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秦皇岛市 >> 魏起山(于淑荣的丈夫), 男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与妻子被绑架构陷一年多,遭非法判刑七年,在秦皇岛看守所在迫害中去世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临河里12栋3单元12号
个人近况: 2019年11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5-05-1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5-10
家庭成员: 儿女: 赵春玲(于淑梅女儿)
夫妻/父母: 魏起山(于淑荣的丈夫) 于淑荣(余淑荣)
兄弟姐妹/伯父母: 于淑梅 于淑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1-21: 参与迫害秦皇岛魏起山、于淑荣夫妇的昌黎县相关人员
2018年6月12日,河北省秦皇岛长江道派出所警察在于淑荣、魏起山夫妇家楼下绑架了二人。2019年7月4日上午,昌黎法院对魏起山、于淑荣继续非法开庭,整个庭审历时四十分钟左右结束。魏起山遭非法判刑四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2019年11月23日晚,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在迫害中突然离世。于淑荣还不知道丈夫被迫害离世,于2019年12月2日被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

昌黎参与迫害者名单:
昌黎法院审判长张秋生、
审判员陈小芳,
陪审员郭长庚,
代理书记员陈广奇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9602.html#20120232643-16

2019-12-25: 魏起山被迫害致死一案各阶段具体责任人 (更新)
2018年6月12日,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立忠、茹洪喜,亲自操纵指挥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所长王克红、杨文龙、关升辉等人绑架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淑荣夫妇。

2018年6月12日早上7点多,魏起山送奶回来刚到泰盛家园小区楼下,还没来得及把空奶箱从三轮车上搬下来,就被突如其来的一群人给绑架了,没有穿警服,没有出示警察证,没有出示搜查证,并抢走他的钥匙进行非法抄家。紧接着于淑荣7点半左右送奶回来,也被这一群人绑架。

魏起山、于淑荣被绑架到长江道派出所后,两个警察问魏起山:××条幅是不是你挂的?魏起山说:不是。警察又说:反正都是你们法轮功挂的,你就说是你挂的,你这么大岁数了,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给我们做个笔录就回去了!因魏起山、于淑荣夫妇开个送奶站,奶户多电话也多、家里一时都不能离开人,就想做个笔录就回去,结果派出所骗他们夫妻后,却把他们直接劫持到秦皇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昌黎检察院张立敏明知道国保大队长李立忠、茹洪喜操纵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递交的证据是假证、伪证,依然违反法律,违背良知,非法起诉魏起山、于淑荣。昌黎法院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法官、陪审员、公诉人、在下面旁听的人员都听明白了公诉人张立敏起诉的罪名《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是不具备法律依据的。

昌黎法院法官张秋生、陈晓芳在法律面前违背法律、践踏法律,非法判刑魏起山4年,于淑荣3年半。家属对昌黎法院一审不服,提出上诉。

2019年10月中旬,上诉案件到了秦皇岛市中级法院刑庭厅长张霜剑那里,家属到中级法院找张霜剑递交材料,引导室第一次打通电话,给家属接听,张霜剑开始非常蛮横,家属句句回答的有理有据,他就问你们请律师吗?家属说不请,家属要求自己辩护,递交材料,他说可以,你回去准备材料吧。家属准备好材料又去找他,要当面跟他说明公安派出所诱骗办案的经过,他不肯出来,派书记员出来取材料,并告诉书记员家属辩护要派出所开证明是亲属关系才行。家属回来查《刑事诉讼法32条》被告人所在单位推荐人、监护人、亲友中选择一到两人代自己进行辩护。根本不需要派出所开证明,张霜剑作为法官不但不作为还处处刁难家属,家属一次次的去找张霜剑要求递交材料,要求辩护,他就是躲着不见。然而就在这期间,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突然致死。

2019年11月23日晚8点多,魏起山突然被秦皇岛市看守所送到人民医院,家人接到电话时是九点十几分,家人紧急赶到医院时,魏起山已经停止了呼吸!家属看到魏起山的右手至整个胳膊都是紫色的,看守所所长赵树江说打针打的,另一看守所领导说没打针。

从看守所到人民医院的路程需要30分钟左右,当时魏起山状态很危险,赵树江却没有安排医务人员跟随,家属问为什么?赵树江开脱说看守所还有一千多人需要医务人员,可是那一千多人,不在这时间有生命危险呀!死因到现在看守所还没有给任何合理的说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5/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7520.html#1912250404-4

2019-11-30: 魏起山在迫害中去世 妻子被非法判刑不得见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与妻子被绑架构陷一年多,遭非法判刑七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四年,正在上诉。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在迫害中去世。九月份,律师见到魏起山还说身体特别好,让家人不要惦记。

据称,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四十多分,魏起山在看守所起床洗漱,洗毛巾,八点突然向后仰摔倒,后脑直接摔在水泥地上,没有起来,同监舍犯人通知警察、而后叫来医护人员给魏起山做人工呼吸,没有反应。据警察讲当时叫120医院没车,他们就把魏起山放在看守所的车上,半路医院救护车赶到,又把魏起山放在救护车上,等到第一医院人可能人早就已经死亡了。

魏起山的儿子是晚上九点二十左右接到看守所电话通知让去秦皇岛市第一医院,说他父亲病危,十分钟后又打电话说人已经去世了。因他儿子在外地,来不及回家,就给他姨姨打电话,叫她快去医院。等他姨九点半赶到医院看到魏起山、并没有在急诊室的病房,还在120的车里放的那种床上放着。但是听看守所的赵警察说医院的大夫给检查过,但具体也没说确诊是什么病因摔倒的。

家属看到魏起山的遗体,眼睛是半睁着的、脸色不象刚刚去世的样子。魏起山的右胳膊耷拉着,家属想把胳膊袖子挽上,看看胳膊是否受伤,因为整个衣服袖子上是湿的,衣袖根本就挽不上去,只好把袖子挽到一半,看到魏起山整个右胳膊到手都是紫色的。

十点多钟,来了十几个警察抬着装遗体的尸棺,把魏起山送到殡仪馆(这样的事本来应该是由殡仪馆的专职人员或者医护人员来做),家属不让送。

第二天,魏起山的两个儿子回来后找秦皇岛看守所,希望能把他们的母亲释放回家,主持他爸爸的葬礼,可是看守所说不行,让他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案件已经不归他们管,他们又找秦皇岛中级法院,他们那里接管魏起山、于淑荣的案子的法官张霜剑,根本就不见家人。

无奈之下,家属又找了律师想看看于淑荣是否已经接到魏起山去世的通知,结果被看守所告知不让看,还说中级法院已经结案,问他们什么时候结的案,连律师也不告诉。公检法看守所互相推诿。还说只能到监狱才能让家属见到于淑荣。而且还告知魏起山死亡已经报到河北省,具体哪个部门也不知道。

前几天去中级法院,专管此案的法官还说家属投诉了给三个月的时间,让家属准备复议的材料,可是为什么这么快就给结了案,法官还一次一次不见家属,不接送去的复议材料。

家属后来不相信他们的互相推诿,又去了中级法院,这次主审法官张霜剑接了电话,经过一番讲道理,他说把送去的复议材料给他,结果还是不见家属,让他的书记员下楼接了资料,书记员还说他只能接资料,其它的他管不了。

估计政法委610在幕后操纵。秦皇岛政法委610人员闫五一、杨春光、李春、张经华、黄汝新、王秀成(秦皇岛原司法局局长)吕平、王宪增、赵然、山海关许多国安国保等等一直是在台前幕后,操纵指使着秦皇岛四区三县公安系统的国安、国保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坏事,致使秦皇岛四区三县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安宁之日。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突然传出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具体哪天被迫害死的还不知。有消息说,在某天上午六点多钟,马桂兰说自己身体有点不得劲儿(就是不舒服),上午八点多被抬出监舍,送至秦皇岛公安医院不久离世。据内部消息,河北省来的人(具体什么部门什么人不清楚),把马桂兰的肚子剖开,内脏取走,说是化验。再后来的消息就不得而知。据悉,当时不到一个月期间内,还有其他二位被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的人离奇死亡。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秦皇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近40人被非法关押(冤判),其中六人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在非法(超期)关押中,法轮功学员身心遭受极大的摧残,平日里被虐待严管,夜间罚站值班还被强迫做奴工剥削。北港镇法轮功学员徐秀娟,遭绑架后,身心遭受高压摧残,一段时间处于危险状态:高血压、贫血、心衰,血压最高达到240。亲朋好友一直在找看守所和法院交涉说理。但是他们互相推诿,不作为,拿人的生命当儿戏。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30/魏起山在迫害中去世-妻子被非法判刑不得见(图)-396445.html

2019-11-27: 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被迫害致死
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在河北省秦皇岛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此前,魏起山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四年,正在上诉。

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二十左右,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匆匆赶到秦皇岛人民医院时,在急诊室只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遗体,右胳膊耷拉着,全是紫色的;眼睛是半睁着的,脸色不象刚刚去世的样子。

据秦皇岛市看守所赵姓警察称:十一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多,魏起山上厕所突然摔倒(怎么摔倒的不清楚),然后说找看守所医生抢救,说是还给魏起山输了液。

按照医护人员抢救病人的第一时间,应该先看看是否脑出血,还是心肌梗死,还是其它什么病,然后给做心脏起搏,确诊以后,才做其它诊治,才能输液。没确诊,大夫给输的是什么液,用的什么药?

一、在家门口遭绑架、抢劫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早上七点多钟,魏起山、于淑荣夫妻送奶回来,刚到他们家住的那栋楼边就被一群人围上来绑架,奶箱瓶子在三轮车上还没卸下来。长江道派出所、公安国保,强行抢去家门钥匙,私自闯入民宅搜查、抢劫,没有搜查证,没有证人在场,没有家人在场,没有被绑架的当事人签字、家人签字,没给抢走物品的清单。

家人四处打听询问才得知魏起山夫妇二人还没把奶瓶和奶箱卸完,就被秦皇岛开发区国保伙同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警察绑架,有着装的、有没着装的;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抢走他们的家门钥匙,在没有搜查证、证人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抄家抢劫,没给清单;而后将夫妻两人劫持到长江道派出所非法审讯,而后将两人刑事拘留送到秦皇岛看守所迫害。

六月十三日晚,魏起山、于淑荣的两个儿子在经过一天半的奔波后,去父母家查看家中被抄情况,长江道派出所的警察看屋里亮了灯,又去他家骚扰,随后社区的人也去了,明摆着还在监控魏起山,于淑荣的家,进屋一看就两个孩子,就吓唬两个孩子说他爸妈多么严重,如何如何的,社区的人也跟着说多么严重。

六月十四日,长江道派出所给魏起山、于淑荣小儿子打电话让去取刑事拘留证,小儿子去上班了,大儿子去了,长江道派出所的人又说邮走了,邮到现住的地方。

六月十四日,开发区国保大队还骚扰魏起山、于淑荣的大儿媳妇,打电话说她公公婆婆多么严重,说五月十二日挂条幅有录像,又有多少东西,大儿媳妇说小册子是公公婆婆送奶捡回来的,不可能扔掉,大法书是他们看的,打印机是他们促销奶做宣传用的,电脑谁家没有?

《宪法》第十三条: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第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宪法》第三十八条: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第三十九条: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据悉,秦皇岛市政法委、公安局、国安不敢打击真正的黑恶势力(因为许多黑恶势力有后台,也害怕报复),为了充数因此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造成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无辜冤判,家庭亲友都惨遭无端迫害。

律师当庭证明警察违法、公诉人滥诉

魏起山、于淑荣夫妻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在昌黎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与家属辩护人当庭依法辩护,证明魏起山、于淑荣夫妻无罪,警察肆意侵犯公民权利、执法犯法,公诉人伙同违法警察构陷无辜公民。律师说:公诉人所指控的“证据”恰恰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

昌黎法院原本想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非法开庭,因没有事先通知当事人夫妻俩,家属辩护人提出法院违法,提出应该停止当天非法审判,法院无奈,只好改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开庭。

公诉人还是以所谓的300条利用××破坏法律实施来起诉指控60多岁的夫妻二人扰乱社会治安。律师和家属辩护人在质证、指证、辩护过程中,对检察院公诉、公安机关的“指控”,给予质证辩论,一一驳斥。

魏起山、于淑荣夫妻俩是在楼下被所谓的“人民警察”、强行抢去家门钥匙,警察私自非法闯入民宅,在没有搜查证,没有证人在场、没有家人在场、没有被绑架的当事人签字、家人签字,没给清单;非法抢劫了当事人的家,而后罗列罪名而立案,涉嫌作假证、伪证。此次绑架给所有在奶站定奶的公民及魏起山、于淑荣夫妻家庭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十几万元之多,对许多订奶的善良民众,也造成了不应该出现的伤害及不良影响。

起诉书中说发现魏启山、于淑荣家中有法轮功书籍、《明慧周刊》、李洪志师父法像、粘贴、法轮功资料等予以绑架。律师在问明公诉人之后,指出秦皇岛市经济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先绑架了人,后搜罗证据,而后立案,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是执法犯法;是在没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先抓人、抄家,后搜集所谓的“证据”。并不是有人举报、或发现有人犯罪,公安机关侦查了一段时间,投诉到检察机关先立案侦查,而是先绑架、抢劫、抄家而后立案的。长江道派出所的这种做法,违背了司法程序,是知法犯法。而鉴定人员有没有资质证件,法院、公诉人并没有拿出证明,而每一次鉴定人,公安机关都没有拿出其本人的鉴定资格证书、有没有鉴定资格、签字盖章、按手印等,是不符合法律、法规的无效证明。

家人辩护中问:魏起山,公诉人起诉您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家人辩护分别说出邪教的名字,您参加了哪种邪教?答:没有,我没有参加这些邪教。您破坏了国家哪部法律?哪部法律让您破坏的实施不下去了?答:没有,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怎么能说我邪呢?

家人在辩护中还指出法官、公诉人对当事人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如果我随便闯到你家非法抄了你的家,发现你家中储藏大量的现金,超出了你的工资数额,指控你或投诉你贪污受贿等,有证据吗?合法吗?而法轮功学员在家放着的许多书籍,都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每天必看的书籍,这些书怎么就能破坏了国家的法律,怎么破坏的,用什么破坏的、使国家的哪条法律不能施行了。你说当事人杀了人,怎么杀的,杀了谁,用什么杀的?在哪杀的?这些公诉人、法院的所有人都回答不了,是无法回答得清的,因为所谓的指控就是无中生有。”

魏起山、于淑荣也为自己做了辩护,是公安国保栽赃陷害,最初是说在电线杆子上看到一个条幅,而后又变成了三个条幅,调监控看到的只是戴着口罩的所谓“嫌疑人”,并不能当作证据来指控。即使是我们挂的也没破坏谁的安定与稳定,信仰是国家宪法规定的自由,谁也无权干涉。

下午在物证辩论阶段,法官都把所有的“物证”让律师和家属辩护人看。律师非常认真的一本一本念着书籍标题,还有出版社,书的出售价格。比如:《加拿大法会讲法》、《新加坡法会讲法》、《瑞士法会讲法》、《悉尼法会讲法》、《美国中部法会讲法》、《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等等,都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书,有:青海出版社、广西出版社等等,每本书都有价格。律师说:这些都是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的,有合法性,公诉人所指控的证据或者鉴定意见,(法轮功书籍是学员自己看的、不是传播的)许多资料:如《江泽民其人》是揭露江泽民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这恰恰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

下午四点多,法官宣布休庭,并当庭宣布魏起山、于淑荣的下次的开庭审理的时间是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

再次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昌黎县法院又一次非法庭审魏起山、于淑荣夫妇。魏起山说自己无罪,国保警察对他说,只要承认是你贴的,也没什么大事就可以放他回去,因此就说条幅是自己写的,可是监控中看到的条幅却不是手写的,国保警察证言及公诉人对他的指控是构陷、诱供,所谓证据都是不合法的。

公诉人说有新的证据,国保及管理小区的安保重新把监控调出来。然而旧的和新的监控录像时间不一样。于淑荣说:即使有旧监控,时间也应该是一样的。而且小区都是新房子,没有什么旧监控设备这种说法。因此所谓旧的监控录像是不能作为证据。

于淑荣还指出,公诉人把多少年前她遭劳教迫害时已经执行过的构陷资料,又重新加到她这次被判刑里,这种两次利用更是构陷、栽赃。

律师及家属辩护都说,信仰、修炼法轮功无罪,没有一条法律文件能说明法轮功犯法。长时间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是犯法,公检法应该互相监督,他们不能独立执法不作为,是他们在执法犯法。而公诉人根本说不出来魏起山、于淑荣犯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用什么破坏的,怎么破坏的。

最后律师又做了辩护补充说,即使监控是魏起山、于淑荣,为什么只有走出小区的时间及录像,却没有回来的录像呢,那几个人到底是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呢?他们为什么不回来了?人上哪去了呢?

最后法官问公诉人还有什么证据,公诉人无可奈何地说:没有。整个庭审历时四十分钟左右结束。

被迫害致死

魏起山被非法判刑七年,于淑荣被判刑四年。家人已经两次提起上诉,秦皇岛中级法院互相搪塞,刚刚有要二审开庭的说法,却突然传出魏起山已经突然死亡。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二十左右,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当天晚上,天一直下着小雨,等家属赶到时,在急诊室看到魏起山的遗体,放在不是抢救病人的那种病床上(左面有板子,右侧没有板子的那种),眼睛是半睁着的、脸色不象刚刚去世的样子。魏起山的右胳膊耷拉着,家属想把胳膊袖子挽上,看看胳膊是否受伤,因为整个衣服袖子上是湿的,衣袖根本就挽不上去,只好把袖子挽到一半,看到魏起山整个右胳膊到手都是紫色的。

魏起山被送到秦皇岛市人民医院是什么时间?看守所通知家属时,家人说他们是晚上九点二十左右接到电话通知的。

晚上十点多钟,来了十几个警察,抬着那种黄色盖,装殓去世人用的那种装遗体的尸棺,把魏起山装到里面要送殡仪馆,这样的事本来应该是由殡仪馆的专职人员或者医护人员来做,可是看守所不知为了掩盖什么,却来了十几个警察代替他们来做。家属不让送。赵姓警察喊其他警察过去帮忙把家属拽走,其他人都说家属不让过去。看来警察们也许都已经明白了真相,不想,也不再愿意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这是一年多发生在秦皇岛市看守所的第二例法轮功学员突然死亡事件。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突然传出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具体哪天被迫害死的还不知。有消息说,在某天上午六点多钟,马桂兰说自己身体有点不得劲儿(就是不舒服),上午八点多被抬出监舍,送至秦皇岛公安医院不久离世。据内部消息,河北省来的人(具体什么部门什么人不清楚),把马桂兰的肚子剖开,内脏取走,说是化验。再后来的消息就不得而知。据悉,当时不到一个月期间内,还有其他二位被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的人离奇死亡。

魏起山和于淑荣夫妻已经在秦皇岛看守所关押一年半,二儿媳妇生小孩,到现在两个老人连男孩女孩都没看到过;原本健康的魏起山就这样离奇死了,谁之罪?

秦皇岛政法委610人员闫五一、杨春光、李春、张经华、黄汝新、王秀成(秦皇岛原司法局局长)吕平、王宪增、赵然、山海关许多国安国保等等一直是在台前幕后,操纵指使着秦皇岛四区三县公安系统的国安、国保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坏事,致使秦皇岛四区三县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安宁之日。政法委闫五一亲自到秦皇岛燕山大学给学生洗脑,司法局的李占先竟然到青龙县多次骚扰督办指使青龙乡县国保李印卿、卢龙的白杰、申号强、抚宁县的陈英利不择手段的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山海关国安、国保就是通过特务手段、跟踪盯梢、蹲坑等卑鄙手段,把法轮功学员左洪涛等7人绑架,其中左洪涛竟然被冤判13年,吴文章被冤判11年,李国爱被判10年,刘长富最短还被判八年。刘长富右腿的钢钉,自被绑架前就应该取出来的,至今不但没让取出来,人却被绑架劫持偷偷送到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秦皇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近40人被非法关押(冤判),其中六人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在非法(超期)关押中,法轮功学员身心遭受极大的摧残,平日里被虐待严管,夜间罚站值班还被强迫做奴工剥削。北港镇法轮功学员徐秀娟,遭绑架后,身心遭受高压摧残,一段时间处于危险状态:高血压、贫血、心衰,血压最高达到240。亲朋好友一直在找看守所和法院交涉说理。但是他们互相推诿,不作为,拿人的生命当儿戏。

希望秦皇岛及国内外正义善良的人们,谴责这个草菅人命、死亡频发的看守所,谴责它们这种迫害善良的违法犯罪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7/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被迫害致死-396323.html

2019-07-11: 河北省昌黎县魏起山、于淑荣夫妇再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河北省昌黎县法院又一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淑荣夫妇。

魏起山说自己无罪,国保警察对他说,只要承认是你贴的,也没什么大事就可以放他回去,因此就说条幅是自己写的,可是监控中看到的条幅却不是手写的,国保警察证言及公诉人对他的指控是构陷、诱供,所谓证据都是不合法的。

公诉人说有新的证据,国保及管理小区的安保重新把监控调出来。然而旧的和新的监控录像时间不一样。

于淑荣说:即使有旧监控,时间也应该是一样的。而且小区都是新房子,没有什么旧监控设备这种说法。因此所谓旧的监控录像是不能作为证据。

于淑荣还指出,公诉人把多少年前她遭劳教迫害时已经执行过的构陷资料,又重新加到她这次被判刑里,这种两次利用更是构陷、栽赃。

律师及家属辩护都说,信仰、修炼法轮功无罪,没有一条法律文件能说明法轮功犯法。长时间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是犯法,公检法应该互相监督,他们不能独立执法不作为,是他们在执法犯法。而公诉人根本说不出来魏起山、于淑荣犯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用什么破坏的,怎么破坏的。

最后律师又做了辩护补充说,即使监控是魏起山、于淑荣,为什么只有走出小区的时间及录像,却没有回来的录像呢,那几个人到底是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呢?他们为什么不回来了?人上哪去了呢?

最后法官问公诉人还有什么证据,公诉人无可奈何的说:没有。整个庭审历时四十分钟左右结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9861.html

2019-07-04: 河北秦皇岛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淑荣面临继续非法开庭
昌黎法院定于2019年7月4日(周四)对魏起山、于淑荣继续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4/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9557.html

2018-12-24: 魏起山夫妇被开庭 辩护人证明警察违法、公诉人滥诉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淑荣夫妻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在昌黎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与家属辩护人当庭依法辩护,证明魏起山、于淑荣夫妻无罪,警察肆意侵犯公民权利、执法犯法,公诉人伙同违法警察构陷无辜公民。律师说:公诉人所指控的“证据”恰恰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

昌黎法院原本想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非法开庭,因没有事先通知当事人夫妻俩,家属辩护人提出法院违法,提出应该停止当天非法审判,法院无奈,只好改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开庭。

而在此开庭之前,法院根本也没有人告知律师及家属,把魏起山、于淑荣夫妻的审判庭改在少年犯调解室。家属来了许多人要旁听,少年犯调解室仅能进去六个家属旁听,家人亲友大多数人不能进入法庭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家属亲友根本不同意在此调节室审判,强烈的提出抗议,指出法院的作为是违法的,影响司法公正,影响法院的形象,直接打了市长热线,还打了法院院长、监督、监察机关,他们也都因为有政法委、610在幕后的操控说市长不在、法院院长不在,或推诿说他们管不了,或不归他们管,上午强行开庭。(下午又改在法院原来的审判庭审理)。

公诉人还是以所谓的300条利用××破坏法律实施来起诉指控60多岁的夫妻二人扰乱社会治安。律师和家属辩护人在质证、指证、辩护过程中,对检察院公诉、公安机关的“指控”,给予质证辩论,一一驳斥。

先绑架后立案违背司法程序

1、公诉人指证公安机关是在家里抓的魏起山、于淑荣。而实际上是魏起山、于淑荣2018年6月12日早上7点多钟送奶回来,刚到他们家住的那栋楼边就被一群人围上来绑架,奶箱瓶子在三轮车上还没卸下来。长江道派出所、公安国保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又抢钥匙,又翻三轮车搜东西,没有着装,没有出示警察证、警官证、没有身份证明,不顾公民的经济损失;此次绑架给所有在奶站定奶的公民及魏起山、于淑荣夫妻家庭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十几万元之多,对许多订奶的善良民众,也造成了不应该出现的伤害及不良影响。

魏起山、于淑荣夫妻俩是在楼下被所谓的“人民警察”、强行抢去家门钥匙,警察私自非法闯入民宅,在没有搜查证,没有证人在场、没有家人在场、没有被绑架的当事人签字、家人签字,没给清单;非法抢劫了当事人的家,而后罗列罪名而立案,涉嫌作假证、伪证。

2、起诉书中:说发现魏启山、于淑荣家中有法轮功书籍、《明慧周刊》、李洪志师父法像、粘贴、法轮功资料等予以绑架。律师在问明公诉人之后,指出秦皇岛市经济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先绑架了人,后搜罗证据,而后立案,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是执法犯法;是在没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先抓人、抄家,后搜集所谓的“证据”。并不是有人举报、或发现有人犯罪,公安机关侦查了一段时间,投诉到检察机关先立案侦查,而是先绑架、抢劫、抄家而后立案的。长江道派出所的这种做法,违背了司法程序,是知法犯法。而鉴定人员有没有资质证件,法院、公诉人并没有拿出证明,而每一次鉴定人,公安机关都没有拿出其本人的鉴定资格证书、有没有鉴定资格、签字盖章、按手印等,是不符合法律、法规的无效证明。

律师说:公诉人所指控的证据恰恰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

上午在只能坐下六个人的少年犯调解庭,家人辩护中问:魏起山,公诉人起诉您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家人辩护分别说出邪教的名字,您参加了哪种邪教?答:没有,我没有参加这些邪教。您破坏了国家哪部法律?哪部法律让您破坏的实施不下去了?答:没有,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怎么能说我邪呢?

家人辩护中问于淑荣:他们告诉您什么是正教了吗?(他们问的是公安国保、检察院人员)答:没有。家人辩护问:公诉人起诉您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家人辩护分别说出邪教的名字,您参加了哪种邪教?答:没有,我没有参加这些邪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怎么能说我邪呢?

家人在辩护中还指出法官、公诉人对当事人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如果我随便闯到你家非法抄了你的家,发现你家中储藏大量的现金,超出了你的工资数额,指控你或投诉你贪污受贿等,有证据吗?合法吗?而法轮功学员在家放着的许多书籍,都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每天必看的书籍,这些书怎么就能破坏了国家的法律,怎么破坏的,用什么破坏的、使国家的哪条法律不能施行了。你说当事人杀了人,怎么杀的,杀了谁,用什么杀的?在哪杀的?这些公诉人、法院的所有人都回答不了,是无法回答得清的,因为所谓的指控就是无中生有。”

被构陷的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淑荣也为自己做了辩护,是公安国保栽赃陷害,最初是说在电线杆子上看到一个条幅,而后又变成了三个条幅,调监控看到的只是戴着口罩的所谓“嫌疑人”,并不能当作证据来指控。即使是我们挂的也没破坏谁的安定与稳定,信仰是国家宪法规定的自由,谁也无权干涉。

家人在辩护中也指出,公安机关指控的利用邪教组织不成立,查遍了所有的法律,法轮功都不属于邪教。而公安部、国务院办公厅的十四中邪教也没提到法轮功一个字。相反法轮功学员却能拿出来他们违背国家宪法规定,诬陷法轮功的罪证。

下午在物证辩论阶段,法官都把所有的“物证”让律师和家属辩护人看。魏起山的律师非常认真的一张一张的,一本一本念着书籍标题,其中《明慧周刊》、交流文章;法轮大法的书名、目录包括日期有的都念了一遍,还有出版社,书的出售价格。比如:《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加拿大法会讲法》、《新加坡法会讲法》、《瑞士法会讲法》、《悉尼法会讲法》、《美国中部法会讲法》、《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等等,都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书,有:青海出版社、广西出版社等等,每本书都有价格。

律师说:这些都是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的,有合法性,公诉人所指控的证据或者鉴定意见,(法轮功书籍是学员自己看的、不是传播的)许多资料:如《江泽民其人》是揭露江泽民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这恰恰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

在场的法警都非常震撼,抻着脖子看着,有人若有所思。有一个法警想把地上的书整理一下,从地上捡起一本,想看看究竟,被法官制止了。

这个过程历经了下午很长一段时间,律师一本一本的边看边念书名。在场的法官、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书记员等法警等,还有北京司法局的一个人、天津司法局两个人,都没有了以往把法轮功资料当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罪证”的嚣张,有人耷拉脑袋在思考、有人甚至躺下睡着了,有的抻懒腰,摇头无可奈何,也许他们自己都感觉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是一场闹剧,都有些坐不住了。

在场的人听着律师把二十多本法轮功的书籍名字全部都念了一遍,其它资料等一张一张的也几乎念了一遍,都非常震惊!法官也不再象以前开庭那样总是打断律师和家属的辩护,从开始一直都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制止。

下午四点多,法官宣布休庭,并当庭宣布魏起山、于淑荣的下次的开庭审理的时间是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4/魏起山夫妇被开庭-辩护人证明警察违法、公诉人滥诉-378833.html

2018-06-18: 河北省秦皇岛市于淑荣、魏起山夫妇遭绑架情况补充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于淑荣、魏起山夫妇2018年6月12日遭秦皇岛开发区国保警察及长江道派出所警察绑架: 魏起山、于淑荣夫妇二人早上送奶回家(回来时间没确定)但每天回来都是早上8点左右,被劫持绑架,家人四处打听询问才得知魏起山夫妇二人还没把奶瓶和奶箱卸完,就被秦皇岛开发区国保伙同开发区长江道派出强行劫持绑架(具体去了多少警察不详待查)。)有著装的有没招装的;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拘留证,抢走他们的家门钥匙,在没有搜查证、证人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抢劫抄家,紧接著又非法抄家,没给清单。而后将两人强行劫持到长江道派出所非法审讯,而后将两人刑事拘留送到秦皇岛看守所迫害。后来家人得知非法抄走了大法书20多本,小册子30至40本,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

6月13日晚,魏起山、于淑荣两个儿子在经过一天半的奔波后,去父母家查看家中被抄情况,长江道派出所的警察看屋里亮了灯,又去他家骚扰,随后社区的人也去了,明摆著还在监控魏起山,于淑荣的家,進屋一看就两个孩子,就吓唬两个孩子说他爸妈多么严重,如何如何的,社区的人也跟著说多么严重。

6月14日长江道派出所给魏起山、于淑荣小儿子打电话让去取刑事拘留证,小儿子去上班了,大儿子去了,长江道派出所的人又说邮走了,邮到现住的地方。6月14日开发区国保大队还骚扰魏起山、于淑荣的大儿媳妇,打电话说她公公婆婆多么严重,说5月12日挂条幅有录像,又有多少东西,大儿媳妇说小册子是公公婆婆送奶捡回来的,不可能扔掉,大法书是他们看的,打印机是他们促销奶做宣传用的,电脑谁家没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8/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9979.html

2018-06-16: 河北省秦皇岛市于淑荣、魏起山夫妇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8年6月12日,河北省秦皇岛市长江道派出所警察到于淑荣,魏起山家(家人到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的警察说是市里公安国保指使他们干的,孩子没经验、也没问究竟是谁指使,是否着装也不清楚)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在于淑荣家楼下将两人绑架,然后抢走他们的家门钥匙在没有搜查证、证人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抢劫抄家,抢走多少家中私人物品没有清单,而后将两人强行劫持到长江道派出所非法询,而后直接劫持到秦皇岛看守所将两人刑事拘留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6/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9878.html

2004-12-29: 在秦皇岛临河里小区于淑云一家人8口人修炼法轮大法,其中有3人(于淑荣、于淑梅和她女儿赵春玲)被非法劳教、1人(余淑荣的丈夫魏起山)判刑、余淑云被多次绑架,当时因为有一个吃奶的孩子才幸免于被劳教,未成年的孩子被警察拘留,70多岁的老太太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当胸踹了一脚,差点背过气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9/92405.html

2001-05-06: 2001年4月6日,周永年被北京通州区人民法院非法判刑9年。和周永年同时判刑的还有:
魏起山,男,43岁,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临河里12栋3单元12号,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

他们都是因制作或散发大法真相材料被非法判刑。以上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均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希望社会各界给予支持和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6/10714.html

2001-03-23:魏起山(男)于淑荣(女)夫妻都修炼。于淑荣在2000年7月进京回家后被劳教(两年),魏起山在2000年12月9号因做真相资料被北京通县公安抓住,关押在看守所至今未放。家中两个儿子无人照管。大儿子16岁,小儿子12岁。家中早已失去了经济来源。尽管这样公安还在追捕大儿子魏忠良。

秦皇岛市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19-12-29:
相关信息
秦皇岛看守所值班电话:7827593 邮编:066100 地址: 海阳西街西行300米
秦皇岛看守所负责人:0335-8527593:0335-7827593
纪检 肖海伟 18503359898(2018-12更新)
所长 孙建军 18003350099(2018-12更新)
政委 李志祥 13383659999(2018-12更新)
副所长 于利明13803359672(2018-12更新)
田宏伟 女 13930377666(副所长
翟树宝 男 13784069919(副所长
赵树江 男 13933559938(副所长
秦皇岛看守所副所长:孙新生 手机 (13733357778
孙 俭 男 13933609877
胡炜(女)15833350005迫害徐秀娟主要责任人
王蕊 女 13933900900迫害徐秀娟主要责任人
李悦 女 18630336618
姚文慧 男 13315667689
孙玉华 男 13833537363
李宝忠 男 17733557098

韩密宝:秦皇岛市公安局看守所监管处 宅电
单位电话0335--3060707 手机13133582726
王明责 组织部长 5136188 13933557821
张椿林 纪委书记 5136608 3891199 13933643188
李志东 办主任 5136918 5062168 15933500028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负责徐秀娟事情的责任人秦皇岛海港区法院赵琳琳,副手书记员刘磊。办公室电话都是0335-3552269
代院长 曹敬东 0335-3552158
副所长 魏永生 0335-3352161 3400497(宅电)13703230660
副所长 郭艳东 0335-3352163(立案庭)13933960788
副院长 郑梦清 0335-7512133
执行局局长 李长富 0335-3552156 3047676(宅电) 1350323988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