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09-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西 >> 南昌 新建县 江西省女子监狱 >> 江兰英(姜兰英,江南英)

江兰英(姜兰英,江南英)
江兰英历经九年苦难,今又陷囹圄,母亲控告江泽民。
女,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西南昌青山路
拘留时间: 2002-7-11
有关恶人: 蓼州街社区有两女工作人员(其中一个是主任)
迫害情况: 三年半冤狱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8-20
交叉列在: 江西 > 宜春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29: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河北省魏县宋巧社结束三年冤刑于8月15日出狱回家。

◇江西省南昌市江兰英结束三年半冤狱于8月23日回家。

◇8月16日被绑架的贵州省贵阳市王洪芬于8月25日回家。

◇辽宁省盘锦市朱青结束四年半冤刑于8月1日从沈阳监狱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9/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3057.html

2016-01-05: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维持冤判

近日,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违反法律,不通知律师,秘密开庭,维持对南昌法轮功学员江兰英等五人的冤判。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上午十点多钟,江西省樟树市法院借用宜春市中级法院的法庭,对南昌市江兰英、陈小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男)五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冤判,江兰英非法判刑三年半,陈晓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各被判刑三年。江兰英等五人不服冤判,当庭提出上诉。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及家属的情况下,对江兰英等五人秘密宣判,维持原判,然后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将江兰英、陈晓娟、熊泉妹、梅玉凤四人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王洪华亦被送到监狱迫害(具体监狱不明)。

被冤判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都没有接到法院的判决书。

以下是江兰英等法轮功学员历年遭受中共迫害的简况:

江兰英女士:生于一九六六年,曾多次遭非法关押,两次非法被劳教共四年,被非法判刑五年。

陈小娟女士:二零零零年五月—七月被当地“六一零”特务组织送江西省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用超过普通精神病人四倍药量强迫给陈小娟注射及服药。二零零一年一月,陈小娟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陈小娟再次被贵溪“六一零”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上午九点多钟,陈小娟在自己家中被南昌市塘山派出所恶警直接绑架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陈小娟经历了八年多的折磨。

熊泉妹女士:现年六十三岁,一九九九年九月底,熊泉妹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于北京固安看守所遭迫害半个月。二零零零年熊泉妹被绑架,非法关押于南昌第三看守所。二零零一年熊泉妹被绑架,被关押于南昌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熊泉妹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同为法轮功学员的小女儿也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底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熊泉妹依法旁听广丰县法院对当地徐静等六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时,遭到广丰县国保大队警察涂江等人的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广丰县看守所遭受近半个月的迫害。

梅玉凤女士:今年七十岁了,被抓、被关就有五次之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5/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维持冤判-321841.html

2015-10-24: 江西省南昌江兰英被冤判已上诉中级法院补充

南昌法轮功学员江兰英等五人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在江西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异地关押于宜春市看守所。在遭受将近七个月的非法拘禁后,由樟树市法院委托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上午进行冤判。当时,法轮功学员们已提出上诉,该冤案将由宜春市中级法院受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3/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7986.html

2015-10-21: 江西省南昌江兰英被冤判 已上诉中级法院

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等五人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在江西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异地关押于宜春市看守所。在遭受将近七个月的非法拘禁后,由樟树市法院委托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上午进行冤判。当时,法轮功学员们已提出上诉,该冤案将由宜春市中级法院受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7907.html#15102101239-1

2015-09-15: 江西宜春市江兰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上午十点多钟,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对南昌市的五位法轮功学员江兰英、陈小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非法庭审,家人聘请的三位正义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五位法轮功学员也逐一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下午五点,法庭主审法官无视法律、罔顾事实,当庭非法宣判,对江兰英非法判刑三年半,陈晓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各被非法判刑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5/江西宜春市江兰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15746.html

2015-09-09: 江西南昌市江兰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将被非法庭审

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江兰英(女,现年49岁)、陈小娟(女,51岁)、熊泉妹(女,63岁)、梅玉凤(女、 70岁)、王洪华(男、 40多岁),2015年2月24日大年初六,五人在江西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村民恶意举报后遭绑架。

江兰英、熊泉妹、梅玉凤、陈小娟四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异地关押于宜春市看守所。王洪华则被关押在樟树市看守所。

江西宜春市袁州区法院欲于2015年9月10日上午九点对江兰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9/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5411.html

2015-07-06: 江西南昌江兰英遭非法关押 母亲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6/江西南昌江兰英遭非法关押-母亲控告江泽民-312014.html

2015-04-26: 江西省南昌市江兰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2015年2月24日大年初六,南昌江兰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在江西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村民举报后绑架。江兰英、熊泉妹、梅玉凤、陈小娟四人被异地关押于宜春市看守所。4月21日,南昌市国保大队警察和樟树市国保大队警察强行闯进熊泉妹的家中非法抄家。抄去了法轮功书籍等大量私人物品。

江兰英的母亲七旬高龄,因思念女儿又不识字,近日被南昌市国保大队警察以释放江兰英,需要家人签字画押为由,被哄骗在一张纸上按手印画押。事后才知,按手印的纸张根本不是要释放江兰英,而是所谓的“取证材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6/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8038.html

2015-03-30: 江西省南昌市江兰英等五人面临非法起诉

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江兰英、陈小娟、梅玉凤、熊泉妹、王洪华,2015年2月24日,到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而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宜春市看守所异地关押。一度传办案方已由樟树市公安局移交给了宜春市公安局。

3月27日,经家人再次前往樟树市相关方面询问,确定办案方依旧是樟树市国保大队,且构陷案卷已被送达樟树市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30/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6876.html

2015-03-28: 江西省南昌市江兰英等五人面临非法起诉

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江兰英、陈小娟、梅玉凤、熊泉妹、王洪华,2015年2月24日到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而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宜春市看守所异地关押,一度传办案方已由樟树市公安局移交给了宜春市公安局。3月27日,经家人再次前往樟树市相关方面询问,确定办案方依旧是樟树市国保大队,且构陷案卷已被送达樟树市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8/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6650.html

2015-03-13: 南昌三位善良女士历经迫害 今又陷囹圄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大年初六),南昌市五位法轮功学员江兰英、陈小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男)在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报告给警察后遭绑架。

其中江兰英、陈小娟、熊泉妹三位女士均历经过多次牢狱摧残,如今又被非法关押在宜春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江兰英历经九年苦难,今又陷囹圄

江兰英女士,生于一九六六年,原为工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展开全面迫害之后,江兰英善意地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却带来她绵延十多年的人生噩梦,多次遭非法关押,两次劳教迫害共四年,被非法判刑五年。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间,江兰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恶警轮番用警棍殴打江兰英;把她绑在两张合并的床上,双手双脚拉直到极限,再用铐子铐住、固定在床上二十多天;鼻子里插进一根橡皮管灌食,管子从早上八点一直插到晚上十点,江兰英连呼吸都很困难,食道也被插的流血。长达半年多,她被关押在一个仅四、五个平方米的小号子里。

二零零二年七月,南昌市国保大队长李小平将江兰英劫持至青山路派出所,后将江兰英移至东湖分局刑侦大队毒打,再将她关入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江兰英遭恶警灌盐水,市东湖分局和青山路派出所多次对江兰英暴力提外审,轮番对江兰英进行折磨,采用的手段包括扇耳光、用铁棍打、不让睡觉、用脚使劲踩她的双脚等。之后,江兰英被非法枉判五年徒刑。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一年,江兰英又被非法劳教两年,遭到长期被关禁闭小号的迫害。

2012-01-30: 从一位女子12年苦难经历看中共黑恶本质
—— 江西省女子监狱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江兰英的恶行

江西南昌法轮功学员江兰英,是一个柔弱的未婚女子,原为工人,由于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展开全面迫害之后,江兰英坚持说真话,善意地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然而,使人悲愤的是,这位善良女子绵延不绝的人生噩梦却由此开始……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二年,初陷囹圄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三岁的江兰英初次陷入魔掌,先是遭南昌市青山路派出所恶警周向峰等绑架,继而在十一月被劫持至南昌市第三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看守所恶警刘秀英等指使犯人毒打江兰英,将她打得全身青紫,还在寒风刺骨的冬天叫人往她身上倒尿;恶警孟南用脚镣同时将江兰英等八位法轮功学员串在一起,再把每个人的一只手铐在脚镣的一个栓子上,致使八人二十四小时都只能弯着腰,不能行走,不能睡觉,生活不能自理,全身疼痛。恶警对她们还随意辱骂。

二零零零年一月,江兰英被强行关入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到期后又被非法延期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里,恶警大队长王俊征、副大队长李小群、徐校良轮番用警棍殴打江兰英,并把她绑在两张合并的床上,双手双脚拉直到极限,再用铐子铐住、固定在床上二十多天,鼻子上再插上一根橡皮管灌食,管子从早上八点一直插到晚上十点,江兰英连呼吸都很困难,食道也被插的流血。

江兰英长达半年多被关押在一个仅四、五个平方米的小号子里,由三个吸毒人员看守,平日门窗紧闭与外界隔绝,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屋内空气浑浊,终日不见阳光。

劳教所恶警以减刑为条件,诱使吸毒犯拼命折磨、打骂法轮功学员。所长曾庆智、吴××、大队长王俊征都是参与的主谋和凶犯。恶警邓俭将五名法轮功学员关入禁闭室吊铐五天五夜,并用警棍殴打;恶警周茜群将法轮功学员黄淑萍打得鼻青眼肿;恶警洪创华用一大串钥匙抽打学员江有香的脸,致使她脸被打得变形;恶警杨丽萍用铁器将学员撬得满嘴鲜血却哈哈大笑;恶警徐校良用警棍打人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死了就象狗一样拖出去。一次,曾庆智和王俊征召集吸毒人员开会,怂恿道:对法轮功人员要“该出手时就出手!”吸毒人员散会后立即对江兰英大打出手,她们用铁丝做的衣架把绝食抗议的江兰英的腿脚抽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劳教两年后,恶警还不放江兰英,将她关入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江兰英绝食抗议,出现病危,青山路街办(主任黄伟)和派出所在这种状况下仍然合谋将她继续非法劳教三年。在女子劳教所,江兰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办保外就医,江兰英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回家。

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七年,狱中苦难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深夜,以南昌市国保大队李小平为首的一群恶警又一次强行闯入江兰英家,将江兰英劫持至青山路派出所,江兰英遭指导员李××的毒打,后被送入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江兰英遭恶警孙××灌盐水,市东湖分局和青山路派出所多次对江兰英暴力提外审,轮番对江兰英进行折磨,采用的手段包括扇耳光、用铁棍打、不让睡觉、用脚使劲踩她的双脚等,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青山路派出所恶警周向峰、王力、魏××等;东湖分局恶警刘××等甚至用凳子轮番坐到江兰英脚上折磨她,致使其双脚大脚趾严重受伤,指甲脱落。后江兰英被非法判刑五年,转入江西省女子监狱。

在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日子里,江西省女子监狱以监狱长为首的警察人员积极追随恶首行恶,做法暴虐低下,令人不齿。二零零六年,监狱恶警万敏英把法轮功学员张育珍双手挂铐得失去功能至今还留有后遗症;法轮功学员梁美华指出她们的恶行,副监狱长李晖竟然说:“对没转化的法轮功怎么样都可以!”她们采取极端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修炼者,这些都由教育科长、恶警钟云华及各大队的教导员、大队长来实施,他们调配犯有重刑的犯人“包夹”法轮功学员,逼迫“包夹”犯人参与迫害以达到“转化”学员的邪恶目的,江兰英也遭到监狱的残酷迫害。

在监狱中,江兰英长期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医院多次下病危通知单,省、市“六一零”官员到医院查看,但都置之不理。恶警们公然叫嚣: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绝对不放人。

江兰英长期绝食,恶警们就长期野蛮灌食。为达到使江兰英“转化”的目的,女子监狱长期对其实施高压迫害。参与实施迫害的恶警包括副监狱长李晖、教育科钟云华、恶警胡睿华、指导员王芬、教导员万敏英、王娟、大队长曾向辉等。他们曾指使四个犯人轮流监督,连续几昼夜不让江兰英睡觉,昼夜罚站,站不住就绑着站,而且不允许她打瞌睡,否则就暴力惩罚;犯人舒影静、邓利平有一次把江兰英高高绑在窗子上,逼她签字“转化”,直到她几乎虚脱才松开,此时江兰英全身发抖,失去知觉。

在女子监狱三大队,深夜里经常都能听见江兰英痛彻心肺的惨叫声。由于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江兰英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骨瘦如柴、两腿僵直、全身麻木,长期的体罚造成双脚充血肿大。

二零零五年,恶警胡睿华将江兰英绑在床上强行灌饭,不配合灌饭胡睿华就对江兰英扇耳光,摧残迫害使得江兰英神智不清,大小便拉在床上,恶警钟云华还辱骂说是她故意拉在床上的;胡睿华命令两个“包夹”犯人强行把江兰英在水泥地上拖来拖去,鞋子磨破了也不停。在江兰英经过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胡睿华命令“包夹”犯人说:“不放弃信仰晚上不让睡,也不允许加穿衣服,冻着。”她还恬不知耻的对江兰英说:“你现在转化也是转,我们强迫你转也是转,何必吃那个苦头呢?”

胡睿华还把写满诽谤大法及大法创始人的标语命人贴在江兰英睡床周围,并说你不放弃信仰我就这样,你转化了就不会这样,这都是你造成的;见达不到目的又命令劳教人员刘成、万银会、邓利平野蛮强制江兰英写“三书”:把江兰英按倒俯卧,一人坐在江兰英臀部上、第二人按着她双肩,第三人抓着她的手夹着笔控制着手强“写”“三书”。胡睿华还邪恶的说:你看你也没遭报应,写吧……

在女子监狱医务室,胡睿华见江兰英在被迫害的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在病房尿盆大小便,就命令“包夹”把江兰英的裤子脱至大腿处,继而将她拖到地上光着臀部坐到冰冷的地上,然后胡睿华亲自把江兰英双手分开拉到极限绑到床沿上,那时正是寒冷的冬天,零度以下,外面正刮着凛冽的寒风,胡睿华命令“包夹”将窗户打开,说:“看着她,让风吹她!”这样折磨了江兰英十多个小时。

江兰英在女子监狱最后被迫害得双腿不能正常行走。至今双脚都是麻木的,不能自如控制。

监狱为了达到“转化”江兰英的邪恶目的,还叫来当地李家庄社区的主任刘丽华一行人来威逼利诱她。见达不到目的,又找来她的家人。江兰英的家人说:“她自己的信仰别人是改变不了的,她有自己的思想。”胡睿华脸色马上一沉,气势汹汹……直至在江兰英临释放前,胡睿华还凶狠狠地说:“如果不是你要到期了,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

二零零七年~二零零九年,获“自由”后……

江兰英入狱五年,于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被释放回家后,彭家桥街办马上就从各社区居委会抽调人员,由李家庄居委会社区主任刘丽华、书记任厚平具体负责对江兰英的非法监控。任厚平一上班就站在江兰英家门口监控,还经常打电话到江兰英家询问、骚扰;刘丽华见江兰英妈妈购物回来也要问问买了什么东西,进行“检验”,江兰英去买衣服刘丽华也跟踪其后,进行肆无忌惮违法监控,刘还指使文教路社区的工作人员林亚民经常上门骚扰,一坐就是一个上午,林说自己也不愿意来,但刘丽华见他没来就会打电话催他来。街办还买通三楼住户陈石长对江兰英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每月给工资六百元。后来很多邻里都对陈石长说:“人家这么好的人你别再参与进去迫害、作恶了!”结果陈石长也拒绝监控了。

街办让社区以“照顾离家近”为借口安排江兰英到社区扫地,江兰英在看到社区书记任厚平做的材料上写着安排江兰英在我社区劳动,并一一汇报情况后,才知道了恶人是为了达到长期监控迫害才这样安排的。

江兰英很快应聘到一份工作,但是街道办事处的党委副书记吴彪想阻止她到外面工作,为了达到长期非法监控的目的,吴彪伙同司机等一班人开车跟踪江兰英到其所在的工作单位进行骚扰,并问单位领导:“这工作是谁介绍的?”当得知是江兰英在报纸上应聘的后才灰溜溜走了。这件事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应聘工作单位的人都觉得街道办的这几个“政府官员”太不正常、太坏了,单位领导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由于社区在暗中施压,这个单位最后还是没敢聘用江兰英。几天后,吴彪又找到江兰英,让她再到社区扫地,遭到江兰英的拒绝。在江兰英自己从新又找到一份工作后,吴彪又一次找上门,问江兰英在哪里工作,江兰英拒绝告知……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一年,再入炼狱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下午,南昌市筷子巷派出所突然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梁美华家中抢劫走电脑、打印机、光盘和部份用于生活的现金,并非法劫持绑架了正在一起看书的八位法轮功学员,江兰英也在其中,她又一次失去自由。

筷子巷派出所找来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小平,李小平安排西湖分局刑侦队把江兰英、梁美华、姜小燕等人带到西湖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进行刑讯逼供。

西湖分局恶警王元华把江兰英从筷子巷派出所带走时说了一句话:“网上都说我是江西十大恶警之一。我打人很厉害,×××在××时候,我把她们吊起来拷打,用电棍击打她们、电她们的脚心,她们都被我打怕了。”在公安西湖分局刑侦大队,江兰英遭受非法审讯,一进门,王元华就大声叫喊着:“把老虎凳搬来!”然后由几个恶警搬来了一张审讯桌,上面、下面都有双铐。王元华把江兰英双手、双脚铐住,就开始行凶。江兰英不配合恶警王元华录“口供”,王元华就对两个警员说: “拿辣椒水来!”他们拿来了一瓶带喷打辣椒末之类的喷射器,晚上不许江兰英闭眼睛,睡就喷,不配合他们就用电棍电,江兰英被电的全身颤抖,喷得眼泪鼻涕直流,眼睛睁不开,就这样被折磨到深夜。

酷刑演示:电击
酷刑演示:电击

恶警们没有从江兰英身上得到任何口供,就把人又送到筷子巷派出所,由筷子巷派出所把江兰英、梁美华、姜小燕等人直接送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第一看守所江兰英受到强行灌盐水的迫害,参与的有所长、警员胡晓纯及一名姓孙的恶警医务人员。

西湖分局勒索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财后放了几个人,但见江兰英的家人迟迟没有交钱就不放江兰英江兰英在看守所被关了三个月后,恶警就直接把她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劳教所,江兰英她被关押在六、七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劳教所为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使用吸毒人员“包夹”她,不让她炼功,不让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碰面,长期隔离开。女子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有时加班加点达十二~十三个小时。没完成产量就加期。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经常会发生“包夹”恶人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件。黎桂花是七十多岁的九江法轮功学员,因为盘腿就几乎天天都被“包夹”打骂。劳教所领导放纵、纵容恶人殴打法轮功学员,陈玉莲因拒绝穿劳教所的囚衣,就当场被吸毒人员何雪英扇耳光,警察陈英中队长在旁边“视若无睹”,默许、纵容行恶,吸毒人员在背地里说打法轮功白打,想打就打。

对于快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劳教大队要求她们写一份自我鉴定。江兰英不写,劳教大队就叫“包夹”代写,江兰英让“包夹”犯人不要写,写了假话对她不好,因为法轮功是最好的、最正的,没有错,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合法的,写什么认罪、认错的?“包夹”吸毒人员郭用芳说自己也不想写,但不写就会受到大队的惩罚加期、扣分。劳教所就是这样使这里的劳教人员不想参与迫害也要强迫让她们干。有一个劳教人员刘小玲气不过了,对中队长陈英说:我没有义务给你们看管法轮功,结果招来了劳教加期的惩罚,后来她再也不敢抗拒胁迫了,并且还对法轮功学员更凶了,因为她怕再加期招来对自己的迫害。你不迫害法轮功,劳教所就迫害你,看你怎么选择!恶警金玉花自我坦白道:我不怕人家说我是恶警,我们一大队(关押迫害法轮功的大队)的都被称作恶警——这就是劳教所“春风化雨”般的“人性化管理”!

在劳教所,江兰英又被关押了两年多,其中包括因江兰英拒绝做奴工、抵制点名而被恶警金玉花加期关押的多日,直至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江兰英才离开劳教所。

迫害必须终止!

一个弱女子,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是邻居公认的好人,仅仅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仅仅因为修炼做好人而被中共非法抓捕,第一次被劳教两年,第二次被判刑五年, “自由”后,仍然备受监控及生存压力,乃至第三次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多,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到二零一二年的十二年半时间里,江兰英竟然有九年是在洗脑班、看守所、监狱与劳教所里度过,余下“自由”后的两年生活也遭到监控与干扰,饱受凌辱、摧残与歧视,试问:人的青春有几个十二年啊?今年,江兰英已四十六岁了,依然独身一人,没有自己的家庭和稳定的工作,靠自己在外打工一个月挣几百元钱维持生存,与年迈的母亲住在一起,相依为命,江兰英和其他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悲惨命运多么令人心酸与愤怒!

中共对官员贪污腐败,社会道德沦丧,黄、赌、毒、黑社会横行放任纵容,对修真、善、忍的好人,却没完没了的施加迫害长达十二年半之久,在这十几年里,迫害政策没有改变,施行泯灭人性迫害手段的恶人们没有受到法律惩罚,所谓国家《宪法》第二章第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以及《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等法律遭到中共自己的公然强奸,成了一纸空文。中国同胞啊,想想吧:这样黑、这样恶的“党和政府”是好还是坏?是值得拥护还是必须唾弃?那些加害者是“人民公仆”还是流氓恶棍?—— 相信每一位良知尚存的人都不难作出正确判断!这里告诫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中共警察与干部:“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为中共邪党卖命而做的每一桩恶行都记录在天、也记录在人,每一件都要由你们自己来承担恶果,如果你们不思悔改与赎罪,不停止对法轮大法正信的迫害,终将逃脱不了“恶有恶报”的规律,在 “天灭中共”的历史大潮中为邪党殉葬!是迫害必须终止的时候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30/从一位女子12年苦难经历看中共黑恶本质-252411.html

2011-03-03: 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补充
法轮功学员江兰英、谢春媚、刘嫦娥、黎桂花、郭蕴英、欧阳盛琴、周冬梅、熊美英、 熬译文、吴伟平、张松、钟艳珍等被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还有更多的信息,望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43.html

2011-02-27: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据悉,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江南英、姜小燕、谢春媚、刘嫦娥、黎桂花、郭蕴英、欧阳盛琴、周新梅、熊美英、熬译文等,还有更多的望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7/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13.html#11226233651-4

2009-12-08: 大法弟子江兰英被江西女劳教所迫害

今年四月三十日,南昌市大法弟子江兰英与另名七名大法弟子在里州梁美华家学法,被南昌市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筷子巷派出所恶警绑架。一个多月后,江兰英被非法劳教。

大法弟子江兰英2002年7月因发真相资料、挂横幅,遭非法判刑五年。江兰英从不配合邪恶,在省监狱医院被强制灌食长达2年11个月。今年一关进江西女劳教所,江兰英就被关进禁闭室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8/214052.html

2009-07-16: 八女性集体读书 遭警察绑架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多钟,江西省南昌市八名女性大法弟子在南昌市西湖区梁美华家一起集体读书、交流如何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却遭十余名警察绑架。其中,七月七日,姜小燕和谢春楣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梁美华、江兰英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其他大法弟子已回到家中。

这八位女性大法弟子是梁美华(女,60岁)、江兰英(女,40岁)、姜小燕(女,30多岁)、谢春楣(女,40多岁)、龚小红(女,59岁)、袁凤梅(女,60多岁)、周淑珍(女,60多岁)和范赛英(女,70多岁),她们其中的五位年龄在60-70岁左右,而且姜小燕、江兰英、袁凤梅、梁美华、谢春楣多次遭恶党迫害。

中共相关部门在此绑架发生之前,就已经对梁美华非法监视。四月三十日下午,蓼州街社区两个女人到梁美华家敲门。梁美华当时并没开门;后来两人不停的敲门,并找借口骗开了门。下午四点多钟,两名大法弟子刚走出梁美华家,就被一拥而上的恶警绑架;随后十多名警察对梁美华家非法抄家,在场的大法弟子全部被绑架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该看守所位于江西南昌的新建县内。

目前,梁美华、江兰英二人仍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姜小燕、谢春楣已于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范赛英已于五月一日半夜一点多钟回到家;周淑珍已于五月二十七日左右回到家中;龚小红已于六月二十日左右回到家中;袁凤梅已于七月十一日左右回到家中;

多次遭到迫害的袁凤梅,其子叫王昕,因坚持修炼于2001年7月2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八岁。

谢春楣,是南昌市第二十中学的教师,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晚,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劳教迫害后,刚刚回家不久,如今又再次遭劳教迫害;

梁美华,曾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监狱企图逼其“转化”,长期罚站,每天10多小时,脚、腿肿胀,行走困难。后又不让睡觉,有时一天只让睡二个多小时。监视梁美华的犯人随意踢打辱骂,炎热的夏天将其关进小号,强制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长达42天之久。

江兰英,之前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延期一年、再劳教的折磨。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因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眼看就不行了,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办“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深夜,江兰英再次被绑架,被绑架期间,青山路塘山派出所周建风曾到江兰英家中威胁其老母亲,并说有钱可以轻判,结果没达到目的。之后家属在没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江兰英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至江西省女子监狱。江兰英长期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医院多次下病危通知单,省、市“六一零”官员到医院查看,但都置之不理。恶警们公然叫嚣: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绝对不放人。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饱受折磨的江兰英五年冤狱期满终于回到家中。但中共当局对她的迫害仍未停止。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16/204632.html

2009-05-24: 南昌市大法弟子梁美华等人被迫害情况补充

2008年4月30日下午二点多钟,一些大法弟子在梁美华家学法,陆续去了姜小燕、江兰英、谢春楣、袁凤梅、龚小红、范赛英、周阿姨,加上梁美华共八人。

下午约三点多钟,蓼州街社区有两位女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是主任)到梁美华家说看看。社区的人没说什么就走了。当时有同修提出结束学法,各自回家,但有同修认为没关系,继续学。约四点多钟突然闯进十多名恶警绑架了8位同修,并非法抄家,抢走梁美华现金一万余元,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过塑机各一台,一些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等。下午六点恶警将8名大法弟子带到筷子巷派出所做笔录。由于大家都不配合邪恶,恶警在网上查找到同修的情况,由国保大队、公安分局和各同修所属的派出所勾结,分别到每位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多少不等都抢走一些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到午夜十二点由西湖区国保大队、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恶警将姜小燕、江兰英、谢春楣、袁凤梅、龚小红、梁美华、周阿姨共七人非法绑架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进行迫害。范赛英于五月一日半夜一点多钟被送回家。

姜小燕,女,30多岁,多次被迫害。
江兰英,女,40岁,刚结束五年黑狱迫害不久现又遭毒手。
袁凤梅,女,60多岁。多次被迫害。
梁美华,女,60岁,1999年7.20后两次被恶警迫害,共被非法关押了7年。2007年结束五年黑狱迫害不久现又遭毒手。
谢春楣,女,40多岁,南昌市第二十中学(地址:都司前街11号、邮编:330009)的教师、2007年10月29日在街上贴大法真相标语和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劳教迫害。现刚刚回家又被迫害。
龚小红,女,59岁。
周阿姨,女,60多岁,名字不详。
范赛英,女,70多岁已正念回家。

请南昌同修发正念解体本市邪恶,收集补充更多资料,揭露邪恶和恶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4/201529.html

2009-05-05: 江西南昌恶警绑架大法弟子的经过

四月三十日下午,南昌大法弟子七人在同修梁美华家学法,被恶警闯入绑架、抄家,强行抢走现金一万余元,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过塑机各一部。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多数。参与单位:南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筷子巷派出所,居委会。晚上又分别进行见不得的抄家,抢走电脑等许多物品。其绑架理由:“非法聚会”。被绑架大法弟子有:

姜小燕,女,30多岁,多次被迫害。
江兰英,女,30-40之间,刚结束五年黑狱迫害不久又遭毒手。
袁凤梅,女,60多岁。
梁美华,女,60岁,刚结束五年黑狱迫害不久又遭毒手。
谢春楣,女。
龚小红,女,59岁。
周阿姨,女,名字不详。
范赛英,女,70多岁已正念回家。

其余当晚送至南昌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5/200224.html

2009-05-04: 江西南昌梁美华、龚小红等八名大法弟子遭恶警绑架

2009年5月1日下午4时左右,江西南昌梁美华、龚小红等8名大法弟子在一名大法弟子家中学法、交流时,遭恶警闯入家中集体绑架,随后8人均被抄家,后放回1人。

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国保大队、筷子巷派出所恶警将江小燕、江兰英、谢春楣、袁凤梅、龚小红、梁美华、周阿姨一共七人非法关进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进行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65.html

2009-05-02: 南昌市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

四月三十日下午二点多钟,一些大法弟子在梁美华家学法,陆续去了江小燕、江兰英、谢春楣、袁风梅、龚小红、范赛英、周阿姨(60—70岁左右,现不知姓名)加上粱美华共八人。

下午约三点多钟居委会有人来,粱开门接待,居委会的人走后不久,约四点多钟突然闯进十多名恶警。下午六点恶警用几部车将八名大法弟子拖到筷子巷派出所,分别给每人做笔录。由于大家都不配合邪恶,恶警就分别在网上查找,到午夜十二点由西湖国保大队、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恶警将江小燕、江兰英、谢春楣、袁凤梅、龚小红、梁美华、周阿姨一共七人非法绑架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进行迫害。

在恶警从网上查找到大法弟子后,由国保大队、公安分局和筷子巷派出所勾结到每位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多少不等都抢走一些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梁美华家还被抢走打印机器材、现金等。

范赛英于五月一日半夜一点多钟被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200063.html

2008-06-27: 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遭迫害纪实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个年头了。九年中,这个邪恶的流氓政权使用了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各种下三滥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其所犯下的罪行已是罄竹难书,天上地下人神共愤。

下面我们以纪实叙述的方式来看一看,一向自诩“伟光正”的中共邪党是如何利用强大的国家机器来对付一个仅仅因为有着坚定信仰的纤弱女子的。

江西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年轻柔弱的未婚女子,由于信仰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历经了七年多地狱般的牢狱苦难,其间受尽凌辱和折磨,可谓九死一生。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7/181008.html

2007-08-16: 南昌市大法弟子江兰英人被释放,家仍被监视
江西省南昌市大法弟子江兰英,于7月12日被释放。据知情人透露,在江兰英释放前,彭家桥派出所恶警对她家進行了非法抄家。出来后彭家桥派出所恶警胡筠等人二十四小时在她家严密监视,不让江兰英和她母亲跟外界任何人接触。后改由李家庄居委会派人在她家门口监视,任何進出楼梯口的人都要登记,同时收买三楼住户姓陈的监视,目地是不让她们和大法弟子接触交流。

大法弟子江兰英曾被邪恶非法关押将近八年之久,有将近五年时间处于绝食之中,遭受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残酷迫害,目前她双腿不能行走。

李家庄居委会主任:刘利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28.html

2006-11-21: 大法学员江兰英现仍被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并仍在绝食抵制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142894.html

2006-05-29: 江西劳改医院拒绝江兰英母亲探视女儿
自2005年8月1日江兰英的母亲到江西劳改医院见了最后一面江兰英,之后直到现在再也未见到女儿,江母见女心切,三番五次到监狱要求见人,要么被不法人员赶出门外,要么关门不搭理她,有一次竟被姓熊的监狱长非常粗暴的抓住70多岁瘦小的老人向外推。可怜老母亲哭诉无门。

注:江兰英可能被警方秘密转移,希望调查组织能予以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094.html

2005-11-04: 家住江西师大附近的大法弟子陆林英,现年78岁,在上街买菜时被强行绑架到南昌市青云谱区岱山路30号的550招待所洗脑。

大法弟子江兰英现已被秘密转移,不准家属接见,也不告诉家属江兰英在何处,恶警居然恬不知耻的对她母亲说你将来会感谢共产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4/113711.html

2005-09-29: 江西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处于生命垂危,南昌公安系统及女子监狱一方面指使劳改医院不准進行任何治疗,另一方面又不让家属保外就医接回家治疗,明摆着就是要将其往死里整,以达到它们消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证。

据可靠消息,南昌市东湖区公安局长于晓光对江兰英的母亲说,我们已经同意放人,以后有甚么后果与我无关,你去找610办公室。而江兰英的母亲找到610办时,办公室的人说只要江兰英改变(就是转化)了,就可以放人,否则就不放。

而且江兰英的母亲自8月1日接见江兰英后,目前女子监狱再不让接见,严密封锁消息,并且有一恶警居然野蛮的将江兰英母亲推入路旁的草丛中,江兰英的母亲只有一只眼睛,丈夫一直瘫痪在床,不知这位恶警是否父母所生,良心何在。...现将南昌市610办公室电话予以公布,请有条件的同修及正义之士声援[见本案件联系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9/111414.html

2005-08-26: 自1999年7.20到今日六年多,江西省南昌市39岁大法弟子江兰英坚信大法,一直遭受残酷迫害。江兰英为了抵制迫害,在六年多的日子里就有五年多的时间没有進食。这次是连续三年零一个月的时间没有進食,在江西省劳改医院被强制灌食折磨,1米65的身高、130斤的体重瘦到只有60多斤、奄奄一息。其母恳求接她回家治,医院的人却说:这是上面定的,我们无权放人,这次不吃东西只有死在这里了。

2005年6月份恶警逼迫江兰英父母在一张写好了字的纸上签字,表示出了问题自己负责。当时江兰英被五花大绑在床上强行注射。恶警还特意叫了记者摄像,并对江兰英父母及记者说:你们都看见了,我们给她们注射了针,她长期绝食,我们不再管她了,出了问题自己负责。

江兰英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说:妈妈你们不能签,我被他们折磨得这样,已经不在乎生死了,它们从来没有给我注射甚么东西和所谓的治疗,都是每天强灌一杯淡淡的盐水之类的东西,今天是特意叫来了记者来摄像,才搞个注射的所谓治疗。

当时恶警王卫凶神恶煞般的说:你告到哪里我都不怕,我就是要她死,你又怎么样。恶警说: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绝对不放人。

最近,江母到医院探望女儿却被野蛮推出,不准接见。据悉在这种情况下,江兰英还遭受监狱三大队胡队长(其名不详)的毒打。

在此正告王卫等恶人立即停止对江兰英的迫害,不要再做中共恶党暴行的工具,尽快放人,为自己及家人留一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6/109167.html

2005-08-25: 8月16日,江西省南昌市大法弟子江兰英的家属得到一份病危通知书,已诊断证明江兰英全身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江母到医院探望女儿却被野蛮推出,不准接见。据悉在这种情况下,江兰英还遭受监狱三大队胡姓队长毒打!

事实上,这份病危通知书是2005年5月31日由长征医院(劳改医院)直接下到彭家桥街道办事处书记手中,一直隐瞒压制。其间2005年6月份恶警逼迫江兰英父母在一张写好了字的纸上签字,表示出了问题自己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5/109103.html

2005-06-27: 江西南昌市江兰英生命垂危 恶警逼迫家人签死亡书
南昌市大法弟子江兰英在江西省劳改医院遭受残酷折磨并被强制灌食长达2年11个月,目前生命垂危,2005年6月份恶警逼迫其父母在一张写好了字的纸上签字,表示出了问题自己负责。不法人员说: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绝对不放人。

江兰英,女,39岁,1999年11月三次去北京说明大法真像,被南昌市青山路派出所(现合并到彭家桥派出所)押回关第三看守所,被恶警刘秀英(该恶警因贩卖毒品被判刑),指使吸毒抢劫犯舒非带领众刑事犯毒打江兰英,严冬时节往她身上泼冷水及尿,更有甚者,一次因集体炼功,看守所邓政委竟将8个法轮功修炼者上连环脚镣、手镣,所以一人上厕所,其他7人也要同去,8个人严冬时被迫坐在水泥地上二天二夜。江兰英被非法判劳教一年,于2000年1月送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因绝食抗议长期被绑在床上,手脚不能动,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由,强行灌食,长期关在黑暗的小屋子里,三人住在里面,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江兰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到2002年1月才放回家。

2002年7月11日深夜1时,江兰英在家洗澡,再次遭青山路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在派出所遭到恶警王卫(现指导员)、周响峰用电棍、铁棍打;恶警王卫用凳子坐在江兰英脚上,進行了二天二夜残酷迫害。后送一看守所,不让家属见她。

2003年2月底,江西女子监狱突然通知江兰英家属去长征医院(劳改医院)看她,此时才知道她被非法判刑5年,江兰英一直绝食来抗议非法判刑,被送江西省劳改医院迫害、强制灌食。直到7月25日江母才获准去探视。江兰英已骨瘦如柴,身高1.65的人体重不到40公斤,其母恳求接她回家治疗,医院干部却说:这是上面定的,我们无权放人,这次不吃东西,只有死在这里了。

2005年5月27日看到报纸上说公安局长亲自现场接见处理冤假错案,江兰英母亲在5月30日到了南昌市东湖分局。当时局长于晓光接见了,在场的还有彭家桥派出所所长,他们很客气,与江母握手,走时还送。6月1日彭家桥派出所指导员王卫等10多个警察来江兰英家,把其父母带到了劳改医院。

江兰英被五花大绑在床上,强行打针。不法人员并安排记者摄像,并对江兰英的父母及记者说:你们都看见了,我们给她注射了,她长期绝食,我们也不再管她了,出了问题自己负责。并要江兰英的父母在一张写好了字的纸上签字。

江兰英已经极度虚弱,但尚能清楚的说:妈妈,你们不能签,我已经不在乎生死,它们医院从来没有给我注射甚么和所谓的治疗,都是每天强灌一杯淡淡的盐水之类的东西,今天是看到来了记者来摄像,才搞个样子的注射的所谓的治疗的。

江兰英的父母甚么也没有签。邪恶的人员说: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绝对不放人,一放她就要上北京去。当时恶警王卫凶神恶煞般的说:你告到那里我都不怕,我就是要她死,你又怎么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7/104965.html

2005-06-12:江兰英,女,39岁,江西省南昌市大法弟子。2002年7月11日因发真像资料、挂横幅再次遭派出所恶警非法从家中绑架。在派出所恶警王卫(现指导员)、周响峰用电棍、铁棍打,王卫用凳子坐在江兰英脚上,進行了三天三夜残酷迫害,后非法判刑五年。江兰英体重原来130多斤,现在才只30多斤。

江兰英从不配合邪恶,随即绝食抗议,被送江西省劳改医院强制灌食长达2年11个月。在这个期间不准家人接见,冬天寒风刺骨,雪花纷飞老母送棉衣不但不准见,棉衣也被恶警拒之门外。

2005年5月27日看到报纸上说,公安局长亲自现场接见处理冤假错案,其母在5月30日到了南昌市东湖分局。当时是于晓光(局长)接见了,在场的还有彭家桥派出所所长,他们很客气,与江母握手,走时还送。

在6月1日彭家桥派出所王卫(指导员)等10多个警察来江兰英家,把其父母带到了劳改医院。看到江兰英被五花大绑在床上,强行打针,并安排记者摄像,要江兰英说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同时要其母在江兰英病危通知单上签字,其母拒绝。

江兰英对母亲说这是迫害、假象,刚才还打我,并叫母亲放心,一定要跟师父走到底,当时王卫凶神恶煞般的说,你告到那里我都不怕,我就是要她死,你又怎么样。

1999年11月江兰英曾三次去北京证实法,被南昌市青山路派出所(现合并到彭家桥派出所)绑架。关押在南昌市女子戒毒所非法劳教三年。因从不配合邪恶,期满也不放人,后绝食反迫害26天,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到2002年1月才放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2/103855.html

2005-01-26: 姜兰英,女、39岁,江西省南昌大法弟子。1999 年11月去北京说句公道话被南昌市青山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南昌市女子戒毒所(江西女子劳教所)三年。为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于 2001年11月放回家。2002年7月因挂横幅,被人出卖。南昌市青山路派出所片警从家中把她绑架,随后姜兰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到2005年已绝食抗议2年多,被关押在江西省长征医院(原江西省劳改医院)。她母亲最近去探望被拒之门外不让见,冬衣也不让送進去。现生死不明。

2004-10-31:江西省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女,现年38岁,于2002年7月11日出去讲真像、挂横幅,被不明真像的人举报,被恶警绑架关押,被非法判刑5年。由于她坚信坚修大法不妥协、不被所谓的转化,从开始被抓那天至今绝食抗议,遭恶警野蛮灌食。现仍在南昌新建县长陵劳改局医院。据目击者反映,目前江兰英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人体变形。

2003-12-05: 江西省监狱医院还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江兰英,该大法弟子已绝食8个多月,身体非常虚弱,每天遭掐鼻灌食。

2003-08-19: 江西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女,38岁,99年9月16日晚在南昌青山湖住宅小区62栋功友家交流被南昌市东湖分局非法抓捕,在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6天后释放。

99年11月因進京上访,被青山派出所押回关第三看守所,因坚持炼功,被恶警刘秀英(该恶警去年因贩卖毒品被判刑现被关押在九江),指使吸毒抡劫犯舒非带领众刑事犯毒打江兰英,严冬时节往她身上泼冷水及尿,更有甚者,一次因集体炼功,看守所邓政委竟将8个法轮功修炼者上连环脚镣、手镣,所以一人上厕所,其它7人也要同去,裤带也只有要吸毒犯解,更无法睡觉了,他们8个人严冬时就这样坐在水泥地上二天二夜。无论邪恶之徒怎么折磨,江兰英都坦然对待。

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于2000年1月送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因绝食抗议长期被绑在床上,手脚不能动,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由,强行灌食,长期关在黑暗的小屋子里(不到5平方),三人住在里面,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由于不肯“转化”,一年的劳教关了二年,后送武警洗脑班,强行洗脑。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江兰英一直绝食抗议才回家。

2002年11月7日深夜1时,江在家洗澡,突然被青山路派出所周向峰、指导员李××强行弄上警车,绑架到东湖公安分局,恶警周向峰用铁棒打江兰英的手、臂,为了阻止江兰英炼功,李××则将板凳放在江的腿上,恶警坐在板凳上,轮番折磨她二天二夜。后送一看守所,也不让家属见她。2003年2月底,江西女子监狱突然通知江的母亲去长征医院(劳教医院)看她,此时才知道她被非法判刑5年,江只有绝食来抗议其非法判刑。这样恶警送劳教医院强行灌食,以后借“非典”一直不让家属探望,至7月25日江母才获准去探视。现江兰英已骨瘦如柴,身高1.65的人体重不到40公斤,其母恳求接她回家治疗,医院干部却说:这是上面定的,我们无权放人,这次不吃东西,只有死在这里了。目前江兰英生命危在旦夕。

2002-01-13: 江西大法弟子江兰英被超期非法关押
江西大法弟子江兰英99年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由于不配合邪恶一直被超期非法关押。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为掩盖其非法行为,于2001年11月把她放出后又直接送入看守所,面对民警的查问,她直言不讳地说要坚修大法,之后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现送入南昌市劳教所。

遭到类似迫害的还有梁美华、舒娟等。出了省所又進了市所或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3/23113.html

2001-12-12: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无限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江兰英、姜凤英、赵玉芳、李春凤等人,原因是他们坚定“真善忍”信仰。

2000-12-25: 惨无人道的江西女子劳教所
4月2日,我和李其华等四位功友因经文和关于陈雪英功友身体之事,被周干部(女)、邓科长(男)、李大(男)抓头发,拳打脚踢,并罚挂铐三天四夜,手腰酸痛、两腿肿疼,双脚发困难熬。5月底因与功友程彩琴交流被唐干部(女)叫至办公室"加餐",付医生(男)用警棍猛打我背部,臀部六七下,所打之处青紫难分,两周后才渐渐消失。每次打骂我们时,干部几乎都要放开广播放噪音,以掩众人耳目。对功友刘兆琴,江南英更是惨无人道,绝食时绑在床上达一、二月之久。不让洗漱。屎尿拉在床上。刘兆琴臀部被打积血块,它们边打边用血压表量,把她打得死去活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5/5916.html

2000-04-17: 看守所八个功友被铐在一起的经历
我叫邓国珍,32岁,我的父母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1999年4月得法的。


26日中午到达南昌,先到派出所作笔录,下午3点左右派出所把我们二人送到二七北路看守所,我被关在18号牢房,進去一看,已经关了我们12个功友,我们11个功友只能坐在地上(0.9m X 4.0m大小,还要除掉20多个在押犯放包的位置)。12月30日中午,我们八个功友休息时间集体炼功,一个管教干部拿着饭碗在楼上大声喊:“你们在干甚么?在炼功?”不一会管教干部把牢门打开,并说:“都出来上镣。”这时余保贞正在厕所,管教干部大喊:“还有一个呢?都出来。”我们八个人站成一排,那个干部说:“把最重的镣拿来,把她们镣在一起,你们自杀吧!”我说:“自杀有罪,我们师父说过。”就这样,我们八个功友(余保贞、江兰英、戴晓蓉、彭小兰、邓燕玲、何招娣、陈香和我)被镣在一起。戴晓蓉个子很大,正好和我被一付圈小的镣镣在一起,镣圈都嵌在肉里去了。我们只能慢慢地移,上厕所都是八个人一块去。寒冬腊月大家只能缩坐在地上,困了只能功友之间互相靠着打个盹。

2000年1月2日,我们八个人在放风间炼功,一个干部看见了叫:“她们又在炼功。”接着来了几个干部,牢房门打开了,政委冲了出来,推了我们几下,然后用力狠狠地煽了戴晓蓉两个耳光,用拳头打了她和其他的功友,打完之后说:“都出来,上镣那有这样上的。”把我们叫到门口,呵斥一阵,然后说:“分开!分开!给她们把手也镣在镣上。”然后又冲進牢房,把另外两个年岁比较大的功友(周桃红、陈香)镣在一起。我们五个功友(余保贞、江兰英、戴晓蓉、邓燕玲、何招娣、)每人都被铨了一只手在镣上,走路就像大猩猩,一划一划的,腰直不起来,上厕所都得请刑事犯人解裤子,晚上只能缩成一团眯一会。我们上了镣之后,小声说了几句话,政委又冲了進来说:“你们还在说话。”穿着光亮的皮鞋踢何招娣......等,周桃红说:“政委,你不要生气。”“啊!你还叫我不要生气!”就又冲过去踢周桃红。这样48斤重的镣一直带到一个月后放我们出去时才下。


南昌大法学员 邓国珍
二000年四月十五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16/2707.html

2000-03-21: 【南昌】南昌市二七北路的第三看守所,对关押的法轮大法学员一贯采取打骂、重镣铐等种种重刑而闻名,管教干部的打骂以及犯人中的牢头组织犯人摧残折磨学员特别严重,现举一二例以示世人。...
19号女监是第三看守所魔性最大的地方,大法学员只要坚持炼功,牢头就打,浇冷水等,把学员用脚镣串连在一起,用麻绳把手连起来,管教干部拽头发,让学员站着,发现谁坐下靠墙就撞墙,有一次学员被罚站两天一夜,脚也被压肿,有的破皮流血。尽管如此,大法学员仍坚持炼功,值班干部看到后就浇水,19号女监江兰英因坚持炼功,牢头把她两臂架起来,用两肘顶她的腋下,用脚踩她,拳打脚踢还拿尿往她颈口到,其中有一个犯人说:“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牢头等犯人才住手。有一次半夜,牢头带领刑事犯人打她,打得振动了墙,把隔壁18号女监的人都震醒了,18号女监的刑事犯人集体大骂19号女监的牢头,她们才住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21/3545.html

南昌 新建县 江西省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18-07-15: 监区主管警察和骨干帮教犯人的名单:
三监区:
警官:吴静敏、陆嫒、丁险。
帮教犯:杨丽红、黄海珍、张岩梅、吴婷。
一监区:
帮教犯:漆丽娟。
六监区:
警官:肖叶、赵玉冰、叶某。
帮教犯:褚红梅、孝文婷、段静、邱明秀。

2018-02-05:江西省女子监狱二监区主管狱警刘慧18970058835

2017-10-22: 江西省女子监狱相关信息:
地址:南昌市新建县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邮寄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916信箱
邮编:330100
监狱长:徐耀旺0791—83711687

2016-07-20: 江西省女子监狱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前卫路1号
电话:0791-83711612
监狱长:徐耀旺

2015-12-12: 江西省女子监狱的相关信息: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电话:0791-83751980 邮编:330100
监狱长徐耀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5-12-11-jiangxi-female-jail-eren.jpg

相关责任人:徐耀旺(监狱长)0791—83711687,李晖(副监狱长)0791—83718728,钟云华(科长)13803511156,万敏英(教导员)0791—83718706,恶警:熊敏 13870826499,王淑美(警号3615316),王娟(警号3615361),陈莉(警号3615211),王芬(警号3615407,电话:83711676),胡睿华。

2012-03-10: 南昌女子监狱副监狱长钟云华, 电话18970058619

2007-10-10:
余小东(江西女子监狱监狱长)0791-37111687
李辉(江西女子监狱副监狱长)0791-3718728
钟云华(科长)138003511156
万敏英(教导员)0791-371870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15-04-26:
南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张言(音);警察:陈文革13907050073
徐连根13879524598 卢显明13879514919

樟树市“610”:
主任曾波15907056588、0795-7333017办0795-73560696
副主任熊瑶13970538668、0795-7333912办0795-7359897

2009-12-08: 江西女劳教所 电话0791-8218224
所长:廖国佑(09年由江西省第二劳教所调入,原所长宋波调走);
副所长:罗凤香(接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邓俭的班,邓俭还在职);
(现在非法关押在江西女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被关在一大队)
一大队恶警:大队长:吕秀英、洪创华、黄河;
警员:张小翠、陈英、罗素平、金玉花、秦丽、袁志敏等

2009-07-16: 此次绑架事件的部份责任单位是: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筷子巷派出所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蓼州街社区

相关单位部份联系电话如下:

南昌市610办:0791-3885627
一处(国保总队)副总队长 李大宝:0791-7288146;0791-7289162;13970904686
南昌市公安局总机:0791-8892000
南昌市公安局:0791-6772115;总机:0791-8892000
南昌市公安局长 胡焯:0791-8892001;13870809996
南昌市委政法委书记 吴志明:0791-3883898;0791-6826688;13803530366
南昌市委副秘书长、政法委副书记 胡振正0791-3885986;0791-6749468

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办公室:0791-6383096
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局长 屈燕疆:13803538999
南昌市西湖区委政法委书记 王敏:0791-6565187;0791-6817196;13970847379


南昌市中级法院办:0791-8162662
南昌市中级法院立案庭:0791-8162561
南昌市西湖区法院办:0791-6783341
立案庭咨询电话:0791-6788328
南昌市检察院值班:0791-6803075
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办:0791-6233453

江西省公安厅办公室:0791-7288035;值班室0791-8592813;传真0791-7288222
江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 曾页九: 0791-7288001;0791-7286001
江西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省610办主任 罗永银:0791-7288008;0791-7288866;13979166866
一处(国保总队)总队长 李思恕:0791-7288141;0791-7289827;13907919494
一处(国保总队)总队副政委 牛余生:0791-7288142;0791-7289103;13970011190
一处(国保总队)副总队长 胡新国:0791-7288145;0791-7289210;13970072277
省国家安全厅:总机:0791-8149600;值班室0791-8149818;传真0791-8149695;办0791-8149110
省国家安全厅党委书记、厅长 周容兴:0791-8149101;0791-8149600 转
南昌市国家安全局:0791-3987533;0791-6571007
省司法厅办:0791-6221631;值班室0791-6262330;传真0791-6221741
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兼省监狱局第一政委 黄素英:0791-6217168;0791-6231853;1390708652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10-24: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地址:宜春北路895号;电话:(0795)3595304,邮编:336000
宜春市中级法院
院长办公室:何春芽 07953595899
副院长姜建华 07953595302 13907950959
副院长:仇慧玲 07953595401 13807956009
副院长:钟良生 3595402 13576581966
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民事审判第三庭庭长:刘永超;3595413
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立案二庭庭长:吴忠阳电话:07953595225 13576540260
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甘恩明;07953595251 18807955861
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帅晓东;
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范桂云; 07953595033 13907059756
中级法院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吴刚079535955215 13907953281
中级法院立案一庭庭长、审判员:李航;07953595030 13970588955
中级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李纯清;电话07953595114 13970556133
政治部主任: 刘乐明 3595509 13576183366
纪检组长 黄小雷 3595522 13330198158
审委会专职委员 余伟 3595329 13970521648
副调研员 张新田 3595403 13307955895
副调研员 黄礼安 3595333 13507958466
监察室主任 陈建国 3595425 13879529183
副调研员 林和生 3595253 13907957817

2003-05-18: 江西南昌大法弟子江兰英被青山路塘山派出所恶警绑架
2002年11月7日晚凌晨1点,南昌青山路塘山派出所恶警强行闯入大法弟子江兰英家中,蛮横无理地强行把她带走。之后送入东湖区公安分局。二天二夜不让其睡觉,期间青山路塘山派出所周建风用铁棍猛打江兰英手部,青山路塘山派出所指导员还让其两脚架直后,拿方凳架在江兰英两脚上然后人坐在上面折磨。两天后转到沙子岭看守所。周建风还到江兰英家中威胁其老母亲,肆意谩骂,说有钱可以轻判。没达目的之后,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江兰英即被判5年劳改。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8-06, 0: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