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保定市 >> 马玉林, 男, 5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08: 河北保定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张月明被非法拘留 已回家
8月17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和张月明在去往东北旅游的路上,途经秦皇岛的卢龙服务区时,向服务区人员讲述大法的真相,被恶意举报,被扣留几个小时后,被保定市公安局劫持回保定。

马玉林被保定市公安局竞秀区分局依棉派出所非法拘留五天,张月明被保定市公安局莲池区分局西关派出所抄家并非法拘留十天。8月23日上午,马玉林从拘留所回到家中。8月28日上午,张月明从拘留所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8/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2430.html

2019-08-21: 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张月明被绑架
8月17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马玉林(马林)、张月明在去往东北旅游的路上,途经河北秦皇岛的卢龙服务区时,向服务区人员讲述大法的真相,被恶意举报,被扣留几个小时之后,被保定市公安局接回。现张月明被非法拘留十天,关押在保定拘留所(清苑田各庄)。马玉林现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公安局竞秀区分局依棉派出所(花园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1/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391724.html#19820214213-1

2018-07-16: 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及家人遭骚扰
今年5月份以来,保定市依棉派出所所长李刚及焦某等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及其家人。先是骚扰他的父母,说要见马玉林,由于马玉林曾被非法劳教,他的父母一看到警察又找他,吓得马玉林的父亲心脏病差点发作。

7月6日,李刚曾打电话给马玉林。7月11日又两次打电话骚扰他,问家住哪里,说要见一个面,马玉林问他有什么事,一直不说要干什么,只是伪善的说见个面。7月13日马玉林给李刚回了个电话,问他们干什么,说是要照个像,看你胖了还是瘦了。马玉林善意的告诉他:不要再去我的父母家,老人家有心脏病,经不起你们这样三番五次的骚扰,不要这样一味的对我们这样的人不讲法律,影响我的工作,我没有犯法,我没必要见你们。7月14日,李刚及焦某等人又去骚扰马玉林的弟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6/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1130.html#1871604155-37

2015-10-04: 屡遭毒打折磨 河北保定市马玉林控告江泽民
今年五十岁的马玉林,河北省保定市人,于一九九八年因犯罪被判刑十二年。在狱中第九个年头,一九九六年七月左右,马玉林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这使他改变了报复、扭曲的心灵,走上了正确的人生之路。

马玉林获提前出狱后,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改变了以前好勇斗狠的性格,去掉了要报复社会的仇恨心理。要求自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父母、兄弟家人对他因炼功而改变的事实感到非常的高兴和认可。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将个人权利凌驾于宪法、法律之上,操纵各级公检法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修炼者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残暴政策。马玉林几次遭绑架,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和邯郸劳教所遭毒打及其它各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今年七月二日,马玉林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控告书已被二高签收。下面是马玉林在控告书中的部分陈述。

一、 修大法心灵归正,从新走上人生路

我叫马玉林,男,今年五十岁,我于一九八八年,因“故意”杀人罪(未遂)被判刑十二年,由于我自始至终认为自己当初的行为是在无意识、无控制能力的状态下所为,所以我一直在写申诉状,可是多年的申诉无果。没人给我公道,没人还我青春,我又怎么向父母兄弟交待,又怎么向这个社会交待?

由于申诉无门,我心里暗想我一定要报复这个社会,把我的冤屈向这个社会报复,既然没有人给我一个交待,那么我就自己给自己一个交待吧?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这就是我当时在狱中的真实想法。

然而,当我在狱中第九个年头的时候,也就是一九九六年七月左右,我在监区干活时,得到了一本宝书《法轮功》(修订本),我通过不断的学习和习炼,使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大法的无边法理,使我终于改变了报复社会的仇恨心理,使我避免走上这一害人害己的自毁之路。自此希望的大门也同时向我打开了,一九九七年五月份我被减刑两年半提前释放。感谢师父救了我,不然的话我简直无可救药了。

出狱后,我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改变了以前好勇斗狠的性格,去掉了要报复社会的仇恨心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父母、兄弟家人对我因炼功而改变的事实也感到非常的高兴和认可。

二、四次被绑架 遭酷刑迫害 九死一生

1.一九九九年八月,我遭到保定市竞秀公园派出所警察的绑架,之后被送至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于二零零零年过年前放回。在看守所期间我遭到集体带到三楼强行洗脑,侮辱、谩骂法轮功创始人。与此同时还遭到了保定市电视台、保定日报社在报纸和电台上对我的人身攻击、名誉攻击及信仰攻击。同时也使我的家人遭受了不应有的精神打击。

2.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左右的一天傍晚,遭到保定市新市区先锋街派出所绑架,同时抢走了我身上所带的三千五百元现金、自行车一辆、手机一部(以上钱物都不知去向,而且没出示任何法律凭证)。在此我遭到先锋街派出所女所长和警察刘文喜打嘴巴、打头和不让吃饭喝水的迫害。几天后,我又被该派出所转到保定市看守所继续关押八个多月,其间遭到了殴打、插管灌食和戴手铐、脚镣等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又转至保定市“转化基地”继续迫害(此转化基地地址大约在高开区郊外一个有两、三排房子经过改造的旧学校)。

3.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又一次被他们绑架,这次我被关到了保定市郊外的另一所“转化基地”,这次是手铐、脚镣全带上了,大铁笼里一关,遭到了毒打、电击,我左侧肩关节被打脱臼。在这里我的双手被两支手铐分别吊铐在铁笼上,不能蹲下,弯腰都不行,只能站着,这样十多天的日夜挂铐,使我的双腿肿的象面袋一样,又红又亮,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了,腿象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十余天后的一个凌晨,我再一次成功走脱。

4.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妻子也因修炼法轮功而被绑架,这时我的女儿正在上小学三年级,一位好心的朋友就把孩子领到了他家。我为了不使女儿的学业受到影响,我在县城给孩子找好了一所学校,准备让孩子暑假之后到县里上学,因为保定市到处都在抓捕我,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在市里呆。这样就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二日这天,我女儿生日,我就从县城出发去接女儿,一来想给我女儿过个生日,二来想对我的朋友表示感谢,同时我也有半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所以我就买了一些好吃的,去了朋友家里,想在那儿我们一起吃顿饭,之后再带女儿一起回县里上学。没想到的就是,我们饭还没吃到口里,警察就到了,这次警察是当着我女儿的面把我绑架的,不知道当时的情景会对我女儿幼小的心灵产生何等的伤害。

此次参与指挥与绑架的人员有,新市区国保大队张长林,先锋街派出所的井姓警察等,我被直接绑架到保定市看守所,数月后被劫持到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保定劳教所所遭到的迫害:

(一)灌食

二零零二年,在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劳教所期间,我遭到了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李大勇、狱医杜宝川的野蛮灌食,警察指使多名普通劳教人员,把我按在椅子上,脖子靠在靠背上,脸朝上,有按腿的,有按胳膊的,按头的捏鼻子的,还有一个拿着勺子端着盆,一勺一勺往嘴里灌的。过程中为了不让我合上嘴,狱医杜宝川就用一个金属的张口器械,放到我的嘴里,而且来回的用力拉,牙齿和金属磨擦发出咔咔的声音,我虽然没有在此次灌食中失去生命,但是我的牙齿在灌食过程中严重受伤和松动,后全部脱落,现已一颗牙都没有了。所有被灌完食的人,都连续的,几乎是无间断的干咳,痰中带有血迹,其痛苦程度无以言表,灌食过程更是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保定市易县西陵镇镇长法轮功学员冯国光就是在此次灌食中被迫害致死的,当时他口吐鲜血,而且是大口大口的吐,一个月后,年仅四十四岁的他就这样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二)上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警察宋亚鹤等将我呈大字型分开,分别用四支手铐,把我的手和脚固定在四个床角,门窗全部用报纸糊上,不让看到外面,这叫“与世隔绝”。这期间不让与看管人员说其它的话,只有解手和吃饭时才能放下来一会儿,完后又铐上,二十四小时都是这样,大小便都受限制,身子下面没有被褥,直接就是床板,就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天左右。后背被汗水浸的腌成疥疮,使后背痛的不敢碰,这只是身体上的痛苦,还不是主要的,更痛苦是让人长期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下,给人带来的孤独、寂寞、无望的精神折磨,使人的精神几乎崩溃,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

(三)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他们用一根很长的绳子从我的后脖子开始,象弹簧似的一圈一圈的由肩膀,大臂,小臂一直缠绕到手腕。这样,然后将两个手腕扣在一起并锁紧,然后向上将绳子穿过后脖子那根绳上的环,这样向下拉绳头,我的两个手腕及小臂就被带着向上提,拉到极限后锁死,再向小臂与后背之间狠劲的塞酒瓶子,这样立即使人在痛苦中大汗淋漓,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响彻整个楼道。每次上绳都让人昏死过去,另外在人昏死之前他们还扒下我的衣裤电击下身。一次上绳让人死过去后松绳,几分钟之后,再上第二次绳,这叫“回头绳”,劳教所里流传的一句话叫作:好汉就怕回头绳。因为第二次上绳的痛苦程度要远远超过第一绳。这样一天我被上两绳,一共上了三天。同时被上绳的大法弟子还有刘永旺,他在隔壁房间。

参与上绳的警察有:李大勇、刘庆勇、宋亚鹤、张谦、孙亮、王磊、文建伟等。

另外,文建伟和孙亮都是刚从警校毕业分到劳教所来的警察,他们都分别单独迫害过我。孙亮是在他值夜班时来到单独关押我的房间,之后让包夹人员出去,他就变态似的象打皮球似的极快速的打我的脸,以变态的取乐,甚至还变态的用舌头舔我的脸,这样足足折磨了半个小时,第二天我的脸肿的就象茄子一样。

警察文建伟也在某一天的中午,也同样把包夹支出去,非常凶狠的对我拳打脚踢,甚至用极其恶毒的语言攻击我的人格,攻击所有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此次文建伟把我左侧上板牙打活动了一颗,到邯郸劳教所后不久就掉了,此人后来也调到了邯郸劳教所继续迫害法轮功。

在邯郸劳教所遭到的迫害(异地迫害):

大约是在二零零二年的秋季,他们一看能用的都用完了,然而仍没使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这样就将两名不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一对一的互换,我被换到了河北省邯郸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在这里我遭到了拉绳子、注射药物、电棍插前胸、皮条沾水、熬鹰等酷刑。

(一)拉绳子:双手分别用绳子捆上,然后把绳子挂在房顶的暖气管子上,每一个绳子头由一个人拉着,然后再把我的肚子和前胸这里放一张长条的桌子,再有人把我的双脚往上抬,也就是说不让桌子从我的身上滑下去,让双腿和小肚子及前胸这里把这张桌子夹住,然后命令那两边拉绳子的人同时拉绳子,让我的身体带着桌子一起悬空,一拉一放反复的拉,最后又让两个人压到桌子的两头以增加重量。二中队姓刘的警察在这过程中就指使普通劳教人员摸摸我,看看我出没出汗。看起来警察非常的专业,不一会工夫,我的上身及大腿部的衣服就全部粘在了身上。

(二)皮鞭粘水抽打:用皮腰带粘水之后抽打我的后背,完后用盐撒在我的后背,用手来回搓,同时往后背洒水,以使盐渗透到肉里,然后再抽打再搓盐,其痛苦适度可想而知。参与迫害的警察有贾英斌、李海明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三)折上身:多人把我按到地上坐下,将两腿伸直,然后有俩人分别拉着我的左右手,站在两边,保持左右平衡,然后后边也有人按上身向前、向下折上身(头撞地和腿)。还用三根电棍一起电上身、后背、腋下等处。几种方式更换使用,过几天再来一次,一直持续数天。参与迫害指挥人员叫高飞。

酷刑演示:折上身
酷刑演示:折上身

(四)电击嘴:有一次多人将我打倒在地,其中一名警察把电棍放到我嘴上,在嘴唇上来回滚动着电击,时间持续在一分钟以上,电击警察为贾英斌。

电击插前胸:警察高金立将我的双手垂下,用绳子将大小臂与前胸环绕捆绑,呈冰棍型,然后将电棍插于前胸和衣服之间,开始回到座位然后问话,问几句,过来按电门电击一会儿,松手之后又回到座位上喝着茶水,继续问话,边喝边问,一会儿过来又电一会儿,再接着问……

警察邢延生是用电棍电头部,连打带电,还用电棍砸头,问一会儿电一会儿,骂一会儿电一会儿,与高金立的迫害形式几乎同出一辙,同时邢延生还用狼牙棒打后背,强制我面墙而站,问几句打几下,打一会儿问一会儿,一直打累了为止,嘴里还不停的破口大骂。

(五)注射不明药物:在邯郸劳教所期间,我曾被多次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三次以上,实施人高飞和劳教所医务警察等。

(六)“熬鹰”:二零零三年新年前,邯郸劳教所搞所谓的“春雷行动”,强制转化,让包夹轮番换岗,昼夜不停的搞所谓“谈话”,日夜不让睡觉,以提高所谓的“转化率”。

除以上参与劳教所迫害的人员外,还有警察姚建明、文建伟、张X军、瘸腿警察等都参与过迫害。

以上所有迫害,除了保定劳教所的“上绳”,邯郸劳教所的“药物注射”外,其余都是劳教人员在警察的指挥之下做的。

我虽然受尽了各级警察和普通劳教人员的折磨及毒打,甚至是九死一生,但是我不记恨他们,修炼人没有敌人。师父慈悲,大法慈悲,还是会给他们机会的。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受江泽民的直接或间接指使干的。我从监狱里得到了法轮大法,不就从另一方面证实了大法的深奥法理能够使任何一个扭曲的灵魂心灵归正吗!

我控告江泽民,因他把好人弄得家破人亡。纵容邪恶,打击善良,使社会道德急剧下滑,毒害了全中国那么多的民众。也希望借此使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正确认识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4/屡遭毒打折磨-河北保定市马玉林控告江泽民-317034.html

2015-04-04: 中共酷刑:打牙、拔牙、撬牙、撞牙
捆绑住 用钳子把两侧牙齿拔光

我们知道一个常识,医生给患者拔牙是要打麻药的,如果不打麻药直接拔牙,那种疼痛几乎是没有人能受的了的。可是,中共警察在迫害马玉林时,不施麻药,直接拿着钳子把他两侧的牙齿全部给拔光了。

马玉林,男,河北保定法轮功学员。2003年马玉林在保定劳教所被迫害,因为不肯转化,中共就把他转到邯郸劳教所进一步迫害。在邯郸劳教所,马玉林长期遭到酷刑折磨,全身遍体鳞伤。为了抵制迫害,马玉林绝食抗议,劳教所警察高金利、邢燕生、高飞等人便强行灌食。马不配合,这些暴徒就把他捆绑住,用钳子把马玉林两侧牙齿全部拔光,狱医还强行给马玉林注射破坏脑神经药物,造成后遗症,使他身体非常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4/中共酷刑-打牙、拔牙、撬牙、撞牙-307101.html

2013-06-04: 邯郸劳教所暴行:钳子把两侧牙齿拔光后灌食
河北邯郸劳教所恶警高金利、高飞、葛庆习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十分疯狂,堪比豺狼,却拼命去伪装,恶警高金利热衷于所谓“研究哲学”来洗脑“转化”,中共的所谓“哲学思想教育”就是利用暴力加谎言进行扭曲人性的“改造”,同时奴役人的肉体与精神。下面曝光的是恶警高金利的部份罪行。

......用钳子把两侧牙齿拔光灌食

高金利原在邯郸劳教所第四大队,二零零一年年底邯郸成立专管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高金利积极参与。

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因坚修大法,长期遭到酷刑折磨。马玉林绝食抗议对自己的迫害,专管队恶警指导员王志明、恶警邢燕生、高飞、高金利对他强行灌食,马玉林不配合。高金利这伙恶徒们就用钳子把他两侧牙齿全部拔光。这还不说,高金利等恶警和狱医还把马玉林捆绑住,给他注射破坏脑神经的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4/邯郸劳教所暴行-钳子把两侧牙齿拔光后灌食-274830.html

2004-07-17: 大法弟子马玉林多次被恶警残酷折磨,四、五个恶警对马玉林拳打脚踢,实施“上绳”,在绳子勒得不能再紧的情况下,再塞進啤酒瓶,使尼龙绳勒進马玉林肉里,其深度能放下一支铅笔,连续三个半天,反复上绳,直至昏死过去。被绳子勒过的地方多处溃烂,胳膊没有知觉,在一个月内生活不能自理。恶警还用两个高压电棍交替施暴,使马玉林后颈、腰部、脸部、阴部、嘴上大面积灼伤。恶警还指使刑事犯人随意殴打马玉林,有的刑事犯人为了讨好恶警,就想尽办法折磨。大法弟子马玉林在承受着巨大痛苦中仍用善念向他们讲着真象,化解了这些人的恶念,最后这些劳教人员再也打不下去了,而且私下里向大法弟子道歉。

2004-05-19: 法轮功学员马玉林长时间被邪恶之徒迫害:一只手吊在窗外的铁网上,另一手吊在暖气片上,甚至上厕所都不让去,他只能把屎拉在裤子里,不让其他人接触他。看管他的刑事犯看不下去这样恶毒的迫害,私底下一个劲的骂劳教所警察。马玉林被长期迫害,恶人没达到目地,就送马玉林到其它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3-11-08: 大法弟子马玉林在保定劳教所被迫害,邪恶之徒使尽招数都不能使他放弃修炼,又把他转到邯郸劳教所进一步迫害。在邯郸劳教所他被非法劳教三年。他因坚修大法,坚决抵制邪恶洗脑。长期遭到酷刑折磨,全身遍体鳞伤。

马玉林为了抵制对自己的迫害绝食抗议,劳教所邪恶之徒强行灌食,他不配合。恶徒们就用钳子把他两侧牙齿全部拔光。恶警和狱医还把他捆绑,注射破坏脑神经药物,现在已落下后遗症。身体非常虚弱。

2003-08-20: 善良的朋友,你说这些戴着国徽的河北保定劳教所警察还是人吗?马玉林因为坚持学法轮功在劳教所里受尽残酷折磨,四、五个警察对他拳打脚踢,甚至实施“上绳”,在绳子勒得不能再紧的情况下,再塞进啤酒瓶,使尼龙绳勒进他的肉里,其深度能放下一支铅笔,连续三个半天,反复上绳。最后被绳子勒过的地方多处溃烂,胳膊没有知觉,在一个月内生活不能自理。警察还用两个高压电棍交替施暴,使马玉林后颈、腰部、脸部、阴部、嘴上大面积灼伤。警察还指使劳教人员随意殴打他。

2003-05-14: 保定劳教所一直充当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的打手,里面非法关押着来自河北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狱卒为了捞取个人利益,对法轮功学员野蛮动刑,让善良人目睹心惊。

保定劳教所将法轮功男学员强制集中在第一大队,并安排了邪恶的强行洗脑。强制洗脑期间,把大法弟子关在单间里,墙上贴满了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图片,有时把窗户用棉被封住,门上的玻璃也用报纸糊住,把大法弟子长期单独关进房间里,分不清是白天黑夜。恶警随时都可能进来施暴,对大法弟子非绑即铐、非电即打,指使劳教人员(犯人)轮班看守,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并采取各种手段施加压力。

恶警在“上课”中诬陷大法,宣扬前后矛盾且无事实依据的材料,不准大法学员提问题,否则以“破坏课堂秩序、破坏所规队纪”为由加重迫害,给大法学员戴戒具等。

在一次恶警大队长李大勇 “上课”时,坚定的大法弟子不畏邪恶迫害,质问恶警,李大勇无法回答,指使事先安排的打手(劳教人员)连推带搡带走,更多坚定的大法弟子纷纷起立,离开教室,拒绝“上课”。恶警为发泄私愤,以让背“所规队纪”为由,恶意迫害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田建新正视恶警说:“修炼无罪,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们被劳教是冤枉的,我们不是劳教人员,也不应该背劳教人员背的‘所规队纪’……”恶警把田建新以“十”字双手铐在铁栅栏上七天七夜,致使田建新小腿、脚浮肿,穿不上鞋,无法独立行走。

大法弟子马玉林多次被恶警残酷折磨,四、五个恶警对马玉林拳打脚踢。恶徒们在魔性控制下,丝毫不考虑后果,对马玉林实施“上绳”,在绳子勒得不能再紧的情况下,再塞进啤酒瓶,使尼龙绳勒进马玉林肉里,其深度能放下一支铅笔,连续三个半天,反复上绳。最后被绳子勒过的地方多处溃烂,胳膊没有知觉,在一个月内生活不能自理。恶警还用两个高压电棍交替施暴,使马玉林后颈、腰部、脸部、阴部、嘴上大面积灼伤。恶警还指使劳教人员随意殴打马玉林,有的劳教人员为了讨好恶警,就想尽办法折磨。大法弟子马玉林在承受着巨大痛苦中仍用善念向他们讲着真象,化解了这些人的恶念,最后这些劳教人员再也打不下去了,而且私下里向大法弟子道歉。

保定市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0-10-21: 河北省保定市第一中学:
校长 李保雪 13931291798
副校长
王立锁13903120309
戎建伟13903321566
胡海滨13832299976

学生管理处主任 吴静13731201928
艺术中心主任 戈文秀13091246120
教务处主任 马彩谦13082365000
科研处主任 谢惠13731660615
安全法规处主任 王宏13930200807
高三年级主任 顾瑞兴13931289760
高二年级主任 刘永和13933288099
高一年级主任 刘潜13785255837
体卫处主任 王宏志13831295225
德育处主任 苏勇15933776336 刘中秀13933228667
办公室主任 问娟 13303121299
总务处主任 贾进考13102916865
财务处主任 赵秀梅13833011706
张炜13930898378
王路明13930241752

2020-10-15:徐水区 漕河乡派出所的电话:0312-8561525

2020-09-21: 大辛庄村干部电话:
李同新15176301111 党支部书记兼主任,现受留党查看处分。
赵建立15930293049党支部副书记
李惠忠13503369920曾多次监控李文和之近邻
李铁柱13931257771前时3月7日夜李文和父子突遭国保大队绑架时之带路人
李峰 13400367217
商红旗18134125333
李洪胜15130356521

2020-09-04: 高阳检察院:侯智勇, 电话:0312-6655018
高阳县法院:刑庭庭李志勇, 电话:0312-6699703

2020-07-26: 白龙所
值班室  7133147
所长 刘全河 15103123036
副所长 李云龙 13930881599
刘卫东 13831257666
王云亮 13733361683
辅警 刘超 13582097375
田宇航 1771322081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8-21:
保定市拘留所:0312-5033472

依棉派出所:
电话:0312-3233567
警察李刚15931235566

花园社区:0312-3237273
依棉社区:0312-3080285、0312-3099309

邯郸劳教所迫害马玉林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
专管队恶警指导员:王志明 恶警:邢燕生、高飞、高金利
以上几个恶人都是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最凶狠的打手
邯郸市劳教所电话:总机 0310-4010037、0310-4010707、0310-4010158

附:保定劳教所第一大队,电话:0312-21291021,
大队长:李大勇;
教导员:刘越胜;
副大队长:刘坚;
副教导员:茹吉祥;
中队长:刘庆永、宋亚鹏、张谦、李亮、王少飞、王磊、文建伟。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