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博野县 >> 陈淑芬(丈夫霍士敏), 女, 4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博野县博陵镇南白沙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3-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霍士敏(陈淑芬丈夫) 陈淑芬(丈夫霍士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2-21: 河北省博野县公安局副局长郝同乐犯罪记录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博野县公安局副局长郝同乐在过去十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郝同乐:男,四十多岁,河北省博野县小店镇北祝村人,现任博野县公安局副局长。

二零零二年,郝同乐曾亲自下手折磨蠡县法轮功学员刘志辉。在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会议上,阴谋策划在法轮功学员在大街上被游行示众时,为了防止喊出口号,到县级医院口腔科借一种东西撑住法轮功学员的嘴,不让喊出声音。

同年,郝同乐伙同博陵镇政府将法轮功学员陈淑芬霍士敏夫妇从安平县非法抓捕,陈淑芬被判九年冤狱,霍士敏被劳教三年。陈淑芬至今仍在狱中承受着非人的迫害,霍士敏的父亲到死也没有见上儿子、儿媳一面。

由于郝同乐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命,郝同乐被提拔为公安局副局长,直接主管迫害法轮功。十一年来,他亲自或指使公安局、派出所在全县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九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罚款累计近百万元,监控、跟踪、蹲坑等手段无所不用,对法轮功学员拘留、抄家、骚扰不计其数。在烈日下让法轮功学员游街示众,在他的指使下,把法轮功学员贾爱桐(小店镇闫庄村人 )和两名南小王乡淮南村法轮功学员抄家抄得一干二净,非常凄惨。关押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次。

在郝的授意下,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牵连致死,超过十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骨肉分离,二十九人被非法劳教,两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九年,郝同乐又指使胡志光(现任博野县北杨村乡派出所所长)、李志(现任博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先后非法关押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把十名法轮功学员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进行迫害。其中城东乡大西章村法轮功学员代淑娜的女儿才一周岁,就使其骨肉分离。无辜的孩子整天哭着要找妈妈,如今才一岁多的孩子看见人就吓得藏起来,孩子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孩子体弱多病,其父三天两头带她到医院打针输液。代淑娜上中学的儿子因承受不住沉重的打击而辍学,把自己关闭在家里不说话,不出门,后来到厂里打工挣钱,由于年岁小,手指被弄下去一截。十几岁的孩子被迫承受着如此大的压力。

还有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翟林亚(据说郝同乐老家与翟是邻居,两家关系密切)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非法抄家绑架。为给翟非法判刑,郝同乐指使胡志光(时任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现任北杨村派出所所长)制造伪证,找假证人,移花接木,罗织罪名,由于与事实不符,第一次在博野县法院非法开庭时被翟林亚揭露,审判长没有办法只得宣布休庭。第二次在博野县法院非法开庭时,翟的夫、儿女(胡志光找的证人)要发言证实证物与事实不符,审判长李丽不允许,翟指出证物不是他家的,审判长李丽不欲采纳。最后还是被博野县法院非法判三年。

在此善劝郝同乐以及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的恶人,赶快悬崖勒马吧!想想自己的未来,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警告那些至今还在为邪党卖命,不遗余力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们也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1/河北省博野县公安局副局长郝同乐犯罪记录
2010-03-11: 保定市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河北女监非法关押
(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地区至少有六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后,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她们是:

1、李艳萍,河北省涞源县后泉坊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被恶警绑架,刑事拘留长达五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

2、陈淑芬,女,四十五岁,是河北省博野县城关镇白沙村法轮功学员,和霍士敏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为要给大法讨回公道去京上访,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之后恶警、恶徒经常上门骚扰。夫妻二人开始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夫妻二人在衡水市安平县被十几个恶警绑架,夫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遭受迫害(已于二零零四年秋后回家)。

陈淑芬先是在博野县看守所、徐水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曾为反迫害绝食绝水几十天,多次被强行灌食,骨瘦如柴。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到石家庄第二监狱,后转到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600.html

2009-05-28: 河北省鹿泉第二女子监狱无理拒绝陈淑芬家人探视
陈淑芬,女,现年47岁。河北省博野县南白沙村人。2002年8 月,陈淑芬与大法弟子一起利用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结果和霍士敏一同被恶警绑架和酷刑逼供。之后陈淑芬被非法判刑9年,霍士敏被非法劳教3年。陈淑芬现被河北省鹿泉第二女子监狱劫持。监狱恶警以各种借口拒绝家人探视。
2002年8月,陈淑芬为了向被邪党谎言欺骗、毒害的民众讲清真相,与大法弟子一起利用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为此,邪党国安部非常恐慌,命令保定市公安不法人员必须在几日内抓住陈淑芬,否则,给予撤职处分。

博野县公安局伙同博野镇派出所恶警采取卑鄙、下流手段,于2002年10月19日晚12点左右,恶警们跳墙进入陈淑芬家中,破门而入,从被窝中揪着正在熟睡的16岁儿子霍磊的头发,强行拽进车内,而后施以酷刑迫害,逼问他父母的住处。在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和酷刑逼供下,霍磊无法承受,便说出了父母的住处。

当晚半夜2点钟以后,博野县恶警10余人开三辆车逼霍磊带路,找到河北省安平县某村陈淑芬的住处,恶警们连外衣、鞋也不让穿,将霍士敏陈淑芬夫妇二人非法抓到博野县公安局进行非法关押并进行殴打,用木棍拼命抽打霍士敏的臀部以下大腿处,直打成黑紫色。给陈淑芬施以怎样的酷刑,到现在也不得而知,因为邪党监狱至今不让面见陈淑芬。据当天早晨给陈淑芬送衣服的弟媳讲,只看见陈淑芬光着脚、穿着秋裤、头发蓬乱,双手被铐在暖气管上,脸色甚是难看。

当天早晨,霍磊被放回家。陈淑芬的婆婆来看孙子,只见院内被恶警揪下了霍磊的大绺大绺头发,还有霍磊被强行揪走时地上划得两行鞋印。小霍磊被恶警毒打后,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整整五天没吃东西,嘴上起了满口的燎泡。

两天后,陈淑芬霍士敏被送往河北省徐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徐水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陈淑芬曾绝食反迫害,遭到强行灌食迫害,人瘦的皮包骨头。而后,陈淑芬被邪党伪法院非法判处9年有期徒刑,霍士敏被非法劳教3年。

陈淑芬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鹿泉第二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家属曾多次探视,监狱恶警以各种借口拒绝面见。几年前曾听说一名恶警包一名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不让学法、炼功。

2009年5月7日,儿子、女儿去监狱看望陈淑芬。因陈淑芬不背监规,恶警不让儿子、女儿接见。

陈淑芬被非法判刑前,她就多次遭到迫害。

1999年7月20日,陈淑芬进京上访,被博野县公安局接回,非法关进博野县职教中心洗脑班。7月22日,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公安局的恶警进行非法抄家,掠走师父法像和大法资料;7月25日被非法关进博野县拘留所,非法罚款250元回到家中。

1999年10月20日上午,博野镇党委书记胡博学、副书记姚栓良、镇长杨同乐,副镇长肖某带领约20人左右,到家中找人,陈淑芬当时不在家,去了亲戚家。恶人便于中午12点左右,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又非法抄家,将家中电视机、录音机、自行车非法掠走。下午5点左右,陈淑芬刚从亲戚家回来一会儿,恶人就妄图进行绑架,因陈淑芬不配合,便又将家中另一辆自行车和一辆脚蹬三轮车强行推走。

10月22日晚上12点5分,博野镇十几个人将陈淑芬强行绑架到镇政府,逼迫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因陈淑芬不从,暴徒便让其脱掉大衣,用大绳倒背着胳膊捆上,拳打脚踢,直至筋疲力尽才停手,陈淑芬左眼被打成个大紫包。直到天亮前不准睡觉。天亮后,被关进博野县拘留所。在非法拘留期间,恶人向家人索要1200元押金,15天后强行扣除400元,购买 “保定日报”。

2000年9月21日,博野县公安局政保股李莉、张盼芳、胡志光、张四清等人下传票让陈淑芬去公安局,将陈淑芬诱骗到公安局,非法关押6天,并向家人非法勒索1600元。

2001年6月1日早6点,公安局政保股李莉、胡志光、张四清三人到陈淑芬家欲进行非法绑架,因陈淑芬不配合,李莉便打电话叫来110的三个人,妄图强行绑架。因陈淑芬揭露李莉等人贪污大法弟子巨款,6个恶警灰溜溜的走了。当天晚上,南白沙村书记王乱说:“乡政府要你揭批你们老师。”6月3日晚上,王乱又到家里说:“明天8点必须见到你。”让揭批师父、录音、录像。为不放弃信仰,陈淑芬6月4日早晨离家出走,流离失所。6月9日,博野镇党委书记姚栓良伙同公安人员共十几人半夜翻墙而入,欲非法绑架未遂。6月14日左右,村书记王乱找陈淑芬霍士敏叫其揭批法轮功、录音、录像。因夫也修炼法轮功,无奈也流离失所在外。

陈淑芬1996年开始修煉法轮功,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是南白沙村有名的好人。可是这样的好人却惨遭邪党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8/201779.html

2007-07-10: 声援河北大法弟子李锋

河北省保定地区安国市大法学员李锋,因电视插播讲真相被恶党非法判重刑15年,现被关押在石家庄市第四监狱遭受折磨,使他的身体状况日益恶化。2005年底,开始出现冠心病、高血压等症状,情况危急。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以其“不转化”为由不予受理。

李锋于2002年10月4日被绑架,此前据传省里已下达密令,死的也要。他在石佛乡派出所曾遭到恶警毒打,后被转到安国市公安局刑讯逼供5昼夜。恶警李东甫曾强迫李锋吃下类似奶糖的不明药物,之后李锋在剧烈痛苦中失去听力、视力、思维能力。之后又在徐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年之久。

2003年10月,邪党不法人员对17位大法学员非法判刑,其中有大法学员李锋(安国)、张立群(深州)、韩卫新(安新)、李爱阁(雄县)、张艳青(高碑店)、马增军(雄县)、王向辉(蠡县)、谢树桓(深州)、谢秀改(安平)、陈淑芬(博野)、谢占芬(任丘)、付淑玲(易县)、牛敏婕(石市)、赵卫民(石市)、范庆军(石市)、郭祥宇(邢台)、张富明(深州)等。大法学员对非法判刑不服,并绝食抗议。

之后,李锋等四名学员被劫持到石家庄北郊监狱进行所谓“攻坚转化”。长期惨无人道的折磨使李锋精神失常。2005年底出现心慌气短、全身无力,并多次昏迷,最长达12小时。医生诊断为严重的冠心病、高血压等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

家人得知后,曾多次到监狱要人,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未予办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59.html

2006-09-16: 河北省女子监狱罪行罄竹难书
河北省女子监狱由保定太行监狱、承德监狱、石家庄监狱各女子监区合并而成,共分9个监区,每个监区关大法弟子十几名,现大概关押100多名河北省各地大法弟子,象很坚定的大法弟子如彭云、张哲、赵爱芳、申社香、夏云省等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伊玉辉、陈淑芬、白玉芝、胡蕊、赵真、杨淑珍、赵金花等被非法关押在在三监区,鲁风铃、童会莲、朱振娟等被非法关押在在一监区,张丽、付东霄等被非法关押在在五监区,谢秀改、郑保华等被非法关押在在二监区。
2005 年3、4月份,石家庄监狱曾强行给全体服刑人员,包括全体大法弟子,抽血化验,抽血者全是狱外医务人员,每人抽血满满一试管,约10毫升左右,检查项目有 六,七个,写在试管标签上,每人必抽,抽完后带走,不知什么名目,也没有反馈化验结果,不知是否与器官移植罪恶有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6/137964.html

2007-04-07: 一家受迫害:父亲过世母遭关押 儿女婚姻受阻

陈淑芬,女,四十五岁,是河北省保定市博野县城关镇白沙村人,和霍士敏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镇压后,因为要给大法讨回公道去京上访,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大概十二点左右,陈淑芬又被一帮恶徒抓到镇政府。以胡博学、刘跃川、姚栓良为首的七、八个恶徒对其施暴,当时她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脚趾也被弄破,一只眼睛被打青了。刘跃川还说:你的家庭和别人不一样,你得多拿钱,得拿个七、八千元。并非法抄走电视机一台,三轮车一辆。

二零零零年,以李莉为首的县公安局政保股的邪恶之徒,再一次将陈淑芬绑架,被关押五、六天,最后交款一千元才被放回家。然而回家后并没有得到安宁。恶警、恶徒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李莉带领三四个恶警又一次闯入她家,要带她到公安局,陈淑芬不去,与李莉等人交涉,李莉见其不走,又打电话叫来王宏利等三、四个人。陈淑芬当场揭露李莉私自贪污大法弟子的钱,李莉才说让陈淑芬夫替妻子到公安局去一趟,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带人走了。

从此以后,陈淑芬不敢在家呆了,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后来由于生活等种种原因,霍士敏也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道路。邪恶之徒仍不死心,到处打听他夫妻二人的下落,连亲戚家也不放过。

二零零二年,国保大队竟然悬赏抓捕,李莉在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上也特别卖力气,妄图受到上级赏识,升官加爵,为抓捕大法弟子,李莉曾几天几夜不回家,恶警拿着照片到安国市到处叫市民辨认。由于形势所迫,陈淑芬夫妇在衡水市安平县租了套房子暂且安身。不料以李莉为首的恶警在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在李莉的指使下,恶警们跳墙到了陈淑芬家院子闯入屋内,将正在熟睡的陈淑芬之子霍磊揪着头发揪出被窝,往外走,走到院里落下一大缕头发。小霍磊死活不跟他们走,灭绝人性的恶警们强拖着走到门外,将其扔在车上,院里留下当时拖走时孩子的鞋划出的一道长印。

到了公安局后,恶警们逼他说出爸妈的住所,小霍磊怎么也不说,恶警们像土匪一样对孩子拳打脚踢,狠命的打他,用电棍电,受尽了百般折磨,还威胁说:“你要是不说出你爸妈在哪里,就打死你,打死了就把你扔出去,你们家谁也不知道。”边打边吓唬。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哪里经得起这种折磨和恐吓,最后孩子实在承受不住,被逼说出了父母的住处。

于是李莉连夜派出至少三辆车、十几个恶警到衡水市安平县。三点左右趁陈淑芬夫妇熟睡之机,毫无防范将二人拖到车上,连衣服、鞋都没让穿,拉回公安局进行拷打,当时的情形可想而知,霍士敏的臀部上看不到一点好肉的模样,其中一个恶警还吓唬霍士敏说:“打死你了就说你是自杀!”

可怜的小霍磊被放回家后,不仅身体饱受折磨,精神上也有了负罪感,好几天不吃不喝,吃不下饭,起了满嘴的泡,总是说脑袋痛的不行,头皮不敢摸,难受极了,一直持续好长时间。那天恶警们还劫走一辆铃木王125摩托车。夫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遭受迫害(已于二零零四年秋后回家)。陈淑芬先是在博野县看守所、徐水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陈淑芬为反迫害绝食绝水几十天,曾被多次强行灌食,人骨瘦如柴。后被关到石家庄第二监狱,又转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到现在(被非法判刑九年)。

陈淑芬的儿子在十七岁那年订了婚,女方的弟弟要去当兵,邪恶为了迫害陈淑芬一家,去女方家中威胁女方的家人说:“你家要不和他家(指陈淑芬)断绝关系,就不叫你的儿子当兵去!”

由于陈淑芬夫妇双双被非法判刑,导致家境贫寒,当时霍士敏父亲卧病在床,上有九旬老母,老父亲思念儿子、媳妇心切,悲痛不已。在二零零四年春天,霍士敏回家之前过世,现祖母、母亲健在,陈淑芬的儿子、女儿都已到成婚年龄,只因其母学“真善忍”做好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关押,致使兄妹二人婚姻受阻,全家人及亲朋好友都为其发愁,这是什么世道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7/152341.html

2005-06-29: 石家庄二监狱部份迫害纪实
2005年2月1日左右,二监狱女子三中队队长尹金霞下令,三人一行去厕所,其中不允许有两个是练法轮功的。这一命令引起所有大法弟子的抗议。大法弟子陈淑芬绝食抗议;大法弟子尹玉辉拒绝参加劳动;其他一些人也分别找队长谈话表示抗议。陈淑芬绝食三天后,三中队硬是公布了三人一行名单,强行对大法弟子加强监控,不允许像以前随意三人结伴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9/105083.html

2001-07-25: 我叫陈淑芬,女,40岁,河北省博野县博陵镇南白沙村人。我自96年开始炼功,从身心上都受到了净化。

99年7、20进京上访,被押回本县职中洗脑班。当天被押回96名大法弟子,后又陆续从家中抓走和由京解回十几名大法弟子,共110多人。7、20由京解回的96名大法弟子一一被公安局搜身,他们所带的钱财被抢劫,数目由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打的白条,公安局当时说给退,但至今未给退回。公安还说我们连工资都发不了,还想退钱?此事由政保股李莉主管。

家中人多次去职中看望,以牛兰珍为首的十几名看管人员,向大法弟子家人索要钱财,数目不限,没任何收据,如不给钱,就不让见大法学员。7月22日,警察在我家没人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了师父法像及一些大法资料。三天后突然把我和杨四保(南刘陀人)、杨小文(北刘陀人)、甄艳丽(王各庄人)、苏宪(城东乡东柏樟村人)、李艳芳(北刘陀人)、甄银丑(南小王乡王各庄村人)、老付(北杨村人)强行送入县监狱,进狱后才知道还有刘小俊、贾同仙(二人都是东站办公室的)、杨博娜(县教委的)。一星期后,公安局安定强审讯我,让我写所谓的保证书(审讯的材料还在县保存)。李莉(政保股长)等威胁我说:“三天内如不写保证就判。”但三天未到他们又改口说:“想判刑也不判你们,就得写保证书!”李莉给发的所谓的‘五帮一’表格有村干部张永庄、王铁永、王小凯、杨俊凯(当时只有四人),又罚款250元才放人。

99年10月20号上午,乡政府以党委书记胡博学、副书记姚栓良、镇长杨同乐、副镇长肖X带20人左右到家中找我。因没见到我,中午12点左右,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家中电视机、录音机、自行车抢走。下午我串亲戚回家后,发现家中被抄得乱七八糟,未等收拾,下午五点多,他们又来到家中强行要把人带走。经我给他们讲道理后,他们又从家中推走一辆自行车、一辆脚蹬三轮车,连第一次抄家给拉了个清单说:“元旦就给退回。”两天后夜间12点5分,天下着小雨,乡政府又来了十几个人,强行将我带走,到乡政府一楼,就开始审讯,逼迫我骂老师、骂大法,因我不配合,他们恼羞成怒,让我脱掉大衣,用大绳倒背着捆上我。有一个人说:“拉上三楼,让她嘴硬!”上楼后,又有一人喊:“关上灯,打!”直到累的他们精疲力尽才停手。暴徒们把我的左眼打得肿成了大紫包。后又把我拉到二楼,不准睡觉。天亮后,由乡派出所所长王俊起把我接到派出所,又审讯我,他对乡政府的暴徒打我很不以为然。乡党委书记硬逼所长强行把我往县拘留所送,所长王俊起不听。书记多次打电话,王没办法,自语:“谁管谁呀。”把我送到县拘留所。公安局长不收,说:“不够拘留条件。”拘留所长甄岳路也没办法推托,先拘了人后才办手续,拘留时间是半个月。在拘留期间,还向家里要1200元押金款,半月后放人退回了800元,扣了400元的资料费(‘保定报’报纸费),其抄家的财产元月10日才退回(三轮车到现在也没给,有证据)。

2001年9月21日,公安局政保股又下了传票让我当天到公安局,去后才知道,因我去王各庄和功友一块儿唠了半个小时,被他们追查,他们还威胁我说:XX被打了三个晚上,把该说的都说了,你该说什么也忙说吧。”我没听他们的,因不配合他们,当晚就被送进监狱(送进监狱的决定是李莉、杨明芳、胡志光、张四清四人做出的)。第六天向我爱人霍士敏索要2000元人民币,因我夫钱不够,降到1500元,加饭费100元,共1600元,于是才放我回家。之后,歹徒们又多次骚扰我家。

2001年6月1号早6点,政保股长李莉、胡志光、张四清闯入我家,二话不说要把我带走,我问明情况后不配合他们。他们没办法,李莉打电话叫来了110,来了三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进屋就要带人,我给他讲道理、摆事实,有一个叫宏利的说:“咱们走吧。”110的走后,李莉还不肯罢休,我讲出我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揭发他们贪污大法弟子的巨款(从99年到现在)他们觉得理亏,灰溜溜的走了。

6月1日晚,村书记王乱找我谈话说:“乡政府要你揭批你们老师。”6月3号晚上,王乱又到我家说:“明天8点前必须见到你。”(意思是叫我揭批师父、录音录象)我见事不妙,6月4号早晨就离家出走,流浪在外。

五天后我与夫联系得知,由乡党委书记姚栓良和公检人员十几人,半夜翻墙而入,把几间房找遍后没见我才走了。6月14号左右,村书记王乱又找我霍士敏(也炼法轮功)叫他揭批法轮功、录音录象,我夫不配合也离家出走,至今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回。现家中仅剩八十八岁的老祖母,六十多岁的母亲和瘫痪多年的父亲,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十来亩地因不敢回去种,现已荒芜。



保定 博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7-28:
北杨村派出所:
电话:3128371122

城东乡派出所:
电话:3128399110
所长宋景辉13832266502
警察邓义顺

博野县公安局:
局长王哲斌15103120217
政委李国栋13603175596
副局长郝同乐13931399587
副局长徐博福13503363165
副局长张建图(国保)13930862318
办公室主任张龙 13932245113
法制大队长李显地13930893925
指挥中心3128329110
国保大队长李志13333127086 13833206066
巡特警大队长高俊岭13722229499

博野县拘留所:
电话:3128322122
所长刘跃民13933237920

博野县看守所:
电话:3128309110
所长寇占欣13333127088

博野县政法委:
综治办主任罗会战13930853336
综治办副主任董辉13315270603
2019-07-28:
国保大队队长李志1771322353
2019-05-25:一、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琉璃河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中原大街21号,邮编102400
电话:01061393525
所长陈建军13911222795
警察:胡爱军13910614360党超13121933356
高春涛13911777980沙岩松18101099213
杨红康13311517801祁学东13381133483
赵志军13601224027彭士良13671089533
马树仁13811155314高艳成13501263366
张劲松13501351968张建明13910537036
徐全英13031135175周贺勤13671169552
张德军13693150556王大雷13910025015
马志忠13911932399付志刚13391896198
铁桂滨13693265960孙耀强13681479462
侯红艳13261992786陈献民137167142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