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王刚(孙景华大儿子), 男

王刚(孙景华大儿子)
黑龙江省呼兰县王刚被判刑3年,父母在十年文革中历尽迫害,在法轮功被迫害中家破人亡,父亲2001年1月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市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3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4-03
家庭成员: 儿女: 王刚(孙景华大儿子) 王程(孙景华小儿子)
儿媳: 金耀明(王程妻)
夫妻/父母: 孙景华 王志义(孙景华丈夫)
亲戚: 孙淑芹(金耀明母亲)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伊春市

王刚全家照片: 大女儿王凤兰、母亲孙景华、大儿子王刚、父亲王志义、小儿子王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0-18: 哈尔滨邮区中心局王刚于九月二十七日由单位去车把他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8/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7986.html

2011-09-03: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刚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
哈尔滨邮区中心局职工、法轮功学员王刚八月三十日被单位不法之徒从住处绑架至伊春洗脑班迫害。此次绑架责任人是哈尔滨邮区中心局局长冯前明、安保科长梅岩松。
王刚,四十九岁。八月三十日中午十一点三十分,哈尔滨邮区中心局恶徒闯到王刚家,还假惺惺地带去了大米和豆油,说是要关心关心王刚的家庭生活,等進门后就欺骗王刚的妻子说带着王刚去伊春所谓“学习学习”,家人质问局长冯前明、梅岩松为甚么绑架王刚,并告知他们绑架王刚使他病弱的妻子承受不了这种精神刺激。冯前明和梅岩松先是推脱,后来干脆恶语相向。

王刚曾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曾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三年。当时王刚被绑架的原因是,邮局收的信件被水浸湿,在晾晒过程中发现有寄给省政府的真相信件,于是单位不法人员怀疑是王刚邮寄的,伙同“六一零”、恶警对王刚刑讯逼供,后邪党法院非法判王刚三年徒刑。

王刚的妻子承受不了这种惊吓,出现精神分裂状态,犯病时总是说身后有人拿刀要杀她。现终日用药物维持生活,不吃药晚上睡不了觉。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召开前,单位用软禁的方法将王刚非法关押到五大连池很多天,专门有人看管其言行和自由。

王刚的弟弟王成也被非法关押多年,现在被迫害的家庭破碎,失去工作,靠在外打点零工维持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刚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246207.html

2005-04-03:一个普通家庭的两次劫难

王志义和孙景华是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一对夫妻,两个人都出生在中国大陆黑龙江省呼兰县农村。王志义和孙景华1938年、1939年出生在那里,他们的生命从诞生之初就打上了苦难的烙印。他们年轻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那场被中国人称为“浩劫”的阶级斗争,席卷了中国大陆,也毫不留情的闯進了王志义、孙景华的家。

(一) 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十年噩梦

王志义和孙景华结婚后,两个人生了3个孩子,大儿子叫王刚、大女儿叫王凤兰、小儿子叫王程。夫妻两个子都不算高。王志义有个犟脾气,说话不大考虑,直来直去的;孙景华十分能干,虽然平时性格温婉,王志义吼两声也不顶撞,可到了关键时刻却是个有主意的人。

王志义在黑龙江省邮电局工作,跟火车送邮件。孙景华在哈尔滨橡胶厂的幼儿园当阿姨,看护孩子。

王志义的大哥在北京商学院的食堂工作,王志义跑车顺道去看哥哥,哥俩在閒聊天时说起了苏联。在1959年,毛泽东便写了《赫鲁晓夫访美》、《读报有感》等诗,对赫鲁晓夫“举世劳民同主子,万年宇宙绝纷争”的理想给予讥讽,同时毛泽东也对国内形式作了如此估计:“神州岂止千里恶,赤县原藏万种邪”,看来只有内外一起反了。在1965年,全国更是大学《鸟儿问答》。因为“皇帝”看不上昔日的“老大哥”苏联,此时早已经成了雷区。王志义没有甚么政治头脑,话赶话对哥哥说:“我听我们单位去过苏联的劳模说,苏联可好了。”话说过王志义也就忘了。不成想哥哥嫂嫂在商学院挨批斗了,专案组白日黑夜的连审带批,不断要他“交代反动言行”,某日,被斗得晕头,实在交代不出的哥哥,猛然想起弟弟说过的话,于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王志义被“揪”了出来。到处找阶级敌人的单位马上把他抓了起来。而此时的“牛棚”正需要大量的“牛鬼蛇神”(毛泽东语)。牛鬼蛇神中有“反动权威”(知识份子)、“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反动右派”等等。“牛棚”是中国大陆文革期间,关押专政对像的地方。孙景兰还记得专案组来抄家的情景:一位邻居告诉她:“你家来客了!”但显然此时来的不是善客,中国这个古老的礼仪之邦,在阶级斗争上纲上线的运动中,被打掉了最宝贵的传统,催生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这群人把王家翻了个底朝上,被子、枕头都掏了个遍,煤棚子也翻腾到每个角落。孙景兰不知所措的呆立着,怀里抱着小儿子,两个大孩子惊恐的一人抱着妈妈一条腿。虽然甚么也没翻到,王志义还是被定了“妄想叛国投敌”的罪名,关進了邮局的“牛棚”。王志义的亲戚都是农民,他既不认识外文,也没去过外国,甚至连想也想像不出外国的模样,怎么一时间就成了“叛国投敌”的反动分子,他实在是想不通。

单位白天专政,晚上站在凳子上批斗他,这个倔强的男人长泪双流,他边流泪边喊:“我没有,我真没有叛国投敌呀!”因为认罪“态度不好”,在被关了4个月之后,王志义又被抓走了。单位来找孙景华,让她和自己的丈夫“划清界限”,孙景华低着头不答应:“他也没干啥坏事啊。”但王志义这次可真是绝望了,他想自杀,他对妻子说:“我早想死了,生生被这么冤枉,活得太痛苦了!”孙景华安慰丈夫说:“你没看别人死了的,还得背个“畏罪自杀”的罪名,那孩子们将来可咋办啊?还是挺一挺吧。”到了星期天,不管让不让探视,孙景华都领着三个孩子去,“他们不让妈妈進,你们就往里跑,啊?!”孙景华一遍一遍的教着两个大孩子,在他们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却承担着使父亲活下去的重任。可是,在当时,妈妈又能有甚么更好的办法呢?强大的压力下这个单薄的弱女子顽强的保全着这个家。等再放出来时,王志义完全变了,只要外面有个甚么动静,他吓得在屋里直藏。天天早上出门,都要嘱咐妻子:“我要是不回来,你别惦记。”这种惊恐的日子王家一过就是二十年。1989年,王志义莫须有的罪名被“平反了”,没有任何补偿,单位只是让他千万不要忘了“感谢共产党”。

二、在法轮功被迫害中家破人亡

孙景华记忆中最好的时光很短暂。王志义的罪名“摘帽了”,可在多年强大的精神负荷下夫妻的身体却被压垮了。两个人得了心脏病、血压又高,一发作起来就像当年听到砸门声,一颗心又是颤抖又是绞痛。王志义又一次犯病了,虽然捡回条命,但半身不遂了。后来又添了糖尿病,在严重时一天打4针胰岛素,平时一天打3针。孙景华的老胃病总是不见好,人很瘦弱,可她还得硬挺着照顾老王。

1996年8月1日,这个苦难的家庭出现了转机,通过修炼法轮功,孙景华和王志义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半年后,两个人能拉着小铁车子去买粮了。孙景华对王志义说:“老王,身子咋这么轻快,像站不住脚似的?”扔掉了枴杖的王志义回答老伴:“可不是轻快嘛。”儿子、女儿、儿媳都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一家人相敬相爱,其乐融融。1998年,老夫妻在老家呼兰西沈家镇西南村盖了两间平房,踌躇满志的王志义在房后树林中走来走去,对老伴连连说:“你看这多好!”他们准备好好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好。他们万万没想到这迟来的好光景,又被中国当权小人打破了。

1999年7月,在当时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军委主席的沐猴而冠的江泽民的授意下,一场政府、军警和宣传机构联手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又一次席卷中国大地。艰难挺过了文化大革命的王家,这一次四分五裂,破碎了。家,不止一次被抄过;款,不止一次被罚过。小儿子因为到北京为法轮功被迫害一事上访,被非法追捕。难道信访办,不是让人民说话的地方吗?

2001年1月2日,老两口从哈尔滨市刚回到自己呼兰西南村的房子,西沈家镇派出所的警察和政府的人就来了,翻箱撬柜搜出了法轮功的书,连骂带嚷当着众乡亲的面把孙景华抓走了。一周后,孙景华的表弟和女儿凑了3000元钱,把孙景华救了出来,王志义亲眼目睹老伴被抓的场景,被吓傻了,7天里呆呆痴痴的不吃不喝,等孙景华到家一看,老王人瘦得脱了像,一句话也不会说,裤子被尿得湿到了腰。曹所长跟到了家,强令两个老人必须从村里搬走。万般无奈的孙景华借了2000元钱,在冰天雪地里搀着老伴被迫离开了能为他们遮风挡雨、躲避严寒的家。她已经记不清自己被迫搬了多少回家。好心人帮着在哈尔滨市郊区租了间平房,屋子内半截墙结满了白森森的霜,炉子也不好烧,还没有水。王志义被像小孩一样包着棉被抬進来,12天后,他去世了,这个在文革中挺过来的汉子,却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当中离开了他眷恋的妻子和他放心不下的孩子们。去世前他一直未能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偶尔惊乍着问起被通缉的小儿子:“小程呐?!小程呐?!”王志义去世这一天,正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春节的前一天。辗转得到父亲去世消息的小儿子王程赶到太平间,匆匆给父亲磕了一个头,又在寒风中怆然离去,而在寒风中留下的是母亲那单薄的、无助的身影。

一年后,2002年1月22日,孙景华的小儿子王程、儿媳金耀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哈尔滨市动力区公安分局在租住的地方被非法抄家和抓捕。当年6月28日,大儿子王刚被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在单位抓走了,理由是王刚寄了封说明法轮功真像的信。孙景华只是接到电话通知:王程被判刑10年,金耀明被判刑7年,王刚被判刑3年。失去了老伴的孙景华又有3个亲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关進了监狱。王刚,中等身材,沉默寡言,为人宽厚温和,从小老实,小时候有一次人家把他买电影票的2角钱抢去了,他不哭也不吵,蔫蔫的自己回家了。当一位邻居听说王刚被判刑,对孙景华说:“这么好的人我没见过第二个,你要去要人我和你一起去。”王程,1968年2月9日生人,结结实实的小个子,小时候调皮、贪玩,长大后心眼直、脾气犟,沾火就着的急性子。修炼法轮功后变好了,还评上了单位先進生产者。金耀明,1965年10月21日生人,胖乎乎的,爱说爱笑,因修炼法轮功治愈了子宫癌。

金耀明现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王刚、王程现被关押在呼兰监狱。

2003年11月份,孙景华和亲家孙淑芹背着包裹,打听着路,互相搀扶着到女子监狱看金耀明。自那以后,孙景华被告知:“婆婆以后不许来了,只许直系亲属看。”看不到儿媳的孙景华到呼兰监狱去看儿子,一掏拿出2张探视证(王程和王刚的)。登记的警察问:“都看谁?”孙景华回答:“都是儿子。”问:“犯甚么罪?”答:“没犯罪,因为炼法轮功。”问:“你炼不炼?”答:“炼。”吼:“炼的不许探视。”那以后,孙景华儿子也看不到了。孙淑芹老人也因为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见自己女儿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这是一个发生在中国大陆的真实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都是真实的。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9-26: 平房区公安分局打黑办公室电话0451——86505090 0451——86537156

2019-09-22: 1、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哈尔滨公安处:(更多信息见附件)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兴七道街9号
电话区号:0451
处长汪发林 86431918 15046000007 处长张朝日
国保安全保卫科:
科长 86432818
副科长 86427439
内勤 86433818
0451-86434438
侦查 86444209
内部安全保卫科科长86431998
副科长86426344
内勤。86434898
防范一组86429704
防范二组86429717
行政管理科科长86431338
副科长86438498
副科长86436428
国保大队 警察 张文、王元举 13945564545、邹金新、江武、刘海树、单某 15946100180
政委 86432998
副处长 86434478
副处长 86432918
副处长 86427457
副处长 86433918
副处长 86438210
督察长 86444408
政治处主任 86432928
秘书 86438478
关工委 86431518
纪委书记 86433958
副书记 86432428
办公室:
主任 86432958
副主任 86429214
副主任 86444225
秘书 86431378
侦查 86444209
情报 86434818
法制监管科:
科长 86432828
副科长 86437874

3、哈尔滨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市直看守所拘留所:
市直第一看守所(关押男性犯罪嫌疑人):0451-84308263
市直第二看守所(关押女性犯罪嫌疑人):0451-84305458
市直第三看守所(行政拘留所):0451-84304674
市直第四看守所(哈尔滨公安医院后身):0451-55177005
市直拘留所:0451-84371607

2019-09-0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法院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