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3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桥西区 >> 白颖莲, 女, 36

个人情况: 张家口市商业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张家口市桥西西坝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1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白颖莲 易卫平(白颖莲夫)
兄弟姐妹/伯父母: 高改祥 白颖莲的二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4:遭迫害九死一生 河北张家口市白颖莲控告江泽民
河北张家口市桥西区51岁的法轮功学员白颖莲女士,遭迫害九死一生,日前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白颖莲女士在控告书中说:“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现就我本人十六年来所遭受的身心迫害、亲身经历的痛苦,将迫害元凶,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的发起人和策划、指挥者江泽民,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刑事控告。旨在早日结束这场非正义的、至今还在延续的,对真善忍法轮功信仰者的违法的、毫无人性的迫害,以及由此所演变成的中华民族道德史上的空前浩劫!!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乃至国家、民族的福祉和未来!”

下面是白颖莲女士陈述的部分事实:

我是原张家口市桥西区商业局财务科会计,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已走过了20个春秋,其中16年都是在江泽民等旷日持久的对大法的迫害中度过。

一、夫妻俩被绑架关押 7岁儿子被好心邻居收留

1999年7月20日,全国各地的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一夜间全部从家中被抓走,7月21日,我和我丈夫易卫平与同修们紧急赶往北京和平请愿,反映实情。不料北京能反映情况的部门和主要大街布满了一排排防暴武装的警察和整车荷枪实弹的士兵,我们一句话未能反映就被押上车运往北京体育馆集中看管,已失去人身自由。我俩被非法审问后交由当地公安接回软禁在各自单位,不写保证、不交书,就不让回家。几日后,新华街派出所三、四个警察到家里把师父的法像、论语等四个镜框和大法书强行非法抄走。

1999年8月29日晚,我夫妻二人正在同修家讨论当前发生的事情,红旗楼派出所警察突然闯进,把所有同修全部带到派出所不让回家,连夜挨个非法审讯,不时传来打骂声。我和警察说我孩子一人在家,让我俩一人先回去也不行,孩子等不见爸爸妈妈回来吓的大哭,后被好心邻居收留。

桥西区政法委、桥西公安分局将我夫妻二人非法拘留15天,罚款1000元。拘留期满后又交回单位监管,不写保证不让回家。在单位我白天上班,晚上单位抽调一名女职工陪着我,保卫科、传达室负责看管我,限制我不能随便出去,外面的人也不能随便见我,家里人给我送饭。年近七十岁的母亲领着我7岁的儿子来看我,孩子趴在我怀里哭喊着让妈妈回家;昔日的同事、领导、亲朋好友都投来不解、躲避的目光。单位晚上陪我的女同事几乎都轮遍了,江泽民发起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不知牵扯、连累了多少人,直到10月8日我才获准回家。

二、遭迫害器官衰竭 劳教未遂

此时的中国大陆全国各地,新闻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铺天盖地的批判法轮功,诬陷师父和法轮大法,10月23日我夫妻二人依法再次进京上访,我们以大法修炼的见证人向国家职能部门反映和证实大法的清白,并控告江泽民对法轮大法的造谣诬陷。我二人再次被刑拘。在看守所,管教指使犯人毒打我丈夫易卫平,用碗柜里隔档的木板抽打他的臀部和大腿,直到板子横飞,他的下半身全是黑紫色,内裤和秋裤上血迹斑斑。我在女号和同修们绝食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张家口市政法委、610不但不放人,又把我转移到坝上张北县看守所继续单独关押,当地的气温零下30度,几经折磨,我已瘦弱不堪。

易卫平被非法关押30天,我被非法关押70天,共被桥西公安分局一科罚款6600元(名目是保证金,经手人蔺寿青)。同时桥西公安分局向我工作单位敲诈勒索1万多元,单位被迫作出开除我的决定,并形成文件放到我的档案里,给我日后的退休带来很多的麻烦,我先后两次上访才办理下来退休手续。

2000年7月下旬,桥西区政法委把我非法劳教一年,桥西堡子里派出所从家将我非法绑架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中途暂时转押张家口市看守所,我再次绝食抵制迫害,8日后送劳教所,因身体器官衰竭拒收才得以返回。以至第二年4月因劳教期未满,堡子里派出所再次从家把我非法绑架,在当地医院体检时身体出现病态反应未能送成。

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定性不断升级,由私自把法轮功定位“×教”上升到敌我矛盾;由“天安门自焚”伪案到傅怡彬杀人案,我与同修们一次次进京上访,先后九次被非法拘留,每次都是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奄奄一息时被放回。2001年4月,新华街派出所因我进京上访非法抄家:电视机、双卡录音机、电话机等被抄走。

三、围追堵截、九死一生

由于长期被迫害,我夫妻二人在同修妹妹家的空闲房租住。2002年 10月初,北京一资料点被破坏,北京市公安非法劫持了一批大法横幅,怀疑是从张家口桥西运去的(根本没有这回事),被定为大案要案,省、市公安,610 ,桥西公安分局下令,必须在限期内抓捕我和我丈夫易卫平(因为我俩多次进京上访)。一时间,我们家、我母亲、二哥家,易卫平的母亲、哥哥、表姐家周围布满了便衣,电话监控、严密监视。警察在我们邻居家住着等候抓我,在我家马路对面楼上架着望远镜时刻监视着我家窗户。

10月5日晚,我儿子在易卫平的表姐家已熟睡,半夜12点,桥西公安分局、新华街派出所非法闯入,将我不到10岁的儿子、表姐和表姐的儿子一起非法绑架到桥西分局,警察还在表姐家住着等着抓我俩,限制家人出门。他们恫吓我儿子,甚至踢孩子,从孩子口里套出他爸爸的呼机号,又对表姐的儿子刑讯逼供,威逼他在易卫平给他回话时谎称说我儿子的腿给汽车撞了,让易卫平赶快到二医院去,最后他们通过呼机定位抓捕我俩。

10月7日凌晨,市公安、桥西分局出动刑警、武警500多人,把大境门前后山头、各交通路口重重包围戒严,拿着我俩的相片挨门挨户的搜查,他们欺骗老百姓说抓两个杀人犯,还有的欺骗说抓两个抢劫银行的逃犯。早上7点,同修的妹夫下夜班回来说大境门那儿戒严了,说是要抓两个人,也不知道是谁。我俩预感不好,走到街上一看,大境门那儿已站满了被拦截的上班人群和戒严警察,5、6米宽的上山路口,就站了4、5个手提黑胶棍的警察,我俩只好赶快往前走,幸好还有一个上山的路口警察还没有到,我俩顺着小路上了山,可山头已站满了警察,我俩只好在山坡下的草丛中暂时躲避。

从早上7点到下午4点,由于一个姿势侧躺着,我的一条腿已麻木无知觉了,我们就下山打出租车突围,快到大境门时,新华街片警张世雄大喊就是她,拦住车一把将我揪下车来,冲过来的警察把我摁倒在地戴上背拷,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用我的手套赶快捂住我的嘴,把我的头发揪得散乱;同时我丈夫易卫平也被武警揪下车,把头按在地上戴上背拷,脸部当时就被戳破流血,我俩被非法绑架到桥西分局刑警队,张世雄也因此立了一功。到此,我不到10岁的儿子也和易卫平的表姐、表姐的儿子在非法关押3天后放回,使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他们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毫无人性而言。但与此同时,我的二哥家、同修的妹妹家、同修家、同修的儿子家全部被抄,我的二哥、二嫂、同修及同修丈夫、同修妹妹及妹夫、同修的两个儿子及母亲共9人被抓,累计被敲诈19000多元,致使同修家蒙受了巨大的精神创伤和经济损失。

在桥西刑警队,队长李建和与警察刘亚杰长时间用电棍电击易卫平,用皮鞋踢他,跺他的脚趾,脱下皮鞋抽他的脸,甚至往他脸的伤口处使劲揉盐面,致使易卫平脸上、身上的伤一个多月后才退去。桥西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洪信带着5、6个警察来逼问让我交代横幅的地下加工厂,一警察举着师父的像,另一警察点着一支烟,王洪信说:你说吧,不说就烧你师父的像。我直视王洪信:你这是无中生有,你是在制造冤假错案。他们又把我二哥叫来(我二哥也被分局关了11天的老虎凳刚放回去),跟我说你一天不说就让你二哥在这里陪着你一天,我二哥陪了我一下午,他们一看不行就又让他回去了。

我在桥西分局的老虎凳上整整过了28个昼夜,我吃的东西加起来也不过5个麻饼,在加上要面临他们的非法审讯精神高度紧张,在这28天里,我没能解下一次大手,腿和脚由于长时间下垂肿的邦邦硬,晚上看守我的一警察说:你快招了吧,我们一人轮你一晚上,看谁能熬过谁,再不行我们把武警调来,看你还能支撑的住不?我哭笑不得。

28天后终于结束了这种昼夜坐老虎凳非法审讯的日子,我和易卫平被刑拘转送到张市看守所,同修和同修的妹妹也在桥西分局非法关押13天后送到了看守所。

看守所所长一见到我就说,白颍莲这回你可出不去了,不砸(指判刑)你个十六、七年,这次你可别绝食了,好好待着吧。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一天也没有放松、放弃我要冲出去的想法,几次绝食,我的身体已耗到了极限,两条腿已无半点支撑能力,手要不扶东西就蹲不下站不起来。挨着我们屋另一个号的一名女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厄讯传来,我和易卫平决定再次绝食,抵制迫害,易卫平终于冲出牢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九个月后,我与同修、同修的妹妹一起送到桥西转化班,我继续绝食直到奄奄一息,才通知家人把我接回。

这九个月,我九死一生,只是因为他们猜疑我做横幅,而同修一家只因出租房屋给我,竟招来如此大祸!

四、监控、骚扰、恐吓不断

2008年奥运期间,桥西堡子里派出所到我工作单位又把我非法绑架,非法关押我一天一夜,强行索要我身份证,在开奥运两个月期间,堡子里办事处人员每天要查看落实我是否在家,给我的生活带来严重骚扰和精神压力。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前夕,桥西堡子里派出所、办事处再次催缴身份证,我夫妻坚决抵制,他们男女四人开车到我工作单位,见我不在,谎称是我的亲戚,被我同单位工作的姐姐识破。

2015年3月,国际奥委会成员来张家口考评,堡子里办事处又一次打电话让交身份证,被易卫平拒绝。严重的地区还出现恐吓、要挟法轮功学员不许出门,收缴身份证、24小时监控、跟踪、盯梢等。

16年来,我与法轮功学员们承受着无名苦难,他们忍受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楚,他们没有放弃信仰;16年来,他们生活在随时被抓捕、被酷刑、被劳教、被判刑的恐惧之中,他们没有放弃希望;16年来,他们面对着被蒙蔽人群的不解和冷漠,他们没有怨恨;16年,他们被抄家、被抢劫、被欺凌,他们没有选择暴力抗争;16年来,他们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用自己的收入制作真相资料,他们不求任何回报,所有的付出和努力只是为了让被蒙蔽的人们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五、江泽民挟持了中国人,把全中国人推向了不幸和痛苦的深渊!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6年过去了,迫害至今还在延续,2015年1-4月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与2014年同期相比,有增无减。一些公检法司人员麻木的在干着违背道义、违背良知的伤天害理之事、害人害己之事,却不以为然。在此,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

例一,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勒通过法治实施专制和运用法律灭绝种族,600万犹太人被屠杀。二次大战结束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除第一轮对级别高的战犯审判外,在以后举行的12轮审判中,对那些曾为德国纳粹帮凶的企业家、军事人员、集中营看守、医生等也进行了审判。所有纳粹战犯用同一个理由为自己辩护:“杀害犹太人是在执行法律。”德国著名哲学家古斯塔夫. 拉德布鲁赫说:“法律分法上之法和法下之法,以人类的共同理性,以人的尊严和权利作为展示内容的法是法上之法;凡是以背弃人类理性,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为特征的法都是法下之法。法下之法是恶法,恶法非法也。”这一思想被法官们接纳并达成共识:纳粹战犯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种罪恶。最终,法官们以恶法非法为原则,将包括集中营护士在内的迫害参与者判处了绞刑。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永远否决了“奉命行事”的辩解。

例二,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30岁都不到,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几声枪声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当然他也绝没想到,短短九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到,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亨里奇的律师辩护称,这些卫兵仅为“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并不这么认为:“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德共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 “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在这个世界上,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亨里奇没有逃脱掉法律的制裁。“亨里奇案”作为“最高良知准则”的案例,早已广为传扬。“抬高一厘米”是人类面对恶政时的抵抗与自救,是“人类良知出现的一刹那”。这一厘米,可以让人类海阔天空。

例三,距今最近的是2012年6月,埃及一个名叫穆罕默德-桑尼的警察因一月份枪杀多名反对独裁政府的示威者,被通缉并被法院缺席判处死刑。

历史的教训太为深刻了,足以使我们明鉴。

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不论其制定了什么法律,以何种形式制定的,目的都是对“真善忍”道德准则和善良民众进行迫害,从根本上毁坏着人类的道德。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些成文或不成文、公开或不敢公开的“法律”都是恶法。

今天,许多中国警察象桑尼一样不自知地被江泽民政权利用着,以执法之名作恶。在中国大陆,“执行上面的命令”,已经成为一些“执法者”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托词。然而从历史到今天,无数的事实都启示着人们:“执行命令”最终不会成为逃脱天理、法律惩罚的挡箭牌。

在诉状中,我与法轮功学员没有控告直接参与迫害的具体执法人员,但在这里我想真心的对他们敬一言:不要忘记法律之上还有天理。苍天在上,神目如电,善恶有报,毫厘不爽。

让我们以史为训:2000年前耶稣下世传法度人时,罗马帝国国王及掌握政权的人迫害基督徒,谁也不相信耶稣是神,更没有想到会被神降四次大瘟疫清算几乎毁了全城的人,所有逃避道德责任,趋利避害的人,都在参与或漠视对基督徒的迫害中犯下了罪孽被淘汰至尽,而最后留下来的只有那些不曾背负十字架的好人。

在中国历史佛教史上曾出现过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五代周世宗四位皇帝排斥打击佛教,迫害佛教徒。但是这几个皇帝中最长寿的是北魏太武帝,也只活了四十四岁,其次是周世宗三十八岁,北周武帝三十五岁,唐武宗三十二岁。太武帝是被宦官所杀,周世宗和周武帝是罹暴疾而亡。

所以无论是谁,即使是被欺骗或被胁迫的情况下,只要他参与了诋毁佛法,迫害修炼人,那么他的生命就将面临危险。对神佛、经书、修炼人的诬蔑、诽谤、迫害那是比忤逆之罪的弑父、杀母都严重的天谴之罪。

而如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传真善忍大法救度世人时,大法与大法弟子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又有多少中国人由于听信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谎言欺骗宣传,无端仇视大法和师父,当报应来临时,中国人是不是也面临同样的危险呢?

其实我们全中国人民都是江泽民为一己之私的受害者,如果江泽民不发动这场违法的迫害法轮功运动,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公检法司等系统的执法人员参与迫害以及更多的中国人陷入到诽谤、诋毁、诬蔑法轮佛法的罪业之中,是江泽民挟持了中国人,把全中国人民推向了不幸和痛苦的深渊!

这也是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顾一切,放下生死,十六年如一日地利用各种形式讲清真相的原因所在,他们是为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命和未来着想,他们不但不是“参与政治”,而是超越于政治,是无私的、慈悲的在救人,是大善之举!!

为了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清白,为了还人间正义公道,为了捍卫我们人类共同的尊严,我与法轮功学员在此正式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危害人类罪、酷刑罪,剥夺公民信仰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诽谤和诬告陷害罪、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

并要求被告人及政府履行: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公开道歉、消除不良影响、恢复名誉;向所有法轮功学员公开道歉、消除不良影响、恢复名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

尊敬的检察官,江泽民身为一国之首,非但没有为人民带来福祉,反而举国力与财力,操控国家机构,残酷的迫害杀戮善良的法轮功同胞,令人神共怒!!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证实被江泽民政府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3861名。16年来江泽民的双手可谓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江泽民本人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严惩江泽民,还法轮功清白,捍卫法律的神圣尊严,这是正义的选择。在这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您身为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责任重大,肩负着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依法治国的神圣使命,但愿您能为天下苍生百姓,担当重任!

观天象,顺天意,合民心,乃智者。勤劳、善良的中国人必将重塑历史的辉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遭迫害九死一生-河北张家口市白颖莲控告江泽民-315132.html

2008-08-02: 张家口数十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下午三点,河北张家口市恶警在邪党统一布置下,为保奥运,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张家口市至少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张家口沽源县也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张家口市被绑架大法弟子情况:

桥西区明德南有五名大法弟子遭绑架,当天夜里把铁栅栏打开,正念闯出。现被迫流离失所。有老董夫妇俩,其余三人不详。

桥西区明德南大法弟子贺焕军、桥西区明德北大法弟子安利清遭绑架。

桥西区新华街大法弟子常某,女,四十岁左右,遭绑架,恶警勒索家人二千元保证金,放回。

桥西区堡子里大法弟子白颖莲遭绑架,两天后放回。

桥西区堡子里大法弟子闫某,男,四十多岁,现居住在桥东区工业街,七月二十四晚八点,下班回家遭恶警绑架、抄家。参与绑架的有一吴姓司机。

桥西区北新村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现已知的有:范建英、范建华、王德亮夫妇、高玉珍。他们有的是之前遭绑架,放回后第二天再次遭绑架。

高新区南站大法弟子宋某遭绑架。

高新区老鸦庄有八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高新区吉家房有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桥东区工业街有一女大法弟子遭绑架、抄家。来家串门的一大法弟子被桥西南营坊派出所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97.html

2003-05-17:2002年10月7日,张家口市公安局局长李景云,市公安局副局长马福维等勾结国家安全局,调动公安武警,公安干警700多人,围攻、搜捕大法弟子白颖莲与易卫平夫妇俩。在大境门街道,夫妻二人被非法绑架到张家口市桥西分局,并被用尽各种酷刑非法审讯,包括恐吓、电击、吊打、警棍抽、剥夺睡眠、坐老虎凳、诱供逼供、折磨长达一个多月之久,11月中旬,被非法关押到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超期关押至今,长达7个月之久。
为抓白颖莲、易卫平夫妇,不法恶人李景云、马福维将白颖莲二哥强行非法关押半个多月,年幼的小孩也被带走多日不让回家,被打、骂、恐吓、诱供。

2001-06-14:白颖莲,女,从1999年开始多次到北京证实大法,多次被拘留,累计170多天,并被罚款一万多元,而且每次都是绝食到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2001年4月被警察抄家,警察把家里的彩电、双卡录音机、电话和现金近200元全部拿走,而且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这是张家口市新华街派出所所为,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撬门进家,与旧社会的土匪行为无二。

张家口 桥西区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20-10-28:
张家口市桥西区法院:
院长: 汪海鹰 13331310168 0313-4081158
副院长: 刘书明 17703138168 0313-4163102
副院长: 李怀福 17703138008 0313-4163103
副院长: 段银峰 17703138118 0313-4163104
审委会: 陈玉海 17703138028 0313-4163105
审委会: 张林 17703138053 0313-4163162
审判员: 焦成云 17703138011 0313-4163106
此案负责人及审判长: 王翠芳 17703138100 0313-4163107

张家口市桥西区检察院:
地址:张家口市明德北路32号。
检察长: 刘英 13803130669 0313-8045329
副检察长:张云攀 18603130966 0313-8045333
副检察长:张志亮 13663132358 0313-8045330
正科级: 郝惠敏 13931302468 0313-8045332

第一检察组组长: 侯增玉 电话: 13932339085 0313-8045327

2020-10-18: 桥西退管科电话:0313-5919151

2020-17-17: 张家口市桥西区法院地址:张家口市桥西区清水河南路30号----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 0313--4081156

院党组书记、院长 汪海鹰13331310168 办电:4081158
唐忠文 4081158 13503131158
刘书明 副院长 4163102 13831368868
李怀福 副院长 4163103 13833361444
段银峰 副院长 4163104 13932380606
王少龙 政治处
主任 4163105 13903135726
吕付江 纪检组长4163106 13503135555
焦成云 执行局长4081111 1390313461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