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依兰县 >> 史荣先(史荣仙 史淑芝), 女, 6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依兰县依兰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3-19
家庭成员: 儿女: 张久慧
夫妻/父母: 史荣先(史荣仙 史淑芝) 张可明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09: 黑龙江依兰县20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任锐忱和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赵忠超等人,在依兰县江北宾馆操控依兰县公安局出动大量警察,毫无因由的抓捕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其中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目前仍被非法关押。

这次被非法骚扰、抓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有:卜宝玲、田小龙、庞淑贤、刘玉敏、武桂芹、李友、宋孔华、唐立飞、夏桂华、康艳玲、施凤香、姚玉莲、王云杰、陈继忠、张久慧、史荣先、周岩、邓术梅、田洪伟、赵桂琴、李军、于明兰、于凤兰、李桂芳、姜桂芬、曲姓学员。

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男的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拘留所;女的被非法押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

九月十六日史荣先、赵桂琴、曲姓学员、李军四人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获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9/黑龙江依兰县20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355268.html

2017-09-24:  哈尔滨市依兰县桦川县2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7年8月31日下午4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公安局同时非法对依兰县、桦川县两地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截至9月22日共有27人被绑架,其中法轮功学员26名,曲姓常人1名。

现女学员被劫持关押至哈尔滨市看守所,男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据悉此次绑架由黑龙江省公安厅督办,是有预谋的统一行动,参与绑架的还有佳木斯市桦川县公安局。

被绑架的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有(音):李友、刘玉敏、夏桂华、王云杰、吴玉琴、邓淑梅、卜宝玲、宋孔华、康艳玲、陈继忠、李春林(别名:李军)、田洪伟、田小龙、张久慧、史荣先、姚玉莲、唐立飞、周岩、施凤香、赵桂琴、庞淑贤、老于太太、姜某某、被称四嫂的、孟丽春。

被绑架的佳木斯市桦川县法轮功学员施凤兰,也于同日同时被依兰县公安局伙同桦川县公安局在家中被绑架,家中门锁被强行钻坏,参与绑架的有1名自称是省公安厅的,2名依兰县公安局的,其中1人叫郝正飞。

现26名法轮功人员,有4人获释回家,其余的22人仍被非法关押。依兰县本地区郭春慧、郭晶芬、张国栋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持续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4/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4103.html

2017-09-04: 黑龙江省依兰县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2017年8月31日下午4点左右,哈尔滨市伙同依兰县公安局绑架依兰县城女法轮功学员张久慧,史荣先,赵桂琴,庞淑贤,姚玉莲,施老五。县城男法轮功学员唐立飞,依兰县达连河镇女法轮功学员邓淑梅,于凤兰,男法轮功学员李有。依兰县江湾乡四河村男法轮功学员田洪伟,田小龙。同时还非法抄走大法书籍,还有个人物品、电脑等。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哈尔滨市鸭子圈看守所,男法轮功学员在依兰县看守所,请大家多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详情再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4/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35.html#179404738-1

2017-09-03: 黑龙江省依兰县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遭抓捕迫害
依兰县公安局伙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相关部门的来人,带着三台监控车和几台轿车,于2017年8月31日,下午3点左右,调动全县警力倾巢出动,分两组无端的按事先拟好的名单绑架法轮功学员:一组是由县内的四个派出所负责绑架县内的法轮功学员;另一组是由公安局负责绑架九个乡镇的法轮功学员。

这次绑架方式:由两名警察进入学员家中,让学员拿着自己的大法书等资料上警车。如不顺从,就拳脚相加,其中的唐立飞就因不顺从而遭到暴打的。

到9月2日晚,悉知有十四人遭到绑架和迫害。他们是:唐立飞、姚玉莲、张久慧、史荣仙、赵桂芹、庞淑贤,司老五(女),还有道台桥镇的陈继忠,一位无子女的历经多次迫害的75岁的老年学员;江湾镇的田洪伟父子两人;还有达连河镇的四位不知姓名的学员。

这十四位法轮功学员,男的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女的被押送到哈市非法关押(15天才放人),还扬言要绑架50人,详情不知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3/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00.html

2016-07-08:丈夫离世 女儿流离失所 依兰县史荣先控告元凶

黑龙江省依兰县依兰镇法轮功学员史荣先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八月,她与丈夫张可明、女儿张久慧一起走入大法修炼。他们身心受益良多,思想得到净化,道德得到升华,一家人沉浸在幸福与欢乐之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们全家三口人坚持修炼,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遭到依兰县公安局、派出所、工作单位领导的屡次骚扰、抄家、威胁和恐吓。十七年下来,丈夫张可明在被迫害中离世,女儿数次被迫害,流离失所。去年六月,史荣先依法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史荣先说:“我曾九次被绑架,七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判劳教二年,因身体不合格,未得逞。被非法勒索4800元,罚款7150,逼迫交伙食费1150元,合计13100元。丈夫张可明曾三次遭绑架,三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判劳教二年,因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而离世。被非法罚款6000元,逼交饭伙1450元,合计7450元。女儿张久慧被绑架五次,二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囚禁在铁笼子里,一次被非法拘禁,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多。有家难归,小小年纪的她尝尽了人间的苦难与艰辛。被非法罚款8000元,饭伙900元。合计8900元,全家人损失29450元。”

以下是史荣先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一家三口人遭受迫害的情况:

一、上访遭受迫害

1999年7月20日,我依法到黑龙江省政府为大法上访,被依兰县公安局拘禁在一个小办公室里,男女13人吃住在一起共7天,站没地方站,睡没地方睡,每一个人都被审讯和体罚,我被一姓刘的警察审问,强制我罚站半宿,头发晕,心发慌快跳。家中电话被监控不知道,有人打电话问女儿是否在家,丈夫说不在,不到十分钟警察开车到家把女儿带走了,也关在这个办公室里一天一夜。

1999年10月23日,我家三口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丰台棒球场,后送到依兰驻京办事处,依兰县公安局张义和一个姓周的警察骗取我们三人4800多元钱(没出任何收据)。两个警察和当地街道委主任押解我们返回依兰,在北京火车站用绳子把我们一个挨一个的绑上一串,引起很多人围观。在火车上,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象犯人一样,到当地后直接送到公安局,分别对我们三人进行审讯。政保科宋宇哲审讯我,问我谁让你上的北京,我不说就打我一顿嘴巴子,强制我跪在地上大半天。我说去北京替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然后把我们三人送到第二看守所。

在第二看守所,警察分别对我们三人用皮带进行毒打,我被警察霍财和两个不知姓名的狱警按着扒在椅子上,他们三人用皮带轮班狠狠的抽打我的臀部,霍财大打出手,打我耳光,猛烈的打我的头,往墙上撞,脑袋嗡嗡响,眼冒金星。打我一阵,问我谁让你上的北京,不说就用秦琼背剑的酷刑折磨我一阵,打我把他们三个累得满头大汗,从中午一直不停的打到天黑。回到监号上厕所犯人看到我臀部被打成铁青色,说他们太狠了,号里的人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从此我臀部的肉变成一筷子头厚的一层硬壳,七八个月才恢复正常。关押期间强行让我们每一个人按手印、掌印、写简历(留下笔记),照像,和刑事犯一样对待我们,每天都得背着手直坐着。我被非法拘留30天,公安局勒索保金3000元,饭费300元,才放回家。

丈夫张可明被警察用皮带抽、勒手,强制背手铐,开飞机式蹶着长达5个小时,臀部成紫黑色,手铐将手勒的留有伤痕,被非法拘留23天,勒索罚款3000元、饭费1000元。在看守所吃的是凉窝头又酸又脏,有时不熟,喝的是冻白菜汤,又黑又埋汰有苍蝇、虫子黑泥汤。家人送的新棉被,被犯人给换成一条旧破被,穿的西服套装,被犯人强行夺走。
二、不满二十岁的女儿遭受摧残

当时我女儿张久慧在被劫持到依兰公安局,遭到公安局人员口头侮辱。她当时才不满二十岁,警察说些男女之间的污言秽语诬蔑大法师父,又上纲上线恐吓后用皮鞭把手打肿了。送到看守所,她就一直没吃东西,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二天,刑侦科李柏河、韩云杰又来审问,用皮带打手,用电棍电头部,颈部,一会电棍就电得没电了,又用手铐铐在手指上,拧动手指硌手掰手指头,痛得她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又来一个大背铐,摔在桌子上,硌她的手,最后晕倒了,晚上换了三个警察接着审问,恐吓着说把你父母从楼上推下去等话。非法拘留45天中不断的非法审讯与恐吓。依兰县报我女儿劳教,市里没批,报当地劳教一年市里也没批,最后勒索5000元保金,饭费450元。

2000年2月20日,丈夫和女儿因在户外炼功被依兰县政保科龙德青、韩云杰等人非法拘留在第二看守所。因看女儿年纪小,想从其口中知道是谁组织的,就对其进行了迫害。把人提到第一看守所,先歪曲大法书中的内容,被女儿识破。三个年轻的刑侦警察便对女儿实施酷刑,打手是刑侦科李百和用皮带先打手,又用不锈钢的小勺打手、手铐硌手掰手指头。李柏河、两名年轻的警察把她手臂一字形按在墙上用电棍电她全身敏感部位(头顶、太阳穴、颈部、嘴唇、下巴、小手指头等),他们撩起外衣(这不仅仅是对肉体的迫害,同时也是对人格的侮辱),用小勺刮肋条这种迫害使人当时又痛又痒且有内伤,直至两只电棍都电没电了才罢休。女儿下巴被电出水泡,头顶冒烟有焦味,颈部、腿上有红点,手部红肿,脸部严重变形,最后全身抽动,睁不开眼睛,她心里难受到极点,差点晕了过去。警察害怕出人命才停下来,赶紧找来救心丸让她吃,她不吃、说炼功能好,警察同意她炼了,才停止了抽动,看问不出什么来了才肯罢手。

遭受折磨了一天,女儿晚上回监号,趴在那都起不来了,脱掉衣服,全身几十个大紫疙瘩,吃饭手都不好使了,右手半个多月不能动,无知觉,睡觉不能侧身,一侧身身上剧痛,手上留下伤疤至今。之后心脏经常抽搐。在这次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狱警经常让父女出去干活打扫雪,运煤、运秋菜、还跑步,有时候拉出去在雪地里冻着,还往身上泼水。关押到45天时,他们父女俩绝食了,绝食到第5天,交了6000元钱,饭费900元钱,才放回来。

三、两次被非法拘留

2000年5月份,警察把我骗到公安局,没出任何证据,又把我送到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每天让我下地种菜、拔草。非法拘留15天后,勒索饭费170元。

2000年7月22日因我给西城派出所所长郝爱民和依兰粉厂厂长用真名实姓邮真相信,被郝爱民送到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强迫我下地种菜、拔草,让太阳晒我,最后勒索饭费680多元才放回家。

家中电话被监控不知道,有同修打电话告诉我们要搜家,后被公安局搜到书,书被没收,差点把丈夫关进拘留所。同修也被叫去问话。

有一次女儿晚上八点多钟回家,蹲坑的警察就闯入我家到处乱翻,并审问女儿干什么去了,背的兜子里装的什么,又到处乱翻,又下菜窖翻,折腾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才悻悻而去。

四、女儿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10月1日,张久慧进京上访,被抓到北京天安门附近派出所关在大笼子里,晚上送到一劳教所里,里面阴森恐怖,哪里都可听到警察的打骂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刚一审问,女儿全身抽搐,口吐沫子,警察把她扔在地上,在地上抽了一个多小时,几名警察围一圈把身上的钱和手表搜走,其中一个说长得还挺漂亮,送你家去吧!又一个说送你家去吧!他们不怀好意的笑着。最后几名警察抬着送进一家医院,用带氨水的棉签塞进鼻子使劲按(鼻子不通气,总是有瘀血,半个多月才好),抽搐大半宿。第二天被当地警察遣送,过程中一直绝食,在客车站警察给戴手铐时就抽了起来,上不来气,打了几次氧气,生命多次出现危险,警察怕出事才把我女儿送回家中。

片警一天来家好几次骚扰。后来听说市里来人说:不用批直接送劳教所两年,不用管死活。听到消息后为了避免被迫害便悄悄的走了,开始了4年多流离失所的生活。

五、一年二次遭绑架

2001年10月29日,我和丈夫张可明及同修到乡下送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村民举报,被抓。张可明被送到依兰宾馆拘禁迫害,双手被铐在卫生间暖气管上,警察猛拉身体,使手铐卡进肉里,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疼痛使他一脚把门踹坏了,警察才罢手。

在宾馆遭迫害两天后,张可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我被送到东城派出所,片警刘国昌指使所长王春生和一个小警察打我一顿嘴巴子,然后揪着我的头使劲的往墙上撞,把我撞的头嗡嗡响,眼前直冒金星,坐了一宿刑椅,第二天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第三天时,看守所所长郑军和林忠让男刑事犯把我绑在刑椅上,四五个人按着我的头、捏鼻子、撬嘴强行给我灌用矿泉水瓶装着满满的浓盐水两瓶,不给喘气的机会,憋得脑袋发胀,眼冒金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当时尿在裤子里,放下来时直吐血水,回号里就坐在便池上一直吐血水,监号朝鲜族老太太看我一直吐,求情狱警把我送到中医院检查说心脏有病。5天后放回家。

2001年12月29日晚上9点多,我同丈夫张可明在家,派出所所长郝爱民和片警刘国昌带领一帮警察开着警车没出任何证件,手电筒支在家门口叫门,当时我们已睡觉。警察强行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送第二看守所。2002年3月1日送我到万家劳教所,企图非法劳教我,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说心脏不好,血压高拒收,返回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4月3日放我回家。

十六大期间,单位雇下岗工人监视我20多天,每天上午两个人下午两个人,每天每人工资8元,晚上单位领导来家看是否在家才放心。

六、丈夫张可明被迫害离世

丈夫张可明在第二看守所里绝食抗议绑架迫害40多天,狱警怂恿犯人不断殴打他。身体被折磨的骨瘦如柴,90度大弯腰,走路艰难,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3月8日送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受尽了折磨,不法警察用电棍电敏感部位、长时间不让睡觉、五马分尸、拳击脸部(请来专业拳击运动员)等各种酷刑,最后在恶劣的环境里身上长满疥疮、皮肤溃烂流脓,并被注射不明药物(说是打的乙肝疫苗)。2002年9月以来,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警察用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逼着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编印好的“转化书”上签字,谎称所谓的“转化率”自欺欺人。

因我下乡发资料“610”罚单位1000元,单位扣发我工资1000元。

有一次邻居家女儿到我家吃晚饭走后,西城派出所两名警察到我家询问,以为我女儿回家了。片警刘国昌有一次到我家后问亲属都叫什么名字、工作单位、住址等。国保大队宋宇哲到我家问女儿情况,企图迫害并经常恐吓我。

2003年5月2日,西城派出所片警刘国昌、依兰县政府官员、610头目和公安国保大队长郑军等10多人带着录像机翻墙到我家非法抄家、录像,夺走我法轮章。

2003年,公安局国保大队郑军带着一帮警察和片警刘国昌九点多钟上我家砸门,进屋后到处乱翻,箱子、柜子、包袱、洗衣机、缝纫机翻个遍,各种票据仔细的看一遍,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就气急败坏的走了。

2003年11月9日,丈夫张可明刚刚从劳教所获释不久,公安局政保科郑军和片警刘国昌领10多名警察一夜内三次闯到家骚扰,不给他们开门,最后翻墙进入,打碎门玻璃撬门而入,非法强行搜查,还给录像上了依兰电视台,并将我夫妻二人绑架15天。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家没有安宁之日,派出所、公安局、单位、“610”、政法委、街道、二轻局等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骚扰无数次,半夜三更、撬门、砸玻璃、翻墙而入、进屋到处乱翻、监控电话、蹲坑、跟踪、失去人身自由,我们一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加上我们也经常被绑架迫害、勒索罚款受酷刑,这些都在精神上造成极大压力和摧残。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后,丈夫张可明身体始终消瘦,再也没有恢复到从前,于2006年3月26日含冤去世。去世前出虚汗、全身浮肿、咳嗽,吐痰,吐血不止。我们怀疑是在长林子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所致。

七、又一次被绑架

2010年11月3日,我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去乡下讲真相,被村民举报,下午乘坐面包车返回依兰途中,在新立村被依兰县江湾镇派出所警察李文学等人非法拦截,警察们非法扣押了面包车。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英铎绑架,到我家中非法搜查,企图劳教我,罗列罪名和证据,在村民家中以前收到的法轮功真相材料三十多份凑来说是我发的,编造虚假材料想劳教我,最后没得逞,转押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人民币3000元,没给任何票据。

2011年11月11日,依兰县第三粮库书记李金财和王金生到我家骚扰,他们说把我报到了省里,并说过几天政法委和“610”来人找我谈话,恐吓我说“如果你还说炼就带走送你进洗脑班”,后来县里610徐艳和徐海波、还有一名记录的人到我家训话,拿走我家墙壁画和一枚护身符。

八、祖孙三人被绑架

2013年3月30日早上5点多钟,全县大搜捕时,有61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在家做饭,有人敲门,小外孙女将门打开,只见一女的身穿浅肤色毛领皮外衣一付得意洋洋的样子下楼了,随后西城派出所刘所长和一个警察进屋,问我三十晚上是否在家,让我到派出所回话,并拿走我师父法像、法轮图和三盒香,刘所长不断的打电话请求指示,将我和我女儿、我小孙女(不满四岁)也带走了,问我法像和法轮图的来源,香在哪里买的?如我回答不符将负法律责任,并让我签字画押,10点多钟才放我回家,我小孙女受到惊吓,睡觉时常惊醒和胡言乱语,小伙伴玩游戏也说让警察抓你,小朋友要打她,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有人打匿名电话说将我的材料报到法院去了,恐吓,骚扰我。3.29以后女儿张久慧被警察盯梢、跟踪、蹲坑三个多月。

以上是我们全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实,我控告江泽民,要求依法追究他的一切法律责任,给我和家人经济和精神上的赔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8/丈夫离世-女儿流离失所-依兰县史荣先控告元凶-330666.html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41、五马分尸

受害人:张可明,男 ,五十六岁,原依兰县锅炉厂工人。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张可明和妻子史淑芝在家遭恶警非法绑架。张可明在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四十多天,恶警怂恿犯人不断殴打他。张可明身体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九十度大弯腰,走路艰难。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他的妻子史淑芝也被非法劳教,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被释放。张可明在劳教期间受尽了折磨,恶警用电棍电他的敏感部位,长时间不让他睡觉,对他进行五马分尸、拳击脸部等各种酷刑折磨。在恶劣的环境里张可明身上长满疥疮、皮肤溃烂流脓,被注射不明药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3-04-1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人员刑讯逼供,现已被打得吐血。

依兰县有十六名大法弟子安全回家,他们分别是: 倪春燕、杜静、吴英秋、姚玉莲、唐立飞、李艳艳、邱宇芹、郑臣、汪家荣、侯桂香、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史荣先、张久慧、邢老九。

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十三人,他们分别是: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徐峰、张敬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8/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2200.html

2013-04-09: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到目前为止,已知二十八名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陈艳、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徐峰、倪春燕、张敬娟、杜静、吴英秋、姚玉莲、唐立飞、李大鹏、李艳艳、史荣先、张久慧、段淑岩、邢老九、邱宇芹、郑臣、汪家荣、姜连英、侯桂香、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等。

其中:史荣先、张久慧、邢老九、侯桂香及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等七人已被释放;费淑芹、李大鹏、李艳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费淑芹已被送往依兰县医院抢救两次;其馀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哈尔滨市看守所。

据说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610、市公安局已经到依兰县多日,他们主要调查三十晚上挂“法轮大法好”旗一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9/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1886.html

2011-12-03: 黑龙江省依兰县粉厂、六一零人员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黑龙江省依兰县粉厂王金生约李金才带领县六一零一男一女(都姓徐)还有国保大队长宋宇哲到大法弟子史荣先家,拿走墙壁画一张,大法护身符一枚,六一零人员说过几天省里六一零来人,就说“不炼了”等,否则抓人。单位跟家属说还炼就判劳教二年。

一年多来粉厂、西城派出所的人员经常到家骚扰恐吓,给其家人带来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0108.html

2010-11-23: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史荣先、段淑妍、董庆兰已于2010年11月18日下午(每人被非法勒索3000多元钱)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3/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32815.html#101122221557-11

2010-11-17: 黑龙江依兰县史荣先等三位妇女被拦截绑架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使江湾镇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史荣先、段淑妍、董庆兰绑架。随后国保大队又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搜查。目前,这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黑龙江省依兰县110立即通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并指使江湾镇派出所恶警开车堵截,在江湾镇将史荣先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随后国保大队又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搜查。目前,这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拘留所。

十一月三日下午三点左右,依兰县公安局江湾镇派出所恶警开车在原土城子乡新立村非法堵截史荣先、段淑妍、董庆兰雇的面包车,随后非法把她们三人绑架,同时将这台五菱之光面包车抢去。这几名妇女是雇车去县内最边远的村子“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举报至110,110立即通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之后江湾镇派出所三名恶警奉命前去实施绑架,之后恶警又将三名法轮功学员和车一同送到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队长张英铎、副队长宋宇哲指使下,不法人员将三人非法拘留十五日,并到家非法搜查。恶警张英铎、宋宇哲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威胁、恐吓,叫嚣不写三书,不交待实情就送劳教所。恶警张英铎、宋宇哲等人还查找面包车的车主,想以此進一步扩大迫害的范围。

依兰县史荣先一家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多,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家没有安宁之日,派出所、公安局、单位、六一零、政法委、街道、二轻局等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骚扰无数次,半夜三更、撬门、砸玻璃、翻墙而入、進屋到处乱翻、监控电话、蹲坑、跟踪、绑架勒索。史荣先曾经七次被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依兰县公安局第二看守所遭到酷刑迫害;丈夫张可明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后,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在此正告依兰县政法委六一零办的徐海波、徐艳,国保大队张英铎、宋宇哲及法制科等人,法轮功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公民有入党的自由,也有退党的自由。法轮功学员劝人“三退”,是正当合法的行为,你们身为公安人员,执法犯法,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将公民劫持拘留是违法行为,并已构成绑架罪。你们将公民合法的面包车抢去,已构成抢夺罪。依兰公安警察对早市、商厦拎包、掏包的犯罪份子不闻不问,却卖力地迫害修炼“真善忍”的群众,这真是善恶不分,好坏不辨,天理难容!

善恶有报。原依兰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韩云杰因一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不听劝告,遭恶报猝死;原团山子派出所副所长魏占全因再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连累亲属在拖车过程中被摔死,还使自己遭受了巨额经济损失;现任国保大队队长张英铎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扬言要把法轮功学员全整死,结果自己年仅十八岁的儿子得鼠疫死亡,半年之后父亲也病死;原依兰县公安局局长陆俊山在依兰和调任通河县公安局长期间,不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殃及其妻子得了癌症死亡。这样的例子不但在依兰有,在全国各地也非常普遍。原河南登封公安局长女恶警任长霞被车撞死身亡,原因就是她任职期间疯狂参与迫害法轮功,她死后不久,其丈夫也死了,只剩下她儿子一人孤苦的生活。

想一想,看看上面的例子,多么触目惊心发人深思!有的恶警恶人觉得自己也参与迫害了,目前还没事。你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可能是上天慈悲还给你机会,让你赎罪;你迫害的好人多了,罪业大了,自然也就恶报加身了。法轮功学员是修炼者,以救人为己任,因此才一次一次地对你们劝善,目的还是为了挽救你们,希望你们停止做恶,能走入美好的未来。

因此,我们呼吁依兰县公安局相关人员,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绑架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归还被抢去的车辆,希望你们做出明智的选择!

相关人员和电话:依兰县区号0451,政编码154800
职务  姓名  办电  宅电  手机
公安局
局 长: 王庆丰  57235201  13329315577
政 委: 赵朝贵  57235202  57230999  13796733333
副 局 长: 李柏河 57235205  57287997  13796144444
副 局 长: 付国辉 57235208  57234568  13604818877
副 局 长: 孙伟  57235206  59132666  13796675555
副 局 长: 郝爱民 57235209  57286177  13284999888
指挥中心主任:曲绪祥 57235232  57231618  13945038991
国保大队
张英铎 (国保大队队长)57237676 57227901 13604815977
郝剑飞 (国保大队指导员)57280800 13936634777
宋宇哲 57227499  13936483388
江湾镇派出所
所 长:李文学 1514602088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7/黑龙江依兰县史荣先等三位妇女被拦截绑架-232627.html


2010-05-08:黑龙江省依兰县大法弟子史荣先一家三口人,于1996年全家人有幸走進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很多。在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史荣先和家人坚修大法,因此屡遭依兰县公安局、派出所、工作单位中共人员骚扰和迫害。

史荣先曾经七次被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依兰县公安局第二看守所遭到酷刑迫害;丈夫张可明被迫害致死;女儿张久慧被迫害有家难归,在外流离失所,小小年纪的她尝尽了人间的苦难与艰辛。

下面是史荣先叙述的她一家人遭迫害情况:

一、上访遭受迫害

1999 年7月20日,我依法到黑龙江省政府为大法上访,被依兰县公安局拘禁在一个小办公室里,男女13人吃住在一起共7天,站没地方站,睡没地方睡,每一个人都被审讯和体罚,我被一姓刘的警察审问,强制我罚站半宿,头发晕,心发慌发跳。家中电话被监控不知道,有人打电话问女儿是否在家,丈夫说不在,不到十分钟警察开车到家把女儿带走了,也关在这个办公室里一天一夜。

1999年10月23日,我家三口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丰台棒球场,后送到依兰驻京办事处,依兰县公安局张义和一个姓周的警察骗取我们三人4800多元钱(没出任何收据)。两个警察和当地街道委主任押解我们返回依兰,在北京火车站用绳子把我们一个挨一个的绑上一串,引起很多人围观。在火车上,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像犯人一样,到当地后直接送到公安局,分别对我们三人進行审讯。政保科宋宇哲审讯我,问我谁让你上的北京,我不说就打我一顿嘴巴子,强制我跪在地上大半天。我说去北京替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的,然后把我们三人送到第二看守所。

在第二看守所,恶警分别对我们三人用皮带進行毒打,我被恶警霍财和两个不知姓名的狱警按着扒在椅子上,他们三人用皮带轮班狠狠的抽打我的臀部,霍财大打出手,打我耳光,猛烈的打我的头,往墙上撞,脑袋嗡嗡响,眼冒金星。打我一阵,问我谁让你上的北京,不说就用秦琼背剑的酷刑折磨我一阵,打我把他们三个累得满头大汗,从中午一直不停的打到天黑。回到监号上厕所犯人看到我臀部被打成铁青色,说他们太狠了,号里的人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从此我臀部的肉变成一筷子头厚的一层硬壳,七八个月才恢复正常。关押期间强行让我们每一个人按手印、撑印、写简历(留下笔记),照像,和刑事犯一样对待我们,每天都得背着手直坐着。我被非法拘留30天,公安局勒索保金3000元,饭费300元,才放回家。

丈夫张可明被恶警用皮带抽、勒手,强制背手铐,开飞机式蹶着长达5个小时,臀部成紫黑色,手铐将手勒的留有伤痕,被非法拘留23天,勒索罚款3000元、饭费1000元。在看守所吃的是凉窝头又酸又脏,有时不熟,喝的是冻白菜汤,又黑又埋汰有苍蝇、虫子黑泥汤。家人送的新棉被,被犯人给换成一条旧破被,穿的西服套装,被犯人强行夺走。

二、不满二十岁的女儿遭受摧残

当时女儿张久慧在被劫持到依兰公安局,遭到公安局人员口头侮辱。她当时才不满二十岁,恶警说些男女之间的污言秽语诬蔑大法师父,又上纲上线恐吓后用皮鞭把手打肿了。送到看守所,她就一直没吃东西,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二天,刑侦科李百和、韩云杰又来审问,用皮带打手,用电棍电头部,颈部,一会电棍就电得没电了,又用手铐铐在手指上,拧动手指硌手掰手指头,痛得她撕心裂肺的叫着,又来一个大背铐,摔在桌子上,硌她的手,最后晕倒了,晚上换了三个警察接着审问,恐吓着说把你父母从楼上推下去等话。非法拘留45天中不断的非法审讯与恐吓。依兰县报我女儿劳教,市里没批,报当地劳教一年市里也没批,最后勒索5000 元保金,饭费450元。

2000 年2月20日,丈夫和女儿因在户外炼功被依兰县政保科龙德青、韩云杰等人非法拘留在第二看守所。因看女儿年纪小,想从其口中知道是谁组织的,就对其進行了迫害。把人提到第一看守所,先歪曲大法书中的内容,被女儿识破。三个年轻的刑侦警察便对女儿实施酷刑,打手是刑侦科李百和用皮带先打手,又用不锈钢的小杓打手、手铐硌手掰手指头(左边示意图)、两名年轻的警察把她手臂一字形按在墙上用电棍电她全身敏感部位(头顶、太阳穴、颈部、嘴唇、下巴、小手指头等),他们撩起外衣(这不仅仅是对肉体的迫害,同时也是对人格的侮辱),用小杓刮肋条这种迫害使人当时又痛又痒且有内伤,最后直至两只电棍都电没电了,下巴电出水泡,头顶冒烟有焦味,颈部、腿上有红点,手部红肿,脸部严重变形,最后全身抽动,睁不开眼睛,她心里难受到极点,差点晕了过去。恶警害怕出人命才停下来,赶紧找来救心丸让她吃,她不吃、说炼功能好,恶警同意她炼了,才停止了抽动,看问不出甚么来了才罢手。

遭受折磨了一天,女儿晚上回监号,趴在那都起不来了,脱掉衣服,全身几十个大紫疙瘩,吃饭手都不好使了,右手半个多月不能动,无知觉,睡觉不能侧身,一侧身身上剧痛,手上留下伤疤至今。之后心脏经常抽搐。在这次非法关押期间,经常让她们出去干活打扫雪,运煤、运秋菜、还跑步,有时候拉出去在雪地里冻着,还住身上泼水。关押到40多天时,他(她)们绝食了,绝食到第5天,交了6000元钱,饭费900元钱,才放回来。

三、两次非法拘留

2000年5月份,警察把我骗到公安局,没出任何证据,又把我送到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每天让我们下地种菜、拔草。非法拘留15天后,勒索饭费170元。

2000年7月22因我给西城派出所所长郝爱民和依兰粉厂厂长用真名实姓邮真相信,被郝爱民送到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强迫我们下地种菜、拔草,让太阳晒我们,最后勒索饭费680多元才放回家。

家中电话被监控不知道,有同修打电话告诉我们要搜家,后被公安局搜到书,书被没收,差点把丈夫关進拘留所。同修也被叫去问话。

有一次女儿晚上八点多钟回家,蹲坑的凶警就闯入我家到处乱翻,并审问女儿干甚么去了,背的兜子里装的甚么,又到处乱翻,又下窖翻,折腾半天甚么也没找到,才悻悻而去。

四、女儿被迫流离失所

2001 年10月1日女儿张久慧進京上访,被抓到北京天安门附近派出所关在大笼子里,晚上送到一劳教所里,里面阴森恐怖,哪里都可听到警察的打骂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刚一审问,女儿全身抽搐,口吐沫子,警察把她扔在地上,在地上抽了一个多小时,几名警察围一圈把身上的钱和手表搜走,其中一个说长得还挺漂亮,送你家去吧!又一个说送你家吧!他们不时好笑着。最后几名警察抬着送進一家医院,用带氨水的棉签塞進鼻子使劲按(鼻子不通气,总是有瘀血,半个多月才好),抽搐大半宿。第二天被当地警察遣送,过程中一直绝食,在客车站警察给戴手铐当时就抽了起来,上不来气,打了几次氧气,生命多次出现危险,警察怕出事送回家中。片警一天来家好几次,市里来人说不用批直接送劳教所两年,不用管死活。听到消息后为了避免被迫害便悄悄的走了,开始了4年多流离失所的生活。

五、再次遭绑架

2001年10月29日,我和丈夫张可明及同修到乡下送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村民诬告,被抓。张可明被送到依兰宾馆拘禁迫害,双手被铐在卫生间暖气管上,恶警猛拉身体,使手铐卡進肉里,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疼痛使他一脚把门揣坏了,恶警才罢手。

在宾馆遭迫害两天后,张可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我被送到东城派出所,片警刘国昌指使所长王春生和一个小恶警打我一顿嘴巴子,然后揪着我的头使劲的往墙上撞,把我撞的头嗡嗡响,眼前直冒金星,坐了一宿刑椅,第二天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第三天时,看守所所长郑军和林忠让男刑事犯把我绑在刑椅上,四五个人按着我的头、捏鼻子、撬嘴强行给我灌浓盐水两瓶,不给喘气的机会,憋得脑袋发胀,眼冒金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当时尿在裤子里,放下来时直吐血水,回号里就坐在便池上一直吐血水,监号朝鲜族老太太看我一直吐,求情狱警把我送到中医院检查说心脏有病。5天后放回家。

2001年 12月29日晚上9点多,我同丈夫张可明在家,派出所所长郝爱民和片警刘国昌带领一帮警察开着警车没出任何证件,电棒支在家门口叫门,当时我们已睡觉。恶警强行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送第二看守所。因家中无人被盗,丢失价值1000多元的放像机,人民币500元、床单、被罩、毛巾被、布料、纪念币、硬币等用品,家中细软百分之九十被洗劫而去。

2002年3月1日送我到万家劳教所,企图非法劳教我,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说心脏不好,血压高拒收,返回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4月3日放我回家。

六、丈夫张可明被迫害离世

丈夫张可明在第二看守所里绝食抗议绑架迫害40多天,狱警怂恿犯人不断殴打他。身体被折磨的骨瘦如柴,90度大弯腰,走路艰难,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3月8日送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受尽了折磨,不法警察用电棍电敏感部位、长时间不让睡觉、五马分尸、拳击脸部等各种酷刑,最后在恶劣的环境里身上长满疥疮、皮肤溃烂流脓,并被注射不明药物。2002年9月以来,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用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逼着大法弟子在他们的编印“转化书”上签字,谎称所谓的“转化率”自欺欺人。

因我下乡发资料610罚单位1000元,单位扣发我工资1000元。

有一次邻居家女儿到我家吃晚饭,走后,西城派出所两名警察到我家询问,以为我女儿回家了。片警刘国昌有一次到我家后问亲属都叫甚么名字、工作单位、住址等。国保大队宋宇哲到我家问女儿情况,企图迫害并经常恐吓我。

2003年5月2日,西城派出所片警刘国昌、依兰县政府官员、610头目和公安国保大队长郑军等10多人带着录像机翻墙到我家非法抄家、录像,夺走我法轮章。

十六大期间,单位雇下岗工人监视我20多天,每天上午两个人下午两个人,每天每人工资8元,晚上单位领导来家看是否在家才放心。

2003年,公安局国保大队郑军带着一帮警察和片警刘国昌九点多钟上我家砸门,進屋后到处乱翻,箱子、柜子、包袱、洗衣机、缝纫机翻个遍,各种票据仔细的看一遍,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就气急败坏的走了。

2003年11月9日,丈夫张可明刚刚从劳教所获释不久,公安局政保科郑军和片警刘国昌领10多名恶警一夜内三次闯到家骚扰,不给他们开门,最后翻墙進入,打碎门玻璃撬门而入,非法强行搜查,还给录像上了依兰电视台,并将我夫妻二人绑架15天。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家没有安宁之日,派出所、公安局、单位、610、政法委、街道、二轻局等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骚扰无数次,半夜三更、撬门、砸玻璃、翻墙而入、進屋到处乱翻、监控电话、蹲坑、跟踪、失去人身自由,我们一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加上我们也经常被绑架迫害、勒索罚款受酷刑,这些都在精神上造成极大压力和摧残。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后,丈夫张可明身体始终消瘦,没有恢复到从前,于2006年3月26日含冤去世。去世前出虚汗、全身浮肿、咳嗽,吐痰,吐血不止。我们怀疑是在长林子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所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7/223058.html

2002-02-22: 史荣先、女、51岁、依兰县依兰镇。99年10月進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罚跪近4小时,皮带将腹部打成青紫色,一个多月才好,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打嘴巴子,坐一夜刑椅。绝食抗议8天,遭到了野蛮灌食,被迫害得吐血,恶警张焕友勒索家属3000元人民币释放。并把从北京回来身上带有的3000元人民币没收。先后被非法拘留5次,每次时间都很长。2001年11月非法抓捕至今没放。
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2/25495.html

哈尔滨 依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12-04:
政法委: 孙玉昆 13114612345
公安局: 司东波
六一零:
杨维兴 13936231122
好剑飞 13074567999
于文铎 13244508333

2019-11-13:
依兰县法院:
刑庭庭长张安克13351817678、13234501063、13904640569
吕守方13904640390

2019-04-27: 依兰县法院:
本案主审法官张安克
依兰县法院(区号:0451)
单位电话 手机
院长 孔庆春 57239229 13303607168
副院长 史锦田 57222378 13845028828
副院长 陈佰新 57223862 15104509997
副院长 熊双龙 13100953444
审委会专职人员 郎继娟 57223531 13604815363
审委会专职人员 王友 13263617999
执行局长、审委 王冲 57221091 13845026999
立案庭负责人 郭利 57222467 18945018818
张安克,刑庭长 1323450106313904640569
张丽红 13314506788
王永军,办公室主任 1334613338
魏晓军,监察主任 13766923335
吴 红,立案庭庭长 13329310606

依兰县检察院:
检察长司铁峰 57283388、15945976669
副检察长刘东 57283366、13936066888
副检察长孙立斌 57283377、13845172877
副检察长张广志 57283477、13674640077
侦管科
崔英凯 57221845、13936533666
张伟川 13603676911
王梦婷 18346126349
孙冬梅 13936352111
陈思 15045014455
公诉科:
陈玉杰 57283351、15104564356
曲珠衡 18545048222
张博 13796124307
赵蕊 1864625688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