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南京 女子监狱 >> 吴迪, 女, 30

个人情况: 睢宁农机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
个人近况: 2008年11月11日 迫害致死 (2005-05-2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5-2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1932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1999-0-0 在 北京 > 北京市 >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2-0-0 在 江苏 > 南京 女子监狱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11-23: 江苏睢宁县法轮功学员吴迪死于迫害
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法轮功学员吴迪于2008年11月11日死亡。吴迪生前曾多次遭恶党野蛮迫害,被南京女子监狱恶警迫害的精神失常。吴迪的死和恶党的迫害是分不开的。

吴迪于11月10日夜23时左右,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无故失踪,于11月11日中午在县城中心区城河内发现了她的尸体,悲痛的家人因她以前有过精神障碍(是被邪恶迫害造成的),在未确认死因的情况下,于12日上午匆匆在县城殡仪馆火化。

吴迪(女),40多岁,原睢宁农机公司职工,大约于一九九六年前后,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巨大变化,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只因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先后被北京看守所、徐州驻京办、睢宁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等邪党单位迫害,精神、肉体受到很大创伤,被单位开除、被逼迫离婚、与女儿分开。于2002年为了揭露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再遭绑架、判刑,被非法送南京女子监狱关押(明慧网数月前,在一位同修揭露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文章中曾提到:吴迪被监狱恶警迫害的精神失常)。在去年获释后,又被睢宁610头目杨书广、国保头子李军等恶人多次骚扰、跟踪、恐吓。

不论吴迪死因为何,那些曾经参与迫害吴迪的一切邪恶单位及恶警、恶人都罪责难逃,我们呼吁一切国际正义力量与正义之士为这个被中共黑暗所淹没的孤苦女子与家人伸冤。

另: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审判

11月11日上午,于奥运前夕被绑架的睢宁法轮功学员姚凤娟、陈莉、陈军、魏东、贾慧利(徐州人)等人,被邪党睢宁法院非法审判,因见参加旁听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朋友太多,做贼心虚的审判官突然宣布:“案件又有新案情,今天不审、休庭。”把几位法轮功学员带上警车,装作要拉回睢宁看守所,待人们陆续散后,又拉回法庭,而且反锁大门,怎么叫门都不开了,过了中午时分,那辆拉法轮功学员的车才开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45.html

2008-08-25: 徐州大地上的罪恶
从1999年7月开始,中共开足马力,极尽所能的抹黑法轮功,又不遗余力的宣传自己如何阳光雨露的关心、感化法轮功学员放弃法轮功修炼。大家知道,共产党最擅长的就是说谎骗人,让我们来看一看发生在徐州大地上的罪恶:

一、劫持到精神病院十九人次

2000年12月,法轮功学员高传银、高侠云、鹿丙林、牛淑侠、王景华、孟庆泉、王慧、王平;2001年3月,吴迪、彭宗梅、丁建华、袁玲、郭鹃玲、边桂玲、王书梅、崔玉梅、董敏、高春梅、马继玲等被分两批绑架到徐州精神病院。

在那里,他们被强行吃伤害神经的药物、打毒针,如不从,医生、护士、工作人员就一起把人按在地上把嘴撬开,强行灌药。他们把大法学员脚、手绑在床上强行打针,每天三次强行服药、两次打针,由于他们长期给大法弟子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他们两腿发抖、两眼发直、两手无力,脖子无法转动,舌头僵硬,一直流口水,上厕所需要人架着。由于长期药物迫害,女大法弟子停止例假。邪恶之徒不准大法学员家人探望,完全与外界隔绝长达十月之久。

二、洗脑班迫害手段

1、劳教所,如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
2、学校,如徐州师范学院贾汪校区、贾汪煤干校。
3、乡政府的某个地方,如徐州市睢宁县平楼乡、贾汪区鹿庄乡。
4、工作单位,如徐州矿务局脂肪院、韩桥新鹏公司。
5、宾馆,如徐州市泉山区苏苑宾馆、吉山宾馆。
  
参与洗脑班人员身份是:省610、市610、区610、县610人员,单位书记、保卫科长,打手如王跃、郭亚、熊万里、王刚、仝震、仝宁、刘虎、杨淮北等,加上专做洗脑转化的人等。

大法学员许春龙被铐在反省室四十八小时,被打的满脸青紫、遍体鳞伤。袁玲被打的眼睛肿的无法睁开,淤血呈紫褐色,往鼻孔灌水进行折磨。贾慧丽被打的半个月无法下床,两个半月后需有人架着才能行走。解洪洁被打的满脸是血,强行拖到反省室被铐四十八小时。(王村劳教所洗脑班)长时间坐凳,电击,熬夜,毒打,罚站等酷刑。还有伪善、恐吓、威胁、谩骂、强制灌输谎言、剥夺睡眠、长期保持同一姿势,不让家人见面等等。

在睢宁洗脑班,朱向和5天就被迫害致死,眼睛、内脏被掏空;施忠玲在睢宁洗脑班被迫害一年零二个月,受尽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断两根,回家后一直生活在恐惧中,直到两年后去世前几天,才稍微透露了一点自己所受的迫害。

施忠玲被非法监禁在鹿庄洗脑班7个月后,2001年7月26日,徐州市贾汪区610十几人把施忠玲与另一位同修强行拉上车劫持到睢宁县洗脑班。在睢宁洗脑班,不法之徒把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一人一间锁起来,吃住大小便都不叫出房间,随意毒打。施忠玲因拒绝上操、穿洗脑班服装,被多次关禁闭,大小便不让出门,人格遭受到极大的侮辱,施忠玲被连续关禁闭达五个月之久。

施忠玲绝食抗议,不接受洗脑,睢宁610头子仝太斌、杨书广操纵手下打手头子张新民、王跃、王刚、万里、郭亚、王光品等毒打施忠玲,恶人们把施忠玲打倒了拉起来再打,用细竹竿抽打施忠玲的全身、脸上、十指、胸部,竹竿打断了好几根,施忠玲全身从上到下全部淤血呈紫黑色,期间几次昏死过去,打手们用水将施忠玲泼醒后再打。

随后恶徒把施忠玲双手拧到身后反铐在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上,身体呈扭曲状,不能动,整整7天7夜,当时正值暑天,37、38度高温,被铐的禁闭室连一张小席也铺不开,邪恶之徒开门时,热气冲的他们都不敢进来。(注:其他学员证实,在施忠玲被关押期间,邪恶之徒还从外往里喷666农药。)

一年半后,因施忠玲仍拒绝所谓“转化”,邪恶之徒对施忠玲发起更加疯狂的残酷迫害,20几个恶人轮流迫害施忠玲。由于各种毒打和非人的折磨,施忠玲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残,体重下降到只有几十斤,骨瘦如柴,就这样他们还不放手,又连续逼施忠玲两天两夜站立不让睡觉,最后在施忠玲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威逼施忠玲在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所谓“四书”签了字。

“法制学习班”每期时间不等,从一个月到十几个月,视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情况而定。有的学员被多次送到不同的洗脑班迫害,有的地方办多次洗脑班迫害不同的法轮功学员。

被送去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高传银、孟庆华、鹿守华、王景华、甘信俊;赵忠亮、甘信俊、何培秀、牛淑侠、汪美娣等等约四、五十人次。

三、劳教、判刑

对于坚定的不愿转化的法轮功学员,610就把洗脑班上的恐吓变成现实:把这些学员劳教、秘密判刑。

耿怀普:二零零零年七月劳教一年(方强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四月劳教三年(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陈东林、孙经福被非法判刑四年(江苏洪泽湖监狱)。
杨美贞,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泗洪县劳改农场。杨美贞被接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一年后过世。
秦 娜,劳教两年。
王庆立,劳教两年半。
甘信俊、赵忠亮、张常金、王广平:劳教一年(江 苏方强劳教所),
孙启伟、孙守跃、王景香:(南京句东女子劳教所)。

2008年,程继英、陈传侠、徐其华、袁玲、赵丽君、李凯慧、黄志力等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3年、5年、8年的重刑。这些学员以前大都被反复迫害过。

其它如上门骚扰、恐吓、抄家、任意关押、扣发工资、派人监视,在法轮功被迫害的九年里,这些一直都在发生着,其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详情请看《明慧网》。

参与单位:徐州贾汪夏桥派出所、老矿派出所、紫庄派出所、翟山派出所、大泉派出所、丰财派出所、徐州公安局、徐州贾汪公安分局、徐州市泉山区公安分局、江苏 610、徐州610、贾汪610、国保大队等等。鼓楼区610、公安分局、金山桥610、公安分局、杨庄派出所;徐州矿务局韩桥煤矿及保卫科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5/184723.html

2007-08-11: 睢宁县看守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八年来,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看守所这个黑窝从来没有间断过迫害大法弟子,现在大法弟子王行飞、倪鹏、仝德军等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此。在看守所,人失去的不仅仅是自由,这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得到的待遇,连那些杀人放火无恶不做的罪犯都不如,被犯人看管,强迫出操,做工,思想交待,背诵监规等,人格和尊严遭到极大的侮辱和伤害。

不仅如此,张明玉、高方良、仝德芳等恶警加重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实施抱镣酷刑。他们把大法弟子的双手铐上手铐,脚上砸上死刑犯的脚镣,手铐从脚镣穿过,左脚镣和右脚镣之间用不足五十公分的铁链连接,人根本无法正常站立行走,腰弯成90度;坐不能坐,睡不能睡,吃饭、大小便都无法自理;行走只能寸步挪行,痛苦万分。张明玉强迫大法弟子抱着七、八斤重的脚镣往起蹦,不蹦就用橡胶棍毒打;还有的在抱镣情况下,吃喝拉撒都在一种叫“安乐椅”的刑具上,折磨长达十八天之久,无法入睡。在这期间,恶警们还用前面钉满铁钉的木棍猛击大法弟子的手指和脚趾,直打的血肉模糊。其残忍恐怖令人目不忍睹和想象。

遭到抱镣等酷刑残害的大法弟子有:许兴荣、马杰、藤晓红、宋玉树、汪眉娣、彭增梅、魏东、郭娟玲、陈娟、杨大兰、吴迪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1/160629.html

2006-10-27: 江苏睢宁县洗脑班践踏法律残害善良
江苏省各市、县、区被洗脑班迫害的大法学员:

倪鹏、仝鹏凯、朱以振、沙冠军、池波、周贤凤、韩冰、刘玉芳、刘达、杨玉玲、魏维兰、程艳堂、朱娜、郑玉玲、王 燕、周梅、周义、叶玲、叶红、郭言广、沙青、曹连娜、李素贞、滕小红、张小红、王红、顾宜英、陈运权、周东山、安正兵、许兴荣、贾慧丽、施忠玲、孙敬浩、解恒洁、耿怀普、李大钧、崔红菊、郭娟玲、陈娟、王行飞、吴继云、陈梅、杜书平、叶运华、陈席、李昕、宋以树、卫东、戴继奎、许春玲、魏兴社、沙永芝、陈莉、杨大姐、胡昌X、刘芳、王英、沈桂英、袁玲、许春龙、单子茂、王静、吴迪、赵子能、夏明洁、夏某某、李春英、蒋万秋、魏崇利、张浩、肖桂荣、汪玫娣、王书梅、彭崇梅、林新义、杨纯、管勇、王明兰、边桂菊、边桂玲、杨淑芳、顾桂玲、朱向和、杨美贞、孟庆泉、凌芳芳、周靖、戴相兰、浦浩、唐清、王婧闻、蔡伟、张根宝、朱成昌、陈键、陆善铭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7/141139.html

2006-06-02: 黄艳丽被南京女狱迫害死亡 薛署玉等情况危急
南京女子监狱下设六个监区,每个监区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自从2005年10月以来,江苏省各地的610机构驻进南京女子监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转化”迫害。大法学员吴迪(音),徐州睢宁人,30多岁,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4监区,现已被逼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29434.html

2005-05-21: 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几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徐州610办公室和精神病院更是充当江的马前卒,他们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摧残法轮功修炼者。

在徐州东淀子精神病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贾惠丽、顾宣英、吴继云、宋以树、陈莉、陈席、李昕、李桂荣、汪玖弟、林新义、卫东、边桂菊、许兴荣、顾桂玲、孙敬浩等。

在徐州茶棚精神病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吴迪、彭崇梅、丁建华、袁玲、郭娟玲、边桂玲、王书梅等。

关押在那里的每个人都遭到了强制性地打针、吃药,每天打两针,吃两三遍药,不知道打的是什么针,吃的是什么药,打过针后四肢无力,全身疼痛,神志不清,思维错乱,东西南北不分,全身乱活动,饭到嘴里都能掉到地上,上厕所找不到门,两眼直勾勾,走路慢悠悠,口水从嘴里扯到地上,洗脸刷牙的力气都没了,洗衣服只能用水湿一下,用脚去踩几下,还如驾云一样。特别到“敏感日”(如师父的生日、节假日、7.20),就会被加大药量,由于不断加大药物用量,有的人脖子都直了,连头也不能转,舌头也硬了,不能吃馒头,只能喝些稀饭了,话也讲不出来了。其中有一院长说:“这就是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于坚持炼功的人,他们就加大药物,其中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连续高剂量地打了40多天针,当时脑子完全失去了记忆,停药后虽然慢慢恢复,但记忆力大大减退。那里的工作人员自己都说:“如果针要打在我自己身上,我是受不了的”。

他们还对学员做电针。电针就是把人摁倒在地,在头上接几个电极,这边把电钮一按,人将被击死几个小时,但到你醒来20分钟前,几个邪恶之徒引你说话,说家常生活之事,可以乱扯一通,但当邪恶之徒提到骂师父时,这个学员说:“师父好,师父我不能骂,不能骂,不能骂……”

那里的邪恶和恐怖是用只言片语表达不了的,每个在精神病院呆过的人都说生不如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1/102337.html

南京 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5-26:
相关的部份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信息:
秦淮区公安分局
地址:大明路105号-5,电话:025-52851100
分院地址:光华路41号,电话:025-83523108
地址:大明路129-1号,电话:025-84421315
秦淮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南京大明路129-1号,邮编210012
电话:025-83355888-17212
钱曙雷,秦淮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原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8913868768(原大队长钱丽已于二零一七年八月调走)
夏聪,秦淮区国保大队教导员,电话:18913866758
柏文生,秦淮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电话:18913866272
黄水成,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66052
王天宁,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66478
程国富,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39695
韩善明,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39922
黄水成,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66052(已退休)
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
地址:南京秦淮区苜蓿园大街116号,邮编:210014
电话:025-84421263
朱磊,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8913866557
孙翔,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8913839506
余文,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4526049944
钱定才,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副所长,电话:18913866640、025-86016640
郝某,秦淮区苜卫路社区人员,电话:025-84421263(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者)
2019-03-28: 南京女子监狱: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凤信路28号 邮编210012
(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镇宁双路9号)
电话:025-52890543 025-52353911 025-52894434 025-52353933
电邮:njnztg@jsjy.gov.cn ;网管电邮:njnzwg@jsjy.gov.cn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04: 南京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毒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4/15815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