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 >> 白士俊(白世俊), 男, 55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大兴安岭松岭区
个人近况: 2007年4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5-06-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6-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83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白士俊(白世俊) 王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1-10: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
——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267737.html

2012-08-13:白士俊被黑龙江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已五年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白士俊,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泰来监狱被迫害导致心脏病、肾衰竭、肺炎等病症,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监狱电话通知家人病危,但随后监狱方面却以种种借口不让保外就医,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才放人。白士俊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被绑架到泰来监狱

白士俊家住大兴安岭松岭区,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修炼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在邪恶的恐怖下,白士俊和妻子不顾自己的安危向家乡的世人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白士俊夫妇因此遭到中共公检法等部门的残酷迫害。白士俊夫妇曾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白士俊与妻子在新林区林海镇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松岭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十月,白士俊夫妻被松岭区法院以莫须有罪名强行判刑四年。白士俊于十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关押迫害,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中队。

被恶警殴打使病情急剧恶化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其子白玉龙接到泰来狱方电话告知白士俊病情危重,让白玉龙准备办保外。白玉龙去了监狱见到其父白士俊,走几步路就直喘粗气,已患有严重肾衰竭,心脏病和其它病等合并症,原本一个非常健康的人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肿。

白士俊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出现了许多不良病态,在狱中折磨的晚上睡不着觉,白天更是精神全无,恶犯打小报告,狱中恶警林小海不由分说对白士俊进行殴打,使白士俊病情急剧恶化,监狱不得不通知家属。当其子白玉龙赶到监狱后,三中队队长告诉他,他父亲现在需要办保外,但需要交纳法医鉴定费和保证金,之后告诉白玉龙回家听信。

从泰来返回后,家人请教了有关医学专家证实肾衰竭即是尿毒症前期,这病挺不了几个月。此时此景更让人家属焦急万分。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却等不到监狱的音讯。

五月一日,白玉龙担心父亲的病情又去监狱探望,监狱不但没将白士俊情况上报保外,还要家人回去听信。五月八日白玉龙及其亲属再次去监狱看人,却被监狱拒绝接见亲人,理由是省里有文件,监狱里有疫情,不让见。当亲人向警察询问白士俊的情况时,被告知白士俊现在根本就没在医院治疗而是在监舍关押。

监狱以各种借口拖延不予保外

白士俊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被迫害出心脏病、肾衰竭、肺炎等病症,生命垂危。泰来监狱以省里有文件称监狱有“疫情”,不让保外,也不让家人探视;后来又以“不转化”为由拒不保外。

二零零六年五月上旬,家属在等不到消息的情况下,再次来到监狱。再一次见到了刑罚执行科刘科长,家人提出想知道保外办到什么程度了。刘说:“这些不可能告诉你们,我们这儿办这事得成批办,不能为你一个人跑一趟。”经多方证实当时只有白士俊一个人够办保外条件,而办案人员觉的只一个人就一直没拿当回事,而且手续竟然还没报到刑罚执行科!

第二天,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监狱政委反映情况,在政委过问下,其它部门才在这件事上办起来,但一直没有进展。家属多次催问得到的答复多种多样,互相矛盾。一会儿说病人送医院治疗,一会说好些了回监舍修养治疗,有关保外手续只说在办。

二零零六年六月,家属在等不到音讯的情况下又一次来到了监狱。刑罚科接待的马科长讲手续正在办理,告诉家人回去准备保释金。家人告知白士俊家三口人,两人被非法判刑,剩一孩子年龄还小无正式职业和正常收入,度日尚且艰难,而林区人均收入全国几乎最低。马听完后说:既然这样回去让街道打个报告,可以减免,不会在此事上为难家属。
六月份终于由省里有关部门对白士俊做了司法鉴定,符合保外条件。而且相关手续已批复完,想放马上就可以放人。但是在家人多次电话追问下狱方回答总是差一道程序。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家人又踏上去泰来的火车。在刑罚执行科见到了负责接待的科长,科长让祝干事回答家属的相关问题。祝说白士俊病情鉴定已做完,够放的条件了,就差一个鉴定:鉴定白士俊以前所写的材料(保证不炼功)是否真实。可白士俊对办理此事的警察说以前写的四书都是违心的,做好人没错,身体不好,炼功为了强身健体。他这么说事情就不好办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位张姓新任科长。张重复和祝一样的说法,必须写所谓的“五书”放弃并诬蔑法轮功,另外得交五千元保证金,家人说他家根本没这个条件,原先不是同意有证明的情况下可少交或不交吗?怎么要这么多呢?

含冤离世

从四月份白士俊被检查出患重病至十二月份拖了八个月的时间,白士俊生命随时都有危险。泰来监狱的官僚们,却以各种借口不予保外,一拖再拖。

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白士俊生命垂危,泰来监狱才同意白士俊保外就医。

回家后,白士俊的病情一直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松岭区恶警仍到他家骚扰。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白士俊带着遗憾永远离开了深爱他的亲人。
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至少三人是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齐齐哈尔市曾救六条人命的潘本余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遭非法判刑,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头部肿大,几度奄奄一息,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含冤离世。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潘洪东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其遗体多处伤痕,嘴角、耳孔、鼻孔有血迹,胸部有圆形的伤痕,腿、背部等多处有明显的血印子。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梁金玉在泰来监狱饱受各种酷刑,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九点三十分在身心被摧残的极度痛苦中离世。

白士俊被迫害致死已经五年了,但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不会被岁月掩埋。历史不会忘记在艰难中给予法轮功学员支持和帮助的人们;更不会饶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希望所有不明真相的人,真正了解法轮功真相。选择正义,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弥补以往给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损失。莫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毁了自己的前程。

下载相关人员电话号码
(66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0/261398.html

2012-06-17: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乔玉华被迫害纪实
......
四、坚持信仰 散发真相资料 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我和同修去新林区临海镇发放真相资料,被新林林业局塔源派出所非法抓捕,对我们非法审讯了半宿,恶警对我们拳打脚踢,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拒不配合并给他们讲真相,与我们同时被迫害的同修还有五人,共九人。当时我们被松岭公安局非法关押到松岭看守所半个月,期间,我们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半个月后将我们七人放回,分别是:李晓凤、陈红霞、张玉文(在被放回家后,因精神压力大而出现糖尿病症状离世。)、程凤英(曾被劳教过三年)、王桂荣(被劳教两年)、李玉龙;其余两人已被判刑,一人名叫白世俊,他在监狱被恶警迫害成严重的尿毒症,生命垂危,监狱给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回家后的两个月白世俊不幸离世。另一名是他的妻子王伟,被判四年刑期。其中,程凤英和王桂荣被放回家两个月后被松岭市公安局再次非法抓捕直接被劳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17日发表)-258985.html

2006-08-04: 白士俊生命危在旦夕 泰来监狱以不转化为由拒不放人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大法弟子白士俊2005年10月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在齐齐哈尔泰来监狱被迫害的心脏病、肾衰竭、肺炎等病症,生命危在旦夕。监狱方面曾以省里有文件称监狱有“疫情”,不让保外,也不让家人探视;现在又以“不转化”为由拒不保外。

大法弟子白士俊和妻子,2005年1月19日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松岭看守所,2005年10月被松岭区法院以莫须有罪名强行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2006年4月27日上午监狱打来电话通知其家人速来探望,家人于第二天赶到泰来。在监狱医院见到白士俊,当时白士俊正打点滴。见到家人,白士俊勉强笑了笑,家人问他哪不舒服,他说心脏不好、难受,心跳不稳,还有肺炎。

由于身体极度虚弱,白士俊说话时非常缓慢。后来家人从负责接见的杨中队长那了解到白士俊的真实病情──心脏病、肺炎、肾衰竭。病情已相当严重。当时家人即提出将白士俊接到外面治疗,并明确指出监狱条件无法满足白士俊的医疗条件。随后杨队长带家人来到主管部门刑罚执行科,向科领导介绍了白士俊的病情和家人的要求,这位领导当时也非常快的答应尽快解决问题,只不过相关的程序得走。并说请家人放心,先回去等信,把电话和地址留下。并让家人回去准备 1500─2000元法医鉴定费和5000元保释金。

从泰来返回后,家人请教了有关医学专家证实肾衰竭即是尿毒症前期,这病挺不了几个月。此时此景更让人家属焦急万分。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却等不到监狱的音讯。到了五一节,家属实在没办法只好又来到监狱,这次又见到了杨中队长,当天不是他的班,当家属问及病情时杨说好象从你们来之后白士俊的病情好些了。当问及保外一事时杨说哪那么快呀,很麻烦的,得经过多道手续和领导签字同意。当时白士俊的儿子又问:“我父亲病的这么重,不能再等了,我要找你们领导去。”后来杨说明天是接见日,看完你父亲再找吧!你父亲肯定没事。

第二天,在接见室见到了白士俊。当时隔着玻璃用电话交谈,只见白士俊喘的厉害。家人见状说:你别急慢慢说,白说不是急而是气不够用。并告诉前些时候心脏难受找领导请假要求休息,还要求做一次心脏检查。经检查后证实白士俊心脏有病。在此期间由于心脏病和其他病折磨的白天晚上睡不了觉,而犯人向看守警察诬告说白士俊捉妖、装病逃避劳动,干警林××不由分说打了白士俊两次。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病情。

白士俊说当时连上楼梯都困难,每上两步得缓一会儿,喘过气来再接着上。后来犯人和其他人员发现白士俊身上、脸上多处浮肿报告了看守,在这种情况下中队才不得不把人送到监狱医院,经检查病情严重,这才出现了4.27通知家属探望的一幕。

这次见面后,家属同中队长一起见了负责办保外的刑罚执行科领导。见面后说明了来意并介绍了病情,询问对此事怎样进一步处理,保外是否办了。这位领导说正在按程序走。家人告诉他病人情况危急,这位领导说:不用你们说我知道,我们不是在给你办么。接着家人问该领导,如果这样拖延下去出了问题谁负责,白士俊可只有一次生命。这时这位领导有些急的说:我们可不负责,没人管。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该领导接通了监狱医院金院长的电话问了一下情况说:啊,既然够了(办保外)那你们就着手办吧!随后又让填了两张表,次日让回家听信。

5月上旬,家属在等不到消息的情况下,再次来到监狱。再一次见到了刑罚执行科刘科长,家人提出要求知道保外办到什么程度了。刘说:这些不可能告诉你们,我们这儿办这事得成批办,不能为你一个人跑一趟。后经多方证实当时只有白士俊一个人够条件办保外,而办案人员觉的只一个人就一直没拿当回事。而且在这次竟然将手续还没报到刑罚执行科!

第二天,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监狱政委反映情况,该政委答应过问并打电话询问情况。后在政委过问下,其它部门才在这件事上办起来(可能怕承担责任和后果),但一直没什么进展。家属多次催问得到的答复多种多样,互相矛盾。一会儿说病人送医院治疗,一会说好些了回监舍修养治疗,有关保外手续只是说在办。

至今年的6月,家属在等不到音讯的情况又一次来到了监狱。据刑罚科接待的马科长讲手续正在办理,并告诉来的家人回去准备保释金。家人告知白士俊家共三口人,两人被非法判刑,剩一孩子年龄还小也无正式职业和正常收入,度日尚且艰难,而林区人均收入全国几乎最低。马听完后说:既然这样回去让街道打个报告,可以减免,不会在此事上为难家属。

在以后的不长时间里(大约在6月下旬)终于由省里有关部门对白士俊做了司法鉴定,符合保外条件。而且相关手续批复据知情人透露已基本办完,想放马上就可以放人。但是在家人多次电话追问下狱方回答总是差一道程序。

究竟差什么不放人呢?今年的7月14日,在通知家属病情严重的三个月后,家人又踏上去泰来的火车。在刑罚执行科见到了负责接待的科长,科长让祝干事回答家属的相关问题。祝说白士俊病情鉴定已做完了,够放的条件了,可白士俊思想又“反弹”了,现在就差一个鉴定;鉴定白士俊以前所写的书面材料(保证不炼功)是否真实。可白士俊对办理此事的干警说他以前写的四书都是违心写的,我做好人没错,我身体不好,炼功为了强身健体。他这么说事情就不好办了。这是的原话。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位张姓科长,祝介绍说这是新来的张科长。张重复和祝一样的意思,必须写所谓的“五书”放弃并诬蔑法轮功,另外得交5000元保证金,家人说:我家根本没这个条件,原先不是同意有证明的情况下可少交或不交吗?怎么要这么多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4/134762.html

2005-06-15: 黑龙江大兴安岭白士俊、王伟、程凤英、王桂荣被非法判刑、劳教
2005 年1月19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大法弟子白士俊、王伟、程凤英、王桂荣四人在新林区林海镇发放真象资料,救度世人,被恶人举报后遭不法人员绑架,后押回松岭看守所关押。2月3日程凤英、王桂荣被释放,白士俊、王伟仍被非法关押,原因是邪恶人员要抓替罪羊。但在6月3日,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又在夜间闯入民宅,将程凤英、王桂荣从家中抓走,哄骗其家人说是核实情况,但在第二天就给其家人送来了劳教二年的通知书。另有可靠消息,白士俊、王伟已被非法判处四年徒刑,正在上诉。目前传来消息,省政法委派人来加区直接指挥迫害,严密封锁消息,不让世人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104086.html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0-10-24: 辽中政法委书记:宋志清13998331236
政法委职员:宋文军
李剑英:13840501700
丁涛:15502450646
刘显威
办公室:赵艳华15840345088
综治办:丁浩15940031166

侦监科长:赵品87894540   13889819988      18900920808
侦监科:孙艳辉87894540           18940010800
侦监副科长:段明洁87894540  15242030303      18900920807
侦监科:李晓白87894540   13066636919      18900920861
侦监科:李晓文87894540   18524149263
侦监科:付阳87894540   13840209400      18900920803
侦监科:王闯87899037   18900944963
公诉科长:王海燕27800503  15995191657      18900920863
公诉科:肇胜男87899037   15140034566
公诉科:朱丹87881672           18900920881
公诉科:李朝阳87881672   13840281114
公诉科:邓彬87881672   15566086010
公诉科:张馨匀87881672           18900920806
公诉科:陈思佳87881672   18640171613
公诉科:黄丽菲87881672           18900920506
公诉科:李盼盼87899037   13066771835
公诉科:邵鑫87881672           18900920869
公诉科:许凤87881672   13624067965

辽中公安局局长、副局长电话
公安局长:马晓伟。024-87801699、024-87899199、024-87882658、024-87805895、024-87883298、024-8780589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2)

直接迫害人:王敬凯(松岭区国保大队长),宅电:0457-3323451,手机:13945702250
李德胜 (松岭区国保大队副队长)
齐顺 手机:1394570212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