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船营区 吉林市第一、第三看守所 吉林市看守所 >> 王敏丽, 女, 43

王敏丽
王敏丽在吉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年仅四十三岁. 王敏丽被绑架后,家人曾去非法抓人的公安部门问询,得到的答复说:不判也不放人,等奥运会开完才放人。
个人情况: 原吉林市毛皮厂团委书记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
有关恶人: 昌邑区公安分局邪恶科长都兴泽
个人近况: 2007年6月19日 迫害致死 (2007-06-3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27: 王敏丽被迫害致死近十年 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敏丽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折磨,于六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吉林市公安局不准家人查看遗体,并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出动一百多警察火化了遗体。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王敏丽的姐姐王敏智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并立案调查、公布王敏丽的死因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性政策,致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并造成现在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经济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统的混乱黑暗。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王敏智在《控告书》中说:“自从妹妹走后,我们家人一直瞒着年迈的母亲,终于有一天母亲知道了,由于思念过度,从此一病不起,在两年后带着对女儿的无限思念离世。”

以下是王敏智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部分事实:

我妹妹王敏丽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严格按“真、善、 忍”为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是街坊邻居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三年三月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都兴泽”为首一伙警察闯入我妹妹王敏丽家欲实施绑架。当警察欲抢大法书时,我妹妹抱着大法书被他们逼到窗口,无奈急忙从六楼窗口跳下,警察赶到楼下不实施送医院抢救,而是对伤者拳打脚踢,完全不管我妹妹的死活,打够了才送医院。 妹妹摔成重伤,造成此事故的直接责任者就是警察,而他们还逼迫家属付医药费。家属因钱太多没拿,他们不等伤者痊愈就强行把妹妹撵出医院关在一小屋内,由四名警察轮流看管 。妹妹带伤逃出了魔掌,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都兴泽为首的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四处追捕,没抓到人,他们气急败坏地当着家属的面扬言:“再抓住她(指我妹妹王敏丽)一定整死她”,并后悔送医院,不如让她死了。

四年后,在他们精心策划下,妹妹再次遭绑架,仅三个月就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又是以都兴泽为首的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闯入租用住宅内,将妹妹王敏丽绑架并抄家,后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

在警犬基地,王敏丽遭到国保警察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曾被灌多瓶芥末油迫害,警察竟然还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卑鄙的迫害手段导致王敏丽的一只眼睛失明,一条腿被打折。之后警察把妹妹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期间,由于伤势过重,妹妹已基本失去自理能力,但看守所警察欺骗家属说人挺好的。直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看守所警察发现妹妹已经不行了,才匆忙将妹妹送往距看守所很远的二二二医院。在途中人已经不行了,如果他们能将妹妹送往就近的中西医结合医院(该院也是吉林市仅有的几所三甲级医院),也许还有生还的机会。据悉,王敏丽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迫害导致伤势过重,看守所方面没有及时通知家属或采取必要的抢救治疗措施,就在他们积极执行江泽民的残酷迫害下才导致妹妹的含冤离世,妹妹年仅四十五岁。

王敏丽被迫害死的直接责任人就是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都兴泽,在关押期间,都兴泽每周两次去看守所提审伤重已不能自理的王敏丽。就在王敏丽去世的头一天,都兴泽还在审讯她。可想在那最后一次提审时被害人遭到了何等的酷刑折磨,才导致第二天含冤离世。到现在家属还不知真相。

疑被摘器官

1、妹妹死后当天看守所及有关单位没有及时通知我们家属, 而在死后第二天中午才通知家属说:王敏丽“突发心脏病”死亡。当家属到现场后,不准家属看遗体,不准家属给死者穿衣服,衣服由他们给穿。

2 等他们给穿完衣服让我们家属过去时,我们发现遗体旁一大滩血,还有好多擦血的卫生纸。请问这血是哪来的?

3 被害人病危时,不去送往就近的中西医结合医院,而是送往路程较远的解放军二二二医院,如果去中西医结合医院能提前十五分钟,那样还有抢救的机会。

关于王敏丽被迫害死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文章《王敏丽在吉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吉林市公安强行火化王敏丽遗体,不准家人查看》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7/王敏丽被迫害致死近十年-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341971.html

2007-08-28: 吉林市公安强行火化王敏丽遗体,不准家人查看
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这天,吉林市公安调动大量人力,一百多警察,通知家人今天火化王敏丽的遗体,家里可以来人,但家里有炼法轮功的人不准参加,随时抓捕。家人都泣不成声,她的姐姐哭的已无法坚持。

家人看到恶党公安这个场面,已准备好了抓人,也就没有声张,所以这天当地法轮功学员都不知道此事。

王敏丽哥哥买了衣服和各种葬品,并花一百元钱准备找人给王敏丽穿衣服,家人都准备好好看一看,可是没有想到,见面时王敏丽衣服已穿好,恶警不准家人随便动。

家人只能看到面目:王敏丽面部留下的是非常痛苦的样子,牙齿全部松动,支到嘴外,嘴角留有血迹,遗体旁扔着带有血迹的卫生纸,脸瘦的只剩一条条,已很难辨认是王敏丽,一个好端端的一百二十多斤体重的她看上去只剩五、六十斤。

王敏丽的儿子不顾一切的闯到妈妈遗体旁,抚摸着她妈妈的脸泪如雨下,强忍着不哭出声来。家人告诉他不要把泪流到妈妈身上。

事后吉林市不法公安写了一份协议,答应给王敏丽家属两万元人民币,并告之家属不准乱说,协议上写着有病自然死亡,两万元人民币是给予困难补助。现在钱在律师手中。王敏丽家属流着泪说谁能化这个钱呢?

现在王敏丽八十几岁的老母还不知道她去世,家人怕她承受不住,就说王敏丽走脱了。秋天到了,我们看到王敏丽的老母亲又象往年一样,为亲爱的女儿准备了衣服,泡沫垫子,说在外边天凉啊!期盼女儿早点回来。

王敏丽三月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后,家人不断去要人,不法警察说她在里边很好,给她吃小锅,不会有问题,可是在端午节那天(六月十九日)家里突然接到王敏丽死亡的电话。王敏丽的姐姐接电话时痛苦不已,边哭边责问说昨天星期二你们还提审王敏丽,怎么今天星期三就突然死亡,你们是怎么把她折磨死的?

王敏丽死后,家人要请法医验尸,吉林市不法公安警察说验尸可以,但必须是由我们找法医鉴定,家人自己请不办理,你们只需要拿4至5千元钱就行,家人说那样我们就不验了,我们花钱拿到的只能是假证。要验尸时,四五十警察围住不让家人靠近王敏丽的遗体。

在保存遗体期间,恶警们不断给家人施加压力,王敏丽的哥哥在一家药厂任厂长,恶警都兴泽和各个有关部门疏通,用各种手段施压,如无理的税收、无理的各种检查刁难等等,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王敏丽的遗体尽快火化,销尸灭迹。

恶党人员日复一日使王敏丽的哥哥再无法承受,只好痛苦的答应了,事后自己跑到松花江边哭泣。

大法弟子王敏丽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在警犬基地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曾被灌多瓶芥末油迫害,恶警竟然还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卑鄙的迫害手段导致王敏丽一只眼睛失明,一条腿被恶警用木棒打折。之后恶警把王敏丽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伤势过重,王敏丽已基本失去自理能力,但看守所警察仍欺骗家属说人挺好的。直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看守所警察发现王敏丽已经不行了,才匆忙将王敏丽送往距看守所很远的二二二医院、所谓的看守所关系医院“抢救”,在途中王敏丽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据知情人说,在端午节前一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王敏丽的号里,被恶警调进两个吸毒犯人,对王敏丽进行迫害,当时王敏丽除了其他伤痛外,已经是呼吸困难了,她在二零零三年被迫害时,气管被割开。这次被非法抓捕后,王敏丽被灌了五瓶芥末油后处于昏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两名吸毒犯把王敏丽拽进厕所里往身上泼了几大盆凉水,之后拖回监室又用脚踩王敏丽

中共恶党人员在三个月的时间内终于把大法弟子王敏丽折磨致死。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吉林市龙潭区公安分局和榆树街派出所把王敏丽绑架,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带领刑事犯人对她进行拳打脚踢,多次毒打后导致王敏丽双耳膜穿孔,听觉器官一直未能恢复正常。之后,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在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脱光衣服在通风的走廊里挨冻,用皮带和棍棒毒打全身,用电棍长时间电击。在王敏丽生命垂危时,劳教所为逃避承担死人的责任,才将奄奄一息的王敏丽送回了家。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王敏丽再次被以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迫害,身体遭受到更严重的创伤,被迫流离失所。

据悉,近几日,由于王敏丽被迫害致死,许多大法弟子家属要人,吉林市恶党人员把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都转入到永吉县口前强制洗脑。口前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很长时间了,据说吉林市长刘倍柱亲自去鼓励恶徒强制洗脑迫害。据说,恶党人员在舒兰的吉舒、天河也在搞洗脑班。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7/8/28/161664.html

2007-08-24: 王敏丽在看守所被迫害死前的情况补充
在端午节前一周,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被关押的号里,被恶警调进两个吸毒犯人,对王敏丽进行迫害,当时王敏丽除了其他伤痛外,已经是呼吸困难了,她在二零零三年被迫害时,气管被割开。这次被非法抓捕后,王敏丽被灌了五瓶芥末油后处于昏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两名吸毒犯把王敏丽拽进厕所里往身上泼了几大盆凉水,之后托回监室又用脚踩王敏丽。看守所的每个监室内都设有监控摄像头,监室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也无人制止。另外,现在公安局不法人员要把王敏丽的遗体强行火化,主谋是都兴泽、刘培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4/161404.html

2007-08-11: 奥运会倒数计时 中共迫害仍在继续
原吉林市毛皮厂团委书记王敏丽含冤离世

王敏丽,女,四十三岁,原吉林市毛皮厂团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她因坚持向世人讲大法真相,被迫流离失所,多次遭到令人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一日,联合国监察专员曾为王敏丽发出紧急救援的呼吁。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王敏丽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训练基地,遭到毒打和酷刑折磨。王敏丽的一条腿被警察用木棒打折。警察把王敏丽的嘴用胶带封住,然后往她鼻子里灌芥末油,王敏丽几次被灌的昏死过去。警察又疯狂的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导致她的一只眼睛当场失明。

王敏丽被绑架后,家人曾去非法抓人的公安部门问询,得到的答复说:不判也不放人,等奥运会开完才放人。

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王敏丽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1/160630.html

2007-07-01: 王敏丽在吉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在警犬基地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曾被灌多瓶芥末油迫害,恶警竟然还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卑鄙的迫害手段导致王敏丽一只眼睛失明,一条腿被恶警用木棒打折。之后恶警把王敏丽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期间,由于伤势过重,王敏丽已基本失去自理能力,但看守所警察仍欺骗家属说人挺好的。直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看守所警察发现王敏丽已经不行了,才勿忙将王敏丽送往距看守所很远的二二二医院、所谓的看守所关系医院“抢救”,在途中王敏丽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王敏丽是迄今为止直接死于吉林市看守所的第五名法轮功学员,前四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王立新、付春生、李传萍、王建国。

吉林市看守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敏丽被劫持到越山路警犬训练基地遭受酷刑迫害,身体十分虚弱,且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吉林市看守所按照有关规定是不应该接收的,但吉林市看守所与办案单位互相勾结,将遭受严重迫害的王敏丽强行收下,才导致此后没有及时对王敏丽進行救治、在送往医院时延误病情,致使王敏丽在途中去世的悲剧。吉林市看守所所长李伟、副所长丛茂华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悉,王敏丽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迫害导致伤势过重,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看守所没有及时的通知家属或采取必要的抢救治疗措施,而每次家属到看守所送钱和衣物时,看守所人员都说人很好。可直至六月十九日人已经不行了才匆忙送往医院,而看守所没有将人送到距看守所最近的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中西医结合医院是吉林市仅有的几所三甲级医院,完全有能力对其采取必要的抢救措施),而是舍近求远将人送往二二二医院。

据陪同送往二二二医院的看守人员主诉,王敏丽在临到医院前十分钟已无脉搏、心跳,而若往中西医结合医院比前往二二二医院恰好可节省十五分钟左右,仍然有挽回王敏丽生命的一线生机。而看守所人员却以看守所与二二二医院是“关系单位”为由回避因耽误时间延误救治而导致王敏丽死亡的失职行为。

此后,吉林市看守所提出要给家属一万元钱企图平息此事,还恐吓家属说如果你们再闹,一分钱也不给了。可见在中共恶党的暴政下,在某些不法人员的眼里,一条人命就值一万元钱,甚至一万元钱都不值。

吉林市昌邑国保大队都兴泽是主要凶手之一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对王敏丽的绑架,是以吉林市昌邑国保大队恶警都兴泽为首的国保大队進行的,而且在绑架后将王敏丽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训练基地進行刑讯逼供,造成一只眼睛失明,一条腿被打折,基本失去自理能力。

在零三年对王敏丽的绑架和残酷迫害,恶警都兴泽是主要参与者,在此次绑架过程中,使王敏丽被迫从六楼跳下,造成严重摔伤,此后对正在治疗中的王敏丽还使用各种卑鄙手段迫害她,使王敏丽本已十分虚弱的身体遭受到更严重的创伤。王敏丽被迫流离失所。

在此,强烈要求国际社会有关部门对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進行立案调查,对将王敏丽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吉林市看守所所长李伟、副所长丛茂华進行立案调查。

同时呼吁全社会所有正义力量及正义人士关注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迫害,制止中共恶党对善良民众的非法镇压,立即释放所有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

大法弟子王敏丽被中共恶党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王敏丽被吉林市龙潭区公安局和榆树街派出所绑架,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曾被恶警邢××逼迫连续一动不动蹲六个多小时,稍动一点,邢××就带领刑事犯人对王敏丽進行拳打脚踢,多次毒打后导致王敏丽双耳膜穿孔,听觉器官一直未能恢复正常。

之后,王敏丽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臭名昭着的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更是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和各种折磨,曾被恶警们强制洗脑;被刑事犯人用竹板打脸;用皮带和棍棒毒打全身;在寒冷的冬天,被脱光衣服在通风的走廊里挨冻;逼迫长时间做开飞机的姿势;还曾遭到七大队恶警侯××用电棍长时间电击,直到昏过去才住手。在这种迫害严重的情况下,王敏丽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绝食第三天遭到恶警的野蛮灌食,先将王敏丽强行绑在床上,用特制的铁撑子将嘴撑到最大程度,然后不停的往嘴里灌,根本不给下咽的时间,还用一根铁器使劲撬牙齿,造成牙齿松动和错位;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下,王敏丽本来健康的身体开始极度虚弱,就在王敏丽生命垂危时,劳教所怕王敏丽死去承担责任,才将奄奄一息的王敏丽送回了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敏丽進京和平请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横幅,遭到几十名恶警的追打,之后,一辆警车将王敏丽撞倒后,又从王敏丽身上压了过去,王敏丽当即昏死过去,恶警怕王敏丽有生命危险,为了逃脱责任,在半夜时分,将王敏丽抬到无人看见之处扔下后逃走。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王敏丽在一租房内被以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在非法抓捕的过程中,王敏丽被迫从六楼跳下,都兴泽等恶警对已经摔成重伤的王敏丽進行一顿毒打后才送往医院抢救。经检查,王敏丽胸骨骨裂骨折,三处错位,左肩骨折,气管被切开。即使这样恶警都兴泽还迫不及待的对刚作完手术的王敏丽進行逼问,最后在医生的严厉制止下,都兴泽才不能再追问。在医院治疗期间,有的恶警无顾王敏丽的生命安危,却在病房内吸烟,当医院护士劝告他们时,他们不但不听劝告,还无理的说:我们是看人的,不是护理的,死不死与我们无关。后来在医生的责令下恶警才稍有收敛。

二十三天后,因王敏丽当时已能说话,恶警害怕王敏丽揭露他们的恶行,并且还想对王敏丽進行進一步的刑讯逼供,就将高烧三十九度、而且骨折还需要做手术的王敏丽强行办理了出院,并将她劫持到一租房内私设公堂,進行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期间,王敏丽的身体尚未痊愈就停止了对她的任何治疗,东大滩派出所所长王忠仁,指使他的下属不让王敏丽休息,二十四小时开灯,把电视开到最大声,还播放黄色录像,打扑克,故意用烟呛,致使王敏丽急促的咳嗽(气管割开还未恢复)、脑部剧痛、上不来气、二十四小时几乎不能入睡。恶警张守义还对王敏丽進行恐吓:“用枕头把你捂死,然后就说是‘自杀’”等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61.html

2007-06-30: 吉林警察劫持、残害王敏丽致死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训练基地,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一条腿被恶警用木棒打折。在警犬基地,恶警把王敏丽的嘴用胶带封住,往鼻子里灌芥末油,致使王敏丽几次昏迷过去。恶警竟然还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导致王敏丽一只眼睛失明。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看守所警察发现王敏丽生命垂危,在送往医院的途中王敏丽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王敏丽被恶警绑架后,家人曾去作案单位问甚么情况,邪党作案单位说不判也不放人,等奥运会一开完才放人。

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月份期间,王敏丽、赵英杰、穆春红、王立秋、赵国兴、刘玉和、郭云庆、谢会洲、武键英、张秀芝、张淑华、张淑兰、谢林、何庆奎夫妇、马淑云、段亚杰、孙艳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其中大法弟子王敏丽自从二零零三年遭受以都兴泽为首的恶警们的残酷迫害,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健康。

恶警在警犬基地折磨王敏丽等大法弟子的刑具有手铐、脚镣、三角压杠、电棍、芥末油等,参与迫害的主要恶警是都兴泽、狄士刚。王敏丽被恶警灌芥末油次数最多。赵英杰被恶警灌了五瓶芥末油,嘴、脸已严重受损,更为可耻的是邪党人员在非法审理中,竟对大法弟子赵英杰(未婚女子)用棒子捅其下身,赵英杰向其他办案人员反映时,竟无人过问。郭云庆遭到恶警的毒打致昏迷多次。王立秋被迫害的犯心脏病,而且很严重,但办案单位和市看守所仍不放人。

王敏丽,女,原吉林市毛皮厂团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六日,修炼法轮大法至今,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她开始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因而多次遭到残酷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被吉林市龙潭区公安局和榆树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五十多天。看守所恶警邢××指使刑事犯们不准许大法弟子间说话,在数九的寒冬用冰冷的凉水向脱光了衣服的大法弟子身上猛浇数桶,后進行毒打。有一次恶警邢逼迫王敏丽连续一动不动蹲六个多小时,稍动一点,就拳打脚踢。

王敏丽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更是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和各种折磨,恶警们强制洗脑,并指使刑事犯中的恶人用竹板打王敏丽的脸,用皮带和棍棒猛击全身。王敏丽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寒冷的冬天,恶警们脱光了她的衣服,逼迫她站在开了窗户,最通风的走廊里冻了长达五个多小时,当时全身被冻僵;还逼做开飞机的姿势体罚。在一个干活用的木头案子下长期撅着不让动,七大队的恶警侯××用电棍连续电击她长达1个多小时,直到电昏过去。在这种迫害严重的情况下,她以绝食的方式抗争,被野蛮灌食,几乎灌的全是盐和的玉米面粥,并强行绑在床上,手脚一点不能动,用特制的专门灌食用的折磨人的铁撑子伸進嘴里别住嘴不能动后,拚命的不停连着灌,呛的眼泪直流。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劳教所怕王敏丽死去承担责任,就把她强行送回了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敏丽第二次進京和平请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横幅,十几名恶警疯狂的向她扑来,王敏丽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一边跑一边打着横幅。后面的几十名恶警一直追打她,而正前方有一辆警车看到后,急速的向她迎面撞来,把王敏丽撞倒在地后,又开着车从身上压过去。王敏丽当即就昏死了过去,恶警们又把她拖到警车里拉到前门派出所,一看有生命危险,在半夜时分,又丧心病狂的将她抬到无人看见之处扔下。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王敏丽被以都兴泽为首的恶警包围,恶警们撬门长达一个小时了,都兴泽给消防队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来搭云梯和用火焊割门。王敏丽被迫从六楼出去,在楼下艰难的扶着墙站起来走了十几步,又被恶警们包围。王敏丽大声向围观的群众高喊:“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恶警们打倒在地,使劲的堵住嘴。王敏丽指着恶警都兴泽说:“我现在被迫害这样,全是你们造成的。”

已摔成重伤的王敏丽被送往医院,仍然受到警察二十四小时严控。经检查,王敏丽胸骨骨裂骨折,三处错位,左肩骨折,气管被切开。即使这样恶警都兴泽还迫不及待的对刚作完手术的王敏丽進行逼问:你和谁有联系……,最后在医生的严厉制止下,都兴泽才不能再追问。

五月二十一日,联合国监察专员为王敏丽发出紧急救援的呼吁。

六月四日,在王敏丽高烧三十九度、而且骨折还需要做手术的情况下,恶警强行办理了出院,并将王敏丽劫持到她的租房内,把窗户焊上铁筋,進行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东大滩派出所所长王忠仁,指使其下属不让她休息,二十四小时点灯,把电视开到最大声,还播放黄色录像。恶警故意用烟呛她,致使她大声的咳嗽(气管割开还未恢复)、脑部巨痛、上不来气。恶警王忠仁邪恶的说限期三天让家人拿出三万元钱,“拿不来,就把你卖出去,登徵婚启示,抵钱”,“用枕头把你捂死,然后就说是‘自杀’” 等等。

恶警都兴泽,男,五十多岁,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担任昌邑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和昌邑国保大队大队长期间,积极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政策残酷迫害了本市众多的大法弟子,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不计其数。都兴泽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全市(不包括外五县)被迫害死的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当中,许多都与他迫害有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30/157880.html

2007-06-12: 吉林王敏丽被迫害一只眼睛失明,一条腿被打骨折
有消息证实,三月份被非法抓捕的吉林市王敏丽、曲桂荣、孙艳等多名大法弟子被强行把嘴封住,从鼻子灌芥末油進行摧残迫害,嘴部浮肿变形。王敏丽被灌次数最多,最后恶警把一瓶芥末油倒在她的眼睛上,致使一只眼睛失明,并且一条腿被恶警用木棒打骨折,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2/156748.html

2007-06-06: 吉林王敏丽被灌芥末油,郭云庆遭恶警毒打致昏迷
吉林市三月份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恶之徒绑架。其中,杜洪芳,绝食反迫害,坚决抵制野蛮灌食(据消息说,都是带到吉林市警犬训练基地進行迫害性野蛮灌食),邪恶欲将其送劳教被拒收,已于两个月前正念闯出,她的儿子也已回到家中。

王敏丽被灌芥末油,被迫害的很严重,现已无法直立行走,需要有人搀扶。郭云庆也遭到恶警的毒打致昏迷多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6/156371.html

2007-05-15: 吉林市恶警用不明药物逼供——孙艳、王敏丽在吉林市警犬训练基地遭残害
吉林市四十二岁的大法弟子孙艳,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在二五零厂附近榆树沟家中被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605牢房。期间孙艳被恶警劫持到吉林市警犬训练基地刑讯逼供,遭到恶警多根电棍电击,导致她大便失禁。孙艳抵制迫害,被上双镣子,曾被拖出去注射不明药物,回来后就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吉林市王敏丽等几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其间被恶警劫持到吉林市警犬训练基地刑讯逼供,被灌芥末油。恶警把王敏丽的嘴用胶带封住,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王敏丽几次昏迷过去,最后一瓶倒眼睛里。现王敏丽身体非常虚弱,生活需靠人料理。

恶警在吉林市警犬训练基地折磨王敏丽、孙艳的刑具有手铐、脚镣、三角压杠、电棍、芥末油等,参与迫害的主要恶警是都兴泽、狄士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5/154885.html

2007-04-03: 吉林市已有19位大法弟子被绑架
目前,吉林市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已有19位,其中大法弟子王敏丽被迫害的情况,还不太详细。

王敏丽是联合国控告中国人权的被迫害的证人之一。

更正: 昌邑国保大队副队长:王喜刚改为:王若刚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孔繁昊改为:孔德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3/152068.html

2007-03-26: 吉林市前几日被绑架大法弟子姓名
吉林市前几日被绑架大法弟子姓名:武键英、张秀芝、张淑华、张淑兰、杜洪芳、郭云庆、郭风卿、谢林、金三州、王敏丽、小吴、何氏夫妇二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6/151540.html

2007-03-22: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郭云庆、杜洪芳等被绑架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郭云庆、杜洪芳(夫妻)和儿子一起被绑架。其中王敏丽、郭云庆、杜洪芳都被劳教过,儿子因炼法轮功被开除学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55.html

2007-03-18: 吉林市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3月14、15日,吉林市国保大队、公安局及下属各单位将大法弟子张淑兰、张淑华、郭云庆、郭凤印、杜洪芳、王敏丽、武剑英多位大法弟子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张淑华、郭凤印、杜洪芳等人15日被关押在兴城派出所。

大约3月14、15日二五零厂住宅有两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12.html

2006-04-17: 王敏丽,女,吉林省吉林市。2003年5月21日,联合国监察专员为5月12日被吉林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王敏丽发出紧急呼吁。她为逃脱非法抓捕而从窗户跳出去,摔断了两根肋骨。她被警察带到市医院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她被做了气管切开手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5-09-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野蛮灌食
“灌食””本来是医学上用来救治不能進食的危重病人的一种人道救助,不伤及人身。但在恶警及邪恶的狱医手里,变成了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最恶毒的酷刑之一。对那些反迫害而采取绝食手段的学员来说,每次灌食都是她们的生死大关。灌食者先将被灌者用手铐和脚镣固定到床上,再由无人性的狱医、恶人粗暴的将粗管子从鼻子插入胃里(甚至插入气管。造成肺内感染),再抽出,再插入,并在里面搅来搅去,食道鼻腔破损严重,反覆多次,用以取乐。折磨法轮功学员,等她们折磨够了,再灌入超量食盐与玉米面的混合物,被灌者胃里似火烧,口里不断吐沫,常常是胃里的粘液与血水、泪水、汗水混合在一起,流在学员的脸上、身上,无人清洗,时间长了就结成硬壳一层一层糊住。此酷刑使被灌食者极度痛苦,生命极其危险,其状之惨,惨不忍睹!

法轮功学员王敏丽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又将她绑在床上,用铁器撬开她的牙齿,用盐和玉米粥给她野蛮灌食,造成她的牙齿松动和错位,至今不能咀嚼,只能靠吞咽维持進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2/110953.html

2005-01-02: 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街一带新昌、江华、永强、永昌小区等邪恶活动猖獗,有不少来此做真像和本地的同修被绑架。大法弟子王敏丽就是在邪恶之徒在永昌小区住宅里私设的公堂中被东大滩派出所所长王忠仁和昌邑分局不法人员迫害致残的。前一段时间,东局子派出所恶警连续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现在他们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正念脱险后進一步揭露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9/54267.html

王敏丽气管被割开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政保科企图绑架其家人 (附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27/51037p.html

2003年5月12日大法弟子王敏丽在一资料点被吉林市昌邑分局政保科的恶警们围困,为了避免被邪恶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王敏丽从五楼坠下,肋骨折断两根,生命垂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只好把她送進吉林市医院,派恶警24小时看管,在整个被迫害的过程中,大法弟子王敏丽拒不向邪恶妥协,不断高喊,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恶警们非常害怕他们迫害王敏丽的事实被曝光,卑鄙地以“治病救人”为藉口与院方勾结,割开她的喉管,阻止她讲话,现大法弟子王敏丽已不能讲话,生命奄奄一息。
恶警们在她的住处,掠走了几百份真相资料和200多张真相光盘。....

2003-06-13: 害怕罪行進一步曝光 吉林市昌邑分局政保科将王敏丽秘密转移

近日吉林市昌邑分局政保科迫害大法弟子王敏丽一事得到初步证实。王敏丽在所租房内为抵制邪恶,保护大法真像资料,被昌邑分局恶警从六楼窗口残忍推下,造成王敏丽全身多处受伤,恶徒们仍不罢休,还对她進行酷刑折磨,并造成胸腔内大量积血。因王敏丽拒不配合邪恶,向周围的人讲被迫害的真像,被割断喉管,接着在吉林市医院被恶警24小时严密看管,不许外人探视。

昌邑分局政保科的邪恶之首都兴泽还带领恶警用万能钥匙打开王敏丽母亲的家,抓捕王敏丽的母亲和二姐,并把家里的大法资料等洗劫一空,同时还有2800多元现金,致使王敏丽的母亲、二姐及二个孩子被迫流离失所。近几日昌邑分局政保科还把抓捕王敏丽的母亲和二姐一事交给巡警大队,现巡警大队在王敏丽的母亲家附近开始蹲坑,并骚扰王敏丽母亲家的邻居等。

随着王敏丽被吉林市昌邑分局政保科迫害一事在全世界曝光后,吉林市的邪恶之徒大为恐慌,为了掩盖它们的犯罪事实,近日把大法弟子王敏丽秘密转移,继续迫害。

2004-01-31: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31/66242.html

吉林 船营区 吉林市第一、第三看守所 吉林市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5-08: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个人
吉林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大队长 金英杰 62409346
刑事法制大队 田晓东 13704404321
昌邑国保大队:
大队长 邢红波 13804409797
教导员 张龙江 13039250775
吉林市昌邑区检察院: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松江东路87号,邮编132002
电话:0432-62582997
收发室:0432-62486500
公诉科公诉员 张琳 电话:13944648967
吉林市昌邑区法院: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松江北路,邮编132002
院长室:0432-62404701
院长 王玉堂13304400071办0432-62404701
副院长 宋景义
庭长 刘广滨0432-62404709
刑庭庭长 卫军 电话:13904402229
单莲红、付文忠 、丁宁宁、李念桐
吉林市政法委及“610”:
政法委书记兼“610” 办公室头子张楼义 电话:13804418126
白岩 0432-62010607
昌邑区610主任 李铁强 电话:18943526662,接替原610主任房云福已经一年多了。

吉林市看守所:
电话:0432-64819000、6481900、64819004、64819010、64819043
所长 朱宝林 13804417779
吉林省女子监狱信息: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郭家村(吉林省女子监狱已从黑嘴子搬到兰家)
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1048信箱(邮信时建议写此地址),邮编130114
总机:0431-85375038
总值班室:85375099
现任监狱长安彤宇0431-85375001
副监狱长魏丽慧 85375006、15312692195
副监狱长王立军 13424483338、85375004,副监狱长王某(男)85375005、刘铁海 18751778168
高明雅 15065919887、金宇菲 18686465320 吉林省女子监狱党委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直接犯罪责任人: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政保科电话:0432-2485537
科长:都兴泽:13843256771

相关责任单位:
吉林市公安局:
局长:曲国良
书记:徐洪山
副局长:姜继昌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
局长:王舍祥
政委:刑铁营
副局长:赵忠强
刑警大队长:高义

东局子派出所恶人:
甘沛霖 电话:0432-2433219
住址: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街永昌小区9号楼2单元一楼 邮编:132002
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派出所电话: 0432—2454429
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街道书记室:0432-2579669 主任室:0432-2578068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04-09: 吉林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9/176100.html

2007-07-05: 零七年六月,二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18.html

吉林大法弟子王敏丽控诉江氏集团的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5/4520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