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市法制学校,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 >> 任海全, 男, 3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张家口市沽源县白土窑乡后山村
有关恶人: 村书记卢玉宝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5-0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任海全 张進英(张静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23: 河北张家口法轮功学员温宽、任海全和裴玉河被劳教迫害
张家口被非法关押在玉宝墩劳教所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崇礼县法轮功学员温宽、沽源县沽源县法轮功学员任海全,和沽源县平定堡镇法轮功学员裴玉河。

现了解到的情况是,玉宝墩劳教所并不想收,原因是法轮功学员绝食、身体出现不适还得请医生。现在是县里花钱送。请家人赶快联系同修到劳教所要人。

蔚县法轮功学员张凤金、严翠英、高玉香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4286.html

2011-07-14: 河北省沽源县任海全被绑架到张家口市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凌晨三、四点钟,河北沽源县白土夭乡副书记任强和乡派出所所长门路广等五、六人破门进入法轮功学员任海全家,将熟睡中的全家惊醒,强行把只穿秋裤、光着上身的任海全拽起,绑架到车里,当天送张家口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凌晨三、四点钟,河北沽源县恶人恶警在绑架县城法轮功学员、开发商裴玉河的同时,白土夭乡副书记任强和乡派出所所长门路广等五、六人,来到白土夭乡后山村法轮功学员任海全家,破门而入,把脱衣熟睡的任海全一家吓得大惊失色。他妻子还以为遇到了抢匪来抢钱呢(最近当地有传言),加上没穿衣服害羞,竟然连灯也没敢开。

这些“劫匪”把只穿秋裤、光着上身的任海全拽起,把他的胳膊扭到背后,强行绑架到院门外的车里,当天就送到张家口市洗脑班(市玉墩桥附近)迫害。

任海全的家人到几里外的乡政府要人,乡里已经没人。他的老母亲在乡政府院里哭了一天,悲痛欲绝,回家后,不得不输起了液。

任海全家以种菜为生,再过十来天,就该卖菜了,可是他却被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绑架走了。家里的主心骨和主要劳力被劫走到几百公里之外,一家人以泪洗面,生活没有了着落。

这些形同“劫匪”的政府工作人员,也知道他们干的事是见不得人的,所以也都是凌晨作案,严重地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利,愿有良知和正义的世人伸出援手,共同抵制这无端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4/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3915.html

2010-07-07: 河北沽源县数十警察围攻善良农民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河北沽源县几十个中共警察闯到白土夭乡后山村,欲绑架法轮功学员任海全到张家口洗脑班迫害。任海全及亲友极力抵制,双方僵持七小时,最后警察无奈退去。任海全被迫流离失所。

六月十一日中午,沽源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非法组织)人员、白土夭乡副书记任强、乡派出所所长门路广、后山村书记卢玉宝等七、八人,开车闯入沽源县白土夭乡后山村,企图将刚刚从地里干活回家的任海全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的非法私设监狱)。

任海全奋力抵制,任海全的老父亲使劲往回拽儿子,老母亲则躺在警车轱辘底阻止绑架,旁观的村民对此恶行议论纷纷。这帮人见带不走人,又怕惹起民愤,只好打电话向沽源县政法委书记张志清请示,张志清又命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占有带刑警队前去增援。

警察人数徒增,县里和乡里出动了近三十警察,在任海全家门口停着五、六辆车,气氛越来越紧张,任海全悲愤地喊:“把我带走也是迫害死,不如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说着就低头向院墙撞去,把墙撞了一个坑,之后又拿起砖头敲自己的头,顿时头上鼓起了几个包;看这些警察还不罢休,任海全被逼得从家中拿出菜刀,站在院子里,激愤地说:“你们再逼,我就割腕死给你们看!”[编者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常人的一些做法虽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险,容易真的伤及生命。作为法轮功学员,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人们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面对这位血性汉子,这帮警察暂时退了出去。可是,迫害者仍不死心,几十人在任海全家院门口外竟然打起摊儿来,在树底下摆起了酒菜,酒足饭饱后,就摔起啤酒瓶。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兴师动众地围攻上来。

看着这些中共的“暴力机器”一步一步逼近自己,任海全翻身上了自家的房子,并警告警察:“你们要再逼我,我就从房上跳下摔死!”有警察扬言要上房抓人,被家人喝住:“好好的一个人,被你们逼成这样,真出了事你们承担得了吗?”

就这样,房上,房下,双方僵持了两、三个小时……直到晚上七点左右,这帮警察才在村民的注视下无奈撤走。

但大约一个多星期后,这帮警察又开车闯到了任海全正在干活的菜地,图谋再次进行绑架,幸被任海全事先发现,及时离家出走,至今不能回家。

任海全,一位英俊的中年农民,修炼法轮大法后,拥有了健康的身体及和睦的家庭。他以种菜为生,同时还在村里开了一个电焊摊,因价格公道,干活不糊弄,心眼儿好,在村中的口碑非常好,村民们都愿意找他干活。有一次,一个来干活的人落下了五十元钱,任海全亲自给人家送了回去。这样一个好人,现在竟然被中共逼得扔下赖以为生的活计,别妻离子,有家不能回。

任海全因修炼法轮功,曾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宣化县样台村洗脑班(所谓的“法制学校”)迫害达一年半之久,并多次被县、乡中共人员无故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7/226565.html


2010-06-27: 沽源县白土夭乡法轮功学员任海全被骚扰和绑架

自从上海世博会召开认来,河北省沽源县白土夭乡法轮功学员任海全多次遭到了非法骚扰和绑架。

6月4日这一天,乡政府书记任强和派出所所长门路广伙同县610不法官员,一日两次非法闯入任海全家恐吓逼迫其写所谓的‘保证书’,如不写扬言强行绑架,任海全借机走脱,后又四次被绑架,至今任海全有家不能回。

法轮功学员任海全,今年39岁,心地善良,忠诚老实,性格内向,乐于助人,修炼大法以后更是时刻按照‘真善忍’做人,这样的好人不让做,要么转化,要么绑架,真不知道要把他往哪里转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7/226046.html

2008-10-12: 张家口市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河北省张家口市“法制学校”(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

张家口“法制学校”(洗脑班)始建于2001年12月,地址在张家口市沙岭子(宣化区河子乡样台村,俗称“片地”),“校长”周连治;2004年4月,“校长”鲁明东,“副校长”樊泽智;2006年11月份迁到张家口市劳教所院内(张家口高新区姚家坊镇)。2008年3月,“校长”杨建峰。

截止到2008年6月底,张家口法制学校(洗脑班)共迫害过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所进行的迫害手段有:电击、灌食、长时间不让睡觉、冬天绑在树上冻、单独关在屋内用大木棒压住两条腿双膝跪地,三四个酒鬼用木棒毒打、拳打脚踢、长时间罚站、扇耳光、用手铐铐在暖气管道上、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及邪书等。

其中一位赤城县叫张聪慧的不满十八岁的女大法弟子被洗脑班迫害致精神失常。

沽源县白土窑乡任海全夫妻俩被非法拘禁整整19个月,遭威逼迫害、强制洗脑转化。后来在村民的声援下,到2006年4月才被放出来,还被恶人勒索了1000元。

怀来县土木镇六十六岁的大法弟子刘玉书2004年3月被怀来县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至今,达4年半之久。

涿鹿县西二堡乡六十岁大法弟子许玉祥于2004年3月被涿鹿县邪恶之徒送到洗脑班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被关押至今,达4年半之久。2004年9月,洗脑班进行所谓的“攻坚”战,15-20天时间。(强制迫害转化大法弟子,六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老许遭受长时间的罚站等迫害。

2005年 3 月9日,许玉祥被当时的副校长樊泽智拳打脚踢、扇耳光、辱骂、长时间铐在暖气上等迫害,致使老人一个星期下不了台阶,走路必须人扶着点。2005年4月,许玉祥又被刘佳、孟新星用手铐铐在暖气管道上达13个小时;2008年4月由于炼功又被新上任不久的校长杨建峰谩骂、煽两个巴掌,用拳头打胸部,跌倒后起来再打,连续三四次。

现在两位大法弟子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希望涿鹿、怀来绑架两位老人的人员,把两位老人接回家,让他们也享受天伦之乐,安度晚年。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也希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再迫害无辜的好人了,为你们的将来与后人积点德吧。

同时也希望洗脑班的所有人员,赶快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未来。你们也有善的一面,权力是别人给的,良心是自己的。真的希望你们都有一个未来。

(以上曝光不含2008年7月邪党利用奥保关押70多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2/187552.html

2006-06-21: 任海全夫妻经历19个月折磨
沽源县白土窑乡任海全夫妻俩被非法拘禁整整19个月,遭威逼迫害、强制洗脑转化。后来在村民的声援下,到2006年4月才被放出来,还被恶人勒索了1000元。

任海全夫妻俩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轻气爽,不仅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思想也得到了净化。在村里,处处都要求自己当好人,碰到问题先找自己哪里做错了,和村里人的关系相处的很好。一家三代人,相处和睦,敬老爱幼。

2004年11月1日任海全夫妻正在家里,被人骗到大队部。任海全一進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遭县610恶人武宜宾扇两耳光。任海全夫妻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也不听,县610来人让大队里的人给他俩办洗脑班。第二天,任海全夫妇绝食抗议。第三天,村书记鲁玉宝奉县610命令,将他们绑架到宣化区河子乡样台村法制学校(邪恶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手续。

到了洗脑班,任海全妻子当时喊“法轮大法好”,遭到恶人们用电棍击。在强制洗脑期间,不让与大法弟子接触,还将任海全妻子关“禁闭”长达两个月。一天洗脑班的人怀疑他们有大法资料,恶人扇他们耳光。任海全因为背大法,被恶人搧耳光,电棍击,威逼转化,强行洗脑。难道让这些好人转化成坏人吗?邪恶洗脑班还让村里出两名所谓“陪教”,每人每天20元,这些钱都让村民负担。

任海全夫妻俩被非法拘禁整整19个月,后来在村民的声援下,到2006年4月才被放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130945.html

2006-01-19: 任海全、张静英在张家口洗脑班受迫害
大法弟子任海全、张静英(三十五岁左右)夫妇二人,系河北省张家口市沽源县白土窑乡人。他们上有一年迈的老人,下有七岁的孩子无人照顾,生活又十分拮据。因坚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第一次被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位于宣化县阳台村)迫害8个月之久。2004年11月份因为不放弃修炼大法又一次被强行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至今已达一年零两个月之久)。

当时张静英拒不下车,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数次,但她仍然坚定正念,绝食数日,以抗拒共产邪党剥夺人的信仰自由权和非法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又被野蛮灌食迫害。任海全、张静英夫妇因抵制邪恶的迫害,一次又一次遭到不堪入目拳打脚踢等非人待遇。一次,张静英正坐着,女恶警张晓文走到她面前呵斥到:“别练了,还练甚么呢练!”张静英没有动,只是在那坐着,女恶警张晓文随手两记耳光打到张静英脸上,嘴里还喋喋不休的骂着脏话。

他们不仅身体上受到百般折磨,更严重的是精神上、心灵上受到了无端的摧残。在那里他们没有一点自由,抬头看见的只有共产邪党摧残信仰者的铁窗、电网、手铐、电棍、监控装置等。每天只能在规定时间内出去上厕所、晒一小会太阳。张静英每天受到摧残迫害,都以慈悲的胸怀善待行恶者,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体现了“真、善、忍”的美好。

一面是亲人盼归,一面是良心的天平。在一般人都应拥有信仰自由和尊老爱幼的时候,他们却只能二者择其一。真善忍到底有没有错?当好人为何还要被抓?希望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士,在对共产邪党迫害大法的认识态度上有一个明智的选择,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9/119018.html

2005-10-23: 河北省沽源县任海全、张進英夫妇遭迫害至今
河北省沽源县白土窑后山村大法弟子任海全、张進英夫妇,修炼法轮大法后拥有了健康的身体、高尚的道德、纯洁的心灵、幸福和睦的家庭,大法使修炼者受益无穷。没想到,99年7.20 ,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疯狂的打压、迫害。任海全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到北京和平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结果任海全被劫持押回沽源公安局。被拘留数天,勒索现金300元,而且就因此成了村、乡、县、市对他一次一次迫害的借口。

2000年10月,乡长冯宝贵知法犯法,带人闯入任海全家,非法抄家,砸烂组合柜的玻璃,撕破房屋顶棚,掀起炕板,翻箱倒柜找资料,还将法轮功创始人的像摔在地上,恶狠狠的用脚跺,并口出狂言谩骂、诬蔑、侮辱大法。冯宝贵带头毒打任海全,他的司机也受其影响对任海全大打出手。他们还强行在任海全家中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逼迫任海全交300元的买画费,

2000年10月任海全夫妇在家中被县610无缘无故抓進洗脑班迫害12天,由于他们坚定自己的信仰,不愿放弃修炼真、善、忍,曾遭到洗脑班恶人张占兵的毒打和谩骂,并被敲诈100元。

2001年,任海全给焦兰兵的妻子几张真象资料,被焦兰兵告发,村主任杨茂清又举报到乡里。县公安局孟宪贵带人将任海全抓走非法拘留14天,敲诈勒索现金250元。

2000年正月十八晚上,乡长冯宝贵等人又无故将任海全夫妇抓走非法关押15天。期间,冯宝贵、村书记卢玉宝、村会记宗海又打又骂。任海全夫妇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送张家口洗脑班迫害5个多月。2004年8月左右,村书记卢玉宝以每人每天5元钱雇用张来兵、王占云、陈秀云监视任海全夫妇。监视期间,任海全夫妇不断受监视人及村主任杨茂清、村会记宗海等人辱骂、骚扰,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和应有的尊严。而监视的费用却由村民负担,以此挑起村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

2004年11月1日,任海全夫妇又被无故从家中绑架关押在后山村的学校里。11月3日,被送進宣化县西样台村洗脑班(所谓法制学校)迫害,至今未放。村书记卢玉宝让他两个亲戚陪住,每人每天20元报酬,而这些钱也让村民负担。由于时间长,花费数额巨大,摊在村民身上的就更多,就更易挑起村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

任海全夫妇年仅六岁的孩子只能靠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他们承包的七亩地也靠二老耕种。二老度日艰难可想而知。可是村委会、乡政府还多方刁难,歧视他们,国家退耕还林的8000斤小麦至今未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3/112981.html

2005-05-02: 河北沽源白土窑后山村大法弟子任海全夫妇二人被送张家口洗脑班无限期被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张家口 宣化区(市法制学校,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8-07-30:宣化区政法委:
书记黄强0313-3238073

宣化区法院:
副院长张晓屈
法官张耀武0313-5973687(主管迫害申利清案)

宣化区检察院:
邪党副书记赵磊
副检察长刘强
公诉科:检察官任源铭(主管迫害申利清案)
批捕科:0313-7966629
公审科:0313-7966656

2018-07-02:宣化区政法委:
书记黄强 办03133238073

宣化区法院:
副院长张晓屈
法院主管申利清案法官张耀武 办03135973687

宣化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王正杰
邪党副书记赵磊
副检察长刘强
公诉科:主管迫害申利清案检察官任源铭
批捕科:03137966629
公审科:03137966656

2018-04-19: 宣化区检察院:
地址:张家口市宣化区杨公祠街6号,邮编075100
批捕科检察官 闫艳:0313-7966629
宣化区国保大队队长王国栋0313-3049013、13903231213
610主任李兆国0313-3238073、13933763868

宣化区南关派出所:
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车站北路3号,邮编075100
电话:0313-3049159 指导员 宁海滨
河北省张家口市看守所:
电话:0313--4056883
所长:崔卫东 03134021947、03134061385

2018-01-25:宣化区南大街派出所:
主要迫害责任人
教导员李文景0313-8376345(家用) 、13323031220
张家口市中级法院:
地址:张家口市桥东区建国路29号,邮编075100 院长王靖0313-2055901
办公室
立案庭:
张宏权 2013508 13933753376
陈 厚 2013208 13623360990
王中平 2055973 13603131388
黄世国 2055953 15003236139
焦 青 2055953 13373030071
梁 钧 2055973 1503139515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0-06-27:
白土夭乡政府书记任强手机号码:13731380338
派出所所长门路广手机号码:1383336583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