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深圳 福田区(深圳市第一/二/三看守所,福田区看守所) >> 张福英(张褔英,张富英), 女, 66

张福英(张褔英,张富英)
张福英(张褔英,张富英)
个人情况: 深圳市天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家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深圳市华泰企业公司住宅大院(深圳市福田区华泰住宅小区)
个人近况: 2013年2月1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4-2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44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4-23: 深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生前被迫害部份情况

深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入洗脑班,遭恶人洗脑迫害,十二月底被送回家,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去世。

张福英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外出发放真相资料时,在深圳市福田区红荔西路鲁班大厦附近,将资料发送至一便衣警察手中,被不明真相的警察诬告,此警察隶属于防暴大队,接着张福英被劫持至景田派出所,再被转移至南山西丽洗脑班。

从洗脑班回来后,她变得沉默寡言,但从她不多的口述中得知,目前尚留在洗脑班作恶的人有洗脑班校长曲绍德,帮凶李雪松、刘天书、王宏发。帮凶李海莲已经离开洗脑班,据说目前已经退休,但不清楚是否还会继续为洗脑班工作。在洗脑班中,张福英被单独隔离,被二十四小时监视,完全没有个人自由,不断谈话洗脑,帮凶称此为“关爱行动”。同时,他们担心“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而拿不到奖金,因此此次更增加伪善的手法对她进行精神上的迫害,软磨硬施的让她放弃信仰。在日日夜夜的洗脑迫害中,不断逼迫放弃信仰的情况下,张福英在精神状态上每况愈下,身体情况也一天比一天差。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福英因不堪迫害,被恶人送回家中。回家时身体出现冠心病、肾衰竭等症状,表现为身体浮肿,肚子积水肿大,身体非常虚弱,一天都躺在床上起不来。回家后,她的头脑较为清醒,撰写了详细揭露洗脑班迫害的文章,遗憾的是目前此文遗失。

在病痛的折磨下,张福英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晚十点在家含冤离世。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3/深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生前被迫害部份情况-272389.html

2013-03-26: 张福英生前揭露深圳西丽洗脑班的罪恶

按:张福英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她于二零零六年撰写的一份揭露西丽洗脑班迫害的手稿,在此整理出来,曝光西丽洗脑班的罪行。此次被西丽洗脑班迫害的详情还有待查证。

揭露深圳西丽洗脑班的罪恶  文/张福英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深圳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以深圳福田街道办公室的名义,打电话找我。是家人接的电话,电话里头问我在不在家。第二天上午当地片警就到我家,说了一会儿话,就打手机,李笑杰(原景田派出所副所长)、陈春风(原莲花街道办办公室主任)等男男女女先后来到我家,有十个人,其中四个女的。这边大家跟我说话,那边几个女的就在卧室里翻东西,把师父的经文和真相资料翻出来了,我夺过来,后又被他们抢走。他们把我往门口堵。一个头头叫我和他们到一个地方交流去,说那里有很多高手。我说不去,他们就往外推我,后来索性把我背上,一直从楼上背到下面的汽车上,车一直开到西丽洗脑班(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后来才知道)。

两天后就有“帮教”(曾经学过法轮功,后因恶人各种手段“转化”从而放弃信仰,并帮助恶人“转化”其他坚定的大法弟子的人)在那里给我做“转化”,气焰非常嚣张,开始就问我懂不懂得修炼,说我没有向内找,接着就直指大法和师父,篡改大法等,极尽诬蔑之能事。我当仁不让的在理上回击了他们,后来他们灰溜溜的走了。第二天我身体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但还是有人来做“转化”。一次帮教黄小燕过来说:“谁也别想出去,附近就有医院。”意思是就算身体出现问题,也不可能回家。

一个多星期后,洗脑班的恶人不管我身体如何,还是把我弄到一个专门“转化”的房间里,开始了有计划、有步骤的“转化”。那里有电视,有录像,到处贴有邪恶的标语和公安部的几个公告。里边事先坐好了几个人,有男有女,都是帮教。他们对我说三道四,按照他们的安排,开始了大肆扭曲、攻击师父、诬蔑大法的无所顾忌的行为。我不认同,他们就不让我坐。叫我站着。有时我就坐在地上,他们便叫保安拉我,有时他们自己用拉扯的办法妄图动手。没有几天,他们便急不可耐的拿出事先打印好的“决裂书”(即放弃修炼,与大法决裂的保证书),几个女的把着我的手,把笔塞到我手里,她们拿着我的手签名,我不从,极力挣脱,后来他们未搞成。他们还不死心,又拿来印油,拽着我的手按手印,我坚定不移,并求师父帮我,他们后来未搞成。事后我指出这种野蛮无理的行为,他们自己找台阶下,说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力气,说和我闹着玩的。这都是借口,有这样闹着玩的吗?

他们看我不肯签字,就从我拒绝签字的那天起,我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后就被逼着看诋毁大法的录像,到了上班时间后就是帮教来搞,连吃饭时间都是在放那种录像,一直到夜里十二点才能回去睡觉。后来,他们又弄来佛教录像,还在那一起念经,念完又唱佛教、基督教的歌曲,弄的人满脑子都是那些音乐。这个方法看不行,他们就开始所谓的“攻坚”(即是以各种高压心理战术和体罚手段逼迫人放弃信仰),他们不断弄来曾在洗脑班被“转化”洗脑的学员,如李艳、叶会荣等,又不断增加人手,有一天增加到十人,后来搞起车轮战术,他们排了几个班,晚上不让我睡觉,他们轮换睡觉。恶人什么办法都用,挨骂、被损那是家常便饭。一天晚上,有人拿来几张纸和笔,叫我把一直在墙上贴着的公安部的通告、人大常委会的公告及民政部通告抄写十遍。我说不抄,他们说不抄就不让回去睡觉。这样在那屋里又过了四天四夜,第五天夜里,一个女帮教打来洗脚水,说我脚肿了,给我烫烫脚,还说她们给我说情,让我回去睡觉,作出关心同情的样子,我明白这都是610那根绳上的一环而已,说到底,还是为了让我放弃修炼。

这一招不成,他们允许我睡觉了,但还是每天七点起床后就去那里,直到夜里十二点,帮教一直轮班守着,播放诽谤大法的录相带,若“帮教”不在,就由保安放那些邪恶的录相带,为的是瓦解大法弟子的意志,让大法弟子丧失正信。一个多月以后,“帮教”张全浩还在向我鼓噪“自焚”谎言,我想才不上他们的当呢!在中共邪党这里一切都是骗人的把戏,国际社会早就调查出来了,我就信明慧网。

没过几天,他们又使出一招,往我喝的水里放药。他们很得意,大概是想这回我完了。当时我一喝觉的味道不对,再喝还是不对,开始以为是我嗓子的事,发现不是,就不喝了,倒了。为此恶人还凶我。我也不知是什么药,大概是想叫我糊涂吧,损害神经一类的药物吧。为此至少有半个多月,我也没喝他们的水,我喝的是厕所里的自来水,他们也不知道。

此事未得逞后,一天科长曲绍德到我这,对着我的脸、耳朵一遍接着一遍的说法轮大法是×教,极尽侮辱之词。还有一次周怀春校长发狂的指责我,说我是“踩着七千万共产党员的鲜血在追求圆满”,颠倒黑白。我说我根本不闻政治,是恶党发起的迫害,这场迫害必定失败,我讲清真相是在救他们。

这一切都不得逞,他们又换了一个“帮教”,听说是做了多年帮教的老手。一次我家属来探望,受不了恶人强加的心理压力,把水果刀放到手腕上说是要割脉自杀,我说那是你自己干的,不能怪罪给我,而且我们都是被冤枉的,他听后就没割。帮教乘机说:“你家人要从这栏杆上跳下去,你也不会管的。”帮教丁玉娟假惺惺的说,你家人脾气真好,对你挺不错。事实上,恶人就是想利用家人对我的不理解,同时引诱家人用自残、自杀等行为方式胁迫我放弃信仰,而对外宣传则是法轮功学员不顾家,不珍惜生命。而不明真相的人怎么知道,并不是法轮功学员不顾家,而是恶党发动的这场无理的迫害拆散了千千万万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最后这次,恶人们把屋里的东西都搬出去了,只留两把椅子,没有我坐的,他们说让我站着,我一听就坐在了地下,他们叫保安来拉我。保安队长说,不行的话把她铐在窗子上,我没理他。我想去厕所,他们说不行,你不站着就不能去厕所。恶人又安排了几班倒,不让我睡觉。帮教们用大白纸写上诬蔑师父的话,诬蔑大法的话,好多张,放在我的脸上、身上、腿上,还把事先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放在地上推给我,让我签字,不签就骂我、整我。有一次,帮教王宏发打我头、扯我的耳朵、抓我的头发、踢我的脚,帮教黄小燕用笔划我。过一会换班了,帮教李海莲威胁说:“你能熬过这三天,你就算过去了。”这里不断制造恐怖气氛,为的就是从意志上彻底击垮大法弟子。

西丽洗脑班是邪恶的黑窝,帮教田歌正把师父的名字写在大白纸上,放在地下用脚恶狠狠的踩,嘴里还说我看他报应。帮教小红仗着她有音乐的才能,给学员写歌,都是诬蔑大法的歌曲。还有帮教把师父的法像硬塞让我们坐着,放在椅子上或者地上(因为我们有时坐在地上),不断的侮辱大法,侮辱我们。帮教徐英,七十来岁,老谋深算,很多恶毒的坏点子都是他出的。

我被帮教弄得身心疲惫,将近半年后的一天,帮教偷偷把所谓的“保证书“放在书桌里,六一零的人说让我看看,让我签字。那时我已经被折腾得不太清醒了,糊里糊涂间就签了字,签完后他们又拿来什么“决裂书“给我签。签字以后他们高兴坏了,又说又笑又照相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签完后的第三天,我意识到自己是违心签的字,我声明作废,他们极力掩盖不承认,这期间邪恶的610又安排了所谓的课程,目的是灌输邪恶的东西和洗脑,过程中我感觉自己快崩溃了,那种恐怖高压下简直无法冷静思考。我签字以后,他们照样安排洗脑和恶毒的“考验“,比如叫我到未“转化”学员那做工作,让我劝他们放弃信仰。还教我出去后见到未“转化”的学员要说些什么,并叫我做模拟表演。还说如果有法轮功学员给我打电话,不要理他们,甚至应该“转化”他们,并向610汇报等等,还说有李洪志师父写的新经文也不要看。那段时间里,不但要求我背叛师父,还要讲出认识的学员,为的是便于他们进一步的迫害。在我出来的前几天,他们甚至还对我进行非法抄家,搜走了一切与大法有关的书籍与物品。

这个邪恶的洗脑班,不但采取各种手段让我身心俱伤,而且还变着法子迫害我的家人,给他们洗脑,灌输假恶丑的东西,甚至将诬蔑大法的书给他们看,煽动他们对大法的仇恨。

出来那天,在恶人的操纵与颠倒是非的花言巧语下,不明真相的家人给洗脑班送了锦旗和感谢信,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那里受到的是怎样非人的折磨,那种被人强烈歧视的耻辱,以及身体上的损害,软硬兼施,为的只是一句哪怕是违心的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否定。洗脑班的头头邓某某说“只要能‘转化’了用什么办法都可以”,这是多么流氓的一句话!人权何在?而且,“转化”到哪儿去呢?难道是好人“转化”成坏人吗?从洗脑班出来后,我的日子依然不得安宁,街道办、关爱协会以及各级610人员多次来家骚扰,比如福田区610的刘平和钟某都来过我家,所谓的“谈话”“了解情况”,这对我家造成了很大的干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6/张福英生前揭露深圳西丽洗脑班的罪恶-271383.html

2013-03-12: 回忆深圳同修张福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2/回忆深圳同修张福英-270871.html

2013-03-02: 广东深圳张福英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六旬法轮功学员张福英,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劫持到洗脑班,期间被迫害出严重病症,全身浮肿,回家三个月后含冤离世。

张福英,女,六十六岁,东北人,退休职工,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张福英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二零零一年她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零两个月,她还曾三次被劫持到南山区西丽洗脑班(对外挂牌“法制学校”)迫害 。

张福英曾揭露她在三水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劳教所强制“洗脑”、“转化”,被所谓的“攻坚”,就单独关押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墙上贴满了诬蔑大法的宣传海报,从早到晚大声重复放着诬蔑诽谤大法的录像。不让睡觉,每天都有人跟着进行所谓“谈话”,不断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

张福英最后一次被绑架是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她和同修高淑华出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绑架,再次被劫持到西丽洗脑班迫害。张福英被迫害出病状,身体浮肿,肚子积水肿大,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恶人送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晚十点在家含冤离世。。迫害详情待查。

张福英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曾身患多种慢性病,有慢性关节炎、风湿病、神经衰弱、肺部钙化、咽炎、低血压等多种疾病,每天吃三到四次中西药,而且经常打针、按摩,也未能治愈。一九九八年,张福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上所有这些病都不翼而飞,身体越来越好。

张福英生前遭迫害经历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文章《深圳市张福英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广东深圳张福英被洗脑班迫害致死-270534.html

2013-01-19: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闯出西丽洗脑班,感谢师父慈悲呵护。

◇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黄美玲、卢梅兰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从福州洗脑班回家。

◇四川自贡荣县长山镇团结街大法弟子徐俊平于2013年1月10日已回家

◇武汉陈岗已经于2013年元月4日顺利回到家中。

◇重庆北碚法轮功学员缪世秀已平安回家。

◇陕西宝鸡硖石镇法轮功学员林海强已经于2012年12月31日晚安全回家。

◇雅安法轮功学员贾万香、陈茂琴已于1月10日回到家中。

◇北京大学法轮功学员李占金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回家。

◇深圳大法弟子张福英,60多岁,于2012年12月29日正念闯出西丽洗脑班。这次她被恶人迫害了51天。

◇2012年12月24日下午被驻马店西园派出所绑架的大法弟子胡桂荣2013年1月中旬已经回到家中。

◇广东梅州市兴宁法轮功学员黄宗朋已于1月6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9/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67905.html

2012-11-12: 广东省深圳高淑华、张福英被绑架到洗脑班

11月8日下午深圳宝安法轮功学员高淑华、张福英在香蜜湖被邪恶之徒绑架到南山区西丽洗脑班(对外挂牌“法制学校”),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2/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5355.html

2012-11-11: 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高淑华被绑架

深圳福田区莲花社区法轮功学员张福英和宝安法轮功学员高淑华在香蜜湖被一帮警察绑架到南山区西丽洗脑班迫害

张福英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多次被610等有关部门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1/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5331.html

2012-04-08: 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缪丽君、张福英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上午九点钟左右,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缪丽君、张福英在沙嘴附近被上沙一带的警察、保安绑架到武警检查站。目前缪丽君被劫持到深圳福田拘留所。张福英于四月四日凌晨左右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8/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5359.html#1247235427-43

2011-12-11: 深圳市张福英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张福英于一九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访,遭非法关押。回深圳后,坚持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多次遭到当地派出所绑架迫害,多次被劫入派出所、看守所,两次被劫入西丽洗脑班,并于二零零一年在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零二个月。恶警常年的骚扰迫害制造出的恐怖形势破坏了她原本和谐宁静的家庭。以下是她的自述:

修大法,身体越来越好

我是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张福英,今年六十五岁,曾在医院工作。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前,身患多种慢性病,有慢性关节炎、风湿病、神经衰弱、肺部钙化、咽炎、低血压等多种疾病,每天吃三到四次中西药,而且经常打针、按摩,也未能治愈,苦不堪言,家里甚么活也不能干。

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炼功后,身体所有这些病都不翼而飞,根本不用再打针吃药了,身体越来越好。

進京上访遭绑架、勒索

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天安门被绑架,被送到深圳驻京办,被强制送上火车,但我们没走,留在了北京。十月二十六日清晨,我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追问从哪里来的,干甚么来了,我拒绝回答,后来我被绑架,野蛮带上警车,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非法关押、审问,接着被送到北京郊区体育场,那里非法关押了近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基本上按各省、地区坐在一起,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我们坐在那炼静功,里面的警察不让炼,有的人被强行抬走,抬走的时候还盘着腿。

我们被带到广东办事处,在那里非法关押了两个晚上后被带回深圳景田派出所。在派出所的拘留室里,逼迫我们照相。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将我劫持到福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里面也有大法学员,在里面恶警不让我们炼功、学法,但是大家共同抵制迫害,坚持炼功、背法,遭到恶警打骂。一天晚上,我们在浴室附近炼功,仓头不让炼,对我们推推攘攘,看没有人动,就用凉水泼我们,又拿鞋打,但我们都不屈服。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我又去了北京上访,很早就到了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盯上。上午九点多,一个年轻警察走到我面前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炼法轮功没甚么不好,他让我跟着他说一些污蔑大法、李洪志师父的话,我没有答应他,他就将我劫持上警车,拉到一个地下车库。

我被非法关了两个晚上,在那里,我跟那里的人讲了法轮功真相,深圳景田派出所去人将我劫持回深圳。回到深圳后,恶警跟我勒索机票钱,这钱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是他们把我劫持回来的,我不给,他们甚至还让我给丈夫打电话要钱,我拒绝了。这时我身上还有2600元,因为我上北京身上带了两三千块,以便备用,但是在深圳福田看守所拘留了半个月时,在看守所时我所有钱被仓头换成他们内部票单,我在那里也没有用甚么钱,但是剩下的钱最后到我离开时仓头也没有还给我。

恶首江泽民来深圳,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恶首江泽民来深圳前夕,景田派出所的恶警、居委会的两个人到我家,让我去一个地方呆几天,也不讲让我去那里干甚么,还故作关心的让我多带几件衣服和厚被子。他们把我带到了景田派出所,另外还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孔繁杰、孔繁芳、张远英、夏杰英、叶凤、孟子皿等,我们被非法关押了四、五天。

恶首江泽民走后,中共邪党不法人员逼迫我们写“保证”,我写了个对法轮功的认识,旨在证实大法好。当天晚上我离开了派出所。

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八日,我在福田区紫荆阁小区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保安诬告到景田派出所,随后将我非法关押,并抢走了我身上带的所有真相资料。第二天,我被两个警察强制戴手铐回家,其中有一个警察较胖较矮,姓陈,对我進行野蛮抄家,将近二十本法轮功书籍全部劫持走。

我被非法关押在福田看守所三个月。在看守所里,恶警强制搜身,将我身上仅有的几十元钱也抢走了,未留任何手续。

三个月后,没有经过任何正规法律手续,逼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我被转入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两年,又超期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直至二零零三年二月七日(年三十)才将我放回家。

在劳教所里,我被强制“洗脑”、“转化”,并被所谓的“攻坚”,就是单独关押在一个二楼的教室里,挂着窗帘,白天晚上一个样。教室里的墙上贴满了污蔑大法的宣传海报,教室还有一个电视机,从早到晚大声重复放着污蔑诽谤大法的录像。他们不让睡觉,每天都有人跟我所谓“谈话”,不断逼迫我“表态”,还威胁不签“不炼功”的保证书的话要打我,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同时有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跟着我,在那里我完全没有人身自由、思想自由。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在民乐福超市发护身符时,被不明真相的柜台人员诬告,景田派出所将我劫持,对我照相、填表等,晚上将我劫入福田拘留所,拘留所没有收我,我于当天半夜回家。回家后不久,派出所派出两名警察对我進行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并对我進行跟踪,甚至我要去银行取钱也不让我去,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持续了约一周的时间。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日早上,当地一个片警到我家,接着李笑杰(原景田派出所副所长)、陈春风(原莲花街道办办公室主任)等一行八人,男男女女先后来到我家,到处翻找我的东西,看到有关法轮大法的物品都抢走,接着让我去一个地方,也不告诉我去哪里。我不愿意去,他们就强制背我下楼,抬到车上,没有任何理由与法律手续,将我绑架到西丽所谓“法制教育学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半年。

在这个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隔离,有各种手段逼迫放弃信仰,用那里的话说,叫“攻坚”。他们的手段有强制不让睡觉,甚至不让出去大小便等等。洗脑人员李海莲跟我说:“你能熬过三天就算你过去了。”我单独被非法关押在一间屋子里,外边有保安守着,里边每天轮班两个洗脑人员对我進行“转化”,她们有王洪发、刘天书、黄晓燕、李海莲、李艳,她们将写有污蔑大法的文字的纸放在我脸上、身上,地上放着他们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等,一次次逼我签字,同时骗我说签了字就让我回家。他们用各种手段逼迫我放弃信仰,在高压下,我违心的签了字,他们才放我出来。

二零零七年四月,一天早上,我去福田区岁宝明星店发放护身符,被不明真相的售货员诬告,被劫持到景田派出所,这次我找机会走脱了。我走脱后暂时没回家,直到晚上才回去。下午派出所的人过来找我,我不在家。

二零一一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我在送神韵光碟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男人诬告,再次被景田派出所绑架,他们将我身上的真相资料全部搜走并问我家庭住址等,我拒绝回答他们的一切问题,并将我送到福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当晚深夜我回到家中。

六月四日,我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香蜜支行汇款,我的每张纸币都有法轮功真相短语,被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构陷,当时被市景田派出所绑架,劫持到派出所后,给我照相、做记录,然后送往福田拘留所,拘留所拒收。

六月四日下午,恶警们背着我進行了两次入门非法抄家,抢劫我的私人财物,包括个人笔记本电脑一台、U盘一个、现金2600多元、私人记事本七八本、《转法轮》四本、李洪志师父法像、李洪志师父经文、广州讲法磁带、澳洲讲法光碟、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若干。他们劫持我的物品后连一张清单也没有。

第二天,恶警骗我带我去检查身体,我信以为真,跟他们上了车。上车后发现路线不对,他们把我劫持到西丽洗脑班。我不肯下车,要求他们把我送回去,他们叫了几个保安将我硬抬上楼。

在洗脑班里,我身体出现了病业现象,卧床不起,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们还是不断的对我進行骚扰迫害,洗脑班的校长曲绍德要求我配合他,我不搭理他。我被单独非法关押在的一个房间里,他们不让我炼功,外有保安一直监视,限制我人身自由;内有“陪教”王小红(音)二十四个小时看着我,有时还拿着音箱大声放着歌曲,不让我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同时,每天我都被带到“教室”進行恶毒的“洗脑”、“转化”,每次两个洗脑人员围着我,她们不停污蔑大法、诽谤大法,制造一种恐怖气氛,增加我的心理压力,逼迫我放弃信仰。她们有王洪发、刘天书、黄晓燕、李海莲、李雪松等。

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时,我的家人来洗脑班要人,但是都没见到我,恶警扬言说要关到“大运会”(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结束后才放我出来。一个月后,七月初,他们突然让我的家人来看我了,目的还是让我我放弃信仰。我在洗脑班里抵制迫害,后于七月十四日晚才回到家。

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多次去派出所说明情况,索要我的个人物品。第一次是警察吕璟接待我,我说明情况后,他满口答应把电脑和钱想办法还给我,让我三天后来拿。三天后我去了,他退脱说这事由片警负责,看用甚么方式还我。后来我又去了几次,几经折腾只拿回了电脑,多次要求后他们才补给我的敷衍了事的清单,还说钱财与书等资料都没收了。后来我找到所长卢少宾,他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有关法轮功的资料不能还你,如果你再发资料我还抓你。”(国家不存在让不让谁做甚么,是恶党乱用政府机构迫害老百姓)

非法扣发退休金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两个月期间,那两年该涨的退休金没给我涨,该发给我的还被扣发了一部份,我去社保局找相关人员,要求恢复我的退休金,得到的回覆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到现在,这笔钱一直没有补发给我。

恶警长期骚扰,累及家人

每次到所谓的“敏感日”,如“七二零”、“十一”等都给我家打电话,或找家人,甚至有时上门骚扰。最近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半夜,深圳市福田区景田派出所打电话到我家,传唤我的丈夫,了解我在七月三十日的外出情况,原因是深圳五洲宾馆附近发现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们怀疑是我放的。那时我刚从西丽洗脑班出来不久。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福田区香蜜湖派出所片警魏某、陈斌(当日未穿警服)以及华泰住宅社区站长刘某一行挟持我的丈夫来我们家,后来又陆续来了五名年轻便衣警察,其中一人持数码相机偷偷拍照,被我发现并制止。

这伙人到我家持续询问我七月三十日的外出情况,是否发放了法轮功资料,我拒绝配合他们的问话,陈斌蛮横地说:“你在家怎么地都行,一出这个门就别说我不客气了!”这些便衣警察在我家呆了一个多小时,我完全不配合他们,他们才灰溜溜的无奈的陆续离开。

我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全国各个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中的冰山一角,还有千千万万个家庭在遭受着这样的折磨。这些迫害都是恶党无中生有,制造谎言和恐惧,破坏了无数个百姓原本和谐宁静的家庭。

在此也劝诫那些至今仍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将被绑架的人性、良知快快解脱出来,明辨是非,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成为中共被历史清算时的替罪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深圳市张福英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250415.html

2011-08-15: 深圳张福英老人抵制中共警察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深圳市福田区华泰住宅小区六十五岁法轮功学员张福英女士被深圳市“六一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绑架抄家,并关入洗脑班。在此过程中,张福英女士有理有据的抵制中共警察的违法犯罪行径。

事发时,张与她一位亲人一同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香蜜支行汇款时,因每张纸币都有手写的法轮功真相短语,被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构陷,当时被市景田派出所绑架。随后被劫持到所谓的“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实为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野蛮“转化”的黑窝)关押迫害。当日下午,在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两次入门非法抄家,抢劫她的私人财物,包括个人笔记本电脑一台、U盘一个、打印机一台、现金二千六百多元、《转法轮》四本、李洪志师父法像、李洪志师父经文、广州讲法磁带、澳洲讲法光碟、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若干。

公安部门这种“执法犯法”行为严重侵犯了公民住宅权和财产权。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所有权。法轮功书籍有出版书号,有合法的版权登记号,任何人无权予以收缴。宪法第39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另外,这些警察是在身穿便衣、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所以完全是非法抓人、非法抄家、非法抢劫财物的行为,与绑架行为和入室抢劫行为是一样的。这些物品必须无条件归还法轮功学员。

她的家人得知她被迫害的消息后,到洗脑班要人,当地“六一零”却以目前将召开“大运会”为由拒不放人,扬言要到“大运会”闭幕后才放人。张福英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在洗脑班中抵制迫害,于七月十四日晚回家。

回到家后,她的日子并不平静。七月三十日半夜,深圳市福田区派出所打电话到她家,传唤她的丈夫,了解她在七月三十日的外出情况,原因是深圳五洲宾馆附近发现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们怀疑是她放的。传唤应当针对实施了某种行为(如违法行为、犯罪行为)的人,如果没有任何造成社会危害性的行为,没有触犯刑律或治安管理法规的实际行为,仅以对方是法轮功学员而传唤,这种理由是十分不妥当的。只有被采取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人才有随时接受传唤的义务。所以,公安部门進行的传唤本身就是违法的。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福田区香蜜湖派出所片警魏某、陈某以及华泰住宅社区站长刘某一行挟持她的丈夫来到她家,后来又陆续来了五名年轻便衣警察,其中一人持数码相机偷偷拍照,被她发现并制止。

这伙人到张福英家持续询问她七月三十日的外出情况,是否发放了法轮功资料,片警陈某还扬言要经常到她家调查她的行踪,她拒绝配合他们的问话,因为法轮功学员发放资料不违法,他们也无权根据哪位法轮功学员发放真相资料而定罪。宪法保障人的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作为受害者在受到如此不公和残酷迫害下,迫不得已用各种和平、理性方式(包括依法上访、散发传单以及电视插播等方式)向社会各界申诉冤情、澄清事实真相、揭露凶手江氏集团的残酷和野蛮行为,这完全是合理和合法的行为,不是没事找事的“影响社会安定”和“搞政治”行为,而是实践“真、善、忍”的大善大忍的行为。

张福英面对他们不卑不亢,并不埋怨他们对自己不公正的待遇,而是给他们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东德柏林墙的守卫因为执行上级命令而开枪打死了翻越柏林墙的青年,九个月后,柏林墙被推倒,此守卫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审判时,法官指出“当你代表权力机构来杀人时,任何人都无权无视自己的良心,因为他们违反了最基本的人权”。她希望这些警察不要为了眼前一时的利益,而毁了自己的前途。听了她的话,片警魏某说:“今天在你家很失败。”这些便衣警察在她家呆了一个多小时,灰溜溜的陆续离开。

事实已经证明,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迫害,面对法轮功学员正义的坚持与不屈的意志,越来越多的世人良心苏醒,不再助纣为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愿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仔细衡量事情的善恶是非,弃恶扬善,为自己留下一个未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5/深圳张福英老人抵制中共警察迫害-245415.html
2011-07-22:深圳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已顺利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1/244140.html#1172102649-6

2011-06-23: 广东深圳市张福英被市“610”绑架到西丽洗脑班

六月十日左右,深圳市福田区华泰住宅小区的老年(65岁)女法轮功学员张福英已被深圳市“610”绑架关押迫害。直至六月二十二日,才得知张与她的一位亲人一同去中国邮正储蓄银行深圳市香密支行汇款时,因见每一张纸币都属用手写的 “真相币”,因此,已被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构陷,当时被市景田派出所绑架。随后,被劫持到“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西丽洗脑班)关押迫害。

据说,她的家人去洗脑班要人时,洗脑班以“大运会”为藉口,拒不放人,说要等“大运会”闭幕后才能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3/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2773.html#116230270-23

2005-05-06: 05年3月初,深圳市福田区大法弟子张富英,被福田区分610办公室人员绑架至深圳法制学校(深圳市拘留所内),一直表示坚持修炼,所以至今还被关在法制学校。

2005-05-02:近来,深圳市及下属各区的610和公安恶徒又非常疯狂,从3月下旬开始至现在,非法抓捕了多名大法弟子,大多都是闯入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的。如:深圳市大法弟子陈建雄、傅秀云于4月14日被非法抓捕,现下落不明;南山区大法弟子刘培珍于4月14日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山区看守所;家住市政公司住宅大院内的大法弟子王淑玲和家住深圳华泰企业公司住宅大院内的大法弟子张褔英,是被辖区景田派出所、居委会恶人(一般有“610”参与)闯進家中绑架,至4月初有同修前往深圳市褔田看守所查寻以上2人,但均说没有。现已事过近二个月,2人还是下落不明。在龙岗区某工厂打工的湖南省邵东地区大法弟子肖安娇被龙岗区公安非法抓捕迫害……有一些被迫害情况目前还未曝光。邪恶之徒扬言要判他们刑。

2005-04-30: 本月前几天报导了深圳大法女弟子张褔英、王淑玲于4月上旬被景田派出所非法强行抓捕后一事,现了解到王淑玲已于4月25日已回到家中。她们两位都是被公安一同关押在深圳市西茘女子教养所办的邪恶洗脑班進行迫害的。

张褔英还被关押在里边受迫害。据说,这次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很多。恶党对每个大法弟子均实行单个小黑屋关押迫害,因广东地区一年四季都有蚊子,但不准他们挂蚊帐,每天進行不停地审问。目的是要所有法轮功学员,每人都必须在邪恶之徒们早已打印好的所谓“决裂书”上签名。而王淑玲呢?她不愿签名,但在反覆强迫之下,她只好自己写1份。如:“我一定和政治邪恶决裂”等(实际上向邪恶妥协了,做了大错事)……;再加之她一直是在昏迷中被强行送進教养所的,她在得法前也是因患有某种“民间病”,往往是在不慎时发作,口冒白泡(97年得法后从没有过)而被一家银行辞工。因此,在此前恶人从未敢抓她去迫害过。但是,这一次尽管邪恶之徒已做到了“决不手软”,但是否略有顾虑,也就勉强把她放了。不过,王淑玲回家后觉得“不该写那些”,深感后悔!

2005-04-26: 最近,又看到深圳市福田区莲花街道办事处、景田派出所辖区恶警非法抓捕了王淑玲、张福英两名女大法弟子,她们是深圳市天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家属。

莲花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陈春峰是一个复转军人,他紧跟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大肆非法抓捕辖区内的大法弟子,莲花街道办辖区是深圳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最多的一个辖区。

2005-04-20: 据悉,在3月上旬,深圳市公安邪恶之徒又在景田派出所辖区,先后非法抓捕大法女弟子。其中一名是家住市政公司住宅大院内的大法女弟子王淑玲;另一名是家住深圳华泰企业公司住宅大院内的大法女弟子张褔英。同时,在深圳市龙岗区某工厂打工的湖南省邵东地区大法女弟子肖安娇,因于4月上旬一人在外发送大法真像资料时,也被本区公安邪恶非法抓捕迫害。对此,在4月上中旬间,已听说深圳公安已通知湖南邵车警方应来深将肖接回去继续迫害。

据周围知情群众说:对于王淑玲、张褔英她们两位同修,都是被辖区景田派出所、居委会(一般含有“610”)、共同联合阴谋,分别采用甚么帮助“联系工作”、和冒名“想听真像”的欺骗手段未逞,然后,干脆先后带上负责本大院的治安办保安员直接闯進家中,硬用几个邪恶之徒非法强行分别把她们从楼上家中抬出来抓走的。 (她两人的丈夫也一直反对法轮功)。我们于4月初前往深圳市褔田看守所查寻了以上2人,但均说没有。现已事过近二个月,详情不知。邪恶公安机关因有某些邪恶的规定,使非直系亲属一时未能一一了解。

2001-01-15: 深圳又有20名弟子被判劳教
最近,被关押在福田区看守所内的大法弟子,又20人被判劳教。他(她)们是:李雪松,简凤琼,刘天书,方今如,李海莲,王淑玲,张福英,叶会荣,邱春玲,周雪菲,邓运平,杜玉华,廖努力,邓其凤,贺俊炜,刘 谦,车文武,许中华,谢耐勇,纪晓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5/6794.html

深圳 福田区(深圳市第一/二/三看守所,福田区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755)

2019-03-31:
参与的相关人员:
深圳南山区看守所:
地址:南山区蛇口工业八路西端309号,邮编518067
公交:桃花园总站,工业十路,蛇口沃尔玛,联合医院
电话:0755-26884660、26888315
所长陈劲夫 0755-26792288
南山区政法委
区委政法委(地址:南山区桃园东路2号区委大楼A栋12楼 邮编:518052)
办公电话:0755-26542405 传真:0755-26542064
黄湘岳南山区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董勇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彭丽疆区委政法委专职副书记
谢力文区委政法委专职副书记,分管维稳工作科、防范工作科

南山区检察院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桃园路6号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电话:0755-86212774
邮政编码:518052 举报电话:0755-86229200
孙爱军南山区检察院检察长
杨云峰副检察长
黄滨副检察长
周少波副检察长

南山法院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玉泉路26号诉讼服务专线:86608312
信访电话:86608311纪检监察电话:86608039
刑事审判庭
张国辉 庭长(最近接手专审构陷法轮功学员案件的责任人)zhanggh@szns.gov.cn
书记员:廖璇 0755-86608256
刘付斌 (专审构陷过很多深圳法轮功学员,导致很多人被冤判)liufb@szns.gov.cn

助理:陈勇哲 电话:0755-866081170755-86608255
何湘波 hexb@szns.gov.cn
孙婷婷 suntt@szns.gov.cn
张 艳 zhangyan@szns.gov.cn
刘 晶 liuj@szns.gov.cn
南山区法院院长 詹旭伟
副院长 卞飞
副院长 刘一粟
副院长 任强
副院长 邱裕华分管立案庭、刑庭、法警大队。
政治处主任 姚鑫
审委会专职委员 贺冬红
审委会专职委员 华瑜
副调研员 徐世明

天安派出所:
地址:深圳福田区天安数码城9栋 邮编:518040
电话:0755-83400110 /8389911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5)

2012-11-11:
附深圳福田区相关电话

以下是参与迫害相关部门的信息,是从网上查到的公开信息,请大家理智讲清真相:


福田区莲花街道办事处 0755-83079110 0755-83079125
lhb@lhb.szft.gov.cn 李捷 福田区景田路6号
景华居委会0755-83905302 福田区景田东路景丽花园2-110
紫荆居委会0755-83948256 福田区红荔西路香蜜三村香雅阁1楼
梅岭居委会0755-82923226 福田区香梅路1018号东方玫瑰园1栋2楼
狮岭居委会0755-83924689 福田区红荔西路市政大院24栋一楼
康欣居委会 0755-83538844 福田区景田西路15号康欣园B栋首层
深圳福田区委区政府办公室联系方式
通讯地址: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大楼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 :0755-82918518  82918333-0421
电子邮件:zfb@lb.szft.gov.cn
福田区福民路123 号福田公安分局办公大楼
咨询电话:0755-82918777
传真号码:0755-84461555
司法局联系方式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大楼19楼 
邮政编码:518048
监督投诉电话:0755-82918934         
传真电话:0755-82918651
电子邮箱:ftsf@sf.szft.gov.cn
区法院检察院 福田区人民法院 82928171 82918352
rmfy@szft.gov.cn 王明刚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法院办公大楼
福田区人民检察院 0755-82918825 82918833
futianjiancha@126.com 向永生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检察院办公大楼
福田区委区政府办公室(保密局、档案馆) 0755-82918518 82918275
zfb@lb.szft.gov.cn 黄睿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
3、4、5、8、30楼、福田会堂1楼
区人大常委会各部门 福田区人大办公室 0755-82918558 82918578
rdb@.szft.gov.cn 颜冬生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11楼
区政府各部门 福田区发展和改革局0755-82976212 82976212
jh@szft.gov.cn 韦家伟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14楼
福田区经济促进局(金融办)0755-82918333-2617 82918631
jm@szft.gov.cn 甄茵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26楼
福田区教育局(政府教育督导室) 0755-82918360 82918365
wy@szftedu.cn 文渊 福田区石厦路东(福田区委南面)
福田区科技创新局(科学技术协会) 0755-82918460 82918460
kj@szft.gov.cn 杨海燕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25楼
福田区民政局0755-82919898 82918726 mz@szft.gov.cn
曹九如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16楼
福田区司法局0755-82918934 82918651
ftsf@sf.szft.gov.cn 许灿辉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19楼
福田区财政局0755-82918387 82918404 cz@szft.gov.cn
谭钢锋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10楼
福田区人力资源局 82918158 82918966
office@ld.szft.gov.cn 姜祖林 福田区福民路123号福田区委办公大楼21楼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