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沙坪坝区(沙区) >> 汤毅(汤易), 男, 46

汤毅(汤易)
2007年冬汤毅在中太银铁路工地. 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原单位软禁。长期被劳教迫害,于2009年9月22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46岁
个人情况: 硕士,中铁11局五处工程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重庆沙坪坝
个人近况: 2009年9月22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7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交叉列在: 云南 > 昆明市

重庆工程师汤毅被劳教迫害致死,年仅46岁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25: 修炼法轮功的科技人才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5/修炼法轮功的科技人才遭受的迫害-333451.html

2013-10-10: 优秀人才的苦难(上)
重庆风云二十年(5)
.......
⑵ 硕士研究生、铁道建筑高级工程师含冤辞世

初春随占

惊觉寒梦事正非,
一掬春风人初醉。
淘尽红尘三千里,
故山依旧耸翠微。

读《梅花诗》有感而作

剪风轻寒日渐长,
乱莺啼时绿亦漾。
插花一吟下千载,
不负旧约揽梅香。

这是汤毅生前所写的古风诗,其中二首。

汤毅是中铁十一局五处高级工程师,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毕业,自学生时代到参加工作的二十年里,获得奖励、荣誉和各种资质无数。二零零八年,他被重庆610人员劫持至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期间,年迈母亲面对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的儿子和凶蛮的狱警,拿出他大学时代二十多岁的照片和厚厚一叠荣誉、资格证书,难过而又自豪地说:我的儿子比你们这些迫害好人的警察都能干!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九月,仅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他被原单位软禁。

一九九九年十月,他因去北京上访讲真话,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单位强行下文件开除他的工职,并将诬陷文件到处发放,强行收回他的集资新房。汤毅被迫流离失所外出打工。此后,两度被西山坪劳教所长期迫害,历经各种酷刑和非人折磨。二零零三年和二零零八年两次的非法劳教都以被迫害致“保外就医”为结局。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汤毅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在这场邪党有预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伤痕累累,身残心碎,遭受了局外人难以想象的身体伤害与精神打击。这期间妻子因受邪党唆使而与他离婚,年幼女儿的心灵被蒙上了阴影。当二零零三年汤毅离开劳教所时(被迫害致保外就医),原本健壮的他一只手抬不过耳边,一只脚行动不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这种身体状况一直持续了数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汤毅外出搞项目再次被非法劫持至西山坪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到野蛮灌食、输液(不明药物)、体罚、殴打。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劳教所迫害致骨结核症状(西山坪劳教所不明药物迫害所致),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此后,汤毅一度瘫痪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六岁。

汤毅走后,留下了一个未成年的女儿,还有年过七旬的母亲。她们,将怎么面对失去父亲、失去儿子的痛苦?!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0/优秀人才的苦难(上)-280996.html

2011-01-27: 药物摧残 灭绝人性的罪恶(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7/药物摧残-灭绝人性的罪恶(图)-235374.html

2010-01-11: 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统计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中共邪恶之徒薄熙来和王立军在辽宁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薄熙来和王立军调来重庆后,重庆又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特别是2009年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来,迫害逐步升级,邪恶到下指标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迫各区、县公安机关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

重 庆市江北区国保支队恶人梁世滨,从99年迫害开始至今,一直就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难以计数的同修被他绑架,有被判刑的,有被劳教的,有被他绑架到洗脑班 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有被他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的家属去找梁世滨,梁世滨扬言说:“我做不了主,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给我下的密令,这回我们还是手下留情了 的,不然我们还要抓很多的法轮功。”

薄熙来来重庆后,安插的亲信除了王立军以外,还有方海洋,任重庆市沙坪坝区区长。此人紧跟薄熙来和王 立军,使得沙坪坝地区今年成为重庆市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占迫害总数的20%。就重庆市沙坪坝区嘉陵厂在2009年就有11人被非法劳教,有5名法轮功学员 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迫害,6名被非法劳教监外执行。

2009年从明慧网搜索到的重庆地区有18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 其中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约18人遭非法判刑,76人遭非法劳教,有5名大法弟子黄正兰、王柳珍、银世珍、段少明、李進遭精神病院迫害。其实实际数 据远远大于188名,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同修遭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

被迫害致死的六位大法弟子,张理郧85岁,崔秀琴72岁,江锡清66岁,郭传书62岁,严光碧55岁,汤毅46岁。即55岁以上的老人占83%。可见薄熙来和王立军之流可恶到连老年人都不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
……
111. 2009年9月22日,重庆市大法弟子汤毅含冤去世,汤毅(男)2008年5月汤毅外出搞项目再次被非法抓捕、劳教,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到强行灌食、输液、殴打,2008年11月被发现患有骨结核后,不知是否药物迫害所致。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2009年4月汤毅出现大小便失禁,下半身瘫痪,下肢和臀部多处褥疮溃烂等症状。于2009年9月22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46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16081.html

2009-11-01: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用破坏性药物摧残大法弟子
在中共邪党“610”操控下,全国各地监狱、劳教所运用破坏性药物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已累见不鲜。一些行恶者迫于国际压力,为掩盖其罪行,由公开迫害转为地下,不可告人地秘密進行。重庆女子劳教所早有多桩药物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曝光。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大法弟子汤毅的去世,亢宏的精神失常,也同样有明显的药物迫害所致表现。
先说亢宏的精神失常。亢宏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儿科系,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亢宏有八年是在恶党的牢狱中度过的。亢宏为人谦和,平日里言语不多,对孩童充满爱心。2008年8月底,大法弟子亢宏在西山坪被邪恶迫害致双脚骨折,在此情况下汤毅、亢宏等大法弟子高呼内心的心声“法轮大法好”!邪恶之徒对此气极,又惊慌,急忙把亢宏转西山坪劳教所中心医院强行输液,饮食起居也被严密的控制,不久亢宏就出现了重度昏迷,乱吼狂叫等,精神狂躁,严重到大便涂在身上都不清楚了,他母亲去看他都不认得了。这明显的药物迫害所致精神失常症状,西山坪却有恶人竟谎称亢宏炼功出偏了。真是幼稚可笑,试想,要真是炼功出问题,那为何亢宏在家时间多,炼功时间长没出问题,反而在不准炼功、不能炼功的劳教所,在有人严密控制下反而突发精神失常了呢?谎言不攻自破。

再说汤毅的去世。大法弟子汤毅(男),重庆市铜梁县安居镇人,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 铁道建筑工程师。在亢宏转到西山坪中心医院不久,汤毅也被转到西山坪中心医院强行灌食,输液,不久汤毅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保外就医”,汤毅回家不久就出现了瘫痪,大小便失禁等中枢神经受损症状,于2009年9月22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46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11616.html

2009-09-27: 重庆工程师汤毅劳教所遭灌食离世
http://b5.videopediaworld.com/video/35037/重庆工程师汤毅劳教所遭灌食离世

2009-09-25: 重庆工程师汤毅被劳教迫害致死(图)
重庆市大法弟子汤毅(男),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工程师,99年7月至9月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单位软禁,随后被开除。二零零零年以来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2008年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到强行灌食、殴打,2008年11月被发现患有骨结核后,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于2009年9月22 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46岁。

2008 年4月汤毅去贵州凯里地区洽谈高速公路工程的劳务承包事宜,5月2日从凯里上火车(K529次)欲返回重庆带工人,上车后经过餐车时,恶警强行开包检查行李,查到包里有法轮功经书和一些真相护身符、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等物品,恶警就不准汤毅再离开餐车,5月3日当火车到达重庆以后,恶警不让他下车。汤毅被恶警随车带往杭州,5月4日晚被非法关押在杭州火车站派出所,5月5日至5月27日被非法拘留在杭州铁路看守所。

杭州恶警立即对汤毅進行了所谓的调查,还派三人到他重庆老家搜查,也没有发现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他们还派人去其工作的工地查银行卡、调查合伙做工程的人,都没有找到非法关押的藉口,却仍旧羁押汤毅汤毅一直坚持绝食抗议非法关押,5月28日被劫回重庆、非法关押在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

重庆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承办人欧礼常等人,抬到了西山坪劳教所。抬到了西山坪劳教所。

西山坪劳教所对汤毅施加的暴力、暴行主要是:把他这样一个已经绝食了32天的身体虚弱者经常的推倒或按倒在地上,拉着受伤的手在地上像拖东西一样的拖来拖去的,从而导致关节脱位、伤口加剧;在绝食灌食的时候施加暴力,有时灌食的不是医生护士,而是打杂的吸毒劳教人员,有时吸毒劳教边灌食边打耳光、动拳头,有时就把人按在很肮脏的地上灌食,有时不知是技术差还是故意的、鼻孔都拉出血了也没插進灌食的管子。

汤毅被强行的送往劳教所医院,几个月后,身体出现了骨结核等症状,使得他行动困难、无法正常的工作、生活,最后所谓的“保外就医”。恶警在输液中加入了甚么样的药物或是否做过甚么手脚,不得而知。

正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行恶者,“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善恶分明,多少无知的警察、官员因为迫害大法而遭到恶报。相关人员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学员,洗清自己的罪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5/208982.html

2009-05-22: 重庆工程师汤毅自述遭绑架劳教经过
重庆大法弟子汤毅,2008年5月2日在杭州开往重庆的K529次火车上被恶警绑架,劫持到杭州铁路看守所,之后又劫持到重庆白鹤林看守所。2008年6月4日,汤毅被劫入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以下是汤毅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汤毅,男,45岁,重庆人,铁道建筑工程师。99年7月至9月仅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单位软禁。9月底突破封锁去北京上访,说真话,被抓回以后被非法处以治安拘留15天。而这15天的拘留还没有结束,就被单位下发了开除工职的文件,当我出来的时候,因信仰法轮功而被开除的文件已经发到了市人才交流中心以及老家的乡镇与派出所等,他们不让我工作,同时使我在外面找工作也困难。开除之后对我在该单位近十年的工作至今没有一分钱的补偿。

2008 年4月我去贵州凯里地区洽谈高速公路工程的劳务承包事宜,5月2日我从凯里上火车(K529次)欲返回重庆带工人,上车后经过餐车时,恶警强行非法开包检查我的行李,查到我包里有法轮功经书和一些真相护身符、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等物品,恶警就不准我再离开餐车,刚买好的卧铺也不让去睡觉。5月3日当火车到达重庆以后,恶警不让我下车,在重庆停留一个多小时以后火车又启动开往杭州,我被恶警随车带往杭州。5月4日晚我被非法关押在杭州火车站派出所,5月5日至5月27日我被非法拘留在杭州铁路看守所。

杭州恶警立即对我進行了所谓的调查,对我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与硬盘据说也送到上海铁路公安局做了监定,在电脑与硬盘里没有发现邪恶想要的法轮功的资料(电脑本来就是我工作上用的),他们还派三人到重庆我的老家调查,搜查,也没有发现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他们还派人去我工作的工地查我的几张银行卡、调查与我合伙做工程的人,都没有找到非法关押我的藉口,本应该立即放人。但杭州恶警仍然不死心,妄图用欺骗等惯用手段讲出他们想要得到的。由于我一直坚持绝食抗议杭州邪恶的非法关押,最后杭州邪恶只好又请客又送礼的通知我的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来接我。 5月28日我被接回重庆以后,谁知道又被接着关押在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

重庆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承办人欧礼常等人,就于2008年6月3日决定非法劳教我两年,6月4日我被承办人连拖带拉的抬到劳教所的转运站,6月5日我又被连拖带拉的抬到了西山坪劳教所。

我被送到劳教所以后,对劳教决定不服,因此写了复议申请,我于6月17日写的复议申请,邪党操控的市政府于7月17日作了回覆,仍然维持原判。我又于7月 22日向中级法院写了申诉材料,但劳教所不让我的家人直接交申诉材料,我让家人给5元钱让劳教所审查后用挂号信寄出,但后来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覆。我向劳教所追问我写的申诉材料的下落,答覆是信已经寄出,但寄的是平信。我们专门给了寄挂号信的钱,劳教所为甚么非要寄平信呢?因为平信就无法查找其下落,实际上这封申诉材料等于是被劳教所给非法扣押了或毁掉了。

为了抗议执法人员的知法犯法,我从5月4日开始绝食,绝食一直坚持到11月25日我被所谓的“保外就医”的这一天,历时205天,期间有20多天被每隔2-3天被送去医院强制灌食一次。

以下是受害人汤毅口述的对办案恶警及邪恶的劳教所的控告:

一、杭州铁路恶警的恶行

2008 年5月2日晚,当我从贵州凯里上车、在由杭州开往重庆的(K529次)火车上的硬座车厢买好卧铺,正提着包经过餐车准备進入卧铺时,火车上的恶警强行开包检查并非法搜身,当查到我是炼法轮功的时,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从5月2日一直到5月4日整整两天不让睡觉,一直被看管着坐在餐车里,5月3日列车到达终点站重庆以后他们也不准我下车,又把我往杭州方向拉。

到5月3日中午以后,我已经失去自由将近24小时,我要求恶警依法出示法律手续,同时要求他们在24小时之内通知我家人,否则我的家人会认为我失踪了。可是他们对我的正当要求不予理睬,我开始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引起过往群众注意,诉说我的冤屈,督促民警依法办事,或希望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直接通知我的家人。可是我被非法绑架后呼喊口号的抗议行为却被邪恶利用来作为所谓的证据

5月4日晚,当列车快到杭州时,我看到恶警亲自写了两份材料,然后把写好的材料胁迫餐车的工作人员签字按手印,那两个签字的就叫庄××,柴××,这两份所谓的证人证言就成了邪恶后来对我非法劳教的主要证据。

杭州恶警绑架我以后一直拒绝通知我的家人。后来他们派人去我老家非法搜查,要求我母亲配合,却一直不告诉我母亲我被关押的详细地址。

杭州铁路公安处迫害大法弟子的头目叫沈永年,此人五十多岁,很阴险,迫害过本单位(铁路系统)及外地的多位大法弟子。由于我在看守所坚持绝食抗议、他们无法对我刑讯逼供,又找不到其他所谓的证据,却又拒绝放人。后杭州恶警通知重庆恶警,使我继续遭到残酷的迫害。

二、恶警承办人是怎样办案、怎样做成劳教的

我于5月4日至5月27日被关押在杭州期间,杭州恶警经全力的所谓侦察,也没找到甚么所谓的证据,直接放人又怕丢了面子,就通知我的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来接我,重庆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的欧礼常等人把我接回重庆后又直接把我关押在沙坪坝区看守所,他们对我的所谓案子基本没再做甚么调查,就在几天之内草草的给我做了劳教,把我送到了劳教所。以下是对承办人在办案时知法犯法的控告:

1、恶警见面就骂人

5月24日,我在杭州铁路看守所被带到审讯室,来了三名操重庆口音的恶警提讯我。我知道正常提讯要出示警官证,报姓名,但他们既不出示警官证,也不报姓名,因此我就不回答他们的问话,这时欧礼常(后来知道其姓名)开始破口大骂:说甚么“你家的破房子被地震震垮了”;“你妈没人管了”;“你绝甚么食啊,想死你去撞墙吧,你妈到时来领你的骨灰好了”……等等。他骂了十多分钟,我一句话没说。

2、在火车上强带械具,致使我右肩受伤

2008年5月27日下午,欧礼常等三人带我回重庆,由于当时我已经绝食24天,身体虚弱,走路都需人扶着。当上了火车之后很久,我还被戴着手铐,我要求承办人取了手铐,欧礼常不但不取手铐,反而还要恶意的给我戴上脚镣。我对戴脚镣不配合,尽力抗争,三个恶警来按住我,故意扭我的手脚,抓扭当中使我的右肩部位受伤,后来一直疼痛。10月8 日劳教所送我到医院去检查,发现右肩骨节早已经脱位,至今尚未复位,手臂至今无法抬起。

3、拘留不出示拘留证

2008年5月 28日晚,欧礼常等人把我从杭州接回以后,直接把我送看守所拘留。但是他们没有向我出示拘留证。5月29日我向看守所反映,承办人才于当天下午来出示拘留证,但拘留证上没有写拘留的起止日期。不知为何,5月30日承办人又派人来出示另外一张拘留证,拘留日期是从5月28日至6月27日。

4、骗我“马上就回家”,突然袭击搞劳教

承办人为了麻痹我的意志,每次见面都说“你马上就要回家了”,“最迟6月4日就要回家了”等等。可是6月3日,承办人就开始搞突然袭击。在吃午饭时,欧礼常派程慧真、罗素瑜二人来问我需不需要聆讯,因我还不知道聆讯是甚么意思。她们也没有发给我“聆讯告知书”,也没有向我解释聆讯是甚么意思,只是显示出午饭都没有吃,很匆忙的样子,希望我替她们着想,早点签字了事。因为我长期绝食,头脑当时不是很清醒,就稀里糊涂的承认了不需要聆讯,其实这就相当于放弃了法律上的辩护而承认了劳教一样,就这样他们的突然袭击成功了。恶党市政府在当天(6月3日)就批准了对我劳教两年的决定。

5,劳教决定书不给本人也不给家属,伪造家属签字。

2008 年6月4日,承办人欧礼常亲自动手把我抬上车,连拖带拉送到劳教所的转运站,承办人没有向我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也没向我出示所谓的劳教决定书,直到现在也没有将此法律文书送达本人或家属。后来我们找律师追问,律师才帮助找到一份复印件,发现承办人在劳教决定书上伪造了一个家属的签字,但是家属(也就是我的母亲)的名字却被伪造者签错了一个字。

6、承办人隐瞒受害人绝食的时间,蒙骗医生过关。

我从5月4日开始绝食抗议,到6月4 日已经绝食32天。6月3日我在看守所昏倒,当晚曾被送市内的肿瘤医院抢救。当承办人把我抬到劳教所的转运站,当医生询问我的情况(为甚么不能自己走?)时,承办人有意隐瞒我已经绝食32天的事实,对医生说我有两三天没吃饭而已,也就在医生那里蒙混过关了。然后把我抬到三楼过道的地板上往地下一摔,承办人的所谓的案子也就算办完了。

值得一提的是:恶警为甚么要如此瞒天过海的把一个好人硬送入邪恶的劳教所去受迫害?主要还是为了其个人的经济目的,他们做成一个劳教自己要得多少多少的奖金;曾听说送一个吸毒的劳教,劳教所就要直接的回扣给办案人几百元,把大法弟子送劳教他们得多少钱不得而知。

三、对西山坪劳教所的控告

西山坪劳教所对我施加的暴力、暴行主要是:其一、把我这样一个刚被送入劳教所时就已经绝食了32天的身体虚弱者经常的推倒或按倒在地上,拉着我的受伤的手在地上像拖东西一样的拖来拖去的,从而导致我的关节脱位、伤口加剧;其二、在绝食灌食的时候施加暴力,有时灌食的不是医生护士,而是打杂的吸毒劳教人员,有时吸毒劳教边灌食边打耳光、动拳头,有时就把人按在很肮脏地上灌食,有时不知是技术差还是故意的、鼻孔都拉出血了也没插進灌食的管子,等等。举几个例子:

6 月5日我被从劳教所的转运站送到西山坪,是被抬上车的,到整训队以后又被抬下车,这时就没有人来抬,也没有人来扶了,而是被值班的劳教喝令两个新劳教一人拖一只手跑步的从中门以外拖入中门以内的操场的中间,距离足有五、六十米远。为了抗议,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拖入房间,又从房间拖出来让我在操场被太阳暴晒。由于拖动,双脚都在地上被磨破了皮。

6月24日,我進入二中队。由于我坚持绝食,身体虚弱,新来的中队长王静却故意要消耗我的体力。每次吃饭及交接班都要我去排队报数,为了抗议我就呼喊“法轮大法好”“反对迫害”的口号,这时王静就叫人把我按倒在地上,一人拖一只手的把我拖到厕所门口去,其间的距离足有七、八十米远。我被这样的拖过多次。

8 月8日奥运会开幕那天,恶警把全体人员集中到电视室从而搜查房间,我所在的小组是最后進电视室的,没有多少位置,就在讲台边放下小凳子随便坐下。后来中队长等头目要讲话,这时值班的吸毒劳教彭亮進来没地方坐,就让我们让位置,因为我身体虚弱,行动迟缓,彭亮就以为我装大,不给其面子,当即就火冒三丈的把我拖倒在地上,恶警看到也不管,直到三个警察讲完了话,我还躺在那里也无人过问无人管。开完会,我的两个包夹张朝伟与陈灿就一人一只手的把我拖回舍房摔在马桶旁边的地上,后来有个警察叫包干事的叫人把我抬到刚刚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床上,我为此躺了两天,两天以后被送去强制灌食,那次就是被按在医院一个角落的地上灌的食。

9月20日左右,我知道那两天可能又要灌食了,因为我知道劳教所扣押了我写的申诉信以后,前两天家里带来的豆奶我也不喝了(在此之前为了避免被灌食、我不吃劳教所的食物,但还是要喝母亲接见时送来的豆奶粉、奶粉等流食)。平时我比别人都要早起床,那天起床比别人还晚了一点没动,他们以为我故意懒床,就把我从床上只穿着内裤的拖到地下,我就躺在地下。这时中队长王静看到了,就叫把我拖到电视室里去,后来值班的恶警代杰看到我穿着内裤躺在电视室内的地下,那天天气有点凉,还故意把电扇开到最大来用风吹我。后来大队长田晓海想找我谈话,包夹把我抬到办公室门口,看到我只穿着内裤,只好作罢。

9月28日,我又在西山坪中心医院被灌食,护士不知道是技术差还是故意的,插胃管插了好多次也没插進胃,就不耐烦了。这时那些打杂的吸毒劳教就乘机而上,他们把我的半截身子悬在病床以外,把胃管在鼻孔里插進去拖出来不知有多少次,鼻孔,口都出血了,有时插到气管里几乎窒息。还不时的打耳光,动拳头,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灌完食。可是那些值班的恶警看到也没人过问,这些恶警(包括医生)就这样的对一个生命的生死安危不负责任,就这样的对人的疾苦无动于衷。

四、“保外就医”后,迫害并未结束

由于我长期绝食、又不时的呼喊口号等,劳教所觉得我打乱了他们的管理次序,他们想放人的最好的藉口就是所谓的“保外就医”。我被强行的送往劳教所医院。恶警在输液中加入了甚么样的药物或是否做过甚么手脚,自己却不得而知。以至于在几个月后,身体真的出现了所谓的骨结核等这样、那样的症状,使得我目前行动困难、无法正常的工作、生活,再次陷入痛苦之中。此时方知道“保外就医”也是迫害的又一个陷阱。

从2008年5月恶警对我非法绑架、劳教,使得我失去了苦心经营了几年的工程劳务承包的市场、设备、民工队伍,经济损失巨大。绑架前刚刚在贵州谈好工程劳务合同,部份工人和设备都已经调入工地(光从重庆调入设备的运费就得2-3万元),却因我被非法抓捕劳教而中止合同,当初办案人员故意把我的手机开着看谁给我联系,他们看到我的甲方或我的工人每天数十个电话或短信催我去工地带领工人干活,可那些执法者丝毫也不想想我的被非法绑架,我的失踪会给工地与民工们带来多大的混乱,带来多大的损失!

现在我不但欠债十多万元、被迫害后的身体还无法正常的去工作。本应该我去孝敬的年已七十的母亲,却反而要来照顾自己的儿子,甚至要把每月几百元的低保生活费拿出一部份来补助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2/201420.html

2008-12-13: 奥运下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汤毅:约四十三岁,硕士研究生,外出打工路上因查出身上有法轮功相关物品而被第三次劳教(第二次劳教在云南,通过绝食以及其母的奔走努力,闯出劳教所),汤毅一直以绝食抵制迫害,长期呼喊大法口号,震撼邪恶的黑窝。后期汤毅只吃少量自己购买的和家中带来的食物,汤毅的母亲(没有修炼)可歌可泣,为自己的儿子四处奔走、伸冤,曾经每天赶车几十公里给儿子送稀饭,在狱警面前义正词严,曾经拿出一叠各种证书对狱警说:你们不如我的儿子。十一月二十五日,汤毅再一次正念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3/191490.html

2008-12-07: 重庆沙坪坝区井口镇大法弟子周良春情况补充
2008年11月25日上午,重庆沙坪坝区井口镇大法弟子周良春,在邪墓附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协勤举报、绑架,当天下午有四名警察到该大法弟子家中盘查未果,大法弟子周良春被扣留在白鹤林,12月4日恶人又闯入周良春的家,并把电脑,光盘等物劫走。

重庆市大法弟子汤易已正念闯出重庆西山坪黑窝,回到家中。

12月2日重庆大法弟子文亭玉遭劫,十七名恶警非法闯入文亭玉在沙坪坝区陈家湾住所,把文亭玉绑架至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91233.html

2008-10-14: 呼吁营救重庆大法弟子汤易
重庆大法弟子汤易于零八年五月二日在火车上被恶警非法抓捕,于六月五日被劫持到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被非法劳教二年。汤易从五月二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

汤易,男,现年四十五岁,原为中国铁路十一局第五工程处工程师,先后毕业于石家庄铁道兵工程学院土木工程本科专业和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研究生班,其父是离休干部,已去世,其母农村人,六十九岁,无生活来源,全靠汤易供养。

汤易在贵阳打工,于零八年五月二日乘火车从贵阳回重庆,在车上办理卧铺票手续时,被乘警开包搜查,搜出一本《转法轮》,一台工作手提电脑,四张光盘,六百多元现金和护身符,后被带往杭州铁路公安局,于五月二十日,杭州方面派了庞,赵,吴三名警察来重庆。汤易所在地区的新桥派出所,沙坪坝区六一零龚旺等人,强制汤母带路去家中進行非法抄家,他们翻箱倒柜并照了相,但一无所获,杭州方面认为证据不足不予处罚,遂通知由重庆当地派出所接回。五月二十八日新桥派出所欧礼长教导员和何慧真、罗素榆两名警察将汤易从杭州带回重庆。

按照法律规定:既然杭州铁路公安局结论为证据不足不予处罚。接回后理应无条件放汤易回家,但新桥派出所,沙坪坝区六一零和重庆市劳教委员会、司法局六一零等职能部门知法犯法,硬是将汤易直接劫持去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并于六月五日送去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非法劳教二年。事后欧礼长等人传出他们在汤易的面前谎称要退党,待汤表态愿意为他们办理时,他们不但不退,还作为汤易一条非法劳教的四个罪名。

汤易从五月二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并且拒挂劳教胸牌,拒穿囚服,拒绝灌食。加之长期被迫害,现其身体非常消瘦虚弱,体重从壹佰六十斤下降到一百斤左右,减轻了五、六十斤。右臂又患骨结核,经常流脓流血,右臂抬不起来。整个人形都变了,脸色难看,精神极差,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走路需二人搀扶。

八月四日汤易突然掉了一颗牙。一般情况下牙是不会轻易脱落的,不知何故。即使这种情况下,劳教所还派两名包夹对汤易二十四小时進行监视和迫害,胡某某警察还凶狠狠的对汤说:“不怕你妈来看你嘛,你妈二天(以后)看不到你,只有来领骨灰!”

他们现在对汤易强行灌食。重庆市大法弟子张杰平就是遭灌食死亡的。现在汤易绝食近半年,经常晕倒,健康每况愈下,其母悲痛欲绝,儿子愿意吃家里送去的食物。但西山坪劳教所的恶警缺乏起码的人道主义,不允许家人探视时送吃的,送去也不让吃。

再看看这些年汤易遭受的种种非法迫害吧。

汤易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和几位功友,为了为大法说几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警察抓回,非法拘留十五天。特别恶劣的是就在拘留期间被其工作单位,中铁十一局五处开除工职。该单位还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不久,就将汤易已经评审批准的高级工程师职称给取消了。迫于生计,汤易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养家餬口。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汤易在外地打工回重庆,正在饭店吃饭时,被恶警绑架,处以三年非法劳教。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受到残酷的迫害,经常被严管、关小号,长期被包夹和恶警群体暴打,施行种种酷刑,身体被严重摧残成疾,先后得了气胸、肺结核、胸脓肿和骨结核。二零零三年,他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大小便都要人侍候,迫害到这种地步,劳教所都不肯放人,后经其母四处奔走努力才获得保外就医。经过两年在家治疗和调养才将儿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汤易信仰真、善、忍,坚修大法,做好人,是一个技术过硬,重德向善诚实肯干的好工程师。从二零零四年以来,汤易为了母亲,妹妹上中学和自己的生计,也为了避免被骚扰和迫害,带着伤痛经常在外地打工,没做任何坏事,难道被逼得流离失所挣钱养家餬口也有罪吗?其母强烈抗议对汤易的非法迫害,要求无条件立即放人,他们这次抓人,关人,劳教,抄家等等,没有合法的法律程序,也没出示法律文字依据。

汤易是独子,其母年老多病,生活无经济来源,汤易是她唯一的依靠,其母常在梦中喊我要儿子,她希望国内外的正义之士能够扶持正义,帮助她这个孤独无助的老太婆,早点把她的儿子救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4/187704.html

2008-08-08: 重庆大法弟子汤易目前在七大队遭酷刑迫害
汤易,男,四十多岁,重庆铁十一局五处工程师,二零零八年七月下旬西山坪七大队开邪恶会,大法弟子汤易在会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打掉两颗大牙,详情正在调查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8/183619.html

2008-07-19: 大法弟子汤毅、王治海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近况
大法弟子汤毅自从被送上西山坪劳教所以来,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大法弟子王治海在西山坪劳教所被其他劳教人员殴打以后,经常出现血压升高,头晕等症状,家属要求放人,而西山坪劳教所藉口开奥运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9/182302.html

2008-07-03: 大法弟子汤易,重庆沙坪坝人,5月4日绝食反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3/181361.html

2008-06-12: 重庆法轮功学员汤易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
重庆法轮功学员汤易在贵州打工,回重庆途中被恶警绑架。现已查明,汤易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严管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2/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80134.html

2008-05-23: 重庆法轮功学员汤易被恶警绑架
汤易,男,约四十五岁。汤易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研究生班,原为中铁十一局集团五工程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恶警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邪恶黑窝多次残酷迫害,只好在外打工谋生。

据说汤易在杭、黔两地承包小型工程,于五月二日从贵州乘火车回重庆,在车上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至杭州。杭州公安局曾派人来重庆新挢派出所了解情况。事后新桥派出所曾向汤易亲属透露有关汤易的情况、汤的母音曾多次去新桥派出所要人,均遭推脱不管。至今汤易下落不明,家人也无从得知。

汤易母亲和其他亲属受恶警威胁,压力很大。希望了解情况的同修告之有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3/178978.html

2005-07-30: 我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受26种酷刑的二年经历(下)
医院也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存在不同的迫害方式,特别是2002年开始,被打得住進医院和在医院被打的更多,而且更加鲜为人知。西山坪医院更是迫害残酷的场所,但那里的迫害被揭露出来的较少。有袁玉刚、黄光明、张正伟、汤毅、王正荣等很多同修被打得進医院。(待详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65.html

2005-06-15: 重庆大法弟子汤毅绝食36天正念破除迫害
2005 年4月24日,大法弟子汤毅在昆明火车站進站乘车时被非法搜查,绑架,邪恶抢走了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光盘等物品,将他非法关押在昆明铁路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一直坚持绝食抗议,邪恶得不到口供,也没有迫害的藉口,仍不甘心,就将他非法劳教2年。当送往云南省第二劳教所时昏倒在地,体检后被劳教所拒收。
6月1日,汤毅的家人从看守所将他接回家中。至此已正念破除劳教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104086.html

2005-05-25: 重庆市大法弟子汤毅再遭邪恶之徒抓捕、迫害
重庆市大法弟子汤毅,男,研究生,42岁,因坚持法轮功修炼,1999年被中铁十一局第五处开除公职。后又被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遭到了残酷的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导致肺部结核,大腿外侧长疮,长期不能愈合,行走困难。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向其家人索取了2万元的所谓保证金才将汤毅放回。

因上有老下有小,为了养家汤毅不得不带出外去打工。2005年4月24日在回家探亲的路上,被昆明火车站铁路公安非法拘禁。因他身上带了一个笔记本电脑,现在汤毅正在進行绝食抵制迫害,身体非常虚弱。

2005-05-22:大约在5月1日左右,重庆大法弟子汤毅乘火车时,被车站公安叫住,查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结果当即被绑架。汤毅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铁路公安看守所,据悉他在里面已绝食3个星期,情况十分紧急,请知情同修发正念营救汤毅

2005-02-25: 重庆当代“渣滓洞”(图)—— 西山坪劳教所酷刑演示
恶警从西山坪8000名吸毒劳教和普教中挑选身强力壮、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劳教(90%以上是吸毒犯)充当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仍有几十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有吸毒犯也说:“那里是人间的地狱,魔鬼的宫殿。”

一个严管组一般约14个吸毒犯组成,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时,多是7、8个吸毒犯同时动手。恶警挑选的吸毒犯,都是心狠手辣、人性全无的社会渣滓。在社会上它们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偷夺抢杀、吸毒贩毒全都来,多次被劳改、劳教,这些吸毒犯的家人有的对他们都恨之入骨。这些恶鬼却被西山坪的管教当作了迫害法轮功的宝贝,被江氏集团当作了宠物。最狠毒阴险的吸毒犯王建鹏被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等评为“优秀劳教”,提前一年释放。恶警多次宣称吸毒犯是“国家镇压法轮功的精英,代表国家和政府做事”。

2001年12月,粗暴狠毒的刘华(刘黑娃)担任中队长,调集30多名人性全无的警察到教育大队,实行整顿,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西山坪陷入恐怖之中,并于12月24日设立严管分队。法轮功学员刘吉彬、林德才、谢锦、陈敏、张全良、李洪福、汤毅、王正荣、黄光明、严新培、曾详柱、袁志强、陈家武、杨斌等几十名法学员都在严管组遭受过残酷折磨,没有任何自由,一切言行由吸毒犯操控,不准接见,不准送衣物,不准洗澡洗衣,恶警对外严密封锁迫害事实。特别是学员张全良,有时一天受数十种酷刑,昏死100次不止,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尽管邪恶之徒使尽了招术,但最终没有达到它要转化的罪恶目地,2004年1日,张全良走出了这个当代“渣滓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5/96140.html

2004-04-29: 汤易,男,41岁,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中铁11局五处工程师。95年开始修大法,为人和善,从事工程施工与科研,对单位多有贡献。1999年10月因去北京上访、讲真话被非法拘留。在15天拘留期间,单位强行下文件开除他的工职,并将造谣文件到处发放,而且还要强行收回刚刚分到的集资新房。汤易被迫流离失所打工,2000年7月在成都讲真像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之后在兰州打工时,中铁五处恶警追向兰州。2001年回重庆后,5月在与其他同修一起吃饭时被绑架。五处恶警袁辉伟非法提讯时,全不顾多年同事情面,对其大打出手。恶警袁辉伟、伍德志做黑材料非法劳教他三年。2002年4月从劳教所正念闯出,邪恶之徒出动大量警力到处追捕,后不慎再次被非法绑架,被关小间3个月。汤易在小间绝食抗议时,恶警刘华率其它恶警与8名吸毒劳教强行灌食迫害。2002年国庆前夕在操场当众高喊正法口号后,被专设严管组,遭受12名吸毒劳教三班倒轮流迫害。到2003年3月被迫害得胸部长瘤,生命垂危,此时年迈的父亲因几年惊吓与压力而突然去世。在办理保外就医时,中铁五处藉口已开除而拒绝接人。母亲为救儿子,被以交防逃费等藉口受到敲诈后才办成保外就医。

中铁十一局五处是铁道部下属单位,位于重庆沙坪坝区新桥,人员来自全国各省市。该单位有约二十多人修法轮大法,周边单位与街道也有很多人修大法,人们都知大法好。比如中铁五处曾经还把单位礼堂提供给大法弟子早晨晚上学法炼功。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江××流氓集团发动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镇压之后,中铁五处与新桥地区的不法人员利用手中权力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中铁五处恶警伍德志、袁辉伟,勾结新桥派出所恶警将中铁五处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劳教与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9/73440.html

2003-05-16: 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折磨迫害大法弟子汤毅
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龙副所长亲自在教育大队(七大队)策划并直接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之徒。大法弟子汤毅,男, 40岁左右,重庆铁路分局桥梁工程师,硕士研究生,汤与其他大法弟子自2001年9月从整训中队(11中队)分到教育大队后,由于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穿劳教人员的衣服、不报数、不蹲下、不参加体罚似的走操,被恶警教育科科长田鑫、教育大队教导员陈泽炳、教育大队一中队中队长田晓海、分队长李宗权等人,唆使吸毒劳教人员陈生渝、秦功文等人采取毒辣手段加以迫害。转队的当天晚上汤毅、刘吉斌等遭毒教群殴,皮带被打断两根、小木凳被打坏一个。过一段时间后他们还是没有屈服邪恶的残暴与淫威。恶警气急败坏又将汤毅转到另外一个地方疯狂折磨,汤在痛苦中理智不清,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汤痛悔不已,后来邪恶又让他上电视揭批,汤坚决抵制又被邪恶残酷折磨。一段时间后,汤被送到重庆市北碚区人民医院开刀,在医院时汤以正念走脱,没几天在重庆市区被恶人发现带走,现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整训中队(11中队)禁闭室遭受迫害。

2003-03-27: 重庆沙坪坝中铁十一局集团五公司参与迫害责任人名单(附电话)(2003年3月27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7/47245p.html

2002-05-16: 重庆大法弟子汤毅在西山坪劳教所倍受折磨(附诗作)(2002年5月16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6/30315p.html

2002-02-09: 汤易,刘吉兵因不穿劳教服,被邪恶“帮教”陈生渝、秦公文,何卫东等多次毒打,口吐鲜血。

2003: 再过两天就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了,这不禁使我想起了我的同修,汤易叔叔。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2000年的时候,网络已经开始封锁。那时我家刚上网,我几乎是不懂一点网络知识。由于我电脑技术不好,IP地址在上网的几天后就被查了出来。紧接着我们家的电话就被监听了,而且也上不了网了。爸爸只好用手机和汤易叔叔联系,没过多久他专程从山西跑到北京为了帮助我们上网,我们每当想起这事就非常感动。第二次我见到他,也是最后一次。当时我们家已经被人盯梢,一天晚上他突然敲我们家门,我以为是我们院里的恶警,而且当时我父母又出去发真相资料了,没在家,我就抵制没去开门。第二天下午他又来了,我父母非常高兴,并劝他留下住几天。但他为了不给我们找麻烦,第三天一大早就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从那以后也就和汤易叔叔失去了联系。

我们一家都坚定不放弃修炼,2001年末,父母的单位一直逼他们去强制洗脑班。无奈,我们于2002年1月被恶人逼得流离失所。我也不得不放弃良好的学业,跟父母流落在外,至今已一年多了。

一天,我无意中在明慧网上搜索,突然看到汤易叔叔被抓的消息,原来他被抓進了重庆北碚西山坪劳教所。(见:<当代渣滓洞──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明慧网2002年2月9日消息)并于2001年被判了三年劳教。在那里他因不配合恶警的要求,备受折磨。而后他在痛苦中理智不清,被迫写了“三书”。他痛悔不已,在明慧上又写了声明。(见:2002年3月22日185人发表声明- 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最后又被抓回了劳教所继续迫害,至今生死不明。我非常地想念汤易叔叔。

在江氏邪恶集团的镇压下,像汤易叔叔这样遭受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他们的家人也都在盼着能听到他们的消息,早日见到他们的亲人。

我呼吁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世界各国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和我们一起共同制止这场邪恶对善良的迫害,惩办邪恶之首。

汤易:硕士,工程师,多次被非法关押,2001年判劳教3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北碚西山坪劳教所。

迫害汤易同修详细情况资料请参考:

2002-02-09: 当代渣滓洞──重庆西山坪劳教所(2002年2月9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9/24610p.html

沙坪坝区(沙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1-03: 重庆第一中级法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塔街道紫薇支路36号 邮编:401147
电话:023-67679119
立案电话:023-67679000
信访电话:023-67679100
电子邮箱:cqyzfy@cqyzfy.gov.cn
网址:www.cqyzfy.gov.cn

2018-08-29: 相关信息:邮编631331
重庆市沙坪坝区陈家桥桥南社区:主任 陈月琴 、副主任 易兵
重庆市沙坪坝区陈家桥街道办事处
重庆市沙坪坝区陈家桥派出所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陈青路163号 电话:65633179
相关人员:简副所长 罗兵(警察)等
希望知道以上详细信息的同修给补充。

2017-10-21: 沙坪坝区“610办公室”:
沙坪坝区610政委,虞斌023-63755224
沙坪坝区610队长,刘伟,023-63755335
沙坪坝区政法委书记:王余果
办公室主任龚旺023-61706130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新街43号 邮编400030
电话 023-63755110 电话:(023)65313309
沙坪坝区分局局长陈江渝 电话 023-63755190 公开邮箱 spbxjntanɡ20132013@163.com
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023-63852702 重庆市政府办公厅: 023-63854491
重庆市长公开电话: 023-63854444 重庆市公安局办公室:023-63701664

2017-10-01:
重庆沙坪坝区各地派出所电话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联芳派出所
地址:显丰大道10旁边
电话:(023)68608941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童家桥派出所
地址:童家桥正街175号
电话:(023)65311758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
地址:小龙坎小新街43号
电话:(023)65313309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山洞派出所
地址:平正村6号
电话:(023)6553183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中铁十一局集团五公司(原中铁十一局五处,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新桥新村71号)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名单:
1、伍德志:男 公安分处任分处长 办公室电话:023—69065219 住宅电话:023—69065708 此人自1999年7.20以来亲自组织参与、勾结局公安、地方公安对大法学员多人进行搜查、抓捕、监视、抄家等,因卖力迫害,多次被局和地方评为“先进分子”(先进地狱分子)。
2、袁辉伟:男 刑警大队长 办公室电话:023—69065222 住宅电话:023—69065623 迫害恶行同上,因卖力迫害法轮功,2001年被提升为大队长。
3、陶全峰:男 原五处党委书记 亲自布置本单位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中铁十一局工作。住宅电话:023—69065802
4、张玉峰:男 原五处副处长 主管公安分处、机关行政工作,现任公司巡视员。住宅电话:023—69065805
5、林世良 男 原五处人事科、干部科科长,现任公司纪检监察科副书记。办公室电话:023—69065272 住宅电话:69065438
6、 胡云容:女 原五处组织部副科长 023—69065272 住宅电话:69065640
7、苟君熙:男 原五处劳资科科长 现企管办主任 023—69065236 住宅电话 69065604
8、刘锦梅:女 五处劳资科科员 宅电:69065605
9、熊淑琴:女 机关工会 主管家属院居委会 住宅电话:69065470
10、秦文华:男 公安分处治安员 办公室电话:69065221
11、谢先刚:男 公安分处干警 住宅电话:69065781
12、陈育林:男 公安分处派出所所长 住宅电话:69065466
13、周兴友:男 原公安分处刑警大队长,现已退休 住宅电话:69065416
14、黄月道:男 原处机关党委书记 现已退休 住宅电话:69065422
15、周明亮:退休职工 被雇用监视大法学员 住宅电话:6906560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