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涿鹿县(诼鹿县) >> 张树珍(张淑珍), 女, 6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涿鹿县涿鹿镇苑庄村
拘留时间: 2000年11月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9-18: 河北张家口涿鹿县法轮功学员沈玉花被警察骚扰
最近几个月来,全国各地出现了一些警察、乡镇、村委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敲门骚扰行动。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涿鹿镇苑庄村公安员胡卫元带领三个便衣警察到沈玉花家去。她正在街上看孩子,胡卫元说要给她照像,还欺骗的对她说:给你办个贫困户。她说:不照像、不贫困。一个警察问:叫什么名。胡说:叫沈玉花,去她看看吧。三个警察就闯入她家,非法照像。没等她走到家门口,他们已经照完出来了。还要给她照像,她把脸扭过去,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走了。

后来这一伙人又到张树珍家,当时她正在打扫家,从窗户看见有三个人拿着手机偷拍她家的房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一个高个子的人趴在窗户上往里看。她想:是不是租房子的,转念一想:不对,可能是“敲门”骚扰的,她把门关好,就发正念,那几个人没敲门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8/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3882.html#1791723503-1

2016-08-02: 遭精神病院打毒针致生命垂危 张树珍控告江泽民

河北省张家口涿鹿县涿鹿镇法轮功学员张树珍女士,今年六十一岁,从一九九六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按真善忍做好人,先为他人着想,无怨无恨,身心受益。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张树珍女士屡遭非法关押于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在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折磨得生命垂危才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遭精神病院打毒针致生命垂危-张树珍控告江泽民-332283.html

2015-08-28:河北张家口张树珍受迫害家破人亡
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大法师父给了我新生,我感谢法轮大法师父的慈悲苦度。但是中共流氓集团江泽民迫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是多次死里逃生。

我叫张树珍,女,五十九岁,河北省涿鹿县、涿鹿镇、苑庄村人。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炼法轮佛法。没修炼前有多种疾病,弄得身心疲惫、在家庭生活中只有痛苦,没有幸福,就觉得人活着在世上没有多大的意义,修炼法轮大法后,经过学法、炼功,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在师父的法指导下,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身心得到了健康,生活中有了幸福。自己觉得这么好的功法,就想让亲朋好友知道法轮大法好。

可是没有想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有多少炼法轮功的人被致死、致残,劳教、判刑、非法关押。我也是被邪党迫害最严重的其中一个,为了给法轮功申冤、讲清真相、证实法,被中共邪党(国保大队六一零)非法组织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以下是我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我们村干部在大喇叭上喊,叫炼法轮功的人都到大队,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当时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替我们几个人签了字,村公安员岳来顺(明白真相)在中共江泽民的逼迫下叫我们交大法书。逼迫我交了一本。又到我家要身份证,我没有配合,我说找不着。

初次北京上访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流氓集团江泽民铺天盖地镇压法轮功。我炼功亲身受益,我和同修去北京到信访办说句真话。又听说去信访办说理就会被抓。我们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向民众讲真相、说真话,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没走到广场里面,就被北京警察把我们拦住。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当时没有回答他们,就继续往前走。北京警察就把我们绑架到一个地方的办公室里。他们询问我们是哪里人,叫什么名等等。我们就给警察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我们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受益者,是来这里为法轮功、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等等。然后警察又把我们和各个地方的好多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一起。后来警察又把我们绑架到张家口驻京办,给我们戴上手铐,还把我们身上带的钱和身份证都搜走。

后来我们被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桂珍等人劫持到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的饭是玉米面窝窝头,菜里头有泥、沙子、臭虫根本都不给洗。还叫我们撒杏仁(看守所挣钱),非法拘留15天。县公安局不法人员,逼迫家人交三千元钱(是我弟弟给借的钱)还有饭钱不知多少,才让家人接回。

多次遭看守所、派出所绑架迫害

回家后,我的丈夫遭镇派出所王建民的恐吓和威胁,得脑血栓住进医院。在住院期间镇派出所张军等人不断的到病房骚扰,使丈夫病情不断的恶化。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去同修家的路上被恶警王建民、张军等人,非法绑架到镇派出所。他们又到同修家,跳窗户非法抄家。又把三位同修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15天。

五月十一日我回家的第二天,恶警王建民等人又非法闯入我家,不顾我病危的丈夫,再次又将我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放回后涿鹿镇副镇长闫学军、恶警张军等人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给我及家人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上,恶警王建民等人再次闯入我家,将我强行绑架,我不配合,我的腿都撞破了。在看守所不让我睡觉,拿手铐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七月天蚊子多,咬时也不能挠,钻心的难受,迫害了一夜。

第二天,八月一日早镇派出所杨翠梅等人,将我拉到凡山镇办公室。凡山镇的不法人员将法轮功学员付芝林在大街上游行侮辱,等了一会她回来了,还非法强行给我俩人照相。在往高阳的途中杨翠梅还不断辱骂我俩,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迫害的我身体虚弱一路躺着,下午六点左右到了高阳劳教所。

遭人间地狱、高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我被劫持到高阳劳教所。刚一进劳教所,就脱光衣服搜身,还把被褥拆烂。我当时对警察善意的笑了笑,恶警马丽照我胸前就打,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尽种种的残酷折磨,被逼迫转化,不转化就遭受犯人、管教人员的打骂。六十多岁的老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跟二十岁的年轻人普教犯人跑步,跟不上就打骂。整天被逼坐小马扎,坐的屁股很疼,上厕所才给几分钟时间。

有一次,上厕所哨声一响就往外跑,我五十岁的人从上铺往下跳,一下把床边的帘弄掉了,普教班长(犯人)就打骂我。还有一次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的后背有人重重打了我一拳,我往后一看是普教班长(犯人),她恶狠狠地说:“你为什么不问队长好?”那个警察不穿警服,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一个月后,我丈夫去世时,女儿去求县(六一零)的人,让我回家见丈夫最后一面,他们说我没转化不让回。当时我在多方面的打击之下,痛苦到了极限。就想:我修炼法轮大法做个好人,被中共流氓集团江泽民迫害的家破人亡。丈夫死了,女儿一次次来信告诉我,丈夫的家人、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都不理解的骂我,女儿也受人歧视。女儿替我承受了很多。我痛苦的哭了一夜,第二天两眼肿的一条缝,在精神、心灵、肉体上的伤害很大。在各种邪恶的压力下,被邪恶的所谓转化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事,过后,又后悔极了。

在那黑窝了里我五十岁的人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很多残酷迫害,冬天摘棉花、秋天搬玉米、夏天挖深沟。一人多高的沟,一人一段,分段完成。在那恶劣的环境迫害中,大多数人身上都起疥疮,我是最严重的。干活累了一身汗,想上厕所,地里哪有厕所呀!见没人时就在沟里小便了,没有想到一见风浑身痒的钻心难受。回到洗手间,人都洗漱,可我浑身痒的特别痛苦,就哭了,别人问我怎么哭了。我说了原因,第二天才不让我去了。人间地狱的高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残酷,有致死、致残,致伤、活埋、等等恶劣手段,迫害的我家破人亡。这都是江泽民一手指示下干出来的。

涿鹿镇苑庄村干部诈骗钱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女儿结婚时,去大队开介绍信,大队书记王建正逼女儿交1000元钱,如不交就不给开。我去找他要证据,他只是说:我劳教时公安局(六一零)从大队要的钱。拿不出证据来,我不给他。他就找我女儿要,无奈之下女儿交了(500元)才开了介绍信。大约在二零一二年,大队卖了土地,给村民分钱时,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扣了(500元)钱。大队书记王建正有想借迫害法轮功往上爬的想法,所以我被非法绑架迫害多次,都是大队干部带领到我家的。一次我去娘家路过他门口,他就翻我的包。还有我儿子有病,开医保时,他说我炼法轮功不给儿子开,儿子对我有怨气。我多次给书记王建正讲真相,他也没明白,最终给江泽民当了陪葬。二零一五年得脑溢血,到张家口医院头部做手术中死亡,才四十九岁。

二零零四年新年过后,村干部和(六一零)人员配合、利用、左右邻居,对我蹲坑、监视、举报进行迫害。雇用的人,每人一天十元钱。二月十八日晚上六点左右,公安局副局长王玉成非法闯入我家,企图要绑架我。将在我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张成虎强行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迫害。把我绑架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逼供询问,我不配合,身体上又出现不适,当时把我放回。

迫害的奄奄一息死里逃生

2007年3月13日中午,在河北省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董飞、刘美成,涿鹿县610赵宣、李志明,涿鹿镇赵来亮、吴向东等部门等警察的参与下,一伙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抢劫走台式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大法资料、等家用物品,就连5元钱的新水果刀都拿走,儿子的身份证也找不着了。价值上万元的东西都抢走了。当时有外地同修在我家,把同修也绑架走,非法关押在涿鹿县看守所迫害。

我被几个不法人员强行扔到汽车上,非法绑架到涿鹿县公安局时,已经被迫害的昏迷不醒。警察一伙给我打了一只不明药物的针,致使我当即身体不适。当晚李志明等恶人把我送涿鹿县看守所,所长一看,人已经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所长对六一零人员说:赶快叫医生来检查一下,你们把人弄成这样我们不收。医生来了一检查,血压高、心律低,看守所不收。所长迫于县610压力下关押了一夜。夜间有刘美成看管、监视(一夜挣钱100元)

3月14日上午,李自明等人又将我送县城东环路一家私人精神病院。医院为了赚钱,把我当精神病人给治疗,给我用不明药物打针、输液。我不配合医生,医生就恶狠狠对我说:你来我们这儿,就得听我们的。我对医生说:我也不是自己来的,是他们迫害我,把我绑架来的。我炼法轮功没有病,你们给打针、输液,我出了问题你们要对我负责任。她们不听我的话,就强行给我输液,弄得我全身止不住的抽缩,身体出现了严重问题,迫害的我不省人事。涿鹿县镇吴向东看我,吓得吴向东都不敢在屋里。就这样的往死里迫害我。

3月15日上午,吓得医生把610头目李自明等人叫来。李自明一进屋见我不省人事,就恶狠狠的用力掐我人中,又说要叫医生给我灌食。医生说:人都成这样了,还要灌食。你们赶快送县医院吧!我们治不了。医生也怕担责任,把我往出推。可是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怕曝光,白天怕人看见。所以当天晚上把我转到县医院迫害,但还是给我用不明药物打针、输液,插尿管的迫害。董飞、赵宣、赵来亮等都不去医院。他们指示着李自明、刘美成、吴向东等人,还雇用镇里的两男两女四个人看我(每个人一夜50元钱)。

3月16日上午因不好治疗,他们又怕担责任,就通知村干部接人。村干部见到我被迫害的惨状,在门口看了看就走了。刘美成、李自明又叫我女儿雇出租车,我女儿没钱不雇。又逼迫女儿签字。女儿见母亲被迫害的不象样子,就大声的对他们说:你们把人都迫害成这个样了,我不管了,我妈要出了问题,你们得负责任。就要走。他们赶快说:不要你签字了。最后刘美成、李志明、涿鹿镇吴向东一伙开车用担架把生命垂危的我送回家中,把我抬到床上他们走了。

二零零八年在奥运期间,县、乡镇、村庄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蹲坑、监视着。涿鹿镇安排的一个女人天天到我家看着,据她说:那些天不让她们干工作,就派她们监视法轮功学员。我对她讲大法的真相,她也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是上边中共邪党叫她们干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我正在午睡时,天天看我的那女人先进我家,见我在,瞬间外边的一伙便衣警察非法闯入我家,不分青红皂白的要绑架我。我修“真、善、忍”没有错,我不配合他们。涿鹿县六一零、派出所等恶警强行把我抬上车绑架到涿鹿县罗庄学校洗脑班,又被抬着扔到学校的水泥地上。我的女儿知道后去看我,他们不让见。我在里边只听到,我的女儿不客气的对一个恶警说:又是你,我妈要有了什么事我就找你。把我一个人扔在一间大教室的地上半天没人管我,到了晚上一伙不法人员打扑克,还哄堂大笑,嘲笑我一个和他们母亲岁数相仿的老太太,真是可恶。到半夜时我要上厕所,他们都是男人,不方便,又把我抬到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

到第二天我没吃没喝,身体非常虚弱。监视、看我的那个女人到洗脑班来看我,一见到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吓的她一直喊我:阿姨、阿姨你咋成这样了?阿姨你醒醒,你看看我是谁?我睁开眼一看是她,我也不恨她。因为我是修炼人,我要按照我师父的教导,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怨恨任何一个迫害我的人。就是这样中共邪党利用不法人员迫害我多次。这次又把我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日一点左右,我们几个人去百里外的山区赵家蓬镇上疃村,给村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给告发。在上疃村子的大街上被两男一女恶警把我的胳膊扭到后背上,一个警察一边破口大骂,说法轮功反动,一边狠狠的把我推到车上。非法绑架到涿鹿县、谢家堡乡派出所。手铐把两个人铐在一起,审问、录像、非法搜身、把钱、手机、钥匙都搜走不给。在恶劣的迫害下我昏倒在地,又送到谢家堡乡医院继续迫害。那个不明真相的医生狠狠的给我往手指尖、脚趾尖、头部、胳膊共扎了四十多针,扎完后还说炼法轮功的没事(意思是死不了)。打针、输液(不明药物)多种迫害,是邪党对炼法轮功的人一种肉体摧残的恶劣手段。

三点多,又被涿鹿县、六一零劫持到县公安局迫害。迫害人员有县、六一零的李自明、董飞、刘美成、班志勇、吴向东等。一夜不让睡觉,把两名男法轮功学员铐在铁窗上。

晚上十一点半县六一零五个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就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的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录像、大法书籍、mp3、大法真相资料、光盘。还逼迫我儿子签字,(因为儿子有重病,六一零人员都知道)共产邪党养活了一伙土匪,哪能想到病人的痛苦呢?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迫害的我奄奄一息,他们怕担责任,才联系到我女儿把我接回家。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早晨七点多钟,涿鹿县“六一零”警察刘美成等数人突然砸我家的门,在我开门时趁机把我连拉带拽扔到汽车上强行绑架到县公安局,而后又送往张家口洗脑班进行迫害。在路上,我身体直哆嗦,当时我只穿睡衣,拖鞋被他们给弄掉了,恶警刘美成等还不断辱骂我。在洗脑班经医生检查,说我的血压太高,心律也快,洗脑班拒收。恶警们的阴谋没得逞,无奈,警察刘美成还气急败坏辱骂我,将我送到家门口不管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8/河北张家口张树珍受迫害家破人亡-314726.html

2010-10-29: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中午一点多钟,河北省涿鹿县法轮功学员张树珍、张晓奇、周启花、王大勇去几百里外的山区讲真相,在上疃村,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随后被谢家堡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扣押汽车,强行搜身,抢走四人钥匙及手机四部,抢走张晓奇、王大勇的现金几千元。

下午三点多钟,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涿鹿县公安局、“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恶警董飞、李志明、刘美成、班志勇、吴向东等劫持到涿鹿县公安局進行迫害。晚上,警察又对四名修炼人的住宅進行非法查抄,抄走法轮功师父法像、大法书籍、MP3等私人物品,并逼迫其家属签字。

第二天,张晓奇、王大勇被劫持到涿鹿县看守所進行迫害。张树珍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警察们害怕承担责任,才联系她的女儿把她接回家。

周启花被迫害得浑身疼痛,当局不但不放人,还毫无人性地把她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進行迫害。周启花一直浑身疼痛难忍,经医生检查后,于十九日把她送回家。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早晨六点半左右,涿鹿县“六一零”警察数人突然闯進周启花家中,谎言欺骗说到“六一零”问几句话,周启花识破他们的伎俩拒不配合,警察们就连拉带抬强行将她绑架到县公安局。上午其家人要人时,亲眼见又把她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早晨七点多钟,涿鹿县“六一零”警察刘美成等数人突然砸张树珍家的门,在她开门时趁机将她强行绑架到县公安局,而后又送往张家口洗脑班進行迫害。在路上,张树珍被冻得直哆嗦(当时她只穿薄衣服和拖鞋),恶警刘美成等还不断辱骂她。在洗脑班经医生检查,说她的血压太高,心律也快,洗脑班拒收。恶警们的阴谋没得逞,无奈,警察董飞、刘美成等才一路谩骂将她送回家。

之前被绑架的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张晓奇、王大勇被非法关押到何处,现仍不知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9/231621.html

2007-08-10: 张淑珍被河北涿鹿县“六一零”恶人迫害
2007年3月13日中午,河北省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董飞、郭兴军、马建军、刘美成,涿鹿县610赵宣、李志明,涿鹿镇赵来亮、吴向东等一伙流氓特务突然闯入涿鹿镇苑庄村大法学员张淑珍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张淑珍私人物品大法资料和价值三万多元的电脑、打印机等家用电器。

当时家中有一蔚县口音的刘姓家电维修工为其修家电。刘姓维修工物品也被他们哄抢。张淑珍与刘姓维修工一并被无故绑架。

当晚,涿鹿县政保大队董飞一伙恶人伙同蔚县政保大队又将刘姓维修工的家宅及家中经营的家电维修铺抄抢,其妻子和未成年儿子被绑架。后儿子被放回。刘姓维修工被关押在涿鹿县看守所14天,后强迫家人交三万多元绑票款后被放回,所抢大量财物只退回一辆面包车。21日上午,张家口市公安局又将刘姓维修工的妻子李明菊(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到市里,预谋强加罪名进行迫害,至今仍未放回。

当晚李志明等恶人把张淑珍送涿鹿县看守所,因人已被迫害的昏迷不能动,看守所拒收,但看守所迫于县610压力将她关押了一夜。第二天恶人又将她送县城东环路精神病院。15号又转县医院,因不好治疗而将其推出。这伙流氓通知村干部接人,村干部见到迫害的惨状,拒绝接收。

16日中午县 610李志明 与涿鹿镇吴向东一伙开车用担架把生命垂危的张淑珍送回家中,此时张的下身只穿一条单裤。董飞、李志明一伙抬张淑珍上下车、往床上放时都是用力甩抛,致使张淑珍腰部伤残不能行动,流氓们还辱骂她是假装的。

张淑珍瘫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并伴有阵发性昏迷,其家附近长期有中共特务蹲坑监控。迫害仍在进行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0/160584.html

2008-08-02: 河北涿鹿县大法弟子刘风英等多人被非法抓捕、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河北省涿鹿县六一零、派出所等恶警将涿鹿县大法弟子刘风英、苑庄大法弟子张树珍(由于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已回家)、西关大法弟子张金梅、张正香、李建梅、李荣兴(音)、张晓奇及头堡一名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涿鹿县罗庄学校(现为洗脑班)进行迫害,详情待查。

涿鹿中学的教师大法弟子霍汉玲、毛某某(两人均已退休)和周建珍被强行非法关押在本学校进行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东小庄洗脑班的还有高庙的大法弟子全春英。

武家沟乡派出所恶人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又将大法弟子马占英及丈夫马振海(已回家)、马兆莲、孙孝兰、唐永芳,以及已被洗脑的安慧英、高文燕、刘玉花非法强行绑架到武家沟煤矿(现为洗脑班)进行迫害。

参与迫害的:
武家沟乡书记郝金伦 办:6718068、6718065宅:6527676手机:13833301266
武家沟乡乡长张建国 办:6718069宅:6536880,手机:13831391162
武家沟乡派出所所长(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74.html

2007-05-29: 河北涿鹿县张淑珍遭恶党迫害事实补充

2007年3月13日中午,河北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董飞、郭兴军、马建军、刘美成,涿鹿县610赵宣、李志明,涿鹿镇赵来亮、吴向东等一伙流氓特务,闯入涿鹿镇苑庄村大法学员张淑珍家,非法抄家。

当时一刘姓家电维修工正在为张淑珍修家电,结果刘姓维修工被他们哄抢走手机一部、现金上万元、面包车一辆。张淑珍与刘姓维修工一并被无故绑架。

当晚,涿鹿县政保大队董飞一伙恶人伙同蔚县政保大队将其家宅及家中经营的家电维修铺洗劫一空,其妻子和未成年儿子被绑架。后儿子被放回。刘姓维修工被关押在涿鹿县看守所14天,后强迫家人交三万多元绑票款后被放回。

21日上午,张家口市公安局恶警将刘姓维修工的妻子大法弟子李明菊非法抓捕到市里,至今仍未放回;刘姓维修工一家直接经济损失达十几万元。

张淑珍被绑架到县公安局,被恶警董飞一伙打了一只毒针,使其当即软成一团。第二天恶人们又将她送县城东环路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迫害。现张淑珍被迫害的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并阵发性昏迷,其家附近长期有中共特务蹲坑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9/155852.html

2007-03-19: 中共恶官三天残害大法学员张淑珍致生命垂危

2007年3月13日中午,在河北省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董飞、刘桂成,涿鹿县610赵宣、李志明,涿鹿镇赵来亮、吴向东等部门等恶官的参与下,一伙中共流氓无故闯入涿鹿镇苑庄村大法学员张淑珍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资料和价值三万多元的电脑、打印机等家用物品。当时张淑珍家中有一蔚县口音的刘姓家电维修工在为其修家电。刘姓维修工被邪党恶徒们哄抢走手机一部、现金数千元、面包车一辆。张淑珍与刘姓维修工一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涿鹿县看守所迫害。

张淑珍被绑架到涿鹿县公安局时,已经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恶警董飞一伙给她打了一只毒针,致使张淑珍当即软成一团。当晚李志明等恶人把张淑珍劫持到涿鹿县看守所,因人已被迫害的昏迷、不能动,看守所拒收,但看守所迫于县610压力只关押一夜;第二天又送县城东环路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迫害。

3月15号邪党不法人员把张淑珍又转县医院,因无法治疗为其注射不明药物后强行推出,通知村干部接人,村干部一看迫害惨状拒收。15日晚张淑珍不知被非法关押在何处迫害。

16日中午,县610李志明与涿鹿镇吴向东一伙开车用担架把生命垂危的张淑珍送回家。董飞、李志明一伙对张淑珍上下车、往床上放都是抬起来用力甩抛,致使张淑珍腰部伤残不能行动,邪党人员还骂是假装的。在张淑珍被迫害到将要死时,李志明怕死去担责任就用狠力掐其印堂、人中穴。

现在张淑珍被迫害的瘫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并阵发性昏迷,其家附近长期有中共特务蹲坑监控,迫害仍在进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9/151071.html

2007-03-19: 涿鹿县大法学员张淑珍被绑架下落不明
2007年3月13日下午,河北省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及涿鹿镇政府、涿鹿镇派出所七八个恶警恶人无故闯入涿鹿镇苑庄村大法学员张淑珍家,当时她家有一名蔚县口音的刘姓维修工为其修家电。张淑珍与刘姓修理工一并被绑架,张淑珍家被抄,大部份家电等物品及刘姓维修工的面包车被抄走。

目前大法学员张淑珍被关押的地点不明,刘姓维修工被关押在涿鹿县看守所遭受迫害,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9/151123.html

2007-03-17: 河北省涿鹿县大法弟子张淑珍在家被绑架
2007年3月13日下午,河北省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及涿鹿镇政府、涿鹿镇派出所七八个恶警恶人无故闯入涿鹿镇苑庄村大法学员张淑珍家,当时她家有一名蔚县口音的刘姓维修工为其修家电。张淑珍与刘姓修理工一并被绑架,张淑珍家被抄,大部份家电等物品及刘姓维修工的面包车被抄走。目前大法学员张淑珍被关押的地点不明,刘姓维修工被关押在涿鹿县看守所遭受迫害(详情待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7/150968.html

2000年11月份,河北涿鹿县大法弟子刘凤英、唐世凤、沈玉花、张淑珍等7人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被抓后被涿鹿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桂珍等人带回涿鹿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后又分别被非法劳教1-3年。

张家口 涿鹿县(诼鹿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8-10-24: 河北省涿鹿县公安局 邮编:075600
主任办公室电话:0313-7985015
办公室电话:7985016
指挥中心主任电话:7985088
文印室电话:7985018
信息通讯科 办公室电话:7985000 传真机 7985047
主任办公室电话:7985015
涿鹿县公安局局长:李占明
夏德新:手机号码:18331327777
涿鹿县 政委 乔建熙:手机号码:13722320555
涿鹿县公安局副局长:徐会勇:手机号码:13582986896
涿鹿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志坚:手机号码:13933996939
涿鹿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海龙:手机号码:13703139311
涿鹿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庚军:手机号码:18931312222
涿鹿县公安局副政委:马利新:手机号码:18903236726
涿鹿县公安局交警:庞某某:手机号码:13603138226
薛东 手机号码:13931301345
涿鹿县国保大队长:王少杰:手机号码:13785366888
国保大队教导员:刘美成:手机号码:13833322681
国保大队副队长:赵润国:手机号码:18632329065
国保大队副队长:赵海成
国保大队副队长孙元平:手机号码:13932381532
涿鹿县涿鹿镇派出所 电话:0313-6521624

2018-09-29:武家沟镇派出所:
电话:0313-6718110
所长陈每15233139333

2018-09-09:
涿鹿县张家堡镇派出所所长: 李天明
涿鹿县张家堡镇派出所
电话:0313-6761110

2018-08-30:涿鹿县张家堡镇派出所 电话:0313-6761110

2018-08-30: 涿鹿镇派出所
电话:0313-6521624

2018-08-23: 涿鹿县东小庄乡派出所办公室电话:区号:0313 6712110
涿鹿县东小庄乡派出所所长 郑玉峰 手机号码:15030371303
涿鹿县东小庄乡派出所警察 张桂春 手机号码:1340333614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