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市 >> 高碧珍(高必珍), 女, 6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武昌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4-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2-27: 遭劳教迫害 女儿被吓精神失常 高碧珍控告江泽民

武汉市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高碧珍老太太六次被绑架到强制洗脑班;四次被非法刑拘在武汉市女子看守所;二次被非法劳教在武汉何湾劳教所、戒毒中心;遭受了酷刑和各类侮辱及其他虐待。两个女儿在恐惧中度日,大女儿因此精神失常——忧郁症,住院十多次;小女儿被迫离开家庭外出谋生。

以下是高碧珍老太太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曾患左头部往下耳垂处似异物阻塞,有时阻塞到鼻咽处象刺扎,多次治疗无效,住院检查查不出原因,医生诊断不了。此病折磨我三十年,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修炼大法后不治而愈。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高境界中的人,沉浸在道德升华和身心健康的幸福之中。

被控告人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及对法轮功修炼者人数众多的恐惧,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家人乃至整个人类社会卷入长达十六年的浩劫之中,我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仅因为我合法修炼法轮功的行为,我遭受了酷刑和各类侮辱与羞辱人格的对待及其他虐待:

8次被非法抓捕,六次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二次非法劳教,九次非法关押、六次非法刑拘;被平铐双手四次,卧铐单手四次,坐铐一次,双手朝上铐三次、白天戴脚镣一次、晚上戴镣睡觉二小时左右。两人各铐一只手一次,两人各铐一只手和各镣一只脚。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拘禁在武昌青菱红霞洗脑班。曾与武昌三十一中女教师吴克艳各铐一只手和各镣一只脚。我们要上厕所,男警熊继华不解铐不下镣,我们只有一人上厕所另一人别扭地站在身边闻臭等候。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刑拘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双手被铐二十六个多小时,崔警不许下铐子,被铐期间我要上厕所,好心人帮我用盆接尿。

二零零零年武昌公安分局男警李建桥、女警×××还有两男警。女警用伪善诱骗手段使我写下了自己的姓名取证,不仅如此,他们还使用暴力强迫我按手印取证。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六队。数九寒冬我全身皮肤多处溃烂,血水粘连在内衣上,痛痒交加难受之极。在劳教所,几乎每天不是强迫无报酬的劳动,就是强行洗脑八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刑拘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进所女警搜身,搜身完再强迫我脱光衣服,还把我的大衣扣全部剪掉,裤腰带剪断,我只有敞着上衣提着裤子行走。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武汉市河湾戒毒中心女子大队,队长杨毅青。我曾对杨毅青说:一个叫万英的吸毒者告诉我这里一群人曾把一个法轮功学员暴打了一顿。我难受中喊过杨毅青邪恶!她怀恨在心。炎热的夏天我因皮肤瘙痒引起全身皮肤大面积溃烂,加之纱尘、纱纤维(住房又是劳动场地拆纱)的侵袭,日渐恶化。我日不安、夜难眠,痛苦之极,度日如年。我几次写条子向队长杨毅青反映病情并要求回家休息,杨采取回避态度,根本不理。

夏天过去了我的病情依然如旧,杨怕承担责任,指派张警、x警先后两次带我到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第一次医生看我的皮肤便一惊,说为什么不早点来看,张警触近医生耳边小声说了一些什么,医生一反常态严肃地对我说你想回家你的病也好不了。其实我对医生只字未提回家的事,医生的表现完全是杨毅青指使张警所为。杨的目的是想阻止医生建议给我办理“保外就医”。第二次x警带我去医院,医生看我的皮肤后,我亲眼目睹他在病历上写下“建议住院治疗”。杨毅青把我的病历扣着根本不让我住院治疗。为此我找她谈过,她嘴里支支吾吾。杨不仅报复我为了升迁不顾我生命安全极力转化我。我在戒毒中心被折磨了九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多钟,武汉市武昌中南街中南派出所几个人闯进我的家将我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以及我家的光盘一并抄走。

武昌中南派出所几次到我家准备绑架我,因种种原因绑架未遂。二零一零年四月下旬中南派出所指使小东门东民主路社区绑架我,社区张主任带了一帮人敲我家门,我不开门,他们就捶门,边捶边叫我家人开门,捶一阵,躲到八楼歇一阵,捶一阵又躲到八楼歇一阵。大约中午十二点一直到下午五点才消停。到了晚上七点多一个小伙子猛捶我家的门,边捶边喊着我的名字开门!捶了一阵子走了。

长达十七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遭受过多次,即便未被拘禁、关押、在家里骚扰也不断。如蹲坑、监视、跟踪、打匿名电话、有名电话等等。特别是敏感日骚扰更甚,真是家无宁日。

我遭受迫害的同时,家里亲人也受到很大的伤害和痛苦,他们害怕,害怕抄家,害怕我失去生命。老伴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单位搞株连政策,没有晋升正高级职称。姐姐妹妹为我提心吊胆,一天晚上姐姐听说我被拘禁,突发性心脏出问题差点闭过去了。大女儿长期在担忧害怕恐惧中导致精神失常(那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她才二十一岁),住了九次医院,办理了精神残疾证,小女儿被迫离家外出谋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7/遭劳教迫害-女儿被吓精神失常-高碧珍控告江泽民-343170.html

2012-09-29: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9月21日被绑架的两位同修已正念回到家中。
◇山东省夏津县东里镇李楼村大法弟子刘庆红已与9月10日左右回家。
◇大连大法弟子华彩霞已于9月16日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家。
◇山东寿光羊口镇法轮功学员单美荣已回家。
◇抚顺望花王桂兰、金宝纯于九月十八日顺利回家。
◇大庆乘风地区大法弟子王法娟于2012年9月27日下午正念回家。
◇6月6日被炮台镇派出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袁英、娇桂珍、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沈阳马三家,体检不合格,于9月26日早回家。
◇重庆法轮功学员王金修已正念正行从渝北区鹿山村回到家中。
◇八日十日被绑架的重庆法轮功学员韓维芳现已回家。
◇湖北省嘉鱼县王金燕已回家一个星期,近期邪恶在监控,与外人无接触。
◇武汉法轮功学员高碧珍,在武汉第一看守所拘留五日后,已平安回家。
◇九月二十七日被绑架的江苏镇江法轮功学员仲镇英于二十七日夜回到家中。
◇九月十八日被绑架的兴宁市法轮功学员王苑丽九月二十四日回家。
◇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辽宁清源县草市镇刘绍义、李凤香九月二十七日已回家。
◇九月二十七日下午,黑龙江大庆市乘风区法轮功学员王法娟被当地公安局无条件释放,由家人接回。因一直没有進食,身体有些虚弱,其它都正常。在此王法娟携家人感谢师尊慈悲呵护,感谢同修正念加持与正义人士参与营救!谢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9/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3347.html

2011-07-20: 武汉市高碧珍屡遭迫害 家无宁日
文/高碧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者已有十二年的时间了。我是被迫害人之一,直接参与迫害我的是武昌区610、武昌区公安分局、武昌中南派出所、小东门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等机构和相关人员。

我被绑架到武昌区属的洗脑班四次,共十个多月,被非法刑拘在武汉市女子看守所四次,时间共四个多月,被非法劳教在武汉何湾劳教所、戒毒中心各一次共十七个多月。我在遭受迫害的同时,家人也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两个女儿常在恐惧中度日,大女儿因此导致精神失常——忧郁症,住院十多次,经济上花费很大,难以承受,直至现在仍在病中,小女儿被迫离开家庭外出谋生。

我虽然离开了黑窝,但在家也不得安宁,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可能。武昌610、中南派出所、小东门东民主路社区(包括原社区)仍然对我跟踪、蹲坑、上门骚扰、抄家、有名或匿名电话骚扰、电话诱骗,多次按门铃干扰,假装查户口、查水表、查煤气表干扰等,其目的是再次绑架我。举例说明:

1、2005年3月,我在南京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大女儿,原东民主路社区一中年妇女多次来电话诱骗说什么办理退休人员工资之事,我赶回后,中年妇女暗地将中南派出所两警察叫来,将我绑架到杨圆洗脑班迫害。

2、 2008年5月28日晚9点左右,武昌区610、中南派出所、小东门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一帮人闯进我家楼道,关掉了我家的电总闸,顿时家里一片漆黑,老伴以为停电了,趁老伴开门看个究竟时,一个中等个子的人一脚踏进家门都在门口不让老伴关门,老伴问干什么,此人说找高碧珍,随后那些绑架我的人也进来了。

3、2008年7月14日晚9点多钟,我外出回家,区610、中南派出所、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蹲坑的不让我开门,我走到门房,派出所一高个子恶警(40多岁)带一帮人将我绑架到杨园洗脑班迫害。

4、 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区610、中南派出所、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上门查户口首先问高碧珍在不在家,电话查户口首先问高碧珍在不在家,按门铃查户口首先问高碧珍在不在家。家人回答说高碧珍不在家,他们便撒谎什么什么时间再来查户口。于是老伴几次一等再等他们也不来。他们多次查户口是假的,要绑架我才是真的。

5、区610、中南派出所、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平日干扰我家在所谓的敏感日更甚。今年4月21日到5月19日,我家没有几日安宁。这里只谈5月19日。这天上午约11点,他们指使一名抄着河南口音的民工(此人50岁左右)敲我家的门,说查水表,门开了,此人胆胆突突的。我说:“你后面有人跟着吗?”要是有人跟着,那就是到我家来干坏事的,此人回答没有人跟着。我要他进来查水表他不进来。我又重复几次,他还是不进来,口里支支吾吾假装上楼查水表。

由于此人通风报信,中午12点多钟,小东门民主路社区张主任(女)带着一帮人在我家门口按门铃。我知道他们来绑架我的,没开门也没理他们。他们急了,不停的按门铃。按了一阵子就躲在8楼,过一会按一阵,过一会又按一阵。张三按了李四按,李四按了张三按。因铃太大,我家患有精神病的女儿被干扰的心烦意乱,加之中午吃了药要睡眠,所以拆掉了门铃,他们按不了门铃就捶门,边捶边大声喊开门。捶门声喊叫声震耳欲聋,直到下午5点半以后才消停一阵。晚上7点左右,他们又来捶我家的门,边捶边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好在我家是铁门,要是木门早就捶垮了。女儿被干扰的无法控制,只有提前服药。捶们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捶累了,喊累了,就在楼下蹲坑去了。

5月19日社区居委会张主任在610中南派出所的指使下为绑架我所采用的暴力行为(捶们、撞门)不仅严重的干扰了我的家,更严重干扰了这个单元广播电视系统的家庭,同时干扰了这个院子里的其他人。邻里街坊说烦死他们了,有人说他们吃饱了没事干。还有人说:社会上贪污腐败没人管,偏要管一个炼法轮功做好人的老太婆,总想把这个老太婆抓走。

区610、派出所有人说5月19日这天是关心我的“小女儿”,而我不开门。社区居委会有人说5月19日这天是关心我的患精神病的“大女儿”而我不开门。真是强盗的逻辑。强盗闯到了我的家门口,还说是关心我的家人。

5 月19日以前社区居委会小黄来电话以关心有病的大女儿为由诱骗我到社区。我对小黄说了个大概: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遭迫害,女儿在恐惧中度日导致精神失常。现在她怕生,怕警察,怕警车,医生再三叮嘱不要再受刺激让她愉快。如果你们真的关心她,就不要到我家来,不要伤害她。社区小黄说:“我不要他们来,他们不会来的,更不会伤害女儿。”小黄是那样说,可是610、中南派出所、社区居委会耍着花招想闯进我家绑架我到黑窝迫害。

他们绑架我等于绑架我女儿,迫害我也等于迫害我女儿,为什么?她犯病时生活上不能自理,时刻不能离开我,就是平静的时候也不能离开我,我随时要观察她。因为她犯病时行暴力,几次把家里砸的一片狼藉,老伴的头被打伤,我的脚趾骨被打成骨折,小女儿脸被打伤。我们更怕的是她伤到别人,给左邻右舍带来灾难。为了避免她不受 610、中南派出所、社区居委会及其他人的干扰刺激导致她犯病,我几次带她外出治疗。5月19日他们对我女儿不仅是干扰刺激更是一次严重的精神摧残,没有人性。直到现在他们还在干扰。

十二年来,武昌610、中南派出所、社区居委会多次迫害我,其原因是我是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不违法。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功赋予法轮功学员全新的人生观,让法轮功学员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诸恶不作,何罪之有?他们多次迫害我的同时,家庭严重的被干扰,患有精神病的女儿多次受刺激,以致精神上被摧残。区610、中南派出所、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在违法。中国《宪法》三十七条规定:“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中国《宪法》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大家都知道《宪法》是母法,任何违宪立的法都是违法的。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江氏集团针对法轮功判定的所谓法律都是基于自己的私利和权欲,都是违宪的,所以也是违法的。

注: 高碧珍,女,现年64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小东门紫砂路75号省电视台宿舍一单元702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0/武汉市高碧珍屡遭迫害-家无宁日-244091.html


2011-04-10: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三)
.......
12、高碧珍,女,因坚持信仰曾两度被劳教、多次连续数月被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受尽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在过去的岁月里,一家人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团聚在一起过正常的生活。其就读于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的女儿因此身心受到巨大创伤,惊骇过度,约于2002年精神失常。2005年3月底在南京照看女儿的高碧珍被武昌小东门民主路居委会伙同武昌中南派出所恶警,以办理退休之事为由,将她诱骗到居委会后被非法绑架到杨园洗脑班迫害48天。2008年7月14日晚又遭到2005年绑架她的同一伙人的再次非法绑架,又一次被非法关进武昌杨园洗脑班强制洗脑3个月21天。因坚决不配合邪恶洗脑,就在她离开洗脑班之前,邪恶在她的饭中下了不明药物,11月5日回到家后,两条大腿、两条小腿、双脚一天比一天疼痛,最后严重到行走困难,稍一不小心就摔跤。这奇怪的疼痛让她想起,洗脑班用药物迫害高顺勤和已经去世的许家梅,致使她们也是这样的腿脚疼痛。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0/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三)-238769.html

2008-08-04: 武汉大法弟子高碧珍遭迫害情况补充
前两天,高碧珍老伴到杨园洗脑班送衣服时,根本不让见人,只给一张武昌区公安局的表叫签字。高碧珍老伴气愤的说,根本不让老百姓过个安定日子?家里两个孩子,大孩子长年要花钱住医院看病,小孩子上学要愁学费,家里负担全落在一人身上。他老伴说在高碧珍被绑架之前,社区派出所、中南派出所抄家(什么也没有抄到)。呼吁善良的人们主持正义公道早日快释放高碧珍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97.html

2008-07-19: 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高碧珍被绑架到武汉杨园洗脑班
2008年7月14日晚上10点多,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高碧珍讲真相未归,于7月16日从家属得知,人被绑架到武汉杨园洗脑班。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7/19/182302.html

2005-04-15: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高碧珍于2005年3月底、4月初(具体日期待核实)被610歹徒伙同街道与派出所阴谋绑架,现被囚禁于杨园学习班(洗脑班)。因其宅电被监控,接通电话时,电话发出反常的、正常电话没有的巨大杂音,我们无法与其家人正常通话,具体情况待查,下面是大概经过如下:

今年3月中旬,高碧珍赴南京其大女儿就读的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看护精神不正常的女儿。顺便提一下:其女以前精神正常,因其母于自1999年至今6年多的时间里,因信仰曾两度劳教、多次连续数月被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受尽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在过去的岁月里,一家人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团聚在一起过正常的生活。在终日恐怖的日子里,其大女儿身心受到巨大创伤,惊骇过度,约于2002年精神失常,独自一人在劳教所门口逢人就喊要妈妈,一个活泼美丽的花季少女就自此变得暴躁、低落、精神失常,成为这一场旷日持久、惨绝人寰的对法轮功迫害的又一个受害者与佐证。

约一周后,高碧珍接到其夫电话,说街道正在核查退休人员真实身份、是否尚在人世,以防止部份死者家属继续利用其退休证冒领工资(这种现象在武汉很普遍),要其赶快返汉,须本人亲自带上身份证到街道核实,过期不办。当时,高碧珍本人的确怀疑过这种事情可能存在阴谋,但没有深入分析与仔细思考,决定返回,但为慎重考虑,决定与其夫一起去街道办理。结果一到那儿,就被上述一伙歹徒绑架,扔下其夫一人。

高碧珍被关押在洗脑班,关押之日其夫便被勒索5000~6000元。其大女儿现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正是需要母亲的护理关怀的关键时刻。小女儿即将参加今年6月高考,其夫一人到处奔走,又悲又恨又痛,却是投告无门,一家人又一次被邪恶残酷的分隔,亲人却是无法相见相救。这是一个怎样的社会、怎样的国家啊?

2002-02-25: 二月中旬,武汉部份大法弟子進京正法,据悉现已被非法抓捕的有高碧珍、吴可艳等十五人。
2002年2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5/2561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8/19335.html)

2001-01-21: 武汉一批大法弟子被判刑、劳教
武汉市武昌区青菱学习班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首先他们无限期关押坚定的大法弟子,但可笑的是由于关押的弟子实在太多,地方不够用了,他们便又心生毒计:把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轮番地数次秘密送往市拘留所刑拘(有的高达六次),知道姓名的有:高必珍、吴克燕、柳芳等大法弟子(由于消息封锁严密,无法知道更多的弟子的姓名),她们年龄均超过五十岁!

在拘留所里她们遭到更为残酷的迫害:在拘留所里她们挨打受骂是家常便饭,仅仅因为在拘留所里炼功,邪恶势力便把这群善良的老人用“背宝剑”的刑罚(一种很残酷的铐刑,被铐者轻则昏死过去,重则双手残废)连铐两天两夜!但即使这样,她们仍然能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无怨无恨,并向拘留所里的犯人及干部洪法。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睁开双眼,请看看这样一群与世无争,只求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的人,她们在用生命等待你们的觉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7049.html

2000-12-19: 武昌区青菱“转化班”的罪恶必须曝光
在“转化班”驻地到处贴挂着攻击诬蔑李老师和法轮功的标语、横幅。有一次高碧珍、蔡连琴、刘光珍、吴克燕、徐道秀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将寝室里、大门口的大部分标语摘下后,她们和许多学员都遭到吊铐的严刑折磨。她们五位因此又被押送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随后又将她们押回“转化班”,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19/5568.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1-09: 湖北武汉东湖熙园绑架案 曝光水果湖派出所电话
水果湖派出所所长及副所长电话:02788085725
水果湖派出所部份警察号码
盛莉 18986091317

姚家岭
黄茂强 18986091367
孙绪松 18986091375
汪兰
杨国华
刘学强 电话:13317136228

郑微 18986091372
科苑
副所长:申东辉 电话:18986091508
周本胜 18986091360

陈念 18986091355
刘佑雄 18986091379 放鹰台
孙维斌 电话:18986091406
郑志强 18986091429
李冬生 18986091363

东湖路徐原 15997446772
水果湖横路
李志浩 18986091377
梅红云女 18986020761

周婕 18986091361

2018-12-29: 洪山分局妇幼警务站警察:吴福飞,王格,王凯,张子龙,聂臣,谢力飞,王萍,张丰,吴纲,警务站的电话是:027-87109850
杨园派出所 :办案警察汪可(音)手机1532730754015387077512
武汉市杨园派出所:
邮编:430063
电话:027-88085500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柴林头东区特1号
副所长:刘忠志,手机:1898606888718186051801
教导员:张南庭,电话:027-86819427(办公);027- 87307530(宅);手机:13907107811

2018-11-08: 相关单位电话:
武汉市公安局: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武汉市国保处:027-85393569
国保一处,国保支队:027-85395240
徐精华,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办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焦 健,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办027-853935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