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苏 >> 徐州市 >> 施忠玲(施忠皊,施忠灵,夫耿怀清), 女

个人情况: 徐州市公交内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
个人近况: 2005年3月22日 迫害致死 (2005-04-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4-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615
案例分类: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耿怀普(耿怀浦) 耿怀浩(耿大娘二儿子) 耿怀淑(耿大娘大女儿) 耿怀清(妻施忠灵)
儿媳: 杨淑华(杨书华) 施忠玲(施忠皊,施忠灵,夫耿怀清)
夫妻/父母: 耿大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4-28: 江苏徐州市耿家遭迫害 35天三人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8/江苏徐州市耿家遭迫害-35天三人离世-403999.html

2008-08-25: 徐州大地上的罪恶
从1999年7月开始,中共开足马力,极尽所能的抹黑法轮功,又不遗余力的宣传自己如何阳光雨露的关心、感化法轮功学员放弃法轮功修炼。大家知道,共产党最擅长的就是说谎骗人,让我们来看一看发生在徐州大地上的罪恶:

一、劫持到精神病院十九人次

2000年12月,法轮功学员高传银、高侠云、鹿丙林、牛淑侠、王景华、孟庆泉、王慧、王平;2001年3月,吴迪、彭宗梅、丁建华、袁玲、郭鹃玲、边桂玲、王书梅、崔玉梅、董敏、高春梅、马继玲等被分两批绑架到徐州精神病院。

在那里,他们被强行吃伤害神经的药物、打毒针,如不从,医生、护士、工作人员就一起把人按在地上把嘴撬开,强行灌药。他们把大法学员脚、手绑在床上强行打针,每天三次强行服药、两次打针,由于他们长期给大法弟子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他们两腿发抖、两眼发直、两手无力,脖子无法转动,舌头僵硬,一直流口水,上厕所需要人架着。由于长期药物迫害,女大法弟子停止例假。邪恶之徒不准大法学员家人探望,完全与外界隔绝长达十月之久。

二、洗脑班迫害手段

1、劳教所,如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
2、学校,如徐州师范学院贾汪校区、贾汪煤干校。
3、乡政府的某个地方,如徐州市睢宁县平楼乡、贾汪区鹿庄乡。
4、工作单位,如徐州矿务局脂肪院、韩桥新鹏公司。
5、宾馆,如徐州市泉山区苏苑宾馆、吉山宾馆。
  
参与洗脑班人员身份是:省610、市610、区610、县610人员,单位书记、保卫科长,打手如王跃、郭亚、熊万里、王刚、仝震、仝宁、刘虎、杨淮北等,加上专做洗脑转化的人等。

大法学员许春龙被铐在反省室四十八小时,被打的满脸青紫、遍体鳞伤。袁玲被打的眼睛肿的无法睁开,淤血呈紫褐色,往鼻孔灌水进行折磨。贾慧丽被打的半个月无法下床,两个半月后需有人架着才能行走。解洪洁被打的满脸是血,强行拖到反省室被铐四十八小时。(王村劳教所洗脑班)长时间坐凳,电击,熬夜,毒打,罚站等酷刑。还有伪善、恐吓、威胁、谩骂、强制灌输谎言、剥夺睡眠、长期保持同一姿势,不让家人见面等等。

在睢宁洗脑班,朱向和5天就被迫害致死,眼睛、内脏被掏空;施忠玲在睢宁洗脑班被迫害一年零二个月,受尽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断两根,回家后一直生活在恐惧中,直到两年后去世前几天,才稍微透露了一点自己所受的迫害。

施忠玲被非法监禁在鹿庄洗脑班7个月后,2001年7月26日,徐州市贾汪区610十几人把施忠玲与另一位同修强行拉上车劫持到睢宁县洗脑班。在睢宁洗脑班,不法之徒把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一人一间锁起来,吃住大小便都不叫出房间,随意毒打。施忠玲因拒绝上操、穿洗脑班服装,被多次关禁闭,大小便不让出门,人格遭受到极大的侮辱,施忠玲被连续关禁闭达五个月之久。

施忠玲绝食抗议,不接受洗脑,睢宁610头子仝太斌、杨书广操纵手下打手头子张新民、王跃、王刚、万里、郭亚、王光品等毒打施忠玲,恶人们把施忠玲打倒了拉起来再打,用细竹竿抽打施忠玲的全身、脸上、十指、胸部,竹竿打断了好几根,施忠玲全身从上到下全部淤血呈紫黑色,期间几次昏死过去,打手们用水将施忠玲泼醒后再打。

随后恶徒把施忠玲双手拧到身后反铐在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上,身体呈扭曲状,不能动,整整7天7夜,当时正值暑天,37、38度高温,被铐的禁闭室连一张小席也铺不开,邪恶之徒开门时,热气冲的他们都不敢进来。(注:其他学员证实,在施忠玲被关押期间,邪恶之徒还从外往里喷666农药。)

一年半后,因施忠玲仍拒绝所谓“转化”,邪恶之徒对施忠玲发起更加疯狂的残酷迫害,20几个恶人轮流迫害施忠玲。由于各种毒打和非人的折磨,施忠玲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残,体重下降到只有几十斤,骨瘦如柴,就这样他们还不放手,又连续逼施忠玲两天两夜站立不让睡觉,最后在施忠玲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威逼施忠玲在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所谓“四书”签了字。

“法制学习班”每期时间不等,从一个月到十几个月,视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情况而定。有的学员被多次送到不同的洗脑班迫害,有的地方办多次洗脑班迫害不同的法轮功学员。

被送去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高传银、孟庆华、鹿守华、王景华、甘信俊;赵忠亮、甘信俊、何培秀、牛淑侠、汪美娣等等约四、五十人次。

三、劳教、判刑

对于坚定的不愿转化的法轮功学员,610就把洗脑班上的恐吓变成现实:把这些学员劳教、秘密判刑。

耿怀普:二零零零年七月劳教一年(方强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四月劳教三年(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陈东林、孙经福被非法判刑四年(江苏洪泽湖监狱)。
杨美贞,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泗洪县劳改农场。杨美贞被接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一年后过世。
秦 娜,劳教两年。
王庆立,劳教两年半。
甘信俊、赵忠亮、张常金、王广平:劳教一年(江 苏方强劳教所),
孙启伟、孙守跃、王景香:(南京句东女子劳教所)。

2008年,程继英、陈传侠、徐其华、袁玲、赵丽君、李凯慧、黄志力等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3年、5年、8年的重刑。这些学员以前大都被反复迫害过。

其它如上门骚扰、恐吓、抄家、任意关押、扣发工资、派人监视,在法轮功被迫害的九年里,这些一直都在发生着,其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详情请看《明慧网》。

参与单位:徐州贾汪夏桥派出所、老矿派出所、紫庄派出所、翟山派出所、大泉派出所、丰财派出所、徐州公安局、徐州贾汪公安分局、徐州市泉山区公安分局、江苏 610、徐州610、贾汪610、国保大队等等。鼓楼区610、公安分局、金山桥610、公安分局、杨庄派出所;徐州矿务局韩桥煤矿及保卫科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5/184723.html

2006-10-23: 徐州市贾汪区大法弟子几年来遭受恶党的迫害
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陆续修炼人数达三百多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为首的中共邪党不顾多数人反对,一意孤行,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打压,其所犯之罪行难以用语言形容其邪恶。

回首这几年来大法弟子在疯狂的迫害中所走过的路,所遭受的非人迫害,我们全体贾汪大法弟子要把中共害人的邪恶本质告知天下,让不明真相的世人认清共产恶党本来面目。

当恶党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打压法轮功时,贾汪大法弟子陈东林、孙经福、耿怀普、徐士亮、孟庆泉五人進京上访。他们与二十三日上午八时在天安门广场汇同三百多名大法弟子齐声背诵法轮大法《论语》,不一会儿警察成群扑来,几辆面包、大巴车辆围住大法弟子,一时间拳头、警棍雨点般落在大法弟子身上,有的同修被打的满脸是血,有的衣服撕破了,有的被打倒在地上。而后警察开始把大法弟子往车上扔,拉往天安门派出所。

在狭长的不足一千平米的天井里,关押着六七百名大法弟子,人挨人、人挤人,外面还有大法弟子不断被送進来。几小时后来了十几辆公交车把一部份大法弟子转到丰台体育中心,那里关押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大法同修。贾汪五位同修两天后被当地驻京公安绑架押往户口所在地。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后移交单位保卫科,限制人身自由、强迫看污蔑法轮功宣传。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大法学员陈东林、孙经福、耿怀普、孟庆泉在徐士亮家集体看《耶稣传》,他们因此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严刑拷问,毒打一夜。次日当地大法弟子五十多人去要人,警察恼羞成怒又把五人铐在树上十二小时。十二月十五日五位大法弟子被拘留十五天,耿怀普被刑事拘留。他们分别在关押在贾汪看守所、三堡拘留所、贾汪拘留所,迫害详情见个人迫害详实。

二零零零年七月耿怀普在贾汪看守所被绑架到方强劳教所劳教一年,随后在方强劳教所被劫持到睢宁洗脑班迫害长达半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贾汪大法弟子有的二十几人,有的三、五人進京上访;有的在当地张贴揭露恶党打压、迫害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们遭到恶党的疯狂抓捕残酷迫害。陈东林、孙经福在外地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江苏洪泽湖监狱),秦娜劳教两年,王庆立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甘信俊、赵忠亮、张常金、王广平劳教一年(江苏方强劳教所),孙启伟、孙守跃、王景香(南京句东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六日耿怀普因喷写“法轮大法好”,离开时被110巡逻车撞倒,然后把他送到合肥市亳州路派出所。耿怀普在绝食八天八夜后于元月二十四日被转到合肥第二看守所非法刑拘。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耿怀普在看守所被非法绑架送往臭名昭着的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继续迫害长达三年。

没有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也同样受到610的监视。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徐州市610协同各县、区专办强化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洗脑迫害,遭绑架的大法弟子有:孟庆泉、高侠云、牛淑侠、耿怀清、鹿丙林、王慧、王景华、王萍、高传银,被非法关押在徐州市精神病院的洗脑班洗脑迫害两个多月。另几位大法弟子何培秀、徐士亮、徐素贞、杨淑华被非法关押在徐州市矿务集团公安处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在九月中旬贾汪区610和老矿派出所、夏桥派出所把大法弟子王景华、鹿丙林、孟庆泉、耿怀清、牛淑侠、徐素贞、何培秀、李凤英、杨淑华被非法绑架到贾汪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最长达五个月之久。

另几位大法弟子魏兴社、孟庆华、鹿守华、陈华美、薛涛、阚忠臣、魏峰与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進京上访,九日被绑架送回当地派出所。二零零零年元月五日大法弟子魏兴社、阚忠华、阚忠臣、鹿守华、王广平、王景香、施忠玲、耿怀淑、陈振东、薛涛、被贾汪区610非法绑架到贾汪区鹿庄乡洗脑班长达近八个月的迫害。期间王广平、王景香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年。

另几位大法弟子刘怡戈、耿怀清施忠玲、耿怀淑、耿大娘、施忠志進京上访而遭到迫害,刘怡戈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长达四十余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魏兴社、施忠玲在鹿庄洗脑班被强行绑架到徐州市睢宁县平楼乡洗脑班進行迫害,直到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长达一年零两个月。

二零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鹿守华在鹿庄洗脑班被绑架到徐州市丁楼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开十六大前期,何培秀、耿怀清、徐其华、鹿丙林、周生兰、孙玉林、徐素贞被绑架到徐州市矿物局洗脑班孟庆泉、杨淑华被非法关押在单位韩桥新鹏公司洗脑班,在十一月二十四日孟庆泉被绑架到徐州市睢宁县平楼乡洗脑半班,那里绑架了全江苏省三十几位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鹿守华、王景华、高传银在单位被非法绑架到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江苏省六一零协同贾汪六一零绑架了大法弟子甘信俊、何培秀、赵忠亮、牛淑侠、汪美娣,在徐州师范学院贾汪校区洗脑班迫害一个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3/140791.html

2006-10-19: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我们全家三口与几名同修進京上访。十月九日在北京被本地“六一零”头子范书友及八九名警察绑架。次日早上六时许,到达所在地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被非法关押在当地夏桥派出所(在北京非法审讯一天)审讯数小时照相、打手模。十月十一日下午十六时左右我被移交给本单位保卫科進一步审查、监视自由。

二零零一年元月五日晚八时许在家中与妻子被民警张有逢骗到夏桥派出所(当时已有六七名同修关在所内)强制我们在监视居住通知书上签字。到元月六日晚把我们绑架到贾汪区鹿庄乡洗脑班。

被绑架来的同修有魏兴社、陈东风、阚忠臣、阚忠华、鹿守华、王广平、王景香、薛涛、耿怀淑、施忠玲。洗脑班参与迫害的成员有“六一零”成员政保股股长高桂华、司法局吴健、交通局严伟、侯敬舟。在这期间不断有市“六一零”人员贾汪区委、贾汪区“六一零”、政保股、单位书记、保卫科长丛继民等人伪善、恐吓、威胁我们转化。在这期间同修王广平被绑架到江苏盐城大丰劳教一年半,同修王景香被绑架到南京句东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洗脑班头子“六一零”成员高桂华欺骗我们说到夏桥派出所“谈话”,被我们当场识破,他气急败坏,约半小时“六一零”头子范书友及八九名警察开着几辆警车来到洗脑班把我与另一名同修施忠玲绑架到警车上。参与绑架的人员有:施忠玲单位书记张××、我单位保卫科科长丛继民、夏桥派出所所长李长军等,把我们绑架到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平楼乡洗脑班继续迫害长达一年零二个月;施忠玲被迫害致死。

次日妻子鹿守华刚起床穿着睡衣和拖鞋,派出所民警杨宏伟和另一名民警把她绑架到鹿庄乡派出所非法审讯长达十二小时没让吃喝,并强加罪名骂警察。被送到徐州市丁楼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進行残酷迫害、精神折磨、身体遭受极大伤害,在十平米的房间内关着十几个人,早上五点起床,干着高强度体力劳动,强迫学、背监规,吃饭只有五分钟,吃的不如猪狗食,体重从一百一十斤降至九十八斤。回单位后继续遭受迫害,强迫每天打扫厕所,完全失去自由和说话权利。

二零零二年在单位被夏桥派出所副所长徐许和另一名民警绑架到夏桥办事处关押,次日送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我在单位向不明世人讲真相时被单位书记魏哲虎汇报,我被非法审讯一上午。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因传递大法真相资料被市“六一零”成员和贾汪“六一零”头子赵如键非法传讯到夏桥派出所,恐吓、威胁、审讯一下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9/140535.html

2006-08-28: 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四)
“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

秦艳秋,现年45岁,前太仓市邮政局职员,秦艳秋的丈夫石泽惠,原为太仓健雄学院教师。1997年10月,为祛病健身夫妻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从此充满阳光幸福。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迫害法轮功后,夫妻被非法关押,均被开除公职。

2000年3月秦艳秋被关進精神病院,2001年1月4日又被非法劳教;后来丈夫石泽惠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关在大丰方强农场,家中一幼子无人照看。太仓有关部门人员还到处诬蔑散布说他们夫妻二人因“痴迷法轮功”不工作、不管孩子。

秦艳秋是2005年8月19日早晨去买菜的中途,被城中派出所副所长沈文彪带两个联防人员秘密绑架。家属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无任何一位执法人员到家中来。然而,判决书中的证据证实第四条,却是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造假的本事也非同一般!难怪迟迟不敢交到家属手中。

再看所谓“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学打印“真善忍好”,就有罪?!

是谁造就了如此畸形的法院?是谁造就了不伸张正义的法律?又是谁用“假、恶、斗”打压“真、善、忍”的群体?!显然非共产恶党而莫属。

耿大娘一家的悲惨遭遇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有位街坊邻居都夸的耿大娘。

1999年7月20日之前,耿家大小十几口三代人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先人后己,一家老少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精神愉快。

1999年7月20日之后,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实施了疯狂的迫害。耿大娘的小儿子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今年年初,在35天之内,耿家三人被残酷迫害中相继离世;百天不到,又有两人被当地“610”非法关押洗脑班。

耿怀普被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

1999年12月,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贾汪区“610”人员强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后经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但邪恶的“610”凌驾于法律之上,公然违反司法、藐视法律,把本该无罪释放的耿怀普,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盐城方强劳教所。

一年的监狱折磨,没有使耿怀普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后,耿怀普又被“610”再次直接绑架到睢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恶徒们丧失理智的把耿怀普的双手铐上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但是耿怀普没有动摇。最后耿怀普从洗脑班走脱。这群恶徒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后来,耿怀普在合肥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现关押在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儿子、儿媳、女儿被610绑架洗脑班迫害

耿怀普走脱后,恶徒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一年多后又被绑架到睢宁洗脑班。耿大娘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

耿家三人在迫害中离世

老人家的二儿子耿怀浩,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是610派人监视,还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恐吓,使耿怀浩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终于今年二月底去世。耿怀浩弥留之际,家人要求放耿怀普回来见最后一面,“610”头子范书友以各种借口加以拒绝。

耿大娘更是被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区“610”、派出所,一批又一批的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孤独的老人承受着亲人被无辜迫害的痛苦,又随时都面临着抄家、骚扰和恐吓,抵挡着中共政权的国家恐怖行为。老人家终于在三月份含冤离开了人世。家人要求容许耿怀普奔丧,尽最后一点孝道。但被“610”头子范书友再次拒绝。

2005年3月22日,耿大娘的大儿媳施忠玲也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因惨遭非人迫害致死。在临终前,医院确诊:施忠玲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

35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在迫害中离世。耿大娘三个年幼的孙儿孙女成了孤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389.html

2005-06-26: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有位街坊邻居都夸的耿大娘,因为耿大娘和她的孩子们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几年来全家遭到××党的残酷迫害,一人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今年年初在35天之内,三位亲人被迫害的相继离世;亲人过世百天不到,又有两位亲人被当地恶官恶警非法关押。

1999年7月20日之前,耿家大小十几口三代人都修炼法轮功,全家生活和睦,精神愉快,身体健康。

7月20日之后,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老少实施了疯狂的迫害。首先遭到迫害的是耿大娘的小儿子耿怀普。

1999年12月,耿怀普被贾汪610人员强行绑架到贾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后经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但邪恶的610凌驾于法律之上,公然违反司法、藐视法律,把本该无罪释放的耿怀普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集中关押大法学员的盐城方强劳教所。在那里,耿怀普申诉610人员对他的人身伤害,揭露管教恶警对大法员的不公正对待,抵制抗议恶警们的残暴行为。

一年的监狱折磨没有使耿怀普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后,耿怀普又被610再次从劳教所直接绑架到濉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抵制邪恶之徒的一切要求。邪恶之徒们恼羞成怒,丧失理智的把耿怀普的双手铐上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这期间只要答应穿号衣就可以放下他,但是耿怀普没有动摇,邪恶之徒们无可奈何的放弃了转化他的念头。最后耿怀普正念闯出了洗脑班,这群邪恶之徒得知后,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后来,耿怀普在合肥张贴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现关押在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由于耿怀普的走脱,邪恶之徒因此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一年多后又被绑架到濉宁洗脑班。耿大娘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恶官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长达半年之久。

老人家的二儿子耿怀浩由于视力不好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是610也没放过他,派人监视几个月,还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以前,耿怀浩平时的生活起居由媳妇和小弟耿怀普照料,由于小弟被非法关押五年未归,耿怀浩思念弟弟,加上610恶官的多次恐吓,再加上整个生活环境充满了恐怖气氛,使耿怀浩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于今年二月底去世。耿怀浩在弥留之际还唤着弟弟的名字,治丧期间家人要求610恶官放耿怀普回来见哥哥最后一面,610头子范书友以各种借口加以拒绝。

耿大娘的家更是频繁的被骚扰,达到一星期数次的地步。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610、派出所,一批又一批的来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耿大娘在孩子们一个又一个的被绑架走后,曾多次去贾汪区610理论,要回她的孩子们,每次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遭恶官恶警横加阻挠,孤独无靠的老人独自承受着精神上的迫害、经济上的压力,承受着儿子、儿媳、女儿、亲人被无辜迫害的痛苦,又随时都面临着抄家、骚扰和恐吓,一个孤单的老人抵挡着一个中共政府的国家恐怖行为,老人家终于在三月份含冤离开了人世。

耿大娘的大儿媳施忠玲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惨遭非人迫害,于2005年3月22日离开人世。施忠玲在临终前,被医院确诊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

一个善良和睦的家族,一个纯朴的老人和她信仰“真、善、忍”的孩子们,五年来遭受着中共以国家政府为名义的残酷迫害,还在善意的向被××党蒙骗的民众讲明大法真象。

就在老人家离世后,家人要求610容许耿怀普来奔丧,为养育自己的母亲尽最后一点孝道,但610头子范书友再次拒绝家人的要求,不让耿怀普见母亲最后一面。

耿家在35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被迫害致死。三位至亲走了,年幼的女儿没有了妈妈,未成年的儿子失去了爸爸,三个孩子成了孤儿。

失去亲人的眼泪尚未擦干,新的迫害又来了。亲人去世不到一百天,以范书友为首的610在江苏610的授意下,又重施暴行,再次耍骗把老人家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绑架到江苏省610办的洗脑班加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917.html

2005-05-19: 2005年5月16日,这两名大法学员所在单位的保安以找工作、帮助创业为由,把这两名大法学员骗到公安局,并送到泰兴洗脑班。

江苏省徐州贾汪区大法学员耿怀清(大法学员施忠灵的丈夫,施忠灵已被濉宁610洗脑班迫害致死)、杨淑华,两人5月16日被贾汪610绑架已送往江苏南部某地的洗脑集中营進行迫害,两人家中都有上初中的小孩没人照顾。

2005-04-01: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大法弟子施忠玲因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惨遭非人迫害,于2005年3月22日离开人世。施忠玲在临终前,被医院确诊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具体遭迫害详情待查。

以下是施忠玲生前写下她在睢宁洗脑班被恶徒迫害的部分事实。

*********
我被非法监禁在鹿庄洗脑班7个月后,2001年7月26日,徐州市贾汪区610十几人把我与另一位同修强行拉上车劫持到睢宁县洗脑班。在睢宁洗脑班,不法之徒把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一人一间锁起来,吃住大小便都不叫出房间,随意毒打。我因拒绝上操、穿洗脑班服装,被多次关禁闭,大小便不让出门,人格遭受到极大的侮辱,我被连续关禁闭达五个月之久。

我绝食抗议,不接受洗脑,睢宁610头子仝太斌、杨书广操纵手下打手头子张新民、王跃、王刚、万里、郭亚、王光品等毒打我,恶人们把我打倒了拉起来再打,用细竹竿抽打我的全身、脸上、十指、胸部,竹竿打断了好几根,我全身从上到下全部淤血呈紫黑色,期间几次昏死过去,打手们用水将我泼醒后再打。

随后恶徒把我双手拧到身后反铐在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上,身体呈扭曲状,不能动,整整7天7夜,当时正值暑天,37、38度高温,被铐的禁闭室连一张小席也铺不开,邪恶之徒开门时,热气冲的他们都不敢進来。(注:其他学员证实,在施忠玲被关押期间,邪恶之徒还从外往里喷666农药。)

一年半后,因我仍拒绝所谓转化,邪恶之徒对我发起更加疯狂的残酷迫害,20几个恶人轮流迫害我。由于各种毒打和非人的折磨,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残,体重下降到只有几十斤,骨瘦如柴,就这样他们还不放手,又连续逼我两天两夜站立不让睡觉,最后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威逼我在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所谓“四书”签了字。

这只是我在睢宁洗脑班遭受残酷迫害的一部分。

江苏电视台“大写真”栏目在邪恶共产党授意下,把睢宁洗脑班描绘成天堂一般,说什么洗脑班有娱乐场所,可以打羽毛 球、打扑克、下棋,洗脑班对待我们就象父母兄弟一样。真实情况是我们每个人每月被逼交2000元的生活费,而实际费用不足百元,一天三顿不到一斤饭,那里是真正的人间地狱,那里的所谓帮教是一群毫无人性可言的人间败类。“大写真”报导的全是假的,是欺骗不知真象的广大民众,不是“大写真”是“大写假”。

我是徐州市公交内退职工,单位至今还扣发我两年的工资,我被迫害成这样,都是徐州市610头子刘媛琴、李健、贾汪区610头子范书友、高桂华和睢宁洗脑班头子仝太斌、杨书广造成的。

施忠玲
2005年3月1日

徐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6)

2019-10-06:
丰财派出所主要办案人员:
所长:朱亚东:15005205536
副所长:毕鹏飞
警察:赵伯卿
警察:张元龙
警察:肖永芳:18205213311
图侦警察:张卫
丰财派出所其他人员:
副所长:王昕、胡晓航
警察:张学喜、张玉亭、张兴贺、张标、高晓岚、刘鹏、谢银萍、许存智、王红、马运成。
2017-07-12: 江苏徐州市恶人榜和电话:
江苏徐州市610刘处长3745621 3750281
江苏徐州市泉山区610杨进普3869026(办公室)
冯涛13013976950(手机)3745340(办公室)5550662(家)
刘进东、高国平
望徐州的同修在每天晚上8点、9点、10点发正念,清除徐州地区的邪恶和邪恶因素及旧势力的黑手。

2017-03-14:徐州西关派出所:
西关派出所所长:苏阳:051667880499
警察:贺 文:051667880501
金晓婕;15812176796
石宇童:15952261199
张瑞清:13952298688
顾乃明:13952177716
张晓玲:15005202969(女)
吴其军:13813462581
潘德军:13952166826

西关派出所:
0516-67880500
0516-67880502QQ:844379560
泉山区国保:老段:13505206539
徐州泉山区检察院院长:张成刚
电话:051663639992、051685653545
地址:江苏徐州市泰山路泉山区检察院邮编:221009
徐州市检察院:051685693035
徐州市610办公室电话:051680808484
610主任:孙益龙
地址:徐州市云龙区青年路104号610办公室
徐州泉山区公安分局电话:051685790798
地址:徐州市泉山区湖北路38号泉山公安分局
徐州市公安局电话:051683978000、051683977000
地址:徐州市泉山区金山东路6号 邮编:221008徐州市泉山区法院:院长:葛海波电话:051683637779、051683961799(传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01: 曝光徐州市睢宁县六一零头目杨书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8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