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10-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开发区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 盛春梅(圣春梅,盛雪梅)

女, 64
个人情况: 原四冶西北分公司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大通路394号102室
有关恶人: 花庄派出所雷所长、所长王永全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重刑9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3-14
家庭成员: 儿女: 陈剑儒(陈德光儿子) 陈盛华
夫妻/父母: 盛春梅(圣春梅,盛雪梅) 陈德光

案例描述

2017-10-11: 被冤判九年 兰州盛春梅被监狱迫害致不能自理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盛春梅女士于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判刑九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殴打折磨,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盛春梅,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出生,家住在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一九九七年七月修炼法轮大法前,有心脏病、高血压、胆结石、胰腺炎等病症;修炼后,盛春梅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获得身心健康,这些病症全部消失。

二零一一年,盛春梅和丈夫陈德光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后,被花庄镇警察非法抓捕。其中警察张国维对陈德光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殴打,把陈德光的小腿打肿。家属对张国维进行了控告,但红古区和兰州市检察院均不受理此案。反而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盛春梅夫妻俩非法起诉,并由红古区法院进行非法审理和非法判刑九年。

盛春梅被非法判刑后,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包夹犯对盛春梅非打即骂,每天逼迫盛春梅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不写就搧嘴巴子,写得不满意就会打骂,并要求写到满意为止,否则不让睡觉。

盛春梅被迫害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又是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就是这样,还被包夹每日里逼迫写东西,被包夹肆意的打骂。

后期,盛春梅给他们说,她不会写,也写不了,她们就让盛春梅说思想认识。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甘肃女子监狱给盛春梅的女儿陈盛华打电话,说盛春梅是化脓性的胆囊炎,让盛春梅的女儿签字给盛春梅做手术,如果不签字,就不让见盛春梅盛春梅的女儿就签了字,见到了母亲。盛春梅自己提出要保守治疗,女儿也怕手术后老人身体受不了,就决定保守治疗,期间女监丁海燕和一个狱警戴着执法记录仪在场。盛春梅的女儿提出给母亲保外就医,遭拒绝。在新桥监狱盛春梅呆了半个月又回到了甘肃女监。

五月份有一天夜里盛春梅突然昏迷,被背到狱医室,因情况严重,又送到兰大二院,抢救过来后送到新桥监狱,狱医给盛春梅的女儿陈盛华打电话,说人昏迷了,从兰大二院抢救过来了,现在到了新桥监狱,下了病重通知,让家属去见人。

陈盛华当时接狱医的电话,听到母亲又病重抢救,就在电话中直接提出保外就医,狱医说不够保外就医的条件,没有达到保外的条件,盛春梅的女儿说,难道人死了才够条件吗?狱医说,你妈的高血压三级能够够个边。盛春梅的女儿说,你申请,你不申请是你的责任,他们不批是他们的责任。狱医说,那行,我给你申请试试。

盛春梅的女儿赶去新桥监狱,见到母亲坐着,但是人坐下后起来很费劲。过了二十来天,狱医说(保外就医)报上去了,到时候会交保释金。

又过了十几天,监狱通知盛春梅的女儿到狱政科填表格,申请保释,说是要送检察机关、监狱管理局、红古司法局等部门。

八月份,盛春梅在监狱又吐了一星期,八月十八日,盛春梅的女儿给丁海燕打电话,再次要求办保外。

八月二十一日甘肃女子监狱的孙立伟给盛春梅的女儿打电话,说,你赶快回来,你妈也就这一两天就能回来。盛春梅的女儿当时还在外地,接到监狱的电话后,匆匆往兰州赶。

八月二十三日孙立伟从安宁区盛春梅女儿的家中把盛春梅的女儿接到新桥监狱,又把盛春梅和其女儿拉到红古司法局办了交接手续,司法局办了签收,司法局的王所长说,人就应该呆在红古,并让家属写了很多保证,保证人不能离开红古海石湾。额外加了一条,如果盛春梅身边没人照顾,出现任何情况是家属的事,跟司法局没关系。

盛春梅在红古的家中再无家人,儿子也在兰州上班,女儿的家在兰州的安宁区。为了照顾盛春梅盛春梅的女儿向红古司法局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将盛春梅接到安宁区自己的家中照顾。后盛春梅的身体不适又住院二十几天,出院后盛春梅的女儿将母亲直接接到自己家中,忙于上班和照顾母亲,没有向红古司法局再请假。

十一长假前,红古区司法局王所长给盛春梅的女儿打电话,说,他们的要求是盛春梅不能离开这个区域(红古区),实在不行,就退回监狱,并给了局长的电话让跟局长联系。

因化脓性胆囊炎,导致盛春梅无法进食,在监狱时就时常呕吐,又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回家后,盛春梅刚开始一两天还能吃一点东西,之后就一直不吃东西,脚也肿,吃饭还需要人喂。整个人被迫害得非常虚弱和苍老。这样的身体必须有人在旁边陪护和照顾,可是红古区司法局却以他们有规定,不能离开红古海石湾为由,还说出将盛春梅退回监狱等话。

面对极度虚弱、又不太进食的母亲,盛春梅的儿女非常焦虑担心,不但要上班,还要管孩子,监狱把健康的人迫害成这样,扔给家人,还要时时遭受红古司法局的胁迫,其情何堪!

盛春梅的丈夫陈德光被非法关押,家人每月按时到兰州监狱会见一次,八月份由于给盛春梅办理保外就医错过了会见陈德光的时间。陈德光原先一头的黑发现在变得花白,眼睛现在看东西也花了,陈德光的一双儿女每逢会见父亲时,多么希望这就是接老人回家、和老人团聚的日子,多么希望为了做个好人坚守“真善忍”的父亲能够早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1/被冤判九年-兰州盛春梅被监狱迫害致不能自理-355361.html

2017-04-11: 盛春梅几近失明、患胆囊炎 甘肃女子监狱称不能保外

四月七日,盛春梅的女儿接到甘肃省女子监狱狱医电话,被告知盛春梅查出化脓性胆囊炎和胆结石。盛春梅女儿立马赶到监狱询问情况,但狱警让她先签署手术同意书,然后才告诉盛春梅情况。

盛春梅女儿直接询问主管队长丁海燕和另一主管:人都成这样了,能保外就医么?丁海燕和另一主管直接拒绝了,说:“盛春梅的情况不符合保外就医,不能保外就医。”

被逼无奈之下,盛春梅女儿陈盛华先签署了手术同意书,然后由丁海燕带着到监狱医院去看盛春梅,见到盛春梅后,盛春梅直接告诉其女,不想做手术。陈盛华才给狱警和狱医说明了情况,并当着执法记录仪的记录下,说出了:我妈不想做手术,需要保守治疗的话。

今年中国新年之际,盛春梅的儿女去甘肃省女子监狱看望她时,发现盛春梅的双目失明,双耳接近失聪,但问她的相关管教教官姓名,准备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时,却被监狱相关人员以“时间到了”为由掐断通话。

时至今日,盛春梅因为甘肃省女子监狱的迫害,已经导致其患上糖尿病、白内障、胆结石、化脓性胆囊炎,两耳也已经失聪,声音稍微小点,就听不清说话声音。

盛春梅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出生,家住在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一九九七年七月修炼法轮大法前,有心脏病、高血压、胆结石、胰腺炎等病症;在修炼后,盛春梅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获得身心健康,这些病症不翼而飞。

二零一一年,盛春梅和丈夫陈德光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花庄镇警察非法抓捕。其中警察张国维对陈德光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殴打,把陈德光的小腿打肿。家属对张国维进行了控告,但红古区和兰州市检察院均不受理此案。反而对按照真善忍做人的盛春梅夫妻俩非法起诉,并由红古区检察院进行非法审理和非法判刑九年。

盛春梅被非法判刑后,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包夹犯对盛春梅非打即骂,每天逼迫盛春梅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写的不满意就会打骂,并要求写到满意为止,否则不让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1/盛春梅几近失明、患胆囊炎-甘肃女子监狱称不能保外-345476.html

2017-01-31: 盛春梅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失明

日前,盛春梅的儿女去甘肃省女子监狱看望她时,发现盛春梅的双目失明,双耳接近失聪,但问她的相关管教教官姓名,准备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时,却被兰州女子监狱的相关人员以“时间到了”为由掐断通话。

盛春梅女士,1952年11月出生,家住在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大通路349号102室。1997年通过同事介绍,一家人学习法轮大法。2000年,由于为法轮大法鸣冤进京上访而被非法关押在红古区拘留所。2001年,由于发放真相材料而被非法劳教两年,家中只留下14岁的儿子艰苦度日。

2011年,她和丈夫陈德光一起去花庄镇散发神韵光盘而被警察绑架构陷、并非法庭审。在非法关押期间,警察不让盛春梅进行学法炼功,导致盛春梅本来健康的身体,得了糖尿病,并有明显的糖尿病并发症。在进入女子监狱后,本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见的盛春梅,又患上了白内障,从而导致双眼失明。

在女子监狱的所谓“反邪监区”(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里,警察及警察授权的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所有资料,并进行感想写作,如果写不完,就进行毒打、不让睡觉等方式的体罚,导致盛春梅本来虚弱的身体更加雪上加霜。

现在盛春梅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而耳朵也听不清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31/盛春梅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失明-342484.html

2017-01-30: 甘肃女子监狱2016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盛春梅,六十多岁,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三年被绑架至女监。开始的包夹是陈丽萍,后来的包夹郝娟娟。在长期的迫害中,盛春梅现在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双目失明,两耳失聪。包夹陈丽萍在盛春梅失明的情况下,不带她洗碗、上厕所,盛春梅摸索着自己干。一次,陈丽萍将盛春梅从衣领提起,搧耳光,陈丽萍住上铺,盛春梅住下铺。盛春梅被经常辱骂。还被逼写东西,每天写思想汇报。因经常不按包夹规定一举一动打招呼,或说我错了等,包夹陈丽萍就拧、掐盛春梅的大腿内侧,揪胳膊上的肉,用尺子打头,痛的盛春梅直叫。因为盛春梅身体单薄经不起狠打,包夹就经常不让她洗漱,罚她端着盛满水的盆站好长时间,水溢出一点就揪、掐,用下流话骂已经成了常态。在这种折磨下,包夹还要她写思想汇报、搞卫生、罚站罚蹲。盛春梅因双目失明看不见,就给盛春梅一把尺子比着写思想汇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30/甘肃女子监狱2016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342438.html

2016-01-17: 甘肃省女子监狱近年罪行

甘肃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非法设置了专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反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实际就是“六一零”科,由一名副监狱长分管。二零零八年由新上任的朱先中副监狱长负责。从二零零五年起,“六一零”科科长朱鸿教唆七八个警察,并指使包夹犯人用各种残酷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因朱鸿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六一零”科多次受到省市“六一零”、监狱管理局等部门十几种所谓“奖励”,她被评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家,曾多次在甘肃监狱级馨叶报登载她所谓的业绩。她的名字在三十多个国家迫害法轮功恶人榜上屡屡曝光。在她的密谋下,副科长孙立伟、恶警丁海燕、魏莹等指使包夹犯人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孙立伟在公开场合怂恿“六一零”科包夹犯人有打骂、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权利......

红古区法轮功学员盛春梅,因经常不按包夹规定:一举一动打招呼,或说:我错了等,包夹陈丽萍就拧、掐盛春梅的大腿内侧,揪胳膊上的肉,用尺子打头,痛的盛春梅直叫。因为盛春梅身体单薄经不起狠打,包夹就经常不让她洗漱,罚她端着盛满水的盆站好长时间,水溢出一点就揪、掐,用下流话骂已经成了常态。在这种折磨下,盛春梅身体出现严重糖尿病症状,走路摇晃,眼睛看不清东西,明显消瘦,就这样包夹还要她写思想汇报、搞卫生、罚站罚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甘肃省女子监狱近年罪行-322276.html

2015-02-27: 冤判九年 盛春梅在甘肃监狱几近失明失聪

二零一五年二月,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盛春梅的一双儿女去甘肃省女子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了一年有余的母亲,发现盛春梅被甘肃省女子监狱已经迫害得几近失明和失聪。

盛春梅,女,生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今年六十二岁,原中国四冶西北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现已倒闭)留守处退休工人,曾经患有胆结石、胰腺炎、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在一九九六年,盛春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无,身体强健。

二零一二年七月,盛春梅被红古区公安局、安宁区公安局非法抓捕,警察用贿赂医生的做法,把盛春梅关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九月,因多日没有炼功,盛春梅出现糖尿病及糖尿病并发症。家人得知此消息的时候,多次要求法院“保外就医”,但法官和看守所所长均互相推诿,拒不办理保外手续。

二零一四年一月,盛春梅被劫入甘肃省女子监狱。监狱在明知老人身体不好的情况下,剥夺她炼功权利,并整日强迫她写诋毁法轮功材料,不按照他们要求写,就罚站,不让睡觉,而且恐吓老人,不许给家人说出在监狱里的遭遇。

二零一四年九月,盛春梅的女儿去监狱看望她,发现盛春梅的眼睛看东西模糊,出现视物不清的症状,女儿问盛春梅到底怎么回事,盛春梅告诉女儿,眼睛已经出现白内障。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盛春梅的女儿再去看她时,发现盛春梅已经不知道她在哪里,当女儿说话声音小点,盛春梅拿着听筒,就听不见了。

二零一五年二月,盛春梅的儿女再次去看望她时,发现盛春梅不仅眼睛看不见了,而且耳朵也听不清了,但甘肃女子监狱并给任何解释。

其实,早在二零一三年九月,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同时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四年一月下旬,当时六十七岁的陈德光被劫持至兰州监狱;盛春梅被劫持至兰州女监,当时,盛春梅女士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差。详情请见(兰州市陈德光、盛春梅老俩口被劫入冤狱)

盛春梅在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但修炼后,身体因炼法轮功而得以好转,家庭也更加和睦。只因为她去花庄镇给世人免费发放神韵晚会光盘,就被当地司法机关非法判刑九年,并且在入监几个月,就出现了白内障的情况,但监狱却视而不见,对盛春梅还大打出手,经常性的不让其睡觉。对盛春梅患白内障的解释仅仅是一纸病情告知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盛春梅两次进京,只求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兰州市驻京办遣返后,被当地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盛春梅与女儿陈盛华在发大法真相传单时,被非法抓捕,并直接劳教两年;女儿陈盛华也被劳教一年。当时,盛春梅的丈夫陈德光已经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家中只留下十四岁的儿子在家。刚开始盛春梅的单位还给发着工资,用以养活其子,她被非法劳教五个月后,连其退休工资都不发了,其子没有生活来源。

二零一一年七月,盛春梅与丈夫陈德光去红古区花庄镇发放神韵光盘时,被花庄镇警察缪彦才非法抓捕,在派出所里,陈德光被毒打将近一个小时。第二天,警察把二人送往看守所。因四次体检均不过关,红古区国保大队队长李凌才让盛春梅“取保候审”,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7/冤判九年-盛春梅在甘肃监狱几近失明失聪-305646.html

2014-12-09: 甘肃女子监狱的迫害致使盛春梅眼睛几近失明,耳朵几近失聪。

11月,盛春梅的女儿去看盛春梅,但发现盛春梅已经不知道她在哪里,而拿起听筒,说话声音小点,就听不见了。盛春梅已经被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得仅有的一只可以视物的眼睛几近失明,两只耳朵几近失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9/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1266.html

2014-06-22: 兰州市老年夫妇分别被诬判九年 狱中受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下旬,兰州市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德光被劫持至兰州监狱;他的妻子盛春梅被劫持至兰州女子监狱。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家属去监狱看陈德光,四监区指导员不让家属会见。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家人到甘肃女子监狱探视盛春梅,发现她的身体被迫害得极差:心脏病、高血压症持续,糖尿病并发白内障几近失明。更严重的是,在会见过程中,盛春梅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不时摇手不让家属多说话。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六日陈德光、盛春梅的家人分别到男监和女监看他们,男监还是拒绝家人看陈德光,但是家人在女监看到了盛春梅,却发现她的身体状况极差,两条腿肿得很厉害,她说监狱经常罚站,监狱方已经把这位老人迫害的满身是病了,还不放过这位就为了做好人而不放弃自己信仰的年过花甲的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2/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3787.html#14621224935-1

2014-03-24: 甘肃女子监狱究竟对她们做了什么?
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盛春梅、韩秀芳、韩仲翠等,在狱中会见家人时,都出现见到家人不敢说话的恐惧症。令家人质疑:黑监狱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

法轮功学员盛春梅的家人,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到甘肃女子监狱探视盛春梅,发现她的身体被迫害到极差:心脏病、高血压症持续,糖尿病并发白内障几近失明。更严重的是,在会见过程中,盛春梅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不时摇手不让家属多说话。

盛春梅与其丈夫陈德光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晚会光碟时被花庄镇警察绑架。当天,警察张国维毒打陈德光近一个小时。后陈德光被送进红古区看守所,同年十一月,被转送进兰州市第二看守所。盛春梅在当时因身体状况被强制取保候审。二零一二年七月,由红古公安分局,安宁公安分局,兰州市中级法院,银滩路派出所联合绑架盛春梅,并构陷 她“企图逃跑以逃避审判”,将她关进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盛春梅身体已经检查出多种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均已经比较严重,尤其糖尿病的并发症,使仅剩一只好眼睛的盛春梅也几近失明。兰州市红古区法院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各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四年一月下旬,六十七岁的陈德光被劫持至兰州监狱;盛春梅也被劫持至位于兰州的甘肃女子监狱。

据目前家属了解到的一点情况是,盛春梅在女子监狱,白天被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晚上被逼写东西,不写不让睡觉。盛春梅不但身体情况很不好,精神状态也极差。家属给盛春梅打了一百元钱,狱警还说:不“转化”不让花。

被甘肃女监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韩秀芳、韩仲翠,也都出现象盛春梅一样的恐惧症。

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韩秀芳,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与何玉瑚、金银武、冯彩红一起遭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劫持入狱。韩秀芳原先白白的皮肤,现在变得黑瘦黑瘦。她在会见家属时,也显露出很害怕的样子,不敢多说话。

兰州城关区法轮功学员韩仲翠二零一二年七月被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被城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五月底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对韩仲翠的所谓刑事判决书,法院和监狱至今不给。家属会见时,韩仲翠也一再摇手制止家属说话,显得很害怕,自己不敢说话,也不敢听家属说。家属问及监狱队长姓什么,韩仲翠竟然回答说:不知道。

据知情人透漏,韩仲翠被甘肃女子监狱非法拘禁之后,一直遭到残酷迫害,殴打、罚站、强迫写保证、强逼转化。在韩仲翠的姐姐第二次见到韩仲翠时,见到韩仲翠脸上浮肿,手与手腕处全是青的,在会见的几分钟里,还不时的用手强压左胸处,面露痛苦状,很明显是强压住痛苦不愿让姐姐看到,也不敢说被迫害的事及细节。

甘肃女子监狱,究竟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做了些什么?使她们表现出如此失常?竟然不敢听家属谈及外界信息,不敢说出狱警的姓氏?是什么原因使甘肃女监的狱警公然以“不转化不让花钱”要挟家属和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4/甘肃女子监狱究竟对她们做了什么--289107.html
2014-02-11: 兰州市陈德光、盛春梅老俩口被劫入冤狱

二零一四年一月下旬,兰州市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德光被劫持至兰州监狱;他妻子盛春梅被劫持至兰州女监。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九年,盛春梅女士身体状况早已被迫害到极差,遗传心脏病、高血压持续,糖尿病并发白内障,几近失明。

一月二十八日,家属去监狱看陈德光,四监区指导员不让家属会见。

一、说句公道话 一家人遭迫害

陈德光一九四六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现已破产),家住红古区海石湾大通路。修炼法轮功前身患腰肌劳损、颈椎骨质增生、胃下垂等多种疾病,而且每天要抽两包半烟,天天都喝酒;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烟、酒都戒了。自此他不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好人。陈德光的脾气也改了,从尖酸刻薄的人变成了一个以理服人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颠倒黑白的诬蔑法轮功,陈德光觉得政府错了,三次去北京上访。第一次被遣送回来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内,被拘留所所长指使的犯人打断一根肋骨。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只是因为怕在敏感日进京。

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被红古区海石湾民警张文革等人骗开门,非法绑架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平安台劳教所,陈德光因不服从修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室而被管教指使的犯人毒打,刚愈合不久的肋骨再次被打断。

与此同时,盛春梅和其女陈盛华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劳教。其子陈剑儒被迫流离失所,年仅十四岁的他一个人在外流浪,被兰州市大法弟子好心收留。但这位大法弟子再次被绑架(最后被迫害致死),同时陈剑儒被绑架至七里河区公安分局。七里河区公安分局警察给这个孩子带上了脚镣,直至红古区民警张文革去接。陈剑儒回家后,发现门锁已经被撬,才知道警察已经非法闯入陈德光家(并未经过任何人同意)。被“安排上学”(其实是监视居住)后听同学说才知道,警察造谣说“陈剑儒要上吊自杀,才撬门营救。”

二零零二年初,陈盛华一年即将到期,因违心写了“三书”而被提前放回,姐弟团聚。二零零二年四月,盛春梅被提前放回。但二零零二年七月陈德光被放回的第三天,陈德光、盛春梅、陈盛华又被张文革之流非法抓进臭名昭著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此时又剩下其子陈剑儒一人。这样的生活直至二零零三年一月。

二、再次遭绑架、构陷

二零一一年七月,陈德光和盛春梅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发神韵光盘,被花庄镇派出所民警缪彦才非法抓捕,当把陈德光夫妇拖上警车的时候,陈德光还在向警察讲真相,但缪彦才不听,反倒给陈德光一耳光。警车开进派出所后,张国维把陈德光关进一个房间把陈德光毒打了四十多分钟,在此期间,健壮的陈德光没有还一下手。打完后,张国维还恬不知耻的说了声:“你背手好(经打、能受住)。”中共的警察,连一个可以当他父亲的人都敢打,而且还是毒打。

第二天,陈德光被直接送进红古区看守所,看守所只是象征性的检查了下心脏、肝功等,就是没有检查被张国维打伤的那条腿。而盛春梅第二天因为查出心脏有问题,二次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均拒收,当天晚上被警察强行带着回家,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左右,被警察用“我们谈个话”的名义叫出家门,劫入车内,再次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未果。两日内连续六次送盛春梅入第一看守所均未收,恶警无奈之下,从在盛春梅家中非法抄出的钱强行扣压五千元后,把盛春梅所谓的取保候审了。

与此同时,警察缪彦才、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凌、国保大队曹媛媛、刑侦大队霍国德、陈作鹏、社区主任张东红等对陈德光家进行了非法搜查。后因避人耳目,补开所谓的“搜查证”。在日期栏中的“八日”有明显改动痕迹,近似“九”改成的“八”(也就是说,很可能是九号开的搜查证,因后来发现有问题,又将搜查证的日期改动了)。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警察强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给陈德光夫妇。十月初,案件递给兰州市检察院,由检察官施兴林主管。于此同时,其家人给陈德光请了张传利律师。由于律师的迅速介入,让共产党的警察和检察官们有些不知所措,不得不让案件进行多次补充侦查。

二零一二年四月初,其子陈剑儒在与朋友去天祝县天堂寺镇散发资料的时候,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于第十二天被提前放出,但却被红古区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凌、片警达乐章、社区主任张东红、海石湾镇派出所所长和海石湾镇政府职员等十余人(共开了三辆车)团团围住,不让家人接回家,反而非法送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陈德光及盛春梅和律师均已抵达兰州,但中院法官邴剑锋在十一点左右给陈德光的女儿陈盛华打第一个电话问其有多少人旁听,其女回答:“您允许多少人,我们就多少人去。”邴剑锋说了句:“好吧。”就挂了电话。过了一会,邴剑锋再次打来电话说:“因为六一零的介入,你父亲的案子明天不开庭。”问何时开庭,答曰:“无限期延后。”

与此同时,陈德光的妻子盛春梅在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正想与洗脑班的警察交涉,但却发现警察开始大肆非法抓捕与盛春梅同行且关心关在洗脑班内的法轮功学员生命状况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抓捕了牛晓琴、孙宏、李桃花、吴玉英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后来,有些被拘留十五天后送洗脑班,未被转化的又送进劳教所,有些被直接劳教。贺建中在当日摩托车被非法没收,在时至四个月后,城关区国保大队大队长陈志凯带人冲入贺建中的书画社内,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了贺建中,并洗劫了他的书画社。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警察再次非法抓捕了盛春梅,且不顾盛春梅身上有陈旧性心肌梗塞、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且看守所身体检查不过关的情况下,言语诱使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在身体检查表格上盖章,把盛春梅非法关进了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三、强行立案、枉判老俩口九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陈德光案件责任法官邴剑锋听取陈德光律师的法律意见后,觉得陈德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法不成立,将陈德光案件打回检察院,在兰州市检察院也退回后,红古区检察院不顾事实真相与法律,强行重新立案。

二零一三年四月在红古区法院非法开庭。因法官张雪林通知程序违法,致使两位正义律师无法出庭辩护。张雪林法官诱哄陈德光之女陈盛华放弃正义律师的辩护,可以让其作为家人辩护人出庭。但陈盛华态度坚决:“张法官,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你强行开庭,我控告你;二是你延期开庭,提前通知律师出庭。”张雪林法官说:“那我要向领导汇报。”就转身进去了。

张雪林法官再次出来后,让陈盛华及辩护律师写一个延期开庭申请。陈盛华写完后,张法官声称要和领导开会研究,就又转身进了法院,伙同红古区六一零办公室(反邪办)人员做陈德光及盛春梅的工作,让其解聘律师,安排公派律师。但陈德光言辞拒绝:“免费律师不干事。”在两个小时的坚定声中,张雪林和六一零人员只能作罢,决定延期开庭。第二周,红古区刑一庭庭长鲁常来、张雪林参加在七里河法院开庭的贺建中案件(贺建中和陈德光是一个辩护律师)的旁听。

二零一三年五月,红古区法院再次开庭,刑一庭庭长鲁常来与检察官索剑秋狼狈为奸。鲁常来在开庭时就强调:与案件无关的事情不允许说。在开庭过程中,只要陈德光、盛春梅一提到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身心受益时,以及律师的问题涉及到此点时,就被鲁常来打断并强调“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与案件无关”。

在开庭结束后,从法院出来的司法系统的人都在议论:“检察官问的问题,律师都回答上了;律师问的问题,检察官一个也回答不上……”、“我们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二零一三年八月,盛春梅的律师打电话给张雪林法官,询问案件情况,张雪林法官说:案件还没结论,已上报六一零,需六一零裁定。

二零一三年九月,陈德光案件非法判决下达:判决陈德光夫妇九年。陈德光夫妇不服,提出上诉。九月中旬,律师到兰州市中级法院递交手续。同时,其女陈盛华表示要作为家人辩护人为盛春梅辩护,法官邵军梅同意了陈盛华的请求,要求有盛春梅亲笔写的委托书和陈盛华本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并一再强调此案可能不开庭审理。九月二十七日,陈盛华按要求交了盛春梅亲笔写的委托书,邵军梅以格式不正规,无受托人签名为由拒绝接受,要求“十·一”长假后再交。由于盛春梅的律师当时就在兰州,所以在打印好正规的委托书后,律师见了盛春梅让其在委托书上签字。九月二十八日,陈盛华再次将法官所要求的格式的委托书和身份证复印件交到中院,同时律师也再次递交《取保候审申请书》,一战姓书记官接待时说:“律师不能写《取保候审申请书》。”律师出示相关法律条文,书记官打通邵法官电话请示后,又以各种牵强的理由推诿不收,律师均以正当合法理由驳回,无奈之下,书记官只得收下委托书和申请书。在此之前,邵军梅法官已经说明:经合议庭合议,陈德光的案件不开庭审理。

二零一三年十月下旬,陈德光子女递交《公开开庭申请书》,申请书中提到多处违法行为,并指出在《刑事诉讼法》中这些违法行为必须开庭审理,但邵军梅却一意孤行,执意不开庭审理,让律师交出辩护词。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陈德光之子陈剑儒提交了陈德光的委托书和会见及阅卷申请,但会见和阅卷一直未同意。后在家人几度要求下,邵法官终于在盛春梅的律师递交辩护词的时候同意阅卷。当陈德光的子女阅卷完毕后,给邵法官打电话,问会见之事时,邵军梅回答:“因为案件有一定的特殊性,我们合议组合议了,因为影响我们案件的审理,不同意会见。”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兰州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十一日,陈德光的子女把辩护词上交法院。十一月下旬,非法判决书送达陈德光、盛春梅及其子女手中。十二月中旬,陈德光子女去红古区法院取执行通知书。

二零一四年一月下旬,陈德光被从兰州市第三看守所转至兰州监狱;盛春梅被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转至兰州女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1/兰州市陈德光、盛春梅老俩口被劫入冤狱-287566.html

2014-01-04: 二审不开庭 甘肃法官邵军梅枉法维持原判

陈德光、盛春梅夫妇2011年7月6日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晚会光碟时,被花庄派出所警察绑架。2013年4月20日,兰州市红古区法院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无罪辩护。2013年8月9日法庭对两人非法判重刑九年。
两人认为自己无罪,提起上诉,按《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二审必须开庭。

2013年11月21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党法院法官邵军梅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不开庭书面审理,维持原判,罔顾其子女辩护人及其法定辩护律师的关于“伪造证据及证据不足”的意见及《开庭申请》。

2013年11月初,陈德光的子女双双获得为陈德光、盛春梅辩护的家人辩护人的权利,依法查阅了案件卷宗,发现《卷宗》中多处法律漏洞。办案警察完全没有按照《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办案流程进行办案。

1、搜查当事人家里时,《卷宗》中所说为6点50分给盛春梅出示的“搜查证”,但盛春梅不配合,拒签“搜查证”,但据盛春梅回忆:搜查前一晚,警察已经就进行了查验,当时并没有“搜查证”。第二天大约6点45左右,就把盛春梅叫出家门,说是要去谈点事,但一出门就把她用警车拉到了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他并未见到“搜查证”,但《卷宗》中却说给盛春梅出示了“搜查证”,不知道是不是在去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的车上给盛春梅看的,如果是的话,在陈德光的家中并没有搜查证,搜查的警察就属于强盗行径。

2、在搜查陈德光的家时,并没有陈德光的家人在场,而当时搜查完毕的时候,也只有社区主任张东红签字,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必须有两个与本案无关人员签字”的相关法律,况且社区主任张东红并不是与本案无关,而是与本案有关,其人本身就是共产党员。

3、第二次非法抓捕盛春梅后,由安宁区银滩路派出所警察做笔录,但有一处前后笔迹严重不相同,不但字体不同,而且笔迹颜色不同,但此处却没有盛春梅的签字画押,属于严重的作伪证。而且是警察执法犯法。

4、在警察张国维毒打陈德光后,张国维和缪彦才只写了份情况说明,并没有第三人说明情况,而且缪彦才在把陈德光和盛春梅绑架上警车的时候,就打了陈德光一个耳光。也属于共犯。在情况说明中并没有说出在没有审讯的40多分钟内他干了什么,而陈德光的情况说明中明确指出张国维毒打他40多分钟,盛春梅在门外听到房间里叮当作响(打人的声音)近40分钟。

5、从陈德光家中非法查抄出来的东西,并没有第三方鉴定,而是让兰州市公安局反邪教侦查支队的人来鉴定,这本就是同系统的不同科室,就属于自己给自己说自己没错。着同样违反了《刑事诉讼法》。

二审法官邵军梅不顾以上事实,不顾辩护人的《开庭申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法律条文,强行不开庭,非法判决陈德光、盛春梅的案件维持一审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4/二审不开庭-甘肃法官邵军梅枉法维持原判-285242.html

2013-12-12: 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
......
◇陈德光、盛春梅夫妇被判九年重刑

陈德光,男,一九四六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现已破产),家住红古区海石湾大通路394号。盛春梅,陈德光的妻子,一九四九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陈德光先后三次进京上访,均被遣返回兰州后,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陈德光被警察张文革从家中骗出说有事要谈,直接送到红古看守所,其后被邪党派出所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在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晚,盛春梅外出发送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劳教。二零零二年八月,陈德光、盛春梅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精神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在红古区花庄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到花庄派出所。花庄派出所所长雷富林曾在海石湾呆过,他认出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后,一心想加重迫害,当晚罗织罪名,开出拘留证,先后三四次欲将盛春梅关入看守所,但都没得逞。后盛春梅回家,陈德光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海石湾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陈德光被转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欲勾结检察院、法院对他非法起诉、判刑。在十一月初红古区公安机关将案件交给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盛春梅再次被劫持、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法庭非法判决书下达,非法判处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各九年重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2/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283649.html

2013-10-29: 甘肃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遭迫害情况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甘肃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的家人及辩护律师到兰州市中级法院递交陈德光委托其儿子在二审期间为其辩护的委托书时,法官邵军梅接收手续时,口头通知陈德光的案子不开庭。律师及陈德光的女儿坚决要求按法律程序公开开庭。邵军梅却说:“经合议庭合议,也请示领导了,一致决定你父母的案子不开庭。你们是辩护人,也可以递交辩护词。”陈德光的儿子说:“我的父母当庭都没有认罪……”可还没有说完,邵军梅就打断其的话:这与认不认罪没有关系,依据我们内部规定这个案子不开庭审理。律师说:“那我们就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9/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1925.html

2013-10-14: 看共产党如何枉法给法轮功学员判刑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夫妇被非法判刑九年。然而两年之前,在陈德光被非法抓捕关押期间,其所在公司已知将判刑的具体年数。中共司法运行黑幕和背后操纵的黑手机制令人瞠目。

兰州市红古区陈德光夫妇在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非法逮捕后,陈德光妻子盛春梅因身体严重不适而被取保候审。当二零一一年九月其家人去陈德光退休前公司中国四冶甘肃留守处询问陈德光的退休工资的时候,公司领导说还没有办理退休生存认证。家人问为甚么不办理,再不办理就过期了。公司领导说:不会,陈德光要被判9年。

而当时陈德光连公安阶段都没过,竟然已经被非法定刑9年,这到底是法院在判刑,还是谁在定刑?为甚么连法院都没上,刑期就已经定了,而且已经通报到公司去了。在中国,中国国有公司以及大型企业都有中共党委,而且都是相通的。

今年六十七岁的陈德光,修炼法轮功前身患腰肌劳损、颈椎骨质增生、胃下垂等多种疾病,而且每天要抽两包半烟,天天都喝酒;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烟、酒都戒了。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陈德光夫妇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晚会光碟时被花庄派出所绑架,当晚陈德光被警察张国维毒打近一个小时。后陈德光一直被非法关押,迄今两年。

二零一三年五月开庭,律师在法庭上义正词严,为陈德光、盛春梅夫妇作无罪辩护,公诉人对律师的问题一个也回答不上来。休庭后,参加旁听的司法人员评论说:“公诉人也太差劲了,他问的问题,律师全回答上了,律师问的问题,公诉人一个也回答不上来。我们这十几年来,都干了些甚么?!”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法官张雪林告诉律师,审理具体结果需要政法委看后才能决定。

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非法判决书下达,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九年。陈德光夫妇表示提出上诉。盛春梅女士的眼睛已几近失明,糖尿病症状有所加重。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4/看共产党如何枉法给法轮功学员判刑-281114.html
2013-10-12: 兰州陈德光夫妇被诬刑九年后上诉 兰州中院欲二审不开庭

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被非法判刑九年后上诉, 兰州市中级法院法官邵君梅近日声称与上级领导商量后,决定二审不开庭,要律师提交辩护词。

陈德光、盛春梅夫妇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晚会光碟时被花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四月二十日,兰州市红古区法院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非法开庭,律师作无罪辩护。但法庭之后对两人非法宣判九年徒刑。两人认为自己无罪,提起上诉,按《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二审必须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2/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1075.html#131011231926-4

2013-09-21: 兰州市红古区六旬法轮功学员盛春梅被迫害情况
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陈德光、盛春梅夫妇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晚会光碟时被花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陈德光被警察张国维毒打近一个小时。

二零一三年五月,红古区法院对陈德光夫妇非法开庭。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下达非法判决书,非法判处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各九年。陈德光夫妇提出上诉。九月九日,陈德光的家人得知陈德光、盛春梅夫妇上诉案已经转至中级法院,负责的法官是刑一庭的邵军梅,现在已经开始二审程序。九月十七日,律师见到法官时,法官几次强调此次案件很可能不开庭。希望兰州市同修多发正念,加持同修,并让二审必须开庭,且当庭释放!

九月十七日,律师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盛春梅,见盛春梅身体状况已经被迫害到极差,遗传心脏病、高血压持续,糖尿病并发白内障,几近失明,最近又出现了脑血管梗塞,情况十分危急。但看守所拒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1/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0142.html

2013-09-10: 甘肃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夫妇面临非法二审
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陈德光的家人得知陈德光、盛春梅夫妇上诉案已经转至中级法院,现在负责的法官是刑一庭的邵军梅,现在已经开始二审程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0/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9312.html

2013-08-17: 甘肃兰州陈德光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九年
兰州市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非法判决书下达,陈德光夫妇表示提出上诉。盛春梅女士的眼睛已几近失明,糖尿病症状有所加重。
陈德光夫妇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遭非法开庭迫害后没有任何音信,六月十三日律师打电话问法官张雪林,张说,最近一个月就出来了,但具体结果需要政法委看后才能决定。

陈德光老人一九四六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现已破产),家住红古区海石湾大通路。修炼法轮功前身患腰肌劳损、颈椎骨质增生、胃下垂等多种疾病,而且每天要抽两包半烟,天天都喝酒;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烟、酒都戒了。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陈德光夫妇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散发神韵晚会光碟时被花庄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晚陈德光被警察张国维毒打近一个小时。后陈德光被非法关押至红古区看守所,其妻子因身体原因被强迫取保候审。

二零一二年六月,兰州市中级法院欲对陈德光夫妇進行开庭,但当律师赶到兰州,为开庭做准备时,中级法院法官突然打来电话通知不开庭了。家属问甚么时候开庭,具体时间不知。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案件在红古区法院开庭,但当时由于红古区法院通知程序违法,导致陈德光夫妇的律师在外地赶不过来,而无耻的红古区六一零欲强行让法院开庭,被陈德光家属呵斥,无奈之下,企图逼迫陈德光老人换律师。但陈德光老人始终坚持自己的律师,说“不要钱的律师不干活”。无奈之下,红古区法院通知,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二零一三年五月,图谋迫害陈德光夫妇的案件开庭,律师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公诉人对律师的问题一个也回答不上来。休庭后,参加旁听的司法人员评论说:“公诉人也太差劲了,他问的问题,律师全回答上了,律师问的问题,公诉人一个也回答不上来。我们这十几年来,都干了些甚么?!”

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法庭非法判决书下达,非法判处陈德光夫妇各九年。陈德光夫妇不服,表示提出上诉。律师在接见盛春梅时,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导致几近失明,糖尿病症状有所加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7/甘肃兰州陈德光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九年-278264.html

2013-08-17: 甘肃省兰州市陈德光、盛春梅被非法判重刑9年

兰州市邪党法院已对大法弟子陈德光、盛春梅作出了9年重刑非法判决,主要是市政法委610在后面指使。

另,市政法委 610 具体在市委大院后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6/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8221.html

2013-05-01: 兰州非法庭审 检方理屈词穷却无理要求判刑
四月二十日,兰州市红古区法院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進行了非法开庭,通知是十点开庭,家属与律师均提前二十分钟到达法院门前,法院大门紧闭,小门关着出入凭脸或旁听证,国保大队和派出所警察在一旁随时候命。

大约十点半,法院大门打开進去一辆载满警察的依维柯(警察下车后就三三俩俩分散开進行警戒),十点三十五左右又進去一辆救护车,又过了大约十多分钟,盛春梅从车上下来被人搀上楼梯進入法院里。十点五十左右,陈德光

2012-06-06: 甘肃兰州中级法院欲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非法开庭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下午,盛春梅(陈德光的妻子)的代理律师到兰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邴建峰法官的办公室办理手续,接到法官的通知,法院已定于六月十二日(下周二),对陈德光、盛春梅进行非法开庭审理。在此,我们呼吁本地法轮功学员正念解体邪恶及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8551.html

兰州 开发区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7-10-08: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100号 电话:0931—8535248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8881081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882505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钟智录 0931-8960577 1389323080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 :万治贵 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政 委:王禄维
梁仪坚: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刘琰 副局长 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魏兴刚 副 局 长0931--8735568 13993166923
郭建中 副 局 长 0931--8735806 13893326286
梁秋明 副局长 0931—8735698 13919806866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杨万成 纪委书记 0931--8735986 13893632808
姜润基 副 局 长 0931—8831128 13609381711
张文彬 办公室主任 0931—8735506 13993188186
何丰功 办公室副主任 0931—8872129 13893207599
甘肃省兰州监狱:
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信箱:兰州市大沙坪28号,邮编730046
电话:0931-8364911-2015
监狱长:楚志勇
副监狱长:张全民
政委:刘元珍
管理科长:段宝峰
三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三分箱
五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五分箱
七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七分箱
八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八分箱
电话:18909484848
十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十分箱
十一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十一分箱
甘肃女子监狱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 电话:0931-8333610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信箱,邮编73004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10-05, 9:29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