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桦南县 >> 商锡平(商喜萍,商希平,商希平,商西平), 男, 53

商锡平(商喜萍,商希平,商希平,商西平)
任派出所长时的商锡平黑龙江桦南大法弟子商锡平2005年9月被绑架,2005年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今一直在监狱遭迫害。
个人情况: 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
拘留时间: 2004年9月30日晚5点
有关恶人: 恶警宋殿林、郭俊林
迫害情况: 被判刑10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3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商锡平(商喜萍,商希平,商希平,商西平) 程淑杰(程树杰)

迫害前,孙继宏和谐的三口之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20: 遭14年冤狱折磨 三级警督信仰不改
法轮功学员商锡平,曾任黑龙江省桦南县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曾六次被非法拘留关押,劳教一次,判刑两次,累计被非法关押长达十四年。为了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为维护法轮大法的尊严,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商锡平走出那地狱般的牢狱后,他深知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他每月都坚持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望身陷冤狱的妻子,关注妻子被迫害状况。被中共迫害分离了十六年的夫妻,在二零一七年终于团聚了。

商锡平,男,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生。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在派出所工作期间,商锡平看到单位同事有一本《转法轮》书,翻开看一看,当看到《转法轮》中的〈论语〉时,生命得到震撼,知道这是一本宝书,而后就建议妻子学。当时最粗浅的认识就是,学这本书按真、善、忍做,一能祛病健身,二能提高心性、不记恨、宽容别人做好人。

通过修炼法轮功,商锡平变得善良、宽容、真诚。在修炼法轮功期间,被连续三年评选为全公安局个人“标兵”,成为了社会、家庭中公认的好人。以前长达十几年的胃病,血象白血球偏高,经常迷糊,有时昏倒造成身体严重摔伤。多次医治无效果。修炼法轮功后,体检中一切都正常了,而且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一、多次遭绑架,被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秘密地下室做人体临床试验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遭受多次非法关押。九九年十一月被监禁在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看守所十四天。期间多次威逼,强迫要求放弃修炼、写保证。都没有达到目的。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因为去北京上访,商锡平被当地公安机关强行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关押。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六十六天,强行收取他与妻子六千元保金。(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十月商锡平再次遭骚扰,被强行关押四天,绝食后释放。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在当地公安的威逼、监视、跟踪、无法正常生活下,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商锡平在北京饭店吃饭时,被德外派出所绑架,(当时同遭绑架共十五人)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后因绝食抗议拒绝打针输液。被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地下室。进入北京公安医院,警察把商锡平劫持到电梯里,他们用监控指挥商锡平,他就一个人随着电梯走,到了地点电梯停下,然后监控人员说你出来吧,出来后看见一个大铁门(有二十多公分厚)缓缓打开,监控人员说你可以进来了,进来后说把衣服脱了、脱的一丝不挂,前面有个秤上去称一下,头上面有衣服拿一件,把你的衣服放上面。然后进入室内,没做任何登记,进屋就扣在床上不让动弹。室内有三个人都铐在床上。

被劫进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后,每天有医护人员临床监管、用药、输入液管,每天长达大半天,医护监管人员,每天询问有什么反应,然后作记录。给其他犯人打针用的是什么药也不知道、也不说,也不让问。

通过这里人员的种种行为,商锡平意识到这里是人体临床试验场所,该医院地下室为人体活体试验,新生产的药物临床试验点。通过公安提供“犯人”做人体临床试验。因为当时商锡平正在绝食期间,后来她们认为此人目前身体状况不佳,试验达不到“效果”,医护人员就把药撤了。

一次临床监管的医务人员要给商锡平作穿刺试验,想研究研究二十多天不吃饭什么样?商锡平没有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天商锡平与医护人员聊天,说出去(出监室)走走看看,医护人员说:你别想跑,这里是地下十一米深,没有通道。这时他看到被关押的监室标牌是第十一病区。

二、再落虎狼窝,在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

在北京公安医院秘密地下室关押迫害、做人体试验近一个月后,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当地桦南林业局公安人员将他劫回。他又被送进当地医院加重迫害,绑大扁担强行灌食,被铐上脚镣。恶警利用强迫、威胁、恐吓等手段欺骗家属帮摁压、捆绑、强行打针输液,四个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时看押,在他生命垂危时依然不放人,反而找来一帮思想邪恶(已经转化)的人每天对他强行洗脑,致使他间断出现抽搐、昏迷、休克状态。

在绝食抗议32天后,商锡平开始进食,不法人员就迫不及待的将他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不收,不法人员找商锡平妻子(已经释放)利用强迫、威胁、恐吓、敲诈的手段勒索钱财。因为当时他们没有钱,宋殿林(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地区公安国保副科长)就在拖欠商锡平的工资内(98年拖欠)强行扣除二千元钱贿赂劳教所,已达到劳教的目的。

在桦南林业局看守所关押期间由于坚持炼功,商锡平被看守所所长(韩树华)扣上脚镣,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商锡平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劳教,才把脚镣摘掉。

被送往佳木斯劳教当天,商锡平就被押入“小号”,因不坐漆包线轱辘小凳,(所谓的塑料凳子,圆的,能有二十公分宽二十多公分高,凳子面上都是二公分的格子)他不坐。被恶警刁××、王三(副队长)、李玉芳等四人暴力将他摁倒铁椅子上,关押库房五天五夜。商锡平不背监规,不配合他们的任何指示,警察就气急败坏的指使犯人每天开着窗户点着灯,放蚊子咬。

当时有一个叫秦正永(音)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整天坐在那,一天天不让动弹,屁股都坐的往出淌血都结不上痂,整天是血淋淋的,坐了不知道多少天。

有一天商锡平从小号回来,他们正在挑红小豆,看到法轮功学员邵殿印,喝水时,把水捅放在窗台上自己蹲下来喝水,商问他:你怎么了?邵殿印说:被他们打的。商说:打成这样还干活,不干了躺下,我去找他们。这样商就叫大队长刘红光。刘就叫医生来看,医生问怎么搞的?邵不敢说,商说:打的。刘问:谁打的?商说:杜红军(包夹人员)他们。医生说:打成这样,抬医院看看。后来经过诊断是开裂式骨折。

商锡平坚持炼功,他们又将他铐在地上的暖气管上,长达二十三天之久。同时遭到各种酷刑和精神迫害,铐在弹簧床上,人躺在床上,胳膊在上面绕过床头,胳膊被抻到床头下面的横梁上铐住,由两人看管。五天后。又强制商锡平坐在铁椅子上,二十四小时不许合眼,合眼睡觉就打嘴巴子,捅耳朵,并不停的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影像。长达十几天几夜的痛苦折磨,导致商锡平失去记忆、休克状态。

在佳木斯劳教所,队长刘宏光指使恶警刁某某、李玉芳、王三(副队长)把他按倒。日期不记得了,他们围着用脚踢并毒打,脸皮被踩坏了。无论打的怎样,商锡平心里都坚守着对大法的信念。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从早晨三点多到晚上十一点坐小凳,不许闭眼睛。他与法轮功学员因要见劳教所领导反映情况,被大队长刘红光说成违反所纪,强行蹲小号,他被七、八个恶警摁倒在地上用脚踹,强铐了五天五夜不许睡觉。

商锡平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折磨,到释放日当天副队长王三说:你被加刑一年半,商说:你们说的不算,我今天必须回家,心里说:我师父说了算。这样他们吵了起来,大队长刘宏光听到吵吵声,叫他们过去,了解一下情况,问王三加期票子在哪,王给了他,刘就撕了说:放人。说:三个月前你家人来接你就放你了。走!走!走!赶紧走人!

商锡平出劳教所后却又被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

三、被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十年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跟以往一样,商锡平夫妻正常经营水果店。刚进屋不久,紧随其后就闯进来五、六个警察,有宋殿林、郭俊林、任永杰和新林派出所的,把商锡平夫妻堵在屋里强行搜店,把店里的大法书籍全部拿走,然后就拽他上车,商锡平极力反抗不上车,说我们没有犯法,可是那些警察不管你有理没理,就是强行把商锡平夫妻押进车里带走。押到派出所。他们在小店里乱翻,搜走了几本大法书籍和所谓的法轮功资料,开的小店内的钱被洗劫一空。

商锡平夫妻的“案件”被移送到检察院,检察机关没做任何调查取证就移交到法院,法院对夫妻俩进行三次开庭审理。在前两次公开审理时,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商锡平、程淑杰夫妻均以无罪胜诉。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第三次开庭时,法庭强行对商锡平夫妻非法判刑:商锡平四年,程淑杰一年。程淑杰家人质问程淑杰为何被判一年,法庭人员的回答竟是:“谁让她是商锡平的妻子”。

商锡平被非法判四年刑期,在桦南林业局看守所关押期间,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走脱。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鹤岗他再次遭绑架,被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受尽酷刑。鹤岗向阳分局刑警队的高春风、修龙南是所谓直接办案人,两恶警将商锡平带到向阳分局刑警队酷刑折磨:将他按坐在地上,双手抻开固定绑在铁椅上,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吃喝;用塑料袋将商锡平的头套上,使其窒息休克后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后一个人站在商锡平的双腿上踩着不让动,另一个拿洗衣板打商锡平的双脚,两人替换打,洗衣板打碎几块,又拿一块木板打,两恶警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也没地方告”;两恶警还用铁锹把的丁字头打商锡平的后脖颈、下身及各关节。两恶警一直打了三天两夜,最后把商锡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盖骨被打碎。

九月二十六日商锡平被迫拉到鹤岗市中医院检查,拍片确诊是膝盖骨损坏,三个月不能走路。商锡平被拉回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见商锡平不能行走就让脱衣查看,看见他下半身全都是青紫色,连看守警察都说:“怎么给打成这样?”当时在场的还有多名警察目睹了这一惨景。看守所当时不收,后来了一个副局长说了什么,才收留。

在法庭开庭时,商锡平简单陈述自己被刑讯逼供的过程,法庭人员不让说多次被打断。他的膝盖骨被酷刑折磨时挫伤,不能行走长达三个多月。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参与迫害的恶警担心他落残疾留下证据承担责任,迫不得已的领他到鹤岗市中医院拍片检查,确诊是膝盖骨挫伤,有据可查。

二零零六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迫害关押7天,关押期间他拒绝干活,后被转佳木斯连江口监狱,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又秘密转到呼兰监狱。

四、黑龙江佳木斯连江口监狱的罪恶

商锡平在佳木斯连江口监狱关押期间,监狱狱警淘英勋(五监区中队长)找到商锡平让他出工干活,他当时想到的是师父讲的法,他说:我死了也不会出工的,我站着这么高,躺下还是这么长。他的坚定信念使恶人惧怕,七、八年监狱再也没有找过他出工。

再有一次是大队长找到商锡平,说是让他戴犯人名签,大队长说你只要用烟盒写一个就行,只要你戴别人都会戴。队长说;省监狱局来检查,省里规定不戴不行,来检查时你只要比划比划就行,不用戴。商说:你这是对法轮功的侮辱,歧视。不戴。(当时室内有六、七个警察)队长非常气愤地说,还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话,你们都出去,人出去后队长又问他戴不戴,他说不戴,队长就打了他三拳两脚,当时嘴角出血,让进来的人拉开。队长说:我打你不是因为别的,你太气人了,十多个人你不给我面子。我今天打你了,你可以去告,这是纪委电话。

一天一个法轮功学员要往家里打电话,刚刚出去一会就回来了,商问他打完电话了?他说没让打电话,商问为什么?他说:监狱不背监规都不让打电话。商听说后,说,我去看看,去了之后,是不让打电话,商就问谁不让?看电话的警察说施振明(已经遭报死亡。此人极其坏,指使警察和犯人想方设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很多的迫害行为都是施振明想出来的。)商找到施问是谁规定的,施说是监狱规定的。商说:好,你通知监狱,这是对法轮功的歧视,哪个犯人不背监规,只有学法轮功的不背。我现在绝食抗议这件事,就走了。结果当天下午就允许打电话了。

有一次商锡平在发正念时,监区教导员恶警施振明进来拿个手机,给商照像就出去了,下铺人喊商,告诉他施给他照像了,现在往里去了,商就下地等他出来问施:听说你给我照像了?行,你最好是给我发到网上去,让大家看看我在监狱还在炼功呢。施生气的看他一眼走了。

还有一次是狱政科科长刘姓的,商锡平问他:你是狱政科长吧?刘说:是。商问他监狱几点钟放人,刘说八点钟,商说那法轮功为什么早上五点钟放人,狱政科长有些惶恐,你怎么知道?商说都这么说的。(二零一三年前后放的人有的被转入洗脑班或转入看守所。早上五点放人,当地派出所来人接)刘就急眼了,争吵起来,商说:“你这是迫害(法轮功),有意迫害”。后来刘要打商锡平,在场的两个警察把商拽出去。

只要监狱一有什么情况、检查、视察、参观、和所谓的敏感日,监区警察就找商锡平谈话施压、威胁、恐吓。虽然整日在中共这种高压紧张恐怖精神压力中,商锡平从不屈服。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警察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商锡平、秦月明、于云刚、王兰生、富裕、五人开始绝食抗议,在洗脑班里,犯人包夹的严格管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失去了生活的最基本权利。不许出屋,不让别人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厕所门上锁,法轮功学员想上厕所,如不被包夹允许,也得憋着。仅六天时间,于二月二十六日,就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在三月五日,即第十二天,又把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紧接着,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又将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迫害致死。(明慧网有多篇有关报道)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和亲人去佳木斯监狱看望商锡平,一开始驻扎在监狱的“六一零”的头目董大权以商锡平不配合他们“工作”为由不允许接见,后经交涉,监狱长同意接见,但以商锡平的妻子也炼法轮功为由,不许她探视。商锡平的妻子已有两年没见到丈夫了,以前多次探视都是被同样的理由无理拒绝。后经进一步交涉,狱方提出了一些条件后,如不许谈论有关法轮功问题等,才同意了接见。

五、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被关小号七十天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锡平和孟宪国被秘密转到呼兰监狱和泰来监狱。中共监狱封锁消息,拒绝家人探视。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经过多方奔走努力,家属在呼兰监狱见到了非常消瘦的商锡平,但狱方极力掩盖折磨的真相。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锡平当天到呼兰监狱当天就被关入小号,理由是不配合工作,不听话,这样在小号关押70天,受尽折磨,小号是一个五平方米的地炕和地是一样的,只是高出来一块,一个门,没有暖气,一件衣服,当时正是十一月份,小号内极冷,地炕上有五个地环,为的是铐在押人员的。铐人时把人四下抻开,腰部一个地环咯着。在关押当天他们就准备铐抻商锡平,手铐、脚镣子都拿来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拿走了。晚上睡觉时只能躺下十分钟就得起来溜达溜达,不然就冻的受不了。(一般人待半个月就得拖抬出去。)一个便池,喝的水就是便池里的水,没有任何洗漱用品,每天两顿饭,没有任何碗筷,警察不顺心还开开走廊窗户冻在押人员,在关押小号期间他给在押包夹人员讲真相基本都作了三退,他在小号待了七十天受尽了各种折磨和痛苦,关押期间,610主任王晓臣找他谈话四次,监狱提出五个条件,商锡平牢牢守住大法的正信,一个也不配合。他们知道不把他打死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最后邪恶妥协,把他放入出监队关押。

临近十年刑期已满,监狱有关人员曾找商锡平谈话,大意是:你要出狱了,你还没有“转化”签字的笔录呢,商锡平斩钉截铁的说:你放心吧!你也看到了,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妥协,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低头的!

家属拿到呼兰监狱通知书,通知书上写着商锡平“未转化”的字样。当地610段兴富在家属拿的呼兰监狱通知书上签了字告知:你们自己去接吧,我们就不去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狱警告知商锡平出监,商锡平随狱警路经六~七道狱门,对他无任何骚扰、搜查、强行做笔录,商锡平凭着自己的信念、堂堂正正、畅通无阻走出监牢。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多年在痛苦的煎熬中祈盼着与丈夫早日团圆,不料在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向民众发放丈夫被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丈夫曾工作过的三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被“黑龙江省桦南林区基层法院(2014)桦林刑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强行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强迫“转化”以及非人的精神折磨。

商锡平走出那地狱般的牢狱后,他深知中共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他每月都坚持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望妻子,关注妻子被迫害状况。被中共迫害分离了十六年的夫妻,在二零一七年终于团聚了。

商锡平为坚持信仰遭十四年冤狱,至今工作被开除,虽然生活艰难,但他仍然无怨无悔,做好人没有错!因为他信的是真善忍,是千年得不到的正法。法轮大法给他洗涤了污浊的心灵,净化了多病的身体。尽管邪恶使尽了招数迫害,巨难中他没有违背良知,坚信法轮大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0/遭14年冤狱折磨-三级警督信仰不改-391678.html

2015-11-05: 遭十多年冤狱 三级警督控告元凶
法轮功学员商锡平,男,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生,曾任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十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近期,商锡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二零一五年,江泽民个人或伙同已知与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设计、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以及中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二百三十二、二百四十八、二百五十四、二百三十四、二百三十六、二百三十七、二百三十八、三百九十七、三百九十九、二百六十三、二百六十七、二百七十、二百七十五、二百四十五、二百四十四,二百五十一以及第二百四十六条。

以下是商锡平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5/遭十多年冤狱-三级警督控告元凶-318662.html

2015-09-17: 三级警督商锡平陷冤狱十年期满已回家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商锡平(曾任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陷十年冤狱,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满期已回家。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曾六次被非法强制拘留关押,劳教一次,判刑两次。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被桦南林区基层法院非法庭审,冤判有期徒刑四年。一个多月后,商锡平从看守所走脱。当年九月七日在鹤岗又再次遭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后被转佳木斯连江口监狱。二零一三年十月左右被转到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直到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刑期已满才得以释放。

在临近期满的时候,呼兰监狱有关人员曾找商锡平谈话,大意是:你要出狱了,你还没有“转化“签字的笔录呢,商锡平斩钉截铁的说:你放心吧!你也看到了,这么多年了我是不会低头的!

家属拿到呼兰监狱通知书,通知书上写着商锡平“未转化”的字样。当地610段兴富在家属拿的呼兰监狱通知书上签了字告知:你们自己去接吧,我们就不去了。

九月六日狱警告知商锡平出监,商锡平随狱警路经六~七道狱门,没有任何骚扰、搜查、强行做笔录,畅通无阻走出监牢。

家属接出商锡平后,次日一同又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

妻子程淑杰多年在痛苦的煎熬中祈盼着与丈夫早日团圆。不料在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向民众发放丈夫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丈夫曾工作过的三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被“黑龙江省桦南林区基层法院(2014)桦林刑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强行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遭到强迫“转化”以及非人的精神折磨。

妻子程淑杰在二零零六年前曾被非法迫害关押五次。被所谓的执法人员强行收取或蒙骗欺诈家人钱财近三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7/三级警督商锡平陷冤狱十年期满已回家(图)-315859.html

2014-06-15: 三级警督陷冤狱 妻子遭绑架 女儿呼吁关注
商锡平,一九六五年出生,曾任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修炼法轮功后不再随波逐流,不但不象以前那样打人了,工作中从不占便宜、不受贿赂,他要求自己不断做的更好,成为社会、家庭中公认的好人。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与妻子程淑杰多次被非法关押,夫妻俩人均被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四年九月,商锡平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秘判十年,先后被关押在香兰监狱、佳木斯监狱、呼兰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中共监狱封锁消息,八年的时间拒绝家人探视。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经过多方奔走努力,家属在呼兰监狱见到了非常消瘦的商锡平,但狱方极力掩盖酷刑折磨的真相。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商锡平妻子程淑杰与三位法轮功学员去给乡亲们发放商锡平在监狱被迫害的详情资料,被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中共人员图谋加重迫害她的“案卷”第一次送检察院被驳回,六月四日再次移交检察院。

商锡平的女儿扶着七十多岁的姥姥多次到公安局去找他们要求看看妈妈,他们不是推托,就是态度蛮横的训斥。

下面是商锡平的女儿的呼吁,她恳请海内外所有的善良正义人士“让我善良的爸爸妈妈早日平安回到我们身边来!”

请援助营救我的爸爸和妈妈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5/三级警督陷冤狱-妻子遭绑架-女儿呼吁关注-293490.html

2014-03-24: 补充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国保队长李鹏亲属信息
2014年3月19日九点多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局长史营林去山上林场时发现法轮功学员发放的真相资料,告诉派出所,警察遂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智琴、张凤 华、王姓学员和程淑杰(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商锡平的妻子)和一名司机邹文鹏。目前这五人已被非法关押在桦南林业局看守所。由林业局公安局国保大队负责,主要责任人:李鹏和林树高

桦南林业局公安局国保队长李鹏的姐姐李微(桦南县第六小学老师):
15945448228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4/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9102.html

2014-02-07:黑龙江三级警督遭八年冤狱
二零零六年,黑龙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级警督、原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后关押在香兰监狱、佳木斯监狱,二零一三年,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转押呼兰监狱。

八年了,中共监狱封锁消息,拒绝家人探视。一月八日,经过多方奔走努力,家属在呼兰监狱见到了非常消瘦的商锡平,尽管无法知道商锡平经历酷刑折磨的细节,但多年的关押迫害却不能消磨他对“真善忍”的信仰。

信守“真、善、忍”大法商锡平变了

商锡平,男,今年五十岁,原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为三级警督,曾任黑龙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修炼法轮功前,身为派出所副所长的商锡平,由于社会不良习气和恶党的影响,在工作中养成的勒、卡、索、要、贪等恶习,冷、横、硬、冲的工作态度,特别在职权范围内为了个人提成,随意罚款、漫天要价,还有个绰号“商大巴掌”,因为他一米八多的大个,身材魁伟,大巴掌打人挺狠。吃喝玩乐,大男子主义极强,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一不顺心就发脾气,

他最初接触法轮功,是因为他听说法轮功讲“真善忍”,真正能改变人,他就买来一本《转法轮》,让自己妻子看,想让她少管自己,自己不检点,也不会造成家庭矛盾。然而,就在妻子修炼大法后,他真的看到妻子变好了,于是,他也认真地阅读《转法轮》,这一看不要紧,他也改变了。

在东北,警察是个肥差事,要当警察得走关系送礼的,因为大陆的警察工作中有外快可捞。一九九六年,商锡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再随波逐流。他不但不打人了,工作中从不占便宜,也不受贿赂,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斗,基本每年都是先进或标兵。他也从此放弃了在外拈花惹草的念头,真正要求自己不断做好,名声很好,在单位、社会、家庭,是大家公认的好人,领导都有意提拔他,认为他工作出色,有潜力。

由于商锡平做廉洁警察,他成为桦南林业局公安局警察中收入很少的一位。在他父亲住院时,父亲竟误以为他拿钱“太抠”,说:“你现在起码有五万!”这让他非常难过,因为他当时(一九九九年前后)作为所长的收入也仅仅是每月有限的工资,不贪不占,怎么会有多少余钱存款呢?他说,他是所有警察中最后一个有呼机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曾六次被非法关押,妻子程淑杰被非法关押四次,被执法人员强行收取或蒙骗欺诈家人钱财近三万元,同时夫妻俩人均被无理开除公职,他们遭到如此迫害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坚持要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佳木斯监狱洗脑班的暴力

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即所谓的“转化”),于二零一一年二月成立“严管队”,也是集中暴力“转化”的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监狱警察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六天时间,于二月二十六日,就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在三月五日,即第十二天,又把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紧接着,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又将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迫害致死。

当时,商锡平就被关押在这个洗脑班里。洗脑班的恶警、六一零的人员同样酷刑折磨商锡平,企图迫使商锡平“转化”,放弃信仰真、善、忍,放弃修炼法轮功。但商锡平坚守信仰大法。

在洗脑班里,长期不让商锡平睡觉,监管警察指使“包夹”犯人随意殴打商锡平,犯人包夹的严格管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失去了生活的最基本权利。厕所门上锁,法轮功学员想上厕所,如不被包夹允许,也得憋着,为抗议这种非人的待遇,商锡平开始绝食抗议。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和亲人去佳木斯监狱看望商锡平,一开始驻扎在监狱的“六一零”的头目董大权以商锡平不配合他们工作为由不允许接见,后经交涉,监狱长同意接见,但以商锡平的妻子也炼法轮功为由,不许她探视。商锡平的妻子已有两年没见到丈夫了,以前多次探视都是被同样的理由无理拒绝。后经进一步交涉,狱方提出了一些条件后,如不许谈论有关法轮功问题等,才同意了接见。
商锡平是被两个包夹架出来的。商锡平的脸上胡子很长,面容枯槁,舌苔很厚,面目痛苦。当时,商锡平已绝食九天,每天被强制灌食、输液。交谈中得知,商锡平的洗脸盆被人踹坏了,好几天没洗脸。里面厕所上锁,平时上厕所都很难。他的床得铺出棱角不能坐,房间里又没有可坐的凳子,家人不知平时商锡平是一直站着还是坐在地上。商锡平穿一棉袄,从翻领中看到里面有两层毛衫,外套一囚服,给家人的感觉他被关的地方很冷。因监狱限制家人问话,并有监听,商锡平和家人不敢直问直答,所以更详细的情况不得而知。

突然“失踪”商锡平被转呼兰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锡平在佳木斯监狱失踪,家人无法知道商锡平的下落,非常着急,前去佳木斯监狱要人,六一零头子董大权说:“知道也不告诉你,”并说一些恐吓家人的话:“这回给(商锡平)送大西北,想看都看不到,到那里往死里打。”董大权还当着家人说:“我图啥,没得到好处,还照顾你们?这回让你吃点苦头。”没说一句好话,家人只好带着沉重的心回来了。

后家属得知,商锡平被转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在那里,商锡平被关禁闭、蹲小号,在呼兰监狱医院遭灌食迫害。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之前,呼兰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探视,商锡平生死不明。

鉴于呼兰监狱严重违反我国《监狱法》的规定,剥夺家属的探视权。商锡平家属在律师的帮助下,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向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控告了呼兰监狱,并向省人大、省司法局反应了呼兰监狱剥夺家属探视权的违法事实。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要求国家政府保障商锡平家属的探视权。在家属多处奔走努力下,呼兰监狱一月七日同意商锡平家属一月八日接见商锡平

一月八日上午,去呼兰监狱的路上,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给呼兰监狱教改科科长王晓臣(监狱六一零头目)打电话,要求给商锡平带点生活用品和吃的,王没答应。大约上午九点三十分,程淑杰见到了王晓臣。家属提出条件,要求合餐和马上接见,王没答应,说中午十一点才能安排接见。当时,程淑杰的父亲病危,正在桦南林业局医院抢救,程淑杰请求早点接见完,好回家看望父亲,可是王小臣最终还是安排十一点多才让接见,并且只允许程淑杰一人接见,其他亲属未让见。程淑杰发现商锡平身体特别消瘦。

商锡平还在呼兰监狱的迫害之中,善良的人们将继续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7/黑龙江三级警督遭八年冤狱-287400.html

2013-10-31: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大队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大队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和其他刑事犯做奴工十五个小时左右,晚上很少睡觉,并且是六、七个人挤在一张双人床上。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头发都白了,眼睛里有血丝,目光呆滞,反应迟钝。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大法弟子有:呼兰的张庆生;佳木斯甘南的商西平和绥化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1/282035.html

2011-04-02: 商希平、孙世伟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绝食多日反迫害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近十几日内酷刑迫害死三名法轮功学员后,又对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其他法轮功学员進行严管等各种方式迫害,并对去探视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大打出手,殴打、强行绑架、非法关押等手段并行。

法轮功学员商希平、及被关押在“出监队”的孙世伟已绝食反迫害多日,要求停止对善良修炼人的迫害,他们希望身在那里的管教人员别助恶为虐最后断送了自己的一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8438.html

2011-03-05: 前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在佳木斯监狱遭迫害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前桦南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到佳木斯监狱严管队,关在这里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失去了生活最基本的权利,连上厕所都被限制。商锡平绝食抗议,现已绝食九天,被强制灌食、强制输液,面容枯槁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商锡平二零零五年九月在鹤岗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后被转入佳木斯连江口监狱,至今一直在此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成立了严管队,开始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商锡平被绑架到严管队。在这里法轮功学员受到犯人包夹的严格管制,失去了生活的最基本权利。厕所门上锁,想上厕所如不被允许也得憋着,为抗议这种非人的待遇,商锡平开始绝食抗议。严管队里面的详细情况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我们得知伊春市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绑架到严管队仅六天就被迫害致死。从这一事实就可见严管队的邪恶。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商锡平的妻子和亲人去佳木斯监狱看望商锡平,一开始驻扎在监狱的“六一零”的头目董大权以商锡平不配合他们工作为由不允许接见,后经交涉监狱长同意接见,但以商锡平的妻子也炼法轮功为由不许她探视。商锡平的妻子已有两年没见到丈夫了,以前多次探视都是被同样的理由遭到无理拒绝的。后经進一步交涉,狱方提出了一些条件后,如不许谈论有关法轮功问题等,才同意了接见。

商锡平是被两个包夹架出来的,商锡平脸上胡子很长,面容枯槁,舌苔很厚,脸上呈现痛苦的表情。商锡平已绝食九天,每天被强制灌食,强制输液。交谈中得知,商的洗脸盆被人踹坏了,好几天没洗脸。里面厕所上锁,平时上厕所都很难。谈话中得知,床得铺出棱角不能坐,房间里又没有可坐的凳子,不知平时是一直站着还是坐在地上。商锡平穿一棉袄,从翻领中看到里面有两层毛衫,外套一囚服,给人的感觉他被关的地方很冷。因不敢直问直答,所以更详细的情况不知。

商锡平曾经是桦南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先是遭到开除的迫害,又被非法判十年的重刑。希望人们能从中共的所为认清中共的流氓本性,远离邪恶,发出正义之声制止邪恶,惩恶扬善,选择光明。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5/前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在佳木斯监狱遭迫害-237200.html

2011-02-26: 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
目前被非法送到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已知的有九人,一监区一分区王兰生(鸡西)、四监区一分区范强(宝泉岭)和秦月明(伊春)、七监区一分区付裕(佳木斯)、商锡平(桦南)、刘俊华(佳木斯)、陈东(建三江)、刘振昌(鹤岗),严管队不让带行李和生活用品等。严管队设在集训队,一楼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四人,二楼关押五人。其中商锡平正在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237018.html

2008-10-08: 黑龙江桦南大法弟子商锡平被残酷迫害事实
黑龙江桦南大法弟子商锡平2005年9月被绑架,2005年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今一直在监狱遭迫害。

商锡平,男,44岁,曾任黑龙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人为甚么活着,“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等等许多道理后,开始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过去在官场上的匪气作风没了,给家庭带来祥和的气氛,妻子和女儿都说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自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遭受多种迫害,单位一直不许他上班,罚款近万元,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

2004年9月30日,公安局国保科恶警宋殿林、任永杰、新林派出所恶警郭建秀等闯入商锡平经营的小卖店,绑架了商锡平夫妇,强行搜查,抢走了大法书籍等,并非法录相。

在看守所里,恶警宋殿林、任永杰、郭俊林、史守臣四人轮番对商锡平夫妇刑讯逼供,连续3天2夜不准他们睡觉。恶警用手铐将商锡平的妻子抻直,直至手变黑紫色才放下。

2005年3月18日,商锡平被桦南林业局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其妻被非法判刑一年。

2005年5月14日,商锡平闯出监狱,后流离失所在外。

2005 年9月,商锡平在鹤岗被恶警绑架,受尽酷刑。鹤岗向阳分局刑警队的高春风、修龙南是所谓直接办案人,两恶警将商锡平带到向阳分局刑警队酷刑折磨:将他按坐在地上,双手抻开固定绑在铁椅上,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吃喝;用塑料袋将商锡平的头套上,使其窒息休克后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后一个人站在商锡平的双腿上踩着不让动,另一个拿洗衣板打商锡平的双脚,两人替换打,洗衣板打碎几块,又拿一块木板打,两恶警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也没地方告”;两恶警还用锹把儿打商锡平的后脖梗、下身及各关节。两恶警一直打了三天两夜,最后把商锡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盖骨给打碎。9月26日商锡平被拉到鹤岗市中医院检查,拍片确诊是膝盖骨损坏,三个月不能走路。商锡平被拉回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见商锡平不能行走就让脱衣查看,看见他下半身全都是青紫色,连看守干警都说:“怎么给打成这样?”当时在场的还有多名干警目睹了这一惨景。

2006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10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后被转佳木斯连江口监狱,至今仍在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8/187329.html

2006-09-08: 黑龙江省桦南县两位警官的遭遇
我们家乡有两位警官,都是派出所的所长,正当壮年,一位叫孙继宏,一位叫商锡平。他们在修炼法轮功之后,都摆脱了当今很多大陆警察惯有的流氓习气,变得廉洁、文明、善良。可是他们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遭受了最深重的迫害:孙继红,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其妻袁和珍也被迫害致死;商锡平,最近得知已在黑龙江鹤岗市被非法判刑十年。
......。

二、商锡平,男,现年40岁,原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为三级警督、副所长。修炼法轮功前吃喝玩乐,大男子主义极强,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一不顺心就发脾气,由于社会和恶党的影响,商锡平以前在工作中养成的勒、卡、索、要、贪等恶习,冷、横、硬、冲的工作态度,特别在职权范围内为了个人提成,随意罚款、漫天要价,还有个绰号“商大巴掌”,因为他一米八多的大个,身材魁伟,大巴掌打人挺狠。

任派出所长时的商锡平

他最初接触法轮功,都是因为一个不好的目的,他听说法轮功讲“真善忍”,真正能改变人,他就买来一本《转法轮》,让自己妻子看,想让她少管自己,自己不检点也不会造成家庭矛盾,然而就在妻子修炼后,他真的看到妻子变好,于是他也认真地翻看《转法轮》,这一看不要紧,他也改变了。

在东北,警察是个肥差事,要当警察得走关系送礼的,为甚么呢,因为中国大陆的警察工作中有外快捞。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商锡平完全杜绝,规正了这一切。他不但不打人了,工作中从不占便宜、受贿赂,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斗,基本每年都是先進或标兵。他也从此放弃了在外沾花惹草的念头,真正要求自己不断做好,致使他名声很好,在单位、社会、家庭,是大家公认的好人,领导都有意提拔他,认为他工作出色,有潜力,可是却使他成为桦南林业局公安局警官中收入很少的一位。

在他父亲住院时竟误以为他拿钱太抠,说:“你现在起码有5万!”这让他非常难过,因为他当时(99年前后)作为所长的收入也仅仅是每月3-4百元人民币,不贪不占怎么会有多少馀钱存款呢?他说,他是所有警察中最后一个有呼机(不是手机)的。

自 99年7月20日江氏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曾6次被非法强制关押,妻子程淑杰被非法迫害关押4次。被所谓的执法人员强行收取或蒙骗欺诈家人钱财近三万元,同时夫妻二人均被开除公职,他们遭到如此迫害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坚持要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冤枉的”。

2000年正月初三,同妻子等七人去北京上访,却被当地公安机关强行劫持到当地派出所,以“阻碍公务”为名非法拘留长达六十六天。关押期间,不法人员对商锡平实施背扣、用绳捆、戴手铐、轧脚镣等等酷刑折磨,释放时强行收取伙食费、保金六千馀元。而当时商锡平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上班时每月也就3-4百元工资,保金全是借的钱。

获得释放后,商锡平并没得到自由,而是被不法人员长期监控、监视居住、跟踪盯梢、监听电话并强令每天到派出所签名、报到。并经常到家骚扰。商锡平的个人行动完全失去自由。在这种情况下商锡平被迫流离失所。

2001 年11月20日,商锡平在北京饭店吃饭时,被德外派出所绑架,德外派出所在电脑上查他个人资料时,发现他的个人档案已被篡改为95年就被开除公安队伍,而他当时的公安身份证是97年办理的,实际上商锡平是99年12月被不法人员停止工作的。派出所的人也摇摇头表示无奈,后被关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居然和京城杀人案中的傅怡彬关在一起,真正看到这是个疯子,在那里人人尽知。12月15日,当地公安把商锡平劫持回黑龙江省桦南。当地公安在去北京前,在商锡平父母处利用欺诈手段勒索一千五百元钱。

回桦南后,商锡平就被送進医院加重迫害,绑大扁担强行灌食,被轧脚镣,直到2002年6月4日送劳教所时才卸下来。不法人员利用强迫、威胁、恐吓等手段欺骗家属帮摁压、捆绑、强行打针输液,利用4名警察每天24小时看押,在他生命垂危时依然不放,反而找来一帮邪悟者每天对他强行洗脑,致使商锡平抽搐、昏迷、休克。在绝食抗议32天后,商锡平开始進食,不法人员就迫不及待的将他判劳教一年六个月。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不收,不法人员就在商锡平妻子(已被释放)处用强迫、威胁、恐吓、欺诈的手段勒索钱。当时他们没有钱,不法人员就在拖欠商锡平的工资内提取二千元钱,贿赂劳教所,以达到劳教的目地。

这次他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劳教,目击者说,在佳木斯劳教所,队长刘宏光指使众恶警把商锡平按住并毒打,几个恶警围着用脚踢,商的脸都被踢变形了,样子惨不忍睹。获释后当地又因其没有屈服,继续无限期非法关押。

解教后商锡平与妻子程淑杰为了维持生活开了一个水果摊。2004年9月30日,有5、6个跟踪的恶警闯入,强行将他俩绑架劫持到派出所,并非法关押。 2005年3月28日非法强制判刑。2005年3月28日第三次开庭时,法庭来了20多个全副武装警察看押,戒备森严。法庭在对商锡平无法定罪的情况下,请示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森工总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对商锡平夫妻定性判刑:商锡平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四年,妻子程淑杰被判一年。

就这样,商锡平夫妻被“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非法强制判刑。商锡平的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更加荒唐的是,程淑杰家人不服,去询问时,得到的回答是“谁让她是商锡平的妻子”。

2005年5月17日,商锡平正念闯出魔窟。

2005年9月7日,商锡平在鹤岗再次被绑架,林业局国保科郭俊林等人去鹤岗接人未成,商锡平被恶人由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转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关押期间被酷刑逼供,膝盖骨被打碎,最近得知他竟被判刑10年,是桦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中被判刑最长的一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8/137358.html

2006-07-06: 2006年6月13日,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進行了非法审判。据悉,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非法判刑4年,其他人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296.html

2006-06-23: 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陷害的5名大法弟子均曾遭酷刑折磨
商喜萍,男,在法庭上简单陈述自己被刑讯逼供时的场景,但依然被多次打断。他的膝盖骨被酷刑折磨时挫伤,不能行走长达三个多月。2006年5月26日,参与迫害的恶警担心他落残疾留下证据承担责任,迫不得已的领他到鹤岗市中医院拍片检查,确诊是膝盖骨挫伤,有据可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3/131160.html

2006-06-21: 鹤岗市向阳区公安分局残害大法弟子
2006年6月13日,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五位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進行非法审判,以下是五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情况,根据当日庭审部份记录整理。

商锡平在被逼供中,右腿膝盖骨给打碎,三个月不能走路,后来向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人害怕,在2006年5月26日带商锡平去向阳区中医院拍片诊断是膝盖骨损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130967.html

2006-06-20: 鹤岗市向阳法院非法对五大法弟子开庭
2006年6月13日上午9时,鹤岗市向阳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非法开庭,历时7个多小时,法院欲对五位大法弟子强加罪名。为刘丽萍做辩护的律师做无罪辩护。大法弟子扈桂杰也请了律师,其他三位大法弟子当庭自行辩护。

在庭审中,大法弟子们当庭揭露恶警在违法办案过程中采用酷刑和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和残忍手段刑讯逼供,对邪恶之徒的栽赃指控不予承认,令邪恶的气焰有所收敛。

五位大法弟子身体都很虚弱,行走需两人搀扶。据悉,非法庭审结果二十天后公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0/130868.html

2006-06-19: 鹤岗市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刘丽萍等非法审判,未有结果
鹤岗市向阳区法院2006年6月13日对刘丽萍、商锡平、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五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从早8点半至晚5时半,没有结果而休庭,说合议后再公布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9/130841.html

2006-06-10: 鹤岗市向阳法院原定六月九日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勇英等五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现已推迟到六月十三日八点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6-02: 鹤岗五位大法弟子面临被非法审判的补充情况
鹤岗市有关部门将要对五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开庭审判,地点在鹤岗市向阳区法院,时间是2006年6月9日上午九点。

这五位大法弟子是商锡平(桦南)、刘丽萍(大庆)、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他们自从2005年9月7日在开法会时被绑架到鹤岗市看守所已经九个多月了,有的同修承受了很大的魔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29473.html

2006-05-30: 鹤岗市大法弟子商锡平等面临被非法审判
据悉,黑龙江鹤岗市有关部门近期将要对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一、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等進行非法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0/129211.html

2006-03-29: 黑龙江鹤岗、佳木斯两市近期大法弟子遭绑架
佳木斯市桦南县大法弟子商锡平被恶人由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转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鹤岗市第一看守所现关押了五名大法弟子,他们分别是商锡平、张俊英、刘丽萍(女,大庆市)、扈桂杰(女)、赵桂友(女)。鹤岗市大法弟子杨永英现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邪恶欲对这几名大法弟子非法進行开庭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15.html

2006-03-10: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商锡平、杨勇英被迫害的情况
据公安内部透露,佳木斯桦南县大法弟子商锡平自2005年9月7日在鹤岗被绑架后现已转投他处,异地关押,具体情况不详。

鹤岗市大法弟子杨勇英现还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杨勇英是2005年9月7日在鹤岗被绑架的,邪恶之徒以2002年参与鹤岗市插播一事企图对他進行非法审判。据与他同一监室的人讲,他的胸前都是被香烟头烫伤的疤痕,具体迫害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0/122500.html

2005-10-27: 黑龙江鹤岗被绑架的部份大法弟子近况
以下是黑龙江鹤岗市2005年9月份被大批绑架的部份大法弟子近况。

范凤珍、孟广芝、石成杰因身体问题被放回。有人看见商锡平拖着腿,走路一瘸一拐的,据了解是被恶警打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7/113242.html

2005-10-17: 桦南商锡平被再次绑架 妻子被超期劫持
2004 年9月30日,商锡平与妻子程淑杰刚到自己开的水果店,就有5、6个跟踪的恶警闯入,强行将他俩绑架劫持到派出所,并非法关押。恶警在没有当事人及近亲属、见证人的情况下在店内非法搜查,搜出法轮功真像资料330份、几本法轮大法书籍。在非法提审期间,恶警刑讯逼供,把程淑杰两臂抻开吊在大铁门上,直到她的两只手紫黑,人休克昏迷才放下;并对商锡平進行三天四夜的迫害提审。不法人员先后两次公开审理此案,结果均是判二人无罪。2005年3月28日第三次开庭时,法庭来了20多个全副武装警察戒备。法庭在对商锡平无法定罪的情况下,请示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以强加的罪名非法判商锡平有期徒刑4年,判决程淑杰有期徒刑1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7/112585.html

2005-10-13: 自9月以来鹤岗市恶警已迫害致死两名大法弟子
..........
另外,还有几名外地的大法弟子,已知的名字为:赵文杰(女,59岁,佳木斯市工商银行退休职工),高颖(女,鹤岗市新华镇人),商锡平(男,40岁,桦南县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刘丽萍(女,49岁,大庆市34中学教师),大军(化名,男,40多岁,佳木斯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3/112312.html

2005-08-10: 遵纪守法的三级警督是如何被强制判刑的?
商锡平,男,现年40岁,原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为三级警督、副所长。其妻子程淑杰,现年38岁,原工作单位是桦南林业局建筑公司职工。

2004 年9月30日,商锡平与妻子程淑杰刚到水果店,就有5、6个跟踪的恶警闯入,强行将他俩绑架劫持到派出所,并非法关押。恶警在没有当事人及近亲属、见证人的情况下在店内非法搜查,搜出法轮功真像资料330份、几本法轮大法书籍。在非法提审期间,恶警刑讯逼供,把程淑杰两臂抻开吊在大铁门上,直到她的两只手紫黑,人休克昏迷才放下;并对商锡平進行三天四夜的迫害提审。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商锡平夫妻的“案件”被移送到检察院,检察机关没做任何调查取证就移交到法院,法院对夫妻俩進行三次开庭审理。在前两次公开审理时,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商锡平、程淑杰夫妻均以无罪胜诉。公开审理时有这么一段过程:

商锡平夫妻于2004年9月30日再次被非法关押迫害,2005年3月28日非法强制判刑。2005年5月17日正念闯出魔窟,现被迫流离失所。其妻子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027.html

2005-03-28: 黑龙江省桦南县商锡平、程淑杰夫妇是96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修炼的几年中二人一直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做一个好人。商锡平在工作单位基本每年都被评选为先進或标兵,在名利上不与人争斗,是一位公认的好人。

自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到邪恶镇压后,商锡平夫妇二人多次被非法关押:商锡平曾被6次非法关押,强制劳教1年6个月;程淑杰被非法关押4次,最长时间达5个月之久,强迫劳教1年5个月。在上述被迫害中,不法人员对他们强行收取、扣押、诈骗钱财,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三万元,并双双被各自单位开除公职。

2004年9月30日,公安机关又以所谓“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将二人再次关押。在半年的非法迫害中,警方对二人進行起诉,法院先后两次公开审理此案。在大量的事实和法律证据面前,两次开庭审理二人均以无罪而胜诉。在此情况下,警方不是及早的纠正错误,依法作出公正的处理,挽回损失,而是向上一级所谓的执法机关申请处理办法,企图给他们强加罪名予以迫害。最后一次开庭宣判时,由于“执法人员”自知心虚,理亏,是不公正和不合法的,他们不敢公布于众,也没有公开宣判,而是集中了大量的全副武装警察看押法庭,不许家属和朋友進入,硬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给他们定罪,商锡平被判四年刑期;程淑杰被判一年刑期。

商、程二人多次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曾四天三夜不让二人睡觉。对程淑杰提审时,恶警把其两臂抻平吊起来,致使程的两只手紫黑,昏迷休克。

桦南县公安利用一切机会非法敲诈大法弟子的钱财,例如利用送女大法学员劳教的机会,向被劳教女学员家属诈骗每人400元现金;去北京劫回商锡平时,向其父母诈骗1500元;商被强迫劳教前,警方又向其妻程淑杰诈骗2000元,说是劳教所的伙食费(劳教所根本不收伙食费)。公安机关的宋殿林在2000年强行对法轮功学员索要的扣押钱款至今没有退回,所有诈骗的钱财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收据。

2005-03-28: 2004年9月30日,黑龙江桦南林业局公安人员,国保大队、派出所等恶人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商锡平及妻(程淑杰)、赵永杰、葛秀兰四人,其中赵永杰被非法关押半个月、葛秀兰3个多月、程淑杰4个多月,他们分别于年前被释放,可在2005年3月14日,邪恶之徒将程淑杰非法抓回看守所,将他们二人强行宣判,并分别判商锡平4年、程淑杰1年。在此次宣判之前,在曾先后两次的公开审理中,均以二人无罪而胜诉。可邪恶之徒并没有按照法律办案,也没有正常释放他们回家(程淑杰在年前二十九,交保金放回家又被抓回),而是对商锡平继续关押并重判。这次没有公开审判,而是集中了大量的全副武装警察看押法庭,不许外人参加,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定罪宣判,加重迫害。目前他们还被关押在桦南林业局看守所。

2005-03-24: 黑龙江桦南大法弟子商锡平和妻子(大法弟子)被当地不法之徒绑架,关押在桦南看守已四个半月。据悉商锡平被当地判刑四年,其妻被判刑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28/98264.html

2005-02-01: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原公安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于1月24日被非法开庭。邪恶之徒怕来的人太多,控制不住(据说不仅当地,周边地区都有很多人要去),几次说开又没开,这次又定在1月24日开庭(星期一),开庭过程中,法庭采用对商锡平不利的证词。在28日又继续开庭。近期他们还要再次开庭進行所谓的审判,不知是不是圈套。

2005-01-22: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原公安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得法修炼后,改掉当今警察的恶习,成了当地最清廉的警察之一,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99年7.20后,为制止迫害,他坚持不懈上访去讲真像,曾多次被罚拘留、甚至被非法劳教。

2004年9月29日,商锡平夫妻又被当地公安局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已近3个月,上报判刑被打回,要求当地自己处理。桦南当地政法公安系统很嚣张,不知道对大法的迫害,已大厦将倾,却还想所谓的杀一儆百,想在众多善良坚毅的大法弟子面前,维持一个“打压有效”的邪恶逻辑,公然要开庭将商锡平非法判刑。

不法之徒怕来的人太多,控制不住局面(据说不仅当地、周边地区都有很多人要去),所以恶徒几次说开庭又没开,这次又定在1月21日开庭(星期五).

2004-10-12: 2004年9月30日,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大法弟子商锡平、程树杰、葛同修、赵永杰分别于晚5点左右在家被派出所及国保大队绑架。

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宋殿林、郭俊林及新林派出所的部份警察,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2004-04-07: 2002年秋,佳木斯市劳教所办洗脑班,汤原县大法弟子会月新、抚远县大法弟子绍殿印都是这一时期被绑架到劳教所办洗脑班;恶警张振华把大法弟子会月新用手铐铐在凳子上,往头上打了100多拳。恶警让16岁的刑事犯王强去看着被打的大法弟子。当王强见到大法弟子被打的惨状时,吓得精神失常了,连喊带叫的跑了出去。队长刘宏光指使众恶警把商锡平按住并毒打,几个恶警围着用脚踢,商的脸都被踢变形了,样子惨不忍睹。

2003-11-24: 黑龙江省佳木斯劳动教养所,自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以来,采用各种方法对大法弟子進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现已知被打死1人,逼迫致死2人,被迫害后抬回家死了8人,共计迫害致死11人。多人被打伤致残,所有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均遭受迫害。

它们的迫害方法是:
1、强制灌输谎言;
2、罚坐小凳(电机漆包线塑料#36721;辘),坐铁椅子(老虎凳)。
3、白天不准闭眼睛,不准盘腿,坐着把腿分开。
4、对大法弟子办班,晚间不许睡觉。
5、利用刑事犯看管殴打大法学员,十冬腊月开窗冷冻;
6、电棍击,铐在钢丝钉头上,不准上厕所;
7、强迫超时间劳动;
8、强行灌食;
9、蹲小号、超期关押。

邵殿印、齐双元、商锡平、魏進强因要见所领导反映情况,被大队长刘红光说成违反所纪,强行蹲小号,商锡平坚持见所领导,不配合戴手铐,被7、8个恶警摁倒在地上用脚#36409;,强铐了5天5夜不许睡觉.

2003-05-22: 几年来桦南林业局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直十分严重。
大法弟子商锡平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坚定地走出劳教所,不久又被公安局绑架,现在被关押在林业局看守所進行残酷折磨。

2002-12-20: 大法弟子商锡平等被佳木斯市劳教所酷刑折磨极为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2-03-14: 刘晓蓝,张凤华,在做大法工作中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
葛秀兰,60多岁,老伴虽然不修炼,但觉得大法好,并很支持大法工作,可是在帮做大法工作中被抓,牵连到葛秀兰,她在佳木斯从家中被抓。
商锡平,前林业局公安局山上派出所副所长,11月在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关押至今。
郭仁爱,50多岁,第一中学高级教师,是公认的好人、好教师。在京被绑架后,为不牵连当地,抵制迫害,坚决不报姓名。绝食8天后被释放。她满怀善心回到家乡,本准备直接找公安局长说明真相,劝阻当地公安不要执法违法、助纣为虐,然而自己这小小的家乡居然更为邪恶,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其从家中绑架,她没有想到在这是非颠倒的年代,她不仅失去了说话的权利,而且连基本的生存权都被剥夺。
当地公安局还肆意将郭送至哈尔滨、佳木斯两地劳教所欲将其强行劳教,但因都不收而没得逞。现在郭仍被非法关押。

2001-12-25: 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所长、大法弟子商锡平,于今年11月20日在交流时与16位同修一起被恶警绑架(已有报导),被抓后与其他同修一起绝食抗议,并已于今日被当地公安带回当地非法关押。

佳木斯 桦南县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8-07: 黑龙江省桦南县政法委下令骚扰法轮功学员补充
黑龙江省桦南县政法委书记张立臣下达指令盘查法轮功学员。街道社区人员,打电话、上门积极配合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桦南县政法委书记张立臣13089352226

黑龙江省桦南县社区办公室
杨柳絮:04546611988 15145436366
胡洪涛:04546611799 15946545599
杨 玲:04546611155 13349447667
李 林:04546611156 13555025858
办公室:04546239009

各社区主管人员:
前进社区
张德顺:04546667801 13512610898
教育社区
史铁耕:18845453168
学府社区
佘靖宇:04546667803 13045435905
新兴社区
陈海春:04546667805 13836690808
富强社区
范丽敏:04546667806 13946413938
铁东社区
纪伟东:04546667807 13836695091
金科社区
于成彦:04546667808 15590926999
胜利社区
杨丽坤:04546667809 13836696366
正南社区
杨 玲:04546667810 13349447667
新建社区
徐丛广:04546667812 13504693537
秀北社区
艾春阳:04546667813 13224545633
奋斗社区
宋菲菲:04546667815 13836699669
铁西社区
齐 晶:04546667816 13945433088
福庆社区
王超越:04546667817 18946436886
正北社区
高晓红:04546667818 13136970666

2019-07-22: 黑龙江省桦南县政法委:
书记张立臣13089352226

桦南县新建派出所:
所长马长胜13836690777(多次参与迫害学员)
教导员赵春华1319912455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4)

鹤岗市电话区号:0468
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
总值班室:3436110
何庆岩 工农分局局长,3458668(宅) 13904681298(手机),3423113(办)
李树江 工农分局副局长,3429199(宅),13069950888(手机),3425698(办)
张新成 工农分局政委,3347796(宅),13904680435(手机),3450508(办)
姜涛 工农分局副局长,3434668(宅),13304687777(手机),3422575(办)
孙学平 工农分局经文保大队长,3238383(宅),13009979383(手机)
刘广文 法制科科长,  3523297(宅),13054389795(手机) 3415757(办)
崔子彦 法制科副科长,3432236(宅),13946705163(手机)
赵吉 刑警大队大队长,3420688(宅),13946716777(手机),3423798(办)
丁殿华 刑警大队教导员,  3454305(宅),13945751999(手机)
张军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3428432(宅),13009978427(手机)
李湘辉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3453723(宅),13945750018(手机)

桦南林业局公安主要负责人及电话:
电话区号:0454
宅电 手机 单位
贾守会 6267558 13796365678 6685166-803 13349448818
林树高 6688666 13512612566 6685166-809 13945446701
国保大队郭俊林 6685343
宋殿林 6687699 13845491558
新林派出所吕梁 6685366
林春祥 6687584
史守臣 6685553
刘启涛 6687129
徐广林 6686641
鲁 强  6687488 13504693889
邹 峰  6687779
姜效文 6686016
郭建秀 6685974

桦南林业局局党委书记:
戴会民 6687588 13946467588 6685030
韩建军 6685298 13349446777 6686261
赵福荣 6685186 13091624649 6685075
610办公室段兴富 668517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