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 >> 杨海玲(杨海林), 女, 34

杨海玲(杨海林)
黑龙江省密山市东海矿职工,34岁的杨海玲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刑十多年,由于身体情况不合格,监狱不收,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密山第一看守所1年多,手筋被勒断,遭毒打致死。看守所对外保密,谎称说“心脏病突发而死”

出生时间: 1968年
个人情况: 东海矿九采区绞车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职工
有关恶人: 被密山法院非法判刑12年。看守所所长马宝生和管教和男劳动号犯人。密山市刑警队的鞠红军、刘小虎。政保科的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
迫害情况: 被密山法院非法判刑12年
个人近况: 2003年4月12日 迫害致死 (2003-06-1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663

杨海玲生前与孩子的合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5-12: 女儿冤死十三年 黑龙江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
现年七十岁的窦延芬老人按捺着十几年思念女儿的悲情,控告发起对法轮功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她女儿杨海玲的冤死给数个家庭和亲人带来的是极度的痛苦和精神上无法愈合的伤痛。

这位母亲根据女儿被迫害的无数个事实,要求法办江泽民,撤销对杨海玲十二年的非法判刑的决定并恢复名誉。同时根据赔偿法第26条、27条的规定,赔偿女儿杨海玲被迫害致死给亲人带来的一切经济和精神上的损失。

杨海玲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远近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海玲多次被恶警绑架,遭受多种酷刑折磨,34岁的她于2003年4月12日被密山市看守所恶警所长马宝生抡倒在铺板上,就再也没有起来,没有人救治她,休克后被送到医院不给抢救、直接塞到停尸间的冷藏柜中,家人赶到后发现被冷冻了十个小时后的杨海玲尚有体温存在,遗体上伤痕累累……

下面是窦延芬为女儿代理控告的部分事实及依据:

按照“真、善、忍”修炼,公认的好人

女儿一九六八年出生,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后的她顿觉天宽地广,她处处按 “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凡事首先为别人着想,严于律己修炼心性,怀大志而又拘小节,她高尚的思想和行为不断的影响着周围与她接触的人。

海玲炼功前患有严重的妇科病和鼻炎、痔疮等多钟疾病,炼功后身体得到了净化,原来有病的部位都往外流脓淌黄水, 十多天后疾病全无。这更坚定了她修炼的信心,她精力更加充沛,本来就很能干的她更象个铁人似的。在单位里,别人有事求她,她就连勤替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班上的人都觉得和海玲在一起心里特别踏实;家人也觉得海玲不在家时就象缺少了什么似的。

婚后的海玲在家中是个能干而贤惠的儿媳,她和婆婆同住 一个院儿,但分居生活。每当她看到婆婆摘下蔬菜时连自己的屋子都没进就帮婆婆择好放在那。海玲在井上开绞车,活儿已经是很累了,婆婆家有闲人在家,可是她回到家中看到婆婆屋里水缸里水很少的时候,就主动去挑水,有时一次就是四挑子。婆母逢人就说,海玲这孩子炼了法轮功更是能忍能让能吃苦了,我们娘俩从来没红过脸。邻居都说:老庄家算是找了个好儿媳妇。

在煤矿开绞车的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同时她还要负责给本班工人记录出煤的数量,别的班不是错记就是漏记,上下都有意见。而海玲认真负责,她理解工人们说的:采煤工人是三块石头夹一块肉的活着。她宁可自己忙点累点也不让工人为自己出煤数量担心。海玲知道,这个数要记错了就很难找了。她当班时老板和工人最信得过;工人下井时,她经常嘱咐大家注意安全,避免事故;三班倒时有人来晚了,海玲不下班也不停车接着替别人干。长此以往,工人们和她一个班时都觉得既安全又踏实,心里特别敞亮,在那个井口海玲的口碑是最好的一个。

二零零一年夏,杨海玲只有五岁大的女儿从幼儿班回家的路口上被一摩托车迎面撞来,伤势很重,手和脸当时就肿了起来,后背的皮肤 也被蹭掉了一大片,脸上有伤口在出血。孩子送到医院后,大夫看到这么小的孩子撞的这么重,边处理外伤边告诉孩子,你疼就哭吧,不要紧的。 那孩子告诉阿姨:我不哭。同一病房的患者都对海玲说:管他要钱,不给不行,不给一万元都不答应。把孩子撞成这样,还说不上有啥后果呢。海玲对她们说:人家也不是有意的,治疗几天就好了,何必讹人家呢。

徐姓撞人者跟着到海玲家去送钱,作为孩子的营养费。海玲说:孩子已经好了,医药费你们已经付了,多余的钱我不能要。后来徐家父子三番五次的上门给海玲家送钱,都被海玲善意地拒绝了。

海玲到一服装店买衣服,等回家后发现衣兜里有一百元钱,海玲当时就把衣兜里的钱送了回去,店主非常感动,那店主说, 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换别人谁还能往回送啊!

为讲清真相 多次遭到身心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大面积的迫害。为了讲清法轮功遭无端迫害的真实情况,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杨海玲与其他同修一起进京上访,没有人接待,她们就在天安门前打横幅向过往的行人诉说法轮功的冤情,杨海玲被绑架后在天安门前和许多大法弟子被警察用铁链子、铁丝连在一起,站成一个圈,谁要稍一动就会给别人带来钻心透骨的痛。她强忍着不动,不给别人增加一点痛苦。她们要求警察释放,取消迫害的刑具。几小时后她和同修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某看守所。在那里她和同修们就向警察讲真相,三天后获释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海玲去南方某城市证实大法,国安特务为了找到海玲,他们去了我家抄家,连炕席底下都翻了,恶警抢走了录音机和几本大法书。然后把我家的人也抓走了,问杨海玲到底在哪儿。四月杨海玲在多名特务拉网式的搜捕后,被鸡西国安绑架,非法关押在鸡西第二看守所,四十天后家人被勒索三千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十月,杨海玲在东海矿太平乡向世人派发真相资料,途经太平乡和8510农场走了三十来里的路,后被人告密,警察将已经很疲惫的杨海玲按倒在地绑架到红旗矿派出所,家人被勒索五千元钱才把人接回家。杨海玲被迫流离失所,她被密山市刑侦科、610长期秘密跟踪。

二零零二年海玲从广州回来刚刚一个月,国安局来了两个人进家就抄,搜走一兜东西,之后把杨海玲铐上手铐准备带走,杨海玲看着被吓坏的婆婆说:妈,你别哭,多保重,我没犯罪。国安的人连打带推的把杨海玲带走了。

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海玲被在密山市针织厂住宅楼蹲坑的恶警绑架,当晚在刑警队遭到刑讯逼供,被打的无法站立,送看守所时是被几个警察架上车的。次日,刑警队恶警鞠红军、刘小虎到看守所非法讯问我女儿时,毫无人性的恶警竟用缝衣针在她的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扎。并邪恶的说:这样扎好,看不见伤。这种恶行被其他警察效仿,接着又有两三个恶警边问边拿针在杨海玲的身上从头扎到脚。恶警们还把我女儿的双手背在后面用指环铐铐住大拇指迫害,用铁丝抽打,看守所因她绝食就用针管强行的给她灌芥末油,让她咳嗽不止。

六月,当恶警得知海玲参与做真相资料的事,开始对狱中的海玲下毒手。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恶警把海玲叫出监室非法提审,她据理力争,说明自己修炼是没有错的,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他们就给海玲上大背铐、用针扎头、胳膊和手,往鼻子里灌、眼睛上涂芥末油,拳脚相加、电警棍电击、他们随手抄起碎啤酒瓶嘴、铁器等物件发疯似的打在杨海玲那瘦弱的身体上。恶警又给她戴上头盔头套、双背铐(在原背铐的基础上,在两小臂处再加一副手铐),手铐深深的勒进肉里,胳膊因淤血变的青紫、肿的很粗,就是这样恶警们还要往胳膊和后背之间使劲塞挤书本、将啤酒瓶底弄掉,凸凹不平的玻璃碴对着杨的身体使劲乱扎。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人再次非法提审时,恶警强制女儿的头朝下倒控,在后背用铁链吊着手铐挂在墙上。 遭受一整天的摧残,海玲的胳膊肌腱严重拉伤,无法行走,是被多人抬回监室的。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监室有五名炼功人被非法劳教,劳教所拒收。两个月后看守所还是不放人。十月十四日杨海玲与十余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放人,遭看守所强行灌食迫害。至十一月一日,杨海玲等人生命垂危,不得不送市医院抢救,十一月九日又被送回看守所继续迫害。

同年十二月邪党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几位大法弟子在黑庭上为自己作无罪辩护,几天后鸡西中级法院的一个人到看守所非法宣判,女儿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九点左右,海玲和另三名同修正在盘腿静坐调整身体,密山市看守所恶警所长马宝生领着几个男嫌犯进屋冲着几位炼功人声嘶力竭的叫着:把腿拿下来,都拿下来。没有人动,马宝生再叫,还没有人动。他气急败坏的跳到板铺上冲到坐在最里面的杨海玲跟前,抓住她的头发和衣服将其使劲 抡倒在铺板上,她的头“咚”的一声重撞到铺板上,身体长期虚弱的杨海玲立刻昏了过去。马宝生见杨倒下后再没起来,领着人急匆匆的走了。室内的人把海玲抬到 褥子上,叫着她的名字,杨海玲只是喘气。同修们和其他嫌犯一起告诉当班狱警:人都不能说话了,你们得管一管,狱警说,星期六没有人,要看也得星期一。

四月十三日下午一点二十分,监室的人看到海玲张着嘴并溢出白颜色的口水,而且停止了气喘,法轮功学员当即告知当班狱警石艳萍:必须马上抢救杨海玲。几个男号的人过来把杨海玲连人带褥子一起抬了出去……

警察丧尽天良 人未死就冻冰柜里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在北方不该下雨的季节,老天为蒙冤的善良人哭泣, 下午三点多,滂沱大雨中密山市邪党看守所恶警马宝生等四警察到了海玲家,他们欺骗海玲的公婆称:杨海玲在看守所心脏病猝死,而且无理要求家人把医药费和伙食费的帐结了。杨婆母说,我家儿媳没有心脏病,怎么会心脏猝死呢?杨海玲的公公气愤的对马宝生说:你们能把人抓走,你们就能处理,我们没钱。马宝生转移海玲公婆的视线说:得把杨海玲的丈夫找回来。

接着马宝生又带着人来到我家,进屋后就说:你女儿杨海玲死了。我问:怎么死的?马说:心脏病。“不会的,我女儿根本没有心脏病,是不是你们给打死的?”他们极力否认,急不可耐的要求我家出人处理后事。

我们带着疑团于晚上十点多钟到了密山市医院,有一个警察把家属带到停尸间就出去了,家人问看守的人,杨海玲是什么时候送到这来的?那人说是下午一点多。看守停尸间的人看着不知所措的家人转身走了,边走边骂,并说,造孽呀,伤天理呀!……

当我们打开冷藏冰柜,看见原本结实健壮的海玲,如今竟成了皮包骨的无言人,看到女儿我如五雷轰顶,泪如泉涌。海玲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而且是陈伤……

夜半,我们准备查看海玲的身体后拍照,这时进来一个男警察看看说:你们要照就照吧,照吧。那警察走了。孩子们重新掀开杨海玲的衣服为其拍照,这时我们发现海玲左腋下有体温,在女儿另侧的人也发现右腋窝处也有体温,这时她们又去摸女儿的胸口,发现同样有体温,我们惊呆了。经过反复确认孩子的身体三处都有体温,而且是正常人的体温。难道未经家人查看和同意,看守所就私自把一个还活着的人放进冰柜里冷冻?这是何等的残忍!

此时我的精神承受已到了极限,我们看到海玲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就到处找看守所的警察,可一个人都找不到,家人气得发昏。直到凌晨,海玲身体上的体温渐渐的消失,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海玲去了。

看守所恶警所长和我们家人谈判,要求我支付海玲一千多元的医疗费和伙食费。我们坚决不同意,双方吵了起来,当时我气的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有人问马宝生:难道是她自己来这里的吗?是你们把她抓来害死的,还向我们要费用,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理?不给!

看着马宝生,我们老俩口更加悲愤,在杨海玲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一、二年的时间里,海玲的双亲一直想见一见自己的女儿,然而没有人性的马宝生从不让见,如今老人经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昏了过去。杨海玲的婆母也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多次晕倒,后起不来了。

家属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做法鉴查明死因。但是几经周折没有人敢代理这样的案子。家属在聘请律师的过程中,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多次跟踪、恐吓,直到今天海玲冤案仍被搁置,这是江泽民直接操控司法警察对人民施以杀戮的又一铁的罪证。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早晨,灵车载着海玲历尽沧桑、受尽严刑拷打、残酷折磨的遗体,在天怒人怨和亲人的悲哭中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曾深爱着的这片土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2/女儿冤死十三年-黑龙江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328205.html

2009-03-08: 国际妇女日纪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女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8/196740.html

2008-12-31: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黑龙江鸡西大法弟子
......
7、杨海玲(Yang Hailing)女,三十四岁,原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原工作单位:东海矿九采区绞车工。

杨海玲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处处为他人着想,深得同事和街坊邻居的拥戴,是远近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海玲多次被恶警绑架,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身体极度虚弱的杨海玲被密山市看守所恶警所长马宝生抡倒在铺板上,再也没有起来,休克后没有人救治她,直接塞到医院停尸间的冷藏柜中。家人赶到后发现被冷冻了十个小时后的杨海玲尚有体温存在,照片显示遗体上伤痕累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杨海玲尚存的体温渐渐消失。家属强烈要求尸检查明真正死亡原因。马宝生与院方相互勾结根本不给尸检,家属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但几经周折无人敢代理这样的案子。家属在聘请律师的过程中,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多次跟踪、恐吓,直到今天杨海玲冤案仍被搁置,这是中共直接操控司法警察对人民施以杀戮的又一铁的罪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31/192625.html

2008-12-27: 三十四岁的她惨死在中共恶警手里(图)
—— 记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修炼者杨海玲被虐杀的悲惨经历
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修炼者杨海玲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处处为他人着想,深得同事和街坊邻居的拥戴,是远近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海玲多次被恶警绑架,遭受多种酷刑折磨,34岁的她于2003年4月12日被恶警所长马宝生抡倒在铺板上,就再也没有起来,没有人救治她,休克后被送到医院不给抢救直接塞到停尸间的冷藏柜中,家人赶到后发现被冷冻了十个小时后的杨海玲尚有体温存在,遗体上伤痕累累……

一、修炼“真、善、忍” 从做好人开始

杨海玲,女,1968年出生,原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原工作单位:东海矿九采区绞车工。1998年喜得法轮大法的杨海玲觉得天宽地广,她处处按“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凡事首先为别人着想,严于律己修炼心性,怀大志而又拘小节,她高尚的思想和行为不断的影响着周围与她接触的人。

杨海玲炼功前患有严重的妇科病和鼻炎、痔疮等多钟疾病,炼功后身体得到了净化,原来有病的部位都往外流脓淌黄水, 十多天后疾病全无。这更坚定了她修炼的信心,她精力更加充沛,本来就很能干的她更象个铁人似的。在单位里,别人有事求她,她就连勤替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班上的人都觉得和海玲在一起心里特别踏实;家人也觉得海玲不在家时就象缺少了什么似的。

海玲在家中是个能干而贤惠的儿媳,她和婆婆同住一个院儿,分居生活。每当她看到婆婆摘下的蔬菜时连自己的屋子都没进就帮婆婆择好放在那。海玲在井上开绞车,活儿已经是很累了,婆婆家有闲人在家,可是她回到家中看到婆婆屋里水缸里水很少的时候,就主动去挑水,有时一次就是四挑子,婆母逢人就说,海玲这孩子炼了法轮功更是能忍能让能吃苦了,我们娘俩从来没红过脸。邻居都说:老庄家算是找了个好儿媳妇。

法轮功被非法打压后,海玲把只有两岁的孩子托付给了婆婆,毅然的走出家门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由于中共邪党制造的恐怖气氛,不明真相的人为了邪党给的一点利益参与迫害到处抓人,关人。那几年海玲在外面做着讲真相的事(为了被谎言迷惑的世人消除对法轮功的误解)基本上有家不能回,女儿六岁了,海玲有四个新年没有和亲人团聚过,孩子想妈妈,却不知妈妈在哪里。

海玲被非法关押在附近一个拘留所的时候,由于拘留所规模很小,一年也关不了一两个人,更不用说关过女性。杨海玲被关在这里的时候,整个拘留所就是她一个人和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男警察,几天后这个警察起了邪念欲强暴她。海玲义正词严的制止了他不轨的行为。当海玲的妹妹找到姐姐时,那个警察对海玲妹妹说,你姐挺了不起的,她把我给震慑了,她天天教育我,给我讲做人的道理,把我引到正道上来了,我不能对她怎么样了。

海玲的妈妈说,海玲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忍,从不和别人计较什么,结婚后还没出嫁的几个妹妹都特别盼着姐姐回来,姐姐一回来她们就自由了,啥活都是大姐干了,现在妹妹们想起这些心里还有些酸楚感。

一次,海玲在看守所的时候,她和同修给同屋的一个嫌疑人讲法轮功的真相,那人说,看到了你们不用说我就知道这个法挺好,现在哪还有这样的人呢?什么时候学,出去再说吧。可是当她得知海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心里非常难过,发自内心的对同修说,这个法我是得好好学了,不好好学都对不起海玲姐和你们苦口婆心的告诉我真相,我要知道海玲有这个事我早就学了,现在她走了还不知道我已经学了呢。这件事那个嫌犯心里一直觉得愧的慌。

海玲的工作是开绞车,同时负责给本班工人记录出煤的数量,别的班不是错记就是漏记,上下都有意见。而海玲认真负责,她理解工人们说的:采煤工人是三块石头夹一块肉的活着。她宁可自己忙点累点也不让工人为自己出煤数量担心。海玲知道,这个数要记错了就很难找了。她当班时老板和工人最信得过;工人下井时,她经常嘱咐大家注意安全,避免事故;三班倒时有人来晚了,海玲不下班也不停车接着替别人干。长此以往,工人们和她一个班时都觉得既安全又踏实,心里特别敞亮,在那个井口海玲的口碑是最好的一个。

2001年夏,杨海玲只有五岁大的女儿从幼儿班回家的路口上被一摩托车迎面撞来,伤势很重,手和脸当时就肿了起来,后背的皮肤也被蹭掉了一大片,脑袋上有个洞,脸上有一出血的伤口。孩子送到医院后,大夫看到这么小的孩子撞的这么重,边处理外伤边告诉孩子,你疼就哭吧,不要紧的。那孩子告诉阿姨:我不哭。同一病房的患者都对海玲说:管他要钱,不给不行,把孩子撞成这样,还说不上有啥后果呢。又有人告诉海玲:孩子撞这么厉害,得管他要钱,他爸还是当官的,有的是钱,不给一万元都不答应。海玲对她们说:人家也不是有意的,治疗几天就好了,何必讹人家呢。

那个徐姓撞人者和他那个当官的父亲每次到医院看孩子时都主动的问海玲有什么条件和要求。海玲总是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能理解你们,谁又能是有意撞的呢,把伤治好了就行了,你们可别多想。那父子俩听了海玲的话很受感动,越发觉得对不住海玲和这小孩子。海玲的女儿眼睛肿的没有了一点缝儿,孩子在海玲的鼓励下硬是一声没哭,她偷偷的告诉妈妈,我是大法小弟子,我不哭。第三天孩子的眼睛消肿后能睁开了。十多天后孩子出院了,脸上落了一个小疤痕。

徐姓撞人者跟着到海玲家去送钱,作为孩子的营养费。海玲说:孩子已经好了,医药费你们已经付了,多余的钱我不能要。送钱的人听了海玲的这番话觉得很奇怪,认为不可思议,不理解,怀疑是不是钱给少了,然后对海玲说,跟你说不清楚,我跟你丈夫说去。后来徐家父子三番五次的上门给海玲家送钱,都被海玲善意的拒绝了。

2002年夏天,海玲到一服装店买衣服,当时忘记了带钱,认识她的那个店主就说,你先拿去吧,本乡本土的,我信得过你,啥时有空捎过来就行了。海玲回家后发现衣兜里有一百元钱,而这件衣服才花45元钱,海玲当时就把衣兜里的钱送了回去,店主非常感动,并告诉海玲她一天也挣不了几个钱。她不知怎样谢海玲才是。她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换别人谁还能往回送啊!

法轮功神奇的功效和高深的法理悄悄的改变着许多修炼人的心境,道德不断的回升,身体迅速的康复,“真善忍”已成为国人所认知的普世价值。炼功人由当初的几百人发展到亿众之多。

二、为讲清真相 多次遭到身心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大面积的迫害。为了讲清法轮功遭无端迫害的真实情况,2000年12月6日,杨海玲与其他同修一起進京上访,没有人接待,她们就在天安门前打横幅向过往的行人诉说法轮功的冤情,杨海玲被绑架后在天安门前和许多大法弟子被警察用铁链子、铁丝连在一起,站成一个圈,谁要是稍一动立即就影响到别人,就会使别人钻心透骨的痛。她强忍着不动,不给别人增加一点痛苦。她们要求警察释放,取消迫害的刑具。几小时后她和同修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某看守所。在那里她和同修们就向警察讲真相,三天后获释回家。

2001年3月杨海玲去南方某城市证实大法回来时海玲甩掉了跟踪她的人。国安特务为了找到杨海玲,他们去了杨的娘家抄家,连炕席底下都翻了,恶警抢走了录音机和几本大法书。然后把杨家的人也抓走了,问杨海玲到底在哪儿。4月杨海玲在多名特务拉网式的搜捕后,被鸡西国安绑架,非法关押在鸡西第二看守所,40天后家人被勒索三千元钱才放人。

2001年10月,杨海玲在东海矿太平乡向世人派发真相资料,途经太平乡和8510农场走了三十来里的路,后被人告密,警察将已经很疲惫的杨海玲按倒在地绑架到红旗矿派出所,家人被勒索五千元钱才把人接回家。杨海玲被迫流离失所,她被密山市刑侦科、610长期秘密跟踪。

2002年杨海玲从广州回来刚刚一个月,国安局来了两个人进家就抄,拿走一兜东西,之后把杨海玲铐上手铐准备带走,杨海玲看着被吓坏的婆婆说:妈,你别哭,多保重,我没犯罪。国安的人连打带推的把杨海玲带走了。

2002年4月25日下午,杨海玲被在密山市针织厂住宅楼蹲坑的恶警绑架,当晚在刑警队遭到刑讯逼供,被打的无法站立,送看守所时是被几个警察架上车的。次日,刑警队恶警鞠红军、刘小虎到看守所非法讯问杨海玲时,毫无人性的恶警用缝衣针在她的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扎。并邪恶的说:这样扎好,看不见伤。这种恶行被其他警察效仿,接着又有两三个恶警边问边拿针在杨海玲的身上从头扎到脚。恶警们还把杨海玲的双手背在后面用指环铐铐住大拇指迫害,还用铁丝抽打,邪党看守所因为她绝食就用针管强行的给她灌芥末油,让她咳嗽不止。

2002年6月,当恶警得知杨海玲参与了真相资料点的工作,开始对狱中的杨海玲下毒手。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恶警把杨海玲叫出监室非法提审,她据理力争,说明自己修炼是没有错的,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他们就给杨海玲上大背铐、用针扎头、胳膊和手,往鼻子里灌、眼睛上涂芥末油,拳脚相加、警棍电击、他们随手抄起碎啤酒瓶嘴、铁器等物件发疯似的打在杨海玲那瘦弱的身体上。恶警又给她戴上头盔头套、双背铐(在原背铐的基础上,在两小臂处再加一付手铐),手铐深深的勒進肉里,胳膊因淤血变的青紫、肿的很粗,就是这样恶警们还要往胳膊和后背之间使劲塞挤书本、将啤酒瓶底弄掉,凸凹不平的玻璃碴对着杨的身体使劲乱扎。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人再次非法提审时,恶警强制杨头朝下倒控,在后背用铁链吊着手铐挂在墙上。 遭受一整天的摧残,杨海玲的胳膊肌腱严重拉伤,无法行走,是被多人抬回监室。

2002年8月,12监室有5名炼功人被非法劳教,劳教所拒收。两个月后看守所还是不放人。10月14日杨海玲与10余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放人,遭看守所强行灌食迫害。至11月1日,杨海玲等人生命垂危,不得不送市医院抢救,11月9日又被送回看守所继续迫害。

2002年12月邪党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几位大法弟子在黑庭上为自己作无罪辩护,几天后鸡西中级法院的一个人到看守所非法宣判,杨海玲被非法判刑12年。

2003年4月12日9点左右,被非法关押在密山看守所12监室的杨海玲和另3名同修正在盘腿静坐调整身体,恶警所长马宝生领着几个男嫌犯進屋冲着几位炼功人声嘶力竭的叫着:把腿拿下来,都拿下来。没有人动,马宝生再叫,还没有人动。他气急败坏的跳到板铺上冲到坐在最里面的杨海玲跟前,抓住她的头发和衣服将其使劲抡倒在铺板上,她的头“咚”的一声重撞到铺板上,身体长期虚弱的杨海玲立刻昏了过去。马宝生见杨倒下后再没起来,领着人急匆匆的走了。室内的人把海玲抬到褥子上,叫着她的名字,杨海玲只是喘气。同修们和其他嫌犯一起告诉当班狱警:人都不能说话了,你们得管一管,狱警说,星期六没有人,要看也得星期一。

4月13日下午1点20分,12监室的人看到杨海玲张着嘴,开始往外溢白颜色的口水,而且停止了气喘,大法弟子当即告知当班狱警石艳萍:必须马上抢救杨海玲。几个男号的人过来把杨海玲连人带褥子一起抬了出去……

三、警察丧尽天良 人未死就冻冰柜里

中共邪党豢养的邪恶之徒,鱼肉百姓残害人民,真是罪不可赦罄竹难书,令天地为之动容。2003年4月13日,在北方不该下雨的季节,天为蒙冤的善良人哭泣,下午3点多,滂沱大雨。密山市邪党看守所恶警马宝生等四警察到东海矿杨海玲家,欺骗杨的公婆称:杨海玲在看守所心脏病猝死,而且无理要求家人把医药费和伙食费的帐结了。杨婆母说,我家儿媳没有心脏病,怎么会心脏猝死呢?杨海玲的公公气愤的对马宝生说:你们能把人抓走,你们就能处理,我们没钱。马宝生转移海玲公婆的视线说:得把杨海玲的丈夫找回来,我们还要去杨海玲的娘家呢。

马宝生又带着人来到杨海玲的娘家,進屋后马就对杨母说:你女儿杨海玲死了。杨母问:怎么死的?马说:心脏病。“不会的,我女儿根本没有心脏病,是不是你们给打死的?”他们极力否认,急不可耐的要求杨家出人处理后事。

杨家的人带着疑团于晚上10点多钟到了密山市医院,有一个警察把家属带到停尸间就出去了,家人问看守的人,杨海玲是什么时候送到这来的?那人说是下午一点多。看守停尸间的人看着不知所措的家人转身走了,边走边骂,并说,造孽呀,伤天理呀!……

当家人打开冷藏冰柜,看见原本结实健壮的海玲,如今竟成了皮包骨的无言人,心情极度的悲伤,如五雷轰顶,泪如泉涌。她们看到眼前的海玲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而且是陈伤……

夜半,海玲的家人觉得人死的蹊跷,准备查看海玲的身体后拍照,这时进来一个男警察看看说:你们要照就照吧,照吧。那警察走了。家人重新掀开杨海玲的衣服为其拍照,这时杨的家人发现杨海玲左腋下有体温,在杨的另侧家人也发现右腋窝处也有体温,这时她们又去摸杨海玲的胸口,发现同样有体温,她们惊呆了。经过反复确认杨的身体三处都有体温,而且是正常人的体温。难道未经家人查看和同意,看守所就私自把一个还活着的人放進冰柜里冷冻?这是何等的残忍!!!

此时杨海玲的家人精神承受已到了极限,她们看到海玲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就到处找看守所的警察,可一个人都找不到,家人气得发昏,凌晨,杨海玲那最具生命体的特征――体温渐渐的没有,家人就这样无望无助的眼看着杨海玲去了……

好心人连夜把照片洗出来,人们发现杨海玲的身体在照片上显现出的是遍体鳞伤。有人怀疑是不是进行过药物处理。而且一直到火化时杨海玲的嘴角都在溢乳白色的口水,臀部两侧分别有两个小洞在渗流淡红色的血水。

看守所恶警所长和杨的家人谈判,要求家人支付杨海玲1400多元的医疗费和伙食费。家属坚决不同意,双方吵了起来,杨的家人气的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有人问马宝生:难道是她自己来这里的吗?是你们把她抓来害死的,还向我们要费用,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理?不给!

看着马宝生,海玲的父母更加悲愤,在杨海玲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一、二年的时间里,海玲的双亲一直想见一见自己的女儿,然而没有人性的马宝生从不让见,如今老人经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昏了过去。杨海玲的婆母也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多次晕倒,后起不来了。

做贼心虚的马宝生与家属商量如何处理后事,家属提出要见与杨海玲同一监室的人,询问杨海玲生前所留遗物、遗言,马宝生怕事情败露,连忙撒谎说:“不行不行,那些人明天都要送走的。”

杨海玲的家人找到密山市医院开死亡证明,杨的一位朋友拿到一护士递过来的一张证明,刚看到杨海玲几个字,就被抢了回去,这位朋友与护士吵了起来:为什么抢回去?我看得清清楚楚上面写的明明是杨海玲的名字。护士说,那张是错的。随手打开抽屉拿出第二张死亡证明,上面写的是心脏猝死。她把刚刚拿出的这张证明递给朋友说:这张才是她的。朋友说:不对,你们骗人,必须把那张死亡证明拿出来。这时护士给保安打电话,保安把这位朋友叫到二楼去了。

杨海玲的家人知道他们的亲人是看守所警察迫害死的,因为在家人处理后事中,马宝生多次催促杨的家人,如立即火化,一切费用都由看守所出。家人没有答应。家属看穿了马宝生的伎俩,要求尸检查明真正死亡原因,并说明看守所应负一切责任。院方已和马宝生串通好,根本不给尸检,家属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做法鉴查明死因。但是几经周折没有人敢代理这样的案子。家属在聘请律师的过程中,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多次跟踪、恐吓,直到今天杨海玲冤案仍被搁置,这是中共直接操控司法警察对人民施以杀戮的又一铁的罪证。

2003年4月15日早晨,灵车载着杨海玲历尽沧桑、受尽严刑拷打、残酷折磨的遗体,在天怒人怨和亲人的悲哭中永远的离开了她的亲人,离开了她曾深爱着的这片土地……

杨海玲被邪党向善良人民举起的屠刀害死,人们看到受到极大伤害的杨海玲所有亲人们期待着苍天早些赐予他们为冤魂昭雪的日子。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27/192368.html

2006-07-11: 无辜好人被摔死 警察竟是杀人犯—— 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弟子杨海玲之死

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弟子杨海玲,2002年4月25日在密山市被恶警绑架,遭受了恶警用针扎头、胳膊和手,往眼睛上抹芥末油,大背铐等等酷刑,2003年4月12日被密山市第一看守所恶警马宝生迫害致生命垂危之后摔死。

杨海玲,女,34岁,1968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4月25日下午在密山市针织厂住宅楼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当晚在刑警队遭到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被打的无法站起,被人架上车。次日,刑警队恶警鞠红军、刘小虎到看守所提审杨海玲时,用缝衣针在她的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扎。(这两个恶警曾用同样的手段迫害过另一个大法弟子王雁,并邪恶的说:这样扎好,看不见伤。)这种恶行被其他警察仿效,接着又有两三个恶警拿针从头扎到脚。

2002年6月,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等人提审杨海玲,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1. 他们给杨海玲上大背铐,往鼻子里灌芥末油,往眼睛上涂芥末油,拳脚、警棍、以及随手抄起的瓶嘴、铁器等发疯般的落在杨海玲那瘦弱而又坚强的身上。为防备她忍受不了酷刑撞墙,又给她戴上头盔头套、双背(在原背铐的基础上,在两小臂处再加一个手铐),手铐深深的勒进肉里,胳膊因淤血变的青紫、肿的很粗,往胳膊和后背之间使劲塞挤书。

2.撅着:臀部高抬,头部向下倒控;在后背用铁链吊着手铐挂在墙上。恶警们在一边狰狞的阴笑,如同地狱的魔鬼一般。杨海玲实在难以忍受这非人的折磨,大喊一声“师父!”顿时屋外风声大作,卷起的沙石打在门窗上啪啪作响,恶警们吓得急忙跑出去,只把杨海玲一人丢在了审讯室。等风声稍停,这几个恶警才又回到审讯室。经过一天的摧残,杨海玲的胳膊肌腱严重拉伤,有的肌腱被拉断,不能行走,被抬回监室。

2002年8月,看守所另5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往劳教所,劳教所拒收退回。本应立即无条件释放,但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至2002年10月14日,杨海玲与其他10余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遭看守所强行灌食迫害。至11月1日,杨海玲等人生命垂危,不得不送市医院抢救,11月9日又被送回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

2003年4月11日,杨海玲和另3名大法弟子正在炼功,看守所所长马宝生领着警察和几个男犯人冲进屋里打人,马宝生抓住杨海玲的头发将其使劲摔在铺板上,杨海玲立刻昏了过去。

次日中午,同监室的大法弟子发现杨海玲呼吸困难,有生命危险,要求马宝生赶紧救治,马宝生不予理睬。下午1时20分许,杨海玲停止了呼吸。

马宝生见事不妙,一方面立即严密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靠近,同时把杨海玲尸体拉到密山市人民医院。医生装模作样的对已经死亡多时的杨海玲尸体做了一番检查,与马宝生串通好说是心脏衰竭死亡,尸体送进医院太平间。马宝生命令管教人员严密看守太平间,不准任何人靠近尸体,以免他的杀人机密被泄露出去。当天下午,马宝生派人开车去杨海玲家,通知家属杨海玲已死于心脏衰竭,让家属料理后事。

杨海玲的亲人见到杨海玲的尸体,看到原本敦实健壮的活生生的亲人,如今竟然成了瘦的皮包骨的僵尸,极度震惊悲伤,丈夫哭得死去活来,昏倒多次。年迈的双亲一直想见一见亲生女儿,然而没有人性的马宝生从不让见,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惨死在“人民警察”的手里,老人经不住这沉重的打击,昏了过去。孩子扑在母亲身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妈妈”, “妈妈”,然而妈妈却再也不能回答了。

做恶心虚的马宝生和家属商量如何处理后事,家属提出要见与杨海玲同一监室的人,询问杨海玲生前所留遗物和有何遗言,马宝生怕事情败露,连忙撒谎说:“不行不行,那些人明天都要送走。”他所说的明天正好是星期天,国家法定休息日,不办公,往哪送呢?其实那些人什么时候送走,他根本不知道,纯属撒谎。

家属看穿了马宝生的伎俩,要求尸检查明真正死亡原因,并指明看守所应负一切责任。马宝生说尸检可以,但需二千多元,让家属承担,这是马宝生耍的又一个花招,尸检并不需要这么多钱。而且医院方面已经和马宝生串通好,根本不给尸检,因为一经尸检,医院所开的心脏衰竭的死亡证明不就露馅了吗!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吗!人去医院时已经死亡了,根据什么说是死于心脏衰竭呢?马宝生提出如果立即火化,一切费用都由看守所出,家属觉得自己的亲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太不公平了,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做法医鉴定,查明死因。

按规定,被关押人员在关押期间被虐待致死,看守所应负责并应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马宝生对此是非常清楚的。然而马宝生蛮不讲理,就是不答应家属的合法要求。家属看到眼下要想把事情弄清楚,给死去的亲人伸冤,真是难如登天,共产恶党的历次搞运动都残害了无数的百姓,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为了让故去的亲人尽早安息,为了让活着的亲人尽快脱离这令人心碎的痛苦场面,不再过度的悲伤,家属只好违心的答应了马宝生的条件,立即火化。

第三日早晨,汽车载着杨海玲那历尽沧桑、受尽严刑拷打、残酷折磨、已经千疮百孔的遗体,驶向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后一站地――火化场。在亲人悲痛的哭声中,遗体被火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132730.html

2006-01-05: 黑龙江密山刘桂英被迫害致死的详情

.....同年10月13日,刘桂英与杨海玲等10名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看守所拒不放人。22日上午看守所强行把她们拉到密山人民医院。院长赵曙光亲自指挥五、六个人,把刘桂英手、脚按住,用小手指粗的软塑料管5根,在刘桂英的嘴里、两个鼻孔里,插進去强行灌進一些奶粉、浓盐水、药之类的。旁观者看了都觉得很残忍,根本就没有人性。灌完后拉回看守所。杨海玲和其他大法弟子在医院被戴手铐、脚镣锁在床上灌食,看守所所长马宝生还威胁说:“如果你们继续绝食就叫男犯人给你们接尿”。......

....马宝生作恶太多,2002年遭车祸,坐骨神经被撞坏。他遭报后,不但不悔悟反而更加疯狂的迫害所有在押的人及大法弟子。刘桂英的死是他指使人干的。杨海玲是他亲手摔死的,这样罪大恶极的人还逍遥在法外!是谁给他们的权力?现在的马宝生在公安局审控科,坐在法律的躺椅上享受这种特权的待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5/118092.html

2005-02-17: 杨海玲,女,1968年出生,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东海矿地区的大法弟子。杨海玲生前不仅坚持修炼,为了使当地百姓不再受江氏集团的谎言欺骗,还和当地的其他大法弟子一起散发真象资料。杨海玲于2003年4月12日被黑龙江省密山第一看守所恶警迫害致死。以下是最新了解到的杨海玲被迫害致死的情况。

杨海玲于2002年4月25日晚在密山市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当晚在刑警队非法审讯时就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她被打的站不起来了,被人架着上的车。第二天刑警队的鞠红军、刘小虎到看守所提审她时,又用针往她头上、胳膊和手上扎,打她。6月份政保科的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人再一次提审她时,给她上大背铐,用针管往鼻子里灌芥末油,往眼睛上抹芥末油等等酷刑,折磨拷打她一天。

8月份,5名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劳教后,劳教所拒收,两个多月后看守所还是一直不放人。2002年10月14日,杨海玲和其他10多名大法弟子绝食要求放人,被看守所强行灌食;11月1日被送進密山医院進行抢救,11月9日又被送回密山第一看守所。

2003年4月11日,杨海玲和其他3名大法弟子在发正念时,看守所所长马宝生带着管教和男劳动号犯人進屋打人,马宝生拽着杨海玲的头发猛劲的摔到铺板上,就听“咚”的一声,杨海铃就被摔昏过去,不省人事了。就这样第二天,4月12日中午1点20分左右,杨海玲在看守所死亡。

在看守所这段时间,杨海玲被密山法院非法判刑12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之后看守所为了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和家属接见,即使能通过熟人接见,也不让说任何话,看得非常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7/95659.html

杨海玲(Yang, Hailing),女,34岁,1968年出生。1997年开始修炼,黑龙江省鸡西市东海矿大法弟子。杨海玲于2002年3月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刑十多年,由于身体情况不合格,监狱不收,一直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密山第一看守所。2003年4月初,鸡西和密山地区大法资料点被破坏,被抓捕的大法弟子受到严刑逼供,当恶警得知杨海玲也参与了真相资料点工作,就又开始对狱中的杨海玲下毒手,行刑逼供,直到2003年4月12日将杨海玲迫害致死。暴徒为掩盖罪行连夜秘密将杨海玲遗体火化,并严密封锁消息。

杨海玲,黑龙江鸡西市东海十八煤矿职工,大法真象资料点负责人,被密山市刑侦科、610长期秘密跟踪,2002年3月被抓后在密山市第一看守所遭残酷迫害。双手被反背铐着,由于时间过长,手筋被勒断。在遭毒打时,恶警往她嘴里用力塞啤酒瓶子,往嘴里灌芥末水,呛到肺部,之后咳嗽不止,并不给予治疗,于 2003年4月12日迫害致死。看守所对外保密,谎称说“心脏病突发而死”。密山市政法委书记王绍玲还扬言,“利用一切办法转化,不转化不放人。”

2003-03-13: 黑龙江省密山市和鸡西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
杨海玲,女,36岁,黑龙江省鸡西市东海矿 。2002年4月5日因做真相被抓,被用针刺,找穴位,增加痛苦。用芥末油往鼻腔打,直到呼吸困难,心脏不正常,在月经来时,恶警也不放过,导致近一年也不来月经。所遭受的刑罚有:电击、背扣子、吊起来、塞书往起提、拳打脚踢等,现被判刑12年,目前在密山看守所关押。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3/46362.html

2003-01-06: 密山市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大法弟子20多名,分两个看守所关押,已达一年之久。特别在南边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没有水、没有厕所,连喝水都非常紧张,大小便全在监号内,不让说话,不允许家属接见、送东西,偶尔有些家属托人接见也相距很远、不让说话,所送去的东西也被没收,发现说话和炼功的就折磨你,白天不给开窗户,屋内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晚上打开窗户冻着你,如有一次大法弟子吴永祥向看守所一个姓丁的所长讲真相,结果被戴上了8斤重的大镣子。大法弟子杨海林看到后说不应这么非法折磨大法弟子,也被戴上脚镣并和吴永祥两个人扣在一起,长达七天,无论吃饭上厕所或睡觉都戴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6/42290.html

2003-01-06: 密山市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大法弟子20多名,分两个看守所关押,已达一年之久。特别在南边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没有水、没有厕所,连喝水都非常紧张,大小便全在监号内,不让说话,不允许家属接见、送东西,偶尔有些家属托人接见也相距很远、不让说话,所送去的东西也被没收,发现说话和炼功的就折磨你,白天不给开窗户,屋内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晚上打开窗户冻着你。

在十六大期间全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绝食抗议,由于长期绝食,有些大法弟子被送進了医院,并被长期戴上手镣和脚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看守所所长马保生指使男犯人给女大法弟子解裤子大小便,并说甚么护理人都这样,其中被折磨最严重的是女大法弟子于凤英和杨海玲,恶警逼她俩讲出其他大法弟子,给她俩灌芥末油、辣椒水、用针扎,用铁椅子多次把杨海玲打倒在地,逼迫其说出其他大法弟子,都被于凤英和杨海玲严词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6/42290.html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8-05-16: 盛荣边防派出所;(一派)邮编158300 区号0467
所长;杨景锋 52666115224072
手机13763646188 15145796913

2018-04-26: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密山检察院检察员董明
密山法院刑庭审判长张莹,审判员栾鹏、房颖,书记员邵枫
鸡西市中级法院刑庭庭长马立平,审判员:李荣杰、刘洋,杨宗远。电话0467-288184828819532881849

2018-03-27: 黑台镇司法所:
所长冯有亮15946660004
杨传波13946802576
赵志宇18746772772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13945802222
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 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李刚13946806333宅0467-5229088

2017-07-02: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 李 刚:宅 0467-5229088、13946806333

2017-05-30: 绑架黑龙江省密山市张成花责任信息更正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0467-5210737宅5225316、13945802222

2017-05-12: 密山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耀光0467-52107370467-5206600、13945822917
副大队长玉海颖0467-5220366宅0467-5232555、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52860125211555、1383655755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3)

密山市医院院长办公室电话:0453-5222880
密山市政法委书记王绍玲还扬言,“利用一切办法转化,不转化不放人。”

恶警电话:
韩育民:0453-5229482
杜永山:0453-5223266
孟庆启:0453-5226936,手机:13945836696
马宝生:0453-5229985,原密山第一看守所所长,现遭恶报,在医院中,还对外保密。

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453-5223183
黑龙江省密山市政保科电话:0453-5230149
政保科科长:孟庆启,0453-5231270,恶警:刘琴、李刚

市人大常委会电话:0453-5223673
市人民政府电话:0453-5223409
市检察院举报电话:0453-5222000,检察长陈建儒:电话:0453-5282855(宅)
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电话:0453-5223843
市司法局电话:0453-5223393
市法制办电话:0453-5222257

本案件有关文件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