电话:穿着警察制服的何雪健连续强奸了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其中刘季芝和他母亲的年龄一样大!这起事件令人神共愤!看到了何雪健这个蓄生的兽行,我很想说说我亲眼目睹当年涿州市义和庄乡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人迫害法轮功的事。

2000年10月1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当时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抓到了义和庄乡政府,关到了会议室。这五个人是王刚,30多岁,张莫,近30岁,张莫的母亲60多岁,臧翠青,近40岁,陈玲梅,50来岁。

在会议室里安装了高音喇叭,发出尖锐的叫声,发明者要用这种震耳欲聋的声音折磨这五个人,让他们不能睡觉,摧垮这五个人的意志。具体怎么处理,10月8日上班决定。10月份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就这样被冻了七天。10月8日上午,电话响了,得到指示是: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又来了。接到通知后,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所有的有关人员基本参加了。分成几拨对付这些法轮功学员。把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用手拷拷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10月12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首先是在乡政府开会,开完会后,韩占山挨个问这五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很坚决: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任炳辉、马树海等所有的到场人员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了。一些同情法轮功的人不想参与,就偷偷溜走了。在场的人基本上是想在韩占山跟前表现自己的。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他是一个退伍军人。不法人员人多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回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几个人围成一圈,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但这些打手却不肯罢手。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政法书记任炳辉早就准备好了,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也不知道注射的是什么药水。

第二个被迫害的是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里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在扒老太太的裤子时,其实已经在给“处理”臧翠青做铺垫了。它在同类面前表现积极,说话中带着一股邪劲:穿着衣服打不疼!它边说边亲手扒臧翠青的上衣,往上扒到肩部,然后又扒裤子,一直扒到脚后跟的部位。只给臧翠青留下了一个很旧的、洗的很薄、又很透明的内裤。现场的人都象看热闹一样看着。乡恶党党委书记马树海好像很赞成任炳辉的“杰作”,又不能被任炳辉这个政法书记夺走了他的风头,就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他们用打张莫的凶器同时毒打,打了一会,任炳辉又出主意说:(这条“鞭子”)打的不疼,把它拆开吧,越细打得才越疼!就这样一直把臧翠青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过来,就又把她用手拷吊了起来。

吊起来时,也没有给她提上裤子,这一吊起来,透明的内裤就更明显了,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长时间,大乡里上班的人都看到了,任炳辉觉得它的这一“杰作”达到了效果,就给臧翠青把裤子提上。这时乡长白景华制止政法书记说:别给她提!说完就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部位狠狠地踢上去,踢的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乡长的这一举动,又让政法书记的邪劲更足了,它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它就叫人端来几杯冷水,灌到臧翠青嘴里。任恶狠狠地说,那你就拉、尿在裤子里吧!它又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政法书记拎起衣领,一脸盆冷水就倒了進去。全身立刻湿透了,水从脚底淌出来。臧翠青立刻被冻得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
第四个被打的是70多岁的苏国华……
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眼前一幕幕暴力事件,是涿州市来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亲自带头下,发生的罪恶。眼前的一幕幕,是被称作“共产党人”的人干出来的事情。是什么原因,什么心理让这些头头脑脑们亲自披挂上阵?难道这些人一点人性也没有?他们怕。他们是共产党中的链条,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一个棋子,那一个环节不力,谁就得下台。这五名法轮功学员们到北京上访了,这些人怕下台,怕他们失去权力,怕他们失去作威作福的日子。除了考虑这些,这些头头脑脑的人物哪还有良心、正义?

扒光了女学员的衣服在整个乡里干部面前示众,政法书记任炳辉安的是什么心?为什么它要搞出这么一个“杰作”?什么叫“穿着衣服打得不疼?”当时张莫不就穿着衣服被打得惨叫声连连吗?乡里这些干部、更上级的干部吃喝嫖赌,这些“共产党”是什么货色政法书记当然知道。它就是当着韩占山的督战,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这种十足流氓的下三滥手段来向韩占山乞怜,不要因为它的失职而处理它。它所做的一切完全是投“上级”所好的。

政法书记任炳辉在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乡党委书记和乡长面前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这很说明问题。可以帮助人们了解何雪健强暴两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一、天下乌鸦(“共产党”)一般黑,知道同是政法书记的任炳辉是什么德性,也就知道东城坊镇政法书记宋小彬是什么货色。二、任炳辉在韩占山这个上级面前,就好像何雪健在宋小彬面前一样,充满了表现的欲望。三、它们表现出来的都是流氓恶棍的本性。发泄的都是兽性,干出的都是兽行。

所以,穿着警服的何雪健犯下人神共愤的丑事,这决不是什么偶然事件。只要从组织上、思想上進入到了“共产党”这个黑帮,它都会获得丰沃的土壤,条件适宜,邪性就会发作,兽行就会表现,罪恶就会结果。不从邪教、邪教组织的高度来理解“共产党”,实在不足以解释一起又一起在神州大地上发生着的罪恶,落在中国人身上的悲剧与不幸。这也是从我亲身的经历中得出的一个结论。

在这件事之后,我还听说过一件事。江泽民失去理智地镇压法轮功,引发了法轮功学员在2000年下半年到北京上访的高潮。到北京上访的学员因为人数太多了,一部份就转到涿州,由涿州市公安局刑警五队负责。刑警五队对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女学员進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和迫害,特别是用电棍电击女学员的阴部和身体敏感部位,如果有遭到这种迫害的女学员,我非常希望你们能站出来揭露真相。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9208.html

2006-01-19: 河北涿州市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河北省涿州市大法弟子老李、李刚、李强、刘文、王淑敏被绑架后,又有三名大法弟子曹昭会、陈凌梅、牛某相继从家中被绑架至涿州市拘留所。

涿州市国保大队杨玉刚等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采取不让睡觉、殴打、电击等方式進行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李刚被电击至昏死过去,大小便失禁,已绝食13天,生命垂危,现仍非法关押在涿州市拘留所遭迫害。大法弟子李强绝食后正念走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9/118995.html

2000-12-03: 涿州市义和庄乡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详细经过
今年10月1日,大法弟子臧秀青、陈凌梅因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在天安门派出所她们没有说姓名,但被保定驻京办事处的人员认出,然后由涿州义和庄乡政府派车接回,同几位因在家坚持修炼而被抓的功友王刚、张墨及其母亲一起关在乡政府的会议室。

关了几天之后,乡政府接到电话通知说:“……按原计划执行”。于是由乡长马xx(曾任涿州市委秘书长)指挥,副乡长任丙灰、孙xx及属下就开始残酷折磨这几位弟子,最初是从早晨6点钟开始让他们两臂环抱大树,把两手铐起来。几位弟子依然很坚定。它们认为这种惩罚太轻了,不能够达到“转化”的目的,就改换更残酷的办法,在院子里把这几位弟子一只手吊起来铐上,脚尖刚能沾地,这样白天黑夜的吊了三、四天,不让睡觉,期间还用由三股铝线拧成的绳子(每股都有手指头那么粗)抽打他们,他们的后背、腿都被打成黑紫色,肿起来很高。让他们说不炼了,还得骂大法、骂师父,遭到几位弟子的拒绝,它们就更加疯狂了,往臧秀青的嘴里灌凉水,还觉得不够,又提着臧的衣领往里灌了一盆凉水,打臧秀青的时候,任丙灰说她穿得太厚了,就动手把她的裤子扒下来,只剩下内裤,又开始打。在疯狂的迫害过程中,身心极其痛苦的臧秀青曾假装说不炼了想蒙混过去,后来她觉得对不起师父,就去上吊,吊上去时,听到了好象是电子枪发出的“啾啾”声,还看到光,上吊的绳子就断了,她悟到大法弟子不能自杀,更不能这样死,于是她回到关押她的院子里。在后来的残酷殴打时,她就非常坚定了。陈凌梅被打时,她都始终咬牙忍着,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严刑拷打。这两位弟子后来设法逃出了邪恶之徒的黑窝。

它们还给张墨的母亲打针,当着张墨母亲的面疯狂的打张墨。它们就是用这样残酷、卑鄙的手段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3/3178.html

2000-11-28:河北省涿州市懿和庄乡大法学员遭受迫害
2000年10月1日,大法学员藏翠清,陈凌梅因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到乡政府办公室。乡政府整夜用高音喇叭干扰她们,不让她们睡觉;把人的双手铐起来。三四天后,涿州市来人说市里开过会,要按市里意思处理。她们被吊起来,双脚不能着地,然后被铐打。把人打晕过去后,再用冷水泼醒,泼醒后再打,打得浑身没一块好地方。铐打人用的是电线、铅线拧成的手指粗的绳子。

另外,弟子张淑文,张墨,王刚三人被从家里叫到乡政府。张墨被打了一天一夜,问他还炼不炼,并让他66岁的母亲张淑文在旁边看。后来张淑文也被吊起来打,并被强行注射针剂。王刚也遭受同样的刑罚。这三个弟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现在人都跑出来了,不敢回家,只能在外流浪要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8/2413.html

2000-11-11: 今年国庆节以来,涿州市有许多弟子陆续走出去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据悉有七名多次护法非常坚定的弟子邢俊花、韩玉红、张小娟等被转入看守所关押。其余弟子都被罚款2万元后放出.

某镇五位大法弟子因国庆期间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乡派出所抓去关押,警察强迫他们说不炼了并且还要骂大法,他们拒绝,警察就开始打他们,他们的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肿起来很高.一位学员为制止它们迫害大法及学员,头被撞出一条大口子,这些丧失人性的警察不但不收敛他们的暴行,反而变本加厉更加残酷迫害,把该弟子的一只手铐起来吊上,整个身体悬在空中,吊了几天,只有中间上厕所回来后能换一换手。后来警察逼他骂大法做笔录,这位弟子坚决拒绝,又不愿继续遭受迫害,就找适当的时机逃了出来。目前不知下落。弟子陈凌梅一直被关押.另外几名弟子已被放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1/237.html#chinanews1111-2

2000-02-13: 河北省涿洲市羊码头地区五名大法学员惨遭迫害纪实
我是陈凌梅,一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我在没修炼之前,浑身是病,从小就爱得病,整日在病魔的折磨之中。

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我的病消失了,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我才真正体验到了没有病是一种什么滋味,高兴得我都想呼喊,我解脱了。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定为邪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从那日起我就想,为我们的法轮大法上访。在11月19日,我们几个人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警察问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我们说是,就这样他们我们带到一个地方,那里已经关了不少大法学员,他们当中有工人、农民、大学生,国家干部……他们都在谈着自己的修炼体会。过一会儿,警察把我们带到保定驻京办事处,转送到涿洲市公安局。当天审问时,就被毒打,边打边问,提审结束后送進看守所。第二天晚上提审时,还是边打边问,把我摁在地上让我跪着……后来把我、臧翠清、常恒春、刑俊花,我们四人带到训练基地办学习班。然后天天逼着我们写保证,念攻击大法的报纸、写退出所谓“非法组织”保证,如不服从,就逐一地被送到隔壁一间房子里,進行毒打、用电棍从后背一圈一圈地缩小着电,一直到头顶、头部。他们看此方式不行,就大嘴巴子抡圆了打,他们的手疼了累了,用脚踢、用棍子浑身乱打,更残忍的用一尺多长的木板往脸上打,不让睡觉,就这样折磨到半夜。击打声、漫骂声,加上学员痛苦的呻吟……不时传到隔壁关押的大法弟子耳中……

五十岁女学员陈凌梅事后叙述说:一名警察用电棍电击软组织,她紧握双拳,忍受着。该警察见不奏效,就用电棍电击腋下,长时间不移动,该学员痛苦得用手抓住自己的棉裤,其感觉就象烟头灼烧皮肤一样。据出狱后的学员常恒春叙述:陈凌梅的爱人曹召会受尽了看守所的刑具,其中包括三十多根电针的刑具,把人吊起来在全身部位進行通电,该学员宁死不写保证,至今仍被关押。

被毒打过的学员不堪忍受漫骂、攻击大法以及老师的报纸和身体的折磨,学员刑俊花一头撞在墙上,昏死过去,鲜血流了出来。学员臧翠清,难以目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以上厕所为理由,用自己的腰带悬梁自尽,宁死不写保证。大约几分钟后,两个警察進去一看该学员已上吊了,马上解下来,把她拖到楼梯里,用脚踢她说:装什么死。见学员没反映,警察也慌了,急忙送医院(该学员未经抢救苏醒,顿觉法轮全身旋转)。第二天,学员藏翠清被送回原地。在这段日子里,学员们受尽了折磨,警察见各种办法都无济于事,就让学员家属写出:如若再去上访,家人罚款二万元的保证才被释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13/2147.html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8-04-26: 河北省女子监狱:
通信信箱: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分箱号即监区号),邮编050222
办公室0311-83939625
狱政科0311-83939712
监狱监察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教育科电话:0311-83939726;教育科长张会民,葛曙光
正狱长:郑晓英
副监狱长:杨玉芬、于福歧、刘义臣、马文章、李彦芳、郑伟森、胡熙群
生活科:商慧、王莉。狱政科长付玉惠(女)13731123369
葛曙光,女,教育科科长,原满城监狱女子中队教导员,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张会军,男,教育科长。
各监区狱警
一监区:吕凤兰、张平(恶)、李宁、郭晓琳、邢美洁、张辉、赵伟。
二监区:联系电话:0311-83939783,张丽华(监区长)、吴琳琳、李鑫、杨文英、高彤、张丽红、邢剑霞、张俊丽、张永兴、谭晶、方芳、孙志军。
三监区:谷永红、苏慧玲、马冬梅、张增燕、王伟敏、刘均、胡海萍、刘尔伟、吴飞。
四监区:孟颖(监区长)、宋爱霞、陈姗姗、张维霞、许兰、高丽娜、张运巧、布艳丽、蓝光玉,李秀珍、兰光玉、董雪、杜立平、李海云、赵静、朱莜卉。
五监区:(精神病监区)周春燕(区长)王丽娜、吕君君、吴红霞、张路花、马玫(已遭报脑瘤)、马桂双(教导员)、韩冬、杨杰英、刘洋、杜凌燕、肖红霞、李伟丹、王霞、李建利、李倩。王红梅、王丽、王丽娜、王平、张洁、贾慧娟、邓晓娟、高军梅、梁艳、邱硕
六监区:李洪珍(监区长)、孔潇飞(教导员)、曹亚青(副监区长,很邪恶)、孟慧、陈莉红、杨志红、范淼、史云霞、王蓓、何书彬、李辉、王贺莉、李会平、杜巧格、张亚斋、马克杰、于宗江、贾慧娟。张路花;责任恶警:段雪峰,警号1335190 现任六监区副监区长)
七监区:马莉、赵静、李秀珍、高璐、王亚娜、董雪、李琳、安志英(教导员)、杜立平、李海云、陈云卿、周红英。张运巧、布艳丽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1-16: 固安县法院法官电话:0316-6190312
庭审法官:肖东波 陪审员:刘佳园 张娜 公诉人:刘宁
固安县公安局:
电话0316-6180617、316-6165898
办公室0316-6161356
国保大队 0316-6163147
固安县看守所:6193668
河北廊坊安次区国保大队副队长:董辉:手机:13333065577
廊坊市公安局0316-2333333
廊坊市国保大队电话:0316-6089324
廊坊市看守所0316-2333043
拘留所门卫电话 0316-6878936
廊坊市看守所值班室0316-2333043
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0316-2238110国保大队 0316-2333886
廊坊“610”主任曹楼13731611129
廊坊洗脑班0316-2335525、
邮编065600 区号031
涿州公安局
电话:0312-3852398
局长李栋梁:13313232066 办:0312-3853866 宅:0312-3867666
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队长杨玉刚13333126768、13333126780
涿州市国保大队电话:03123853255
拘留所:0312-3909411
看守所:0312-3909639
司法局:局长王玉峰 办0312-3633405
涿州市政法委:
书记刘铁英13731238666办0312-3853866宅0312-2018566
涿州610(现已改名防范办)
座机:0312-3636250
人员:陈贵亭涿州市防范办校长
徐学军防范办副主任
高健、郭春雄、刘军、刘爽(女)(以上人员电话号码待查,请知情者提供电话)
涿州市政府:0312-3979088
涿州市邪党委:办公室0312-3979028



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王建福、贾凤芝、马占全被绑架补充
1月 9日,王建福家有警察去骚扰,贾凤芝家被非法抄家,拿走一本挂历;马占全家8号上午被抢劫两台笔记本、一个台式电脑和打印机等其它东西,目前有监视人员和车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