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徐水县 >> 钱秀珍, 女, 6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1-21: 河北徐水县七旬钱秀珍遭绑架、毒打、判刑

河北省保定徐水县漕河乡年近七十岁的钱秀珍老太太,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身体健康,这些年由于坚持信仰,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不断受到中共乡政府、派出所、司法所等部门人员的的绑架、勒索、骚扰、毒打、拘留、判刑(四年)、强行洗脑等残酷迫害。

钱秀珍的二儿子荆杰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生活完全依靠母亲,因承受不住家人长期被绑架、非法关押、勒索等带来的压力,二零零二年二月服毒自杀。钱秀珍的女儿荆颖和大儿子荆奇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六月被绑架、判刑。此前荆奇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下面是钱秀珍老人自述她本人的遭遇:

我是钱秀珍,现年六十九岁,是河北省保定徐水县漕河乡北庞村人。五十岁时我的身体情况已经很不好,全身痛疼,头疼、关节炎、低血压、心脏不好、常年吃药,干不了活。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把我身体中不健康的因素清除掉许多,使我身轻体健,原来困扰我的病症都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听说好多法轮功学员被抓了,于是想去保定市政府,想对政府说说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到那里时警察并没有让我进去。当时好多法轮功学员在市政府门前的人行道边站着,也想对政府说说事情真相。后来市政府的人说:“这是上面的事,我们管不了。”于是所有法轮功学员陆续的离开了市政府。我想市政府不听我们说话,就上北京说说去。

抱着对政府的信任,我坐上了去北京的汽车,刚到北京就被警察拦住了,他们强行把我推上了另一辆汽车直接把我拉到了北京体育场。到那里时我还看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来了。后来警察对我们进行了非法审讯,问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他们根本就不听我们讲事情的真相。后来我连夜被警察拉回了保定车管所,漕河乡政府、司法所的人又把我拉回了乡政府,关了五天才得以回家。

乡政府的人怕我再去北京,就经常来人骚扰我。来的人说只要在家里呆着不去北京就行,可是还翻我的家,看到法轮功书籍、录音带、炼功带、录音机等相关的都拿走了。乡政府的人员开车说来就来,说带走就把我带走,说关几天就关几天。这样的事情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乡书记齐宝祥说:“炼功人去北京是要扣工资开除公职的”等等。

二零零零年春天,我被绑架到乡政府,乡政府人员不叫我出乡政府大门,说是怕去北京。当时被关的还有本村的李淑芹、本县西白亭的杨敏、东白亭的马玉霞、荆奇。有一天夜里我们被一个一个审问。我是第一个被叫到会议室的,去了后被搜身。乡政府人员从我身上搜出写了两篇李洪志师父讲法的纸,他们问哪来的,边问边打我。乡书记齐宝祥和王民在一边坐着审我。司法所的一个叫袁东子的拿电棍电我,电我的脸和身体,用电棍打,还对我拳打脚踢多次。他们打的我全身是伤后叫我跪在一边,再叫来第二个人打。他们就这样一个个打一个个审。乡政府关了我一个月才把我放回家。当时我没有钱,乡书记齐宝祥向我妹妹索要了三千元钱才放我出去。

长子荆奇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当时在所在学校被打骂一顿后抓进了乡政府,史志国、祁保祥、袁冬、刘艳军、李宝柱等恶人轮番殴打荆奇,棍子打折了三节,袁冬拿起断棍接着打,直到打累了才停止。

从二零零零年十月到二零零二年,我几次被关押到洗脑班、看守所,每次被关押四五十天到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月我被警察拉到了满城监狱然后又转去石家庄监狱。这期间徐水县法院开庭三次,非法判了七名法轮功学员,我被非法判刑四年。我因为承受不住恶人对我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折磨,在石家庄监狱里违心的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书。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的女儿荆颖和大儿子荆奇因投放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因此也被绑架、判刑。

我可怜的二儿子因承受不住我长期被非法判刑、绑架、劳教带来的压力,在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服毒自杀。这样出狱后,我一个人在家里种地。

有一天夜里十一点,突然来了两辆车,七、八个人翻墙跳进我的家里,把我家里翻了个底朝天,里里外外全翻遍了也没翻到他们所要的证据,只翻到一元钱拿走了,说看看有没有字。后来这些人强行把我带走了。当晚我被绑架到徐水县公安局关了一夜,第二天送拘留所,六天后被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我从劳教所回家后一直到现在,乡政府人员还经常到家来骚扰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河北徐水县七旬钱秀珍遭绑架、毒打、判刑-285987.html

2008-07-22: 徐水县被非法抓捕大法学员被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在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被非法抓捕的八名大法学员在被非法关押了近一个星期后,被集体送走。女大法学员应该是被送到了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男的被送到了保定劳教所,详情待查。

被非法抓捕的八名大法学员是:韩秀荣(女)、侯玉兰(女)、马玉霞(女)、 钱秀珍(女)、吴秀平(女)、王淑英(女)、李玉军(男)、黄宝昌(男),其中只有李玉军(男)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2/182492.html

2008-06-24: 保定市徐水县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现被关在拘留所

在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现都已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内(拘留所和看守所是一个门口),在拘留所的有韩秀荣(女)、侯玉兰(女)、马玉霞(女)、钱秀珍(女)、吴秀平(女)、王淑英(女)、李玉军(男)、黄宝昌(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4/180854.html

2008-06-20: 河北徐水县荆奇母亲钱秀珍遭绑架

六月十八日夜间十一点左右,河北徐水县漕河乡北庞村法轮功学员钱秀珍(荆奇母亲,六十多岁)被绑架。据知情者透露是一辆警车,目前下落不明,村干部也不知道。家中被翻的乱七八糟。未曾晾干的小麦堆在院中,门被锁。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0/180635.html

2008-04-19: 河北徐水县荆奇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河北徐水县大法弟子荆奇、荆颖在正村庙会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徐水县公安局恶警绑架。没过几天,荆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荆奇被非法劳教二年。这是荆奇第三次被非法劳教,离上次他从劳教所出来不到一年。

大法弟子荆奇,河北省徐水县漕河镇北庞村人,大学本科毕业,安肃镇中学教师。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宇宙大法“真、善、忍”做人,身体的病症消失,心灵得到了净化。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他屡遭邪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荆奇去北京上访,被便衣警察强行送回保定后转至漕河镇政府。县政法委书记李金龙带头将他打得满脸是血,血把大半个背心浸透。漕河派出所的两个恶警还对荆奇拳打脚踢,并且罚跪、罚站。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徐水县教育局副局长王索祥通知荆奇说是要谈话。荆奇去了,王问:“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荆奇说了一个字“炼”,王索祥便开口大骂,脏话连篇,并打电话给教育局长孙秀英,孙秀英在电话中也对荆奇大骂不止,并要荆奇自己写出辞职报告。随后王索祥与李金龙联系,并通知了公安局政保股将荆奇非法拘留了九天。

二零零零年春,漕河乡政府因荆奇的母亲炼功,也把荆奇绑架到乡政府。史志国、祁保祥、袁冬、刘艳军、李宝柱等恶人轮番对荆奇进行殴打,棍子打折了三节,袁冬拿起断棍接着打,直到打累了才停止。最后还罚款二千元,饭钱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荆奇再次到北京上访,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了荆奇母子,并对荆奇实施无数次惨无人道的毒打。直到二零零一年元月大年前夕,乡政府不法人员把荆奇非法关入县拘留所。腊月三十,荆奇在拘留所的雪地上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几个字,被恶警李国海、胡长青拿橡胶棍毒。荆奇坚持炼功,也多次遭到恶警李国海的毒打和背铐。

二零零一年五月,徐水县教育局长张凤春受县“六一零”指使,将荆奇从拘留所转到漕河镇教育办公室非法关押,由石庆和、张敛庆、史国才、孙冠英等轮番看守。为防止荆奇去北京上访,还指派三名体育教师专门看守,并给荆奇戴上手铐脚镣。为阻止荆奇与学生接触,还用绳子把他捆了起来,连上厕所都派人监视。二个星期后,荆奇又被关入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荆奇遭恶警李国海、胡长青、王健等拳打脚踢、凉水浇等暴力折磨,被逼跑步、做俯卧撑,强迫听、看污蔑大法的东西。徐水县“六一零”的杨国清、周宏业、吴占魁、王宏甫等还逼荆奇的亲戚、朋友、老师、同事阻止荆奇修炼大法,有人甚至对荆奇大打出手。二零零一年七月,荆奇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

荆奇的母亲也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石家庄非法关押。荆奇的弟弟荆杰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平时生活完全依靠母亲。在荆奇与母亲被迫害期间,荆杰的生活异常艰难。二零零二年四月1日,徐水县检察院将一张其母亲的传票送到荆杰手中,使荆杰一下子精神崩溃,认为再也见不到母亲了,彻底绝望的荆杰悄悄服毒自尽了。邪恶的县“六一零”人员动用公、检、法、司、电视台,还想将此事嫁祸于法轮功,漕河镇政府祁宝祥带路来到北庞村,被当时任村长的王闯庆拦下,王村长坚持说“荆杰根本不炼法轮功”,才使一行邪恶之徒败兴而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在徐水县“六一零”及教育局指使下,安肃镇中学限制荆奇出学校,每天由三、四名教师监视。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徐水县“六一零”、公安局恶警又以荆奇向几个学生介绍“法轮大法”为由,将荆奇绑架到徐水县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将他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党恶徒怂恿荆奇妻子周季萍与荆奇离婚,荆奇不同意。徐水县法院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强行做出离婚判决,在七月八日到劳教所进行所谓的“开庭”,实为荒唐。荆奇在劳教所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导致心跳时快时慢(快时超过120次/分)胸疼、吃饭很少、多吃一点就吐、腿脚麻痹、双腿疼痛,晚上经常疼醒。

二零零七年元月,荆奇才从劳教所回到家中。三年多来荆奇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荆奇与妹妹荆颖在正村庙会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徐水县公安局恶警绑架,恶警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真相资料等。

兄妹被绑架后,荆奇母亲多次要求探视,都遭恶警拒绝。不久前才由北庞村村干部告知荆奇母亲:荆奇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荆颖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无任何手续给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9/176791.html

2007-12-19: 徐水县法轮功学员荆奇、荆颖兄妹已被非法劳教
河北保定徐水县法轮功学员荆奇、荆颖兄妹已被非法劳教,荆奇被判劳教二年,现在保定劳教所;荆颖被判劳教一年半,现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荆奇、荆颖兄妹自从11月27日在正村被抓之后,其母多次探视,但始终不许接见;在前数日才由北庞村村干部告知,也无任何手续(荆奇母亲也未记清哪一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9/168664.html

2005-05-12: 钱秀珍,女,河北保定徐水人,六十多岁,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以前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最严重的头疼病也不翼而飞。她按照“真、善、忍”做人,所以邻居之间矛盾化解了,家庭也很和睦。

荆奇,男,钱秀珍长子。大学文化,同母亲一样,得法修炼法轮功。

99年7月,江氏集团突如其来的不让炼法轮功了,保定恶警开始抓大法弟子,钱秀珍面对这些和亿万大法弟子一样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还抓人,所以她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汽车去上访,然而车还未到北京就被抓了,当晚送回了乡政府,被关数日后回家。

第二年,2000年春天的一天,长子荆奇在所在学校被打骂一顿后抓進了乡政府。第二天钱秀珍也被抓進了乡政府,受到侮辱和打骂,被关押数日后,乡党委书记齐宝祥通知家人索要2000元后才放回她们母子。

2000年11月1日,又把钱秀珍随便从家中抓到乡政府,4天之后荆奇也被从徐水家里抓到镇政府。12月26日家人出了1000元钱找人把钱秀珍保释出来,可刚过两天12月28日上午又被抓回到镇政府。因为坚信“真、善、忍”,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荆奇被判三年劳教,母亲被判一年劳教。

钱秀珍一年后回家,没隔十天去看望妹妹,刚到妹妹家,徐水乡政府的人就到了,说是叫钱前去对照一下事情,一会就回来,可是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就这样,钱秀珍被绑架到了徐水看守所。以后又转到610,没过多久,610的头儿王刚良叫拿1000元钱就放人,钱的女儿就送去了1000元,结果人没放,纯属骗人。

在钱家母子被非法关押期间,次子承受不了长期这种精神压力,服毒自杀。以后610办公室再次向钱家要钱,本来不宽裕的钱家再也没钱给了,这样610就又把钱秀珍转到看守所,直到被判刑四年。一直没和女儿和家人见上一面。钱的女儿是在母亲被判刑一年之后,见到母亲给自己的一封信后才知道母亲被判刑的。

荆奇2002年从劳教所出来回家,2003年两会期间被学校监视,不许出入校门,其妻出入也得报告,当时有个学生说荆奇还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好,荆奇就被县610和公安局的人抓進了看守所秘密判劳教三年,送至保定劳教所。当妹妹第一次见到哥哥时,荆奇对妹妹说“我没转化,我被他们电得一星期才醒过来。”当时见到他鼻子还肿着,很吓人。妹妹知道哥哥怕妹妹担心不愿多说,,其实他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从2004年10月份至2005年5月份劳教所一直不让家人接见,其妻子承受不了这种压力被迫离婚,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现在家里只剩下荆奇的妹妹和老父亲。

保定 徐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5-09-05: http://pkg2.minghui.org/mh/2015/9/4/phone-hebei-xushui-police.zip

2014-06-25: 徐水县

高林村镇派出所电话 0312--8552204
安肃镇派出所 0312--8903919
徐水县公安局总机 0312--8601655
办公室 0312--8696319--25318
政治处 0312--8696319--25320
0312--8601654
0312--8601653
0312--8601651
0312-- 8601656
治安警察大队 0312--8696319--25331
0312--8696319--25337
国保大队 0312--8696319--25335

2008-12-06: 袁建国 原徐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现高林村镇派出所所长袁建国 办0312-8596565、宅0312-8670333
袁建国父亲袁吉如 宅0312-8670333 徐水县安肃镇盛源大街隆宝胡同一巷三楼四门

徐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徐水县拘留所
王文斌(彬) 徐水县公安局第三家属院(3号楼)3单元306(三层东门)
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国保大队长0312--8668256(宅)

2008-12-01:
主要参与单位:

徐水县公安局王文斌(彬),徐水县公安局第三家属院(3号楼)3单元306(三层东门)
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国保大队长 0312--8668256(宅)
王文斌 原籍,徐水县大因乡范马庄村,父亲王荣浩 电话:15933126806
徐水县检察院
安肃镇政府
综合治理办公室:0312—8666137,书记:8685651
徐水县民族宗教事务局 城内北大街23号,办公室:8683692
安肃镇派出所:8683375
徐水县人民政府 城内北大街23号,办公室:8683977 8661538
法制办:8681260,地方志办公室:8660979,保卫科:8688973,人防办:868697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2)

徐水县曹河镇北庞村
乡党委书记齐宝祥; 610的头儿王刚良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