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市 >> 罗清疏, 女, 73

个人情况: 甘肃地矿局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兰州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6-2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1-03: 甘肃地矿局雇人监控退休工程师

10月2日,罗清疏老人早8点出门,便被本单位(甘肃地矿局地质调查院)派的两个中年妇女跟踪,被罗清疏发现并质问时,她们却说:我们就是为了挣钱,不管其它。后得知这些人四个人一班,单位在基本工资每月1500元的基础上,每天再加100元监视大法弟子。社区人员代丽花(女)对大法弟子李文惠说:如果在咱们院子发现东西(大法真相资料),就会扣我们的工资,等等。

2009年7月,甘肃地矿局地调院纪检委书记李天河、干事郭一平、刘建亚,以开会的名义将大法弟子罗清疏的女儿骗去,恐吓说:“你妈是城关区最大的头号监控对象,只要出了门,门卫就给有关部门打电话,马上就有人远近距离跟踪,在单位院内也派四人监视等等……”

罗清疏,女,七十三岁,甘肃地矿局地质调查院退休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兰州城关区公安分局、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团结新村街道办事处社区、以及本单位联合全部出动,天天到她家里去骚扰。

二零零零年九月,罗清疏老人二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后,由本单位押回团结新村派出所,直接送往桃树坪收容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到家的第四天,团结新村派出所李燕敏带着一帮人又到家中骚扰,逼迫写不炼功、不学法、不上京的保证,没有得逞;后又带人来非法抄家,要抢走罗清疏的大法书,罗清疏以死抗争,才使恶人的强盗行为没有得逞。地矿局地质调查院的邪党书记白塞青,一个小时打一次电话,探听罗清疏在不在家。

家中骚扰的实在难以度日,罗清疏老人被迫远走他乡。罗的年迈母亲担心女儿安危,提心吊胆的度日,过度思念整日哭泣,致使双目失明,腿疼,腰疼,卧床不起,于二零零三年过早离世。

二零零二年底,地矿局地质调查院纪委书记李天河与干事刘建亚乘飞机追到乌市,逼迫罗清疏写“三书”,邪恶的阴谋依然没有得逞。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团结新村派出所陈所长非法扣押罗清疏老人,将她劫持往桃树坪收容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三月八日,团结新村派出所伙同罗清疏单位刘建亚将她转押到龚家湾洗脑迫害长达七个半月。

罗清疏一直被邪恶之徒关在禁闭室中,双手吊铐连续十二昼夜。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还拼命打老人耳光,将老人打的嘴鼻出血,脸肿的很高。被长期吊铐的休克三次,第四次大便大出血躺在血泊中,血色素只有三克,人完全昏了,恶警怕担责任,把她推给她的单位。病危通知下了三次,罗清疏是从急救室用担架抬出,放入救护车家属接回家的,在家坚持学法炼功不长时间,身体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可邪恶的洗脑班还勒索了老人单位二万三千元,这些从老人和女儿的每月工资中扣除。

大法弟子李文惠,女,七十多岁,兰州市区围巾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六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被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勒索五千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城关区团结新村街道办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后绝食抗议才回到家中。二零零二年五月,李文惠讲真相救人中被恶人构陷,绑架到城关区嘉峪关派出所,遭派出所六个保安酷刑吊铐、烟头烧手背、吊晕后往身上倒水、倒尿;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又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皋兰山洗脑班半年,遭毒打、被五花大绑、不让吃饭等迫害。二零零三年夏天讲真相救人,李文惠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四年四月,在马路上,被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李燕敏带七八个恶人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半年多,被关禁闭室一个月,手铐大挂四天四夜,恶人看不行了放下来,第三天又大挂四天四夜,一直不让上厕所,致使眼睛发麻不能看东西、发痛流泪,牙齿整个松动、发痛,吃东西很困难,两腿脚全肿,腿疼两年多。二零零九年四月,东岗东路派出所魏主任带人又伙同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李燕敏等恶人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211785.html

2009-06-22: 兰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综述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在省、市政法委的直接驱使下,与当地公、检、法、司互相勾结,十年来,采用密谋、威胁、恐吓等邪恶流氓手段,对城关区上百名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判刑。多人被迫害致残、致死。

一、开设多个法西斯洗脑班,非法劫持、关押法轮功学员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法轮功甘肃辅导站义务辅导员袁江、葛俊英、于进芳、李明义及其他十几名大法学员,遭城关分局、国安非法劫持,在兰州市人民饭店、兰州红土地宾馆等处被非法关押整整半年,直到二零零零年元月才被释放。

2. 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书记董建民亲自负责在城关区办洗脑班,即所谓“兰州桃树坪洗脑班”,从二零零一年元月至六七月,半年多,非法劫持关押大法弟子四十多人;协同做恶者是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张所长、丁队长、侯队长、人大王主任等;

3.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五月,开设“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主要负责人城关区“六一零”石主任,参与有城关分局何警官、党校巨正益(音)、城关区法院法官、大法弟子辖区派出所、单位、街道等部门,并雇佣社会低保人员陪住,非法陆续劫持关押大法弟子韩仲翠、曹丹桂等十多人,其中大法弟子马筠、任宗山是非法劳教期满后转入。

4.开设“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从二零零一年底至今,绑架关押大法弟子四百多人。龚家湾洗脑班恶首祁瑞军、韵玉成等迫害致死刘植芳、钱世光、毛亚萍、曹丹桂、郑风茹等多名大法弟子,将大法弟子关禁闭、无限期吊铐、野蛮灌食、毒打等残酷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如不“转化”,就直接送劳教所,监狱。

5.对劳教刑期满的,在监狱、劳教所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继续非法劫持到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强制酷刑逼迫“转化”,写不炼功的所谓“三书”。如大法弟子牛万江,二零零五年兰监三年非法刑满,因不“转化”,直接转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已长达四年之久,董建民极其嚣张的说:我们有的是钱,牛万江不“转化”,就是不放。

6、政法委书记罗笑虎直接决定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法官金济勇积极配合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参与对兰州市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大法弟子于进芳、夏付英、蒋明辉、金俊梅、……至二零零九年对大法弟子方曙光判刑,罗笑虎对法院下命令:方曙光“顽固不化”,必须判重刑。方曙光在二零零八年底法院开庭判决无结果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非法秘密判重刑九年。

7.给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施加压力,以大会、小会批评通报等手段逼迫单位参与到“六一零”迫害中,编辑散发造谣诬陷法轮功的所谓“甘肃省反×教警示教育宣讲提纲”到各单位、院校毒害世人,同时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8、城关区“六一零”与市安全局、公安,与法轮功学员所在辖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等相互勾结,花钱雇佣社会无业人员跟踪、盯梢、严密监视、窃听、上门骚扰、抄家等各种下流违法手段,无法无天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被迫害致死的城关区大法学员

1.袁江,男 ,二十九岁,原法轮功甘肃辅导站站长。兰州市电信局干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袁江被非法关押半年,二零零一年一月间,袁江不堪忍受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及公安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遭非法通缉。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袁江在甘肃敦煌再次被捕。公安对袁江进行了刑讯逼供,袁江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以“大”字形吊铐,并遭到毒打,直到看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然戴着手铐脚镣。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

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约十月二十六日,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由于长期被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进了一同修家,得到了很好的接待与照顾。然而当时袁江已被迫害的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像。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他的伤势很重,高烧昏迷,显然有内伤。十一月九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亡。

2.胡清兰,女,五十多岁,甘肃省兰州市建筑机械厂退休工人。胡清兰二零零零年七月初去北京为大法合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劫持,在北京被非法关押近二十天,其间被强行脱衣、裤,坐硬板,吃的是糜烂的食物,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摧残。被当地接回送往兰州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间恶警不让喝水,强迫在36°~40°的高温下,顶着烈日干苦力活,喝不上水,吃不下饭,在八月中旬释放时,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住院治疗,当年四月底含冤离开人间。

3.闫秀林,女,八十岁,甘肃省兰州市人,一九九七年年底得法,炼功不久,身体原来多种疾病一扫而光,身体往年轻化转变,非常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以后,由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损害,于二零零二年四月离世。

4.刘植芳,女,四十八岁,甘肃省大法弟子。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刘植芳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好,被公安非法抓捕,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兰州拘留所,并被强制超体力劳动。二零零一年被恶党不法之徒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五年七月又一次被恶警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因她拒写“转化材料”被关押在禁闭室,长期吊背铐,七月底被折磨致死。

5.于进芳,男,六十三岁,甘肃省汽修二机厂退休工人,于进芳七年来一直遭受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半年。二零零零年十月,于进芳上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在北京东关村住处被恶警绑架,遭毒打,恶警用高压电击他的面部,致使他满嘴都是大泡。他被非法关押在东关村看守所二十天后,被非法劫持回兰州,在桃树坪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于进芳家被恶警破门而入,兰州市城关区公安一处路志斌带十几名恶警再次闯入于进芳家,绑架了于进芳、妻子夏付英及家中不修炼的女儿、女婿、保姆,并查封了住宅。于进芳当日被绑架至甘肃榆中县看守所,受折磨十几天,身体受到摧残,恶警通知家人说他“胃出血”住院(兰州大沙坪劳教康复中心医院)。于进芳不配合邪恶,曾绝食抗议几天,恶警还把他捆在铁床四天四夜折磨。二零零二年四月,于进芳出院,公安一处经办人逼迫家人交四千元,因家中无钱,女儿们交了二千元,单位代交了二千元(后从夏付英工资中扣出)。之后,于进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沙坪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于进芳、夏付英、王志君和文世学被兰州市城关区邪党法院秘密非法审判,于进芳被非法判刑五年;于进芳在牢房遭受非人的待遇,睡的是阴暗潮湿的地铺,导致全身长满了疥疮,体无完肤,全身流脓血,持续发高烧不退,卧床不起,不能吃不能喝,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看守所下属卫生所才被迫通知他女儿。二零零三年三月于进芳在多人的搀扶下,女儿交二千元给兰州大沙坪劳教康复中心医院,不到一个月又被看守所押回迫害,在家属多次要求下,又被勒索四千元后,方才转入医院。

二零零零六年十一月所谓的“刑满”,家人将其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接回,发现人非常消瘦,身体虚弱,不能吃东西,经常呕吐,据本人讲快出狱的两个月以来就有这种情况。后来于进芳越来越不能吃,呕吐越来越频繁,终于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多钟与世长辞。

6.钱世光,男,六十五岁,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燕儿湾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钱世光老人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钱世光再遭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非法勒索每月给三千元的所谓转化管理费。二零零五年九月到二零零六年元月,洗脑班邪党人员把钱世光关在无暖气的禁闭室整整非法关押了四个月,钱世光背铐九天后脱肛,大小便失禁,胳膊铐伤,左手一直握不住拿不住东西。二零零六年在洗脑班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四月,恶党书记祁瑞军、王东在办公室对钱世光殴打,最后连祁的司机贾仁录也闯进来参与殴打。二零零七年五月,祁瑞军又把钱世光拉到办公室毒打,打累了又叫全润、王东接着打,打的钱世光嘴中流血,身体青紫,致使钱只能拄着拐杖行走,走几步还要歇一歇。

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非法劳教期满,邪恶之徒仍继续非法关押被致残的老人。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钱世光被迫害致死。

7.郑凤茹,女,五十五岁左右,原甘肃省建筑工程二公司职工。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短短的几个月,将原本身体健康的郑凤茹迫害的身体虚弱,并患了严重的高血压。但恶人还不放人,也不许唯一的儿子去见她,逼迫郑凤茹写“三书”。大约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在邪恶的迫害下,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在不清醒的状态下,郑凤茹昧着自己的良心写下了“三书”,恶徒才放人。巨大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非人迫害,终致郑凤茹精神崩溃,于二零零五年九月含冤去世。

8.曹丹桂,女,六十多岁,兰州市科学地震局大法弟子。家住城关区渭源路139号,于二零零二年被渭源路派出所绑架到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非法迫害,曾被洗脑班喝醉酒的恶人半夜闯进房间惊吓,后致使出现病态,后又被转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曹丹桂坚修大法,不写“三书”,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就气急败坏地对曹丹桂施行“高吊飞”酷刑折磨八天八夜,并用电棍打头部,三颗牙被打活动了,总共折磨了十八天,十八天不让睡觉,关进小牢,逼迫写“三书”。

龚家湾洗脑班雇用陪教人员金伟迫害大法弟子曹丹桂。不让上厕所,最后被迫害的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9.耿翠芳,女,四十八岁,家住铁路材料厂家属院,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苏安州和妻子耿翠芳一起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邪党人员非法遣回后,耿翠芳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十五队,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才被释放。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奉 “六一零”办公室的指使,兰西机务段邪党党委书记孙秉周,副书记唐德跃、常国华三人操纵保卫刘继存、韩荣、尚民,在楼下监视一夜后,于早晨六点左右将大法弟子苏安州绑架到兰西机务段保卫股。

随后,这些邪党人员伙同兰铁公安一科郭光显等恶警,砸门逼迫苏安州的妻子耿翠芳开门。耿翠芳坚持不开门。在恶警步步紧逼下,耿翠芳想用绳索从自家的六楼下去脱身,由于绳断坠地,摔成重伤。

当时如果能及时抢救的话,耿翠芳很有可能生还,恶警们根本不顾耿翠芳的死活,把耿翠芳家所在的那栋楼全部戒严,堵住了两边的行人通道,不许任何人靠近耿翠芳;并蛮横的从她身上掏出家门钥匙,开门抄家,非法抢劫私人存折万余元、工资存折及金银首饰。耿翠芳在太阳曝晒下,在痛苦中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八岁。

10.张华,女 ,六十六岁,兰州市大法弟子。家住城关区。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大法弟子张华被七里河公安分局非法抓去,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二月十日被押送到西果园看守所,九月十七日转到兰州第二看守所,十二月六日又被公安人员强行送到皋兰山洗脑班,又从皋兰山洗脑班转到龚家湾洗脑班。 张华曾被非法关禁闭以及吊铐。二零零六年夏离世。

三、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监狱的城关区部份大法学员

1.牛万江,男,四十九岁,铁路局兰西机务段职工,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五日,牛万江又一次被绑架到大沙坪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牛万江在兰州监狱因不配合邪恶,被非法关二次禁闭“专管”,在禁闭期间,因其绝食抗议遭到邪恶之徒的暴力迫害以致休克,身心受到强烈摧残,恶人并停止其与家人接见六个月。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牛万江的家人去兰州监狱接牛万江时,监狱声称:牛万江已在夜里零点被接走送往龚家湾洗脑班。二零零五年冬天绝食抗议迫害,被关禁闭。二零零七年十月,为抗议保安杨继刚的无理刁难,绝食抗议。绝食期间遭插胃管迫害,吃饭后,又被关入禁闭室背铐吊铐迫害八十一天,长期不让睡觉,吃饭时晕摔在地,眼角磕伤,缝了五针;脚上冻裂了一寸多长一公分深的两条血口子;两胳膊两手腕铐伤,双手抓不住东西,身体极度虚弱。家人留下买生活用品的钱被全部掠去做医药费。

2.张震敏,女,四十多岁,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上午,兰州市城关分局的一群警察以检查煤气的名义把门骗开非,非法劫持张振敏,先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后又转到华林山第二看守所,恶警强迫她做苦工,她绝食抗议,恶警给她戴上脚镣,把双手反铐,用大约长四十厘米的八号铁丝,把脚镣手铐固定住,名叫后穿刺。这种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跪着,昼夜铐,吃饭、喝水都是犯人帮忙,就连上厕所也不开手铐,由犯人帮助大小便。

张振敏被后穿刺酷刑迫害长达三十九天,手脚全肿,全身浮肿,铁铐卡在手腕肉里,铐子打开都取不下来,打开脚镣手铐后,几天之内腰直不起来,腿抬不起来,胳膊抬不起来。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张振敏八年重刑。张振敏上诉兰州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六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振敏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四监区,强迫每天做苦工。一次恶警办了一个诽谤大法的板报,被张振敏弄掉了,恶警就把她吊起来用电棍暴打,致使她的一只胳膊往起抬都很费劲。

3.苏兰州,五十八岁,兰州铁路局兰西机务段退休职工,家住铁路材料厂家属院,二零零二年八月份,邪党恶徒再次绑架了苏兰州,并以参与电视插播为由,操控七里河法院对苏安州非法判刑十年。九月中旬,苏兰州在兰州市一处被非法关押期间,在刑讯室遭受了酷刑折磨。以何波和魏东为首的恶警将苏兰州固定在铁椅子上,头上戴上钢盔,将两只手腕固定在可以紧螺丝的自制的手铐(铁环)上,用扳手渐渐上紧铁环上的螺丝,使固定手腕的铁环(手铐)紧缩,缩小的铁环压迫手腕,使腕骨发生严重变形;同时在胳膊下面垫上厚厚的书,并且还不断加高书的厚度,经过长时间的酷刑折磨,使人痛不欲生。这种法西斯式的酷刑对苏兰州连续进行了长达七十二小时(三天三夜)的残酷折磨。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妻子被逼死亡 。家中不满十八岁的儿子,无人照管。失去了亲人,没有了家,孩子生活无着落,后离家出走,在外飘落期间染上了疾病,后发展为肺癌。苏伟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在家中死亡。

就在家破人亡的情况下,苏安州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兰州监狱第十一监区,恶警们还对他进行迫害,以致他患上了直肠癌,被送入劳改医院,现在生死未卜。

4.蒋明辉,三十多岁,北京北方工业大学毕业,兰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企业运行处干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七日,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蒋明辉被戴着手铐、脚镣被兰州市城关区伪“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八监区。非法迫害期间,蒋明辉手被砸伤、关禁闭、强迫当奴工。二零零八年初,给监狱长写了一封信,揭露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强烈要求立即停止迫害,被关在号室两个多月,不让出来,不让睡觉。接见被停一年。

5.韩旭,男,四十多岁,甘肃省对外经济贸易厅英语翻译,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韩旭在街上回家途中,被兰州公安恶警用黑布袋蒙面绑架,韩旭后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十一大队。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由于缺乏依据,兰州市检察院出具释放证,但被兰州市公安局隐瞒,将韩旭换了个地方秘密关押在兰州金泉宾馆518房间,找了六个闲散人员看押,期间被频繁施以暴力折磨,殴打、电击、强迫戴上背铐脚镣,以一个固定的姿势长时间坐在地上并且不让睡觉,仅仅供给少量的水,致使韩旭两手腕被严重铐伤,臀部溃烂并出现严重的幻觉和神志不清等状况(施暴者张成甫等)。

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陕西户县公安局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从兰州警方将韩旭押至陕西户县公安局。户县法院及陕西省中级人民法院强行判刑十年,送往渭南监狱。韩旭为了维护自己的崇高信仰,为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而多次绝食,结果被恶警多次插胃管迫害,不让睡觉等。

6.祁丽君,女,五十多岁,甘肃省医药保健进出口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遭绑架,二零零二年十月,关押在兰州第二看守所期间,因抵制强制奴役劳动(拣瓜子),被恶警用比对死刑犯还严重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杨景云、韩玉萍、张振敏、祁丽君等七人被戴上脚镣,双手从背后上下反铐,脚镣与手镣用铅丝相连,站不能站直,蹲不能蹲下,韩玉萍的铅丝达30公斤重(死刑犯才8公斤),无法睡觉,无法上厕所,整整一个月,当卸下手镣时,大法弟子的手肿得都不能取下,一个星期后,人才会走路。 后被非法判刑十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六监区。

7.崔桂莲,女,六十多岁,兰州电视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被从家中绑架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非法秘密判刑八年。

8,侯艳清,女,五十七岁,兰州运输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元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二月,被其所在单位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一年多。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被丈夫打晕伙同团结新村派出所恶人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至今依然在洗脑班黑窝遭受迫害。其八十多岁的老父在家无人照顾。

9,方剑萍,女,五十多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于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七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二年。由于拒绝写所谓的“三书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方剑平又直接被从劳教所送进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洗脑班剡永生为首的邪恶坏人关进“黑房子”进行残酷的折磨,强迫“ 转化”。

二零零四年十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被吊铐。二零零六年六月,在善意的向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讲真相时,被恶人祁瑞军伙同市局26处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一监区遭受迫害。

10.魏周香,女,三十八岁,兰州市第八中学政治老师,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政治系。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解教后,被恶徒直接送往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十一月被关进“黑房子”进行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在善意的向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讲真相时,被恶人祁瑞军伙同市局26处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1.王允波,男,二十多岁,兰州大学97级经管院本科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进京上访后被学校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强行拘留十五天,后被学校授意写“因病申请休学书”而被强行休学一年。二零零零年九月期满因考虑学业并在亲情威逼下违心写了“保证书”与“悔过书”。二零零一年底在一同修家中被抓,被非法判刑八年,在西果园看守所关押,受尽折磨。后被转至兰州监狱,至今仍在监狱遭受迫害。

12.张萍,女 ,三十六岁,兰州市大法弟子。原甘肃省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现华龙证券公司)职工。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遭到恶警魏东、陆××及兰州市公安局一处多人,非法侵入居所暴力劫持,并遭恶警魏东暴力殴打、用宽一尺的布条充当绳索勒住嘴及颈部,迫害长达四五小时,后被绑架至市局一处(国安处)非法审讯一夜。第二天送至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看守所里,张萍被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和连在一块的手铐,只能蜷缩着身体。在仅一天一夜未吃东西的情况下(被打伤没法吃东西),看守所即给张萍鼻饲,因面部受伤严重,频频呕吐,吐出大多是血。

二零零六年张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张萍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每次都被恶警插胃管迫害。四月中旬被插胃管迫害后,她呕吐不止,第八天张萍被送到劳改医院。张萍绝食期间,恶警田庆萍指使狱警给张萍砸背铐,手脚都被铐上直到去劳改医院。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因甘肃女子监狱恶人举报张萍晚上炼功为理由,张萍被加戴刑具迫害整十四天。这种酷刑比关禁闭更令人难受,在张萍违心写检查后才解除该刑。至今张萍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3.马筠,女 ,五十八岁, 回族,大学毕业,在兰州市旅游局工作,家住武都路。

二零零零年元月十四、十五两日在户外炼法轮功并挂“法轮大法”横幅,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兰州市城关看守所关押近二年,在甘肃女子监狱关押一年多。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六日,刑满释放时,在监狱门口就被城关公安分局公安人员强行抓到皋兰山,被邪恶看守刘建平殴打致伤,后转到龚家湾非法关押一年多。因马筠抵制迫害,拒绝写所谓的“三书”,二零零四年七月又被邪恶之徒们送往兰州女子监狱,因没有新的“罪行”,又被退回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马筠受过坐小牢的酷刑。因坚信真善忍,拒绝所谓的“转化”,在此一关又是两年多,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才被放出。

二零零六年二月,在善意的向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讲真相时,被恶人祁瑞军伙同市局26处绑架,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晚上被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马筠四日二十七日至五月十七日绝食抗议期间,恶警野蛮灌食,嘴和脸都受伤严重,嘴烂烂的,脸肿着。还被灌浓浓的盐水。一切都是主管队长田庆萍指使干的。

后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的“邪教科”,因不配合邪恶被关到禁闭室五十多天,每天只能吃到一个黑面馍馍,强迫不让洗漱、不让与家人见面。曾在禁闭室被罚站三天三夜,强迫不让睡、不让坐。最终未达到目的而被下到监区干苦役,还被强行剥夺了接受亲属探视的权利和使用生活、卫生用品的权利。在这期间始终都有一个刑事犯人专门监视她,不许她和其他人说话。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4.李福斌,男。五十九岁,甘肃省兰州东岗食品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二月,李富斌被兰州七里河公安分局席明德等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手腕上被手铐的疤印一个月后都使看到的家人触目惊心。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李福斌又被转到兰州第二看守所迫害,头发花白,憔悴不堪。后又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七大队。二零零七年,李富斌在兰州监狱被迫害的高血压、心脏病复发、静脉曲张,大腿肿的不能行走。因手术有生命危险,恶警拒绝给老人治疗,也不允许老人保外就医。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兰州监狱的恶警为给自己所谓的“业绩”贴金,给他们加分,逼着大法弟子要求减刑,李福斌不配合他们的邪恶要求,而被又一次非法关进禁闭室,整整七十三天,遭毒打、戴着脚镣手铐、不给吃、不给被子,期间一直不让家人接见,十一月二十九日才被放出,后只因接了一个条子,又被关禁闭室十天。

二零零九年元月十三日,家人去见,兰监七大队教导员沙某,仍然不让李福斌家人接见,在家人的一再坚持下,才让接见的,而手铐在进接见室时才被解下

15.李旷风,女,五十多岁 兰州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皋兰山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五监区。

16.赵玉华,女,五十岁,兰州市民百集团退休职工。退休之前,从楼梯上摔下,造成严重的骨折,小腿臂翻转错位,多方寻医问诊,无法医治,不能走,无法上班,只好退休。一朝修炼法轮大法,无意间奔跑,腿伤神奇愈合,当时激动的泪如泉涌。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赵玉华向世人讲真相,被兰州市城关分局和皋兰路派出所绑架,在兰州市桃树坪拘留所非法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赵玉华在兰州市青白石被恶人构陷,赵玉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非法秘密判刑八年。

四、部份被迫害的城关区大法弟子

1.陈秀芳,女,五十七岁,兰新集团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合法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勒索三百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其单位保卫部陈增俊(音),组织部等恶人伙同拱星墩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单位派两人在龚家湾洗脑班包夹迫害,单位每月给洗脑班三千元协同迫害;至今嘉峪关路派出所、社区一直监控、盯梢、骚扰迫害。

2.郝酥萍,女,四十八岁,兰新集团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其单位保卫部陈增俊(音),组织部等恶人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三年元月回到家。

3.何富强,男,四十多岁,兰新集团职工,被其单位保卫部陈增俊(音),组织部等恶人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4.吴俊奇,男,四十多岁,省科学院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半年多。

5.刘秀英,女,五十四岁,兰州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晚八点左右,她从外面回家时被绑架到上西园巷口一治安室门前的一辆警车内,直接拉到市公安局二十六处。被以魏东为首的几名恶警立将她的手脚都铐在老虎凳上,不断的紧铐子,就这样将她迫害了一夜。第二天恶警刘勇把她不断的时时紧砸在老虎凳上的手铐,手铐致使她的手、脚浮肿,双腿失去了知觉。到了晚上,她被魏东与刘勇继续轮番迫害了一夜,晕过去几次,至今她的一个腿粗、一个腿细,不能正常行走。当时刘勇坐到她的对面,将脚踏在她的脸上、嘴上,致使她嘴上血流不止。恶警中还有两个:一个叫仲彪,另一个叫李波(女)。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九日晚,她被魏东和刘勇送到了洗脑班。其实它们是怕她的伤那么重,看守所不要,将她放在洗脑班养伤。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五监区。

6.王汝定,男,酒钢集团兰州长虹焊接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工程师,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在兰州桃树坪看守所迫害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在单位门口,被甘肃省公安厅二十六处绑架,在交警大厦八楼将双手铐在暖气上十二个小时,逼问与谁联系,后利诱做公安特务,遭拒绝后与单位合谋,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弯洗脑班迫害。十几天后正念离开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归。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回单位要求上班,被告密后,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在家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背铐五天六夜,被单位非法除名。

7.黄恕明,女,六十四岁,兰州电视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二日,被单位保卫科刘宝山、王小燕、刘威利等伙同国保大队陈志凯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近几年所在社区经常到家骚扰。

8.张容疃,女,六十八岁,兰州电视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日下楼买菜,被等候在楼门口的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其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9.贾建怀,男,五十多岁,甘肃省水利厅工程地质建设公司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其所在单位伙同市局二十六处,由单位财务科打电话到家中,骗到单位财务科办公室后将其绑架,抢走家中钥匙,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mp3等私人物件,在市局铁椅子上拷问,严刑逼供两天后,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惨遭迫害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六年六月转到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直到二零零八年三月,回家后其单位不给安排工作,没有经济来源,靠妻子的一点微薄工资糊口。

10肖红梅,女,四十九岁,甘肃省甘兰水利水电建筑设计院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拘留所。后被单位及派出所接回后,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柳沟河、桃树坪拘留所。回家后,单位不安排工作,不发生活费。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单位伙同非法组织“610”以安排工作为名,将其骗到单位,强行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由于拒不配合邪恶之徒的无理要求,被关至洗脑班的禁闭室、地下室,被非法铐在禁闭室铁门上、地下室柱子上,长期迫害,不让睡觉。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经历残酷迫害才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市局二十六处一伙邪恶之徒又到肖红梅单位,再次非法将其绑架,在市局“铁椅子”上酷刑逼供两天后 ,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后又被强行非法关押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惨遭迫害。

11.张振民,男,五十七岁,兰州钢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进京依法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兰州驻京办非法关押一周,由所在单位及当地派出所接回后非法关押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回单位后,被调到专运线修铁路。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单位公安处限制人身自由十余天,每日下班后,被押送到招待所监看,不让回家。二零零二年十月下旬,被恶人从家中强行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由于拒不配合邪恶之徒的无理要求,被关至洗脑班的禁闭室、被铐在禁闭室铁门上十二天,被铐得神志恍惚,腿脚浮肿,手脚麻木。至二零零四年初才回到家。

12.丁映琪,男,六十多岁,三毛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元月十八日至六月一日,被临夏路派出所片警张宝丰等与街道恶人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日,被临夏路派出所姓刘、张的两副所长带人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其间被洗脑班恶人非法吊铐前后二十天,至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才回到家。

13.赵玉英,女,四十多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被绑架,非法在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后被非法在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关押二年。

14.黄萍,女,四十多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至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一日,被三次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单位伙同非法组织“610”办绑架到兰州市皋兰山洗脑班迫害。

15.董晨慧,女,三十多岁,城关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元月,被庆阳路派出所从所住楼下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洗脑班,非法迫害半年,勒索一千三百元;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城关区公安分局、渭源路派出所绑架到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非法迫害两个月。

16.孙永莉,女,四十二岁,曹丹桂之女,于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到兰州市和平镇女子劳教所迫害,不让睡觉,一直站立,被所内吸毒人员连夜殴打,孙永莉被打的左腿严重受伤,两个月不能挨床,被非法关押一年。

17.张桂兰,女,五十多岁,家住城关区渭源路139号,于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迫害的张桂兰脸和眼睛浮肿,眼睛肿的看不清人,家人强烈要求放人,洗脑班恶人勒索家人一万二千元、单位两万元后才放人。

18.姚爱莲,女,六十多岁,兰州汽修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一初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依法上访,被非法勒索三千二百元。二零零零年八月被强行绑架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劳教所不收。二零零五年元月,被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恶人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短短的两个月,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被抬回家中。到现在还在干扰她和家人。

19.魏兰英,女,近七十岁,兰州阿干煤矿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后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半年多,被关禁闭室背铐三天,睡水泥地两天。

20.王秀英,女,六十六岁,甘肃省农资总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单位非法扣3900多元;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被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兰州市城关分局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皋兰山洗脑班迫害二十六天,先被勒索了二千元,后被单位非法扣工资六千多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城关区东岗西路派出所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五十六天;二零零二年城关区政保科绑架到甘肃平安台劳教所,因出现心脏问题,邪恶之徒的迫害企图没有得逞。

21.李风强,男,六十五岁,甘肃省农资总公司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城关区东岗西路派出所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五十六天。

21.吕桂茹,女,六十七岁,兰州市矿灯厂退休职工。因不放弃修炼,被城关区东岗西路派出所长期骚扰迫害,至今居无定所,苦不堪言。

22.夏付英,女,六十六岁,兰州汽修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左右,夏付英被兰州公安局二十六处的何波带领五个警察突然闯进她姑娘的家里劫持,把夏付英绑架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夏付英被邪党警察劫持入狱的几天后,邪党法院非法宣判,夏付英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三年;

23.宿锦霞,女,六十二岁,家住城关区,二零零零年七月被恶人从家中强行抬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迫害半年;二零零二年四月又被恶人从家中强行抬到兰州市皋兰山洗脑班迫害十七天。至今还在迫害她和她的家人。

24.唐淑花,女,四十四岁,家住城关区,因坚修法轮大法,在上班时被恶人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回家后仍不得安宁,甘肃非法组织“六一零”,利用城关区雁滩派出所对其一直非法跟踪、盯梢迫害,干扰其正常工作、生活。

25.董国红,女,四十四岁,家住城关区,二零零零年初依法上北京上访,被公安非法拘禁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又因此事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在这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解教回家。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晚,又被公安人员强行挟持到皋兰山洗脑班,后转到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二零零六年又被绑架,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非法迫害,后被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卖给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直接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强迫“转化”后才回到家。

26.罗清疏,女,七十三岁,兰州地矿局地质调查院退休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兰州城关区公安分局;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团结新村街道办事处社区;以及本单位联合全部出动。天天到家里去骚扰,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后,由本单位押回团结新村派出所,直接送往桃树坪收容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到家的第四天,团结新村派出所李燕敏带着一帮人又到家中骚扰,逼迫写不炼功、不学法、不上京的保证,没有得逞。后又带人来抄家,要抢走罗清疏的大法书,罗清疏以死抗争,才使恶人的强盗行为没有得逞。地矿局地质调查院的邪党书记白塞青,一个小时打一次电话,监控罗清疏在不在家,家中骚扰的实在难以度日,罗清疏老人被迫远走他乡。罗清疏母亲年迈,提心吊胆的度日,过度思念整日哭泣,致使老母双目失明,腿疼,腰疼,卧床不起,于二零零三年过早离世。二零零二年底,地矿局地质调查院纪委书记李天河与干事刘建亚乘飞机追到乌市,逼迫罗清疏写“三书,”邪恶的阴谋依然没有得逞。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被团结新村派出所陈所长非法扣押,将罗清疏送往桃树坪收容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三月八日,团结新村派出所伙同罗清疏单位刘建亚将她转押到龚家湾洗脑迫害长达七个半月,罗清疏一直被邪恶之徒关在禁团室中,双手吊铐连续十二昼夜。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还拼命打老人耳光,将老人打的嘴鼻出血,脸肿的很高。被长期吊铐的休克三次,第四次大便大出血躺在血泊中,血色素只有三克,人完全昏了,恶警怕担责任,把她推给她的单位。病危通知下了三次,罗清疏是从急救室用担架抬出,放入救护车家属接回家的,在家坚持学法炼功不长时间,身体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可邪恶的洗脑班还勒索了老人单位二万三千元,这些从老人和女儿的每月工资中扣除。

27.孙兰萍,女,四十八岁,甘肃省电信器材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孙兰萍被兰州市公安局绑架,在政保科关押一天后,被恶警陈志凯和一名警员,直接戴铐送入兰州市大沙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甘肃省电信器材厂的石主任,伙同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杜所长共四人非法闯入孙兰萍家中,连拉带拖将孙兰萍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二零零七年七月,被定远派出所所长张金保及两名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榆中公安局,被非法戴手铐铐在椅子上一夜,第二天中午,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一进洗脑班,就被洗脑班恶人孙强拽头发,强行蹲着铐在高低床头两天两夜。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因坚决不“转化”,被洗脑班恶人祁瑞军唆使恶警杨文泰等人关进禁闭室,双手背吊铐在冰冷的铁门上,只能脚尖着地,整天整夜吊铐着,只有三顿饭的时候和晚上十一点左右上厕所才放下来,手腕处被铐的流血流脓,手、脚、腿浮肿,鞋穿不进去,脚趾头黑紫,无法走路,手握不住筷子,即使这样邪恶之徒根本不管孙兰萍的死活,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元月,整整三十七天,孙兰萍被吊铐的吐血、拉血、人事不省,洗脑班恶人祁瑞军才将人送到兰州电机厂医院抢救,血色素只有二点二克,胃大面积溃烂,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叫来了孙兰萍单位的人和家人,孙兰萍坚决要求回家。就这样在医院住了九天,邪恶的洗脑班致人伤残,却逼迫孙兰萍家人支付六千多元治疗费,才让家人接回家。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六个多月,洗脑班直接从孙兰萍单位掠夺六千元生活费,单位甘肃省电信器材厂逐月从孙兰萍退休工资中扣除,给孙兰萍及儿子生活造成极大困难。

孙兰萍被绑架期间,兰州市国保大队七、八个警察,持枪绑架孙兰萍不修炼的儿子十七个小时,影响上学,被甘肃民族学院无理退学。

28.汪彩霞,女 ,四十岁,城关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便衣殴打,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半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城关分局绑架,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十四队,遭到非人的折磨。兰州城关分局二十六处恶警魏东在勒索她父亲两千元后,才让她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旬在工作单位,被城关公安分局二十六处、渭源路派出所、兰大派出所合伙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汪彩霞一进洗脑班就被铐在一楼的高低床头三天三夜,后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第五天,又被铐在一楼的高低床头四天三夜,被恶警孙强,杨文泰等插胃管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恶警祁瑞军以不打扫卫生为借口,将汪彩霞关禁闭室迫害。胳膊、手脚腿因长期吊铐浮肿。迫于家人的强烈要求,二零零七年底,兰大派出所刘同昌,刘百林,吴建强等人以株连其父(已退休)、其弟(在兰大上班)的卑鄙手段将其接出,被龚家湾洗脑班长期吊铐迫害的汪彩霞双臂致残,即使这样兰大派出所,“六一零”刘同昌、刘百林等人仍不放过她,将其弟下岗来胁迫汪彩霞放弃修炼,三天两头到其母亲家骚扰,恐吓。

29,董秀兰,女,六十四岁,兰州7437厂家属,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差六天过年,被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被勒索三百元,十五天后被转到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非法迫害,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又被转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被长期非法关押三年之久,董秀兰被送进小黑屋,吃、住、大小便都在一起,满屋子都是虫子。他们把董秀兰两手铐到铁门上,连吃饭都铐着,铐了两天两夜。董秀兰的腿、脚都出血,头脑麻木,不清醒了。每月从其老伴六百元退休金中扣出三百元给洗脑班,直到二零零四年元月才回到家中;二零零七年七月,在榆中定远镇讲大法真相,被定远派出所所长张金保与两名恶警绑架,当天非法关押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老伴经受不住董秀兰又一次被非法关押的痛苦,在惊吓中含冤离世。董秀兰直到二零零九年四月才脱离黑窝。

30、韩仲翠,女,四十九岁,甘肃兰州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公务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大法弟子韩中翠到北京依法上访被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初,办事处把韩中翠从北京接回送到桃树坪拘留所关押,半月后,也就是大年三十被送进桃树坪洗脑班进行迫害,直到六月份韩中翠绝食抗议有生命危险时才放出。在这期间,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副主任温照军伙同他人做白条假据,编造她住院二千四百元费用和其它无理单据,共扣除她的工资奖金八千余元。

二零零二年元月和二零零三年五月两次被其单位伙同派出所,绑架到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都以绝食而获释(第一次十八天,第二次四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再次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头目恶人剡永生的指示下,直接被投入禁闭室,遭吊背铐一个多月。当她被抬出来时已奄奄一息,手脚都不能动了,裤子里都是大便。之后稍有缓解,继续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祁瑞军和他的帮凶孙强几次送禁闭高压迫害。长时昼夜站立双手上铐,站立双臂后背铐,双臂后上翘坐在地上上铐,有时甚至铐昏过去,韩仲翠就在没有取暖设备的禁闭室的水泥地上和衣睡了整整一个冬天。吊铐造成左臂脱臼,右手不但神经受损,手背一根骨头被骨折。因迫害腰直不起,带到兰州陆军总院检查,结果整体神经损伤,已无法治疗。

二零零五年冬又被关禁闭四个月,吊铐的胳膊脱臼,而后脱臼的关节腔内又长了新的肉芽,肉芽又坏死。二零零六年八月左右被迫绝食四十三天后,在黑窝被残酷迫害四年多,才脱离龚家湾洗脑班黑窝。

31.张育,女,五十八岁,城关区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兰大二院讲真相被保安诬陷,遭临夏路派出所酷刑绑铐,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后送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32.牛小琴,女,四十六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一日由于恶人告密,邪恶加剧迫害,她和母亲孟兰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在金昌被恶警绑架,由于坚修大法,后被非法劳教,在兰州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非法关押三年。

33.孟兰,女,六十多岁,原兰州百货大楼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被城关区政保科相建忠带多人抄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元月,因在兰州东方红广场炼功,被警察强行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勒索三百元,并被城关区庆阳路派出所勒索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先后被绑架到陇西戒毒所、桃树坪拘留所;二零零一年十月底,兰州市公安用大铁棒撬门,被迫从四楼跳下,造成小左腿骨折,并被城关区铁路新村派出所乘机抢去二千元及大尼桑录音机;

二零零二年五月,城关区白银路街道办事处、白银路派出所强行将孟兰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并勒索单位四千元。

34.张桂英,女,六十七岁,兰州钢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勒索三千元。十二月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被吊铐七天。二零零三年春天才回到家。

35.马丽荣,女,七十多岁,甘肃出版社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四月讲大法真相,被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一夜,后又被非法关押到兰州市公安分局,遭恶警陈志凯非法审问,勒索一千元,后又被东岗派出所逼迫写所谓的“保证”。

36.杜彬,女,七十多岁,家住兰州军区干休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老伴所在单位,街道、社区经常到家骚扰;二零零一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勒索三千元。至今嘉峪关路派出所、街道、社区骚扰不断。

37.李文惠,女,七十多岁,兰州市区围巾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六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被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城关区团结新村街道办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后绝食抗议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五月,讲真相救人中被恶人构陷,绑架到城关区嘉峪关派出所,遭派出所六个保安酷刑吊铐、烟头烧手背、吊晕后往身上倒水、倒尿;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又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皋兰山洗脑班半年,遭毒打、被五花大绑、不让吃饭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夏天讲真相救人,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在马路上,被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李燕敏带七八个恶人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半年多,被关禁闭室一个月,手铐大挂四天四夜,恶人看不行了放下来,第三天又大挂四天四夜,一直不让上厕所,致使眼睛发麻不能看东西、发痛流泪,牙齿整个松动、发痛,吃东西很困难,两腿脚全肿,腿疼两年多;

二零零九年四月,东岗东路派出所魏主任带人又伙同城关区团结新村派出所李燕敏等恶人非法抄家 。

38.金俊梅,女,五十一岁,家住城关区张苏滩,身体残疾。二零零八年四月,被兰州国保大队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迫害,两个月后被迫害的送到兰州劳改医院,勒索家人一千元。在兰州第一看守所被摔伤,老伴六十八岁,也遭市局非法关押,后到处要人,惊吓、劳累,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晚,突发脑出血,昏迷不醒,直至十二月十日凌晨离世,十二月十日下午,被秘密判刑八年、被摔伤的金俊梅才被儿子背回家中。

39.包新康,男,三十多岁,兰州大学讲师。二零零零年元旦去北京上访,同时向校方严正声明:在99年所签的保证书与写的认识材料作废。在天安门广场因未回答便衣特务的问题而被抓,辗转至昌平县沙河镇派出所拷打逼问出地址姓名,送回兰州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结束又关在兰大地下公寓强行办所谓的法律“学习班”,失去人身自由达三个月。二零零一年底,恶警半夜敲门骚扰,导致其走脱时从楼上摔下造成严重骨折。之后恶人仍不放过他,于二零零二年底又将包新康绑架至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强制“转化 ”。

40.陈多举,男,二十多岁,兰州大学学生。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进京上访,回来后校方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拘留十五天,而后又被强行休学一年。返校后,系领导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以“不写保证,不揭批法轮功”为由非法关押办“学习班”。陈多举不愿被邪恶无端迫害,于三月十三日摆脱监视离开学校,去向不明。同年,陈多举在一同修家中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二零零二年,邪恶之徒将陈多举放出并跟踪,不久又被抓,非法劳教一年,受尽折磨,劳教期满后,直接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关押,强制“转化”。

41.薛留彦,男,二十多岁,兰州大学97级经管院本科生,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关十五天后, “因病申请休学”而被停学一年。在压力下违心写下放弃信仰的“两书”,二零零二年被抓后,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兰州监狱,二零零六年才回到家中,身心遭受极大伤害。

42.王亚玲:女,四十多岁,中文系讲师。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学校不断给其施压,于二零零一年底要求其参加学校自办的“转化班”,被王亚玲拒绝后,校方伙同兰州市 “610”将其非法劫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强制“转化”。王亚玲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到学校后,被再次要求“转化”。被王亚玲拒绝后便一直不让其上讲台,在收发室收发报纸。

43.葛俊英,女,六十多岁,兰州科学寒旱所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7.20 晚,被非法从家中带走,在兰州市人民饭店被非法关押半年,家人去接时,双腿无法正常行走。

44.董晨瑜,女,三十多岁,城关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

45.郗丽琳,女,今年六十九岁,兰州市商学院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九月底,郗丽琳从北京回来即被北京安全局的特务跟踪到兰州,联合兰州商学院保卫处搜家,搜走了一些大法弟子的合影。郗丽琳被绑架到兰州市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在那里每天有专人对郗丽琳作强迫转化。十五天后郗丽琳被学校接回。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郗丽琳被市公安局把她绑架到西果园看守所。二零零零年郗丽琳被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由于郗丽琳一直不写所谓的“保证”,一年后又被非法延期关押两个月才被学校接回,回家后单位又派人一直监视郗丽琳。

为了照顾年迈的妈妈,郗丽琳去了娘家—西安。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郗丽琳在西安市被户县公安局恶警非法抄家,把郗丽琳绑架到户县腊家滩看守所,一次,郗丽琳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被恶警整整折磨了一天,这天恶警对郗丽琳施用了一种所谓的“活老虎凳”酷刑。所谓“活老虎凳”就是把人的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再用一根粗绳绑在反绑的小臂部位,这根粗绳的另一头系在很高的铁架子上,将人悬空,脚跟离地,脚尖点在地上;把双脚戴上脚镣,再用一根很长绳子在双脚中间结上,然后四、五个恶警一起拉,人悬空几乎拉成水平形状。郗丽琳被这种酷刑反复折磨的活活疼死过去。等郗丽琳醒来后,发现自己戴着手铐脚镣半躺在地上,满身都是土。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郗丽琳被户县公安局恶警非法判刑七年,被送到陕西省西安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郗丽琳只穿着一套线衣被兰州市段家滩社区的工作人员接回家中,她两鬓华斑,身体瘦弱,走路蹒跚,让人不由心酸落泪。

46.王秀华,女,五十二岁,兰州鸡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单位书记、皋兰路派出所、街道铐在皋兰路派出所,后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被单位勒索五千元后开除。

47.吴韦,女,六十岁,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访,回到兰州被送到桃树坪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在回兰州的路上,单位又派人去北京接,但没有接上,两人在北京吃喝玩乐一星期费用花了三千元,全部从退休金支出,她问领导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的回答是:兰州610办公室下达的命令。

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单位找其以谈话为借口,由派出所三人和单位二人强行将她从家中带到单位,送往兰州市龚家湾邪恶洗脑班,派出所和单位的七八个人将她抬上车,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被迫害得晚上睡不着觉,脸部、牙齿肿大,血压增高。

48.涂玉春,女,五十四岁 ,在甘肃省乡镇企业贸易公司工作,一九九九年在各单位清查法轮功人员时被单位开除(未通知本人,只在兰州报上登了一下)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十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由兰州驻京办事处接回,被当地派出所送桃树坪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仍然不放过,骚扰。

二零零一年年初被迫流离失所,派出所片警胁迫丈夫在大年三十晚上找遍所有亲戚家也没找到人,就下令单位停止丈夫工作,说找到人再上班,并且跟踪女儿,而且把涂玉春的母亲绑架到城关分局一天威胁不交出人,就关闭全家人生活的小吃店。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日在大教梁为救度众生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兰州城关分局,铐在凳子上五天五夜,然后送城关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二天,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被甘肃省劳教委批劳教一年半,非法送平安台劳教所,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又拉回城关分局,被罚五千元(所谓保证金)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在中共邪党开十六大期间)在家中被城关分局恶警陈智凯等人绑架,送皋兰山洗脑班,因为不放弃信仰,十二月三十日再送平安台劳教,(在城关分局国保队杨队长费劲口舌约两小时的情况下才接受了)在劳教所里,为了不写三书不放弃信仰,受尽了折磨,三九天在冰天雪地的院子里罚站,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早上还要逼迫和大家一起跑操,罚打扫厕所,罚拿抹布擦院子里砖(至到擦出砖的红颜色才能通过)每天干着奴工一样的活,受吸毒犯的打骂、罚站不让睡觉是家常便饭,有一次被包侠刘翠娟带头推到铁床墙角毒打,浑身上下都是伤,鼻青脸肿、小便失禁。好不容易熬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劳教期满,因为不放弃信仰,又被直接送入龚家湾洗脑班强行转化。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才回到家。

49.高军,男,四十岁左右,硕士生,甘肃某林业部门干部。在外地被绑架。他坚修大法,决不配合邪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兰州市平安台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兰州恶警闯入家中,绑架了高军。被强行带走时,他连鞋都未穿。恶警非法抄走个人电脑、公家电脑等设备及其它物品。

50.吴胜和,女,四十多岁,兰州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二 月,吴胜和在龚家湾洗脑班关押楼一楼被打背铐迫害,杨文泰揪头发,穆俊扇耳光,打的吴胜和口鼻流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榆中女子劳教所。

51.田菊红,女 ,兰州啤酒厂技术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城关分局恶警们以谈话为幌子,从办公室欺骗到保卫科,强行绑架至平安台劳教所,致使她一岁的孩子失去了母亲,家庭破散。在劳教所七大队(女队)三中队,遭到队长李晓婧、指导员敬雪峰指使陈小红等多名吸毒人员对她进行四天四夜的非人折磨。后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二监区迫害。

52.王红梅,女,四十多岁,兰州大学历史系博士。王红梅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被兰州大学保卫处非法抓捕,原因是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她被关进兰州市桃树坪劳教所。在劳教所她曾绝食抗议被非法关押。当她被捕时,她已怀有身孕,但警察对她做了强行流产。后转到兰州西果园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底,王红梅被兰州大学保卫处长时间非法关押后,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因王红梅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放出。

53.王育秀,女 ,五十多岁,原任甘肃省高等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后任省高等法院审判委员会审判员(副地级)。因坚信大法,经常受到邪恶骚扰和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恶警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进行迫害。

54.何天辉,男,六十多岁,西北民族学院教授,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上旬被恶警从家中抓走,关押到龚家湾洗脑班。

55许丽敏:女,四十多岁,省科学宫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和姐姐一起上街买东西,行至武都路二中大门口,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恶警绑架,关押在城关区公安分局,当晚七时左右,姐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魔窟,许丽敏则被关押到龚家湾洗脑班。

56.许素珍,女,七十多岁,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龚家湾洗脑班。

57.吴胜兰,女,五十多岁,兰州第二人民医院医务人员,长期遭恶警骚扰,流离失所在外。二零零二年回家后,被恶警从家中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

58.任宗山,男,四十多岁,家住城关区。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洗脑班迫害半年,后被连续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因没有给邪恶写“三书”,两年到期后,邪恶仍不放人,二零零三年将任宗山直接绑架到皋兰山洗脑班、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59.姚天荣,男 ,五十多岁,兰州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大法弟子姚天荣被劫持到兰州城关区皋兰山洗脑班,二零零三年一月被转到龚家湾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姚天荣被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剡永生等迫害。姚天荣曾被非法关禁闭以及吊铐。

60.王晓静,女,三十多岁,兰州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城关分局绑架,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十四队,遭到非人的折磨。兰州城关分局二十六处恶警魏东在勒索她家人两千元后,才让她回到家中。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王晓静曾被非法关禁闭以及吊铐。

61.徐慧敏,女 ,五十多岁,城关区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桃树坪洗脑班被迫害半年;后又被绑架到皋兰山洗脑班非法关押。经常被张掖路派出所恶警田青山以各种非法名义骚扰和威胁,恶警企图使她放弃修炼大法。

62.李希国,男,四十多岁,科学院大法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被兰州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二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李希国被兰州市城关邪党法院非法判八年重刑。

63.张爱民,女,五十五岁,兰州某装饰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合法上访,回到兰州被送到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在北京打工期间,被当地公安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调遣处,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半年有余,其北京的亲戚被迫每月给北京朝阳看守所打钱三百元,名曰“生活费”, 二零零九年六月回到家中。

64.石小泉,女,五十多岁,兰州市土地规划局职工,二零零一年元旦去北京合法上访,回到兰州被送到桃树坪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同年在桃树坪洗脑班被迫害半年。
65.张芳兰,女,四十多岁,城关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合法上访,在陇西被绑架,非法关押三天,后送桃树坪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天,绝食后脱离;二零零三年东岗街道办姓刘的到家骚扰、恐吓。二零零四年至今,城关区派出所经常到家骚扰、恐吓。
(待续)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200.html
2008-09-24: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 校”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地方(下称“龚家湾洗脑班”),对外的幌子是: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早期称教育基地、教育中心,位置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 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2001年12月开办,是甘肃省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场所,是黑社会私设的刑 堂。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自己的现实利益,置法律道德于不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视法轮功学员生命如草芥,七年多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多人。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以祁瑞军(邪党书记)为首,杨东晨、孙强、杨文泰、全润、王东等为头目,刘鑫、穆俊、鲁亮等十几名为打手,魏依川、杨继刚、乔厚全、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保安、陪员为帮凶。由于恶徒对外封锁消息,以下曝光的罪恶也仅是冰山一角。

一、邪恶迫害手段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从精神、经济及肉体迫害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1、 精神迫害:洗脑班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陪教”人员24小时监视陪伴,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制造 压抑恐怖气氛。“帮教”干部、保安、“陪教”因其所谓的“工作”性质的阴暗性,从来不为社会创造任何财富,常年无所事事,经常白天黑夜大呼小叫的以打扑克 打发日子,甚至用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来取乐,夜间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洗脑班对于坚定不“转化”者,不准家属探视,甚至610国安队和公安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到这里后,连家属都不通知。洗脑班恶徒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或说教,不许睡觉,轮番轰炸。

2、 经济迫害:实行连坐制,有单位的从法轮功学员的工资中扣除(包括陪教人员的生活费,每天每人50员)这样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每月就要承担3000以上甚至五 六千元的经济负担,没有工作单位的则有恶警用抄家、索要或威胁家属的卑鄙手段获取钱财。更有甚者强行从家属工资中扣除。

3、酷刑迫害:洗 脑班恶徒用辱骂、殴打、野蛮灌食、绳绑、背铐、吊铐、不给水喝、不许睡觉、不让大小便、关地下室等手段,七年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迫害 的达三百多人。法轮功学员被背铐、吊铐在单人床、高低床床头或禁闭室、地下室铁门上,三、四天后手脚、小腿、大腿开始浮肿,有的全身浮肿,手腕铐烂流血, 手脚胳膊腿伤残,人精神恍惚,身体虚垮。很多女法轮功学员例假,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持续几天、十几天、几十天甚至几个月。中共邪恶之徒真的丧尽天良毫无 人性。

二、部份被迫害案例
……
10)罗清疏,女,70岁,兰州地矿局退休职工,2005年3月8号,被甘肃省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罗清疏也被他们吊铐并在禁闭室的地上睡了三个多月。在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的七个半月中,罗清疏坚决不“转化”。整天除了遭恶徒辱骂、拳打脚踢外,日日夜夜被吊铐着,甚至连续吊铐了十二昼夜。洗脑班恶警祁瑞军还拼命打老人耳光,将老人打的嘴鼻出血,肿的很高。残酷的吊铐使罗清疏头晕目眩,感到内脏下垂,脚、腿、手浮肿,腰以下与上身象分离了一样痛苦,最后昏晕过去了,休克了,小便失禁了,身体僵硬了,恶警这才将她放下来,等她醒过来再铐上。罗清疏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消瘦如柴,生命奄奄一息,在最后一次吊铐中,大便大出血,人完全躺在血泊中,完全昏迷过去,休克了,血色素只有三克,恶警认为她不行了,怕担责任,把一切推给了她的单位,包括费用、人命、监控,罗清疏从急救室被抬出,救护车把她送回家。最后洗脑班在勒索了老人单位2万3千元后,将已不能动弹、奄奄一息的老人推给了家人。现在单位每月从老人和女儿的工资中扣除被勒索的2万3千元。
……
以上仅是部份迫害案例,希望知情者和有正义的善良人提供更多的详实材料。

三、勒索、“贩卖”法轮功学员

中共恶党从上到下,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腐败霉烂。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人质,敲诈勒索,大发横财。凡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每月给洗脑班三千元的“转化”管理费,洗脑班派专人催要这笔赃款。邪党人员酷刑威逼“转化”,赚所谓的“转化奖励费”。洗脑班每 “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面奖5000-10000元。

洗脑班虚报陪员名册,冒领工资。有陪员领工资时,偶然发现工资名册上竟然有离开一年多陪员的名字。洗脑班人员私收现金,中饱私囊。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家属为使亲人少受痛苦,不得不违心的给恶徒祁瑞军送钱,如张涛的哥私下给祁七至八千元,女法轮功学员王水利、徐某的家人也给祁七至八千;2007年芦的家人给1600元;2008年侯的家人两次给4000元。这是现在暂时知道的,不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

历史上黑人曾被利欲熏心者当作奴隶贩卖赚钱,人们绝想不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恶徒,在对不“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属搜刮不上钱财后,就将法轮功学员高价“卖”给劳教所。2006年5月中旬,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董国红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出价2万元并盖有该所印章的“红头手续”就在祁瑞军的文件夹里。同年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李玉霞、刘秀萍“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将罗永德、包剑锋“卖”给平安台劳教所。 2008年,又将女法轮功学员吴胜和“卖”给了山崖劳教所。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成立以来,最少也向劳教所“贩卖”了20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85.html

2008-06-12: 龚家湾洗脑班对外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是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2001年12月开办,是甘肃省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六年多来迫害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多人。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刘植芳,女,48岁,一来就被关禁闭,被吊铐的发高烧,于2005年7月底被迫害致死。罗清疏,女,70岁,兰州地矿局退休职工。在龚家湾洗脑班的七个半月中,整天除了遭恶徒辱骂、拳打脚踢外,日日夜夜被吊铐着,甚至连续吊铐了12昼夜。在洗脑班期间,没有人身自由,学员每天24小时都由陪教监管,就连上厕所也不例外。绝食抗议不公正待遇的学员被强行注射一种针剂,被注射的学员精神恍惚,烦躁不安,意识紊乱。(详情见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2/180054.html

2008-02-22: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2/172894.html

2006-03-18: 明慧网2006年2月15日报道,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法制(培训)学校(洗脑班)酷刑折磨70岁的大法弟子罗清疏,曾连续吊铐她12个昼夜,其中一个姓祁的警察还拼命打老人耳光,将老人的嘴鼻都打得出血,肿的很高,并长时间不让睡觉。老人绝食抗议后又被强行灌食。最后洗脑班在勒索了老人单位2万3千元后,将全身不能动,奄奄一息的老人推给了家人。现在单位每月从老人和女儿的工资中扣除被勒索的2万3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8/123093.html

2006-02-15:  兰州市恶党法制学校吊铐80岁大法弟子12个日夜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法制(培训)学校酷刑折磨年近80岁的大法弟子罗清疏,吊铐她最长时间有12个日日夜夜。洗脑班恶警祁某对她叫嚣说:“你反对共产党,你说我吊铐你五次了,我要吊铐你十次、百次,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你这个人脾气太倔强,像牢狱里的牢头,不怕砍头。不要给她饭吃,吊铐上。”说完又拼命搧她耳光,将老人的鼻子打出血,嘴打出血,鼻子、嘴肿得很高很高的。

2005年2月22日,大法弟子罗清疏在洪法讲清真相时,被团结新村派出所恶警绑架,送到桃树坪收容所非法关押15天。3月8日,派出所两人与罗清疏单位的刘建亚,将其非法押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对外公开称之为兰州市龚家湾法制(培训)学校,实质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置的法西斯集中营。洗脑班共两栋楼,一栋称禁闭室,一栋称学校,据称干警700人。禁闭室是特制的,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门是用来進行吊铐铐的钢筋门,其内是水泥地,一大小便池,其馀甚么也没有。学员只能席地而坐。

罗清疏被关進时,正值下了两场大雪,一场是三天三夜,一场是两天两夜,天气异常的冷。若是常人肯定冻坏了,罗清疏凭着正念正行和师父的加持,啥事也没有。在那里不准洗漱,不准与任何人、亲人会见。吃饭由监控者送。监控者像走马灯一样多,你来他走的,想着法使其“转化”,以便他们能够多得奖金。监控者有陪员、干警、医生、干部、保安、当官的等,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监视着不让罗清疏学法、炼功、发正念。时时逼着“转化”、写“三书”。

罗清疏刚進禁闭室就被吊铐上了,让她背门站着,双手从背后钢门洞中伸出,戴上手铐链着。吃饭十分钟,大小便五分钟,不准喝水,不让睡觉,若打个盹,马上就朝背上狠狠地打、掐,不让睡觉,并说:“你怎么样了,‘转化’吧,考虑考虑。”罗清疏被强迫日夜站着,站得脚肿得穿不上鞋,腿肿得很,线裤脱不下,皮肤胀得明光发亮,腿打不了弯,坐不下去,小腿肚、大腿里边的肉裂很深、很长的口子。手肿得像面包一样圆圆的,手心都是肿得圆圆的,手指直的,打不了弯,吃饭都困难。六天六夜,人不行了,罗清疏才被放下来。吊铐她最长时间有12个日日夜夜。

在吊铐中,罗清疏一直给围着他的人讲真相,他们好像没听说过一样,恶人有的自语:这是从哪儿知道的呢?罗清疏还对他们讲国际法,并讲“宪法都有规定:超过70岁不判刑,你们还这么残酷对待我,你们遵守不遵守法律,我是修真善忍的,我是好人。”

当她被从吊铐上放下来,肿慢慢开始消,腿上的皮像雪花一样脱落,很大很大的片,像指甲那么大,很吓人的。当肿消完,又开始吊铐。罗清疏身体的状况越来越恶化。只要不“转化”,不写“三书”, 罗清疏被轮番的吊铐着。

好多恶人都说:“你不‘转化’,你出不去,最后连老命也没有了。”罗清疏说:“这儿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不会‘转化’的,因为我是修正法的,是最正的,我是纠正一切不正的,我怎么能向邪恶写甚么呢。”

在多次吊铐中罗清疏休克,拉、尿在裤子中,邪恶陪员把她解下来,等她缓过劲,让她自己清理了屎尿。医生给输液,她坚决拒绝。好多恶警把她捆铐在床板上,她照样能用功能把针拔掉。恶人们都说:“你咋这么麻烦。”骂声不绝。

恶人说:“罗老太太不行了,体重连70斤都到不了,干瘦如柴,腰都直不起来,再吊两次就完了。”她说:“‘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人不怕死,邪恶真的也怕啊。”恶人只好不吭声,把她押送到另一栋楼──法制学校。那里所呆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所谓写了“三书”的,只有她是没写“三书”的、没“转化”而要加大力度迫害的对象。两个恶人和她同住一室,晚上、白天、上厕所、洗碗都跟着。罗清疏想:“这种状态得改变,否则看上去,邪的把正的镇住了。这不行,我这正的得镇它那邪的,所以,不让炼功,我越炼功。”当着干警的面炼功,在走廊人多处炼功;在人越多的地方,她越讲真相,越多炼功。她正式多次向祁某提出“允许我炼功”,恶人只是对她拳打脚踢,所有值班的都轮番地狠命地打过她。罗清疏满身青紫色伤痕,两只手背是青黑色,骨刺都出来了,像针扎一样,恶人把她打完了再吊铐上。

八月十五恶人陪员让她参加联欢晚会,她不去,她和往常一样甚么也不参加。恶人陪员说:“你不去要扣我们工资、奖金。月饼、水果甚么也吃不上。你也不能太自私了,你这是好人吗?好多大夫都这样说你,你这样闹腾,我们工资、奖金全扣了,我们吃啥?到那天我们抬也要把你抬去。”她说:“可以,如果去得允许我在会场上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祁某气急败坏地说:“把她关禁闭室!”就这样她又到了禁闭室,还是双手向上吊铐着。后来,恶人发现她绝食,强行给她灌食,捆铐在床板上,罗清疏照样用功能拔掉。恶人又气又恨,骂声不绝。

吊铐了几天后罗清疏就昏迷了,也不知何时罗清疏被送到了武警医院。当她醒来后,坚决不输液、不打针、不服药。她说:“我是炼功人,我没有病。”主管大夫说:“你来时血色素才3.4克,血压70.”她就给他们讲真相,谁来她都讲。

因为恶人对一个不怕死的人没有招了,又看她身体也不行了,把她送医院不管了,不出住院费,让他们单位送钱。祁狂叫:“罗清疏你回家去。”政法委女干部也叫:“罗清疏你回家。”恶人真的没招了。

洗脑班给团结新村街道办事处打电话,办事处又给罗清疏单位打电话,要单位接管并出钱,单位又通知家属准备后事,遗像都准备好了。

10 月17日,罗清疏被用担架从急救室抬出来,放在救护车上把她送回。她全身一点儿不能动,头都支撑不起来,一点儿都抬不起来,拉的大便是沥青色,到家还拉了 12天。就是这样,恶警还叫她单位把她管制好,单位说:“你们那么多人,24小时不停地‘转化’都‘转化’不了,我们怎么管,管不了!”

罗清疏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能动就躺着听法,看经文,看《九评共产党》,刚能坐一点儿,就靠着被子打坐,靠在桌子旁炼功,身体恢复得很快。邪恶对她的残酷摧残没有达到目的。

后记:罗清疏的单位给龚家湾洗脑班送去的两万三千多元钱,现在每月从罗清疏和她的女儿的工资中扣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5/120848.html

2005-12-17: 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刘植芳被“法制学校”迫害致死

其他法轮功学员在龚家湾洗脑班受迫害的情况:

2005年3月初,龚家湾洗脑班将绑架来后拒不写“三书”的甘肃省地矿局退休工人,7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罗清疏投入阴冷的禁闭室,在水泥地上睡了三个多月,在这期间还吊背铐酷刑折磨,并一直关押。2005年4、5月地矿局向洗脑班交了一万元,七、八月又交了一万二千元,这些钱都全从罗清疏的退休工资中扣除,因罗清疏的工资远远不够,邪恶之徒又从她女儿的工资中扣除。十月初罗清疏老人被摧残的奄奄一息,送到515医院抢救,邪恶之徒严密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7/116716.html

2005-08-13: 龚家湾洗脑班连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大法学员罗清疏也被他们吊铐并在禁闭室的地上睡了三个多月,不许家人接见并严密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3/108289.html

2005-06-21: 罗清疏,女,70岁,甘肃地矿局职工。2005年2月20日左右在讲真象时被抓,听其他被抓同修讲,罗被恶警毒打,发出惨叫声,其它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1/104511.html

兰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9-06-27: 甘肃省政法委
地 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0931-8288272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0931-8811802
胡焯: 甘肃省政法委书记
侯效岐:省委政法委副书记 0931-8288271 13919958885
楚才元: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维稳办主任 0931-8288269 18809428901
牛纪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综治办主任 0931-8288274 13609380266
甘肃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甘肃省委610办公室)
地 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518号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0931-2158970
邮政编码:730000 传 真:0931-2158970
金祥明: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防范和处理邪教办主任(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副主任:姬平09312158972、13119311704住址:1、兰州市城关区大雁滩金运花园302,邮编730010;2、甘肃省政法委员会家属院,妻子周礼09313992127、18793158898
二处处长:郭志军0931-2158978、13609380300、13399310719、13919786019住址:兰州市公安局家属院3-1-201,邮编730010妻子徐美芳、儿子郭睿、父亲郭连仲、母亲李文英、妹妹郭琳琳15002566223弟弟郭志刚

兰州市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市委大楼三楼 邮政编码:730000
杨金泉:兰州市政法委书记 0931-8819055
段海明:兰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兰州市委“610”办公室主任
焦 伟:兰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田国伟:兰州市维稳办主任
副书记:张明泉09318476021、13993141199
住址:兰州市城关区力行新村街34单元802号,邮编73003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09-11-03: 讲真相电话:

甘肃地矿局地址:甘肃兰州市红星巷123号  邮编:730000
传真:0931—8632893
局领导:孙矿生 0931—8763309  刘占同 0931—8763308 侯云生 0931-8763511
苟少峰 0931—8763302  梁育才 0931—8763312 缪树德 0931—8763222
郭宪勤 0931—8763305
纪委: 0931—8763242
政治部:0931—8763316 8763322  8763293  8763263  8763872
局办:0931—8763301 8763535  8763245  8763217 8763340  8763243  8763313
党委:0931—8763215
局工会:0931-8763306 8763307
人事处:0931-8763269 8763246  8763251 8763253
财务处:0931-8763288 8763325 8763291 8763292 8763859
审计处:0931-8763294
地矿处:0931-8763298 8763267 8763268
信息中心:0931—8763280 8762519 8763243 8763431 8763207 8763297  8762511
职工中专:0931—8763481 8763438 8763482 8763311 8763467 8763406 8763439 8763516
地矿一中:0931—8763405 8763485 8763277 8763408 8763332 8763430 8763430
离退休办:0931—8763463 8763462 8763465 8763461 8763244 8763469
服务中心:0931—8763205 8763209 8763210 8763240 8763284 8763213 8763287 8763211
8763201  8763283 8763202 8763429 8763203 8763478 8763265 8763274 8763200 8763458   8763509 8763428  8763378 8763422 8763371  8763450 8763335  8763569 8763220 8763402 8763410 8763066  8763512 8187298 8187259  8616353 (街道)
8611721(社区) 8763493 8763480 8763483
矿研院:0931—8763491 8763499 8763502 8763490 8763496 8763495 8763492 8763370 8763595  8761328 8761280
工研院:0931—8763486 8763466 8763487 8763484  8763081 8766537 8763376 8763488
8763407  8763404  8763449 8763299  8763282 8763290 8763401 8763403
住宅电话:0931—8763585  8763542  8763510  8763228  8763385  8763227 8763216  8763216  8763375 8763431 8763398 8763317 8763586  8763476  8763352 8763519
8763532  8763518  8763558  8763262  8763537  8763380  8763235  8763591  8763497 8763379  8763556  8763432  8763540  8763498  8763395  8763572  8763238  8763552 8763356  8763360  8763218  8763329  8763369  8763548  8763565  8763545  8763382 8763326  8763275  8763237  8763362  8763264  8763272  8763524  8763522  8763350  8763368  8763584  8763363  8763550  8763383  8763553  8763388  8763571  8763365  8763530  8763409  8763381  8763324  8763479  8763370  8763546  8763582  8763557 8763338  8763236  8763361  8763416  87632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