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 >> 龙庭璠(龙庭凡,龙庭蕃,龙庭番,龙庭藩), 男, 55

个人情况: 原东光电器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荆门
有关恶人: 东宝分局国保队长贾真君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3-1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龙庭璠(龙庭凡,龙庭蕃,龙庭番,龙庭藩) 周萍(周平)
交叉列在: 湖北 > 荆门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2-13: 夫妻遭冤狱 丈夫仍被关押 银行职工控告江泽民

周萍,女,五十四岁,原湖北省荆门市工商银行文峰支行职工,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法院控告迫害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其《刑事控告书》已经能够被“两高”签收。
在过去十六年中,周萍女士和丈夫龙庭璠反复被非法劳教和判刑,以及洗脑班迫害。周萍女士曾经在洗脑班中被中共人员打毒针,四天后,她头疼欲裂,头发一把把地掉,身体一天天的瘦。两个月后,她回到家里,毒性全面发作,人瘦成皮包骨头,神志恍惚,失去记忆,后幸被一位法轮功学员及时发现和抢救。

曾经因工伤造成一级残废的丈夫龙庭璠,也是在中共一次次的判刑、关押、折磨中,顽强的证实着“真、善、忍”的伟大。二零一三年二月,龙庭璠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仍在湖北沙洋的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

下面是周萍女士在控告书中的部分陈述。

一、丈夫一级工伤残废 大法救了他和我的命

我在学法轮功之前是一身疾病:慢性支气管炎、鼻窦炎、慢性咽炎、贫血、类风湿、胸闷气短,经常上气不接下气,还有严重的肾病,当地有名望的中医说我四十岁不到就会瘫痪,那时,我才三十多岁,四处求医,工资入不敷出。

我丈夫龙庭璠是荆门市东光电器厂职工,在厂里一次销毁雷管的事故中,身负重伤,虽保住了性命,但却落下一身残疾,经国家鉴定为一等四级残废,长年被内外伤折磨的死去活来。因多发雷管同时爆炸,掀起的铜片、石子、尘土溅入身体,堵塞毛孔,导致不能正常排汗,尤其夏天,皮肤瘙痒难忍,脓疮此起彼伏,苦不堪言。内伤,因支气管受损,不能缝合,常咳血不止,家里大小事不能做,厂里也为他花了不少钱。我们去上海、北京治疗,请专家教授会诊,都说没有办法,又用了很多民间偏方,最后去很远的地方求巫医,想了很多办法,他还是挣扎在死亡线上。我们度日如年,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就在我们求医无门,万念俱灰的时候,法轮功弘传到了荆门地区。

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和丈夫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我们的身体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折磨我多年的疾病没有了,神清气爽,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龙庭璠也是一样,内外伤带来的痛苦一扫而光,我们一家人欣喜万分。从那天起,我们再没吃过一粒药,没花单位一分钱的医药费。厂长在大会上表扬他,说他是工伤,应该报药费,却一分钱不报,有些人都是上万数的报销,他学法轮功后,为厂里节约了大笔的医疗费用。

我们单位,在全行年终总结会上,说全行只有四个人没报医药费,恰恰就是四个炼法轮功的人。我们不仅身体健康了,心灵也得到了升华。我丈夫主动要求上班,无论在生活中、工作中,我们都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

那时,我在文峰支行上班,主要办理商业户与个体户业务往来,小恩小惠不断,逢年过节,这些单位和个人都会送钱送物,我从不拒收;但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拒绝了所有的送礼,工作上兢兢业业,处处为客户着想。那时经常搞优质服务检查,我的服务质量与服务态度客户都是很满意的,领导和同事们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无数事实证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一定会提高人民的身体素质和道德素养。

二、江氏迫害,家庭惨遭痛苦

然而正当我的家庭沐浴在修炼法轮功带来的快乐和幸福之中时,没想到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嫉妒,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一切国家机器进行了长达十六年的残酷镇压。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还株连到我所在的单位,就因我单位有两个炼法轮功的,所以不能评先进,员工就拿不到奖金。二零零零年,单位下文件,直接将我们无理由开除。

法轮功是好的,我们却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我们决定到北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们带着孩子一起上北京,到那里才知道,等待我们的都是警察。时间不长,就被当地警察用大卡车把我们拉到一个派出所,登记了一些情况,晚上将我们拉到昌平监狱。我们一家花了九百元钱买被子,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被荆门公安押回,荆门市六一零非法劳教我丈夫三年,我一年半,后又被加期半年,送沙洋劳教所迫害。

(一)在沙洋劳教所经历的迫害

1、超负荷奴工劳动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沙洋劳教所,经常长时间做奴工。主要做过拔花生,剥花生种,每天任务都很重,我右手大指头磨出了一个洞,烂了几层皮,钻心痛。挖水渠挑土方,手工活编织小毛衣,每天十件左右,完不成任务不让休息,有时加班到夜晚,总是利用各种形式迫害我们。

2、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

迫害的主要手段有:站军姿、下蹲,在高温下逼我们蹲在炎热的水泥地上;背宝剑(背銬)、打耳光、电击、关小号、加期等。一次电击我时,将我双手反背上手铐,强行跪在地上,蹬掉我脚上的鞋子,男警察穿着皮鞋踩着我的脚,电击我的脚、脚趾、手指和背部。尽管每天做奴工累得精疲力竭,中午午休时,还逼迫我们法轮功学员走军训、站军姿,由包夹看管,包夹都是从吸毒犯里挑选最坏的,有时腿弯一下,都会招来殴打、辱骂,走廊上男警提着电棍巡视(女队住着二个年轻的大约二十多岁的男警,专门用电棍打法轮功学员)。

为了强行“转化”我,他们给我关禁闭,在小的只有几平方米密不透风的小平房里,关在里面就象与世隔绝,警察很少进去,由两个包夹看管。那种肃杀的气氛令人窒息。当时我都感觉自己随时会死在那里,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寒而栗。警察还逼迫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书,不看就拉出去电击。在那种高压恐怖下,使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被非法送到沙洋劳教所时身体好好的,从黑窝出来时,我的腿和脚都不能正常行走。

劳教所不仅给我造成了极大伤害,给我的亲人也造成了严重伤害,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为我整天担惊受怕的,去劳教所看我警察却不让见,还当着老人的面说三道四,父亲心情不好,母亲也没得到我的消息,更是担心,神情恍惚,第二天去河边提水,竟掉到河里,溺水而亡。亲人们专程赶往沙洋,希望劳教所能让我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但遭到拒绝,甚至连消息都一直未告诉我。

(二)在武汉女子监狱受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的一天,也就是我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正在单位做卫生,被荆门市六一零人员绑架,后被东宝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送到武汉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监狱警察关禁闭三次,每次十二-十五天,将手反銬在背后,吃饭、上厕所都不下手铐,长期不准睡觉,不准洗漱,由四个包夹看管,还被她们拳打脚踢。

强迫做奴工,没完没了,有时还逼我日夜做奴工,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逼我看诽谤法轮功的书和碟子,不从包夹就毒打,侮辱,谩骂。打累了才罢手,几天都是如此。有一次,警察直接对我讲:“告诉你,打死算自杀。”我听了感到非常震惊。

回家后,听门房值班讲,单位收到过我自杀的传真。在武汉女子监狱的六年时间里,我经受了无数次的毒打、辱骂、体罚,忍受着精神和肉体上双重迫害,同时也给我的亲人们造成了巨大的痛苦,无法用语言来表述。

(三)在洗脑班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荆门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居委会一帮人在我们开的米店将我丈夫绑架到在电力宾馆,准备第二天把他送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但是我丈夫走脱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我到工行取钱时,突然来了四、五个警察,把我绑架到荆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近半个月,之后又转送到武汉板桥洗脑班继续迫害。这个洗脑班挂牌是“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实际上是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黑监狱。

我在那里受尽了肉体的摧残和精神上的屈辱。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那里的警察给我打毒针,每天从早晨上班开始,一直打到吃晚饭后,不准上厕所,尿拉在裤子里,再来人羞辱我。打完针不准洗,接着站军姿。打完四天毒针,我身体出现严重的反应,头疼欲裂,头发一把一把地掉,身体一天比一天瘦,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接着就开始强行灌食,反反复复,两个鼻孔全插坏了,鲜血淋漓,我感觉痛苦到了极限。那里的警察就是一句话: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

两个月后,我回到家里,毒针的毒性全面爆发,全身毛发已大部分脱落,人瘦成了皮包骨头,脸上没有血色,神志恍惚,失去记忆,回家很熟悉的人都认不出我了,我已感觉生命走到了尽头,当时我丈夫流离失所在外,幸被一位法轮功学员及时发现抢救了过来。

(四)我丈夫龙庭璠所遭受的迫害

我丈夫龙庭璠在二零零零年一月被荆门东宝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三年。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劳教所给他办了保外就医,用车将他送到荆门一医抢救,脱险后回家静养。一个多月后,被两个便衣骗出大门强行绑架,并再次被送到沙洋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五月,龙庭璠被东宝六一零、龙泉派出所、居委会一干人绑架并抄家,企图将他送省洗脑班迫害,他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龙庭璠被东宝六一零绑架,二零一三年二月被非法判刑四年,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至今。监狱非法剥夺我探视丈夫的权利,家里人去看还要去东宝六一零开所谓的证明,否则不准探视。

以上对我及我家人的迫害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江泽民对这场祸国殃民的迫害有着不可逃脱的罪责。文中提及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因为他们或是被江泽民及其集团所胁迫或是不明白法轮功事实真相受到了反宣传的欺骗,所以他们也是受江泽民所害,因此在这里不予以起诉,只控告江泽民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3/夫妻遭冤狱-丈夫仍被关押-银行职工控告江泽民-324083.html

2013-07-20: 非法判刑4年 龙庭璠被劫持入范家台监狱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璠因坚持信仰,于2012年8月被荆门市东宝区610和东宝区公安局的恶警绑架,于今年2月初非法判刑4年,于近日被劫持入位于湖北沙洋的范家台监狱迫害。

辩护律师指出龙庭璠信仰真善忍提高道德做好人无罪,并指出法院一审程序违法、证据违法,提起上诉,要求开庭重审、无罪释放龙庭璠

荆门市中级法院在明知程序违法、证据违法、非法判决的情况下,拒绝开庭重审,坚持维持冤案,并于7月11日将龙庭璠非法送到监狱迫害。

中共法院对待法轮功学员从来不讲什么法律,只不过是打着法律的幌子,陷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9/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6856.html

2013-07-16: 湖北荆门龙庭璠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龙庭璠二零一二年八月被荆门市东宝区610和东宝区公安局恶警绑架,二零一三年二月初被荆门东宝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辩护律师指出龙庭璠信仰真善忍提高道德做好人无罪,并指出法院一审程序违法、证据违法,提起上诉,依法要求开庭重审、无罪释放龙庭璠

但荆门市中级法院在明知一审程序违法、证据违法、非法判决的情况下,仍拒绝开庭重审,坚持维持非法判刑。龙庭璠于七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6/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6712.html

2013-06-01: 湖北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璠被非法判刑四年

湖北荆门邪恶非法判龙庭璠四年,上诉截止日期是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据知情人说,荆门邪恶对法轮功学员龙庭璠的非法宣判其实在五月中旬就定了,邪恶隐瞒没有告诉龙庭璠的家人。目前龙庭璠先生被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

迫害龙庭璠最显得卖力、最邪恶的人是荆门东宝分局国保队长贾真钧,此人当兵出身,没有啥本事和能耐,就靠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满足其扭曲变态的心理。

周仙涛是湖北荆门专门负责迫害荆门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据说此人有点良心,但此次龙庭璠先生被无辜迫害,此人也负有不能推脱的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4770.html

2013-02-05: 湖北荆门东宝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龙庭璠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下午三点钟,湖北荆门市东宝区法院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龙庭璠,经过大约一个半小时,下午四点半左右结束。因为诬陷证据不足,法院说休庭。

荆门610恶人不准龙庭璠请辩护律师,其家人原先请的荆门本地律师在开庭前几天被逼退出。

有现场目击者看到,荆门东宝公安分局国保队长贾真钧進出法院门口好几次,法院外面有穿制服的恶警躲在黑车里摄像,在庭审结束前几分钟,那个躲在黑车里摄像的恶警居然窜出来追著外面的路人拍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5/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8829.html

2013-02-03: 湖北荆门恶人要非法庭审龙庭璠法轮功学员

据悉,湖北荆门恶人要在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非法庭审龙庭璠法轮功学员。邪恶610不准龙法轮功学员请律师,龙法轮功学员先前请的律师已经被逼退出。邪恶说,要请律师必须要司法局批准。

龙庭璠法轮功学员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根据邪恶一贯的邪恶做法,邪恶妄图将龙庭璠法轮功学员迫害以后,它们好过年。4年前也是在过年前几天悄悄将柳德玉法轮功学员非法判了四年,事后才通知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3/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8727.html

2013-01-07: 迫害湖北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璠的主要恶人是贾真钧

湖北荆门东宝分局国保队长贾真钧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龙庭璠的最主要恶人。贾真钧为了达到迫害龙庭璠的目的,极力遊说荆门相关部门,甚至极其邪恶地声称,只要把龙庭璠迫害了,荆门就“稳定”了。荆门市原本稳定,不稳定的恰恰是贾真钧,此人长期迫害善良的民众,将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家破人亡。贾真钧是当兵出身,没有啥文化,也没有才能,只能模仿刚刚被判刑了的王立军那样,靠迫害老实人往上爬。

现在,贾真钧构陷的龙庭藩黑材料已经到了荆门东宝区法院。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龙庭璠路过荆门天鹅广场并出手取下诽谤法轮功的展板时,被在此蹲坑的贾真钧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至今已经五个多月。事后得知,天鹅广场的诽谤展板是贾真钧搞得诱饵,用来故意引诱抓捕法轮功学员。据悉,恶人欲对龙庭璠非法审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7/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7537.html#13170958-1
2012-11-26: 邪恶要对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凡(番 、蟠)非法起诉

湖北荆门一曾经写过诽谤大法的不明真相的记者 姓聂 13607260333

邪恶要对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凡(番 、蟠)非法起诉,主管此事的是湖北荆门政法委书记周仙桃 15972668989, 请海外法轮功学员给这个人讲真,这个人不很坏,只是不明真相。直接迫害龙庭凡的是荆门东宝分局国保队长贾真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6/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5932.html#121125222330-1
2012-09-23: 湖北荆门恶警贾真君等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赖金兰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湖北荆门市东宝分局国保队长贾真君等恶警,用诽谤大法的宣传栏做诱饵,蹲坑绑架法轮功学员龙庭凡、赖金兰,恶人把六十多岁的赖金兰按倒跪在地上,脸碰撞在地上。

龙庭凡现还被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贾真君等还给赖金兰及其家人施加压力,逼赖金兰出卖其提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3/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3133.html

2012-07-31: 湖北荆门龙庭藩被绑架到虎牙关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湖北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藩龙庭凡)和赖金兰在分别路过荆门市区天鹅广场一挂有诽谤法轮功宣传品的橱窗前时被荆门恶警绑架,恶警将六十多岁的赖金兰按到在地上,赖金兰的脸都碰在地上了。

据知情人透露,荆门市政法委和邪恶610(中共邪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因中共邪党要开十八大,强行命令全市的宣传橱窗里都要换上诽谤大法宣传品,毒害世人,但不久就被市民销毁,警察就在附近车里蹲坑、抓人。

目前赖金兰已经回家,龙庭藩被绑架到荆门虎牙关看守所。

龙庭藩原是荆门东光电器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前因工伤脸部被毁容,支气管被炸伤,身体虚弱而不能负重。他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彻底好转。邪党迫害大法后,龙庭藩多次被绑架、非法劳教,经常被迫害的吐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31/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0971.html

2012-01-17: 湖北荆门市龙庭藩、周萍夫妇再被恶警骚扰

近日,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龙庭藩先生和其妻子周萍又遭到荆门市东宝公安分局的国保大队队长贾真钧等恶人的骚扰。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龙庭藩遭恶人绑架,非法关押于某宾馆,走脱后,一直流离失所,近日才回家。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贾真钧又要求刚回家的龙庭藩到他办公室“交代以前的事”,言辞相当的邪恶。

二零一一年八月,龙庭藩走脱后,贾真钧等恶人将龙庭藩的妻子周萍绑架到武汉板桥洗脑班。周萍已经到合法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周萍被其原来的单位荆门市工行文峰支行非法开除,已经近十年没有工作,没有收入。龙庭藩回家前,贾真钧等人利诱周萍的妹妹,让其劝说周萍,骗说只要交出龙庭藩,便帮周萍办好退休及被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期间的补发工资事宜。现在龙庭藩回家了,这些人又说周萍在武汉板桥洗脑班洗脑还没洗好,没有给周萍解决工资问题的意思。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以东宝公安局国保大队恶人贾真钧为首一行七人曾到龙庭藩夫妇家,逼迫周萍以放弃修炼法轮功为条件,给她解决退休金问题。

龙庭藩在修炼法轮功前受工伤,伤及支气管以及身体内部其它器官,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他身体才好。他被非法关押在沙洋劳教所时,经常被迫害的吐血。

周萍在修炼法轮功以前,也是身体虚弱,她在湖北女子监狱曾被迫害的几乎瘫痪,她回家修炼法轮功又恢复了健康。

龙庭藩夫妇育有一子,儿子已经参加了工作,夫妇都有了好的身体,本该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如今,由于邪党迫害,他家还是住的很旧的房子,家里几乎没有新的家俱,这些年夫妻俩也是聚少离多。新年到了,贾真钧到龙庭藩家骚扰过好几次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7/湖北荆门市龙庭藩、周萍夫妇再被恶警骚扰-251933.html

2011-11-23: 龙庭番摆脱绑架 荆门“六一零”骚扰其家人

龙庭番,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份遭恶人绑架,关押于某宾馆,走脱后,至今一直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近日,荆门市“六一零”人员伙同市东宝公安分局的贾真钧和荆门市工行文峰支行的员工袁典军多次上龙庭番家骚扰他的妻子周萍,并非法搜查她家及其随身物品。“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

荆门市东宝公安分局的贾真钧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荆门市工行文峰支行的员工袁典军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曾邪恶地配合邪党迫害过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日,他们多次上龙庭番、周萍家骚扰,逼迫周萍交出她丈夫龙庭番,并且恶人停发了龙庭番的工资。

同时,这伙邪恶人员还利诱周萍的妹妹周艳,让其劝说周萍,谎说只要交出龙庭番,便帮周萍办好退休及被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期间的补发工资事宜。此前,周萍曾多次找文峰支行的各级办事人员及相关领导,他们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诿搪塞,拒不办理。这种以出卖亲人,换取利益泯灭人性的主意,足见这个邪恶的政府是怎样的加害百姓。

近一段时间,“六一零”还唆使某居委会人员及片警以所谓的“送温暖”为幌子闯進法轮功学员家,窥视其家,并劫走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及真相年历。另外,还有多起上门骚扰事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3/龙庭番摆脱绑架-荆门“六一零”骚扰其家人-249744.html

2011-10-20: 湖北荆门恶警非法通缉法轮功学员龙庭蕃

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九月二日将法轮功学员龙庭蕃上网非法通缉,十四日开始又在当地居委会、警所周围张贴非法通缉的传单,主要参与迫害者是东宝区公安分局恶警徐跃、贾真均。

去年八月十五日,湖北荆门法轮功学员龙庭蕃、张光杰、乔左权先后被劫持到武汉洗脑班。后龙庭蕃机智走脱,与妻子周萍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从湖北荆门看守所传来消息,周萍被东宝区公安分局恶警徐跃、贾真均等绑架至荆门第一看守所。龙庭蕃已机智走脱。九月二日,东宝区公安分局将龙庭蕃上网非法通缉。

龙庭藩、周萍因坚定修炼法轮功,多年来一直遭邪党恶徒迫害。

五十五岁左右的龙庭藩,原荆门东光电器厂正式职工,妻子周萍,四十八岁,原荆门工行文峰支行会计。夫妻二人因修炼法轮功而绝处逢生,重获身心健康,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十多年来屡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

在修炼法轮功以前,龙庭藩在单位遭遇过严重工伤事故,其脸部被毁容,支气管严重受损,被监定为一级伤残。遭遇这飞来横祸以后,龙庭藩身体几近废人,连液化气罐都要靠其妻子周萍扛上二楼的家。修炼法轮大法后,龙庭藩身体神速康复,精神状态变得非常好,妻子周萍也加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一次的迫害开始后,龙庭蕃、周萍夫妻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夫妻俩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周萍曾被一狱警劈头盖脸一顿耳光,此男恶警不久即遭恶报,年纪轻轻久病不愈,长期住院,劳教所不敢透露他得了甚么病。

二零零一年,龙庭藩和周萍先后从湖北沙洋劳教所出狱。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周萍再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周萍因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真的是很好”,又被荆门当局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她也因此被荆门工行文峰支行开除。龙庭藩只得以开米店养活孩子,赡养两边的老人,艰难度日。他们的家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搞得支离破碎。

周萍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身体被摧残得几近瘫痪,走路非常困难,要求保外就医。监狱里恶人们拒绝,荆门本地的恶人们也是装聋卖哑。二零零七年周萍出狱回家。当时她身体很差,走路都很困难。通过修炼法轮功,周萍身心很快恢复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又有了欢笑和希望。

然而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荆门恶警又绑架了龙庭藩。在绑架过程中,龙庭藩机智走脱。周萍在得知丈夫被绑架以后,自己也不能回家了。夫妻二人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大半年后,周萍不幸又被恶警徐跃、贾真均等绑架至荆门第一看守所,龙庭蕃机智走脱。东宝区公安分局恶警徐跃、贾真均等恶警几次三番抓不到龙庭蕃,恼羞成怒,将龙庭蕃上网非法追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0/湖北荆门恶警非法通缉法轮功学员龙庭蕃-248109.html

2011-05-11: 湖北省荆门市龙庭藩夫妇再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从湖北荆门看守所传来消息,法轮功学员龙庭蕃与妻子周萍被迫流离失所大半年后,周萍被东宝区公安分局恶警徐跃、贾真均等绑架至荆门第一看守所,龙庭蕃已机智走脱。

五十五岁左右的龙庭藩,原荆门东光电器厂正式职工,妻子周萍,四十八岁,原荆门工行文峰支行会计。夫妻二人因修炼法轮功而绝处逢生,重获身心健康,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十多年来屡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

在修炼法轮功以前,龙庭藩在单位遭遇过严重工伤事故,其脸部被毁容,支气管严重受损,被监定为一级伤残。遭遇这飞来横祸以后,龙庭藩身体几近废人,连液化气罐都要靠其妻子周萍扛上二楼的家。修炼法轮大法后,龙庭藩身体神速康复,精神状态变得非常好,妻子周萍也加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荆门有数十位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日到北京上访,荆门公安局人员在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把他们劫持回荆门。龙庭蕃、周萍(夫妻二人)、慈保生、朱翠花、李青霞、柳德玉等二十多人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

二零零一年在劳教所,周萍因为练队列时拒绝报数,被恶警拉出队列,劈头盖脸一顿耳光。此男恶警不久即遭恶报,年轻轻的小伙子,久病不愈,长期住院。警察严密封锁消息,不敢透露他得了甚么病。周萍年迈的父亲远道来探视女儿,恶警以周萍“不服管教”为由,剥夺了周萍会见亲人的权利,并列举周萍的所谓“言行”来刺激老人,沙洋劳教所九大队大队长龚珊秀的恶行令有良知的警察也看不下去。

二零零一年,龙庭藩和周萍先后从湖北沙洋劳教所回来。二零零二年七月初的一天,当地法轮功学员周凤英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一地痞流氓抓住進而举报,警察非法从她家搜出多份真相资料,周凤英开始抵制邪恶,但龙泉派出所恶警伙同东宝公安分局国安科毕向银、徐岳等人对她不修炼的儿子吊铐毒打,刑讯逼供一天一夜。她儿子承受不住就胡乱说出了几个到她家去过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周萍、卢克清、邵黛翠等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周萍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真的是很好”,又被荆门当局非法判刑五年,投入武汉女子监狱迫害。她也因此被荆门工行文峰支行开除。龙庭藩只得开米店艰难度日,养活孩子,赡养两边的老人。他们的家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搞得支离破碎。

周萍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身体被摧残得几近瘫痪,走路非常困难,要求保外就医。监狱里恶人们拒绝,荆门本地的恶人们也是装聋卖哑。荆门的法轮功学员陈启季就是被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得快死了才放回来,回来没几天就去世了。

二零零七年周萍从监狱回来。回家时,身体很差,走路都很困难。怎么办?只有炼功。凭以往的经历,只有修炼法轮功才是最好的使身体最快好起来的办法。通过炼法轮功,周萍的身体又很快恢复了,同时通过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心态越来越好。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又有了欢笑和希望。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荆门的中共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依据的情况下,又非法绑架龙庭藩。在绑架过程中,龙庭藩机智走脱。周萍在得知丈夫被绑架以后,自己也不能回家了。夫妻二人一直流离失所在外。龙庭藩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以及其它一些私人财物都被非法抢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1/湖北省荆门市龙庭藩夫妇再被绑架-240518.html

2010-12-06: 湖北龙庭藩被迫害得妻离子散

湖北省法轮功学员龙庭藩先生,五十岁左右,原荆门东光电器厂正式职工,原荆门地区法轮大法辅导站义务辅导员。龙庭藩的妻子周萍女士,四十多岁,原荆门工行文峰支行会计。夫妻二人因修炼法轮功而绝处逢生,重获身心健康,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屡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目前,夫妻二人被中共当局迫害得有家难归,流离失所。

绝处逢生

在修炼法轮功以前,龙庭藩在单位遭遇过严重工伤事故,其脸部被毁容,支气管严重受损。遭遇这飞来横祸以后,龙庭藩身体几近废人,连液化气罐都要靠其妻子周萍扛上二楼的家。可以想像,龙庭藩的内心当时是多么的绝望。

周萍在修炼法轮功以前,身体也很不好,尤其是不能干重活,一干稍微重一点的活就气喘。丈夫龙庭藩受伤以后,家里的重活全落在周萍的身上,那时孩子还小。

龙庭藩夫妇在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随后夫妻二人身体发生了根本的好转,整个家庭也出现了转机。

龙庭藩的亲戚和朋友们都知道,修炼法轮大法前,龙庭藩因为工伤身体被监定为一级伤残。为身体尽量康复,龙庭藩去过大小医院很多家、练过各类气功,但没见好转。还经常哮喘,并大口大口地咳血,家里常年难得见到欢颜。修炼法轮大法后,龙庭藩身体神速康复,精神状态变得非常好,妻子周萍也加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从此以后,液化气罐再也不要周萍搬了。周萍自己的身体也完全好转。“真、善、忍”的光辉驱散了昔日家庭痛苦的阴霾,使这个家有了家的样子。

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神奇的健身功效,龙庭藩夫妇格外珍惜大法,并以最大的热心弘扬大法。龙庭藩家在荆门龙泉公园附近,龙泉公园是位于荆门市中心,是本市最大的公园。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前,龙泉公园炼功点经常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晨炼。那时每天早上都有来晨练的市民要求学炼法轮功,龙庭藩夫妇或其他法轮功学员就当场义务教动作。在龙泉公园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从来不乱扔垃圾,还天天自觉地清扫公园场地。这些高境界的行为,给时常到公园锻练的人和公园管理部门都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当时進公园要收费,晨练的市民一般办月票,每次進去晨练的人要向公园的工作人员出示月票。因为法轮功学员很自觉,信誉很好,公园工作人员对進去晨炼的法轮功学员是免检。

法轮大法给予龙庭藩家庭的新生,是实实在在的、摆在眼前的、不可否认的事实。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不准法轮功学员以炼功的形式锻练身体和修心做好人。

中共迫害让一家人妻离子散

当局首先在全国范围内非法抓捕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荆门地区中共人员也狐假虎威地非法抓捕当地辅导员。这些人早已经忘记了,在一九九八年湖北长江大洪水时,荆门有的法轮功学员自发捐款一万多元,荆门电视台还为捐款的法轮功学员作了特别报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龙庭藩夫妇和全国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经历了進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当夫妇俩同时被非法劳教时,孩子还在上初中,父母遭迫害,孩子只得被亲戚收养。龙庭藩的一位至亲在他被非法劳教期间病重。中共把争取信仰“真、善、忍”权利的夫妻双双投入劳教所劳教,反过来还要无耻地污蔑法轮功学员炼功不要家、不赡养父母。

二零零一年,龙庭藩和周萍先后从湖北沙洋劳教所回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妻子周萍因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真的是很好”,又被荆门当局非法判刑五年,投入武汉女子监狱迫害。她也因此被荆门工行文峰支行开除。

妻子被非法判刑以后,龙庭藩开了个很小的米店维持生计,养活孩子,赡养两边的老人。就是这个很小的米店还出现过“怪事”,有一天夜里发现有小偷撬门進去过,但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周萍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身体被摧残得几近瘫痪,走路非常困难,要求保外就医。监狱里恶人们拒绝,荆门本地的恶人们也是装聋卖哑。荆门的法轮功学员陈启季就是被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得快死了才放回来,回来没几天就去世了。

五年以后,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周萍从监狱回来。回家时,身体很差,走路都很困难。怎么办?只有炼功。凭以往的经历,只有修炼法轮功才是最好的使身体最快好起来的办法。通过炼法轮功,周萍的身体又很快恢复了,同时通过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心态越来越好。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又有了欢笑和希望。

可是好景不长,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荆门的中共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依据的情况下,又非法绑架龙庭藩,给这个家庭又一次沉重打击。在绑架过程中,龙庭藩机智走脱。周萍在得知丈夫被绑架以后,自己也不能回家了。至今夫妻二人都分别流离失所在外。龙庭藩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以及其它一些私人财物都被恶人非法抢走。

在中国有多少个像龙庭藩、周萍这样的家庭,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锻练身体、做个好人,却被中共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容不下好人、迫害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在法轮功“真、善、忍”无比的纯正面前,中共邪党及其官员普遍贪污腐败、声色犬马、欺压百姓的无比丑恶,显得无处遁形。这也是中共及其无良知的邪党官员要如此卖力迫害法轮功的原因。可见中共才是彻头彻尾的邪教。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人员频频遭恶报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二零零二年,曾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荆门掇刀派出所所长刘越在从武汉看病回来的途中遇车祸身亡,其妻子摔成骨折,车上的其他人却安然无恙。

湖北省政府秘书长、原荆门市委书记焦俊贤于二零零一年被判刑。

荆门前任公安局局长廖祥政于二零零四年因受贿被判刑,直到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夕才从监狱里出来,但已今非昔比,他的前途也到此为止。

以上这些人都曾经是积极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荆门地区还有很多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到报应的例子,在此不一一列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6/湖北龙庭藩被迫害得妻离子散-233341.html

2010-08-29: 湖北荆门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恶人绑架

8月份以来,湖北荆门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恶人绑架,法轮功学员龙庭蕃、张光杰、乔左权先后被劫持到武汉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裴红家被抄,他目前下落不明,请知道情况的正义人士提供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60.html

2010-08-19: 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龙庭蕃遭迫害

据悉,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龙庭蕃近日遭到绑架,被劫持到市某电力宾馆。后来龙庭蕃机智走脱,详情在核实。

龙庭蕃一家人都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他和妻子都曾因为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而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劳教三年,家里未成年的孩子当时还在上初中,无人照管。可是荆门“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还是继续迫害他们。

从劳教所回来后,妻子周萍因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又被荆门当局非法判刑五年,投入武汉女子监狱迫害。她也因此被荆门工行文峰支行无理开除。龙庭番只得开米店艰难度日,养活孩子,赡养两边的老人。他们的家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搞得支离破碎。

周萍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五年多后,身体被摧残得几乎瘫痪,曾经一度走路都非常困难。通过修炼自己,身体恢复了,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心态越来越好了,眼看这个快破碎的家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又有了昔日的欢笑。

可是好景不长,中共当局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依据的情况下,两天前又无理绑架龙庭蕃,给这个家庭又一次沉重打击。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那些为中共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回头是岸!也希望正义人士给龙庭蕃一家帮助、支持!

另据消息说,最近荆门当局派人在跟踪多名法轮功学员,还抄了荆门石化社区的法轮功学员裴红的家。请荆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归正自己的同时,整体配合好,加持营救同修的同时广泛讲真相,救度更多世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9/228535.html

2002-01-29: 湖北荆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被非法秘密判刑的大法弟子有:

龙庭璠:男,47岁,大专,原是东光电器厂职工,曾因工负伤被评为一等残废,炼功后恢复了健康,因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判三年劳教,2001年6月被沙洋劳教所折磨得滴水难進,测不到心跳了才保外就医,到市一医抢救,7月底,又被非法送沙洋劳教所遭受身心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23985.html

2001-07-28: 2001年5月,沙洋劳教所搞所谓的"严管班",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那些恶警所采取的手段与刑具令人发指。

男、女大法学员被分开关進一个封闭的小基地,其中男学员有19名被关進"严管班",外围还有80多名男学员,女学员不详。歹徒对他(她)们進行侮辱性的强化集训。叫他(她)们双手抱头的后部,進行跳、跃等。藉口动作不符合要求等進行打、骂、训斥。歹徒对男学员专打敏感的地方甚至生殖器官部位,极其恶劣狠毒。有的学员腿被打得乌紫、粗如水桶。其中龙庭凡被折磨得吐血两天,最后送去医院已生命垂危,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劳教所怕死人担当责任,连夜叫龙庭凡的岳父母去沙洋医院领人(龙庭凡的妻子也在"严管班")。龙庭凡在回家后几天得到神奇般的康复,现已正常。而其他大法学员的亲属去看望学员,一律不准许接见,有的已有半年多不许见,也无法知道情况。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19-10-10: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范家台特5号3区
邮编:448200

监狱长:庄广陵
政委:马智勇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副狱长:简尚荣
教育科科长:刘悟刚
教育科副科长:王辉
警察:吴光权
出入监区:石立宾 丁成河 龚友松 武建平 陈武 黄洋
狱侦科:沈建军
特警大队:陈兵 曹琳 李立利
报刑指导办公室:蔡红丽 陈丽华 李梅
刑罚执行科:江喜

一监区:罗平(区长)、杨乾隆、刘宽 陈敏
二监区:罗俊(区长)、程皓
三监区:祖剑(区长)、徐前进 范俊儒 杨闯、郑雄 张红庆
四监区:徐宏(区长)、陈珍明 王海龙 周玄
五监区:王亚 陈亮 成可滨 曹滨
六监区:黄晓涛(区长)、别燕青 刘博文 刘志 周宇 李军 何向阳
七监区:马卫兵(区长) 、钟源 桂豪 吴伟 张毅
八监区:付存国 陈祥 王哲 汪维
九监区:王乔(区长)、陈健晖 罗炎山 李昌平 赵飞 何凯 付百放 李军
其他警察:曹洪 李杰 黄洋 曹滨 余帅 曹苏涵 张光旭
其他警察:朱畅 孙闽 李亚洲

祖剑:13972881625 罗平:13597878987

王飞:13810682359 李明:13972881189 李科长:13972881238 王雄杰:13986960827 熊祖勇:13972881619 肖天波:13972881228

电话(区号:0724):8570035 8570023 8570016 8570067 8562210 8570071 8570002 8575193 8570457 8575505 8575503 8575501 8575502以此类推

检举、监督号码:0724-8570010
范家台纪检监察室0724-8570006
驻监监察室0724-8570112

沙洋监狱管理局;0724-8559111

2019-09-22: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信息: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13-02-03:
参与迫害龙庭藩的责任人:
荆门市区号0724、邮编448000
荆门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周仙涛 0724-2338671、15972668989、13308698686
荆门东宝分局国保队长贾真钧 13971836399
荆门市东宝区法院:
院长罗勇
庭长蒋国森(此人二零一零年二月曾诬判法轮功学员柳德玉四年,至今还仍在范家台监狱)
公诉人李煜(yu)(此人应是荆门东宝区检察院的)

2012-09-23:
近期荆门市非法迫害法轮功学的恶人是:贾真君 东宝区的李庆(新来的) 钟俊峰(610)
附荆门有关单位和部门人员的电话:(荆门市区号0724,邮编448000)
贾真君(贾真均、贾真钧):湖北荆门市东宝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电话:13971836399

荆门公安局部份领导成员
田昌兵 8882222〈办〉
龚德湘 副局 8882002〈办〉13607260968
王振清 副局8882003〈办〉8882509〈家〉13908691363 短号 691363
左长岭 副局 8882005〈办〉2382692〈家〉13677248189 短号 658189
边厚隽 副局 8882008《办>2352198<家》13807269268  短号669268
瞿培请 纪委书记 8882009〈办〉2338598〈家〉13607266588 短号 666588
骆福章 政治部主任8882010〈办〉2356626《家>13986977720 短号 677720
杨耀炳 工会主席 8882011〈办〉2341882〈家〉13807267644 短号 667644
邹平 委员,刑侦支队长8882131〈办〉8882806〈家〉13908699066 短号 699066
向军 指挥中心 8882013〈办〉8882929〈家〉13597993333 短号 693333

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值班0724-8882107 办公室 8882107 8882105
马绪万 支队长8882101〈办〉2443198〈家〉13807269185
冯迎军 政委 8882102〈办〉8882996〈家〉13807269266
李光洪 副支队长 8882103〈办〉13886908076
吴章兵 8882108〈办〉13581332171
杨泽振 科员 8882103〈办〉13908697419
杨明军 科员 8882499〈办〉13908698336
毕相银 副大队长 8882109《办>2338630<家》13908691117
徐跃的手机:  13593798599
徐跃的老婆赵红霞的手机:13597929913
荆门市公安局  邮编448000
田昌兵,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8882222<办>
龚德湘,副书记,副局8882002<办> 13607260928 626688
王振清,委员,副局8882003<办> 8882509<宅> 13908691363 691363
左长岭,委员,副局8882005<办> 2382692<宅> 13677248189
边厚隽,委员,副局8882008<办> 2352198<宅> 13807269268
向军, 委员,指挥部中心8882013<办> 8882929<宅> 13597993333

荆门市公安局政治部 邮编448000
何少文 副主任8882055<办>8882816<宅>13908697980
刘光新 副主任8882052<办>8882752<宅>13607268086
冯荆湘 副主任8882051<办>8882996<宅>13972888669

荆门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邮编448000
徐平 教导员 8882109<办> 2369099<宅> 139869885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