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5-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郴州 嘉禾县 >> 李学湘(李学先), 男, 29

个人情况: 中建五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郴州嘉禾县坦坪乡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7年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5-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1-02: 湖南郴州嘉禾县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李学先从郴州监狱刑满释放后失去工作。

李学先,男,1976年4月生,郴州嘉禾人,1996年6月以“湘潭市96届特优大中专毕业生”身份应聘分入中日合资中建(长沙)不二幕墙装饰有限公司,从事预算管理工作。

2000年4月因上访被非法拘留,关在长沙长桥拘留所,4月28日释放。公司作出留厂察看一年处分后被强行送回原籍,并剥夺其准备参加的自学考试资格。

回农村后,迫于生计在县城某建筑工地打小工,从事挖土方,挑砖等苦役,因坚持向土建老板及工友们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得到了大多数人的理解与同情,7月9日却被嘉禾县内保股非法搜查工棚,并抢走大法书籍,因坚持要求归还书籍,从7月10日起被非法关押25天,期间被强行开除工作、干籍。8月5日被长沙市井湾子派出所石杲等人以威逼、欺骗的卑劣手段将长沙户口迁回原籍,实际至今无下落,被迫流离失所。

同月为谋生重返长沙。2001年2月底被衡阳市公安局政保科绑架,遭到周著文、龙波等人使用刑具折磨、威逼和诬陷,其间发生两次昏厥,双手至今留有两道很深的伤痕,后又被关衡阳县看守所,长沙湖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审问期间,稍有不顺便遭一顿毒打与折磨,2001年4月26日转衡阳市二看至今。

11月2日被无理开庭,庭上他以口头及书面形式声明:我们大法弟子是在受迫害的,并对周著文、龙波等坏人向检察院、法院提出控告。

2001年11月9日李学先被非法判处七年有期徒刑。先是绑架至赤山监狱迫害,后又转至郴州监狱继续迫害。

李学先从郴州监狱刑满释放后失去工作,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5516.html

2005-07-12: 自从湖南省赤山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被曝光后,邪党已将赤山监狱大法弟子转换地点。2005年3月23日,曾海其、邓烨、李学先、徐鑫、曾志远、郑士富、王庆生、曾胤华等八位大法弟子被从湖南省赤山监狱转往湖南省郴州监狱。

由赤山监狱一上车,恶警就将大法弟子每两人用一副手铐铐在一起,并威胁同修之间不许讲话,不许下车大小便,不许开车窗通风,否则采严厉措施。车上有武警同行。

大法弟子被关押在教育楼五楼。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两个警察对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对大法弟子人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作全部彻底检查,而后由两名刑事犯人监视一位大法弟子,上厕所也不例外。大法弟子不准坐在一起,相互不准说话,睡觉两边由犯人监控夹在中间。夜间由两个人轮流值班监控。干活时,大法弟子被两犯人夹在中间,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他们安排的严密监控之中。

墙上贴着几不准:不准炼功、不准背诵、默写经文、不准书写(纸笔全部被搜走)、不准喊大法口号、不准传播大法、不准顶撞警察,并在墙上贴着诬蔑大法、辱骂师父的标语和口号。劳动场所也有同样标语。大法弟子每天被强制无偿劳动。二十四人挤在仅二十平方左右的空间里居住。没有活儿干的时候,恶警就把大法弟子拉出去站大太阳下曝晒,或在劳动场地强制学员做一些专门用来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东西。

监控的犯人说:你们法轮功最特殊了,这地方除专管你们的几个干部外,谁都不许上这里来,这里由吴副监狱长直接管。我们抽来看管你们或要走都得经吴监狱长批准,为的是断你们与外界的一切接触。到郴州监狱几天后,换洗的衣服、肥皂、洗衣粉、卫生纸等生活必需品都不许拿进住所,在大家多次强烈要求下,才答应。警察黄水清逐个叫大法弟子去拿自己的东西,进门后他端坐那里,叫你蹲下跟他说话,否则不让拿自己的东西。大法弟子问他:中国的法律、法规、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中哪一条规定服刑人员见警察要蹲下说话?你们这是侮辱人格,侵犯人权!黄说:你们站着跟我说话我认为是对我人格的侮辱!郴州监狱就是这样规定的,而且全国的监狱都是这样的。大法弟子说:全国的监狱都这样说明全国监狱的警察都在违法呀!你们为什么要跟着做违法的事呢?

3月24日凌晨4时左右,李学先、曾海其在自己铺上炼功被值班的发现,叫醒了监控犯,强行将两大法弟子按倒不让打坐,几次坐下几次按倒,大法弟子问:我们炼功是锻炼身体,静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养生之法,现代科学也承认对身体有好处,难道这也错了?监控犯说:都是干部强迫我们干的,要不他们就说我们违规,就要惩罚我们,扣我们的分,不给我们减刑,我们这样也是警察强迫的没有办法,我们都想离开这鬼地方。

为此,当日早晨,大法弟子采取绝食以示强烈抗议。3月26日晚,郴州监狱恶警吴副监狱长、狱政科陈科长、教育科恶警李科长、刘岩、黄水清等,将绝食的大法弟子弄在一起。狱政科陈××宣布了所谓几不准,接着监狱长说:监狱是暴力机关,如果继续对抗将让你们感受专政的强大威力,也许郴州监狱严管队的滋味你们还不知道,将让你们尝尝!最后大法弟子李学先要求发言,恶警吴××说:“你们没有说话的权利,不许提出任何意见,只有听从我们的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言语中威胁着大法弟子。

3月27日上午8时左右,恶警刘岩强行叫大法弟子李学先、曾海其、曾胤华三人面壁站立。李学先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刘岩令人将其拉往另一房间用臭袜子将其嘴堵上,再用塑胶贴上,把其双手反铐在背后,又拉到劳动场地强迫他面壁站立。直到下午两点半过后,整六个小时才将李学先体罚解除。

恶警刘岩将李学先喊口号的事汇报到了恶警吴副监狱长。吴马上召来狱政科长陈××,恶狠狠地对陈说:你下午亲自把李学先弄到严管队去,跟严管队干部说就说我吴监说的一定要好好治治李学先,杀杀法轮功的锐气,一定要把他们弄服贴,对李学先每天的情况要直接向我汇报。

下午3时左右,恶警狱政科长陈××,恶警刘岩将连续绝食几天的李学先强行带到严管队。下午5时左右,恶警刘岩说:你们绝食是无用的,想要什么合法权益在监狱里是不可能的,我们将用鼻饲法给你们灌食,叫你们死不了,活不了。

3月27日晚,恶警刘岩把大法弟子弄在一起后说:你们如果想跟我们交谈,想对我们提意见,要什么合法权利,首先你们必须把“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交上来,否则一概免谈。

恶警走后,监控犯说:湖南省郴州监狱没什么出名,就一个严管队弄出名了,严管队由副监狱长亲自管,工作犯都是家里有钱,有势、有干部作后台的,能够按干部的意思整人,打死人不眨眼的恶犯人才进的去,要不然干部都不要你,因为严管队的事就是照干部的意思去打人、整人的。监控犯继续说:湖南省郴州监狱是地狱,严管队是地狱中的地狱,在生活上监区犯人每星期还有些肉吃,在严管队别说肉,菜里连油都没有;严管队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做俯卧撑、蛙跳、引体向上等多种强体力运动的体罚,各种运动的数量一天增加二百、三百、五百、八百……除很短的吃饭时间外没有时间休息。晚饭后不是所谓的训练就是面壁站立,直到晚十二点才能睡觉。如完不成规定数量就被工作犯打。他们打人时干部就故意走开或装作没看见。最厉害的是“背铁板”,就是把打不服的人的身体靠墙固定住,把两百多斤重的铁板用绳子穿好挂在被严管的人脖子上,让你身体不下来,弄得人生不如死。进了严管队,没有被他们弄不服的,在95年,有一天就弄死三个人。

大法弟子李学先被带到严管队后,恶警叫他蹲下说话,并叫他做各种体罚运动,李学先坚决抵制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几名恶犯涌过来,将李学先按住,恶警走过来用电棍电李学先的头,边电边说:叫你清醒点,电了十多分钟后,恶警又叫恶犯将李学先的左右手各用一副手铐铐在窗户钢筋上,把他弄得两脚离地成“大”字形悬吊在窗户上,三十多分钟后恶警才叫犯人把李学先放下,此时手铐已深深地嵌入李学先的双手手腕之中,鲜血直流,筋骨暴露。在此情况下,恶警恶犯仍不放松对他的迫害,还强迫李学先进行所谓的训练,直到晚十点才回房。29日恶犯有意找茬将李学先的脸打肿,十多天肿都未消,打人时恶警故意走开,装做没看见。31日恶警叫李学先蹲下说话,李学先抵制。恶警恼羞成怒叫恶犯将李学先按住,用电棍电李学先的口腔、右太阳穴、右脸部长达三十多分钟。致使李学先上嘴唇80%破皮溃烂,下嘴唇60%被电破皮溃烂,均高度红肿,饮食困难;头部、面部依次有六大处被电破皮溃烂红肿,之后仍强迫李学先进行所谓“训练”。

4月4日李学先的亲人来看他,恶警吴副监狱长不许他们见面。4月7日大法弟子李学先抵制恶警的不合理命令,恶警令恶犯将李学先用手铐铐成“大”字形吊在窗户上,脚趾头点地。从上午八时直吊到晚上八、九点整整十二个小时。年仅二十九岁的李学先在湖南省郴州监狱恶警吴副监狱长的亲自指挥下,在恶警狱政科长陈××、恶警刘岩、黄水清、及严管队恶警恶犯的迫害下,短短几天就被迫害的面部浮肿、血疤累累、上下嘴唇溃烂、饮食困难,双手、双腕皮开肉绽,双手双脚浮肿,全身上下疼痛,行走困难,可是邪恶之徒仍然还在对他继续行恶。

在湖南赤山监狱被邪恶残酷折磨三个月早已伤痕累累的曾海其,转到湖南省郴州监狱后,恶警多次威胁他要将他弄去严管队。

湖南省郴州监狱将大法弟子关押在五楼,其他人上不去,大法弟子下不来,与世隔绝。监狱应有的纪检、检察信箱、监督信箱在这里却没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2/105963.html

2005-05-03: 今年三月十八日,李学湘、邓烨 、曾海其、徐鑫等8名法轮功学员从益阳赤山监狱被转送到郴州监狱进行所谓的“试点”工作。郴州监狱教育科专门成立一个“教转队”对8名法轮功学员强迫洗脑、强行转化。24名犯人对8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全天24小时的监控,对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进行监视,并作记录。如不服从就送入严管队进行体罚。李学湘等人被送入严管队,受到许多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据说郴州监狱进行这次“法轮功转化试点”,是为了接受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赤山监狱曾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数百名学员亲人联名起诉,其恶行被曝光后,现在他们又把学员分散到各地进行迫害洗脑,搞什么“试点”工作,其行为更为狡诈、邪恶。

2004-07-05: 大法弟子拒绝下蹲报数 湖南赤山监狱恶警狂施暴力

(为曾海其等功友因拒绝向狱警蹲下“报数”、“喊报告”而被副监狱长资炜等恶警长年累月毒打、电刑、吊铐而作。)

歌曲背景:赤山监狱从2002年起制定了一个土政策:坐牢人员和任何狱警谈话时须先喊“报告”同时蹲下来说话,说完后须经同意才能站起来离开;所有坐牢人员出工收工经过“犯人生活区”大门口时,必须列队向狱警一个个蹲下来报数。犯人们认为有人格侮辱,但敢怒不敢言。大法弟子一直坚持抵制,结果长期以来每次都遭到狱警们疯狂的电棍电击和长年累月的吊铐。

最典型的是:(1)03年4月29日,六监区熊宏宇在向中队长庞赤峰要求休息一天时,庞令他蹲下来“请假”,熊不从,庞便毒打,拖他入管教办后,恶警银虎人把他踩倒,飞起一脚把一盆硷水踢向他眼睛,使他住院数天,一个月后视力仍模糊,因他“不保证”下蹲就又吊铐了他15天。(2)03年5月5日晚,五监区曾海其、吕松明在大门口拒绝下蹲报数,资炜带十余名恶警对二人毒打、电棍电击,后又拖入操坪踩住二人跪倒,开“现场批斗大会”。6月,曾海其因同样理由被“特警队”捉去捆住电击了近1个小时。从5月5日到7月,资炜以此把曾海其在烈日下吊了近三个月。因曾海其一直不服,04年3月1日起又被资炜下令关入“严管队”三个月,每天進行长达18小时的体罚、刑具和吊铐,受尽折磨。(3)03年10月22日,六监区李学先因同样理由被副教导员程陈等人用电棍电击了近一个小时,当时为了强迫他按规定姿势右腿退后一步蹲下,重点电击他右半身,此后李一直右半身麻木疼痛,炼功后好了,但每天被迫十二、三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务,又使麻木疼痛经常发生。(4)03年5~7月间,二监区曾胤华、三监区陈阳因此在生活区大门口被资炜带狱政科恶警多次毒打、电棍电击。(5)03年3月,一监区李逢春因此被管教办恶警(名字不详)毒打、电击,并禁闭15天。

由于大法弟子坚决抵制并不断讲清真象,大部分狱警已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资炜却死死的抓住这一非法土政策不放,常常亲自在大门口“堵人”:电击不下蹲的大法弟子,并至今在折磨曾海其。

2004-05-28: 大法弟子李学先在湖南省赤山监狱受到的迫害 ......

2004-01-04: 湖南沅江赤山监狱有七个监区,其中三、五、六、七监区是搞劳务的,也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监区。监狱将大法弟子送入这些监区進行折磨。何谓劳务?就是做手工活,如串凉席,把一块块竹片串起来成凉席,还有做布洋娃娃(做小兔、小马等,这些都是一个韩国老板加工出口销世界各国),还有磨人造宝石,监狱则用这些收入发奖金。

一般是十二、三个小时才能完成他们规定的工作量,做得慢的要做十五、六个小时,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完不成任务就用电棍、吊铐、拳打脚踢,或罚站、罚蛙跳、罚俯卧撑,达不到要求就打。刑事犯人默默忍受这种折磨,因为他们图减刑。长期折磨下,犯人们积劳成疾,患肺痨病的日益增多。2000多人的监狱,就有200多人患肺病。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抵制这种迫害,最近发生在六监区迫害情况也是相当凶残的。

六监区教导员任飞原先答应大法弟子李学先每天完成600粒宝石磨制,以后不再加任务了。李学先每天要干十二、三个小时才能完成,但在10月22日,他所在的中队又加他任务,他从早6点多干到晚上9点,新加的任务无力干下去了,便在车间休息,被大队长庞赤峰看见了,逼他去完成新加的任务。李学先拒绝了,他知道他们的任务是永远也完不成的,今天完成了明天又加,明天完成了,后天还得加,他们的手段就是不完成任务不让回监房睡觉,或者用刑具、吊铐是家常便饭。刑事犯人说这种做法起于 99年。八十年代还是八小时工作,星期日休息,现在是一个月休息一天。已引起了刑事犯人们极其仇视××党、恨社会,一旦释放就要报复社会,这也是江××反人类、反社会的罪行的结果。

李学先拒绝蹲下讲话(监狱规定:与干部讲话要蹲下或半跪式),庞赤峰强按也不成,副教导员程卫东、中队长邱辉、中队指导员姚奇齐上扳手踩脚,李学先也不屈服,程卫东便取来高压电棍电击李学先的小腿,仍不蹲下,四恶人就脱掉李学先的衣服,全身乱电击,李学先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刑事犯人围观,恶警程卫东将电棍挤入李学先的口中放电近十分钟,满口电火花,抽出后李学先仍然喊着口号。全车间刑事犯人停工观看,议论赞叹李学先。四恶警怕影响大,拉李学先到车间大门外,恶警任飞来后问他配合穿衣否?他说:“不配合。”四恶警又打又骂。李学先说:“你们违反刑法、监狱法41条。”四恶警反复电击,李学先坚持不下蹲,邱辉就取长凳,压李学先的小腿,李学先不从。折腾一个小时后,恶警任飞将李学先吊铐,从10月 24日起每天吊铐在车间窗栏上15、6个小时,晚上铐睡,不准和犯人说话,一直到写稿日11月11日,仍被如此迫害。

2003-12-11:  李学仙,27岁,中建五局职工;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沅江赤山监狱.

2003-08-03: 湖南大法弟子李学先,26,中专,家住郴州嘉禾县坦坪乡,入狱时间是2001年2月,非法判刑7年。

从2002年6月--10月每天几乎24小时被限制于10平方米的睡房内,3个犯人轮流对其值班,学法、炼功即被强行阻止并殴打,干警、犯人经常向其读攻击大法的资料,强迫看造谣攻击大法的录像。经大法弟子不断正法与正念清除邪恶,11月份开始打扫适量卫生,可在本监区内活动,不再被人专职看守。

郴州 嘉禾县联系资料(区号: 735)

2017-03-07:迫害湖南嘉禾县李尚英、李雄英责任机构信息补充:
新田县公安局:
陈陶华 副局长 18007466188
罗诗佳 副局长 18007466199
唐文凯 副局长 18974603057
谢春林 副政委 18007468777

新田县检察院:
蒋长春 检察长 13907464863
周艳芳 副检察长 13874696958
陈运周 副检察长 13807463961
彭雪凯 副检察长 13874699398
刘 鲲 副检察长 13807463580

新田县法院:
欧阳韶勇 院长 13974679866
郑 霞 副院长 13973479808
王鸿波 副院长 18974696690
蒋晓春 副院长 13207466567
谢众勇 副院长 13174269377
刘小庚 审委会委员 15388929238

2016-11-30:
迫害湖南嘉禾县李尚英、李雄英责任机构信息:
湖南永州 区号 0746
新田县 政法委电话 4712165
龙军 书记 139746930314783987
杨石昆 副书记 139074663284720666
郑立旺 610办主任 135746381884718610
郑晓新 副书记 13787686212
新田县公安局 13974692561
蒋纯铁 县公安局长 136074690284999668
何军湘 政委 180074693334719398
唐崇盛 国保大队队长 180074663394728153
李 芳 国保大队教导员 18007466187
李朝廷 看守所所长 189746078894722323
陈亚军 看守所教导员 1800746790
谢新伟 拘留所所长 18007466796
罗爱华 拘留所教导员 18007466362
2016-11-27:
现提供相关迫害机构的信息:
湖南永州 区号 0746
新田县 政法委电话 4712165
龙军 书记 13974693031478398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大法弟子李学先在湖南省赤山监狱受到的迫害
 
湖南省赤山监狱六监区又名赤山监狱“宝石大队”(含两个中队)是该狱最艰苦的地方,在这生活首先得面对每月100元基本生活费被变相剥削部分后所带来的极低的生活水平及极低的饮食卫生标准。《监狱法》所讲的维护健康的权利根本无从谈起。在这生活8个多月了,每天早餐极大多数时间吃的是又臭又酸的酸菜,酸菜因洗得不干净而且经常能闻到臭味且油少,偶尔还伴有几粒砂子,让人难以下咽。中餐、晚餐吃的是萝卜、白菜等菜不是油少就是量少,每周二、五各吃一次肉有时还看不到油,有时拿红薯当菜且不削掉坏皮等等,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李学先所在组有一次吃肉还发生了一起哄抢事件,起因是有个犯人菜少见到好菜便哄抢起来了。哄抢菜事件之后,有个别犯人跟李学先讲:幸好你没去抢,要不法轮功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又为法轮功争了光。李学先对他笑了笑,平静的告诉他:“你放心,任何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去抢的。”同时感到在一件小事上大法弟子的一点基本礼节,生活规范就把别人对大法弟子的看法改变了。

刚到六监区时环境非常不好,组里个别犯人和值晚班的事务犯对李学先很不友好,李学先只是跟他们讲真象,值班的事务犯对李学先挺凶的,有一天早晨李学先炼功时,他進来打了李学先两拳,李学先善意的告诉他打人是不对的,他还想动手,后被吵醒的同室友拉开了,李学先找干部反映情况,干部不搭理,那事务犯的气焰更嚣张了。又一天早晨他把李学先叫到电视机房问李学先该怎么办,然后朝李学先脑上打了几拳,李学先制止他后想不能任干部纵容他行恶了,早上李学先吃饭出工后便坐在车间休息,打算干部如不严肃处理这件事,李学先便绝食、罢工抗议。中队长庆赤峰找到李学先问明情况后想用主管改造的任飞教导员不在来推脱、搪塞这件事。李学先坚持要找任教,他只好作罢。工休时李学先到管教办找到了任教,说明情况后他答应处理这件事,后来给这个犯人记了个警告,这个犯人也便收敛了许多。其实这不是李学先真正的目地,所以平常见了面李学先还是主动跟他打招呼,有时他做劳务拉单边(灯泡)李学先便在一旁帮差做点,边跟他讲真象,结合政府对“非典”的掩盖及对“非典”虚假的报道谈江氏政府蒙蔽世人的虚假宣传。他有时也不清醒,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值班的犯人中又来了一个打人更凶的,李学先听了也不当回事。只是平静的告诉他,我将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他似乎被制住了,也没多说什么,后来他用“五不难”(指极好的朋友)来称呼李学先,李学先想他清醒的那一面应该明白了大法的好。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