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含哈西,七政街) >> 韩伟, 男, 44

韩伟
韩伟
个人情况: 黑龙江省交通厅所属黑龙江省公路造价总站担任领导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南岗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6-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16: 哈尔滨韩伟被超期关押 现况不明

哈尔滨私营企业家、法轮功学员韩伟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在其公司被南岗分局警察绑架。六月十八日凌晨,距韩伟非法刑拘期满还有一周的时间,南岗区国保警察张绪民等人突然将韩伟从看守所劫持至某宾馆,至今韩伟现况不明。


韩伟遭绑架后,其父母聘请的律师多次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韩伟,都被国保警察张绪民等阻拦。六月二十三日,韩伟家属和代理律师再次到南岗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非法关押在此的韩伟。看守所警察明确回复律师:人不在看守所,去问办案人。律师问可有正常出所手续,该警察再次强调:你问办案人吧。

律师立即打电话给国保警察张绪民,问:“人不在看守所,被带出去,得有相应的法律文书,为什么不告诉家属?”张绪民说:“你怎么知道我没告诉家属?我通知韩伟妻子了。”律师质疑张绪民和远在海外的韩伟妻子联系,可是为什么不同国内的家人及代理律师联系、沟通情况?把人单独关押在没有任何法律监督的场所,下落不明,这本身就不正常,指出这是非法拘禁。张绪民有恃无恐的说:那你们告啊。同时借机大发牢骚:你们告的,好几个工作组找我了(指家属向各部门控告一事)。

律师问韩伟现被关押在哪里,张绪民不告诉,还推脱说现在对韩伟是采取变更强制措施。律师问:批捕了吗?张回复:“没有,正在工作中。” 律师希望和张绪民面谈,了解案情,却被张绪民拒绝。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韩伟亲友和律师到南岗区检察院,证实了韩伟的案子没送到检察院,没有批捕。按照法律规定,公安没报批捕,韩伟理应在刑拘期满时无罪释放。然而六月二十六日,韩伟并没有如期回家,亲友辗转得知人还在宾馆关押,国保警察给家人的借口是等待所谓“上边”的释放批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6/哈尔滨韩伟被超期关押-现况不明-331434.html

2016-06-19: 滥权违法 国保警察胁迫韩伟“拒见”律师
自五月五日至今,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被非法关押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家属和律师多次到南岗看守所要求会见,均被无理拒绝,且哈尔滨市公安局国保队长关云鹏和南岗区国保警察张绪民都对家属扬言:你们告去吧。

日前,针对合法会见权被剥夺,家属已向检察机关提出控告。面对家属的不懈坚持,国保警察再次卑劣出手,居然胁迫被非法关押中的韩伟“拒见”律师。

六月十三日,韩伟家人到南岗看守所打听韩伟的情况,在窗口负责接待的警察拿出一张纸条,并双手拎着纸条的两个角,让家属看。韩伟年迈的父母看不太清楚,想把纸条拿到眼前细看。警察却不许他们接近,更不许碰,只能保持距离的观看,勉强看见纸条上写着简单的一句话:“批捕前不要律师会见”。下面有韩伟的签名,按着手印,但手印很小,落款日期是六月二日。

亲友们质疑,六月六日韩伟的家人还到过看守所要求会见,但那时看守所警察并未出具这张在六月二日签下的纸条。那么这张纸条是何时炮制的?现已知,前几天张绪民和省公安厅的不法人员到看守所“提审”过韩伟,“纸条”的出笼可能与他们有关。其实,这张纸条又能说明什么呢?为什么不敢让他当面说?

漏洞最明显的是,自己被非法关押,聘请律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公民的权利,怎么会蹊跷的拒和律师见面呢。更何况法轮功学员无罪无错,怎么会认同自己被非法批捕呢?纸条上的内容,决不可能是韩伟本人的愿望,恰恰是那些绑架迫害他的人员的无理要求。

代理律师指出,律师会见权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不能被剥夺。而且韩伟现在被非法羁押中,意志可能被胁迫,正需要律师会见后核实,凭一张纸条剥夺律师会见,实属违法。

也有经历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揭露,按学员笔迹伪造所谓迫害证据或其它内容,也是国保警察常用的伎俩。

其实在韩伟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整个过程中,国保警察一直视法律为无物,处处违法,企图将韩伟完全置于法律保护之外,使法律无法正确实施。先是制造韩伟人间蒸发,不向家属通知韩伟去向,不提供法律文书。家属无奈之下,只得一个个地方去找,四处碰壁。最后家人找张绪民了解情况,张按照所谓上级指令,阻挡律师会见韩伟,现在又无耻的逼迫韩伟“拒见”律师。

正告参与迫害韩伟的不法之徒:如今人治和天谴都在显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高官应声落马,祸国殃民的人间败类江泽民即将被绳之以法,不要再助江为虐,垂死挣扎的继续迫害下去,谁也挡不住历史巨变时刻的到来,该为自己的安危前途认真思考一下,如果继续紧随江氏流氓集团,到头来必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停止迫害,将功补过,才是唯一的出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9/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0224.html#16618225939-32

2016-06-06: 韩伟被非法关押月余 哈尔滨国保阻律师会见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下午,在科大小区被南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连日来,心焦的家属到国保大队询问情况,但“办案人”(实际上是作案人)始终拒绝出面。家属和律师的会见权利被屡屡剥夺。

现在韩伟被非法转为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南岗区看守所。目前已知哈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关姓队长插手此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6/韩伟被非法关押月余-哈尔滨国保阻律师会见-329696.html

2016-06-03:哈尔滨韩伟第四次被绑架 妻子海外控诉中共迫害
哈尔滨私营企业家、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韩伟,因坚持信仰,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被哈尔滨“610”成员和市公安局南岗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岗看守所。

韩伟被绑架后,病中的岳父岳母无人照料,而年迈的父母从老家赶到哈尔滨,到处奔波求助。韩伟的妻子吕适羽在美国投书明慧网,控诉中共十七年来对她家族的迫害。以下是吕适羽来信摘抄:

家族近二十人修炼法轮大法

我叫吕适羽,来自哈尔滨市,于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们姐弟四人同一天走入法轮功修炼。那时我们家真是如沐春风、其乐融融。更值得欣喜的是,我们四人后来陆续都找到了同样修炼法轮大法的心上人,我们这个大家庭将近二十人先后走入法轮功修炼。

我的父母一直以来都以这四个儿女为骄傲。即使因为供我们读大学生活十分艰辛,他们也从无怨言,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我们姐弟四人从小一起长大,学习成绩都非常好,都是从哈尔滨的省市重点高中毕业,之后都顺利的考入国家重点大学。我姐姐吕适平毕业于天津大学,我毕业于南开大学,妹妹吕适昕考上了哈尔滨建筑工程大学(即现在哈工大)的热门专业建筑学,弟弟吕适强毕业于哈工大著名的焊接专业。一家出四个重点大学的大学生,这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并不多见,这事在我父母的单位很是轰动,周围人都非常羡慕我们这个家庭。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我们姐弟四人都有了很好的工作。另一方面,我们都遵循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自己,各自在工作中都表现的很出色,父母觉得儿女都已成人、成才,半生的辛苦没有白费,很是欣慰。母亲曾说过:那段时光是她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不过,这种幸福祥和的生活,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戛然而止。仅仅因为我们都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做好人,我们这个大家族中的修炼者开始了连续十几年遭受无休止迫害的苦难历程。

韩伟四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我的丈夫韩伟的工作单位——黑龙江省公路造价总站开始每天把他关在会议室里,逼他写认识,“揭批”法轮功,并全天候监视韩伟,怕他去北京为法轮功喊冤。到了十二月,单位领导看韩伟还不放弃信仰,干脆逼他作出选择:或者写保证书不去北京上访,或者辞职。韩伟为了不连累别人,被迫辞职,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那时,我们小家庭的生活靠韩伟一个人的收入,韩伟失去工作,我们也断绝了生活来源,加上我刚刚生完小孩,一家人只能靠我父母的接济勉强过活。

十二月底,韩伟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哈尔滨警察抓回并投入南岗区看守所。那时我的孩子还没满月,只能在家心急如焚地等消息。孩子刚一满月,我就扔下嗷嗷待哺的孩子四处奔波、上下求告,最后被迫替丈夫写了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并被罚款二千元钱,韩伟才被放了出来。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位北京法轮功修炼者往哈尔滨发了一批小喇叭。当时韩伟在一个私人公司打工,于是就替人开了一张提货介绍信。警察就为这个事抓他,韩伟被迫流离失所。丈夫音信皆无,我一个人在家带着一岁多的女儿,感到绝望无助。两个月后,韩伟在鸡西市长途汽车站被绑架。在黑龙江省公安厅,警察把韩伟铐在椅子上,打他。他们多次用塑料袋套在韩伟头上,不让他呼吸,看他快不行了才把塑料袋拿下来。
他们还把韩伟的双手在背后铐上,用粗绳子穿过去,把他吊在办公室的门框上,手铐深深勒进肉里,血一下就流出来了。警察换成粗绳子把他吊起来,为了增加他的痛苦,还悠荡他的身体,韩伟疼得汗如雨下。他们借此逼迫韩伟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韩伟拒绝骂,他们就折磨了他一夜!后来我托人找关系花了很多钱,韩伟才被放出来,这一次他被关了五十多天。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韩伟在一个小区里和十几位法轮功修炼者交流时,被蹲守在外的警察绑架到哈西派出所,当晚投进南岗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警察把他带到哈尔滨市阿城边上的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白楼里折磨了整整一夜,并亲口说这楼里曾折磨死一个法轮功学员。韩伟在南岗看守所被关了56天,十二月份转押至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韩伟被强迫干活,常常干到深夜。狱警经常指使其他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信仰,韩伟还被罚坐铁椅子,为了避免韩伟在铁椅子上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用胶带封住韩伟的嘴,封了很长时间。这次韩伟总共被非法拘禁一年半。

韩伟很不容易经营的已经赚钱的小公司,因他被抓一下子陷入瘫痪。我完全不懂生意上的事情,许多欠款也要不回来,再加上遭到打击我也无心经营,不到两个月就不得不遣散了员工,一个红红火火的公司瞬间倒闭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韩伟再次被绑架。
妹妹吕适昕一家的遭遇

妹妹一家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而遭遇的漫长苦难经历,是在妹夫李国友差点被取消硕士答辩资格开始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国友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他单位派人将他从北京带回学校后,学校又取消了他直读博士的资格。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凌晨,警察假借邮局核实妹妹家的电话号码和住址为名,疯狂砸门、砸窗户,闯入屋内进行抄家、绑架。原来,妹妹夫妇那段时间写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监听电话和跟踪了。当晚,警察把他俩绑架到黑龙江省公安厅,连夜刑讯。

妹妹吕适昕被警察用棍子打屁股(送到看守所体检时发现屁股都是黑的),之后将她的胳膊背到身后,用手铐铐起来,挂到文件柜的角上,整个人以一种非常痛苦的姿势吊起来。妹妹的头抬不起来,脚尖勉强着地,警察还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放在她脚尖下,以此来侮辱法轮功,并增加吕适昕精神上的痛苦。一直到凌晨,警察才将她放了下来。妹妹被转到南岗分局后,又被政保科负责人张津滨打耳光,后来被关押二十五天。
与此同时,省公安厅的另一个房间里,警察在疯狂折磨妹夫李国友:强迫他做所谓的“喷气式飞机”姿势;头上套了塑料袋,从上面浇水使他窒息;在嘴里塞满抹布,然后揪住头发仰起脸,往鼻子里灌水;绑在椅子上;警察科长脱下皮鞋用鞋底抽他的脸等等。李国友被送到南岗看守所体检时发现,他的下半身被打的全部成了黑紫色。他这次被关押了三十五天。这次绑架,我姐姐、我妹妹和妹夫总共被勒索一万三千元人民币。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妹夫李国友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冤,结果被劳教近一年半。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看守所和劳教所期间,他因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被强制奴役、长时间劳动。当时,一位被关押的当地法轮功学员说,在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前的一天,他家一位在公安局内部做警察的亲戚偷偷让家人来告诉他,第二天千万别去天安门广场,那里有大事发生。李国友一下子就明白了中共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明显是中共的栽赃陷害,一切都是假的。

二零零四年十月六日,妹夫李国友再一次因修炼被抓捕。这次李国友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李国友被关押后曾绝食绝水十八天进行抗议,一度生命垂危,被送到公安医院抢救,但警察就是拒绝放人。这次被劳教,李国友受到了比前几次更残酷的折磨。被扇嘴巴导致鼻、口冒血,两颗牙齿被打碎;被用冷水激头、之后被电击挂满水珠的脸部(现在右前额还有电击的印痕);不许与任何人说话;不许正常上厕所;被按到地上推、掰、撅,并将身体扭曲到极端痛苦的姿势;被野蛮灌食;不许家人看望和送东西;被强制每天十几个小时做奴工。长林子劳教所警察大队长赵爽甚至有一次肆无忌惮地当着去看望李国友的两位同事的面,猛击他的下巴,李国友被击得咬破了舌头。
姐姐吕适平的遭遇

姐姐吕适平原来在哈尔滨医药集团制药总厂工作,任出口部经理。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由于道德水平提高,在工作上表现出色,曾被评为单位的优秀员工。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却无辜被抓被关四次,和我丈夫、妹妹和妹夫一样受到过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特别在最后一次被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期间,曾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初到二零零二年年初被关在昏暗的小号中长达三个月之久;曾受过劳教所狱警的强迫灌食、电棍、毒打、噪音、冷冻等等折磨。二零零三年从劳教所出来之后,因为跟公司领导及同事讲她在劳教所中的遭遇,警察又上门骚扰,她不得不远离家乡到外地居住;二零零七年逃离中国。

这十几年来,对我们一家而言,恐惧如影随形,每当打不通家人的电话,我的心就“咯噔”一下,就怕的不得了。害怕家人又无辜被抓,害怕自己也被抓进监狱,害怕年幼的孩子成为孤儿,害怕年迈的父母无人照管。而这场迫害,至今在中国大陆持续至今已经整整十七年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哈尔滨韩伟第四次被绑架-妻子海外控诉中共迫害-329570.html

2016-05-23: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被南岗国保大队非法转为刑事拘留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5月5日被南岗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办案人张绪民始终不肯露面,也不允许家人和韩伟会见,经家属多次催促索要,张绪民勉强提供了行政拘留十五天的通知单,只是由他人转交给家属。5月20日,韩伟家属给张打电话,询问情况,张绪民说不用接了,韩伟被刑事拘留,但未给家属书面通知。5月21日,按行政拘留通知单上的日期,家属赶到拘留所,却没有接到韩伟。现在家属已请了律师,争取周一能够与韩伟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3/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9114.html#1652301051-21

2016-05-18: 黑龙江省哈尔滨韩伟被非法关押,家属、律师不得见

5月12日,韩伟家属一早到哈市拘留所要求会见,存衣服。拘留所说因房屋漏雨,取消接见。韩伟的律师要求会见,警察说,这人不让见,谁也不让见,要见得办案人签字。家属存衣物时,看到拘留所电脑显示韩伟名字后面标注了不准会见字样。家属给南岗国保办案人张绪民打电话,张说领导说了算。

5月13日,家属去南岗国保要求见人,索要拘留通知单。张续民仍然不见家属,最后,让别人把通知单送给楼下等待多时的韩伟父母。家属电话问为什么在韩伟名字后面标注不让见?他说,他什么都没做,让问队长。家属让其提供队长电话。他说不能给,让家属自己找。

韩伟的办公用车仍被非法扣押。5月16日,家属继续去南岗国保要求见人,要物品扣押清单及办公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8/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8915.html#16517225032-1

2016-05-12: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被南岗国保警察绑架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被多名便衣警察绑架,连日来家属多方寻找,目前得知他被哈尔滨南岗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但国保大队拒绝给家属出具拘留证和扣押物品清单。南岗国保拒不出面接待家属。

五月九日上午,韩伟的家属去韩伟家所在地的和兴派出所,这次警察终于告知是南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的人,借口是诉江,办案人是张绪民。二零零六年八月,张绪民曾在鸿朗花园参与绑架过韩伟等十九名大法弟子,当时韩伟被刑讯逼供,被迫害的十分严重,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于是,家属赶到南岗分局要书面通知,但找不到人。打通张绪民的办公室电话,说与其反映一下韩伟被抓的事,张说:跟我反映啥?家属问其贵姓。他说:是你爹。随后挂断电话。

家属来到分局所在的信访办公室,他们说他们也调不动张绪民,只能跟大队长反应。问其电话不告诉。

下午南岗分局信访姓任的警察答复家属,国保队长让留下家属电话,说以后有事通知他们,但分局一直拒绝出具拘留证和扣押物品清单。因为不出具拘留证,诉江抓人可能是推辞,在法律上无实质的依据。

家属又去市检察院和市信访办反映情况,均被告知法轮功的案件需要特殊处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2/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8257.html#16511221539-1

2016-05-11: 母亲节的忧伤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是母亲节,母亲们都在收获来自儿女的祝福与感恩,可是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的母亲却为寻找失踪的韩伟,从鸡西赶至哈尔滨。

本该温馨快乐的节日里,母亲心中满是忧伤,一想到儿子多年来因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迫害的经历,如今又突然失踪,实在让她担忧与惦念。

韩 伟
韩伟

优秀人才因修法轮大法被迫离职

四十四岁的韩伟是在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黑龙江省交通厅所属黑龙江省公路局工作。韩伟为人踏实且聪明能干,很快被提升至黑龙江省交通厅公路造价总站担任领导职务。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后,因他坚持修炼大法,单位给他施加压力,韩伟被迫离开原单位。

多次被非法抓捕和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年底,韩伟和其他法轮大法弟子一样去北京上访,希望政府能够充分的了解法轮功真相,却被哈尔滨警察在北京火车站拦截抓捕,随后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十几天。

为了让更多人免受中共对法轮功的谣言毒害,二零零一年五月,韩伟替朋友接收一批讲真相用的小喇叭,遭警察追捕。流离失所两个月后,七月二十三日韩伟在鸡西长途客运站被黑龙江省公安厅便衣绑架。他在省厅被警察非法审讯两天两夜,遭受严刑拷打,并被反绑手腕悬空吊铐,用塑料袋蒙头不让呼吸等残酷手段迫害,后被非法关押两个月。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韩伟与其他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鸿朗花园小区交流做好人的心得时,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期间遭到刑讯逼供,被迫害的十分严重,身体非常虚弱,之后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因坚持修炼,被电棍电、被关进小号、被锁在铁椅子上折磨。

护照被国保无理注销 无法与妻女团圆

由于韩伟的妻女(也是修炼人)在美国获得了庇护,美国政府给韩伟发放了入境通行证。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韩伟欲赴美与妻女团聚,在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出境时,被边检人员扣下护照并禁止出境。边检人员拒绝说明原因,只是告诉他去出入境管理处查询。韩伟在哈尔滨市出入境管理处查询时,工作人员直接给他看了内部网,上面写着“此人因修炼法轮功,被南岗国保大队在二零一四年九月申请注销了护照”。

绑架再令家人担忧

近年来韩伟自谋生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代理、销售酒水饮料等业务,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取得了良好的业绩。

可是专制政权哪肯让百姓安心平静的生活?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下午四点左右,韩伟正在科大小区的公司办公室处理业务,却被破门而入的便衣绑架。目击者说有多名便衣警察,其中和兴派出所出两辆警车,从他的办公室把人带走。办公室和他的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从韩伟住处两个大高个年轻警察拖走两个拉杆箱,具体财物丢失不明。

当天晚上亲属发现韩伟失踪,就到和兴派出所找人,和兴派出所值班人说不知道。并向家人转告领导的话:“人不是我们抓的。有居民报警,说小区有抓人的。我们就出车到现场。得知确实抓人了,抓人的确实是警察,给我们亮证了,但哪里的警察不知道。我们到那人已经带走。”

家属要求查找,值班人员说:“哈尔滨这样的单位有三十多个,我们上哪查去!”家人说:“我们找不到人,就得和你们报案。”警察说:“全中国审案子都一样,把人抓来,把身上东西下掉,审清楚之后再告诉家人。”

五月六日,韩伟的亲属找了哈尔滨六个可能关押人的地方,都说没有这个人。韩伟失踪超过四十八小时后,家属也没得到任何部门的通知。

五月八日母亲节这天,韩妈妈到南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却无人接待。心焦的母亲一遍遍在心里问:儿子啊,你在哪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1/母亲节的忧伤-328200.html

2016-05-08: 哈尔滨市双城区公安局伙同各乡镇派出所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至少15人
1.法轮功学员韩伟和一个不知姓名的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五月五号下午4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法弟子韩伟和一个不知姓名的男法轮功学员被不明身份的便衣绑架(后据说是市610和南岗国保),晚上家属得知情况,去他所在地南岗和兴派出所,警察说不知道谁绑架的,派出所是在得到人给他们打电话,说有人被绑架,他们才去的,当时便衣给去的派出所警察出示一个证件。

家属又去韩伟的办公室和住处,发现都被翻的很乱,都快1点了,家属决定明天早在去和平派出所找,在去南岗看守所找。

2.法轮功学员付恩佩夫妇、李秀宽、赵海军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晚五点至六点,哈尔滨市双城区公安局伙同各乡镇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目前已知被绑架的有乐群乡的付恩佩夫妇二人,团结乡的李秀宽,单城镇的赵海军。详情待查。

3.法轮功学员陈秀芝、董文成、未修炼的孙海宪、刘彦一被绑架

2016年6月6日,下午5点多,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兰棱社区,在多乐福超市,据目击人说,当时进来十多个人,说是双城执法大队的,绑架了在超市工作的服务员陈秀芝(女,法轮功学员)。

兰陵镇的法轮功学员董文成(男)当时正在超市购物,恶警说名单上有他,也被绑架。

这时,超市老板从外面进来,恶警问叫什么名,他说叫孙海宪(男,不是法轮功学员,曾给法轮功学员用货车拉接收天线,被判刑一年零三个月,为此,曾起诉江泽民)。恶警说名单上有他,也被绑架, 孙海宪问双城执法大队凭什么文件抓人?恶警说“没有,只是口头。”有名单(据打听,名单来自哈尔滨),听说好象是有20多人。

还有法轮功学员刘彦一(或刘艳一,女)也被绑架,还被抄了家,具体不详,为什么理由抓人,不详。

4.法轮功学员崔桂芝和老伴被绑架 已回家

2016年5月6日晚六点多,哈尔滨市道里区大法学员崔桂芝家被抄,崔桂芝及老伴被带到道里建国派出所,半夜两人被放回。已知家里书籍、挂件、三万元现金被抄走,一个笔记本电脑(文具盒里面可能有本地平台信箱帐号和密码)、两部手机也被抄走,电话本可能也被抄走,崔桂芝的个人背包被抄走。其他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8/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7957.html

2016-05-07: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被绑架

2015年5月5日下午三点左右,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韩伟在自己公司办公室被绑架。据说绑架者是哈尔滨市610和南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兴派出所协助出两辆警车。目击者说有多名便衣警察,从他的办公室把人带走。办公室和他的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从韩伟住处两个大高个年轻警察拖走两个拉杆箱。具体财物丢失不明。

当天晚上亲属发现韩伟失踪就到和兴派出所找人,和兴派出所值班人说不知道。打电话问所里领导,然后向家人转告领导说的话:“人不是我们抓的。有居民报警,说小区有抓人的。我们就出车到现场。得知确实抓人了,抓人的确实是警察,给我们亮证了,但哪里的警察不知道。我们到那人已经带走。”家属要求查找,值班人员说,哈尔滨这样的单位有三十多个,我们上哪查去!家人说邻居目击是和兴派出所的警车,警察说是我们的车,但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把人抓走了。家人说:我们找不到人就得和你们报案。警察说:全中国审案子都一样,把人抓来,把身上东西下掉,审清楚之后再告诉家人。

5月6日,韩伟的亲属找了哈尔滨六个可能关押人的地方,都说没有这个人。又到南岗国保大队要人,值班人员说得48小时审完后才能通知家属,你们回去吧。目前韩伟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7/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7683.html

2008-02-13: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在新年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8年2月6日(大年三十)这一天,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宫文义高喊“法轮大法好”,遭到刑事犯恶人的毒打。法轮功学员韩伟上前制止迫害,也遭到恶徒迫害。

大年初三,劳教所的上级机关来长林子检查工作。当他们来到一大队时,法轮功学员高科礼貌地向他们问候新年好,然后就向他们劝告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真相。劳教所对此恼羞成怒,认为高科让他们难堪,气急败坏地将高科锁上铁椅子以示惩罚。

法轮功学员高科距所谓的劳教“解教”时间只有十来天了,完全为这些警察的命运和未来考虑,可是却遭到如此野蛮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一队的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抗议对高科的迫害,目前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3/172269.html

2007-11-15: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王凯为发洩私愤,罗织各种藉口将大法弟子宫文义、郎贤国、韩伟三人关小号,强迫他们坐铁椅子。韩伟被强制坐铁椅子两天;宫文义被强迫坐了半个月,至十一月十二日放下来时已经行走困难,由刑事犯架着他活动腿。对大法弟子郎贤国的迫害最为严重,锁在铁椅子上长时间不放,同时还一直用绳子捆绑。这种长时间酷刑已经对郎贤国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5/166581.html

2007-11-03: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恶警王凯迫害大法弟子
据悉,为抵制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恶警王凯的恶行,近期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恶警王凯为发泄私愤,以“领头闹事”的罪名将大法弟子韩伟、宫文义关小号,绑铁椅子迫害,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165804.html

2007-09-15: 黑龙江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2007年9月2日星期日中午,长林子黑窝五大队队长王凯唆使刑事犯对开饭前不蹲的六名大法弟子强行施暴。王凯唆使刑事犯把大法弟子韩伟拖到办公室用电棍威胁,致使五大队中午都没让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5/162698.html

2006-08-27:哈尔滨19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张忠、韩伟受迫害严重

2006年8月10下午4点左右,19名大法弟子在哈尔滨和平小区一起切磋后下楼,被守候在院里的动力分局及哈西派出所恶警陆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南岗分局。

已知被抓的弟子有:宫文义、李文俊、蓝艳平、刘淑丽、谢某、开红、孙淑X、韩伟、老六等,还有大庆大法弟子张忠。韩伟与张忠被迫害得很严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7/136531.html

2001-10-24: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被勒索迫害的部份情况

大法弟子韩伟、男、30岁。7月23日被省公安厅非法抓捕,非法审讯两天两夜,被反绑手腕悬空,用塑料袋蒙头不让呼吸等残酷手段迫害。一位姓张的处长叫嚣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不打死、打残废都行。”被关押两个月后又被勒索两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4/18522.html

哈尔滨 南岗区(含哈西,七政街)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10-01: 七政派出所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七政街82号 电话:0451-86318392
参与绑架的王姓警察电话:18145116566

2020-09-30: 哈尔滨市七政派出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七政街82号  邮编:150080
赵立权:所长13936588088
梁晓明:副所长13936696977
高大力:副所长 1504611562
王洪峰:15045001122
李海涛:13936265500
綦欣:13796609757
米卫国:15046115607
张忠文:1504115523
周鸿:13804544077
杨震:15904617806
滕达:13946044799
荣伟方:13936289192
于国滨:13845159778
宋宪军:13804503707
李林庆:15104600138
孙继胜;15645098327
滕晓群:15104600398
刘双胜:18745059577
贾伟涛:13936188080
许振英:18745059577
康宏:13936410558
孔爱丽:15145006787
袁泽:13936005567
刘强:15104600139

2020-09-24: 七政派出所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七政街82号 电话:0451-86318392

刑庭庭长:黄振伟 0451-86433658 手机 13836036007
办案法官:李伟勋15344569992、13945148519
办案检察官:王祎迪
铁路公安处国保队长:李岩、张文
办案人汤云皓15776771420

相关信息
1、哈尔滨铁路运输法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军街100号 邮编150001
院长崔林生86431018 13946170708
副院长:桑利平13804607107
副院长:权伍珉86432018 18348581333 15704515014
邪党委书记吴艳玲 15004613789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孙树忠 1380460346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6-06-1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哈尔滨市南岗区国保大队:
队长室0451-87664311
教导员室0451-87664312
副队长室0451-87664315
办公室0451-87664174、0451-87664175、0451-87664176
张绪民手机13304641100
南岗看守所
武警岗0451-87664284,0451-87664287
检查0451-87664274
收押0451-87664275
值班0451-87664282
接待0451-87664289
办公室0451-8766429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