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4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邢台 任县 >> 张俊肖, 女, 3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07: 电击、烟头烫、灌大便 河北任县农妇控告江泽民
河北省任县辛店镇大留垒村法轮功学员张俊肖,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道的迫害后,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为大法说公道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她十几年来屡遭中共的迫害,更在劳教所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包括被狱警用电棍电击、暴打、用烟头烫、灌大便、拉坟地恐吓等方式迫害。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她对法轮大法的坚信。

二零一五年六月,张俊肖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一、依法上访遭非法关押被勒索现金及非法劳教

我叫张俊肖,河北省任县辛店镇大留垒村人,因信仰法轮功,屡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因到北京上访,我被非法关进任县法制教育中心,囚禁七十多天,被勒索两千元。九月二十二日,王忠清、陈忠卫等第二次把我绑架,一关又是三个多月,释放时又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我又到北京上访,被任县接回关进看守所。看守所所长李勇军逼迫在押人员背监规。我没有犯法,被关押是对我人权的侵犯和侮辱,我不服从,警察李勇军就罚我跪在烈日下的水泥地上暴晒几个小时。我因在监号里集体学习法轮功师父经文,遭到警察贺海夺和刘振国的殴打,被踢翻在地。

公安局非法提审时,我说法轮功对国家、社会及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刘振国、刘景雪拿起笤帚就打,把笤帚打烂后又用皮带抽,我被打的遍体鳞伤,后来,被他们非法劳教三年,把我劫往石家庄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任县司法局局长张凤祥、女警察杨兰云都参与了对我的迫害。

我被劫往石家庄劳教所后分到四大队,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又被转到了高阳劳教所。

二、在高阳劳教所多次被灌大便

到高阳劳教所后,我绝食抵制迫害,当晚就押到一个大厂房里,用手铐把我铐在地上的铁环上,折磨三天三夜后隔离起来进行迫害。有一天把我叫到办公室,四五个警察用三根电棍电击,又把我关进严管班,站着铐到床上,不许我上厕所。那一天铐子卡进肉里四个小时后我的神经受损,大拇指失去了知觉。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在禁闭室,警察时常以电警棍相威胁,把我按到床上灌食、输液,我的鼻子经常被捅出血。当时一个姓张的女警察凶残的叫嚣“灌死她,把她扔到大烟筒里去”。警察时常对我拳打脚踢,在姓叶的警察指使下,他们往我嘴里塞进了擦例假的脏卫生纸,用木棍蘸上屎往我嘴里抹。一姓王的男警察伙同一名男劳教人员撬开我的嘴巴灌进了粪便。

我被折磨的整天拉肚子、发烧,他们就把我转到严管班,逼迫我从早上四点到夜间十二点多按固定姿势端坐在小板凳上看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录像片,犹大袁普带着一帮人围着我叨叨不休的灌输他们邪悟的东西。谎言的欺骗无效后,就又进行体罚,警察逼我白天从劳教所外往所内背土,晚上体罚我背着三、四十斤重的土立正姿势站立,有时还体罚开飞机。晚上不让睡觉,在草坪上蹲下光着胳膊,双手抱头叫蚊子咬。胡大队长王大队长不知羞耻的说,“你们学法轮功,当个小姐(卖淫女)也比学法轮功强啊”。

一天,严管室墙壁上侮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标语因被学员擦掉,警察王大队长、叶队长、谢队长说我们胆大包天,用电警棍、手铐、棍棒疯狂毒打,把我们的头发揪掉了好多,最后还用毛巾蘸上大便堵我们的嘴。为抵制迫害,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相继绝食。警察怀疑是我带的头,把我隔离到一个黑屋里,首先拳打脚踢,随后拿电警棍电。

我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被释放。

三、第二次落入魔窟,警察利用坟地制造恐怖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的一天夜间,高阳劳教所警察溜到我家欲将我绑架,我据理力争,在丈夫和孩子的掩护下离开了家。警察恼羞成怒要劫持我十几岁的孩子,一下激怒了村邻们,他们纷纷质问警察为什么私闯民宅无故绑架好人。警察自知理亏,在众人的谴责声中逃窜。

我在亲戚家住了几天就回家了,第二天夜间高阳劳教所又来绑架,当时我只穿着内衣内裤,他们唯恐再让村民发觉,连鞋都不让我穿急忙把抬上了警车。我奋力反抗,到劳教所后我已浑身是伤,被押到五大队严管班。

到了这里,男警小王队长和女警李队长主管对我的迫害,为阻止我炼功,他们指使劳教人员把我拉到厕所里拳打脚踢,而我需要上厕所时则不让去,连续多日不让我睡觉。一天上午,这两个警察把我劫持到一个小黑屋里,双手铐到地上的铁环上,小王队长和三个警察,劳教人员艾书珍等用脚踏在我前胸上,我一动不能动,小王队长把老式电话机的电线缠在我脚趾上,拼命摇动发电,同时还用两根电棍电击。折磨了四个多小时,直到电话机被摇坏了,警察才罢休。我的手心、脚心、前胸和后背都是伤。同时还听到隔壁传来几个警察的吼骂声,和女同修被迫害的惨叫声。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地环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地环并电击

一天下午七点多钟,天气异常寒冷,警察伙同劳教人员押着我往地里走,我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慢,马队长就拿着棍子在后面打,折腾到夜间十一点钟,我浑身都冻木了。这时,有六、七个警察开着警车赶来,用两根电警棍硬逼我侮辱李洪志大师,我坚决不从,他们又出邪招来制造恐怖,往复读机里复制上鬼叫的声音,在一天黑夜,他们拿着复读机把我劫持到野外河滩的一个坟场,把我按倒在地用手铐铐到坟堆旁边的树上,戴上耳机迫使我听复读机里那恐怖的鬼叫。他们都躲的远远的,想以此来吓唬我。一个小时后,见我毫无惧色他们才走了出来。

这场闹剧本来该结束了,可是,有两个警察开着车赶来,说要把我扔到河里去,说着抓住我的头就往水里按,边按边问改不改,我坚定的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就从树上扯下一个树枝使劲抽打我。这样折腾到十点多钟,把我押回劳教所二楼一个房间内,把棉衣扒掉只剩薄薄的内衣,打开电风扇吹着往身上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从那以后,王队长和李队长给我推成了光头,每天把我押到二楼进行折磨,他们吸了烟往我嘴里喷烟,拿火红的烟头烫我的人中,将葵花籽皮从我领口撒进后背,用木棍打膝盖,致使我好几天不能行走,并叫嚣要挖个坑把我埋掉。

高阳劳教所使尽了招数也没能摧毁我的意志,一天下午,我又被劫持到唐山劳教所。

到唐山劳教所,警察见我瘦弱不堪,浑身到处都是血痂,怕承担责任,就对我进行询问,把我在高阳劳教所的情况作了记录。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唐山劳教所警察用绳子捆着我天天给我灌食输液。后来,我的身体越来越弱,生活不能自理,输液时又找不到血管,劳教所就给我家打电话叫抓紧接走。就这样,我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回到家中。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八、九点钟,任县警察刘振国带领一、二十名人,开两辆车,到辛店和留垒两村绑架走我、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邢台洗脑班,关押两三个月,邱友林、陈为民等对我进行强迫洗脑转化,我绝食抗议。我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他们向我丈夫勒索5000元,才放我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我被任县国保大队、和610主人乔瑞鹏,和辛店镇派出所绑架,送邢台市洗脑班关押迫害,勒索4000元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7/电击、烟头烫、灌大便-河北任县农妇控告江泽民-333819.html

2014-10-19: 河北邢台市任县张兰肖被绑架
......
张兰肖一家因修炼法轮功屡次遭中共迫害。

大姐张志敏家曾被两次非法抄家,巨额勒索至少三万一千元以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任县政保股长贺海铎带领一伙打手闯入张志敏家,非法抄家。当时张志敏家是炼功点,恶人抢走《转法轮》一本,师父讲法录音一套,法轮功简介,炼功图解,师父法像,放像机,录音机等东西全部抄走。恶人还在张志敏家拍照,乱抢东西,并把张志敏的丈夫李广路绑架到任县软禁。当时李广路光着脊梁、只穿了个大裤衩、拖着一双拖鞋。第二天,贺海铎强迫李广路请吃饭,花饭费300元,勒索1000元。张志敏的母亲马存芬也被勒索一百元。

一九九九年阴历九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多,原任县政法书记王仲清伙同陈中卫(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闯入张志敏家,把张志敏从被窝中绑架到辛店镇派出所,当夜被送到任县洗脑班。这次,他们从张志敏家抢走彩电、放像机、录音机、缝纫机、放音盒,还有孩子的两套英语磁带,三套窗帘,沙发垫,地毯,高级洗发膏,刚做好两套新衣服,还没缝扣也偷走。连偷带拿,象土匪一样。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日晚,大姐张志敏正在家中照料病重中的父亲,当时母亲马存芬因修炼大法被关押在任县洗脑班,张兰肖因屡遭迫害而流离失所,张俊肖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刘振国不顾家中老人需要照顾,强行把张志敏从家中带走。二十九日,即大年三十,父亲连惊带吓,离开人世。老人临死也忘不了他那老伴和几个心爱的女儿,手指着洗脑班所在的方向,含恨离世!此时,70岁的母亲马存芬已经被关押在任县洗脑班一百五十多天了,被勒索一千元后,回到家中一句话没说,守着死人哭了一夜,第二天便是大年初一,好不凄凉。张志敏在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母亲马存芬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次关押在任县看守所。三次绑架,共非法勒索老太太三千一百元现金。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前夕,巨鹿县公安局国保队长赵殿辰一伙把李广路绑架,非法搜身,把身上的八百多现金和手机搜走,然后送往南和看守所。看守所又从李广路内衣里搜走五百元现金。在南和看守所关押数天后,转到邢台洗脑班,当时张志敏也在邢台洗脑班遭受迫害,家中只剩下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三个孩子。期间任县公安局刘振国和610邪恶头子乔瑞朋向三个孩子勒索八千元。并三天两头带人去家里骚扰、恐吓。给孩子和老人造成的伤害无法形容。非法关押大概两个月后,刘振国和乔瑞朋向李广路和张志敏勒索五千元,才放人。

贺海铎和刘振国对张兰肖的三次迫害抄家、关押、勒索共计六千三百元现金和电视机、三轮车、自行车各一辆(台),并送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不断骚扰张兰肖,张兰肖被逼无奈开始流离失所躲避非法抓捕。父亲临死也没见上一面。恶人一次次非法骚扰、恐吓、绑架,目的就是为了勒索张家的钱财。

三妹张俊肖所遭受的迫害是一般人无法想象得到的,更是常人无法承受的。

张俊肖,女,河北任县辛店镇大刘力村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中共控制宣传机构颠倒黑白拼命给法轮功抹黑,为了讲清真相,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张俊肖到北京反映情况,被绑架,关进任县法制教育中心,囚禁七十多天,被勒索了两千元现金。九月二十二日,恶徒王忠清、陈忠卫等第二次把张俊肖绑架,一关就是三个多月,释放时又勒索了三千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张俊肖和母亲及姐姐又到北京上访,被任县的警察截回,关进任县看守所。在任县看守所,遭受体罚、殴打上铐、辱骂、限制人身自由等迫害,参与迫害者为贺海夺和刘振国、王忠清、陈忠卫、刘景雪、李勇军(任县看守所长,打死任县法轮功学员刘东芬的直接责任人),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劫往石家庄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转到了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

在高阳劳教所,张俊肖遭受了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多次被恐吓、电击、关禁闭、殴打、剥夺睡眠、强迫灌食、烟头烫、冷冻、灌大便、往嘴里塞进了擦例假的脏卫生纸、用木棍蘸上屎往她嘴里抹。劳教人员撬开张俊肖的嘴巴灌粪便。恶人把老式电话机的电线缠在她脚趾上,拼命摇动发电,同时还用两根电棍电击。由于电量过大,张俊肖的身体向上拱起、不停的颤抖,最后电话机被摇坏了,恶警只好罢休。这样折磨了四个多小时,张俊肖的手心、脚心、前胸和后背都是伤。

他们还往复读机里复制上鬼叫的声音,把张俊肖劫持到野外河滩的一个坟场,把她按倒在地,用手铐铐到坟堆旁边的树上,戴上耳机迫使她听复读机里那恐怖的鬼叫。他们都吓得躲得远远的。寒冷的冬天,把张俊肖的棉衣扒掉,只剩薄薄的内衣,打开电风扇一边吹着,一边往身上浇凉水。后来又把她推到院子里受冻到深夜。拿火红的烟头烫她的前额,用木棍打膝盖,致使张俊肖好几天不能行走。之后,张俊肖被转到唐山劳教所,劳教所看张俊肖生命垂危,就给她家打电话叫抓紧接走。就这样,张俊肖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回到家中。

迫害并没有到此结束。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八、九点钟,河北省任县恶警刘振国带领一、二十名暴徒,开两辆车,到辛店绑架走张俊肖,并送往邢台洗脑班迫害。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勒索大概五千元放人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张俊肖被任县国保大队、610头子乔瑞朋,辛店镇派出所再一次绑架,被关押在邢台市洗脑班。一月后乔瑞朋向她丈夫勒索四千元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9/河北邢台市任县张兰肖被绑架-299154.html

2012-02-28: 善良妇女被劳教所电击、灌大便、烟头烫
——记河北任县法轮功学员张俊肖的遭遇

河北省任县辛店镇大刘力村张俊肖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母亲和两个姐姐也相继修炼,她们按着“真善忍”的要求提高自己的心性,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可是,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们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张俊肖被非法劳教,在高阳劳教所遭恶警电击、灌大便、烟头烫、拉到坟地恐吓等迫害。

一、依法上访遭非法关押、勒索现金及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六一零”非法机构专门迫害法轮功,控制宣传机构颠倒黑白拼命给法轮功抹黑。那年七月二十日,为了讲清真相,各地法轮功学员都到北京上访,这本来是合法行为,也是对政府领导人的信任,可是,“六一零”却在各地设立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关押。当时任县“六一零”的洗脑班设在县教育中心,任县司法局局长张凤祥、女恶警杨兰云积极执行中共的非法政策,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俊肖和姐姐及母亲因到北京上访被关进这个洗脑班,囚禁了七十多天,释放时被勒索了两千元现金。九月二十二日,恶徒王忠清、陈忠卫等第二次把张俊肖绑架,一关就是三个多月,释放时又勒索了三千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天气非常炎热,张俊肖和母亲及姐姐又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她们和外地法轮功学员一同炼功,被天安门巡警粗暴的塞进警车,当张俊肖说出自己的地址后被任县的恶警接回关进看守所。

看守所所长李勇逼迫在押人员背监规。法轮功学员没有犯法,被关押是对他们人权的侵犯,让他们背监规更是对他们的侮辱。法轮功学员都不服从,这样,恶警李勇军就罚她们跪在烈日下的水泥地上曝晒。几个小时之后,虽然张俊肖被折磨的头晕眼花、膝盖疼痛难忍,但仍不妥协,恶警给她戴上手铐。这样,她不能吃饭、也不能大小便。当时和张俊肖一同关押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刘秀贞等,她们因在监号里集体学习法轮功师父经文,遭到恶警贺海夺和刘振国的殴打,张俊肖被踢翻在地,刘秀贞被搧耳光。

公安局恶警非法提审时,张俊肖说法轮功对国家、社会及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恶警刘振国、刘景雪拿起笤帚就打,把笤帚打烂后又用皮带抽,张俊肖被打的遍体鳞伤,后来,他们被非法劳教三年,把张俊肖劫往石家庄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

张俊肖被劫往石家庄劳教所后分到四大队,她拒绝参加劳动,拒绝看诽谤法轮大法的书籍,每天早晨和晚上都打坐炼功。劳教所的警察被称为“队长”,恶警王大队长和乔队长经常指使吸毒犯田英娟等对张俊肖残酷折磨,他们不许张俊肖说话,每天监督她坐小板凳面壁。为抵制这非人的虐待,张俊肖曾三次绝食,第一次十五天,第二次二十天,第三次绝了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张俊肖和其他二十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到了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

二、在高阳劳教所多次被灌大便

劳教所是中共特有的非法机构,是人间地狱,比监狱邪恶的多,恶警折磨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少数法轮功学员经受不住非人的折磨而妥协,继而助恶为虐,在恶警指使下伙同普通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就是所说的“犹大”。

到高阳劳教所后,张俊肖等法轮功学员继续绝食抵制迫害,恶警为了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当晚就押到一个大厂房里,用手铐把他们铐在地上的铁环上用高压电棍电击,折磨三天三夜后隔离起来进行野蛮的灌大便迫害。丧心病狂的王大队长、胡大队长和一马姓女恶警对张俊肖灌大便时还用两只电棍电击。然后,他们把张俊肖关进禁闭室,站着铐到床上,不许她上厕所。那一天铐子卡进肉里四个小时后她的神经受损,大拇指失去了知觉。

在禁闭室,恶警时常以电警棍相威胁,把张俊肖按到床上灌食、输液,张俊肖的鼻子经常被捅出血。当时一个姓张的女恶警气急败坏的叫嚣“灌死她,把她扔到大烟筒里去”。犹大们时常对张俊肖拳打脚踢,张俊肖总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在姓叶的恶警指使下,他们往张俊肖嘴里塞进了擦例假的脏卫生纸,用木棍蘸上屎往她嘴里抹。一姓王的男恶警逼张俊肖吃饭,张俊肖不理会,正告他们法轮功没有错,要求无条件释放。王恶警恼羞成怒,伙同一名男劳教人员撬开张俊肖的嘴巴灌进了粪便。恶警走后,大概是做的这些事太邪恶,那劳教人员有点良心发现,他红着脸说:“我知道法轮功很好,共产党惨无人道我也没办法”。

时间一长,张俊肖被折磨的身体出现了病症,整天拉肚子、发烧,恶警就把她转到严管班,逼迫她从早上四点到夜间十二点多按固定姿势端坐在小板凳上看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录像片,犹大袁普带着一帮人围着她叨叨不休的灌输他们邪悟的东西。谎言的欺骗无效后,就又进行体罚,恶警逼张俊肖和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外往所内背土。张俊肖因绝食日久身体非常虚弱,背着土一步三晃,路上的行人看到后都非常惊讶。由于中共极力掩盖真相,世人都不知道劳教所是如此的邪恶。

一天,张俊肖等法轮功学员擦掉了严管室墙壁上侮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标语,恶警王大队长、叶队长、谢队长说他们胆大包天,用电警棍、手铐、棍棒疯狂毒打,把她们的头发撕掉了好多,最后还用毛巾蘸上大便堵她们的嘴。为抵制迫害,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相继绝食。恶警怀疑是张俊肖带的头,把张俊肖隔离到一个黑屋里,首先拳打脚踢,随后拿电警棍电,可奇怪的是刚充满电的电警棍就是不放电,事后,王大队长的腿疼了好几天都不能走路。看来,这是他作恶遭到了上天的警告。

张俊肖绝食六十多天后,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只剩下七十斤,医生给她输液时找不到血管。见她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张俊肖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回到家中。

张俊肖的父亲因中风失去语言表达能力,这些年,恶警不断到家骚扰,老人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张俊肖被绑架后他思女心切日夜忧叹,常常望着劳教所的方向发呆,导致病情加重、卧床不起,最后指着劳教所的方向含冤离世。张俊肖回到家里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亲,悲愤万分。

三、第二次落入魔窟,恶警利用坟地制造恐怖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的一天夜间,高阳劳教所恶警溜到她家欲将其绑架,张俊肖据理力争,在丈夫和孩子的掩护下离开了家。恶警恼羞成怒要劫持张俊肖十几岁的孩子,这可激怒了村邻们,他们纷纷质问恶警为什么私闯民宅无故绑架好人。恶警胆怯,在众人的谴责声中灰溜溜的逃窜。

张俊肖在亲戚家住了几天就回家了,第二天夜间高阳劳教所恶警又来绑架,当时张俊肖只穿着内衣内裤,恶警唯恐再让村民发觉,连鞋都不让她穿急忙抬上了警车。张俊肖奋力反抗,到劳教所后她已浑身是伤,冻了半夜后被押到五大队严管班。

到了这个黑窝,男恶警小王队长和女恶警李队长主管对她的迫害,为阻止她炼功,他们指使劳教人员把她拉到厕所里拳打脚踢,而她需要上厕所时则不让去,连续多日不让她睡觉。一天上午,这两个恶警把她劫持到一个小黑屋里,双手铐到地上的铁环上,劳教人员艾书珍等用脚踏在她前胸上,她一动不能动,小王队长把老式电话机的电线缠在她脚趾上,拼命摇动发电,同时还用两根电棍电击。由于电量过大,张俊肖的身体向上拱起、不停的颤抖,最后电话机被摇坏了,恶警只好罢休。这样折磨了四个多小时,张俊肖的手心、脚心、前胸和后背都是伤。就是如此残酷,张俊肖自始至终咬着牙一声不吭,恶警无奈又把她押回严管班。

张俊肖仍然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就采取了攻心战术。王队长和李队长每天把她隔离到二楼一个房间里,一群犹大围着她灌输歪理邪说。又费九牛二虎之力,张俊肖仍然还是张俊肖,恶警就采取了更加恐怖的手段对她进行迫害。

一天下午七点多钟,天气异常寒冷,恶警伙同劳教人员押着张俊肖往地里走,张俊肖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走路很慢,马队长就拿着棍子在后面打,折腾到夜间十一点钟,张俊肖浑身都冻木了。这时,有六、七个恶警开着警车赶来,用两根电警棍硬逼她侮辱李洪志大师,张俊肖坚决不从,恶警们又出邪招来制造恐怖,他们往复读机里复制上鬼叫的声音,在一天黑夜,他们拿着复读机把张俊肖劫持到野外河滩的一个坟场,把她按倒在地用手铐铐到坟堆旁边的树上,戴上耳机迫使她听复读机里那恐怖的鬼叫。他们都躲的远远的,想以此来吓破张俊肖的胆。一个小时后,见张俊肖毫无惧色他们才走了出来。这场闹剧本来该结束了,可是,有两个恶警开着车赶来,说要把张俊肖扔到河里去,说着抓住张俊肖的头就往水里按,边按边问改不改,张俊肖坚定的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就从树上扯下一个树枝使劲抽打她。这样折腾到十点多钟,把张俊肖押回劳教所二楼一个房间内,把棉衣扒掉只剩薄薄的内衣,打开电风扇吹着往身上浇凉水,后来又把她推到院子里受冻到深夜。

从那以后,王队长和李队长给张俊肖剃了光头,每天把她押到二楼进行折磨,他们吸了烟往张俊肖嘴里喷烟,拿火红的烟头烫她的前额,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用木棍打膝盖,致使张俊肖好几天不能行走,并叫嚣要挖个坑把张俊肖埋掉。

高阳劳教所恶警使尽了招数也没能摧毁张俊肖的意志,就伪造了一份转化书,攥着张俊肖的手指按上了手印。一天下午,唐山劳教所来车把她劫走了。

到唐山劳教所,恶警见她瘦弱不堪,浑身到处都是血痂,怕承担责任,就对她进行询问,把她在高阳劳教所的情况作了记录。张俊肖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唐山劳教所恶警用绳子捆着她天天给她灌食输液。后来,张俊肖的身体越来越弱,生活不能自理,输液时又找不到血管,劳教所就给她家打电话叫抓紧接走。就这样,张俊肖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8/善良妇女被劳教所电击、灌大便、烟头烫-253538.html

2011-10-27: 河北省任县辛店镇刘力村张俊肖被关押在邢台市洗脑班

河北省任县辛店镇刘力村法轮功学员张俊肖,被任县国保大队、610,和辛店镇派出所一伙恶人绑架,现被关押在邢台市洗脑班。快近一个月了,恶人不让家人看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7/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8400.html

2008-05-12: 河北任县张俊肖、贾玉坤等被恶警绑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八、九点钟,河北省任县恶警刘振国带领一、二十名暴徒,开两辆车,到新店和刘力两村绑架走张俊肖、贾玉坤二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法轮功学员的亲戚刘要廷(理由是有一个修大法的亲戚来过他家),这些人都是刘力村有名的老实人,现在被关押在邢台洗脑班。

在绑架这些学员的时候,这些恶警象土匪一样爬到这些学员邻居的房顶上,包围法轮功学员的家,对这些学员以及家庭造成伤害。

河北省任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刘振国,男,37岁,原籍:河北省任县骆庄乡西望村,现住:河北省邢台市,现任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妻子:王敬华,在邢台市桥东恒鑫药店上班(原百花影院对面)。父亲:刘兴全,现年约66岁,在骆庄乡政府看大门。母亲,57岁。儿子:刘宁宁,6岁,女儿:刘婷婷,9岁。妹妹:刘振娟 弟弟:刘振锋 侄子:刘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2/178259.html

2002-03-10: 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令人发指。如令其蹲在地上且双手铐在地上,除吃饭、上厕所外没有任何活动自由,有的被铐了五天五夜;用电棍电击脸、手、背部、双脚,时常被电的鲜血淋淋。这还算是一般刑罚,有甚者在脚心钉铁钉,更甚者被大板铐近一个月(仰面躺在床上,双手双脚被铐在床的四个角上),其痛苦惨状目不忍睹。大法弟子张俊肖,谭秀英在绝食期间被灌大粪汤,真是骇人听闻。高墙之内,阴森恐怖。学员吃饭、睡觉、上厕所要完全服从行动,不让说一句话,无丝毫人权可言。半夜提审,半夜送人,令人胆寒。

2001-03-03: 石家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通讯地址及电话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第四大队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1. 刘淑平 2. 王春荣 3. 吉芝兰 4. 袁玉阁 5. 刘俊岩 6. 刘菊华 7. 梁淑香 8. 刘艳红 9. 齐敬伟 10. 朱 红 11. 李 娜 12. 赵志嫱 13. 范立新 14. 贾玉霞 15. 张书芳 16. 李秋兰 17. 王治兰 18. 孙士真 19. 崔军花 20. 韩乐霞 21. 王金梅 22. 司彦芬 23. 刘 杏 24. 李改珍 25. 陈秀丽 26. 彭荣芬 27. 钟 为 28. 高俊莲 29. 郭立芸 30. 王志霄 31. 张素霞 32. 韩宝珠 33. 宋小平 34. 孟俊芳 35. 王大领 36. 易增燕 37. 乔云霞 38. 朱玉英 39. 柴芬爱 40. 朱景雪 41. 焦棉坤 42. 张俊肖 43. 靳立红 44. 李西红 45. 郝彦从 46. 贾素芬 47. 夏凤红 48. 魏翠云 49. 杨玉翠 50. 胡 辉 51. 王风梅 52. 胡胜满 53. 刘振新 54. 杨小芬 55. 侯淑英 56. 梅桂兰 57. 孙丽华 58. 侯海平 59. 殷利红 60. 郑淑艳 61. 刘桂艳 62. 王爱梅 63. 王秀芬 64. 张淑芹 65. 王素花 66. 张力亚 67. 张 娟 68. 代艳梅 69. 马素平 70. 于 娜 71. 李玉英 72. 张晓茹 73. 张梅鹊 74. 禹苏红 75. 马淑兰 76. 陶运光 77. 陈秀坤78. 马 朝 79. 马茂林 80. 莫肃资 81. 李凤芹 82. 卢占平 83. 赵雪平 84. 张爱平 85. 刘凤鸣 86. 王永梅 87. 刘巧敏 88. 单淑华 89. 郭文秀 90. 李桂芹 91. 李秀敏 92. 张华娥 93. 王秀花 94. 郭春荣 95. 魏庆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3/8604.html

2001-01-22: 邢台市部份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张俊肖,女,38岁,留垒村,2000年7月北京护法,劳教3年,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7094.html

邢台 任县联系资料(区号: 319)

2019-08-15: 王文军 天口派出所所长 132227 197504100210 警号:034110 电话:18932965999
杜建强 天口派出所指导员130502 198201121577 警号:034079电话:13393091668
周志朝 天口派出所副所长130526 198312033933 警号:034041电话:13393090065
毛振磊 天口派出所副所长130526 198401200019 警号:E0610092电话:13393093268
丁新征 天口派出所科员 130526 198201080016 警号:E061009290电话:13393093308
刘孟群 天口派出所科员 130526 197803090030警号:E061020206电话: 13393092328
任县公安局长:陈子军 电话:13393098678
张洪岭 国保大队大队长 电话 :13393090208
刘平霞 女 国保大队指导员 电话: 13393096796
任红斌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电话: 1339309681018831937158 8 李洪洋 任县公安局 副局长 电话: 18903292000

2016-01-30: 任县国保大队:
电话:0319-7533110-24533
任红斌 18831937188
耿军18931928967
刘小芳,刘小芳婆婆13930923106、刘小芳二姨15833626268

2014-10-20: 参与人员:
任县610主任  毛孟巧(女)
任县国保恶警  尹洪彬 电话13730130358
任县城关派出所
邢台市610
任县看守所所长:李永军 0319-7512603
任县县委书记:回增群 宅228099913903192899
县委副书记:颜雪奎 宅760098813803190558
县长:王中南
国保大队(政保股长):刘振国0319-7532237 手机13903299206 13931938169751636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