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让区(让胡路区,第一,第二看守所,东湖小区,龙南区,龙岗区,昆仑实业,精细化工) >> 王志标(王自彪,杨立范丈夫), 男, 65

个人情况: 黑龙江省大庆市建材公司买断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大庆市让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6-0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志标(王自彪,杨立范丈夫) 杨立范(杨丽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1-09: ◇黑龙江大庆法轮功学员王自彪于11月6日晚安全回家。感谢师尊呵护。感谢国内外同修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9999.html

2014-11-01: 大庆王自彪老人被绑架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半,两辆警车开到法轮功学员王自彪家楼下,下来三个警察,气势汹汹地钻进楼道,呆了近半小时,出来两个,一个开车走了,一个象猫头鹰似的仰头看着三层王自彪家的阳台。
不长时间,又来两辆警车,停在楼后窗下,跳下三、四个警察,象贼一样溜又进了单元楼道。大约中午十一点一刻钟,三辆警车都开走了,有两个车牌号分别是:8428、8408。

当时有好心人,想看看发生什么事,觉得楼道奇怪的静,问王自彪家楼下的人:警车来干什么,都回答不知道。午后又问楼上的人,说是找王自彪的。

不知道中共恶警用什么卑劣手段,销声匿迹的把六十五岁的王自彪劫走,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三本《九评共产党》、神韵光盘数个,还有放到他家里一年多,侄女以前开店时用的一台彩喷机、封塑料袋用的塑封机、小切刀、订书器也被抢劫走。

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让胡路公安分局刑警三队副队长孙兆永给王自彪的儿子打电话,家人才知道王自彪被让胡路公安分局刑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让区独立屯看守所。王自彪的儿子到公安分局,孙兆永让其儿子在刑事拘留证上签字,儿子不签说要看父亲,孙兆永推诿不能见,声称王自彪家里“法轮功的东西很多”,说所谓的“案子程序”没完,还强硬的说你不签字,我们可以代签,不签字,拘留证也不给。家人问为什么抓人,孙兆永说有人举报,并用恶法三百条诬陷王自彪“扰乱社会秩序”, 企图让其儿子认同恶法,达到他们迫害好人的目的,孙又说:你们不懂可找专业律师。

二十七日上午八点半,家人到让区公安分局要人、要自己的东西,警察只让王自彪的儿子一人进去,孙兆永又逼其在刑事拘留证上签字,拒签后,孙某以开会忙,溜走。九点多钟,家人在外面的瑟瑟冷风之下等急了,又进去询问,没人接待,互相推脱不归他们管,以关门为由不让进屋,家人据理力争:你们抓完人就拉倒了,来个张某自称是第三刑警队的,应付家人说:我们说了不算,让家人找公安分局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家人便打电话质问为什么抓人,回答:因为炼法轮功。

王自彪老人,大庆市建材公司退休工人,九七年开始炼法轮功,当年他亲眼目睹了妻子杨丽范因患有急性胃炎、膝盖骨骨膜挫伤和子宫严重流血,跑遍各大小医院都没治好的病,炼法轮功却炼好了,而且道德回升,身心受益。他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他炼法轮功之前,在单位工作时被重物击撞在胸腔上,此后胸部疼痛,有时难忍,他还性格暴躁,经常跟妻子打仗、吵架,修炼法轮功后,他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脾气改好了,胸腔不疼痛了,身体安康,家庭和睦,遇到矛盾时能找自己的不足。

法轮大法书籍在世界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与文字,在明慧网免费下载。有缘人看了,知道怎样做好人和真正做高境界中的好人,是教人修佛、修道的天法。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光获褒奖三千多项,受到各国人民的尊敬爱戴与支持,上亿人修炼,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王自彪夫妻修炼法轮功后,有一个温馨的家。可是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的镇压法轮功,王自彪的妻子杨丽范,因坚修大法,曾多次被绑架、关押,遭受凌辱与毒打,两次在看守所睡在冰凉潮湿的水泥地上,身体受凉,回家后,恶警又经常上门骚扰、恐吓,没有安定的环境,身心得不到很好的调整,便每况愈下,肚子腹水,上不来气,胀的硬梆梆的不能正常躺卧,就这样恶警还没断了上门骚扰,在半年多的极端痛苦中,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时年四十七岁。

中共的迫害,加之妻子的含冤离世,在王自彪内心深处,犹如雪上加霜,更加凄苦悲凉。在十五年的腥风血雨中,在失去亲人十三年的痛苦中,王自彪老人饱尝了人生的辛酸苦辣。

如今,王自彪老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身陷冤狱,已经七天了不让家人见,小孙子想爷爷直找他,儿子想父亲寝室难安,真担心老父亲身体状态不知会啥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大庆王自彪老人被绑架迫害-299721.html

2014-11-01: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自彪被绑架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自彪,于10月23日下午,被恶警刘强、李洪涛、孙兆勇等(刑警三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31/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9686.html

2014-10-28: 大庆让区法轮功学员王志彪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大庆市让湖路九楼区法轮功学员王志彪于10月24日在家中被大庆让湖路公安分局非法抓捕。

王志彪被绑架后,家人27日去大庆让湖区公安分局要人,警察只让王自彪的儿子一个人进去,并百般推诿,说让其儿子了解一下所谓的“300条 ”,并说王志彪家里“法轮功的东西很多”。其实只在他家里搜出来切刀和打印机等物品,可是家里并没有电脑,打印机当然也无法运行。切刀等物品也都在包装箱中放。

当事人刑警三队副队长孙兆永以开会为由躲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8/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9547.html

2014-10-26: 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自彪被绑架
黑龙江省大庆市让湖路区老同修王自彪于10月23日被片警带领刑警绑架,家中被抄,家中搜出打印机和切刀等物品,现在被关第三看守所,已经被刑事拘留,让家人签字,说还要立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6/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9452.html#141025233011-36

2008-10-16: 大庆恶警刁难、阻挠大法弟子办身份证
我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建材公司买断职工王志彪,五十七岁。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在大庆市让胡路派出所办的新身份证,当时告诉五月二十日领取,可是去取身份证时说没有我的身份证,听说原因我是炼法轮功的。后来我又去了几次问身份证的下落,户籍说让社区片警高云峰拿走,我却又找不到高云峰,只好又花钱办临时身份证用也没办成。

二零零八年七月初,我二十八岁的儿子要结婚用钱买房,因我没有新身份证银行不给取钱,我又到派出所户籍那要,还是答复在片警那里,我给片警高云峰打电话他不接,又到社区找他,他谎称没有。

“奥火”七月十二日在大庆传递的头一天,七月十一日下午一点钟,我和儿子又到派出所和社区为此事奔波,高云峰让我找王局长,我打电话找说局长不在。按法律规定扣押居民身份证是犯法行为,执法犯法者还互相推托,这就是中共的所谓人权自由的和谐社会,对国际奥运火炬的侮辱。

我看看心急的儿子,又从社区返回派出所花六十元钱办个快速(半个月能取)身份证(至今仍无音信)。我们父子奔波劳累忙到三点钟回家时,上到二楼碰到高云峰和社区一人从上面下来,高云峰把我劫住不怀好意的说到我家“看看”,我说楼上太热下楼到外面说,高云峰便打电话找帮凶,一会开来一辆新轿车,下来个胖子和一个自称是王局长的,胖子诬陷我骂人了,然后他们连拖带拽的把我绑架到车上,还要绑架我儿子被我制止。在车上胖子伪善的对我说:“让你上车你就上车,强行上车那么多人看对我们影响多不好”。把我拉到让胡路区公安分局,胖子还奸诈的诬陷我说:“他骂人了,把钥匙拿下来”,恶警强行从我裤兜抢走钥匙,有六个警察到我家进行抢劫乱翻,抢走一本大法书和八、九张真相光盘,并屋里屋外录相,等到晚五点多钟抢劫的警察从我家回到分局后,王局长邪恶的说:“到你家搜啥也没有,把你放了,叫你单位人保接你回家”,又假意谎骗我说:“你的身份证在哈尔滨公安厅,不是我们办的”。

晚六点多钟单位人保“送”我回家时说:“你拿共产党的钱,跟共产党对着干,我以后到你家来给我开门。”我说:“给谁干活都给钱,是老百姓拿钱养活共产党官员,你吃饱撑的到我家来干坏事。”

就这样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人,为合法领取被非法扣押的身份证,不仅白跑了十多趟,还遭绑架数小时。至今我办的新身份证下落不明,而且扰乱了我正常的家庭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6/187820.html

2008-07-14: 大庆大法弟子王志彪遭绑架
2008年7月11日14时30分许,大庆让区大法弟子王志彪在自家楼下遭让胡路公安分局九区社区警务室五名恶警绑架。邪恶之徒抢走了王志彪的手机和钥匙,不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和证件非法闯入民宅实施非法搜查。参与绑架的还有小区物业、街道、单位保安等。

目前王志彪被非法关押在何处尚不知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2005.html

2005-12-21: 大庆王自彪遭绑架迫害
2005年6月3日,大法弟子王自彪正在家洗衣服,突然家门被撬开,一群警察似土匪一样進屋就非法抄家。之后,警察又在从王自彪家中抄来的物品中放了几样东西,包括几本《九评共产党》,记录成是从王自彪家抄来的,并对王自彪刑讯逼供,酷刑迫害。

王自彪,男,54岁。妻子大法弟子杨丽范被迫害致死后,2003年至2005年,让胡路区派出所(现在的让胡路公安分局),经常骚扰他家,无论白天晚上经常来敲他家门,使已被害得孤身的他更增加了精神压力,使他生活在紧张的气氛中。

6月3日下午3时左右,王自彪正在家洗衣服,他到阳台晾衣服,发现下面有两个警察在看着他。他回到屋里后,又发现他家走廊门口有一帮警察在偷偷地撬他家的门。撬开门后,这帮警察闯進来,進屋就抄家,抄走师父法像、手抄本《转法轮》和3本大法资料。恶警把家中的物品扬得满屋都是,把床还弄坏了,然后把他架到楼下。在他本人不在室内的情况下,警察又在他家抄了半个多小时,后把他押到让湖路公安分局。

在公安局的库房里,警察往从王自彪家抄来的物品中放了几样东西,其中有几本《九评》。就这样把这些都记录成是从王自彪家抄来的。

6月4日凌晨2时多,恶警把王自彪绑到龙凤看守所。据说,有几个恶警是大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他们强迫王自彪站了7个多小时,第二天开始刑讯逼供,逼他说出《九评》的来源。他们把王自彪扣在铁椅子上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先蒙上双眼,一个恶警按着不让动,两个恶警看着,整个一晚上用三盒烟熏他,还用破布麻绳点火烤他,长达几个小时。后被看守所值班的发现,把姓刘的头叫出来,“说你们在这点火,失火算谁的!赶快给房间打扫干净。”王自彪就这样被折磨了一夜,致使全身发抖。

恶警又将塑料袋套在王自彪头部,窒息他,接着又给他抢灌了半瓶加药的水。过了十多分钟,一群恶警一起打他的头,像下暴风雨一样,当时把王自彪打得甚么都不知道了。过后又有一个恶警说:“把你打死了,火化掉,我照样当我的警察!”王自彪说:“你说了不算。”恶警又用矿泉水瓶子打王自彪的头。

到第五天上午,警察还边说边打,把王自彪的头打破了。过了好几天,头部的肿块都不消。这时王自彪整个人脱像了,眼睛也肿了,已近奄奄一息,恶警们才停手。在这五天中,恶警倒班迫害王自彪,不让王自彪睡觉。恶警换着班睡,到吃饭时他们就去买饭,还说这个月上面又给了一千圆费用,不吃白不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1/117004.html

2005-11-12: 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成立半年,作恶多端
大庆市社会治安混乱的全国出名,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警匪勾结,警察本身就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例如一些卖淫、嫖娼场所都有一些警察做后台,有的干警就直接供养妓女,有的贩卖假币,有的吸毒贩毒;二是大庆公安把有限的警力不是用在稳定社会治安、打击犯罪份子上,而是用在镇压、残害追求“真、善、忍”只想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群众身上。

大庆市让胡路区又是大庆社会治安最混乱的地区之一,让胡路公安分局成立于2005年3月,现有警察103人左右,是大庆市各分局干警比较多的分局。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成立时间虽短,但对法轮功修炼群众的恐怖绑架和不断骚扰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无法无天、丧心病狂的地步,所采取的绑架手段又极其卑鄙和下流。

例如2005年6月3日下午,数名恶警动用两辆警车,非法堵住大法弟子王自彪的家门,王自彪拒绝开门。他们找来社区一名女职工,骗开了门。警察蜂拥而上進行非法抄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将王自彪绑架。一小时后,恶警又采取同样的欺骗手段闯進大法弟子王淑珍的家,進行非法抄家,并把她家的一些值点钱的私有财产全部掠走。无怪乎围观的群众说:以前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由于王淑珍没在家,没绑架成,他们竟然将她丈夫史富劫持作为人质,非法关進龙凤看守所。真不知道让区有关干警是警察还是恐怖分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2/114389.html

2005-06-26:控诉人:黑龙江省大庆市全体大法弟子

事由:对大庆公安局、让区公安分局、铁人公安分局、东湖公安分局多起非法抄家、强抢、绑架大法弟子案件提出控诉。

请求事项:1、依法追究上诉各作案单位有关人员法律责任。
2、立即释放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并公开恢复名誉。
3、退还所抄、抢的一切财、物,并依法赔偿由此给被害人及家人造成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损失。

事实和理由:

我们对大庆市公安局下属分局提出申诉。他们光天化日之下,践踏人权信仰,视法律为虚无,非法抄家、强抢、绑架大法弟子,据不完全统计作案近百起,且情节恶劣,后果严重。

大法修炼者是人们公认的好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不杀生、不涉政,修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我国宪法赋予公民应有的权利“言论、信仰自由”。且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78个国家上亿人修炼,褒奖1300多项。

只有中国大陆在江氏集团出于小人妒嫉,从99年7月20日,阴谋策划、造谣、煽动,栽赃陷害,全面开始打压。本地公安不顾天理国法,多次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强抢、绑架、关押。

2000年秋,让区公安分局非法抄让胡路三区大法弟子王斌的家,逼得王斌妻子王天右当时从二楼跳下而走。后王斌被迫害死。2001年末至2002年初,又骚扰9—18—2—302室杨丽范家,使杨丽范的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而含冤离世。

事隔不久,于9月6日又抄了杨丽范家,绑走她的丈夫王自彪,家中只剩下一孤独的孩子。

2005年6月3日,再一次抄了杨丽范的家,又一次绑走王自彪,关進龙凤看守所至今未归。

2002年8月在让胡路3区3—1—2—202室,片警程龙等一伙警察奉命包围了已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只身一人领着孩子艰难度日的大法弟子牟永霞家,娘俩与警方僵持一昼夜,险些出了人命,因警方撬门盗锁,又堵门镜。为阻止盗门,17岁的孩子(是常人)要往铁门上放电,被妈妈劝阻。娘俩一夜无法入睡,一天也无心吃饭。次日晨,孩子气极了,为了保护妈妈不受伤害,操刀要冲出去与警方拼命,这时在世人的谴责声中,警方退去了。自此娘俩流离他乡,有家不敢归。

可于2005年6月3日牟永霞来给孩子办户口簿和身份证,该分局说:“妈炼法轮功,孩子也不给办。”无理刁难不给办。(已一年了不给办,孩子要就业用身份证,急得直哭。)此日傍晚,还强抢牟永霞的提包,内有600元钱,一个手机、一把伞、一本《九评共产党》的书和光盘一套。随后又扣押了办户口簿的6张证件,买房、退房收据等件。在分局里,她已被害得心脏病发作,头晕抬不起头,一个分局长说她装的,就这样被强行绑架進市看守所。被强制坐铁椅子昏迷一天,保释回来,仍时常昏迷,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9月6日在科技园和3区抄了10来家。在科技园14号楼抄大法弟子姜年祥的家,抢走了电脑和一切大法书籍,绑走了姜年祥夫妇,家中只剩下一老一小,老母亲78岁,吓得直哭,随即摔折了腿,不久忧伤离世,只剩下一个15岁的孩子流浪街头,姜年祥被关進牢笼至今未归。

2003年5月在西苑小区抄家绑架了几名大法弟子,当时害死了年仅38岁的中学老师大法弟子王克民,家中只剩下9岁的儿子,孤儿一个。

2004年3月第四次抄市级优秀中学教师大法弟子高淑芹家,她为免遭迫害,扯单子下楼,坠断身亡。片警陈教松说:“高淑芹身子当时就断了三截。”语气中显出警方的邪恶,人死了躺在楼下地上窗前,警方还是破门而入抄高淑芹的家,抢走她的几本大法书等大法资料。

2005年6月3日,又指使社区工作人员一女子合污作案,骗开大法弟子徐淑珍的家门,抄了她的家,因其丈夫说不出妻子的去向,就绑走了她的丈夫史富贵,并扬言让史家亲友若绑来他妻子徐淑珍,就放她的丈夫史富贵。史富贵至今关在龙风看守所未归。真是无法无天,还有替家人坐牢之说?其它案例详情待发。

铁人公安分局于2005年4—5月份,就抄家、强抢作案15余起,西宾3家,菜库4家,三厂3家,奔二3家,铁二1家,后龙岗1家,这里的警员是新局长许愿抓一个奖一千元。上司们还说:“谁白抓呀!”威吓家人送钱,有的家为使亲人不受迫害,倾家荡产地筹借绑票费,有的2万、3万,现在警方索要到8万、10万、15万还没封顶,此桩桩、例例有证,暂不便公开,转送“国际追查组织”待适当时机公布。

铁人公安分局的恶警刑讯逼供,4月16日绑架了大法弟子六中老师杨玉华,迫害得遍体鳞伤,身心衰弱,关進市看守所又被犯人殴打,坐铁椅子6昼夜,至奄奄一息,5月9日野蛮灌食而死。4月23日西宾的孙玉梅被毒打后又用电线勒脖子和双手,一个月后勒痕还清晰可见。她当时来月经,勒得出不来气,憋得血流了一裤子。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至今仍关在市看守所。

53岁的大法弟子刘艳琴双手被扣在铁椅子上,将铁椅子倒控过来,又堵住她的嘴,将头部顶于暖气片上,再用另一把铁椅子顶住此椅子,用脚将人和椅子向暖气片方向踹,踹至极限后,恶警金某用力顶、挤、夹、压,使她上不来气,几乎窒息,就这样倒控近2个小时后,金某逼供,不说,又“咣”一下,倒控铁椅子,头顶暖气片猛劲顶、挤、夹、压,用脚踹她小腿、脚脖子后扬长而去。又持续3个小时,天亮时,金某又来逼供,不答,他说:“好,我叫你死了查不出死因,既无内伤又无外伤。”他恶狠狠的将一塑料袋套在她脖子上勒紧,使劲掐,另一个恶警的魔爪共同用力掐脖子。持续有两分钟,她感到头晕,恶心浑身无力,小便失禁,恶人们才撒手,下午四恶警抄了她的家。夜11时半,绑進市看守所,她腿部、胸部异常疼痛,说是;“铁人公安分局警察打的”。当即范恶警(办案人)就抵赖。关進监号,她头晕、恶心,心跳过速,浑身疼痛,脚不能行走。她身体极度虚弱,不能進食,腹胀、胸闷,上不来气,只能一夜一夜地坐着。23天后,身体衰弱,生命重危,送医院检查,肾出毛病,心动过速,呼吸困难,手脚麻木,不能行走,办保外,还迫使家人交一万元保释金。这次抄家绑架了两个单亲的妈妈王晓华和孙玉梅,家中各剩下一个孩子,小的才8岁。陈水娥家中只剩下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年已七旬的老伴儿。

东湖公安分局片警车仁生等5名警察带着三、四台车,于2005年4月28日下午,闯入东湖10—37号楼5单元102室大法弟子杨华贵家,将70来岁满头白发的杨华贵夫妇和回娘家探亲的女儿和另一串门的大法弟子张彬彬绑架,并野蛮抄家,整个屋里床上床下,柜子翻个底朝天,衣物扔得满屋都是,一贯整洁的居室瞬间成了破烂市场。拧断柜锁,抢走现金9000元、为儿女攒的四根金条(价值36000元)、一次成像的相机一个,又将杨华贵母女绑進看守所。

其它案例详情待发。上述近百案例抄抢大法弟子的物品有:汽车、自行车、手机、手表、金项链、戒指、耳环、金条、相机、电脑、VCD、电视、打印机、刻录机、彩喷机、扫描机、一体机、复印机、制版机、压膜机、切刀、装订机、大法书、法像及传单、小册子、条幅等各类大法资料上万件。强抢、勒索大法弟子家人人民币合计数额巨大。有的家被勒索一万、两万、三万,现在要到八万,有的要到十五万还没封顶,例例有证,暂不便公开,转发“国际追查组织”。

上述大庆公安局、让区公安分局、铁人公安分局、东湖公安分局抄家、绑架、强抢、逼供,严重侵犯公民住宅权和财产权,违背《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合法财产所有权。触犯中国《刑法》第245条非法搜查罪。247条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248条虐待被监管人罪。251条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397条滥用职权罪。399条徇私枉法罪。234条故意伤害罪。238条非法拘禁罪。违犯《行政处罚法》、《人民警察法》。

我们的要求:

1、 依法严惩上述作案单位有关责任人和作案人,还公民以公道,维护法律的尊严。
2、 归还大法弟子的一切财、物,依法赔偿一切由此造成的物质和精神损失。
3、 立即释放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公开恢复名誉。


黑龙江省大庆市全体大法弟子
2005年6月1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820.html

2005-06-25: 2005年6月3日,黑龙江省大庆市让区公安分局的几名恶警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了五名大法弟子,其中四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6月3日下午,数名恶警动用两辆警车,非法堵住大法弟子王自彪的家门,王自彪拒绝开门。他们找来社区一名女职工,骗开了门。警察一拥而上進行非法抄家,并绑走大法弟子王自彪

一小时后,恶警又来到大法弟子徐淑珍家,用同样手段骗开了门。王淑珍当时不在家,恶警闯進室内非法抄家,抢劫财物,应了现在中国社会流传的“以前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恶警威胁她的丈夫史富贵,交出王淑珍,史富贵据理力争。晚10时让区公安把在抓人未果的情况下把史富贵绑架,并威胁他不交出妻子就要非法拘留他。就这样,恶警把史富贵非法关進龙凤看守所,至今未归。

同一天,大法弟子王玉华、苑丽雪、牟永霞先后到史家串门也被恶警绑架,并被强抢所带提包、财物等物品,而后于4日凌晨2时多被绑架到市看守所并被拘押至8日傍晚,其中牟永霞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才被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819.html

2005-06-05: 昨日一伙恶警开车闯到让胡路9区抓走杨立范丈王志标,现其楼下有便衣,企图抓捕更多的学员。另外还有9区两位女弟子。王志标被铐还挨了打。王志标的妻子杨立范已去世.

大庆 让区(让胡路区,第一,第二看守所,东湖小区,龙南区,龙岗区,昆仑实业,精细化工)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8-29: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公诉人封光 电话:0459-5974201、13089060016、13351196789

2019-08-18: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地址:让胡路区西苑南路西苑街301号门,邮编163453
法官:张欣乐13359596629
书记员:张雪0459-5509090-8309
大庆市让胡路区检察院:
地址:大庆市让胡区玉门街139号,邮编163453
公诉人:封光0459-5974201、13089060016
公诉人:丁宁15904596306

2019-06-14: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地址:让胡路区西苑南路西苑街301号门,邮编163453
院长白景权 0459-5509009、13936708080
原院长李卓琳0459-5994066、13359596123
副院长魏文斌0459-5997575、13359596118 (主管刑庭)
张书琦0459-5977552、13359596011
刑庭庭长施洪斌13359596012、0459-5509001
纪检组长张旭光 0459-5990640

2019-05-26: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西苑南路西苑街301号门(让区法院)
邮编:163453 区号0459
法院院长:白景权 0459-5509009、13936708080
原法院院长:李卓琳,0459--599406613359596123
副院长魏文斌,0459--599757513359596118 (主管刑事案件)
张书琦,0459--597755213359596011
刑庭庭长:施洪斌 13359596012、0459- 5509001
纪检组长:张旭光 0459—5990640
法官:李晨勇 13359596120
法官王广明:18145999201、13359594008 ((所谓的承办人)
书记员周涵:13199099298 (所谓立案人)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4-10-26:
警察孙某1834553455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11-01: 恶警电话如下:
局长:于锡亮  18945602000 13394650009
副局长:焦玉华  13394663833 18603677303
副局长:侯彬   13394650509 13836709016 18603677309
副局长:秦海江  13394663265 18603677305
局长助理:于 忠 13394660636 18603677307
三队长:刘强 13394663865 18603677933
三队副队长:李洪涛 13394664098 18603677308
队员:高毅  13394663811 18603677308
孙兆永 18345534555
康文松 18804599518
王杨  13284902929 1860367735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