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市 >> 朴英杰,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大庆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5-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6-29: 朴英杰在黑龙江省戒毒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大法学员朴英杰,因为坚持自己对法轮功的信仰,于2002年4月17日被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大庆看守所。在劳教所她一直绝食反迫害,又遭受暴力灌食。2002年6月13日朴英杰被非法判两年劳教,被关押到哈尔滨戒毒所。在戒毒所,朴英杰遭受更加惨无人道的长期的酷刑折磨。

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原黑龙江省戒毒所)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那里的警察表面伪善,背地里却是阴险狡诈,用尽各种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开始是让一帮一帮的邪悟者去“转化”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于早上5点就被叫走,身边还有“包夹”看着(每走一步都盯着,甚至大法学员去厕所他们都跟着,更不能让大法学员与任何人接触),直到晚9─10点才能回屋。恶警和邪悟者一整天轮番给大法学员灌输那些邪恶的东西,如果哪个大法学员不接受,他们就变换手段,换别的邪悟者再来“转化”。不让大法学员的大脑有休息的时间,从精神上進行邪恶的迫害。

所有办法它们用尽了还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就被关到一个屋子里去。屋子的门窗都挡上,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大法学员整天被关在屋里坐小凳,由包夹不停的谩骂、侮辱、呵斥和吆喝。一次,被非法关在408室的学员出门时都不报数,这令邪恶非常恐慌。队长李全明下令把不报数的学员马秀琴、张丽娟、郝秀芝、朴英杰、张桂香等都铐在厕所的水管上迫害,两顿不给饭吃。郝秀芝已经是57岁的人了,腿又不方便行动,即使如此它们也不放过她。由于大法学员集体发出了强大的正念,震慑了邪恶,晚上都放回来。有一次晚上点名时大法学员不答“到”,马秀琴、朴英杰被罚站;唐增叶被强制坐铁椅子,恶人把她的袜子拽下来堵在她自己的嘴上,因为怕她喊“法轮大法好”这样的口号。张丽娟、郝秀芝被分别弄到其它的屋里迫害。邪恶采用隔离的手段,不让大法学员形成整体,互相鼓励。恶警、恶人不让大法学员睡觉、不让去厕所,马秀琴因长时间不能去厕所而昏倒在地。

其实那些被洗脑“转化”的人,恶警对他们依然继续進行迫害。逼她们看污衊大法的录像、书,在广播中播佛教的东西、放佛教的录像,强迫念佛教的书,强迫说不敬师父的话等等,强迫洗脑邪恶至极。

恶警利用给刑事犯减期的手段诱惑和纵容刑事犯残暴的打大法学员,使他们罪上加罪。

2002年11月底,邪恶搞了一次所谓的“攻坚战”。这是它们对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蓄谋的强行“转化”迫害。一个下午突然说“开会”,在一个会议室,法轮功学员一下子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密密麻麻围住。接着邪恶所长陈桂清在台上不成体统的满嘴脏话、废话。当时就有学员站出来证实法,邪恶就把学员带走了。晚上宁立新(教导员)带着男警宋三雨来了,让大法学员背“所规”,不背的弟子就被带走。朴英杰不背所规,就被带到邪恶已准备好的地下室。地下室一片恐怖,早已准备好的地环、刑具满地都是。还有小的单间,里边也有地环、刑具,恶警们手提着劈啪作响放着蓝光的电棍。邪恶把两个中队所有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学员都弄到地下室,蹲铐在刑具上。有的铐在地环上,不许坐、不许去厕所、不许讲话、不许往别处看。谁说话了用胶带把嘴粘上;往别处看的眼睛用胶带粘上。

刑事犯张淑玲把大法学员的头发剪的长短不齐,它们叫剃鬼头,恶警、刑事犯在一旁取笑、嘲笑。恶警给被关進小屋的大法学员一天两顿饭,不给吃饱,也不给开铐子,还逼着大法学员喝水、喝盐水,却不让去厕所,利用这种邪恶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恶人给一中队的一个学员嘴上粘的胶带里边还系了一个布疙瘩,由于勒的太紧,学员的下巴都掉了;孙秀敏因年纪大,又穿着棉裤,蹲时间长了蹲不住就坐下了。恶警不让坐,硬是拿来水盆让她坐在冷水盆中,棉裤都湿透了;恶警还让刑事犯把大法学员的外衣扒掉,打开窗户冻。朴英杰双手肿的像个馒头,脸、腿都肿了,腿不好使站不直,腿打弯处蹲的都出血了,留下的痕迹至今还可以看到。邪恶的警察24小时不许大法学员睡觉。这样持续到第四天晚上,邪恶开始变换手段加重迫害。男、女恶警站了满地,都拿着电棍强迫大法学员上身挺直不许弯,再蹲下去后姿势不许动,动一点刑事犯就掐、打、骂,各种整人的招都上来了,专掐肉嫩的地方。这样大约15─20分钟,就有学员昏倒了,恶警开始一个一个往上拉人,在这种酷刑迫害下再逼迫写三书,写了就可以回监室,再给拿来点温水和他们吃剩的饭菜,表现出“关心”。这实际上是一种改头换面的伪装的假善,是另一类迫害。不写三书的,接着再用电棍、刑具、暴打和辱骂对待。大法学员有的被掐的血肉模糊,有的被电昏过去。邪恶甚至还将电棍沾水电学员。

刑事犯把窗户打开,把学员棉衣扒掉,只穿单薄的线衣、线裤,让学员挨冻。刑事犯马玉芳还把水放到外面冻成冰块,然后往学员衣服里倒。邪恶还强迫大法学员跟着他们说不敬师不敬法的话。不说就用各种方式折磨你,例如以蹲着的姿势两臂向前伸平不许落下,就这样一天24小时不许动,不许睡觉、不许说话。魏郡、高淑艳、马秀琴、朴英杰都遭受了这种迫害。

朴英杰已经被迫害的站不起来、不能走路了,还硬是被拖到一个小屋,接着涌上来一帮刑事犯来打骂她,恶警用电棍把她电昏倒在地上,又往她的身上、头上泼水,她的浑身上下都是土、泥巴。恶警队长王丽梅命刑事犯掐她,往看不见的地方掐。这时恶警强行让她写“三书”,她不写。刑事犯们就来掰她的手,可就是掰不开,于是刑事犯索性就自己代她写,就说是她写的。朴英杰不承认是她写的,又被单独弄到一个小屋,里面有一个邪恶特制的小型的刑具。刑事犯刘亚丽、王荣梅把她外衣服扒掉,只剩线衣、线裤,袜子都被扒掉,让她光着脚蹲在一个用薄铁立着特制的刑具上。朴英杰的脚就像站在刀片上,头顶上还倒放一个塑料小礅。邪恶不让她睡觉、洗漱,不让去厕所,用各种办法折磨她。

以上仅是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非法折磨大法学员冰山一角。看看大法学员们在那里面遭受的痛苦折磨和精神摧残,我们说它是“人间地狱”难道过份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9/131712.html

2005-09-03: 大庆大法学员朴英杰于2002年被非法送入戒毒所劳教。在邪党十六大过后开始的残酷迫害中,朴英杰被迫在邪恶写好的“转化书”上签了名;之后朴被调到403班,一直被严管。一天,朴英杰被董绍新叫出去谈话。朴英杰说:“大法好。”董抬手就打了她两个耳光,给了她一拳。恶警的横暴换来的是大法学员的更加坚定,两天后,朴英杰写了严正声明交了上去。邪恶立刻给她关了禁闭,戴着手铐子,24小时关在监控室里;每天只有两顿饭,每顿饭只够几口吃的。

几天后,我去找董绍新谈话,我说:“你们迫害大法学员,朴英杰不写转化书就不放,写那玩艺儿有什么用?我天天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董恶狠狠的说:“你就是第二个朴英杰!”我当时严正声明:“我放弃生命也不放弃大法,不能愧对自己的良心!”

朴英杰一共被关了两个月,中途只是农历新年回来了两天。放回来后,被列入未转化之列,恶警变着法找她的碴。一次恶管何秋红借口说朴英杰坐小凳没坐好,把朴英杰打得没有气了,何还硬说朴英杰装死,把朴英杰搀到医务所一检查,血压没了,心也不跳了,何才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3/109694.html

2003-12-27: 大法弟子被酷刑迫害案例
阚秀娟(大庆)被打得视物模糊。
鲁秀丽(伊春)听力下降,一只耳鸣,被反复铐禁闭。
鲁守河(大庆)行走困难,心脏受损,肾积水(仅有一个肾)
何丽华(大庆)精神摧残严重,吃什么吐什么,后保外就医。
唐增叶(大庆)严重心脏病,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朴英杰、李瑞霞、冷秀霞、丁红娟(大庆)长期受到残酷迫害。
连兰英(鸡西)身体麻木,下肢不好使。
王亚丽(鸡西)长期迫害导致高血压,走路困难,已瘦得皮包骨。
张桂香(大庆)长期迫害导致身体麻木,上下楼扶着楼梯走,行动迟缓。
刘艳霞(肇源)行动迟缓,心脏病,下肢麻木。
王艳荣(大庆)双重迫害下导致高血压、心脏病、下肢麻木。
杨桂霞:五十多岁,心脏严重受损,经常被无理打骂。
李红霞(牡丹江)三十多岁的教师,严重迫害长达四个多月,加期三个月。几次被迫害得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醒。每天给一两饭,导致心脏病,走时皮包骨。但她坚修大法,始终不向恶警屈服。
丁红娟(大庆)被铐暖气管上、地环上等。
冯淑杰:严重的心脏病,多次倒地生命垂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7/63411.html

2003-05-27: 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纪实
自2002年11月3、4日以来,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改变起早贪黑“车轮战”式洗脑的迫害方式,以所谓的“给十六大献厚礼”为名,开始了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肉体上的残酷折磨。

1,不准睡觉。长时间把大法弟子手铐在地下室的铁栅栏上蹲着:只要不放弃信仰,不遵守所谓“所规所纪”或写了严正声明洗脑作废,就不给放下来,少则几个小时、2-3昼夜、多则十几昼夜,并且不止一次,反复折磨。其中一次比较多的如:王桂香(金山屯,50多岁,两次劳教)十几昼夜;丁红娟(大庆,30多岁)十几昼夜;刘圣坤(苇河,30多岁)十几昼夜;高淑彦(哈尔滨,30多岁,两次劳教)9昼夜;高秀荣先坐8昼夜铁椅子,又蹲铁架子几昼夜;杨瑞芹(呼兰,50多岁,两次劳教)绝食抗议20多天,身体虚弱,有心脏病,让她从早上6点蹲到晚上12点,天天如此,一直到2003年,不知近况。其他被铐一次或几次、几小时、2-3昼夜、6-7昼夜的有:李红霞(30多岁)、鲁守荷(30多岁)、张桂香(大庆、40多岁,早6点到晚12点)、朴英杰(大庆,40岁)、孙秀敏(哈尔滨,50岁)、郝秀芝(苇河,50多岁)、田玉兰(大庆)、王建辉(大庆,30多岁)、何丽霞(大庆,30多岁)、马秀芹(大庆,40岁)、马淑芬(牡丹江,30多岁)、于立群(牡丹江,30多岁)、魏君(大庆,30多岁)孙延春(大庆,30多岁)、冷秀霞(大庆林间,30多岁)、刘凌华(大庆,51岁)、唐增叶(大庆)、王磊(大庆)、安凤花(牡丹江)、刘清平(50多岁)、石淑华(大庆,48岁)、关凤霞(大庆)、鲁丽娟,还有一部分尚不知姓名的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27/51118.html

2003-02-08:大庆市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自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以来,大庆市不法之徒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到目前为止,仅大庆市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上千人次,劳教几百人,判刑几十人,迫害致死已达十几人。因邪恶之徒严密封锁消息,我们只收集到部分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名单,现公布如下:

137、朴英杰,女,一年,长春某劳教所(释放后2002年上半年被大庆恶警绑架后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8/44206.html

大庆市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20-05-28: 3、大庆市公安局
公安局局长 安庆华:15545416789
副局长 李达:18945600008 15304590068 13936700068
副局长 孙化呈:15845886999 13394660029
副局长 艾长君:13329502006 18945601301 13394664001
副局长 兰乘水:13394663399 13329501005(分管国保支队、反恐支队、治安支队)
政治部主任 刘国富:18945601001 13936712000 13394650200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 冯海波13089051888、15045899010
政委 彭志利 4609003 13136835345
支队长 邓长兴 4609001 13904593540
支队长 何伟平 18603670007 18004590002
副支队长 钟鸣13304699188
王国臣17678610777
大庆市公安局机关各部门主要负责人:
指挥中心主任 王新发 13351857117 6615789(宅)
纪检监察室主任 张森 13329500031 18945601888
科技信息处处长 孟莲 18945600777 4321777(宅)
警务保障处处长 姜民 13359500002 18603678901 5986888(宅)
公共关系处处长 赵小荣 13394661002
督察支队支队长 焦希忠 18945602288 13351299789
督查支队政委 刘天伟 13339396003 18945946003 13555556811 8176003(宅)
法制支队支队长 宋柏峰 13329504002

2020-05-20: 乘新一小区所属居委会人员姚艳光:13504598031
乘风分局:48191105695110

2020-04-02: 大庆市公安局分局大同区第四中心派出所警察刘敬波(电话13394651877,86036785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