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龙潭区 >> 董淑兰, 女, 62

董淑兰
董淑兰和三个女儿、儿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1:全家被迫害、四子女遭判刑 董淑兰控告江泽民
吉林市现年六十七岁的董淑兰女士近日通过EMS特快传递向最高法院邮寄控告状(已妥投签收);又通过网络向最高检察院投诉,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导致她一家八口遭受严重迫害,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其刑事罪责,将此元凶绳之以法;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董淑兰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中有家不能回,多年流离在外,多次遭警察骚扰、非法拘留一次、关洗脑班一个月,非法劳教三次、遭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如:被野蛮灌食、灌盐水,拳打脚踢,坐老虎凳、关小号、不让睡觉,用手铐将左手吊在杠子上,脚尖刚刚能碰到地面的长时间吊铐,电棍电击脖子、前胸、脸部,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不炼功的“五书”,每天被强行奴役劳动十六七个小时等。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董淑兰的三个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共七人同时遭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610”伙同莲花派出所及通江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野蛮殴打,抄家。在派出所关押一宿,警察逼迫大女婿、未修炼的儿子、儿媳骂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否则不放人。三人第二天才被放回。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四人被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都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

以下是董淑兰女士陈述遭迫害的事实经过:

患世界罕见绝症等死 幸遇法轮大法获重生

一九九六年四月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更是我人生路上生命重大转折的时刻。初春的四月,大地复苏,枝柳发芽,万事万物都呈现着生机勃勃的气息,春暖花开,人们都走出家门分享着大自然给人们带来的美好!可我却蜷曲的躺在床上,叹息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就要抛下四个儿女而暗自流泪。

这些年来为了求生,治病住遍各大医院的那一幕幕又展现在我的眼前……

身患多种疾病的我,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后又患上了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治,根本治不了,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我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国家拿我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装老衣服都做好了,绝望中就等着死亡的来临。

就在这时经人介绍,有幸喜得法轮大法,看了一遍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后,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为什么会得病,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重要,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通过学法炼功,心里一天比一天亮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心情舒畅,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从内心感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丈夫看到我的变化非常高兴,见谁都说:老伴变了,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法轮功真好啊!因此丈夫也走入了修炼,不抽烟也不喝酒了。三个女儿也都相继走入大法修炼。我们一起学法,一起炼功,按照法轮大法最高法理“真、善、忍” 修心向善做好人。家庭温馨、祥和。我们全家因为修炼法轮功而生活在幸福之中。

邻居、亲友们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进大法中修炼。

下面这张母女照片是一九九八年留影,那满脸的笑容透着内心的幸福与喜悦!
做好人三次被劳教 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我心里非常难过,我就向人们讲述我身心受益的事实,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江南桥头炼功洪扬大法,被非法绑架到吉林市市政府院内,被莲花派出所押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因拒绝写不炼功保证书又被劫持送到洗脑班一个月,罚款一千元。之后被莲花街道,华书记、居委会主任、派出所指导员关鹏等多人,长期监控,并经常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天安门附近派出所审问。我报了地址,被送往吉林驻京办关押一个星期后,由吉林市莲花派出所警察关鹏押回,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灌盐水,迫害的吐血,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春女子劳教所严管六大队遭受迫害,在非法劳教期间,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整天放高音喇叭。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写不炼功等“五书”,孙管教和李大队长就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我的脖子、前胸、脸部,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坐小板凳,强行奴役劳动(十六、十七个小时)等。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三年冤期满我回到家中。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我在朋友家,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这次因为不穿号服,不写“五书”,被管教王丽慧电击,用电棍电我人中部位,人中部位被电出了血。并加期十五天。二零零六年四月回到家中。

同年七月份,我的女儿刘红霞在吉林市日杂批发城内自家经营的文化用品商店被山前派出所警察野蛮绑架,之后把刘红霞劫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刘红霞不放弃信仰,几个月以来,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和家人去看女儿,每次去都不让接见,突然马上就让接见了,并安排合餐。当在餐厅接见女儿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连光日(曾多次找到他要求正常会见),到餐厅说要和我谈话。我不配合,想马上走,刚走到楼下登记处时,连光日一把抓住我,并把我推倒在地,然后给吉林市船营区刑警大队打电话,骂骂咧咧说:你们快点来,人我给你们抓住了。过一会,船营刑警大队几个警察恶狠狠闯进屋里,硬是架着胳膊,一人拽一条腿把我拖出二百多米远,衣服都被磨坏了,把我拖到警车跟前,硬是把我塞进警车,在挣扎的过程中,我左手无名指的指甲几乎弄掉下来了,到处是血。我被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刑警二大队。到那后,下午三点钟左右就把我扣在老虎凳上。

晚上八、九点钟,进来三、四个警察给我拍照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气势汹汹说不拍了,到半夜又来了五、六名警察打开老虎凳把我拖到另一个屋,我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警察说:“你看见这个铁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认识刘宏伟吗(法轮功学员)?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一会儿又来几个警察,问我儿子、媳妇、女儿家的人都叫啥,说孩子爸叫什么名,家住在哪,(意思就是他们什么都知道)。我不说,他们就强行把我左手用手铐吊在了墙上的杠子上,脚尖刚刚能碰到地面,不知铐了多长时间,过程中他们还强行按两手手印,让我认罪。强按完手印后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后来又强行让我坐了一夜的老虎凳。第二天下午找来三名犹大给我洗脑,犹大说让我写个不炼功保证书就把我接回去,说让我上她家,三名犹大轮番表演直到下午四点,见我执意不写,她们都气急败坏走了。

晚上十一点多,警察把我送进看守所,因我坚持炼功,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管教因我不放弃信仰用脚踢我,用电棍电我手,把我关到小屋,被包夹黑天白天看着,不让我跟别人说话,不让下楼吃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没一点人身自由。上下楼吃饭只有十几分钟,根本吃不完饭就得回来,近二十天后下车间干活,强行加班,每天干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因我女儿被劫持在另一大队,怕我看见女儿,走路,吃饭都叫人看着,连坐的位置都给我调了好几次。

全家七人遭绑架 四子女被冤判入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610”伙同莲花派出所和通江派出所警察同时绑架了我的三个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共七人,均遭野蛮殴打,抄家。劫持到派出所关押一宿,逼迫大女婿、儿子、儿媳(未修炼法轮功)骂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否则不让回家。第二天被放回。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被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都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当时,关鹏领一伙警察骗开大女儿刘红辉的家门强行闯入,将大女儿刘红辉和正在姐姐家的妹妹刘红艳同时绑架,警察用胶带将姐妹俩的嘴封住后又塞进卫生间不让动一下,进行野蛮抄家,疯狂将家里能拿走的所有财物:家用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全部掠走,并掠走家里的一万多元现金。

另一伙警察闯进儿子家中,声称儿媳炼法轮功(儿子和儿媳未修炼法轮功),并野蛮殴打儿媳,儿子上前护住妻子也被野蛮殴打,连儿子的岳父岳母也被警察推搡、质问。并抢走家中孙女学习用的电脑,(至今未还)。接着强行带走儿子和儿媳。孙女打电话给姑姑刘红霞哭诉爸妈被警察绑架经过。小女儿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得知哥嫂及姐姐刘红辉、刘红艳被绑架后,通知上夜班的姐夫见面时,由于电话被监听,被早已等候的警察将其三人蒙住头野蛮殴打,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一宿。逼迫大女婿、儿子、儿媳(未修炼法轮功)骂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否则不让回家。三人第二天被放回。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四人被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都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

一夜之间七个孩子被非法抓捕,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什么样的打击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为躲避被抓捕,我不得不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真正无家可归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怕再受牵连,儿子、儿媳不敢和我联系,怕再遭迫害。亲友们都不敢收留我,只有修炼的人收留我,而且他们还要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真的是好难啊!四个孩子在看守所里不知道怎么样,心特别疼,苦不堪言,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几天后才知道我自己的家(租房)也被洗劫一空,经查证,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警察利用非法手段闯入我家中,将家中三千多元现金、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三部手机、师父像片和大法书籍等全部抢走。
流离在外的日子,每天都牵挂关在看守所里的孩子,四个孩子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将近一年后,都被冤判。大女儿刘洪辉被非法判五年;二女儿刘洪艳被非法判四年;小女儿刘红霞被非法判三年;小女婿李广军被非法判四年,均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吉林省公主岭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1/全家被迫害、四子女遭判刑-董淑兰控告江泽民-315457.html

2012-10-16: 吉林市警察是入室抢劫、蹲坑绑架的匪徒

......董淑兰家遭带证土匪抢劫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董淑兰的大女儿刘红辉及女婿燕刚、二女儿刘红艳、三女儿刘红霞及女婿李广军、儿子、儿媳妇共七人均被吉林市莲花派出所恶警绑架,一伙警察骗开董淑兰大女儿刘红辉的家门强行闯入,将刘红辉和正在其家的妹妹刘红艳同时绑架,这些恶警用胶带将姐妹俩的嘴封住后对其进行野蛮殴打,又将姐妹俩塞进卫生间不让其动一下,然后疯狂地将家中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还有存折等也全部被洗劫一空。

另一伙恶警闯进董淑兰儿子刘洪亮家中,声称董淑兰的儿媳妇丁大欣炼法轮功(刘洪亮夫妇未炼法轮功),并野蛮殴打儿媳妇丁大欣,刘洪亮上前护住妻子也被野蛮殴打。恶警抢走其家中孙女儿学习用的电脑(至今未还),强行带走夫妇二人。

三女儿刘红霞及女婿李广军的家也被非法抄家,家中电脑、大法书籍等物品被抢走。董淑兰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钟,董淑兰回到家中,发现家中被盗,屋内被翻的一片狼藉。经查证,原来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恶警在董淑兰不在,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其家中,将家中存款及现金、电脑、三台打印机、塑封机、打孔机、刻录机等私人贵重物品被恶警全部洗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6/吉林市警察是入室抢劫、蹲坑绑架的匪徒-264094.html

2011-05-19: 吉林市董淑兰及家人的遭遇

董淑兰,女,六十二岁,修炼法轮功多年,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过去九年里,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关押五年多。目前她的三个女儿仍被劫持。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家中遭吉林市昌邑区恶警洗劫。

修炼前董淑兰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严重的病是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根本治不了;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冶,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董淑兰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各医院拿董淑兰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就等着了,装老衣服都做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中旬,董淑兰有幸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见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邻居们看到我她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進大法修炼中。董淑兰从内心感恩师尊,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动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董淑兰心里非常难过,就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讲述她身心受益的事实,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在这十年多中,董淑兰在被绑架后遭受过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吉林市刑警二大队恶警把董淑兰绑在老虎凳上,三名恶警强行让董淑兰按手印,董淑兰不配合,结果把大拇指扳伤,左手无名指指甲被全部剥落,也没按上。又来了三四名恶警,打开老虎凳之后把董淑兰拖到一个地方,董淑兰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恶警说,你看见这个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然后三、四名恶警又强行把董淑兰左手吊了起来,脚刚刚能碰到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又回来按右手印,然后又把董淑兰右手吊起来按董淑兰左手手印,强按完手印后董淑兰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恶警又强行让董淑兰坐老虎凳。

恶警将董淑兰劫持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恶警就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六至十七个小时。经常加班,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她的家人及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董淑兰去北京天安门向政府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非法劳教期间,我董淑兰被恶警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六至十七个小时。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董淑兰到朋友家串门,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并加期十二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回到家中,七月董淑兰的女儿刘红霞在批发城自家经营的文化用品商店被山前派出所绑架,之后把刘红霞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女儿不放弃信仰,几个月,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月,董淑兰和家人又去劳教所看女儿,马上就让接见并安排合餐。正在接见女儿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廉光日说要和董淑兰谈话,董淑兰不配合,他们就先走了,董淑兰想马上走,当走到楼下登记处时,廉光日一把抓住董淑兰,给董淑兰戴上手铐,并推倒在地,然后就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当时来了三名恶警要给董淑兰做笔录,带董淑兰走,董淑兰说自己是来看女儿,你们不应迫害。廉光日又给当地刑警队打电话,让快点来 人,大约下午一、两点钟,当地刑警大队共来了三、四个人,把董淑兰强行抬到车上,一直被绑架到吉林市刑警二大队。十二月二十日晚上恶警把董淑兰送進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船营分局把董淑兰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恶警王丽慧因董淑兰不放弃信仰用脚踢,用电棍电董淑兰的手,把董淑兰关到小屋,犹大黑夜白天包夹看着不让董淑兰跟别人说话,不让和其他人接触,不让下楼吃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没一点人身自由。上下楼吃饭只有十几分钟, 根本吃不完饭,就得回来。近二十天后下车间强行奴役加班,每天干超负荷的奴役劳动,经常加班,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说所里不叫接见,要接见得上所里请示,因董淑兰女儿被劫持在另一大队,怕董淑兰看见女儿,走路、吃饭都叫护廊看着,连坐的位置都给董淑兰调了好几次。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董淑兰的三个姑娘及姑爷、儿子、儿媳妇共七人全都被吉林市莲花派出所绑架,董淑兰被迫流离失所,现她的姑娘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女婿李广军仍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钟,董淑兰回到家中,刚進家门就发现家中被盗,钱物被洗劫一空,屋内一片狼藉。经查证,原来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恶警在董淑兰不在且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其家中,将家中存款及现金一万三千多元、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塑封机、打孔机、刻录机等贵重物品全部洗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9/吉林市董淑兰及家人的遭遇(图)-241101.html

2011-05-14: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董淑兰被迫流离失所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董淑兰,女,六十二岁,在过去九年里,曾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长达五年多,期间遭受酷刑折磨。最近,董淑兰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吉林市莲花派出所警察绑架了董淑兰的三个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妇共七人。现三个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女婿李广军仍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其他人员已经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钟,董淑兰回到家中,刚进家门就发现家中被盗,钱物被洗劫一空,屋内一片狼藉。经查证,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董家,将董家存款及现金一万三千多元、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塑封机、打孔机、刻录机、三部手机、光盘一千多张、优盘二个、一箱复印纸以及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等贵重物品全部洗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董淑兰被迫流离失所(图)-240818.html

2011-05-12: 吉林市董淑兰多次被迫害 现又被迫流离失所

我叫董淑兰,女,六十二岁,修炼法轮大法多年,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过去九年里,我三次被恶党非法劳教、关押五年多。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严重的病是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根本治不了;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冶,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我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国家拿我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就等着了,装老衣服都做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中旬,我有幸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我的心里一天比一天亮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见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邻居们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进大法修炼中。我从内心感恩师尊,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动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我心里非常难过,我就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讲述我身心受益的事实,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天安门向政府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非法劳教期间,我被恶警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六至十七个小时。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我到朋友家串门,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并加期十二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回到家中,七月 我的女儿刘红霞在批发城自家经营的文化用品商店被山前派出所绑架,之后把刘红霞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女儿不放弃信仰,几个月,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月,我和家人又去劳教所看女儿,马上就让接见并安排合餐。正在接见被非法关押的女儿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廉光日说要和我谈话,我不配合,他们就先走了,我想马上走,当走到楼下登记处时,廉光日一把抓住我,给我戴上手铐,并推倒在地,然后就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当时来了三名恶警要给我做笔录,带我走,我说我来看我女儿,你们不应迫害我。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应退出党团队保平安,有二人就先走了。廉光日又给当地刑警队打电话,让快点来人,大约下午一、两点钟,当地刑警大队共来了三、四个人,把我强行抬到车上,一直被绑架到吉林市刑警二大队。

到二大队之后,恶警把我带到二楼,什么也没问我就把我绑在老虎凳上。当天晚上大约八、九点钟来了三名恶警强行让我按手印,我不配合,结果把我大拇指扳伤,我的左手无名指指甲被全部剥落,也没按上。

后半夜又来了三、四名恶警,打开老虎凳之后把我拖到一个地方,我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恶警跟我说,你看见这个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认识刘宏伟吗(法轮功学员)?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一会儿又来个恶警,问我儿子、媳妇、姑娘家的人都叫啥,说孩子爸叫什么名,家住在哪(意思就是它们什么都知道),并说挂喇叭五六十米高你是上不去,还有人是谁?你不说我们也抓来了,一会给你带来看看。

然后三、四名恶警又强行把我左手吊了起来,脚刚刚能碰到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又回来按右手印,然后又把我右手吊起来按我 左手手印,强按完手印后我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大约后半夜恶警又强行让我坐老虎凳。第二天上午恶警找来了三名犹大给我洗脑,三名犹大轮番表演直到下午,见我执意不写,她们都气急败坏。十二月二十日晚上恶警把我送进看守所,因我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船营分局把我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恶警王丽慧因我不放弃信仰用脚踢我,用电棍电我手,把我关到小屋,犹大黑夜白天包夹看 着不让我跟别人说话,不让和其他人接触,不让下楼吃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24小时有人看着,没一点人身自由。

上下楼吃饭只有十几分钟,根本吃不完饭,就得回来。近二十天后下车间强行奴役加班,每天干超负荷的奴役劳动,经常加班,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说所里不叫接见,要接见得上所里请示,因我女儿被劫持在另一大队,怕我看见女儿,走路,吃饭都叫护廊看着,连坐的位置都给我调了好几次。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法轮功学员董淑兰的三个姑娘及姑爷、儿子、儿媳妇共七人全部被吉林市莲花派出所绑架,董淑兰被迫流离失所,现她的姑娘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姑爷刘广军仍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其他人员被放回。

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钟,董淑兰回到家中,刚进家门就发现家中被盗,钱物被洗劫一空,屋内一片狼藉。经查证,原来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恶警在董淑兰不在且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其家中,将家中存款及现金一万三千多元、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塑封机、打孔机、刻录机、三部手机、光盘一千多张、优盘两个、一箱复印纸以及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等贵重物品全部洗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2/吉林市董淑兰多次被迫害-现又被迫流离失所-240542.html

2011-05-10: 吉林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2011年4月27日晚法轮功学员董淑兰的三个姑娘及姑爷、儿子、儿媳妇共七人全部被吉林市莲花派出所绑架,董淑兰被迫流离失所,现姑娘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姑爷刘广军仍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其他人被放回。

2011年5月7日下午4点多钟,法轮功修炼者董淑兰回到家中,刚进家门就发现家中被盗,钱物被洗劫一空,屋内一片狼藉。经查证,原来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恶警在董淑兰不在切豪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其家中,将家中存款及现金一万3钱多元、1台电脑、3台打印机、塑封机、打孔机、刻录机、3部手机、光盘1000多张、优盘2个、一箱复印纸以及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等贵重物品全部洗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0/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0388.html

2010-02-23: 董淑兰遭迫害事实

董淑兰,女,六十二岁,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还有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严重的病是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根本治不了,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治,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其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国家拿董淑兰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就等着了,葬老衣服都做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中旬,董淑兰经人介绍有幸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心里一天比一天亮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见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邻居们看到董淑兰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进大法修炼中。董淑兰从内心感恩师尊,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在这十年多中,曾三次被邪党非法劳教关押五年之多。在被绑架后遭受过酷刑折磨。吉林市刑警二大队恶警把董淑兰绑在老虎凳上,三名恶警强行让董淑兰按手印,董淑兰不配合,结果把大拇指扳伤,左手无名指指甲被全部剥落,也没按上。又来了三四名恶警,打开老虎凳之后把董淑兰拖到一个地方,董淑兰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恶警说,你看见这个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然后三、四名恶警又强行把董淑兰左手吊了起来,脚刚刚能碰到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又回来按右手印,然后又把董淑兰右手吊起来按董淑兰左手手印,强按完手印后董淑兰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恶警又强行让董淑兰坐老虎凳。

恶警将董淑兰劫持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五书” (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恶警就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六至十七个小时。经常加班,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她的家人及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3/218637.html

2008-02-12: 吉林市董淑兰九年中多次被迫害

我叫董淑兰,女,六十二岁。我只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多年,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但是在过去九年里,我三次被恶党非法劳教关押五年多。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严重的病是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根本治不了,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冶,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我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国家拿我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就等着了,装老衣服都做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中旬经人介绍有幸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心里一天比一天亮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见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邻居们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进大法修炼中。我从内心感恩师尊,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动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我心里非常难过。我就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讲述我身心受益的事实,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天安门向政府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五书”恶警就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我。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六至十七个小时。在高压下被洗脑,走了弯路。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我到朋友家串门,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并加期十二天。二零零六年四月回到家中。七月份我的女儿刘红霞在批发城自家经营的文化用品商店被山前派出所绑架,之后把刘红霞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刘红霞不放弃信仰,几个月以来,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月,我和家人又去劳教所看女儿,马上就让接见并安排合餐。正在接见被非法关押的女儿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廉光日说要和我谈话,我不配合,他们就先走了,我想马上走,当走到楼下登记处时,廉一把抓住我,给我戴上手铐,并推倒在地,然后就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当时来了三名恶警要给我做笔录,带我走,我说我来看我女儿,你们不应迫害我,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应退出党团队保平安,有二人就先走了。廉科长又给当地刑警队打电话,让快点来人,大约下午1、2点钟,当地刑警大队共来了三四个人把我强行抬到车上,一直被绑架到吉林市刑警二大队。

到二大队之后,恶警把我带到二楼,什么也没问我就把我绑在老虎凳上,当天晚上大约八、九点钟来了三名恶警强行让我按手印,我不配合,结果把我大拇指扳伤,我的左手无名指指甲被全部剥落,也没按上。后半夜又来了三四名恶警,打开老虎凳之后把我拖到一个地方,我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恶警跟我说,你看见这个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认识刘宏伟吗(法轮功学员)?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一会儿又来个恶警,问我儿子、媳妇、姑娘家的人都叫啥,说孩子爸叫什么名,家住在哪,(意思就是它们什么都知道),并说挂喇叭五六十米高你是上不去,还有人是谁?你不说我们也抓来了,一会给你带来看看。然后三、四名恶警又强行把我左手吊了起来,脚刚刚能碰到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又回来按右手印,然后又把我右手吊起来按我左手手印,强按完手印后我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大约后半夜恶警又强行让我坐老虎凳,第2天上午恶警找来了三名犹大给我洗脑,犹大说让我写个不炼就把我接回去,说让我上她家,三名犹大轮番表演直到下午,见我执意不写,她们都气急败坏。

12月20日晚上恶警把我送进看守所,因我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1月25日下午船营分局把我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恶警王丽慧因我不放弃信仰用脚踢我,用电棍电我手,把我关到小屋,犹大黑天白天包夹看着不让我跟别人说话,不让和其他人接触,不让下楼吃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24小时有人看着,没一点人身自由。上下楼吃饭只有10几分钟,根本吃不完饭,就得回来,近20天后下车间强行奴役加班,每天干超负荷的奴役劳动,经常加班,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说所里不叫接见,要接见得上所里请示,因我女儿被劫持在另一大队,怕我看见女儿,走路,吃饭都叫护廊看着,连坐的位置都给我调了好几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2/172306.html

2007-04-10: 吉林大法弟子董淑兰探望女儿遭恶警绑架

大约一月份,据到长春女子劳教所探亲的人讲:吉林大法弟子董淑兰在去劳教所探望女儿刘洪霞时被劳教所恶警绑架,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0/152463.html

2007-01-11: 吉林省“六一零”、船营区国保以骗术绑架董淑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吉林省“六一零”、吉林市船营区国保为了绑架董淑兰老人,竟然使出了这样的邪恶招数:让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出面通知董淑兰到黑嘴子劳教所探视女儿刘红霞,再于董淑兰去劳教所过程中将她绑架。

董淑兰不知有诈,便于2006年12月19日上午和家人去了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女儿刘红霞。

当他们来到登记室后,女警问你们是刘红霞甚么人?接着就说你们上楼吧。二大队恶警大队长刘莲英打电话叫刘红霞与家人接见,并安排合餐。

在合餐十分钟左右,董淑兰就被黑嘴子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廉光日叫走。当时家人根本不知道为甚么董淑兰被叫走?直到合餐结束下楼时居然看见董淑兰平躺在地上,浑身发抖,手脖子被手铐铐得红肿。家属问警察:董淑兰怎么了?他们说:她昏倒了,叫狱医去了,别碰她。后来家人才知道,就在家属合餐的时候,董淑兰被廉光日骗下楼,一到楼下他们就给董淑兰戴上手铐。之后黑嘴子劳教所的警察马上给明珠派出所打电话。直到明珠派出所来人,廉光日才把董淑兰的手铐放开。

这时家人来到劳教所正门,问凭甚么抓董淑兰?一女警说我们这里只管刘红霞,不管董淑兰,那是派出所的事,我可以给你问问。没过多久长春明珠派出所两名警察(警号:104618、104606)来到正门告诉家人我们是来给董淑兰做笔录的,放不放人我们说了不算。又说,一会儿吉林市会来人,让家属在一旁等着听信。

十二点半后,吉林市国保来了四名警察,将董淑兰强行带走。参与绑架董淑兰的警察是吉林市国保的孙××(电话:13314376077),姓孙的还说:你们找吉林市610姓朱的警察。

恶警随即将董淑兰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刑警三中队,之后又将她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现董淑兰的案子在船营分局侦审中队王守义那里。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董淑兰的家属来到船营刑警三中队,直接找到参与非法抓捕董淑兰的责任人赵伟军。赵伟军说:将卷宗交给侦审科王守义了,我们所有案件都要交给侦审科。

赵伟军将拘留票子交给家属并让签字、按手印,家属不配合,赵伟军哄骗家属说:“我很忙,你就签个字,我这就办完了,就要将案子交侦审科王守义那就不归我们管了。”

家属见问不出结果就来到四楼侦审科找到王守义说明来意,王守义说:现在董淑兰是刑拘。家属说:我们家人没有违法,炼法轮功做好人为甚么要拘留?王守义说:她利用小喇叭广播法轮功。她肯定不是自己做的,可现在老太太甚么也不说。家属质问:一个老太太,做甚么小喇叭广播,这可能吗?法律规定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王说:我们不和你讨论这个。与王同一个办公室高祥邪恶的说:国家规定的我们就这么做。家属说:国家决定的也不一定全对,文化大革命刘少奇不也给平反了,你们知道那些迫害者都哪去了?六四学潮那些警察都哪去了,我可怜你们到时别成了牺牲品。高邪恶的说:牺牲我们乐意,战场上打仗的军人不也牺牲了,为国家而牺牲!等着开庭吧。

十二月二十六日董淑兰的老母亲(85岁)及其他家属来到船营分局六楼国保大队找孙雁红,要求无条件释放董淑兰。恶警孙雁红推托,让他们去找船营刑警三中队,说那是办案单位。家属说:我们到那里找不着人,就得找你。他们说了不算,他们让来找你。孙雁红一再想支走家属,家人不走。孙雁红拍桌子说:你不走,你还能怎的?之后家属遭到恶警孙雁红等人的野蛮驱赶并企图绑架董淑兰女儿等人。恶警叫嚣着:今天我就给你们挨个取材料处理你们,老吴(国保大队警察)把他们都整起来挨个审讯。孙雁红一把抓住董淑兰女儿的胳膊恶狠狠的说我就先处理你。三个恶警蜂拥而上妄想把家属拖到另一个屋子里实施迫害。当家属被拖到走廊时,董淑兰的老母亲被恶警的野蛮行为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昏倒。家属正念呵斥恶警:“你们是警察还是流氓,你们无法无天,连八十多岁的老人你们都敢这样对待。今天我姥姥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饶不了你们,我们要到检察院告你们!”家属的正念喝住了恶警,恶警见势不妙都遛回办公室。面对没有人性,不讲法律的恶警,姥姥无奈的说:“和他们讲不出理来。”家人怕姥姥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只好搀扶着老人离开了船营分局。

董淑兰,女,六十岁。2005年4月12日曾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今年四月才回到家中。没过多久,老人的女儿刘红霞也被山前派出所绑架,之后把她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刘红霞不放弃信仰,几个月以来,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46464.html

2006-12-26: 董淑兰到黑嘴子劳教所探视亲人 遭绑架

2006年12月19日上午,吉林市大法弟子董淑兰和家人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女儿刘红霞。在黑嘴子劳教所,董淑兰被管理科恶警廉光日戴上手铐,随即被吉林市船营区国保带回吉林市,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董淑兰,女,六十岁,2005年4月12日,到朋友家串门,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今年四月才回到家中。没过多久,老人的女儿刘红霞也被山前派出所绑架,之后把她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刘红霞不放弃信仰,几个月以来,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2006年12月19日上午,吉林市大法弟子董淑兰和家人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看女儿刘红霞。家属来到登记室,女警问你们是刘红霞什么人?接着就说你们上楼吧。二大队恶警大队长刘莲英打电话叫刘红霞与家人接见,并安排合餐。

在合餐十分钟左右,刘红霞的母亲董淑兰被黑嘴子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廉光日叫走。当时家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董淑兰被叫走?还在和刘红霞合餐,直到合餐结束后下楼的时候,居然看见董淑兰平躺在地上,浑身发抖,手脖子被手铐铐得红肿。家属问警察:董淑兰怎么了?他们说:她昏倒了,叫狱医去了,别碰她。后来家人才知道,就在家属合餐的时候,董淑兰被廉光日骗下楼,一到楼下他们就给董淑兰戴上手铐。之后黑嘴子劳教所的警察马上给明珠派出所打电话。直到明珠派出所来人后,廉光日才把董淑兰的手铐放开。

这时家人来到劳教所正门,问凭什么抓董淑兰?一女警说我们这里只管刘红霞,不管董淑兰,那是派出所的事情,我可以给你问问。没过多久长春明珠派出所两名警察(警号:104618、104606)来到正门告诉家人我们是来给董淑兰做笔录的,放不放人我们说了不算,一会儿吉林市市里来人,让家属在一旁等着听信。

十二点半多,吉林市国保来了四名警察,将董淑兰强行带走。参与绑架董淑兰的警察是吉林市国保的孙××(电话:13314376077),姓孙的还说:你们找吉林市610姓朱的警察。

下午家属找到黑嘴子管理科廉光日,打听为什么抓董淑兰?廉光日当时伪善的说:我告诉你们就属于泄密了,不过我还是和你讲,省里610邹军前两天来劳教所,田所长接待的,要求抓董淑兰,因为她属于在逃犯。为了推卸责任,廉光日急忙说:这些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出差刚回来。今天你母亲来接见,大队给田所长打了电话,我打电话给610邹军,他们说这人不是长春的,之后吉林市船营刑警队姓赵的给劳教所打电话。家人一听忙问道:我母亲什么事?廉光日说:挂喇叭…… ,吉林市头号案件,你妈是主犯。家人有些疑惑,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挂什么喇叭?什么去年挂喇叭的事?去年董淑兰被劳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今年四月才回到家……

家人从廉光日那里得知,吉林市国保给长春国保打电话,长春国保给离劳教所最近的派出所——明珠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传来一个拘留票子,随即将董淑兰绑架的。

2006年12月20日上午,董淑兰的家人四处打听,来到吉林市船营分局刑警三中队,当时董淑兰就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而后家人找到船营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孙雁红,质问孙雁红为何抓董淑兰?孙雁红说抓人是有原因的,后来就支支吾吾的说炼法轮功,案子正在调查中。在和家属的对话中孙雁红极力的追问董淑兰的住处、经济来源。家人继续问:你们为何跨区抓人?孙雁红说:董淑兰是“上级”定的,哪都可以抓,你妈这个案子是省督察科下的令,借用船营刑警三中队办案。

其实董淑兰只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多年,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吉林省610、船营国保竟然伙同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以让董淑兰接见女儿刘红霞,借机绑架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6/145492.html

2006-12-22: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伙同吉林市船营分局刑警队绑架大法弟子董淑兰
2006年12月19日上午,吉林市大法弟子董淑兰和家人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看女儿刘红霞。在合餐时,刘红霞的母亲董淑兰被黑嘴子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廉光日叫走。大法弟子董淑兰被廉光日骗下楼后,随即被强行戴上手铐,劳教所警察打电话叫来明珠派出所两个警察(警号:104618、104606),并做所谓的笔录。后来家人才知道,早在一周之前吉林市610与劳教所就预谋了这次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2/145193.html

2005-05-24: 吉林大法学员董淑兰,在去江北串门时被吉林市龙潭区山前派出所和龙潭分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其亲人前去要人,恶警态度粗暴。下面是董淑兰的外甥的叙述:

我姨董淑兰在未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胆结石、肾结石、颈椎病、游离肾、脓胸等十多种,久治不愈,脓胸还做了开胸手术,刀口达1、2尺长,拿掉五根肋条。当时脓胸是世界罕见的病,也叫恶网。

在我姨受尽病痛的折磨时,两鬓斑白的她也用尽了各种治疗方法,在1996年偶然炼起了法轮功之后,身体的各种疾病逐渐好转,身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连两鬓白发也变成黑发。今年,我姨都59岁了,炼法轮功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而且处处事事都讲真、讲善,我不知道我姨犯的是什么罪,犯的是什么法。

于是,我和亲属去龙潭分局国保大队要人。接待我们的是国保大队长韩福元,还有一姓徐的副队长。我们说明来意,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抓捕的亲人。韩福元说放人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是炼法轮功的违反了社会的秩序。

我们向他们讲明了,我姨炼功后身体的巨大变化,法轮功教人‘真善忍’,处处与人为善,事事为别人着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而且我姨是在别人的家里,怎么能触犯社会秩序呢?韩福元态度恶劣的说共产党不让炼,炼我们就抓。我们说抓人也得有法律依据。她违反了中国宪法的哪款、哪条?你们这么随便抓人,中国还有人权么?话还没等说完韩福元和徐副队长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站起来,一边往外推我们,一边大声嚷道,打电话把你们都抓起来,还敢上我这来讲人权。

当时惊动了整个楼层的工作人员,韩福元被其他工作人员拽走,姓徐的副队长和另一个工作人员说,找我们也没用,人是山前派出所抓的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又来到了山前派出所,在派出所等了半个多小时,阎佳富所长才让我们去找具体办案人井某。我们来到井某办公室询问抓人原因,回答我们的仍是国家不让炼。炼就是扰乱社会治安,我们说炼法轮功只是锻炼身体,而且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怎么能扰乱社会治安呢?这时所长阎佳富气势汹汹的進来,把我们不由分说连推带搡的推出门外,并把大门反锁上一边大声说就是不接你们,爱上哪告上哪告最好告到党中央去。我们一名家属无奈的说这哪是人民公仆啊。这时被一名片警叫樊永利的听到,他说:“我们就是土匪、恶霸,你能怎么的”,家属再次受到无理对待,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好到龙潭分局上访。

接待我们的是一名姓赵的局长助理,我们再一次说明情况,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解释,但依然还是拿不出任何有法律依据的条款,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能炼。

在诉说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呼吁善良的百姓,请您伸出正义的援助之手,一起来救救我的亲人。

现已知我姨董淑兰和其他几人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名单如下,董淑兰、吕桂芹、李广君、史桂蓉等人。

2005-04-16: 2005年4月12日下午1点多钟左右,大法弟子高××、穆××来到吉林市江北大法弟子吕桂芹家中,当时还有吕桂芹的邻居大法弟子史桂荣。10多分钟后,市内另一名大法弟子董淑兰及女儿去龙潭区一同修家中,但记错了地方,也来到吕桂芹家中,她们娘俩進屋后,另一名大法弟子李广君随后也开门進来。

大约不到10分钟的时间,四名恶警突然闯進屋来凶狠的说:都干什么?起来。接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当一恶警们搜出大法资料时,另一个恶警马上打电话叫其他人来。

随后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山前派出所的10几名恶警强行闯入吕桂芹家中,并开始大规模抄家。恶警们搜出大法书籍《转法轮》、《明慧周刊》、真象小册子及《九评》、讲法带、真象光盘等。当时吕桂芹正在家中照看小孙子,恶警们准备把他们7人全部抓走。吕桂芹随即到邻居家打电话,董淑兰及女儿也跟了出去,董淑兰的女儿当时从后门正念走脱,但她的背包却落在屋里。包里面有:100多元现金、手机一部、电话本、电子书、真象卡片、钥匙、身份证、存折等。

接着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恶警韩福元带人赶到,并对非法搜出的大法书籍、真象资料等進行拍照。为了掩盖违法犯罪事实,恶警韩福元打电话通知市龙潭分局补开“搜查令”。

当吕桂芹的儿子接到电话赶回家后,质问恶警为什么强行抄家、抓人?山前派出所的片警樊永利不耐烦的说:有事找我们所长谈。所长彦××态度蛮横,恶狠狠的说:为什么你还不明白吗?之后准备将大法弟子高××、穆××、吕桂芹、史桂荣、董淑兰、李广君非法劫持时,当时由于惊吓吕桂芹心脏病发作,浑身抽动。他的儿子说:我妈犯了心脏病,并要求上医院去检查。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恶警们只好把吕桂芹拉到了医院做了检查。接着恶警们又伪善的说:吕桂芹没什么大问题,你们六个(被抓捕的大法弟子)回去商量商量,写个保证就放你们回家。因他们六人中有一人年龄已经69岁,身体不好暂时被放回家。恶警们就把剩下的5人吕桂芹、史桂荣、董淑兰、李广君、高××或穆××劫持到山前派出所,進行非法询问后進行抄家。

恶警们先是抄了吕桂芹、史桂荣的家,接着又在董淑兰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拿着他们非法抢来的钥匙,开门后抄家,抢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李洪志老师的法像。恶警们不但抄了李广君的家,还抢走了他家的电脑、光盘等。

2005年4月12日晚上8点30分左右,恶警们将大法弟子吕桂芹、史桂荣、董淑兰、李广君和一姓名不详的大法弟子非法送進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所谓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山前派出所恶警们正在积极收集、组织、网罗罪名,欲图加重迫害这五名大法弟子。

2005年4月14日董淑兰、吕桂芹的家属共7、8人到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要人。当时接待家人的是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恶警徐××,当其家人质问徐××为何无故抓人时?徐××推卸责任,装作无奈的样子说:有人举报我们也没办法。

当其家人问为何公安执法部门不讲法律、不讲人权时?国保大队大队长恶警韩福元说:共产党不让干的事就是不能干,共产党不让炼你就不能炼,炼了就抓…… 现5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不光残酷迫害好人,还高价收费。看守所为了赚取高额利润,不让家人存任何生活用品,但看守所却可以高价出售:一个坐垫外面卖几元,在这里卖15元;一套牙具外面卖2-3元,在这里卖25元;一套外面卖20多元的棉被,在这里卖150元;一日细粮外面卖几元,在这里卖60元。

2005年4月15日早8点30分左右,董淑兰、吕桂芹的家属多人再次到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要人。

2005-04-14: 2005年4月12日下午1点左右,董淑兰和女儿去一大法弟子家送资料,当时已有五名大法弟子在场,董淑兰刚刚進屋不到5分钟,忽然一群恶警闯入,强行将大法弟子抓走,其中一名大法弟子(董淑兰的女儿)趁混乱走出,但是由于手提包没有拿出,这群恶警根据包里的地址非法搜查了董淑兰家,据走出的大法弟子说,这群恶警是吉林市龙潭区山前派出所的,有六名大法弟子被抓,其中有两名知道姓名(董淑兰、李广军),其他四名不详,现在六名大法弟子下落不明,具体情况不详。据说现在派出所只管抓人,然后上交区中保大队。

吉林 龙潭区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8-09-24: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
副局长徐雪峰13704400802办0432-63079199主管国保
国保大队:
大队长单永盛 13804411367
教导员李洪义 13704403627

龙华派出所:
所长郭明新13504780404宅0432-64875899
教导员朱俊民13596377040宅0432-67870100
副所长赵吉升13944646188 参与迫害警察毛旭13944269489

2018-06-17: 吉林市龙潭区分局新安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龙潭区江北公园新安街新安三区吉热住宅附近
电话: 0432-63039868
程宗林 13843245845
王天宇 13596240928
齐云飞 13704418486
李恩辉 15981115877
栾叶江 15844232112
姜宝森 13904408387
邢国友 13944272567
连厚君 13704403481
王瑛玮 13394417988
王长力 13689888480
孙靖锋 13596358880
仲兆成 13944221821
李耀东 13944678577
李雷雨 13500989399
杨莉 18043203087
杨平 13596357462
王冰 15943226379
张丹 13689799980
颜卿 13704428437
吉林市龙潭区分局:
地址:滨江北路2号
电话: 0432-63039507
冯钦宝 13843182595
于昌生 15044261987
孙国光 13500999558
李兴民 13944229620
张晓宗 13009186118
刘志魁 15943212227
张卫民 15754429888
吴学国 13689866615
金勇德 13844294648
倪北硕 15044665656
姚洪伟 13604471655
赵铁千 13364401158
王颖军 13944223739
敖平泉 15948676257
李佳咛 1874327522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山前派出所 3044843 2193107
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地址:滨江路2号邮编:132021
传真 3067720 、2193057 、3418617 、 2193058
电话:3039658
刑警调度室:3038715
龙潭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韩福元:3039385、2193025(国保大队办公室)
局 长:王 毅 办3037105、2193001、2406507 宅2024868
政 委:李玉林 办3039853、2193002、宅2579011
副局长:孙伟 办3039860 2193003
副局长:郝壮(兼纪检书记)办3039647 2193006 宅2443666 手机13904404438
政治处主任:贝绍光 办3418331 2193008 宅256339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