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鹤岗市 >> 谭延军(谭彦军,谭延君), 男, 40

谭延军(谭彦军,谭延君)
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谭延军2005年2月27日被迫害致死
个人情况: 龙煤鹤岗分公司鹤矿建筑安装工程处下岗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原住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45委9组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9年
个人近况: 2005年2月27日 迫害致死 (2003-05-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422
家庭成员: 儿女: 谭延军(谭彦军,谭延君) 谭延苓(谭延玲) 谭延伟(谭延军妹)
夫妻/父母: 谭国义(谭延伟父) 丛凤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7: 父亲、弟弟被迫害致死 谭延苓控告元凶江泽民
我叫谭延苓,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我们家族多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道德回升。

可是,江泽民祸国殃民,发动了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我家三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还有的亲人曾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很长一段时间有家不能回,我的父亲和弟弟被迫害致死。

弟弟谭彦军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工农公安分局原新南派出所所长章平等绑架我弟弟谭延军并抄家,非法抄走很多法轮功书籍、法轮功资料、录音机、录像带等,把我弟弟非法关押在鹤矿拘留所2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工农公安分局原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带领十几个警察再次去我弟弟家進行非法抄家,非法抄走法轮功书籍、录音机等,把我弟弟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他遭受酷刑和刑事犯的各种体罚和殴打。我弟弟被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七个多月,身上长满了疥疮。我们去看弟弟,不让我们见面,家里两个孩子无人抚养,我弟弟在绝食九天昏死过去。狱医杨占军检查我弟弟没有了血压,脉搏停止跳动。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司机张强在我弟弟家附近小市场找到我母亲,把我弟弟接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工农公安分局原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和几个警察把我弟弟绑架到原新南派出所,把我弟弟关押在二楼没窗户的小黑屋里。张军又带领警察砸开我弟弟家窗玻璃跳進去,把我弟弟家衣柜里的衣服口袋都翻个遍;行李架上的行李也翻个遍,翻的一片狼藉,炕上、地下都扔的到处都是,非法抄走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法像、录音机、录音带、录像机、录像带、皮包、存折、户口、房照等私人物品和一千八百元现金。

在原新南派出所,我弟弟被原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主管迫害法轮功)和警察恐吓威胁,被惨烈的迫害,刑讯逼供一天一夜,我弟弟被毒打的不能自理。两个警察架着我弟弟两胳膊,抓住我弟弟手指在很多空白的案件材料单上按了手印,留着编写构陷我弟弟的材料用(后来我家亲属的警察朋友参与我弟弟案件,对我家亲属说:谭延军法轮功案件材料摞起来有1米多高,你早和我说谭延军是你家亲属,让他说不炼了就不整他了)。我弟弟被打成重伤,劫持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我弟弟是被警察拖進监号的,第一看守所门卫白先生同情我弟弟,把事实真相告诉了我们。

我弟弟在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李树江经常用掰手指等酷刑逼供,我弟弟经常被残酷迫害晕死过去。在第一看守所和我弟弟同牢房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我弟弟每次醒过来,李树江都问我弟弟:你恨我吗?市委书记张兴福说了,对法轮功怎么整都行都不过份,我打死你有名额,出了事上级给承担。工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孙学平参与迫害。我弟弟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有时警察酷刑折磨完我弟弟,将他送回第一看守所时,第一看守所所长李迎臣看到我弟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曾追着责骂过这群警察。我弟弟伤势很重,被调到少年犯的牢房,和法轮功学员付德田在一起。有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王淑霞、梁伟等人在走廊擦玻璃,我弟弟拖着被打残的身体艰难的挪到牢房门口,和她们打招呼。我弟弟生前曾托犯人将他被酷刑折磨的信传到女牢房的法轮功学员手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鹤岗市工农区新南派出所张志鹏和几个警察去新南小学把我侄女、侄儿从学校抓到第一看守所進行威胁、恐吓,让我侄女、侄儿交代他们家去的人都叫什么名字,都谁和他爸爸来往?我侄女、侄儿不说。张志鹏和几个警察把我弟弟从监号里拖拽出来,我弟弟坐在椅子上往下倒,坐不住。我弟弟被李树江刑讯逼供打的两面脸青紫肿胀,面部起着小水泡有结痂、有感染的,看不清原来的白面书生的模样了,我侄女、侄儿没认出自己的爸爸。我弟弟对两个孩子说:“你俩回家告诉你爷爷奶奶、姑姑,爸被警察打的耳膜穿孔,打出心脏病,经常发烧,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带爸去鹤岗市人民医院(鹤岗市公安医院)做了法医鉴定。”侄女、侄儿听出是爸爸的声音,才认出是自己的爸爸,两个孩子上前抱着爸爸痛哭不止。

鹤岗市工农区检察院罗玉波,法院开庭罗玉波是迫害我弟弟的公诉人,我参加开庭。工农法院刑事庭庭长张建新构陷我弟弟,非法冤判九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第一看守所狱医杨占军又一次通知我二妹给我弟弟交1000多元做法医鉴定。我弟弟已经动不了了,需要用人抬着。鹤岗市中级法院法医孙晓军监视我弟弟做法医鉴定。在做心脏鉴定时,孙晓军向我二妹要去一百元钱递给鹤岗市人民医院心脏科主任邹爱春,我们不知道要我们什么钱。我弟弟被鉴定出:强直性脊椎炎、双腕关节骨质关节炎、结核病、窦性心动过速、风湿病、颈部、腰部、双下肢活动受限,需要住院治疗,可以暂缓监外执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第一看守所所长李迎晨、狱医杨占军、副所长孔繁岐(奇)和司机张强,把我弟弟送到离我家百米远的胡同里。弟弟得知父亲被迫害离世,哭了三天。作为父亲唯一的儿子,不能再为父亲尽孝终身遗憾。

我弟弟因为经常被酷刑折磨,导致关节僵直,活动受限,在家里躺不下,坐不住,半依半靠墙壁,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发烧咳血,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手抖不会动,瘦的皮包骨,头像骷髅,脸瘦的变形,不能站立和行走,由我母亲喂饭照顾生活。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弟弟流着眼泪,望着十六岁的女儿和十一岁的儿子,睁着眼睛、张着嘴,含冤离开人世,年龄四十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7/父亲、弟弟被迫害致死-谭延苓控告元凶江泽民-320555.html

2014-02-04: 黑龙江鹤岗市谭家父子九年前被迫害致死
二月二十七日,是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谭延军被迫害致死九年的忌日。谭延军一家这些年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一双儿女在他去世时还在上小学;他的父亲谭国义也因被迫害而含冤去世;当地警察至今拒绝给谭延军的妹妹谭延伟恢复户口......

谭延军被迫害致死经过

谭延军,黑龙江省龙煤鹤岗分公司鹤矿建筑安装工程处工人,“下岗”后,艰难谋生,劳累使他患上坐骨神经痛,经常休克、气短,身体虚弱,检查不出病因,长期医治也不见好转。直到一九九六年,谭延军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恢复了健康,又能打工了。

因为中共不断骚扰、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谭延军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家后被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所长章平绑架、抄家,非法关押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谭延军又被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劫持到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期间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被迫害的不能自理,直到狱医检查他没有血压和脉搏,鹤岗市公安局才让谭延军的母亲把人接回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早七点,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带着警察刘兵、姜金升等,趁谭延军儿子上学出门之时,强闯民宅,将谭延军绑架到新南派出所。之后警察两次到谭延军家非法抄家。因当时家中无人,张军、刘兵、姜金升等警察要楼下邻居刘凤德的妻子徐淑梅、儿子刘凤给他们搭梯子,砸开谭延军家窗玻璃,闯进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存折、现金、家用电器等。

在新南派出所,谭延军被工农公安局分局局长李树江等刑讯逼供一天一夜,被打得不能动弹,警察抓住他手指,在十多本空白案件材料单上按手印。谭延军被关进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后。工农公安分局局长李树江每天对用刑,曾经多次用掰206块骨头的酷刑折磨他,李树江还对谭延军说:市委书记张兴福说了,对待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分,出事上级给承担,打死你有名额。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新南派出所警察张志鹏去新南小学,把谭延军的女儿、儿子抓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逼两个孩子说出谭延军的事情。两个孩子见到谭延军已经认不出模样了,脸被打得青肿乌紫,起着水泡已感染溃烂,他被拖到凳子上,身体靠着墙直往下滑,坐不住。谭延军告诉两个孩子:回家告诉爷爷奶奶姑姑,爸爸被打得耳膜穿孔,打出心脏病,全身关节损伤,市医院有鉴定。两孩子这才听出是爸爸的声音,抱着爸爸痛哭。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谭延军的家人再次向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交鉴定费,鉴定出谭延军有:耳膜穿孔、强直性脊柱炎、双髋关节骨性关节炎、肺结核、窦性心动过速、风湿病、不能行走、颈部腰部、双下肢不能活动,需要住院治疗。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长李迎晨、狱医杨占军、司机张强把骨瘦如柴的谭延军扔到谭延军母亲家百米外的胡同里,就扬长而去。谭延军65岁的母亲只好把谭延军拖回家大门口,谭延军爬进家。谭延军对姐姐说:我是双腿走出家门,双手爬进家门,都是共产党害的我。

回家后的谭延军,坐不住,躺不下,只能半倚半靠墙;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经常吐血,喘不上气,瘦得像骷髅。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中午,谭延军望着未成年的女儿、儿子,流着泪,睁着眼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岁。

父亲谭国义含冤离世

谭延军的父亲谭国义,黑龙江省龙煤鹤岗分公司鹤矿建筑安装工程处退休工人,他在建筑工地工作四十年,曾两次(抬暖气片)掉地沟中摔伤,致使腰背骨质增生、驼背。加之患有十二指肠溃疡,两次胃出血,身体很虚弱。

一九九七年,谭国义开始修炼法轮功,十二指肠溃疡好了,能吃饭了,能挑动水了。去参加单位同事子女婚礼,人们说他:老谭精神了,腰背伸直了,不驼背了,身体也长高了。他笑着说:炼法轮功身体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东山区四十六委主任霍凤云带着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警察去谭家非法抄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谭国义被新一派出所所长王才、杨茂林、肖春泉、孟令军等绑架、抄家,被关进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受到超体能的刑罚和虐待,每天只能给一个馒头吃。后来他染上肺结核,经常发烧咯血,被送到龙煤鹤岗分公司鹤矿结核医院。看守所警察要家属交住院医疗费。谭国义的儿子谭延军、女儿谭延伟等几个儿女当时都被抓进监狱,家里无人能拿出医疗费,第二看守所所长张福宏就把谭国义退回新一派出所。谭国义后被送回家。东山区新安社区主任陈凤莲天天去谭国义家监视,甚至二零零三年新年都不间断。

在中共人员的天天骚扰、恐吓下,谭国义的身体无法恢复,他经常发烧咯血、喘不上来气,瘦得皮包骨,加上老人思念被判刑九年的儿子,被劳教三年的四女儿,担心被通缉的大女儿以及随时有可能被抓的三女儿,惦记着两个无人照顾的孙子和有病的老伴,他的病情愈来愈重。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凌晨二点多,谭国义带着对亲人们的牵挂,含冤离开人间,年六十七岁。

妹妹谭延伟被恶警私自迁除户口

心地善良的谭延军被警察毒打死后,留下一双年幼的儿女和一天天年迈的母亲饱尝世态炎凉。他的亲人还不断的被警察骚扰、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谭延军的妹妹谭延伟在家中被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警察张祖林绑架到派出所。强迫谭延伟在劳教书上签名。张祖林、孟令军等警察去谭延伟家非法抄家,翻遍没有找到构陷的证据,张祖林又想骗谭延伟的母亲,说把谭延伟的户口迁出,就给她办理低保。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谭延伟的母亲到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去取照好的身份证时,张祖林从她手中骗取户口,私自在谭延伟户口那页印上“迁出”的字样。

从此,谭家人多次投诉、上访要求恢复户口,但有关部门至今仍以谭延伟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为借口,不给解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4/黑龙江鹤岗市谭家父子九年前被迫害致死-287165.html

2005-03-03: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谭延军,三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致使全身瘫痪。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于2004年11月中旬保外就医,于2005年 2月27日含冤离世,身后留下二个未成年的孩子。此前,其父谭国义在恶警的屡次迫害骚扰中于2004年7月3日含冤离世。

谭延军,男,41岁,原住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45委9组。2000年3月1日,在家中被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章平第二次绑架到新南派出所,给其戴上手铐后,又从谭延军兜内掏去谭家的钥匙,把谭延军家里的大法书籍、录音机、钱、和许多贵重物品洗劫一空,把谭延军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七月内,谭延军受尽了各种酷刑,被折磨得不能走路,一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九天。公安局怕出人命承担责任,索要谭家2000元钱才放了谭延军

2002 年1月9日早晨,谭延军被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张军、刘兵、姜金升等非法绑架,又被非法抓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以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610办公室人员)为首的恶警经常用“掰骨头”等酷刑对他刑讯逼供,李树江恶狠狠地说:“你不说就把你206块骨头一块一块查着打,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谭延军被打出心脏病、耳膜被打穿孔(有鹤岗市人民医院鉴定),并且全身瘫痪不能动,只能躺在看守所的地铺上,生活不能自理。

谭延军生命处在危难之中,还被非法判刑9年。看守所还在阻挡、不许家人见面。因身体迫害严重,不法人员几次投刑,都未受理;家属多次找都没结果。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谭延军于2004年11月中旬被保外就医,并于2005年2月27日中午含冤离世。

2004-10-24:大法弟子谭彦军于1996年开始炼法轮功,身体疾病痊愈。1999年7月21日黑龙江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章平将谭彦军非法抓捕,晚上又去抄家送往看守所关押几个月。2000年3月1日晚,工农分局新南派出所章平又一次将谭彦军抓到派出所,后关押到市一看。在一看的七个月当中,谭彦军受尽各种体罚,酷刑,被折磨瘫痪后昏死过去9天,没有了血压和脉搏,公安局怕出人命才将谭彦军放回。并勒索2000元保释金。

2002年1月9日早七点多,工农分局新南派出所张军、刘兵又将谭彦军抓走并抄家,抄走现金1800元、存折200元谭彦军在派出所被工农分局局长李树江打得失去自理能力后拖進第一看守所。4月18日,谭彦军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被新南派出所张志鹏带到一看诱惑谭彦军,孩子看到父亲脸色青紫肿得变形,长当满水泡,坐都坐不住,耳朵也听不见了。2003年6月后,谭彦军被多次送往外地劳教所都拒收,家人去要人,公安也不放人。现谭彦军全身瘫痪,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耳膜穿孔,(有市医院证明)仍被关押在看守所。

2004-05-20: 谭延军:男38岁,家住工农区45委7组,因印发讲真象资料被迫害判刑。

2004-05-03: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谭延军三次被抓進监狱,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被打出心脏病、耳膜穿孔,现瘫痪不能自理,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却仍不放人。
在2000年3月1日,谭延军被抓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曾被用酷刑折磨瘫痪了,昏死过去9天。公安局怕出人命案担责任,让家属交2000元钱才放谭延军回家。

2002年1月9日谭延军又被非法抓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工农分局局长李树江(610办公室人员)经常用酷刑对他刑讯逼供,谭延军被打出心脏病、耳膜被打穿孔(有鹤岗市人民医院鉴定)。李树江还经常用酷刑“掰骨头”折磨谭延军

现在谭延军被非法判刑9年,已经全身瘫痪不能动,还吃不下饭,只能躺在看守所的地铺上,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处在危难之中。鹤岗市第一看守所还在阻挡、不许家人见面。望国际人权委员会和善良的人们紧急营救在危难之中的大法弟子谭延军

2003-10-25: 谭彦军, 男,30多,家住鹤岗市工农区 ,判刑时间不详.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 .

2003-05-18: 鹤岗大法弟子谭延军屡遭酷刑 恶警称有打死名额(附电话)
谭延军因炼法轮功于2000年3月1日在家中被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章平第二次绑架到新南派出所,给其戴上手铐后,又从谭延军兜内掏去谭家的钥匙,把谭延军家里的大法书籍、录音机、钱、和许多贵重物品洗劫一空,把谭延军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七月内,谭延军受尽了各种酷刑,被折磨得不能走路,一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九天,狱医检查没有了血压和脉搏,公安局怕出人命承担责任,索要谭家2000元钱才放了谭延军
2002年1月9日早7点多,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恶警章平,第三次把谭延军绑架到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8点多钟,张军、刘兵、姜金升和七八个工农公安分局恶警们开车去谭家,因家中无人,便砸开窗玻璃進行非法抄家。姜金升把谭延军家衣柜中的一件衣服兜内的1800元现金,抽屉里的200元存折,录音机,随身听,皮包、大法书籍、录象带、VCD影碟等许多物品洗劫一空。9点多钟在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工农公安分局局长李树江对谭延军严刑拷打,拷打一天一夜,并将谭延军衣服兜里的115元钱抢去,抄家的清单和审讯材料都是谭延军被打得不能自理的情况下,由两个恶警架着谭延军,材料上的东西是他们后添的,谭延军被送到看守所时,都不会走路了。(目击者告诉家人的)。

2002年4月18日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张志鹏,去新南小学(没经过家大人)就把谭延军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绑架到新南派出所。在派出所对孩子進行恐吓诱供,让两个孩子交代谭延军的事情,当两个孩子看见谭延军的脸被打得青紫、肿得变形,长满了水泡,都快认不出来了,当时谭延军的身体靠着墙壁直往下倒坐不住。两个孩子被吓得只是哭,谭延军告诉两个孩子,回去告诉奶奶和姑姑;爸爸的耳朵被他们打得听不见声音了,心脏跳得特别难受。李树江每次提审谭延军都对其施用酷刑,谭延军经常被打得昏死过去,一次李树江提审谭延军时,狱医告诉李树江:“不能再打谭延军了,他去过市医院鉴定了,谭延军已经耳膜穿孔,又得心脏病。”李树江没有听狱医的劝告,还是打了谭延军一天,给谭延军使用大刑進行逼供,李树江恶狠狠地说:“你不说就把你206块骨头一块一块查着打,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打昏过去后给按手印。(有许多材料是李树江自己填写的),李树江填写“莫须有”罪名。

2002年5月5日国保科李恩厚提审谭延军时说:“张兴福市委书记说了拿法轮功当刑事犯整,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出了事上面领导给担着。”说着便给谭延军用刑進行逼供,都得按照他们说的去承认。谭延军被他们折磨得身体失去自理能力,晚上睡觉都不能翻身,同间号释放出来人说的,现在还在第一看守所,生死未卜。

2002-10-11: 2、工农的谭延军、韩英被打得耳膜穿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1/被非法判刑7年的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刘霞的上诉书-37863.html

2002-10-01:黑龙江省鹤岗市数十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没下判决的男大法弟子:李长金、黄诗生、谭延君、王永志、张恒光、王亚凡、张跃明、张红瑞、姜允敬、王树森、刘庆福、李建刚、郭忠全、郭兴国、赵井福。

被捕的大法弟子人数达56人。

2002-04-13: 2002年春节前夕,大法弟子谭彦军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并关押至今,家中留下两个年幼的小孩,孤苦伶仃,只能和年迈而多病的奶奶相依为命,整日里祖孙三人以泪洗面,思念之情可想而知。年迈的身躯,幼小的心灵无不受到残酷的折磨。

2002-01-27:黑龙江鹤岗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
黑龙江鹤岗市新南派出所两名恶警于2002年1月9日早晨乘大法学员谭彦军家孩子上学开门时私自闯入把谭彦军家非法抄家,并把谭彦军抄走,现下落不明。另一姓闫的学员因与其通过电话,也被非法抄家并抓走拘留。1月9日鹤岗公安局又大面积在晚间8:00到各个大法学员家查看,看是否在家,害怕大法弟子因遭到一系列恐怖抄家而去北京。让我们用正念清除破坏大法及学员的一切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7/23909.html

鹤岗市联系资料(区号: 468)

2019-05-11: 鹤岗市公安局:
局长:徐连斌
党委副书记政 委: 王一丹 3304666 3456158(宅) 15326580016
党委委员副局 长: 张胜群 3387877 3858166(宅) 13946786666
党委委员副局长: 何庆岩(原工农分局局长,现主管全市国保工作) 3331298 3458668(宅) 13904681298
党委委员副局长: 姜 涛 3858113 3810777(宅) 13304687777
党委委员法制支队支队长: 李成奎 6166538(宅) 13054380188
纪 委 书 记: 李玉斌13314681666
副书记: 高忠和
纪委科长: 徐宝成 3310600 3456337(宅) 13945759618
政 治 部 主 任: 何立珠
政治部副 主 任: 朱清树 3310600-2013 3222231(宅) 13054380707
工 会 主 席 : 张立恒 3353333 3457330(宅) 13904683330

鹤岗市向阳分局
鹤岗市向阳分局局长: 杜建华局长(退休)13904680209
向阳分局局长: 刘凤祥 办32801263450577 13945750077 18646815003
副局长: 杨绍武(主管刑警队) 办3575566 13329580006 15545850006 15146808006 18646815038
18945751218
副政委: 王喜林 办32851673380977 18846808088 1864681 5006
政治处主任 纪检 : 徐升跃 办189451796133721595 13329580918 18646815007
党组成员 治安大队大队长 张瑞(主管国保和派出所) 宅328539713946701533 13304681533 18646815008
国经保大队大队长: 张树军 手13351933633 15146808009 1864681502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8)

有关责任单位、人和电话 区号0468
鹤岗市市委书记:张兴福
工农公安分局 局长李树江
局长室3423113 副局长室 3422575 政委3450508 办公室3423115
治安科 3418558 法制科 3415757 刑警队 3419118 3423798
防暴大队 3436110
向阳公安分局 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张瑞
局长室 3224647 副局长室3222336 3237544 办公室3220860 经保科 3236493
法制科3236049 治安科 3222066 刑技大队3283234 防暴大队3230110
新南路派出所3345008
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恶警章平、 刘兵、姜金升、 张志鹏

新一派出所3562888 所长 杨茂标,恶警王才、肖春泉
南翼派出所3284854 南翼派出所庄所长
第一看守所 所长--李迎晨 办公室电话--3400777
第二看守所 所长--李树林 办公室 电话--3400001 办公室传真—3400008

相关电话
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室电话:0468--3400777, 值班室电话:0468--3406171
工农公安分局,局长室电话: 0468--3423113 ,副局长室电话:0468--3422575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